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太子,黑瞳(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与太子
简介:“终于死了!”月浅兮抱着头顺势一滚,噗通一声落入湖里
“月浅兮,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你不过一个废物傻子,居然敢缠着太子,不过没关系,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就会是我的……....
角色:与太子,黑瞳
与太子,黑瞳(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终于死了!”

月浅兮抱着头顺势一滚,噗通一声落入湖里。

“月浅兮,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你不过一个废物傻子,居然敢缠着太子,不过没关系,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就会是我的……”

好吵。

月浅兮潜在水下,模模糊糊的听着岸上的女人自言自语,她悄悄睁开眸子,入眼的是一名高贵的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

等等,嫁衣?太子?这是哪里?这具身子不是她的!

“月浅兮,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缠着太子不放!你死了,你终于死了,哈哈哈哈!明年今日,妹妹我会替你上柱香的!”

“……”她只觉得头痛欲裂,不会是穿越了吧?

月浅兮在水下揉了揉太阳穴,脑袋里闪过无数画面,每个画面里均有一名身着明黄色衣衫的男子,估计就是那人所说的太子。她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感情她穿到了一个情痴身上。

原来这具身体是月丞相府的大小姐,与太子指腹为婚,原本是喜是一桩,可是月浅兮痴傻不说,还是个无法习武的天生废柴!

这就算了,最重要的是,月浅兮的妹妹月璎珞,曾经救过太子殿下,所以太子所爱慕之人,一直是月璎珞!

而她一个废物,如何配得上太子殿下?

于是,太子和月璎珞就想杀掉月浅兮,趁着月浅兮和太子大婚之日将她打晕扔到河中,然后传出月大小姐逃婚,只能由月璎珞替嫁的消息,真是完美……

可是,她来了!

她不是废物月浅兮,她是二十一世纪第一毒医月浅兮!

既然她占据了这个身体,那么,就由她为她报仇好了!她前世被人暗害而死,死的不明不白,恰好这一股怨气无处发泄,太子,月璎珞,还有月府那群渣渣,自认倒霉吧!

浑身上下都是血,湿哒哒的衣服黏在身上,她疑惑,原主明明被打的胫骨寸断,可是为什么却好像有一种力量保护着她?是谁救了她?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她伸出头换了口气,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隐隐约约还夹杂着男人说话的声音。

“月浅兮那个废物不是死了吗?三小姐为什么要我们给一个死人破身,真是晦气!那废物真是恶心死我了,一定要多砍她几刀!”

“你不懂,到时候就算月浅兮的尸体被找到,也能说是因为她与人苟且所以逃婚!到时候就说月浅兮觉得对不起太子殿下,所以跳河自杀了!”

“对,三小姐想的真周到,一个与人苟且的傻子,怎么配得上太子殿下……”

……

声音由远及近,月浅兮眼里闪过一抹杀意,太子和月璎珞的同党啊……

她穿越到这里,还不知道自己的本事有没有退化呢,正好来了两个送死的!

两人走到湖边寻找月浅兮的尸体,见有大红色的嫁衣漂浮着,“快看,那傻子在那里!”

他们潜意识里以为月浅兮是死人,所以毫无防备的弯腰准备将她拖上岸。

就是现在!

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根尖锐的金簪已经刺入喉咙!

“月浅……啊!”

来不及惊呼,所有的恐惧都被淹没在天光中,死亡不过一瞬间,估计这两人到死都不知道是谁杀的他们。

处理完尸体之后,她拍了拍手在水里清洗了一翻,脸上的伤口有点溃烂,深可见骨,估计这张脸是毁的差不多了。

月浅兮泡在水里休息了一会儿,才看向一旁的水面道:“阁下看了那么久的戏,可以出来了吧。”

……

刹那天地寂静。

一道身影从水中掠起,他在她身前三尺处,胸肌和腹肌上有性感的水珠划过,月浅兮嘴角一抽,他没穿衣服……

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那冻结,万物沦为他的背景,他于天光中俯首。天地洪荒,皆对他俯首称臣。

月浅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的五官精致大气立体,黑眸深邃,幽深冷澈,薄唇性感薄凉,嘴角那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有着说不出的狂妄,可是却一点都不违和。

他潜伏在水中,好看的脸上流淌着些许水珠,头发湿透,可是他竟然没有一点狼狈,只有一股清冷气势不容直视。

“看够了?”

此时月浅兮浑身湿透,还露出半截身子外外边,大红色嫁衣的外袍被她脱下,仅剩了中衣和内衣,湿漉漉的贴着雪白的肌肤。

听到男子的话,月浅兮抬头对上他的眸子,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尼玛,这个身体虽然才十六岁,但是该有的都有了,而且这个世界没有bra……

顿时她有种被人看光的错觉,头皮一麻,嗖的一下钻进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

男子眉目锋利,带着孤傲决然,黑瞳如同海般深邃,似深渊不见底。

她知道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

“月大小姐,似乎和传闻很不一样。”

听着男子冷冰冰带着点沙哑的声音,她往后游了一点,但是她退,他进,没多久,整个人便在他的阴影之下。

月浅兮只觉得一种沦陷似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他抬起手,苍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搁在她的下巴下,微微使力,迫使她抬头。

陌生的男性气息包裹着她,月浅兮发现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他的气场令她窒息,她只想赶快远离!

可是男子的五官却越来越近,月浅兮慌忙甩头,一手抬起准备将他推开,“滚开!”

就在抬手的那一刹那,男子的脸色剧变!

而月浅兮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手上……怎么烫烫的?她抓到什么了?

男子深沉的目光如同利剑,缓慢而狠历的吐出两个字:“放、手。”

吓的月浅兮立马把手上的东西一甩,而她此刻也被狠狠的甩了出去,嘭的一声落在岸上。

月浅兮怒不可遏,她本就浑身都是伤,这么一摔,伤口又裂开了,而始作俑者还在水里,她怒道:“放开就放开!你以为我想摸啊!”

下一刻,巨大的阴影和压迫感袭来,男人结实的胸膛抵着她的脑袋,昏迷之前,月浅兮只听到一句……

“很好,本王记住你了。”

--

一个时辰后,月丞相府门口。

“太子来接新娘子了!”众人看着太子迎面走来,不禁感叹,太子真是好人呐!

居然愿意娶那个废物!月浅兮虽然是嫡女,可是哪里配得上太子殿下啊,太子真是深情!

依照太子的身份,只要把新娘送到东宫去就可以了,没想到太子如此看重月浅兮,居然亲自来接!

三年前月浅兮因为嫉妒而刺伤了太子和月璎珞,可是太子和璎珞小姐都选择了保月浅兮的命,由此可见太子殿下真的是情深义重啊。

在太子还没有走到月丞相府门口时,突然从天而降一道红色的影子,正正中中砸在了丞相府门口!

“啊!那是什么东西?!”

“那、那好像是个人……”

‘哐当’一声,一块玉佩从穿着嫁衣的女子手里滚了出来,有人倒抽一口气——

“这是月浅兮!月府大小姐!太子殿下的未婚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2章 回府反击


什么?!这是月浅兮?!

月浅兮不是今天的新娘子吗?怎么可能是……

众人看向那名女子,她浑身是血,脸上一条新添的伤口深可见骨,可是那模样,确实是月浅兮不错!

