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沉琰,杨幸儿(抵死缠绵的痛)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抵死缠绵的痛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萧沉琰
简介:我总以为只要我安分守己守着萧沉琰,他终究会承认我这个妻子,可是最终我还是败得一败涂地
+++++++++++++++++++结婚五年,我都没办法怀上萧沉琰的孩子,以至....
角色:萧沉琰,杨幸儿
萧沉琰,杨幸儿(抵死缠绵的痛)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抵死缠绵的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 小三怀孕上门


我总以为只要我安分守己守着萧沉琰,他终究会承认我这个妻子,可是最终我还是败得一败涂地。

+++++++++++++++++++

结婚五年,我都没办法怀上萧沉琰的孩子,以至于被婆婆天天骂是不能生蛋的母鸡,上个月我没有来大姨妈,前几天食欲不振,我心中没办法克制心中的欢喜,我想可能怀孕了。

我早上将别墅的工作忙完,便去医院做检查,结果显示,我真的怀孕了,已经四周了。

我激动的几乎要落泪,我拿着手机,想要给萧沉琰打电话,才想起今天是萧沉琰生日,晚上他会回来过生日,我要在今晚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萧沉琰。

婆婆将萧沉琰生日宴会的事情交给我,宴会并不是很盛大,因为萧沉琰不喜欢太热闹,也就是我们一家人吃个饭,我还特意给萧沉琰买了一个领带夹。

我在厨房将饭菜做好后,从厨房出来,刚想上楼梳洗一下,婆婆从楼上下来,略显尖酸的眼睛瞥了我身后的菜一眼,冷冷道:“陈郁心,你就做了这么一点菜?”

“不是说不邀请其他人过来?爷爷今晚也不过来,所以……”我看向婆婆,迟疑道。

“今晚有贵客过来,你现在马上去蒸条鱼。”婆婆冷眼看着我,不耐烦道。

贵客?

是谁?

我刚想要去厨房的时候,院子那边传来车子的引擎声,我心中欢喜,顾不上和婆婆说话,便去门口迎接萧沉琰。

我的丈夫萧沉琰,是整个京城最出色的男人,他十八岁接手萧氏集团,将一个小公司变成如今的大公司,他的能力,自然毋庸置疑。

“沉琰,你回来了,饭菜……”我掐着手心,难言心中的雀跃,朝着门口的萧沉琰欢喜无比道,可是话刚说到一半,便在看到站在萧沉琰身侧,挺着七八月份大肚子的杨幸儿,一瞬间,后面想要说的话,就这个样子被堵住,无法吐出。

萧沉琰一身黑色西装,冷峻的五官不带着丝毫感情的瞥了我一眼,随即便将温柔的目光看向身边的杨幸儿。

血液在此刻仿若凝固,我掐紧手心,努力的呼吸着,不让自己在萧沉琰和杨幸儿面前失利。

“杨小姐……你回国了……”我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一抹微笑,朝着杨幸儿说道。

杨幸儿,萧沉琰的初恋情人,五年前因为我和萧沉琰结婚,心碎离开京城,而萧沉琰当即抛下新婚的我,飞到国外陪杨幸儿,我从新娘变成弃妇。

这五年来,若不是爷爷记挂着我们陈家当成给萧家的恩惠,强迫萧沉琰对我履行夫妻的责任,只怕萧沉琰不会碰我一下。

“萧太太许久不见。”杨幸儿勾起唇,对着我柔声微笑道。

“幸儿,你总算来了,孩子没什么事情吧?我的乖乖孙子。”我看着杨幸儿脸上近乎完美的微笑,拳头紧了紧,将目光看向杨幸儿的肚子,正猜测杨幸儿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后,婆婆从身后走过来,厌恶的瞥了我一眼后,满是欢喜的对杨幸儿说道。

孙子?

