蓝子媚,蓝丫丫(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蓝子媚
简介:蓝子媚有N个身份,一个是昊天国无恶不作的坏公主-蓝子媚,这个公主几乎成了男人的公敌,甚至有人不惜花十万两黄金要她的命
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千叶国的公主-封滢心
她同时还是穿越门的门主,昊天国不夜楼连锁城的幕后大姐
子媚带着太子侄子四处作恶的时候,无意救了严昊然
严昊然是杀手界的神话,凡是他接手的案子没有失手的,只要他肯接
他接手的第一百零一次任务,是杀昊天国的恶公主蓝子媚
严昊然这辈子从不欠人恩情,唯独欠了封滢心一条命,当他发现自己接手的任务对象是自己的恩人时会怎么做呢?杀了她,继续他的杀手神话?亦或是放了她成为杀手界的耻辱呢?
角色:蓝子媚,蓝丫丫
蓝子媚,蓝丫丫(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无恶不做的废柴公主


   昊天国的都城不夜城
此时已是傍晚地分,可南城的蓝王府里,一个小婢女却由后门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小婢女一路不停脚的跑着,大约一柱香的时间才停下来。
在她面前的是不夜城最大也最神秘的‘不夜楼’。
说起这不夜楼,到现在仍然是个谜。
几年前,不夜城南城突然建起了一座不小的‘不夜楼’。
这座楼就好像突然冒出来的,仅仅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成了不夜城里仅低于皇宫的高层建筑。
而且这不夜城的建筑模式与城中的的建筑都不一样,完全不是昊天国的风格。
但是却没人知道这座不夜楼的主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么大栋楼宇是用来做什么的。
平日里进出不夜楼的人都是坐轿的,偶尔看到的几个男女,都是人间绝色。
说也奇怪,这个小婢女进不夜楼竟然如入无人之地,没一个人拦她的,她一口气就上到了六楼,这也是不夜楼的顶楼,
“小姐,王爷与王妃走了。”小婢女站在贵妃椅前喘着气道。
“丫丫,你太不淡定了,这又不是第一次了,是不是我那过气的皇帝伯父又来调戏我娘了?”一个慵懒的美人趴在贵妃椅上,两个如花的美男正在帮她按摩。
这个慵懒的美人,正是昊天国的祸害-蓝子媚,她是当今皇后的亲妹妹,长得妩媚动人,最诱人的是那双如雾似水的黑眸,是男人看了估计都忘不了。
“小姐,王爷与王妃走的时候说,没准三五年才回来,让小姐你低调点,别给皇后娘娘惹麻烦。”婢女蓝丫丫一五一十的传达着主子的指示。
“哦。”蓝子媚哦了声,闭上眼继续享受着美男的‘魔力指’。
唉,做人爹,娘的多自在啊,说跑就跑,大姐嫁进宫里做皇后了,大哥在千叶国做皇帝,小哥也不知追姑娘追到哪了,就只有她一个人悲惨的留在家里做‘看门狗’,一个个都没心没肝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第2章 无恶不作的废柴公主2


   幸好她还有个‘不夜楼’可以消遣,要不肯定早就闷死了。
说起这不夜城,蓝子媚可想好好感激娘亲蓝昕雯。
娘亲是从异世界穿越来的,因为自小就遇到了他的爹亲封昊,一身所学,没机会发挥,加上老娘又是年近不惑生的她,闲的成天打瞌睡,所以她就捡了便宜,将老娘那一身功夫与智慧全部继承来了。
“丫丫,真的好无聊,我们不夜城好久没有新鲜的面孔了。”蓝子媚打了个哈欠,懒懒道。
“小姐,你记错了,前几天才来了两位艳丽无双的美人,还是您给他们改的名,一个叫绝色,一个叫倾城。”丫丫叹道。
“我是说男人,男人啊,本姑娘又不是磨镜,再美的女人我也是过目就忘,我要的是男人,昨天,刘夫人已经向我抱怨没有俊美的男人了。”蓝子媚一个鲤鱼打挺自贵妃椅上跃了起来。
“小姐,这男人,那有人愿意来侍候女人的。”蓝丫丫摇首叹道。
虽然小姐这个不夜城开了有四年了,这钱大部分也是那些公子赚来的,但是愿意侍候女人的俊美男人毕竟很少,更何况这些女人都是老女人。
有钱是有钱,但是如果将那些老女人同不夜楼的绝色美人一比,是男人都会倒胃的。
“既然不愿意,那我们就强迫他愿意,本宫要去找男人,回来赚大钱。”蓝子媚眼里闪着耀眼的光芒。
“小姐,不好吧,这绑架可是犯法的。”蓝丫丫头冒冷汗。
她不知道小姐脑子那里那些奇怪的想法,现在竟然连公子都要用绑的。
最让她想不透的是王爷,王妃竟然都不约束小姐,任由她胡作非为,就连皇上对她都极是纵容。
“怕什么,本宫现在知道有个皇帝姐夫的好处了,要是实在绑不到人,或许可以向姐姐借皇帝姐夫来充充门在。”蓝子媚咧着嘴笑道。
要知道围在她身边的皆是美男,一般的姿色很难入她眼的。
“小姐,你、、你疯了、、”丫丫双腿一软,瘫在地上。
“笨丫丫,话说你跟我也有三年了吧,怎以还这么胆小,好相信晴儿呀。”蓝子媚边说边换上了帅气的男装。
“小姐,晴儿已经是千夜阁的红牌了。”
丫丫坐在地上委屈道,这几天她成天提心吊胆的,因为小姐的上一任婢女晴儿,被弄到千夜阁去做姑娘了,她担心那一天,小姐一不高兴,她也会被小姐整去接客。
“本宫当然知道,反正现在很闲,我们去千夜阁看看晴儿。”蓝子媚脸上扬起邪恶的笑容。
这千夜阁是她皇后姐姐开的,也是日赚斗金,她恨了好久,可是姐姐就是不给她。
她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要让不夜楼赚的比千夜阁多。
姐姐运气好,自小就缠上了皇帝姐夫,结果赚了个皇后,现在这千夜阁的姑娘,基本 都是宫里的,她皇后娘娘心情好,或不好,就从宫里弄些个美女来撑门面。
天天有新鲜的美人,岂有不红之理啊,看来她也得多找些极品美男,要不真的无法与姐姐抗衡了。
“小姐,你是要去调戏男人吧。”蓝丫丫快速的从地上爬起。
什么看晴儿,八成是闷得慌,去捣乱,顺带调戏一下那些色男人。
“丫丫,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传出去,本宫以后还怎以找相公呀。”
蓝子媚眯着眼,手中的扇子狠狠的敲在婢女脑袋上。
半个时辰后
都城第一青楼千夜阁的多了位帅气的公子。
不过大家可别当她是贵客,她是千夜阁最大的霸王客,每次吃完,嫖、完都不卖单的。
“蓝公子,你可有段日子同来千夜阁了,姑娘们可相信的紧。”千夜阁的老鸨花潋滟扭着臀部,摇着绢扇,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花姐姐,不是姑娘们想我,是你想我的姑娘们了吧。”蓝子媚嘿嘿的笑。
绝色与倾城可是她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在不夜楼经过她的公子调教后,到了这里一准就花魁。
“呵呵,蓝公子的眼睛可真是犀利,花姐姐听说你又买了两位绝色美人,能不能转给姐姐?”花潋滟笑眯眯的问。
“只要价钱合适,当然没问题。”
“好说,公子开个价,花姐姐决不还价。”花潋滟爽快道。
“呵呵,还是花姐姐爽快,比我娘与我那老鸨姐姐大方多了。”蓝子媚愉悦道。
看,这么跑一趟,出去花天酒地的银子就出来了。
与花潋滟谈妥后,蓝子媚上楼喝起了花酒。
“晴儿,你在这里混得可真是如鱼得水呀。”蓝子媚看着昔日的小婢女,今天在这里像只彩蝶一样,绽放着她的美丽,心里还挺酸。
“小姐,这都是托您的福,来千夜阁的男人都是不夜城的贵族,有好几个姐妹都嫁出去了,晴儿的愿望就是在今年将自己嫁入豪门。”
“志气可嘉,不过你眼睛可得放亮点,如果不是正室,可别跟人去。”蓝子媚嘱咐道。
“奴婢明白,奴婢……”
“晴儿姐姐,王公子来了。”昔日的主仆二人正聊着,外面的婢女来喊话了。
“就请兰姐姐去陪……”
“你去怕,这里我很熟,不用你陪的。”
蓝子媚看晴儿那犹豫的表情,挥手道。
“可是小姐好久没来了,奴婢应该多陪陪小姐。”
晴儿很是犹豫,外面的是心上人,里面是昔日的主子,两个都想陪,可是她又分身乏术。
“去吧,去吧,我今天心情有点不好,想一个人静静,丫丫,你先回去将我行李收拾好,我睡一觉,明天一早就回府。”蓝子媚慵懒道。
人都走了,蓝子媚当真跑到香软的床上做起了窝。
夜色渐沉,千夜阁也热闹了起来,不少慕名而来的男人在千夜阁外排起了长队。
而二楼的蓝子媚睡得浑然不知,看来她是已习惯了这样糜烂,堕落的环境。
子时,这千夜阁的客人达到了顶峰。
一抹黑色的影子快速由后巷跃进了千夜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第3章 公然非礼美男