“怎么回事啊,月浅兮身上怎么都是伤,还有这么多水?”

“你们看她衣服里有水草,那种水草是后山那条河里的!”

众人想不通,明明是今日的新娘子,可是怎么落得个这么惨的下场?

太子的脸色已经变了——月浅兮!她没死?!

“月丞相来了!”

“月丞相,您看着是不是月浅兮啊?她怎么成这样了!”

月江没想到月浅兮命这么大,但是她回来了又能如何?

“哪里来的宵小,居然敢冒充我月江的女儿!怎么,你以为冒充了浅兮,就能嫁给太子吗?!”月江先入为主,给众人制造她不是月浅兮的错觉。

月浅兮趴在地上听完月江的一句话,笑了,“父亲大人连女儿都不认识了。”

月江脸色一变,随即震怒道:“休得胡言乱语!老夫的女儿浅兮正在府内待嫁,你算个什么东西?“

而旁边的人叹气,交头接耳,“原来是冒充月大小姐的人啊,虽然月浅兮是个废物,但是这么多年太子可从未嫌弃过月浅兮啊,这个人打算的真好,以为这样就可以嫁进太子府了!”

此刻,太子也上前,“姑娘,本殿知晓你的爱慕之意,但本殿只会迎娶浅兮,你这是何必呢?”

“太子殿下,真的只会迎娶月浅兮?”趴在地上的女人冷冷问出一句。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众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可是现在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太子不会娶月浅兮吗?

太子脸色微变,“这是自然!”

月浅兮从地上慢慢爬起,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月府门口,估计是方才那男人把她扔下来的,大约是想看她出丑,而他却不知道,他这是给了月浅兮一个极好的机会!

“太子殿下真是忘性大,难道忘记了您今日约我后山一见,没想到我醒来就成了这样。”

月浅兮好像很不解的摸了摸脸,看了看身上的伤口,“如果没见到太子殿下还在这里迎娶‘我’,我真的要以为你打算把我杀了——”

众人竖起耳朵,后山?

“看来我真的不该回来,原来约我去后山就是为了杀我,也不知道这是太子一个人的意思,还是爹爹和太子两个人的意思,或者……”

话未说完,一个香囊掉了出来。

有人惊呼,“呀!这是太子和月大小姐的信物!”

“这果然是大小姐,怎么月丞相和太子都不承认呢!”

“刚刚月浅兮说太子约她去后山她就成了这样,可是太子却好像装作一点事都没有,不会是……”

讨论声越来越大,月浅兮慢慢悠悠的走了两步,“怎么不见三妹呢,太子约我去后山可是为了救三妹啊……”

救月璎珞?

太子墨天昀在和月浅兮大婚的时候,把她约去后山,救月璎珞?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呢……

“没想到我却因此毁了容,而太子殿下和妹妹却不管我……我以为你们至少会伤心,可是你却在这里若无其事的成亲!”她咬着下唇,摸着脸上的伤口,强忍着眼泪。

不等墨天昀开口,月浅兮就把他堵得死死的,“太子殿下,若我真的死了,也是因你和三妹而死,而你们,居然要成亲……”

“没有的事!”墨天昀慌忙出口否认,这个月浅兮怎么什么都敢说!“什么后山!胡言乱语!”

月浅兮抬眸,强颜欢笑,语气虚弱,“我知道了,我不该回来,不该打扰殿下和三妹的好事……”

世人对于弱者有一种天生的同情心,月浅兮这么惨,大家下意识的都不会觉得她在撒谎。

众人顿时脑补出了一堆剧情:月璎珞为什么在今日会去后山,还指名要月浅兮去救,结果月浅兮差点死在那里了,但是太子殿下还回来成亲,而且月浅兮的意思好像是,太子要娶的是月璎珞……

这怎么看,都像是事先安排好的啊!

月江和墨天昀脸色一沉,看着那名浑身是伤的女子,月江突然爆发出一道悲痛的哭声,“浅兮!爹爹还以为你回来了!没想到,没想到……”

“浅兮,真的是你!本殿以为你回来了,没想到……”墨天昀伸手触碰她脸上的伤口,心里一阵厌恶,表面却是深情,“兮儿快进去换衣裳,今日可是我们的大好日子……”

月浅兮被月江和墨天昀强行拉进了府中,两个男人的力道之大,疼的她出了一身冷汗。

月浅兮抬头盯着月江,冷冰冰嘲讽的神色刺得月江怒气磅礴,待进了府中,他猛地抬起手,“逆女!你那是什么眼神!”

不过月江的手却被墨天昀挡住了,他不耐烦的蹙眉,早就没了方才的柔情,“行了,不是还有事要和她说么,快说!”

月江愤怒的瞪了月浅兮一眼,“月浅兮,你和太子殿下虽然有婚约在身,但是你都毁容了,怎么能嫁给太子!”

月浅兮听完月江的话,嘴角似笑非笑的弯了弯。

墨天昀想悔婚,却要她开口,他塑造成一个深情男子的模样?把所有的罪名都按在她身上?

想的美!很快,她就能把这一切屈辱委屈,原原本本的还给他们。

月浅兮摸着下巴,装作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

月江一口气又提了上来,他的意思不是很明显吗?这个逆女怎么如此不识好歹,她哪里配得上太子殿下。

“你大字不识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又毁了脸,你以为你还能做太子妃?到时候就算太子不介意,皇后娘娘也会介意的!天下人也会介意的!你现在还不如把太子妃的位置让给你妹妹,保全你的名声!”

“哦?”月浅兮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意,看向太子,眯起眼睛:“太子殿下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3章 主动退婚


月浅兮的话音一落,就响起了墨天昀恶心的声音,

“本殿当然不是这样想的,但是兮儿,你要知道,皇家最看重的可是颜面啊,你如今毁了容,父皇和母后是不会同意的!就算嫁给本殿,最终也只能落得一个被休妻的下场!”

月江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看来太子殿下真的喜欢月璎珞。

月浅兮冷笑的看着这两个道貌岸然的男人,一个是她父亲,一个即将是她夫君,两人联手置她于死地不算,连最后的退路都要给她封死!

想到这里,她诡异一笑,“能嫁给太子殿下是我的心愿,就算被休了,我也不介意。”

“你……”墨天昀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要脸,脸色一下子黑了。

而月江直接发了火,“月浅兮!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你要是同意把太子妃让给你妹妹,我就让你活命,否则……!”

“爹真的要我把太子妃让给三妹吗?可是大家都知道我和太子殿下的婚事是先皇御赐的,即使是皇上也改变不了啊。”

“这个简单,到时候你就当众宣布你摔坏了身子,毁了容不能生育,皇上和百姓都会理解的!”月江不耐烦道。

月浅兮胸口气闷的起起伏伏,她知道这是原主残留的意识。

她的亲爹,要她当众诋毁自己!毁了容的女子已经很难出嫁,而他居然要她说自己无法生育!

“原来太子殿下喜欢的人是三妹啊……”

墨天昀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当然,不然你以为是你吗!”

月江也开口接话,“太子殿下和你妹妹天造地设,自然轮不到你!”

听完这句话,月浅兮的嘴角弯起来,“好,我会当众宣布的。”

她会‘当众宣布’,把这里三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宣布出去。

“行了,既然你同意了就别磨叽,快去!”