婆婆的意思是说杨幸儿的孩子是萧沉琰的……

我愣愣的看着萧沉琰,脸上血色尽失,我看向萧沉琰依旧冷漠的脸,希望萧沉琰可以给我解释,可是萧沉琰却连眼神都吝啬给我,只是扶着杨幸儿往别墅里面走。

“阿姨,我没事,孩子很健康,我原本说等孩子生下来回来的,阿深说要带我回来这里生,我只好跟着他回来,阿深将我和孩子照顾的很好。”

“那就好,这可是我第一个孙子,可要好好的照顾好。”婆婆从未对我这般和颜悦色,如今却对杨幸儿这么温柔,仿佛杨幸儿才是她的儿媳。

我像个木头人一般,看着自己的丈夫搀扶着别的女人坐在沙发上,婆婆则是对着其他女人嘘寒问暖,而我倒像是局外人。

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杨幸儿有了萧沉琰的孩子……

她有了萧沉琰的孩子?那么我这个正宫娘娘算什么?我肚子里的孩子又算什么?

“陈郁心,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马上去蒸鱼。”婆婆看我站在门口不动,她眉头一横,对着我厉声道。

我第一此无视婆婆,将目光看向萧沉琰,艰涩道:“沉琰,你告诉我,杨幸儿的孩子,是你的吗?”

拜托你,告诉我,这个孩子,和你没有关系……

“时我的。”萧沉琰终于正视我,邪肆的凤眸带着淡淡的冷漠,对着我冷漠道。

心口像是被利剑刺穿,我不由自主摇晃了一下,眼睛通红一片道:“萧沉琰,你是骗我的吗?杨小姐的孩子怎么会是你的。”

骗人的是不是?

那个孩子不是萧沉琰的,一定不是,萧沉琰就这么讨厌我,一定要在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伤害我吗?

萧沉琰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

他怎么可以和杨幸儿有孩子?

“这是我和杨幸儿的孩子,至于你,陈郁心,我们的婚姻也应该结束了。”

萧沉琰黑色的眸子望着我,脸上不带着丝毫感情道。

结束?萧沉琰说什么?他要和我离婚?

“你不可以和我离婚,萧沉琰。”

全身像是被寒冰包裹,遍体生寒,我几乎有些承受不住。

可是却不能倒下,我深呼吸一口气,咬住舌尖,捏着拳头,看着萧沉琰,对他一字一顿道。

我爱了萧沉琰十年,当了他的妻子五年,这五年里,他的冷漠无情,伤透我的心,我却从未放弃过。

哪怕在艰难,我都在撑,我告诉自己,只要我可以撑住,萧沉琰终究会回头看我一眼。

而现在他却想要丢弃我,和杨幸儿在一起。

他想要和杨幸儿在一起,休想,而我绝对不会离婚,我是萧沉琰的妻子,杨幸儿不过就是第三者,只要我不离婚,杨幸儿永远都是第三者,她肚子里的孩子,永远都是私生子。

“不可以?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可以吗?陈郁心,我忍你很久了,你以为要不是老爷子罩着你,你能嫁入我们萧家?结婚五年,连蛋都生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

“我怀孕了。”我看着指着我的鼻子咒骂我的婆婆,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看着萧沉琰说道。

萧沉琰的瞳孔一阵紧缩,婆婆似乎也不敢相信的看向我的肚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02章 我的孩子没有了


杨幸儿闻言,若有所思的扫了我一眼,随即便是一脸哀戚的对着萧沉琰道:“沉琰,不要因为我离婚,我说过的,我不在乎,只要可以待在你身边,就算没名没分我都不在乎……”

“傻瓜,我说过,我不会委屈你和孩子的。”萧沉琰似乎被杨幸儿的话拉回思绪,他握住杨幸儿的手,对杨幸儿柔声道。

我看着萧沉琰和杨幸儿交握的手,异常刺目。

“陈郁心,你还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敢骗我们,你五年都没有怀孕,现在说怀孕,你以为你这个样子说沉琰就不和你离婚?”婆婆快速回神,朝着我讥讽道。

我挺直脊背,将一直怀揣着的报告单摊开,看着萧沉琰,说道:“我今天刚做的检查,我怀孕四周了。”

“那又如何?”萧沉琰松开杨幸儿的手,起身走到我跟前,男人高大的身体笼罩在我的身上,带给我一种强大的压迫感,我被萧沉琰此刻这种渗人的压迫感吓到,原本就绷紧的神经,变得更加紧绷。

“陈郁心,告诉你吧,不管你是真怀孕还是假怀孕,我都会和你离婚。”