   夜色太黑,看不清来人是谁,从身形看,应该是个男人。
在男人进来后,又有几个身影跃了进来,同时也带来了浓浓的杀机。
前面人声鼎沸,后面的杀气却向前面的院楼扩散。
最先进来的黑衣人一眼扫过所有的房间,灯火通明的屋子,暗示着里面都有人,绝对不是藏身之处。
在这一片光明之中,独有一间靠着后院的房子是漆黑的,他想都未想即跃身冲入屋内。
“哗、”虽然响声不大,但是还是惊理了床上的睡美人。
蓝子媚睁开眼,屋内唯一透过光线的就是那扇半敞着的窗子。
“你进来前是不是先应该打声招呼?”
蓝子媚向入侵的黑衣人不悦道。
刚入屋的黑衣人,身体一僵,原本以为这里没人,没想到不但有人,而且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黑影仅仅呆了几秒,尔后鬼魅一般扑向蓝子媚。
“不是吧,还想杀人灭口?”
蓝子媚迅速翻身,躲过了黑衣人的第一波进攻。
“小子,不管你是龙是蛇,在我的地盘上,最起码应该礼貌的向我问声好吧。”
‘哗’的一声,蓝子媚打响了火石,微弱的亮光照在黑衣人脸上。
不过有点遗憾,黑衣人蒙着面纱。
黑衣人看向蓝子媚的眼。
只是一瞬间,有股力量欲控制他的身体,他迅速的别开眼,心中大骇‘摄魂大法’。这种烟花之地,竟然隐藏着高人。
蓝子媚有些懊恼,竟然不灵了,虽然她没有娘亲与姐姐那股鬼眼,但是她却能通过眼睛,短暂的控制人的言行。
这项能力她到五岁才发现,之后试验了上百次,从不失手,但是今天竟然失败了。
可想她的震惊,绝对不比黑衣人少。
她一个纵身,飞至桌边点亮了烛火。
她不相信,她双眼的神功从来没有失败这,刚才一定是光线不够,这次一定要成功。
灯亮起,黑衣却已惊理,迅速的冲向窗边。

他快,子媚也不慢,在黑衣人到窗边前,她已经关上了窗户。
“公子,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子媚环胸靠在床前,带笑的双眸看着男子。
黑衣人也不说话,只是用那双冰冷的眸子注视着蓝子媚。
蓝子媚也同样打量着他。
就在此时,千夜阁的后院传来了尖叫与打斗。
“兄弟,你被人追杀了,而且还挂彩了。”
子媚嘴角噙着笑,虽然他一身黑衣,但是腹部那片闪光的湿濡是骗不了人的,寻是被利器所伤,从外形看大概是刀剑一类的,而且有毒。
蓝子媚从男人那带着黑气的额上推测道:“你现在离开这里,就算逃过了追杀,也绝对活不过今晚。”
“你想怎以样?”
黑衣人有些恼怒似的瞪着蓝子媚,但是很快又移开了视线。
眼前这个身着男装的女人不知道是善是恶,最恐怖的是她会摄魂大法,万一着了道,那绝对比死还恐怖。
“你觉得我会怎么样?”蓝子媚笑着向男人靠近。
“砰、”她刚离开窗户,就有一股强力将窗户撞飞,窗户的碎片差点砸中她的脑袋。
蓝子媚怒了,火了,本来今天心情就不爽,这会还来了几个不要命的,可恶。
进来的人一身红,红得刺眼,最让蓝子媚气愤的是他们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
美人当眼,竟然不看她,这是对她魅力的侮辱,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
一下子,竟然从客户里飞进了三个红妖精。
“你们打坏了窗户,吓着了本宫,打算如何赔偿?”蓝子媚转身面对三个红衣妖魅冷道。
三个红衣人这才看向蓝子媚。
“娘娘腔,将他交出来。”
“笑话了,他有脚,你们有手,你们不会自己抓。”蓝子媚嗤之以鼻道。
“上、”后面的红衣人一个手势,一个指令。
“慢着,你们先赔偿本宫的窗户与精神损失费。”蓝子媚拦在三人面前道。

三个红衣人像看笑话一样,扫了眼蓝子媚即扑向黑衣人。
蓝子媚愤怒,竟然无视她的存在。
“可恶,你们竟然无视本宫。”蓝子媚挥手甩出了一串暗器。
黑衣人被逼至两侧,蓝子媚步履轻盈的走至床边,朝四个不速之客瞪道。
“你们可知道本宫生平最恨什么?”
四个傻大个都呆愣的看着蓝子媚。
“本宫最恨被人忽视,而你们一个比一个可恶,不但无视本宫,而且还在本宫面前打打杀杀,既然你们这么爱打,那本宫就成全你们。”蓝子媚说着那双妖异的眸子看着领首的红衣人。
仅仅瞬间,红衣人就扑向另两名伙伴。
另两名红衣人惊骇的看着同伴,竟然不知道抵抗,当那把闪着寒光的大刀砍进第一个红衣人身体地,第二个红衣人才如梦初醒。
也就在这时,千夜阁的侍卫们也冲了进来。
“蓝公子,让您受惊了。”
首先进来的是花潋滟,她看了眼屋内的情势微笑着向蓝子媚道歉。
“花姐,这三个鼠辈太讨厌了,麻烦你将他们带走。”
蓝子媚凝眉扫过二伤一傻的红衣人,不悦道。
“快将人带走,蓝公子,需要换间房吗?”
花老鸨眼扫过黑衣人,却没让人动手。
“不用了,你们先退下了。”蓝子媚挥了挥手道。
花老鸨走了,但是关门的时候,她那双勾男人魂魄的眸子却在黑衣男人脸停留了良久。
“先报上姓名来。”蓝子媚靠在床上,看着站在床中间的黑衣人。
看来耐力不错,竟然还没有倒下。
“严昊然。”
“砰、”黑衣男子说完这三个字,放心的倒了下去。
蓝子媚笑了笑,起身走至黑衣人面前,第一件事不是救人,而是揭开他的面巾。
“好英俊的一张脸。”蓝子媚惊叹。
那双白皙的手,立即爬上了黑衣男子泛黑的脸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第4章 公然非礼美男2