月浅兮看着墨天昀离开,自己被重新戴上凤冠霞帔,由月江带着出了门。

众人看到太子和月丞相皆是一脸喜色,不禁疑惑,月大小姐都伤成那样了,怎么还笑得出来呢……不过能嫁入太子府,也是八辈子修来的服气了!

“兮儿,快过来。”墨天昀假意搀扶月浅兮。

太子殿下这一副柔情的模样感动了众人,人群中有太子的人故意说道:“太子殿下真是情深不渝,即使月浅兮毁了容都还愿意娶她……”

“就是啊,月浅兮这个丑八怪,都毁了容了还有什么资格嫁给太子殿下啊,太子真是太善良了!”

“我看要是月浅兮要脸,她就不应该再嫁给太子……”

耳边充斥着众人不屑讥讽的话,月浅兮嘴角的冷笑勾的越来越大。

她突然停下脚步,一把掀开红盖头,“太子殿下,我有话要说。”

嘶——众人倒抽一口气,刚刚月浅兮浑身是血,他们就没有在意她脸色的疤,这会儿她已经洗干净了脸,那道伤疤特别明显丑陋。

果然,刚刚那几个人说得对,这样的月浅兮才配不上太子殿下!

“兮儿想说什么,我们回府再说,先上花轿吧……”月浅兮终于要说了,只要她开口说解除婚约,他半推半就就行了。

装,还装!她呵呵一声,“没什么,只是听到刚刚有人说话,我很感慨,所有有些话想说。”

墨天昀的内心狂澜起伏,她要解除婚约了!天知道这一刻体内等了多久!月浅兮一定是因为听到别人说她毁容了不能嫁进皇家,所以羞愧了。

“兮儿,你方才听到了什么?那些人都是乱说的,他们不知道本殿与你的情意——”

“对,他们确实乱说。”在墨天昀的笑容下,月浅兮淡淡点头:

“怎么能说太子殿下你有情有义对我至死不渝呢,我这张脸可是因为你才毁去的,怎么好像成了你娶我,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四下突然寂静。

是,是啊,月浅兮是因为太子才毁去了脸……而且又是未婚夫妻,太子娶她不是很正常……

墨天昀的眸子一沉,狠狠捏住了月浅兮的手,力道之大简直能捏碎她的手腕。

旁边有人小声说话,义愤填膺,“对啊,刚刚是谁在说月大小姐配不上太子殿下啊,她成了这副模样明明都是太子殿下的错,怎么就说她配不上呢!”

“月大小姐可是他的未婚妻啊,太子殿下把她骗去后山,莫不是为了杀了她?好名正言顺的退婚!”

墨天昀的脸色越来越冷,确实是他约了月浅兮在后山见面,原本只是想教训她让她别痴心妄想,谁知道她居然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一定是月江的主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而且,现在若是让月浅兮再说那番话,只怕这里所有人都会认为他冷血无情!

可是月浅兮没有给墨天昀开口的机会,“太子殿下,我毁了容,毁了身子,配不上你……”

月江和墨天昀一口血差点喷出来!别人都说了她配得上自己,配得上!偏偏她这个时候可怜兮兮的来强调自己毁了容配不上,这不是和他对着干!

墨天昀咬牙切齿,“兮儿,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在本殿心里都是最美的!你别生气,本殿也是无心的。”

月浅兮唉声叹气,“不,我真的配不上殿下,太子殿下和三妹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骗我去那种地方,现在我身子毁了,无法生育……”

“什么?月大小姐无法生育了?!”

“看来太子殿下是真的不会娶她了!”

“我看太子就是故意的!还有月大小姐说太子要娶三小姐?就算要娶三小姐,也不能毁了别人姑娘的一生啊!”

“你们莫不是忘了三年前那事,说不定太子殿下是在报复……”

墨天昀双手握拳,脸色阴沉,一字一句的往外吐话,“兮儿莫乱说,本殿会娶你!”

现在他还有办法吗?除了娶月浅兮,他还能怎么样?

现在月浅兮的毁容和‘无法生育’,全都算在了他头上!如果他这时候不负责任,他的太子之位还保得住吗?

沉默了片刻,见月浅兮不答话,墨天昀冷着脸,一字一句吐出:“莫非兮儿忘了三年前的事了么?”

三年前?什么三年前?方才人群中也有百姓提到过……

就在月浅兮不明所以的时候,月江飞身而出,“是啊兮儿,你别乱想!你怎么会不能生育呢?你身子好好的!”

若不是有外人在场,月江早就打死这个逆女了!

月浅兮微微眯起眼睛,月江这么急着打断太子的话做什么?不过现在不是计较三年前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她抬头,无辜的开口,“不是爹爹叫我当众承认我无法生育,说我配不上太子殿下,叫我识相一点,主动退婚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4章 到底要娶谁!


月江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脸色黑的一塌糊涂。

“女儿崇拜爹爹,当然听您的话了!既然您说我配不上太子殿下,而太子和三妹两情相悦,是我阻挡了他们,那女儿当然要让位了!”

“再说了,府里的人都知道,今日是三妹和太子殿下的大婚,而不是我和太子的大婚,说明要嫁给太子的人不是我,而是三妹,我现在退出,不是很对吗?!”

……

偌大的朱雀大街全都沉寂下来了。

今日是月璎珞和墨天昀的大婚?府里全都知道?

刹那,所有人看向月浅兮的目光都变得怜悯同情,原来整个丞相府都没把月浅兮当大小姐看啊,这样明目张胆的换亲……

墨天昀恶狠狠的看向月江,“月丞相!这是怎么回事!本殿要娶的人,怎么会成了三小姐?”

月江哑口无言,恨不得打死月浅兮!

墨天昀要保全面子,所以把什么都推给了他,但是他却不能反驳,否则万一与太子殿下交恶,他的官途也会受到影响。

“兮儿啊,爹爹怎么会是这个意思呢?太子殿下要娶的人当然是你!”

月浅兮弯起唇角,“是吗?”

“当然——”

不给月江反应的时间,便响起了一道女声,“新娘子来咯!”

天地再一次陷入沉寂,新娘子站在这里,那现在出来的是……

月璎珞是京城有名的美人,高贵出尘,不谙世事。

她和墨天昀少时有过一段感情,但是月璎珞听闻这是自己的姐夫,便放下情感,出门求学。

而月浅兮却因为嫉妒,拿着匕首想杀了月璎珞,幸好太子殿下为她挡了一下。

当时这件事在京中传开,而月璎珞居然给太子求情,希望可以不要怪罪月浅兮,一时之间人人都在夸奖月璎珞,同时咒骂月浅兮的不要脸。

但毕竟已经过去三年,他们二人也告诉世人,他们已经原谅了月浅兮。

月璎珞也早就说放下太子了,月浅兮也早就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照理来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可是此刻,月浅兮被二人害的毁了容,众人不禁想起,恐怕这三年月璎珞和太子从未分开过吧!

若是月浅兮没有回来,说不定就死在后山了,但是太子墨天昀却还在这里迎娶月璎珞,实在令人寒心!