“爷爷不会同意的,萧沉琰,我不会和你离婚。”我看着眼前这张自己爱了十年的脸,心口正在滴血,可是我却不能认输。

“拿爷爷压我?今时今日,你以为我还会妥协吗?”萧沉琰冷笑道。

我看着萧沉琰,眼眶一阵涨涩,眼泪似乎马上就要掉下来了,可是我拼命的忍住,不能哭,绝对不能再杨幸儿的面前哭。

就在我和萧沉琰对视的时候,管家过来,问婆婆要不要开始开饭,婆婆担心杨幸儿会饿坏,立刻让管家将饭菜端上去。

“不要自取其辱,陈郁心。”萧沉琰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对着我冷笑道。

腹部一阵紧缩,我看着萧沉琰的背影,整个身体都在哆嗦。

我没想到萧沉琰会这么绝情,就连我怀孕都没办法挽留萧沉琰半分?

可是,萧沉琰,我不会妥协,绝对……不会。

“萧太太,对不起,今天都是因为我的关系,才会让你和沉琰两个人吵架,我在这里和你赔不是。”用餐的时候,我坐在最角落的位置,杨幸儿端着一碗汤递向我,我看着杨幸儿一脸歉意的样子,心口涌起嘲讽。

如果真的这么对不起?为什么明知道萧沉琰是我的丈夫还要和他上床?然后恬不知耻的怀上他的孩子,现在在这里充当无辜的角色?杨幸儿真的将我当成傻瓜不成?

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却不能够表现出来,我伸出手,想要去接杨幸儿碗的时候,那碗汤却直接打在看她的手上,她惊呼一声,脸色惨白的护着自己的肚子,痛苦**。

“幸儿。”

我被杨幸儿突然的**吓到,整个人都僵住了,萧沉琰看到杨幸儿痛苦的样子,立刻将杨幸儿抱在怀中,双眼满是冰冷的射向我。

“不是我……”男人犹如刀子一样的目光让我心仿佛要裂开一样,我惶恐不安对着萧沉琰解释道。

“陈郁心,你想要做什么?”

“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敢在我的面前玩花招?你想要害幸儿肚子里的孩子,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婆婆啪的一声,将筷子砸到桌上,怒气冲冲的冲到我身边,拧着我的手臂,尖锐道。

“我没有碰她……”

“啊。”婆婆不理会我的话,抓起我的头发,将我按到墙壁上,剧烈的疼痛席卷我整个身体,我疼的全身都在哆嗦,萧沉琰却只是抱着杨幸儿,面色满是冷然之气的看着我。

肚子撞到一边的椅子上,我脸色一白,直接跪在地上,全身痉挛。

“沉琰我好疼。”

我刚想要叫萧沉琰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杨幸儿柔弱凄楚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贱人,我的孙子要是出什么事情,我要你好看。”

萧沉琰抱着杨幸儿从我身边走过,甚至看都不看跪在地上的我一眼,婆婆跟在后面,还不忘记往我肚子里踹一脚。

原本小腹便被婆婆刚才伤到,现在她还给我一脚,我感觉肚子疼的更加厉害,很快,双腿间便涌出一股热流。

我惊恐万分的睁大双眼,看着温热的鲜血从我身下流出来,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孩子……我的孩子……”

不要……我才刚当妈妈,刚知道这个孩子,我还没有来得及喜悦,她怎么可以离开?

“萧沉琰……沉琰……”

我抱着肚子,往餐厅门口不停地爬。

可是,没有人理我,此刻别墅内空无一人。

我的丈夫此刻的心里只有杨幸儿和她的孩子,我的婆婆视我为眼中钉,她恨不得马上将我扫地出门,整个萧家,除了爷爷,没有人欢迎我。

“宝宝,不要走……宝宝。”

我的双手被鲜血染红,那是我的孩子……

“少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我不知道趴在地上多久,直到管家从外面进来,看到趴在地上,浑身鲜血的我后,惊慌道。

“救我。”我转动着无力的眼睛,抓住管家的手臂,嘶哑道。

随后,黑暗将我吞噬,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醒来,一股浓郁的消毒水味道扑面而来。

我慢慢睁开双眼,看到一片刺目的白色,我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医院。

我本能的起身,腹部传来一股难言的疼痛,记忆犹如潮水涌上来。

在我满心欢喜想要将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萧沉琰的时候,他却带着身怀六甲的杨幸儿回来,和我说,要和我离婚,哪怕我肚子里怀着孩子,萧沉琰不屑一顾。