   虽然眼睛是闭的,但是这张刀雕似的脸庞,配上那冰冷的双眸,该是怎样的诱人。
“严昊然,算你运气好,老天爷给了你一张让本宫垂涎的面孔,恭喜你,你死不了了。”蓝子媚俯身,将男子上半身托起,很‘无耻’的在男人脸上‘啵’了下。
“你听好了,在救你之前,有几点我要与你说清楚。”蓝子媚以手指刮过男人的脸庞,语带笑意道。
晕迷的男人也不知能不能听见她的话,但是蓝子媚却不理会,依旧自顾自的说。
“首先,我救了你这条命,你要到我的不夜楼做几个月公子,偿还救命之恩。”
蓝子媚脸上的笑容很大,她几乎可以看到那些贵妇垂涎的样子,同时也看到了亮闪闪的黄金。
“第二,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蓝子媚的人,不得有异议。”
“第三,待我想好了再随时追加。”
说完这三条,蓝子媚才拿出身上的百宝囊,这个百宝囊里面可全是救命的家伙,当然,全是她四处搜刮来的。
就好比现在喂严昊然的这粒解毒丸,这可是少林寺的极品,他是从帅和尚那A来的,听说这小小的药丸子,不但能解百毒,还能增加十年的功力。
“算你运气好,遇上我菩萨心肠的蓝大小姐……”
喂完药后,蓝子媚搬过椅子坐在旁边看着严昊然,开始自我吹捧。
这少林的圣药,自然不同一般,地上的严昊然在蓝子媚的自我陶醉中睁开了眼。
“哇,看来和尚的药真不错。”
蓝子媚见男人睁开眼,心喜的叫道。
严昊然坐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好像并没有包扎。
蓝子媚蹲下,双手暧昧的抚上严昊然刚毅冷漠的脸。
“你叫什么?”严昊然看着蓝子媚,眼里尽是厌恶之色。
虽然他讨厌女人,从来不让女人碰触,但是这个女人救了他的命,冲着这一点,他勉强让她碰触。

“我吗?蓝子媚。”子媚笑的极妩媚。
她没想到自己的神功竟然会失利,而且这男人眼中明显的有厌恶之色。
如此一来,她对这个男人更感兴趣了。
严昊然看着那张笑脸,明显的感觉不到真诚,可是却又不觉得虚伪。
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女人还很漂亮,尤其是那双眼,像是深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挂着一颗明珠。
“谢谢。”严昊然口不由心的道。
其实他极不屑被女人救,如果不是自己动弹不得,他宁死也不会选择让这女人救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第5章 臭小子就是生来让她欺负的


   他宁可死,也不愿欠女人的恩情,这辈子他最恨的就是女人。
虽然声音很冷,也没什么诚意,但是子媚一点都不计较。
“谢谢我接受了,但是我救了你的命,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蓝子媚笑盈盈的看着严昊然,明知道他讨厌,却偏偏摆出一副对他很感兴趣的暧昧眼神。
“姑娘的救命之恩,严某日后定会回报,今天就此别过。”
严昊然冰雕似的脸上闪过一丝狼狈,这女人很厚颜,竟然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竟然那样赤祼祼,直勾勾的看着他。
“等等,你这就要走?”
蓝子媚拽着他的衣袖不想放手,她竟然控制不了他,她的控制力竟然在他身上失效了,不行,不能让他走,她要找答案。
最重要的她第一次救人,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让他走。
“对,严某欠姑娘的恩情一定会还。”
严昊然极狼狈道。
这女人的功夫他见识过了,不弱。
这女人眼中的欲望他也看到了,他不会成为他人的棋子,更不可能是女人。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正经的姑娘,一个会来青楼的女人,一个女扮男装的女人,一个对男人动手动脚的女人,谁也不会往好人家想的。
若不是这女人一直是男装,他只怕早在她非礼他的时候,他就动手了。
“我这人基本上不做好事,今天日行一善,你总不能让我白救吧。”
蓝子媚笑得很得意,人救回来了,而且还送了她十年的功力,光是那颗药,可就能买几千万,甚至上万两的银子呢,总不能这么白白的浪费了呀。
“严某不会让姑娘白救,姑娘日后若有要杀的人,我会免费为你杀一人。”
严昊然有些恼怒,她那是有些救人,她是闲得太无聊。
更何况,真心救人的,那会如此索讨回报的。
“你是杀手?”蓝子媚惊住了。
她第一次好心救人,竟然救了个杀手,难道是老天爷告诉她不能行善?
怪不得如此冷酷,不过杀手好玩啊,她救了个杀手,以后可以将这么个极品带在身边。
没事吓吓人也好,而且还可以带进宫向老姐炫耀一下。
可是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在她想着如何带着杀手美男去炫耀的时候,人已经飞了。
“啊、、就这么走了?”
蓝子媚捶胸顿足的追至床边,跑了,太没良心了。
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啊,竟然就这么跑了,是不是打算就这么赖了,555……
白花花的银子啊,5555……面子啊……
她失神的看着空洞的窗户,外面黑漆漆的,那里还有人影,因为已是深夜就连对街都是一片冷肃。
再也没有睡意了,她有脑中现在被一个叫严昊然的杀手给占据了。
从来没有人欠他的不回,虽然是她主动救人的,但是至少那丹药的钱也得给吧。
杀手,而且极有可能是菜鸟杀手,要不怎么会笨得被人砍成那个样子。
不过看样子,他的功夫又很高,又怎么会到这里呢?
太多的疑问了,这个杀手酷美男引起了她的兴趣,她单调的生活即将告一段落。
在她救了这个杀手后,她的生活一定会更精彩。
“一个叫严昊然的杀手,回去查查这人的来历。”
蓝子媚的思绪此时完全被这个叫严昊然的杀手占据了。
这是她出生十六年来,第一个让她感兴趣的人,可是他就这么走了。
蓝子媚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从那个叫严昊然的杀手离开到现在,她脑中就只有那张冰雕似的帅气脸庞。
离开千夜阁后,她就发了讯息,让穿越门立即将严昊然的信息送至王府。
“小姐,行李都准备好了,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出发?”
蓝丫丫见小姐回来,提着两个包袱由里屋小跑至蓝子媚面前。
“暂时不走了,我要等消息。”
蓝子媚无精打采道。
“啊!,不走了。”蓝丫丫好像有点失望。
“等凌姐姐的消息。”
蓝子媚口中的凌姐姐是穿越门的门主,关于穿越门的事,亲们可看蓝子媚的娘亲蓝昕雯的故事《皇上王爷排排坐:乖张坏妃007》。
“小姨,小姨,你在家吗?”前院传来了高八度的喊声。
“臭小子,你叫魂呀。”蓝子媚听到这声音立即站了起来。
“小姨,母后听说外公,外婆不在家,让我来唤你入宫住些时日。”
由前院走进来的是一个面若桃花的帅气小伙子,看上去与蓝子媚还有几份相似。
“叶泽,我说过多少次了,姨就姨,不准加小字?”蓝子媚不悦的盯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大三个月的侄子。
“可是你明明比我小啊。”叶泽很是委屈道。
“小,我也是你姨,你搞清楚,你娘可是我爹娘生的,你要是再叫一个小字,我就绑架你到不夜楼给我接客。”蓝子媚威胁道。
“呵呵,姨,你那不夜楼干脆关了算了,根本没法同我娘的千夜阁想比。”叶泽刺激蓝子媚道。
“臭小子,我要将你买给刘夫人。”蓝子媚说着扑向叶泽。
“小姨,你再这母老虎样就嫁不出去了,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外公外婆离开之前,可是将你的终身交给了我爹娘……”
“什么?臭小子,你给我过来。”蓝子媚向逃开的叶泽吼道。
“小姨,你是不是打算逃婚呀?”叶泽笑眯眯的看着蓝子媚,他可是作了计划了。