还有那个月璎珞也真是不要脸,嘴上说着再也不与太子来往了,结果背地里抢了自己姐姐的男人;

嘴上说着原谅姐姐了,结果转头就和太子密谋害她,月浅兮毁容的事,月璎珞一定也有份!

“爹不是说太子殿下要娶的是我吗?怎么三妹连嫁衣都穿好了?“

月璎珞看不到外面的场景,她心里一个咯噔,月浅兮怎么没死?!还回来了,是要和她抢太子吗!

因为月璎珞看不到人,所以她以为现在这里只有他们几个人,当即就发了火:

“月浅兮!你别给脸不要脸,告诉你,你的太子妃之位是我的!要不是你这女人碍事,本小姐早就是太子妃了!”

众人瞪眼张嘴,这……这真的是那个不谙世事的月璎珞吗?怎么是这副嘴脸?

果真,他们早就算计好了,让月璎珞嫁入太子府,而月浅兮是被牺牲掉的棋子,一时间,众人对月浅兮的目光中同情更甚。

月江最先反应过来,怒斥道:“你出来添什么乱!今日是你姐姐的婚礼,你穿成这副样子做什么!”

月璎珞从小到大都是月江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被突如其来的训斥弄懵了,“爹!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不让我嫁给太子殿下了!一定是月浅兮的主意,你这个贱人怎么不去死为什么还要回……”

‘啪’!

月璎珞话还未落,便被月江狠狠甩了一耳光,“给我滚回去!你和姐姐开玩笑也太过火了!”

月浅兮冷笑,一出周密的替嫁戏码到了月江嘴里就是开玩笑啊。

月璎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当是月浅兮威胁了月江,顿时愤怒的掀开红盖头,本想斥责月浅兮,却突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这么多人……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鄙夷的神情,那些利刃似的目光仿佛能把她戳出一个洞,众人看她的眼神再也不是崇拜仰慕,而是不屑和鄙视……

这下,月璎珞终于明白过来了!

墨天昀狠狠握紧拳头,这下好了,月浅兮不嫁他,他又没法娶月璎珞,今日的大婚简直就是个笑话!

月江腿一软,恶狠狠的冲着月璎珞怒吼,“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

月璎珞慌忙转身想逃,她的美名……都被毁了!

“唉,等等~”月浅兮突然弯唇一笑,“三妹不是要嫁给太子吗,不嫁了?”

月江头皮一麻,这个女儿又要搞什么!“兮儿!你妹妹是和你开玩笑的,怎么能当真呢!月璎珞,你给我赶紧回去!”

月浅兮没有理会月江,而是一脸悲戚的冲着月璎珞的背影喊道:

“三妹别走,救救我啊,你要是走了,他们一定会把错误归结在我身上,会打死我的!就算姐姐求你,求你嫁给太子吧……”

“唉,月大小姐好可怜啊。”

“是啊,说不定月丞相真的会杀了月大小姐的,毕竟在月丞相看来,她坏了月璎珞和太子殿下的好事啊……”

“对,不是早就说了吗,月丞相的原配夫人死了,月浅兮在府里的地位就连个下人都不如……”

听着众人的一言一语,月江早就脸色苍白,他狠狠的又甩了月璎珞一个巴掌,“你心思歹毒,居然破坏了你大姐的好事,还扬言要杀她!我没你这个女儿!”

月璎珞接了一巴掌,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月浅兮弯起唇角,之后颤颤巍巍似害怕的开口,“原来是三妹要杀我……那爹爹是不会杀我了吗……”

月江压下心头的怒火,这个逆女!!要不是这么多人在场,他一定杀了她,杀了她!

可是现在还必须装作慈父!要是月浅兮死了,他一定会被弹劾到死的!!

他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吐出几个字,“是!没有人会杀你了!”

月浅兮放心了,她现在才穿到这里,人生地不熟,不会武功,没有玄力,有月江的这句话,至少一时半会,小命是保住了。

众人看了一场好戏,如今没戏可看了,正在准备离去之时,突然街道的那头,响起了三下鼓声。

‘咚,咚,咚。’

明明只是三声鼓声而已,可却带着一丝令人胆战心惊的味道。

人群中的人忽然黑压压的跪了一片,纷纷低头,月江见此,慌忙拉着月璎珞跪下,脸色大变——

苍亲王穆北苍,他怎么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5章 苍王选妃


鼓声越来越近,仿佛敲打在每个人心上,整条大街噤若寒蝉。

那纯黑色的轿子由远及近,轿子之后跟着密密麻麻的黑衣人,面容冷冽,身带杀伐之气。

通体漆黑的轿子落下,没有惊起一丝尘埃。

众人不明所以,苍亲王殿下来这里做什么?来看丞相府的好戏?

就在众人想不明白的时候,一名身着玄衣铁甲的带刀侍卫上前,双手呈着明晃晃的东西——

“月丞相,接圣旨!”

接圣旨?!

月江愣了一瞬,慌忙跪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月府女儿才貌双全贤惠淑德,今朕体恤苍亲王劳苦功高却未得知心人相伴,故朕之所意,将月府女儿赐予苍亲王——由苍亲王选妃,月丞相协助,钦此!”

众人都惊呆了。

皇上要为苍王殿下选妃?而且是要从月府的几位小姐里面选?

月江先是愣了一瞬,之后喜形于色看向那顶纯黑的轿子,“苍王殿下里面请,微臣这就吩咐女儿出来迎——”

“不必了月丞相,王爷的意思是,在月府门口选妃就可以了!劳烦您将您的女儿都喊出来吧!”那名铁甲侍卫打断了月丞相的话。

月江的脸色一变,但碍于对方是苍王殿下的人,所以只能咬牙答应!

选妃都不进府里,也太不把丞相府当回事了吧!可是他是穆北苍,他想要做的事,即使是皇帝,都无权阻拦!

夜国战神穆北苍,是玄力八阶强者,长年镇守边关,所向披靡,战无不胜,长剑所指之处,寸草不生。

他与他的沧溟军保家卫国,是所有百姓心中的英雄。

但虽然他的封号是苍亲王,但是更多的人,都在私下称呼他为冥王,因为穆北苍脾气古怪,不喜女人,冷言少语,传闻还嗜杀成性。

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威望与魅力。

人群中再一次爆发讨论声,月府一共有五个女儿,大小姐月浅兮和三小姐月璎珞经过今日这一闹,是没希望嫁给苍王殿下的。

……真是便宜了那几个庶女!

显然月璎珞也想到了这一点,如果不是月浅兮,她一定有机会嫁给苍王殿下的!太子和苍王,当然选苍王啊!

可是这一闹,她不仅没办法嫁给苍王,说不定连太子妃的位置都没有了!都是月浅兮的错!

墨天昀也不动声色的看向月浅兮,见她眸中并无波澜,他心里居然松了一口气。

可是想到她也再也不会嫁给自己,那口气又被提了上来,胸口竟然发闷,一直一来月浅兮的目光都是在他身上的,而如今她居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几名庶女很快就出来了,月浅兮是嫡女,二小姐月流苏和三小姐月璎珞是月江第二个嫡妻,也就是他的续弦的孩子,虽然不是正宗的嫡女,却也算嫡女。

可是此时月流苏不在京中,所以除了月浅兮和月璎珞,只有另外两个庶女月云栖和月云楼。

两名庶女在接到消息的时候以为己听错了,没想到是真的!