孩子……

想到孩子,我的身体猛地抖了抖,我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

感觉不到了……我的孩子感觉不到了。

“萧太太你刚小产,别乱动。”

护士走进来,见我颤抖的样子,一脸怜悯道。

“你说我小产?”我听到护士的话后,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突然抽干一样,我看着护士,用尽全身力气道。

我的孩子没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03章 流产,输给小三


“你别伤心,你还这么年轻,孩子还会有的。”

护士见我面如死灰的样子,忍不住劝说道。

孩子还会有?可是却不是这个孩子了。

萧沉琰,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你要这个样子对我?

眼泪一滴滴掉在我的手背上,模糊了我的眼睛,护士见我哭的这么伤心,似乎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我,便离开了病房。

我听到脚步声,没有理会,直到萧沉琰略显冷漠的声音响起,我才抬头看向门口。

“沉琰,没了,孩子没了。”

我挣扎着从床上下来,不顾撕裂的伤口,摇摇晃晃的走到萧沉琰面前,扑到他怀中紧紧抱住他的身体,撕心裂肺哭泣道。

这是我们两人第一个孩子,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可是现在孩子没有了。

“没了最好,这样不用我亲自动手拿掉。”萧沉琰任由我抱着,冷酷无情的声音,从我耳边划过,像是淬毒的利剑刺进我的心脏。

我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一样,呼吸困难的不行。

“你……说什么?”

“我们的婚姻是怎么回事,你应该很清楚,每次和你上床都让我觉得恶心,你认为我会要你生下的孩子吗?”萧沉琰冷冷的微笑,将我从他身上推开,我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冰冷的地板,比不上我此刻心冷。

“孩子没了也正好,尽快将离婚手续办了,不要惹怒我。”

萧沉琰紧接着继续说道。

我抓住身上的衣服,眼睛红红的看着萧沉琰出神道:“萧沉琰,五年……你当真一点都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点点?”

“爱你?你也配?如果不是当年你们陈家对我们萧家有救命之恩,老爷子又是迂腐至极的人,我会娶你让幸儿伤心吗?你昨天对幸儿做的事情,让你死一万次都不足惜,念在你流产,我也不和你计较,出院后,和我去律师楼。”

萧沉琰冷酷无情的瞥向我,拍了拍身上的褶皱,抬脚便要离开这里。

我不管不顾的从地上爬起来,从萧沉琰背后抱住他的腰身,歇斯底里道:“萧沉琰,我爱你。”

我爱你,所以我们不要离婚,我可以接受杨幸儿肚子里的孩子,我可以接受你不爱我,我什么都可以接受,我只要……你别离婚,最起码,我还可以站在你身边,离婚了,我便什么都没有了。

“我不爱你。”萧沉琰任由我抱着,声音冷漠道。

不爱……

我出神的看着男人的侧脸,嘶哑着嗓子道:“我不离婚,萧沉琰,你不爱我我不在乎,我不会离婚。”

“那么你试试看。”萧沉琰闻言,阴冷的笑了起来,推开我,头也不回离开病房。

我看着萧沉琰离开的背影,全身的力气像是在顷刻间被抽干,我浑身无力的坐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捂着自己的脸,放声大哭。

输了,全部都输了。

我输给了杨幸儿,输的彻底。

……

我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婆婆甚至没有来看我一眼,萧沉琰也没有过来看我,我像是被所有人遗忘一样。

在我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秦霜过来接我,说萧沉琰已经在律师楼等我。

我惶恐的避开秦霜,一个人离开医院回陈家。

我想要躲在娘家,不愿意接受离婚的命运,谁知道,妈妈看到我后,抱着我大哭,让我去救我弟弟。

陈家就只有我和弟弟两个孩子,陈晨被我妈惯坏了,吃喝嫖赌什么都沾染,还不学无术,这些年捅了不少篓子,都是萧家帮我们摆平的。

“撞人?你说陈晨撞了人还逃逸了?”

我让妈冷静下来将事情和我说后,脸色惨白道。

这可是大罪名,撞人还逃逸,这不是找死吗?