真是造孽,老姐为吗要生下这个祸害,说年龄比他大,说辈份比她小,他们从小就睡在一张床上,甚至共用奶娘,还在摇篮里的时候就开始打架,到现在,偶尔还是会被他欺负一下。
“切,逃婚,用得着吗,就你爹娘,能挑出什么样的男人,连你外公外婆都不管我的婚事,他们敢管吗?”蓝子媚挑眉不屑道。
“小姨,你还别说,我父皇对这事可上心了,已经下旨让各士大夫将自家公子带进宫,让母后先挑第一道,然后……”
“臭小子,我怎么觉得这个好像不对,是不是你爹娘准备给你挑个媳妇,你这会故意歪曲事实,来骗我为你打头阵?”蓝子媚猜疑的看着叶泽。
“呵呵,小姨,你真是聪明,不愧是外婆生的,你说对了一半,你,我,年纪差不多,而且你是姑娘家,当然是先嫁你了,至于我,他们也只是想找个挂名的。”叶泽笑着揽住了蓝子媚的胳膊。
“我就说你小子没这么好心,原来只是顺便而已。”
蓝子媚斜睨着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姨侄,明明是晚辈,却偏比她早出生几个月,这不摆明了是生来要被她欺负的吗。
“小姨,说实话,我们除了不在同一个娘肚里,从小吃住都在一块,这种事,我们当然是齐心协力才能抵抗我娘的恶势力,再说了,你就甘心被我娘欺压一辈了?”
正因为从小一块长大的,彼此非常了解,非常熟悉,最主要是两个人都不喜欢被人管束。
“臭小子,你老实说,你娘到底相中谁了?”蓝子媚拎着侄子的耳朵逼供。
“小姨,跟你说实话,听父皇说,如果士大夫家没有合适的,就打算拿你去和亲,听说冥月国的皇帝还没有立后,然后……”
“好一个蓝田玉,竟然连亲生妹妹都要算计。”
子媚虽然知道叶泽的话不大可靠,但是这个和亲的可信度很高,去年,他爹娘去参加冥月国新帝登基回来后就对那个月什么的赞不绝口,可恶。

“唉哟,痛啊,小姨,其实月廷辉真的不错,不但是皇帝,而且长得如花似玉,听说没立后,主要是因为没有女人比他美、、”
叶泽边说边看着蓝子媚,他这次的计划就是将小姨骗到冥月国,那样他就可以好好的玩上一年半载,如此一来,就能躲过父皇的传位。
听到叶泽说美男如花似玉,蓝子媚脑中立即将他与黄金画上了等号,如果将那么个美男弄到他的不夜楼,那、、、
“叶泽,那我们去冥月国看看那个花般的皇帝如何?”
蓝子媚笑眯眯的松开叶泽,叶泽手抚着已被揪的发红发烫的耳朵抱怨道。
“小姨,你想想,冥月国与我们昊天国的面积不相上下,如果你嫁过去了,好歹也是皇后,那样就能与娘抗衡了,再说……”
不对,她记的那个月什么的娘,好像是臭小子的皇姑吧,这个臭小子可真会算计,那么一来,她岂不是一下子就变得与他平辈了。
“叶泽,如果我记的没错,好像你有个皇姑嫁到了冥月国吧,而且好像还是上一任的皇后,你不会是……”
“嘿嘿,小姨的记性可真好。”叶泽尴尬的笑。
“小姐,凌姑娘的人来了。”就在蓝子媚准备揍人的时候,管家适时的救了叶泽的耳朵。
“快让他进来。”蓝子媚心喜,必定是有了严昊然的消息了。
“属下青焰堂堂主见过小姐。”一个年约三十的少妇向蓝子媚揖首道。
“莲姑姑免礼,不知姑姑是不是有了严昊然的消息?”蓝子媚喜问。
“小姐,这里面是严昊然的个人资料,里面还有画像,不知可是小姐要找的人?”穿越门青焰堂的堂主将用羊皮做成的袋子交至蓝子媚手中。
“真是,只是这画像有点不够传神,本人比这个要帅气。”
蓝子媚拿着画像喜滋滋道。
“是,这画像是他刚闯出名号时候的,现在已经过了好些年了,想必真人更成熟魅力吧。”青焰堂堂主微笑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第6章 杀手界的神话