那名侍卫见人都到齐了,便说道:“王爷出题为《孤雪》,诸位小姐或唱或跳,或吟诗作对或歌舞表演都可,只要表现出题目的意境即可。”

很快两名庶女都表演完毕了,她们一个跳舞一个弹琴,确实很有意境。

众人屏息凝神,等待苍王殿下的答案。

……苍亲王妃啊,那是仅次于皇后的女人啊,是夜国第三尊贵的女人啊!这两个庶女,也太好命了!

等了半晌,整个街道上只听见‘哒、哒、哒’的声音,那是苍王的指尖轻叩着椅子的声音。

月浅兮脑袋发晕,心里的小人优雅的竖起中指,尼玛,要选妃就快点!

终于在月江冷汗滴下来的那一瞬,轿子里的人说话了。

他的声音沙哑苍白,却不难听,带着男性独有的味道,在噤若寒蝉的街道上响起——

“继续。”

继、继续?

可是哪里还有人给他继续?

月江硬着头皮上前,小心翼翼道:“苍……苍王殿下,微臣的二女儿,如今不在京中……”

月江这个时候无比怨恨月流苏,好好的为什么要出远门,不仅错过了嫁给穆北苍的机会,而且若是苍王不满意,给他治了罪怎么办!

轿子里的人不在说话,众人只觉得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虽然看不见苍王殿下,可是那顶轿子也有着强大的压迫感,令人无法直视。

玄甲侍卫再次道:“月丞相难道没有其他女儿了?”

月江愣了半晌,其他女儿……月浅兮毁了容断然不可能嫁给冥北苍,莫非是璎珞?

原来小四和小五他都没看上,也对,流苏不在京中,只有月璎珞最符合苍王妃的身份了!

显然众人也都想到了这一点,月浅兮弯起一个笑容,哎呀……墨天昀要被戴绿帽子了呢……

月璎珞瞬间反应过来,婷婷袅袅的走上前,“苍王殿下,小女月璎珞……”

墨天昀狠狠握拳,瞪向月璎珞,她都要嫁给自己了,居然还想嫁给苍王!

月璎珞还未开始之时,月江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周围也有不少大臣问讯赶来,纷纷上前祝贺,“恭喜月丞相了!”

“太子不是月二小姐的良人,没想到苍王殿下是啊!”

“对啊,恭喜月丞相了,月二小姐美丽无双,与苍王殿下男才女貌……”

墨天昀双手紧紧握拳!他胸膛起起伏伏,显然是气的!

月璎珞是什么人!是他内定的太子妃!

他为月璎珞做了那么多,甚至还险些杀了月浅兮,而月璎珞就是这么报答他的?!

上一刻还说着什么情比金坚,现在就要嫁给苍王!

在众人讨论的越来越开心,几乎认定了月璎珞就是苍王妃的时候,那顶轿子动了。

漆黑的轿帘被掀起,那个人缓步而出。

那个男人身形伟岸,容颜俊逸,墨发墨袍,绣着暗金蟒纹,眉目锋利。

已经渐渐落下的夕阳跳跃在他的肩上,他就这样一步一步,稳重的,逆光而来……

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他的背景,一切都被虚化,月浅兮微微抬头,此时她的眼里,只有他一人。

穿梭在万千人群之中,却又超然于世外。

那么多的人,只有他一人,入了她的眼。

她咽了咽口水,尼玛,好眼熟啊……

穆北苍气质沉稳,站立如松,双手负在背后,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漆黑幽深。

众人的话戛然而止,响起了一道男声,是他今日说的第二句话。声线低哑,但已米满杀气:

“本王的婚事,何时轮到不相干的人做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6章 居然选她!


不相干的人!

月璎珞神色一僵,脸色煞白了几分,嘴角哆哆嗦嗦的,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难道不是她?可是既然两个庶女苍王殿下都不满意,那还能有谁?只剩她了啊!

而众人的声音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都不可思议的看向穆北苍。

不是月璎珞,又看不上这两个庶女,那就是月流苏了,可是月流苏不在京城啊……

月江额头上地下一滴冷汗,忙拉着月璎珞到了穆北苍面前,谄媚道:“苍王殿下,这是小女璎珞,她是……”

“你来。”

淡淡的声音打断了月江的话。

他的声音飘散在风里,很淡很轻,却不容忽视。

月江怯怯的看过去,苍王殿下刚刚说了什么?你来?是对谁说的,不会是月浅兮吧!

他一时间竟然猜不透穆北苍在想什么,只觉得头皮发麻。

众人见月浅兮动了动,而苍王殿下明显没有说话的意思,有几个嫉妒不已的人开始愤愤不平起来了。

“真不要脸啊,月浅兮上去干什么,难不成还以为苍王是要看她的表演……”

“就是啊,这种女人凭什么来参加选妃啊,她就算很可怜那又怎么样,那是太子的错,凭什么要苍王娶她啊!”

“对啊,月浅兮,你要是要脸,就不要参加选妃!”

……

讨论声叽叽喳喳,可突然在那一瞬,所有人的声音都消失了!因为他们想起,苍王殿下还在这里!

在一片寂静中,穆北苍步步朝着月浅兮而来。

她不禁微微退了一小步,谁知她退,穆北苍便进,被他逼退两步之后,穆北苍终于停下了脚步。

那一双眼睛深邃似渊,冷若寒潭,唇淡而薄,月浅兮大红色的嫁衣倒映在他漆黑的瞳孔里,恍若烈火。

四下一片寂静,这……苍王殿下是想做什么?

他突然低声,“月浅兮,弹首曲子本王听听。”

这一下,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这个关头让月浅兮弹曲子,苍王殿下是什么意思?

看上月浅兮了?可她是个毁了容的丑八怪啊!

墨天昀和月璎珞死死的盯着月浅兮,前者脸色铁青,月浅兮明明是他的人!而后者脸色涨红,狠狠咬牙,她还没有表演,月浅兮凭什么排在她前面!

就在墨天昀和月璎珞不甘心之时,月浅兮微微上前一步,无视众人的惊讶,淡定道:“回王爷,我不会。”

我,不,会!

月江腿都软了,虽然他一点也不想这个女儿嫁到苍王府,苍亲王妃的位置该是月璎珞或者月流苏的,可是他更加不希望月浅兮这样拒绝苍王啊!

万一苍王被她惹火了,遭殃的可是整个丞相府!

而围观的臣子贵妇还有平民都惊呆了,什么情况啊?

这次都说了苍王妃必须是丞相府的女儿,月浅兮又是嫡女,她应该牢牢抓紧这个机会才是啊,居然就一句‘我不会’打发了?

不会是看不上苍王吧,这个月浅兮人丑就算了,野心还真大!

穆北苍冷冷的眸子一瞥,那眸子里蕴含了太多情绪,却被一层薄雾掩盖,他周身散发冷气,不再说话,反而是玄甲侍卫一板一眼道:“跳舞。”

只要是和主题有关的,不管是弹琴跳舞作画刺绣……都可以。

谁知道月浅兮再次掀唇,“不会。”

“吟诗。”

“不会。”

“作画。”

“不会。”

……

连那侍卫的脸色都越来越难看了。

众人确定,月浅兮不是在欲拒还迎,而是真的不会了!