   “哇,莲姑姑,严昊然有这么厉害吗?”蓝子媚一张张的翻过资料,脸上的笑容更大。
“对,他现在是杀手界的神话,自出道至今八年,到昨天为止,正好完成了第一百个任务。”
“果真是杀手界的神话,这么厚的一叠资料,看来我这次突发的善心到是赚大了。”每翻一张,蓝子媚的心跳 加速一分。
看到第二十张的时候,她已经不敢往下看了。
这个严昊然太厉害了,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接的,一定会死的,从各国的朝臣到江湖中一流的高手,竟然无一幸免。
最牛叉的是他要杀人前都会先发一张死亡通缉令,如此狂傲的举动,已经让他的身价到了百万。
“小姨,你怎么会对杀人魔头感兴趣?”一旁的叶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从小到大,除了不夜楼,没见过小姨对谁有兴趣,如今她对一个陌生的男人突然有了这么大的兴趣,这很危险,非常的危险。
“小泽,如果这个人到我们不夜楼,成了我的人,你说……”
“天啊,小姨,你疯了。”叶泽拍额大叫。
“嘿嘿,我要打破他的神话。”蓝子媚脑中突然有个疯狂的想法。
她不喜欢完美的人,尤其是像严昊然这样没半点瑕疵的人,一百个任务,无一失手、、
严昊然那张冷毅的脸在她脑中,她要那张脸上出现第二种表情,她要看到那张冷漠的脸上出现笑容。
“小姨,他是杀手,你如何打破他的神话,难道你打算让他为你接客?”叶泽鄙视道。
“我要让他失手,我要让他第一百零一次的任务失手。”蓝子媚眼中那灿烂的光芒让叶泽有些害怕。
她娘有时眼中也会出现这种光芒,通常这样就表示有人要遭殃,而且那个人会死得很惨,小姨与娘亲是一个娘生的,这表情也是那么的相似,那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而且还是倒大霉。
阿弥陀佛,叶泽在心里为那个可怜的杀手祈祷。
“莲姑姑,他接任务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蓝子媚放下卷宗问青焰堂堂主。
“有,他不杀不会功夫的,他每杀一个人,价码就自动上调,从第一个人的一千两,一直加到现在的一百万两,下一个要他出手的,最少得一百一十万,甚至更多。”
“哇,做杀手,真是一本万利,一百一十万两,那他可是隐形的富豪了。”
蓝子媚哇哇叫,他身价那么高,如果弄来千夜阁,她得定个什么价码呢?
“保守估计,他出道八年,光是杀人所得,已经过千万了。”
“好有钱,可是我很穷,我全身上下,加上千夜阁也不到百万两啊。”
蓝子媚发愁了,现在找他杀人要百万两,真的很贵啊,要是她雇他,极有可能倾家荡产,而且还要流落街头加入到丐帮了。
“小姐要请他杀人?”
青焰堂堂主不解的看着雪莲。
“原本是有这想法,可是我没那么多的银子。”蓝子媚愁道。
“如果小姐要杀人,大可……”
“莲姑奶奶,你还没听出来吗,小姨是打算借杀人接近地个严昊然,她八成是看上了那个神话杀手。”叶泽在一旁摇头叹道。
“原来是这样,小姐,如果通过我们,应该可以有优惠的。”
“能优惠多少?”蓝子媚一听,眼睛又亮了起来。
“应该能维持百万的价码。”青焰堂堂主看着蓝子媚道。
严昊然每次都能成功,一方面归功于他的努力,在接到任务后,他都会先到穿越门买消息,真正做到了知已知彼,所以他才能百杀百成。
“好,百万就百万,莲姑姑,你帮我联系他,让他去杀千叶国的公主封滢雪。”蓝子媚脸上是极兴奋的愉悦。
“啊!小姨,你疯了……天啊,你真的疯了,竟然倾家荡产的买杀手来杀自己,你……”叶泽惊是说不出话。
难道蓝家专出疯子吗?疯子外婆有外公制着,现在不至于作恶,他那疯子母后,有温柔的父皇约束着,也没机会发疯,现在这么个无法无大的疯子谁管得着呀。

“小姐,你确定吗?”不止是叶泽,就连莲心都有点吓着了。
“确定,至于银子,小泽,你应该有不少私房钱吧?”蓝子媚放光的双眼转到了太子爷身上。
“我没有,小姨,我现在只是太子,没有那么多的银子。”
叶泽的脸发白,开什么玩笑,一百万两,就算他父皇也未必拿是出,要知道国库的银子都是百姓的,每用一钱都要经过审批才行的。
“放心,姨很有良心,你只要拿十万两就够了,然后我去找大哥借点,小哥借点就够了。”蓝子媚笑得很得意。
这个时候才发现,有做皇帝的哥哥也不错,既然要让他杀千叶国的公主,那她这个公主自然得回去,顺便去A银子。
“你要去千叶国。”叶泽垂头丧气道。
这句话已经不是问号了,而是非常肯定句号。
“对啊,我要去千叶国做公主,臭小子,你去不去?”蓝子媚瞄着叶泽。
叶泽看着恶魔般的小姨,一咬牙,点了点高贵的头颅。
虽然去不了冥月国,但是去千叶国也不错,有大舅那个皇帝在,去白吃白喝也是不错的。
“既然小姐决定了,那属下一个月后才向严昊然提这个任务。”
“嗯,莲姑姑,你先去不夜楼领五十万两银子,然后再去千夜阁领二十万两,其它的三十万两,等我到千叶国的时候再派人送到总部。”
蓝子媚掐着手指道。
虽然这穿越门是娘亲开创的,但是买凶杀人也不能用集体的银子,得自己掏腰包。
“属下知道,银子门里会先垫上。”莲心朝蓝子媚微笑道。
“那媚媚在这里先谢过莲姑姑。”蓝子媚微笑着送莲心出了王府。
“小姨,我那十万两,你能不能打个欠条?”亲兄弟都要明算帐,这姨侄自然更得算得清楚。
“臭小子,你姨都要死翘翘了,你还只记挂着你的银子,你听好了,如果我真的挂了,那银子就当你烧给我了,如果我没挂,那银子就当你提前预付的礼金。”
蓝子媚摆着一副赖帐的姿态道。

“好端端的又是什么礼金?”叶泽苦着脸。
十万两啊,那可是他积攒了十几年的银两啊,55555……
“成亲的礼金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姨我去年已经及笄,这嫁人也只是迟早的事,你做太子的,总得送份大礼吧。”
蓝子媚笑得很开心,在心底为自己鼓掌,她真是太聪明,回头大哥,二哥那也如法炮制,还有皇后姐姐那,如此一来,五十万两银子就不用还了,啊哈哈哈……
“小姨,你好无赖。”叶泽恨恨道。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小姨,这两个字,你放在心里就好,说出来,让别人听到了,以后我要是嫁不出去,你可得养我一辈子。”
蓝子媚更无赖的笑道。
叶泽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5555,要养她一辈了,一想到自己如果做了皇帝,这个祸害小姨,肯定不会放过他的,那他的后宫,他的美人,天啊,一想到那画面,叶泽就连太子都不想做了。
“乖,不用那么害怕,你只要努力点,找到那么个极品的美男,将小姨嫁出去,你以后就安乐了,等你做皇帝后,三宫六院,天下美人都在你怀,小姨绝不会去你的后宫捣乱。”蓝子媚拍着叶泽的脸‘无耻’的笑道。
“5555……老天爷,你既然生了我,为什么还要让这个祸害出生,5555……”
叶泽泪流满面的朝老天爷哭诉。
“乖了,老天爷要是没生我这个祸害,那你就成祸害了,你想想,要是让你这个未来的皇帝成祸害,那昊天国的百姓还不得怨声载道,所以啊,你就别抱怨了,好好的侍候着我这个长辈吧。”
蓝子媚极得意,这是她长久以来悟出的快乐秘诀,心情不好的时候,欺负一下这个大侄子,立即就阳光灿烂了。
“小姨,那我先回宫收拾行李,明天我们再出发。”叶泽苦着脸道。
“小泽,我担心你回去后,你那万恶的娘亲就会关你黑屋子,不如你就在这里住一晚,至于行李吗,让丫丫去收拾就好了。”蓝子媚朝一旁的蓝丫丫使眼色。
蓝丫丫跑得比兔子还快,只要小姐不捉弄她,跑腿这种小事,绝对没有问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第7章 他的生命中拒绝女人


   严昊然离开千夜阁后并没有在昊天国的都城多做停留。
他有个习惯,任务完成了就要到自己的窝里,因为职业的原因,他在各国都有自己的小窝。
平日里,他从不出门,在他的世界城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灰色。
每个窝都建在偏僻之处,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在每一处的窝里,都有忠心的仆人等候着他。
这些仆人都是他救的人,他做杀手开始,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规矩,每杀一个人,就必须再救一个。
这些被他救的人,不是孤儿就是老残,却没有一个女人,只因为他这辈了唯一恨的就是女人。
到了不夜城郊外的一个庄园,这个庄园约有十多口人,他们的主人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严昊然。
“公子,您受伤了。”偏偏这个说话的是个姑娘,而且还是从他的屋子里走出来的姑娘。
“你是谁?”严昊然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姑娘,他不记的自己的地盘上有女人。
“公子,我是小扣子呀,您不记的了吗?五年前,是您将小扣子从罗员外的手中救下的。”小扣子委屈的看着严昊然。
严昊然的脸更冷,五年前,他记的是救下了一个快被打死的小男孩,但是为何眼前的却是一个大姑娘?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侵袭着严昊然,他愤怒的有开那只白嫩的手。
“滚开。”严昊然为自己的眼误而愤怒,为女人而愤怒。
今晚被女人救对他来主已经是莫大的耻辱,如今又是一个女人。
“公子,您回来了。”听到严昊然的声音,屋里年纪最大的福伯走了出来。
福伯是个瘸子,几年被家人遗弃,已经六十多岁了。
“给她一百两银子,让她走。”严昊然冷冷道。
他的生活中不需要女人。
“公子,小扣子做错了什么?”惊愕的丫头,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在这里生活了五年,早就将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了,公子为何要赶他走。

福伯向小扣子打了个眼神,让她别说话,然后跟着严昊然进了屋。
福伯招呼另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来为严昊然包扎伤口。
“福伯,我会在这里住几天。”严昊然疲惫的靠在椅子上。
从事杀手这个职业已经八年了,今天几乎就没了命,他在想是不是该隐退了。
自十六岁出道至今,他从不失手,即使遇有小伤,也不曾像今天这般。
若是那个会‘摄魂大法’的女子,只怕今天他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中的是巨毒七日夺魂散,没想到只是一粒药丸就解了,那个女人是谁?
伤口包扎好后,严昊然坐在床上运气,发现自己功力竟然在无形中增加了。
“难道也是那粒药丸的原因?”严昊然喃喃自语。
他也半个江湖中人,对江湖中的事基本都知晓,能解七日夺魂散的江湖上没几个人。
但是那个姑娘,他是真的想不出来,能在解毒的同时又增加功力的,这该是何等珍贵的药材,可是她竟然施舍给了他这个陌生人,为什么?
“公子,奴婢来向公子辞行,多谢公子对小扣子的救命之恩,公子对小扣子的恩情,小扣子终生不忘。”
小扣子跪在门外向严昊然磕首,那嘤嘤的哭泣声,让严昊然莫名的心烦。
昨晚那个女人笑得很灿烂,就像乌云之前的太阳,虽然灿烂,但是却像在预告着什么。
“你进来,我有话问你。”看着门外那个一脸泪痕的女人,严昊然突然改变了主意。
“公子。”小扣子进来了,依然跪在地上。
“起来吧,如果是你,你会救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吗?”
严昊然看着小扣子那迷惑的眼,有些后悔,这个小丫头与那个小女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她问错人了。
“公子,不管是什么,小扣子都会救的,佛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初公子不也是这样救了小扣子与大家吗。”
小扣子抹去泪无比认真道。

“你当初为何女扮男装。”看着眼前清秀的容颜,严昊然的俊脸显得异浮躁。
“回公子,奴婢当初并没有女扮男装,因为家里穷,奴婢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旧衣服,有什么穿什么,并不是有意要扮男孩的。”
小扣子泣道,她不是笨蛋,当公子问这话的时候,她就明白了。
原来公子以为她存心欺骗他,可是她并没有。
“为何到这的时候你不表明自己是女儿身?”
严昊然有些不高兴,昨晚那个女人也是女扮男装,她应该是刻意的吧,那里是青楼,她去哪里做什么?
女扮男装去青楼调戏女人吗?
严昊然隐入了思绪,女人逛青楼这就像一个笑话,可是昨晚那个女人还睡在哪里,而且老鸨与她好像还很熟,那是不是说她经常去?
头有些痛,第一次他竟然因为一个女人浪费了这许多的心思。
但是他欠了她一条命,一个人情,他不喜欢欠债,所以一定要找机会还她。
“公子,能不能不赶小扣子走。”跪地的小扣子迟迟不敢起身,也不敢动。
“福伯,你在外面做什么?进来。”严昊然未理会小扣子,反而朝站在门外的福伯喊道。
“公子,老奴是来看看小扣子,请公子听老奴一言,庄里总共有十六个人口,只有小扣子一个姑娘家。”
福伯看着跪地的小扣子,又转向冷厉的严昊然,尔后跪地恳求道。
“虽然庄里的活男人都能干,但是像洗衣,做饭这样的活,男人做起来也是可以,但是缝衣之类的针线活,始终要一个女人的。”
严昊然看着膝前的老人与女人,并没有立即说话,福伯说的他知道,这样的情况,以前别的庄里也有人提过。
但是既然同样是人,除了生孩子这种先天的区别,女人能做的,男人一样可以做,他还不是一样拿针线吗。
看着眼前这个纤细的女人,脑中又出现了那双明亮的大眼。
看着福伯,看着那个丫头,严昊然心中的那坚实的堤防,有一角在崩塌。
“既然如此,那她的去留就由你决定吧。”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小扣子一定会好好干活,绝不会让公子失望。”小扣子喜极而泣道。
“你们退下吧,我要休息。”严昊然面无表情道。
福伯领着小扣子出去了。
严昊然却在这时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了,他竟然让女人留在他的家中,他一定是中了摄魂大法,要不怎可能做出这般荒唐的事。
这天晚上,严昊然多年来首次陷入了过去的恶梦中。
那是他四岁的记忆。
他记得那是一个夕阳如血的傍晚,他原本同伙伴们都在外玩耍,但是后来大家都走了,他一个人也只好回家了。
那天家里的门是虚掩的,里面却清晰的传出母亲的哭声。
他突然好害怕,一股腥稠的血腥味充斥着他的鼻腔,当时因为小,他却并未分辨出血的味道。
当他自门缝里走进去,当他跨过院子, 看到是的披头散发的母亲,拿着菜刀不停的在父亲的身体上剁。
红色的血染了母亲一身,就连地上的泥土都成了血色,就像那个时候,天边的残阳。
那一瞬间,他的记忆也成了红色的,之后他便什么都不记的了,在那之后的十年里,他总是不停的梦见那一幕。
原本他是如何成为师傅的弟子他是不记的,可是今天晚上,他竟奇迹似的记起了。
不要,他不要想起,他不想起那个女人,不要、、、
“公子,您醒醒,你醒醒、、、”小扣子在床边摇晃着尖叫的严昊然。
原本公子住的这间院子是不让人进的,可是公子的叫声一直不停,她担心不已,终于还是冒死踏了进来。
“啊、、滚,滚开、、”
他猛的由床上坐起,屋里点了灯,灯火在他眼里却像是梦中的那血。
女人,房中竟然有女人,他揪起小扣子,怒吼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第8章 失控的黑夜