月江差点被吓得尿裤子,那是苍王穆北苍啊,一个眼神就能令一个国家灰飞烟灭的穆北苍啊!他有几个胆子敢和他对着干!

“苍……苍王殿下,兮儿她,她只是……只是……”

“我只是顺应民意。”月浅兮接话道。

月江倒抽一口气,这个月浅兮,没事出来捣什么乱!要是苍王怪罪下来,他丞相府还能有活路?

他越想越害怕,瑟瑟发抖的跪地请罪,只可惜穆北苍却连看都没看一眼。

周围的众人懵了,顺……顺应民意?糟糕,万一苍王殿下觉得他们多话了,那该怎么办!

众人冷汗涔涔,不敢多想,噗通一声跪倒,他们不想死,是他们多嘴……

穆北苍突然抬眸看了她一眼。

周围的人齐刷刷跪了一片,只有月浅兮一人,穿着大红色嫁衣站在他面前。

穆北苍眯眼,散发着寒气的冰冷手掌微抬,月浅兮心中的小人竖起中指,卧槽尼玛,他不会要打女人吧??

那只手狠狠掐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冰凉的触感令她无法动弹,四目交接,这一刻仿佛天地失色。

他眸似寒冰,薄唇抿成一条线,暗红色的唇瓣一启一合,吐出震慑人心的话语,“就你了。”

就、就你了?

苍王殿下不会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吧?那可是被太子丢弃的未婚妻呀,何况她这样的身份,凭什么配得上苍王?

月浅兮愣了一瞬,眸子沉了下来,选她?她一无是处,选她做什么,她才不相信穆北苍是对她一见钟情。

“不、不是吧,居然选她?”

“就是啊,月浅兮有什么好,她都被太子殿下抛弃了,苍王怎么会要啊!”

月浅兮听着耳边嘈杂的话,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周围的人,皆是一脸不敢置信,甚至还有嫉妒痛恨。

这位苍王殿下在夜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即使是皇帝也不得不给他三分面子,这个夜国与其说是皇上的,不如说是这个异姓亲王冥北苍的。

但传闻穆北苍行为暴虐,性格难以捉摸,人称鬼面枭王。

虽然众女子对他爱慕居多,可是也不敢嫁给他,因为他曾经有过王妃,可是那些女子都在还没有嫁入苍亲王妃的时候突然暴毙。

但是……若是成了苍亲王妃,至少表面上不会再有人与她过不去,在这个她不熟悉的世界安身立命,而且,太子和月江不是想杀她么?

若是她是苍亲王妃,他们还敢明着动她?

就凭着这一点……到是可以考虑一下。

在众人愤愤不平的目光中,月浅兮微微抬眸,下巴被迫抬起,她勾了勾唇角,“恭喜你,苍王殿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7章 敢对本王提要求?


穆北苍眯起眼眸,恭喜?有什么可恭喜的?

众人听着月浅兮继续慢悠悠道:“恭喜苍王殿下,我福大命大,绝对不会突然暴毙,请苍王殿下放心。”

……

四下陷入一片沉寂。

甚至有人惊吓的倒抽一口气。

——苍王殿下有三任未婚妻都在大婚之前突然暴毙而死,所以苍王有了‘冥王’之称,可是这么多年,谁敢在苍王面前提过这件事?!大家都是装作不知道的!

而且,即使是这样,京中那么多女子都还是想嫁给苍王,所以一时之间人人都忽视了这一点,没想到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被月浅兮说了出来!

穆北苍看向面前的女子,她的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却并不显得丑陋。他眯了眯眼睛,月浅兮……似乎和情报上说的不一样,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她?

“苍……苍王殿下!您不能娶她为苍王妃!”月江一脸惊恐。

铁甲侍卫正想上前,却被穆北苍拦住了,他垂下眼眸,好听的声音响起,一字一句掠过人心,缓慢而沙哑,“哦?月丞相是担心……月浅兮死于非命?”

死……死于非命……

众人瞪大眼睛,什么情况?苍王殿下这么说,岂不是默认了月浅兮的那些话!

月浅兮说什么她不会突然暴毙,还不是隐晦的在说苍王殿下克妻一事,可是现在苍王居然没有反驳!

月江大惊失色,再次噗通一声跪下,“微臣……微臣不敢!”可是,他怎么能娶月浅兮呢!

要是苍王娶了月浅兮,他还怎么杀月浅兮啊!

若是月浅兮没有死,那她岂不是要成为苍亲王妃,连他月江见到这个不孝女都要下跪磕头?!不,他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还不等月江说话,月浅兮就快他一步,“苍王殿下,臣女有一个问题。”

穆北苍微微垂眸。

月浅兮继续道:“若是嫁给你,我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其实月浅兮心里明白,苍王殿下的‘克妻’不可能是真的,一定是有人要针对他所以杀了那些女子,现在轮到了她,保不准会有人对她下手。

而冥北苍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抓住背后的人,所以……她的命不用担心。

但是她就算入了苍亲王府,也并非是穆北苍的妻子,而是一枚棋子,所以在被彻底利用之前,她怎么能不捞点好处呢?

“兮儿!”月江迫不及待的打断,他被月浅兮的话惊的头皮发麻,生怕月浅兮说出什么不利于太子和月璎珞的话。

月浅兮却没给他这个打断的机会,“苍王殿下,今日本是我与太子殿下的大婚,但是他们偷梁换柱,将我换成了月璎珞。”

“而之后发生了许多事,导致月璎珞没能成功的嫁给太子殿下,我怕等人一散,我就无法活着走出丞相府了。现在既然我是你未来的王妃,那么你……是否能保我性命呢?”

朱雀大街再次陷入沉默。

月浅兮是不要命了吗?敢这样直白的和苍王殿下提要求?

而且还是提的这种要求!

月江脸色都白了,一时之间太子、月璎珞、还有许许多多牵扯进其中的人的目光都如同利剑一般的刺向月浅兮,她低着头,却也能感受到那凛冽的寒光。

穆北苍的目光在四周扫荡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回月浅兮身上,他的指尖还捏着她的下颚,冷冷眯起眼睛,突然将手一甩,转身负手而立,“月浅兮。”

月浅兮抬眸,一时间朱雀大街上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他的声音不大,却格外沙哑危险,“你,是第一个敢对本王提要求的人。”

“那王爷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穆北苍没有回答,他的背影格外萧索,他一步步远离,人群里渐渐传来嗤笑声,嘲笑月浅兮的不自量力。

月浅兮紧握双拳,她在赌,赌穆北苍需要一个棋子,赌赢了,她能安身立命;赌输了,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差多少。

就在她咬牙准备放弃的时候,穆北苍突然停下了脚步。

“从此以后,月浅兮便是苍王妃,见她如见本王,若有不敬者……杀无赦。”

所有人都愣了,他们方才没有听错吧……苍王殿下说了什么?她便是苍王妃?

是皇帝赐婚不错,就算月府现在没有合适的女子,可是还有月流苏啊!

她虽然没有回来,可是和皇上说苍王殿下要迎娶的苍王妃是月流苏,皇上也一定会同意的。

即使众人想反对,可是在看到穆北苍眸子的那一刹,便再也无人敢有不敬之言。

月璎珞一双眸子淬了毒似的盯着月浅兮,这个贱人今日明明应该是死无葬身之地,到底是为什么,不过一瞬之间,她居然成了苍王妃!