   “滚,谁让你进来的?”
“公子,对不起,奴婢听到你……”
严昊然看着那张稚嫩的小脸,突然像发狂的野兽,将她掀到床上。
“公子,奴婢、、”小扣子又惊又怕。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今晚会发生什么,但是公子的表情真的好骇人,闭上眼,她相信公子不会伤害她的,因为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严昊然身体里有一团火苗在燃烧,瞬间就烧旺了,当他扯碎小扣子的衣服时,突然间清醒了。
他松开手,抱头坐在床沿。
他竟然想起了二十年前的记忆,都是那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女人的摄魂大法。
夜一点点的深沉,严昊然却无法平静,二十年的记忆,竟然在瞬间苏醒。
小扣子看公子换着极痛苦的样子,心疼的由身后抱紧了严昊然。
女性柔软的身体就像在火苗上泼油。
虽然两人皆未经云雨之事,但是小扣子一颗爱慕的心支配着她的行动。
少女尖挺的双峰在严昊然后背摩擦。
淡淡的处子香刺激丰严昊然的神经,记忆在慢慢的消退,女人活色生香的胴体却在他脑中复活。
他的手捏成了拳,脑中是如血的残阳,但是眼前却是如雪的胴体。
他的手抓上了小扣子白嫩的胳膊,他是要推开这女人的,可是小扣子却钻入了她怀中,并送上了自己生涩的吻。
严昊然别开了头,脑中有点清醒,又有点混乱。
女人是魔鬼,但是那个身着男装的娇俏的影子却在她脑中,那双闪亮的大眼驱逐了他脑中所有的记忆。
女人,他欠女人一条命。
房里的灯依然亮着,但是小扣子用她女性本能征服了失探的严昊然,她将他推倒在床,她用自己温柔的身体融化他心中的坚硬,同时也将严昊然的心推到了冰谷的最深处。
女人的身体向是洪水中的一叶小舟,严昊然抓紧了这叶小舟,在这叶小舟上发泄自己二十多年的愤怒与恐惧。
很痛,身体被撕裂的疼痛将小扣子由一个稚嫩的小姑娘变成了女人。
她没有哭,也没有尖叫,她要报答公子,如果没有公子,就没有今日的小扣子,即使是死,她也无怨无恨。
这样一个夹杂着仇恨与恩情的夜晚,严昊然彻底的放纵了自己,他找到了一种新发泄方式,那就是将女人的恨发泄在女人的身体上。
天亮了,严昊然的伤口却撕裂开了。
小扣子撑着疲惫的身体拿来了药箱,帮严昊然重新缝合了伤口。
严昊然自醒来就一直看着小扣子,但是脑中却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叫蓝子媚的女人。
他要去找她,要还了那份恩情,要不,只怕他会永远恶梦不断。
虽然身上有伤,但是严昊然还是去了都城-不夜城,他要找到那个会摄魂大法的女人。
在傍晚的时候他到了千夜阁。
这个时候,千夜阁刚开门营业,一身冷傲的严昊然往那一站,龟奴吓着了,白着脸进去禀报花潋滟。
“公子是要进我们千夜阁吗?”花潋滟微笑着走出来。
心里暗叹,好一个冷漠英俊的男人,要是让蓝子媚那那丫头看见了,八成会连骗带绑的将人绑到不夜楼。
“我找人。”严昊然冷冷道。
“公子里面请。”花潋滟陪着笑。
说实话,这男人俊是俊,但是往这一站,今晚千夜阁就甭指望有生意了,保管比门神还好使。
严昊然进去了,花潋滟让婢女奉上茶,陪笑着问。
“不知公子要找哪位姑娘?”
严昊然看着花老鸨,冷冷的吐出了三个字。
“蓝子媚。”
幸好花潋滟够淡定,要是换一般人,八成从椅子上跌下来了。
要知道蓝子媚可是个恶女人,就她千夜阁的男人,多半是她抢来的,当然了,她也不是那么没良心,赚来的银子,都是三七分的,当然是男人三,她七了。
但是有不少男人本身就是富家子弟,谁会在首那点银子,因而也有不少恨她的。

“公子,您要找蓝公子似乎走错地方了吧?”花潋滟依旧部着笑。
之所以叫蓝子媚公子是因为她在外一向是男装。
“她在哪?”严昊然的声音更冷。
花潋滟那双如水的眸子却在打量着严昊然,到他们千夜阁来找蓝子媚的,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不知道公子为何事找蓝公子?”
“与你无关,告诉我她在哪里?”严昊然站起身以杀人的眼光道。
好犀利的眼神,花潋滟脑中突然清明,这个男人来过千夜阁。
眼睛紧紧的跟随着严昊然的脚步,这个男人她见过,一定在哪见过。
花潋滟真想拿把小锤在脑上使劲敲一下,她这记性怎以突然变得这么差。
严昊然有些恼怒,这个女人是想维护她吗?难道他看上去有那么可怕吗?还是他看上去像是要杀人?
“我欠她一条命。”严昊然冷眼瞪着花潋滟,冷然道。
“哦、”
严昊然如此一说,花潋滟就明白了,蓝子媚从来不行善的,唯一做的好事,恐怕就是昨晚在这千夜阁了。
他是昨晚那个黑夜男人。
花潋滟笑了,笑得无比灿烂,或许这个冷如冰山的男人能驯服那个‘无恶不做’的蓝公子。
“公子要找蓝姑娘可到城南的蓝王府,在那里一定能找到她。”
花潋滟的笑容与严昊然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严昊然走了,连声谢谢都没有,就消失在千夜阁。
“花姐,这个男人若是要杀小姐的,你会死得很惨。”晴儿看着严昊然离去,似是有些担心。
“不会,这个男人是来报救命之恩的,你家小姐救了这个男人的命。”
花潋滟笑得很灿烂,她的千夜阁应该可以安静好长一段时间吧,至少蓝公子近期内没时间为白吃白喝了,呵呵,真是值得高兴的事。
“啊!不可能吧,小姐从来不做这种傻事的?”晴儿惊呼。
小姐虽然不杀人,但是却很会折磨人,她救人,她是不是听错了?
只能说严昊然运气不好,在他到蓝王府的时候,蓝子媚已经拖着叶泽离开了不夜城。
她去千叶国等杀手神话找上门了。
她暂时不做昊天国的蓝子媚了,她要去做千叶国的公主。
嘿嘿,这就是有两个身份的好处,以前她娘说过,做坏人,一定要有很多身份,而且要有一个极好的身份做掩护,就像她这个公主身份。
在千叶国她叫封滢雪,是千叶国当今皇上的亲妹妹。
呵呵,当然她还有一个邪恶的目的,就是到千叶国绑架几个美男到不夜楼来卖身。
“小姨,我们能不能骑马,就这马车,猴年马月才能到千叶国的京城。”
窝在马车里的叶泽抱怨道。
其实猴年马月到都没关系,窝在马车这狭小的空间里,看不到外面的风景,很没意思。
“臭小子,你抱怨什么,有马车给你坐就不错了,你一毛钱都不带,我又不是大善人。”蓝子媚狠狠的赏了记爆栗给叶泽。
5555……说话就好好说吗?干吗非要动手动脚,叶泽泪流满面,又不是他不给银子,他的银子都被这个吸血的妖精刮走了,他那还有多余的银子。
55555,十万两啊,想到就肉痛,要是让大舅知道一定会笑话他,堂堂昊天国的太子爷,身上竟然没一两银子,丢人啊、、、
“臭小子,到了京城,不准告诉大舅我来干什么的,听到没有?”蓝子媚伸手又想拧叶泽的耳朵。
叶泽这次聪明的双手捂耳。
“小样,你以为这样,本宫就揪不到你吗?”蓝子媚那嫩白的小手揪上了叶泽的鼻子。
5555……苍天啊,你何时派个万能的主来收拾这个祸水,我不要被她祸害一辈了呀。
“臭小子,是不是又在心里骂我?”蓝子媚看叶泽那表情坏笑道。
“没有,我对天发誓,就算骂我娘,我也不会骂小姨。”叶泽这次双手抱头,尽量不让五官露出来。
“算你识相,你要明白,老天让我们差不多时间出生,目的就是要让我来磨炼你的,要不将来你怎么治理江山。”蓝子媚一副正义使者的表情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上照样绑:站住,本宫劫色》