觉察到月璎珞的目光,月浅兮唇角一弯,“多谢苍王殿下!”

在众人的惊讶之中,穆北苍只淡淡一点头,“准备一下,三日后本王来月府迎娶王妃。”

他的声音波澜不惊,却把月江吓了个半死,真的……真的要娶月浅兮!

而且有了苍王妃这一重身份,至少在嫁入苍王府之前,他不仅不能杀她,还要保护好她!

那顶方才从天而降的黑色轿子,这一回却是由四个人结结实实的抬着走,他们的步伐很稳健,轿子如同里面坐着的人一般透着冰冷肃杀的气息。

那黑压压的一片黑衣人在顷刻之间消失,那顶轿子也在瞬间不见。

众人面面相觑,这……月浅兮现在的身份等同苍王殿下,见她如家苍王,难道他们还要给她下跪?

月浅兮收回目光,这具身体今日已经透支过度,她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所以不再管别人怎么想的,她一步步淡定的往月府走去。

此时整个丞相府都是一片寂静,包括门口的那些人,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月江握紧拳头,他就不信冥北苍能护这个逆女一辈子,等到流苏回来了,苍王一定会喜欢流苏的,毕竟月浅兮不过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想到这里,月江的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就让这个逆女再过几天舒心日子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8章 月浅兮死了……


在月浅兮走后,墨天昀终于收回视线,而后便狠狠盯着月璎珞!

这个女人刚刚做了什么他可没忘记,居然想嫁给苍王叔?而在此之前不过一个时辰,月璎珞还说了什么永远爱他的话,没想到变脸这么快!

月璎珞了解墨天昀,她刚刚本就是在赌,若是能嫁给冥北苍就更好了,但是如果失败了,她也给自己想好了退路。

她的泪水簌簌而下,声音软弱无助,一双眼睛梨花带雨的望着墨天昀,“天昀,你是不是生气了,我不想嫁给苍王殿下的,我最爱的人是你啊,可是在那个情况下……我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墨天昀本就喜欢月璎珞,见她一哭顿时心疼的不得了,“本殿知道了,当时那个情况,你一定也是迫不得已……”

月江松了口气,他真怕太子放弃月璎珞,见到太子与璎珞和好如初他就放心了,“太子殿下,这婚事……”

月璎珞也抬起眼睛期待的看向墨天昀,她嫁不了冥北苍,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嫁给墨天昀了,墨天昀这么爱自己,一定会娶自己的吧。

墨天昀虽然被月璎珞的泪水软化了,却也不是真的傻,方才那一瞬间,他已经不想娶月璎珞了,即使是被迫去表演,可是眸中那期待的神色不是假的。

在月璎珞满怀期望的眼神里,墨天昀淡淡道:“婚礼……就此作罢吧,今日不适合。”

不、不适合……

留下来的大臣都懵了,本来新郎来接新娘,都已经快接上轿子了,没想到出了月浅兮的事,之后又来了苍王殿下打断了,现在他们不走就是为了等着婚礼继续啊。

太子却说不娶了……不过也是啊,太子的未婚妻是月浅兮呢,而如今月浅兮被太子抛弃,却成了苍王妃,太子殿下怎么好意思再取月浅兮的妹妹呢?

月璎珞的脸色一下子白了,不敢置信的看向墨天昀,而后者却是不耐烦的打道回府。

她的五官扭曲起来,哪里还有方才楚楚动人的模样,低声怒吼:“月浅兮……又是月浅兮!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

月浅兮按照原主的记忆回到房内,她打量了一下四周,果然是又破又小,杂草丛生,好歹是个嫡女吧,居然连个婢女都没有。

不过现在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因为这具身体真的撑不下去了,她必须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见到那张破而小的床,月浅兮想也没想的躺了上去,沾到枕头便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月浅兮有些迷茫,她方才梦到了很多原主过去的事,那一件件事积压在她心头,令她心疼的喘不过气来。

原来原主曾经的日子过的那么凄惨,被抢夺了一切,甚至连丫鬟都可以对她随意打骂。但给她的吃穿却不差,月江在外人面前却做的极好,若是嫡女瘦骨如柴那一定会遭人怀疑,所以月浅兮在外抛头露面之前,月江都会让她吃好喝好。

月江就是这样哄骗了月浅兮的外公一家……

而如今,这个身体是她的了!她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她要月江丑恶的嘴脸,天下皆知!

正想着原主的过往,小院门口突然想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传来了一句咬牙切齿的声音,“月浅兮那个贱人呢!”

月浅兮眯起眼睛,这个声音,是月璎珞?居然还有心情来找她的麻烦?

“小姐,今日我们一定要好好教训月浅兮那个贱人,她居然敢破坏了您的婚事!这贱人分明就是找死,以为成了苍亲王妃了不起,谁不知道苍王妃个个都死于非……奴婢倒要看看现在苍王爷不在,还有谁能护着她!”

这声音听起来是月璎珞身边那丫鬟的,语气里透着一股阴冷。

她的话音刚落,又响起了另一个丫头阴阳怪气的声音。

“就是,本来我们小姐可以成为太子妃的,如今可好了,都怪那个月浅兮,又延误了我们小姐的婚期,这让京城里的人怎么看我们小姐!就这样被月浅兮那个贱人毁掉了!”

月璎珞听完两个丫头的对话,起的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盯着那扇破旧的房门,双眼冒火,“可恶的贱人!滚出来!”

三个人没一会儿就走到了门口,月璎珞一挥手,两个丫鬟立刻往门上撞去。

屋里黑灯瞎火的,只能看见隐约有个影子缩在床榻之上,一动不动。

一个丫头不禁疑惑,“月浅兮这个贱人怎么还没醒!喂,贱人!知道我们小姐要来,还不滚起来迎接?!”

半晌还是无人答话,另一名丫头看的越来越心惊,看着那一动不动的身躯,她一个念头突然涌起,“小姐……月浅兮不会……不会死了吧!”

“什么?!”月璎珞吓了一跳,随即安慰自己,“别被她骗了!这个贱人一定是怕本小姐!”

“那……那现在怎么办?”两名丫鬟也不相信月浅兮死了,要知道这个紧要关头月浅兮是不能死的,因为若是她死了,那么如何对苍王府交代?

月璎珞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今夜来就是想打月浅兮一顿,打的伤残最好,只要不死就行,到时候如果苍王殿下看不上她了,自己退亲了呢?

想到这里,她表情狰狞,指使道:“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留一口气就行了!”

两名丫鬟听令上前,抬起巴掌正准备抽下去的时候,突然其中一名丫鬟大惊失色,颤颤巍巍的指着床榻,惊恐道:“血……血……好多、好多血……”

好多血?

另一名丫鬟愣了愣,随即低头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最后僵硬的伸出手,探到了月浅兮的鼻下。

那里一片冰冷,全无声息。

脸色惨白,瞳孔放大,全身冰冷……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两名丫鬟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惊吓声,连滚带爬的滚出了房间,“小姐!月浅兮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9章 苍王大驾光临


就在此时,屋内突然响起了‘咯咯咯’的声音,月璎珞往里看去,顿时吓了一跳——

床上死了的人如同僵尸一般的站了起来!