第8章 失控的黑夜


   “滚,谁让你进来的?”
“公子,对不起,奴婢听到你……”
严昊然看着那张稚嫩的小脸,突然像发狂的野兽,将她掀到床上。
“公子,奴婢、、”小扣子又惊又怕。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今晚会发生什么,但是公子的表情真的好骇人,闭上眼,她相信公子不会伤害她的,因为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严昊然身体里有一团火苗在燃烧,瞬间就烧旺了,当他扯碎小扣子的衣服时,突然间清醒了。
他松开手,抱头坐在床沿。
他竟然想起了二十年前的记忆,都是那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女人的摄魂大法。
夜一点点的深沉,严昊然却无法平静,二十年的记忆,竟然在瞬间苏醒。
小扣子看公子换着极痛苦的样子,心疼的由身后抱紧了严昊然。
女性柔软的身体就像在火苗上泼油。
虽然两人皆未经云雨之事,但是小扣子一颗爱慕的心支配着她的行动。
少女尖挺的双峰在严昊然后背摩擦。
淡淡的处子香刺激丰严昊然的神经,记忆在慢慢的消退,女人活色生香的胴体却在他脑中复活。
他的手捏成了拳,脑中是如血的残阳,但是眼前却是如雪的胴体。
他的手抓上了小扣子白嫩的胳膊,他是要推开这女人的,可是小扣子却钻入了她怀中,并送上了自己生涩的吻。
严昊然别开了头,脑中有点清醒,又有点混乱。
女人是魔鬼,但是那个身着男装的娇俏的影子却在她脑中,那双闪亮的大眼驱逐了他脑中所有的记忆。
女人,他欠女人一条命。
房里的灯依然亮着,但是小扣子用她女性本能征服了失探的严昊然,她将他推倒在床,她用自己温柔的身体融化他心中的坚硬,同时也将严昊然的心推到了冰谷的最深处。
女人的身体向是洪水中的一叶小舟,严昊然抓紧了这叶小舟,在这叶小舟上发泄自己二十多年的愤怒与恐惧。
很痛,身体被撕裂的疼痛将小扣子由一个稚嫩的小姑娘变成了女人。
她没有哭,也没有尖叫,她要报答公子,如果没有公子,就没有今日的小扣子,即使是死,她也无怨无恨。
这样一个夹杂着仇恨与恩情的夜晚,严昊然彻底的放纵了自己,他找到了一种新发泄方式,那就是将女人的恨发泄在女人的身体上。
天亮了,严昊然的伤口却撕裂开了。
小扣子撑着疲惫的身体拿来了药箱,帮严昊然重新缝合了伤口。
严昊然自醒来就一直看着小扣子,但是脑中却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叫蓝子媚的女人。
他要去找她,要还了那份恩情,要不,只怕他会永远恶梦不断。
虽然身上有伤,但是严昊然还是去了都城-不夜城,他要找到那个会摄魂大法的女人。
在傍晚的时候他到了千夜阁。
这个时候,千夜阁刚开门营业,一身冷傲的严昊然往那一站,龟奴吓着了,白着脸进去禀报花潋滟。
“公子是要进我们千夜阁吗?”花潋滟微笑着走出来。
心里暗叹,好一个冷漠英俊的男人,要是让蓝子媚那那丫头看见了,八成会连骗带绑的将人绑到不夜楼。
“我找人。”严昊然冷冷道。
“公子里面请。”花潋滟陪着笑。
说实话,这男人俊是俊,但是往这一站,今晚千夜阁就甭指望有生意了,保管比门神还好使。
严昊然进去了,花潋滟让婢女奉上茶,陪笑着问。
“不知公子要找哪位姑娘?”
严昊然看着花老鸨,冷冷的吐出了三个字。
“蓝子媚。”
幸好花潋滟够淡定,要是换一般人,八成从椅子上跌下来了。
要知道蓝子媚可是个恶女人,就她千夜阁的男人,多半是她抢来的,当然了,她也不是那么没良心,赚来的银子,都是三七分的,当然是男人三,她七了。
但是有不少男人本身就是富家子弟,谁会在首那点银子,因而也有不少恨她的。

“公子,您要找蓝公子似乎走错地方了吧?”花潋滟依旧部着笑。
之所以叫蓝子媚公子是因为她在外一向是男装。
“她在哪?”严昊然的声音更冷。
花潋滟那双如水的眸子却在打量着严昊然,到他们千夜阁来找蓝子媚的,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不知道公子为何事找蓝公子?”
“与你无关,告诉我她在哪里?”严昊然站起身以杀人的眼光道。
好犀利的眼神,花潋滟脑中突然清明,这个男人来过千夜阁。
眼睛紧紧的跟随着严昊然的脚步,这个男人她见过,一定在哪见过。
花潋滟真想拿把小锤在脑上使劲敲一下,她这记性怎以突然变得这么差。
严昊然有些恼怒,这个女人是想维护她吗?难道他看上去有那么可怕吗?还是他看上去像是要杀人?
“我欠她一条命。”严昊然冷眼瞪着花潋滟,冷然道。
“哦、”
严昊然如此一说,花潋滟就明白了,蓝子媚从来不行善的,唯一做的好事,恐怕就是昨晚在这千夜阁了。
他是昨晚那个黑夜男人。
花潋滟笑了,笑得无比灿烂,或许这个冷如冰山的男人能驯服那个‘无恶不做’的蓝公子。
“公子要找蓝姑娘可到城南的蓝王府,在那里一定能找到她。”
花潋滟的笑容与严昊然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严昊然走了,连声谢谢都没有,就消失在千夜阁。
“花姐,这个男人若是要杀小姐的,你会死得很惨。”晴儿看着严昊然离去,似是有些担心。
“不会,这个男人是来报救命之恩的,你家小姐救了这个男人的命。”
花潋滟笑得很灿烂,她的千夜阁应该可以安静好长一段时间吧,至少蓝公子近期内没时间为白吃白喝了,呵呵,真是值得高兴的事。
“啊!不可能吧,小姐从来不做这种傻事的?”晴儿惊呼。
小姐虽然不杀人,但是却很会折磨人,她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