她面色发青,嘴角带血,嘴唇露出不正常的青紫色,僵硬的一步步的,朝着门口走来……

“啊!月浅兮复活了!她要找咱们报仇了!”

“小姐!月浅兮是鬼啊,呜呜,刚刚奴婢看到她明明死了的!”

话还没落,一名婢女的膝盖突然一弯,整个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接着开始打起滚来,:“啊!好痛!别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月璎珞看着疯狂打滚的婢女,吓得心惊胆战,哪里还想什么要打月浅兮,手足无措的她下意识的转头就跑。

可是再快,又哪里快的过月浅兮?

她只觉得膝盖一痛,随后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再接着身上就传来了阵阵针扎般的刺痛。

月璎珞害怕了,月浅兮不会真的成了鬼来找她报仇了吧?可那是爹爹的主意啊!

“大姐呜呜呜饶了我吧,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大姐饶了我……”

饶了她?

虽然月江够混蛋,可是这个月璎珞也够混蛋的不是?如果不是月璎珞和太子狼狈为奸,月江至于要下定决心除去月浅兮?

“你以为求饶两句我就会放过你?今日我就杀了你,来泉下陪我吧!”她毫不手软,月璎珞害了原主性命,该死!

听着月浅兮阴测测而机械冰冷的声音,月璎珞浑身发抖,脸色惨白,惊恐的拼命摇头。

就在月浅兮下手发力的那一刻,身子却突然软了下去!

这里……还有人!

她顿时警觉的看向四周,刹那间一道身影飞快的从身后掠过,还带着一道戏谑的话,“没想到月大小姐活着的时候生性懦弱,死了,到成烈鬼了,哈哈哈哈。”

月浅兮一惊,“什么人?装神弄鬼,出来!”

就在此时,她的注意力被分散,因此手下的力道松了,月璎珞也不管心底的害怕,一心只想逃命,见月浅兮松了手,立马转身飞奔而去。

月浅兮才不担心月璎珞乱喊乱叫,如果她真的死了,那月璎珞就是见过她最后一面的人,她才不会傻到把‘杀害苍王妃’这个罪名往自己身上揽。

现在她最担心的并不是月璎珞,而是……身后的人……

是什么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她的院子里,还看了那么久的好戏而不被她发现?

幽深的院子里一片黑暗,只能隐隐看见两道人影。

月浅兮凝神注视,离她大约五丈距离的地方有一道白色的人影,梳着发髻,手持一柄白色折扇,风流倜傥。

而更加令月浅兮惊讶的是——这个人,没有武功!

一个没有武功的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院子里,还如此神出鬼没,必定是被掩盖了痕迹,而能做到这一点的,一定是武功高深者!

那么说明,白衣男子身后的黑衣人,是个不可多得的高手,她……必须要小心!

“啧啧啧,月大小姐怎么说我们装神弄鬼,最装神弄鬼的,不是大小姐您么?”

月浅兮仔细观察了面前的男人,随着他越走越近,相貌也看得清楚了。

他黑发上束着白玉冠,面庞俊美,却透露这一股狐狸的气质,手中折扇的材质她看不出来,却看到了那一个‘玄’字。

脑海里的记忆被翻出来,月浅兮几乎是瞬间就确定了此人是谁——苍王府第一军师玄玦!

他名玄玦,字子渊,不会武功,是个读书人。

“我虽然接了圣旨,名义上是你苍王府王妃,可玄大人深夜来访,似乎并不合情理。”

玄玦扬唇一笑,毫不在意月浅兮话里的嘲讽,道:“虽然子渊来看您确实不妥,可是他来,却合情合理啊。”

说罢,他侧开身子,露出了身后的人。

那人负手而立,黑色的衣袍上绣着金色蟒纹,高贵不可多得,他于月下回眸,眉目锋利,薄唇似刀。

万千星辰于他脚下俯首称臣,刹那泯灭了所有的光辉,天地世间,唯他一人而已。

月浅兮呼吸一滞,“穆北苍……”

他怎么会来!

“方才月大小姐可是让在下和殿下都大吃了一惊啊,传闻大小姐不懂礼数疯癫痴傻脾气暴躁却是个废物,可今日的大小姐不仅知道装神弄鬼吓唬人,还知道假死之法,实在是令玄某惊讶。”

月浅兮眯起眼睛,没有理会玄玦,而是看向穆北苍,他会来此令月浅兮很是意外。

因为按照原主的记忆,她大约能够弄清楚皇上和穆北苍的关系,这场赐婚恐怕是皇上逼迫的。

既然穆北苍不想要这场婚约,迫于无奈选了自己,那么应该是极其讨厌自己才是。

而他却在深夜来访,那就说明,他目前为止,对她这颗棋子,有那么点‘心动’了。

来看她是借口,来试探她,看看这颗棋子合不合适,才是正经事。

看来……她在月府门口对穆北苍说的那番话没有白费。

“二位先聊,在下就先告退了,二位先聊。”玄玦会心一笑,转身退下。

刹那间小院里只剩下月浅兮和穆北苍两人,死一般的沉寂。

穆北苍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黑眸在幽暗的夜色里闪烁这冷澈的光芒,微一抬眸,不经意的瞥向她。

月浅兮沉了沉气,现在虽然是下旨了,但就算她死了,那也不过是死了个准苍王妃,还未入皇族,月江要负责,却也不是什么大罪过。

虽然在月府门口穆北苍说的‘见她如见本王’确实能够约束月江,可是如果她这个棋子令苍王殿下不满意的话,过些日子月江也能看出来穆北苍对她的不在意,那时候她无权无势,想要保命可就难了。

只有穆北苍真真正正的做到护着她,她才可以安身立命。

所以,既然苍王来到了这里,给了她这个机会,她必然要好好表现。

月浅兮斟酌再三,看向穆北苍,微微启口,“苍王殿下,我无权无势,你为什么要选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第10章 为什么要选我?


穆北苍眯起眼眸。

月浅兮深呼吸,“您贵为亲王,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就说这月府之中,还有我二妹月流苏,她深得父亲喜爱,就算日后您对那个位子有什么——”

月浅兮的话还没说完,身边就突然起了一道强风,接着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令她呼吸越来越困难。

穆北苍双眸沉在暗夜里,如同一匹优雅的苍狼。

“咳咳……”月浅兮咳嗽了几声,“听我说完……”

冷风灌入她的喉咙,那股无形的势力一下子消失,月浅兮忍不住拼命咳嗽。

他双手负在身后,声音不带感情,“说。”

她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就在河里遇到了穆北苍,那时候她就发现了他身上的毒。

加上原主的记忆还有这苍王克妻的传闻,她相信下毒、克妻,这些都不是偶然,而且明显穆北苍对于这些事情一筹莫展。

“苍王殿下,你身份贵重,虽然有那样的传言,但是想嫁给您的女子还是那么多,毕竟谁都想赌一赌,要是活下来了,就是苍亲王妃不是?

而如今你有更好的女子可以选择,却选择了我,我想知道——”

月浅兮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方才那股力量掐的她脖子太疼了,说几句话就觉得浑身无力,呼吸不过来。

而她刚刚的那几句话,却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