“你弟弟不是故意逃逸的,他当时害怕才会逃的,现在被警局的人抓到,一定要抓他去坐牢,对方说要私了的话,就要给他们一千万,否则就让你弟弟坐牢,郁心,你就这么一个弟弟,你不能让他死在监狱啊。”

妈妈抓着我的手,死死掐着我的手心道。

我有些疲倦的看着妈妈老泪纵横的脸,身心俱疲。

我流产躺在医院,妈妈什么都不知道,她每次找我都是因为弟弟的事情,我这个女儿,在她心里究竟算什么?给陈晨擦屁股的擦纸吗?

“我没有办法。”

我第一次硬下心肠,推开妈妈的手,深呼吸一口气道。

妈妈听了我的话后,声音无比尖锐道:“你怎么会没有办法?你难道真的想要见死不救不成?那可是你唯一的弟弟,你马上给萧沉琰打电话,你是萧家的少奶奶,他们萧家在京城是第一家族,认识的高官这么多,只要他们说一句话,你弟什么事情都会没有。”

妈妈的话,让我脑袋有些疼。

见我不说话,她便坐在地上,捶胸顿足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儿子要是出什么事情,我也一头撞死在这里。”

我看着妈妈的样子,喉咙像是被掐住,只好无力道:“我去找沉琰。”

她这才不哭了,催促我快点回萧家。

我酸涩的笑了笑,我刚流产,还要面临离婚的危机,可是妈妈的心思都在陈晨身上,根本就不会管我的死活。

我从陈家返回席家,便看到坐在沙发上,冷冷看着我的萧沉琰。

我从医院逃走,没有跟着秦霜去律师楼签字,萧沉琰肯定生气了吧?

“陈郁心,你真的想要找死?”

萧沉琰豁然起身,面色阴冷可怕的对着我讽刺道。

“沉琰,我有事情想要拜托你。”

男人身上那股强大的寒气,吓到我了。

我抖了抖身体,强自镇定的握紧拳头,看着萧沉琰,讷讷道。

萧沉琰眯起寒眸,下巴微抬道:“你弟弟的事情?”

原来,萧沉琰已经知道了?

我咬唇,面带讪然,有些火辣辣道:“是。”

我甚至在萧沉琰的面前有些抬不起头。

已经记不清,多少次求萧沉琰帮陈晨那个不成器的东西擦屁股,这一次,我不知道萧沉琰肯不肯帮我。

萧沉琰讽刺道:“你们陈家还真是将我们萧家当成大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04章 放过你,放过我自己


“对不起,这一次后,我一定会好好管教陈晨,不会在麻烦……”萧沉琰的话,让我脸上无光,甚至很想要挖洞将自己埋起来。

萧沉琰却满脸讥诮道:“你不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才不愿意和我离婚?陈郁心,别说什么爱我的话,让我恶心,要是我们萧家没有如今这个地位,你还会死缠烂打吗?”

原来,在萧沉琰的心里,我竟然是这样的人吗?

我忍着被利刃刺穿的疼,看着萧沉琰艰涩道:“沉琰,我们是夫妻。”

我想要告诉萧沉琰,就算他没有钱,我也会跟着他,我要的只是他这个人罢了。

萧沉琰只是奚落的看着我,漫不经心道:“你要我救陈晨也不是不可能,签字离婚。”

来之前,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猜测着萧沉琰肯定会用离婚威胁我,可是,当听到萧沉琰这个样子说的时候,我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被刺伤了。

“我不想离婚。”

“那么我就会让人将他扔到监狱,好好招呼他。”萧沉琰走近我,冰冷的呼吸,从我的眼帘拂过。

我惊恐的看着萧沉琰没有丝毫表情的脸,涩然道:“你真的这么讨厌我?”

为了离婚,什么都做吗?

“是,我恶心你。”萧沉琰冷若冰霜道。

“好,我答应你,离婚。”眼泪似乎快要掉下来,却被我死死的忍住了。

我告诉自己,不要哭,这是最后的尊严了,不能连最好的尊严都没有。

萧沉琰满意道:“别耍花招,还有,你自己和爷爷说,你主动要离婚,该怎么说,你心里有数。”

萧沉琰说着,便让秦霜带人将陈晨从警局带出来。

我出神的看着萧沉琰的背影,泪水模糊了整个眼眶。

十年的爱恋,最终……还是变成镜中花水中月。

我终究得不到萧沉琰的心。

陈晨被放回去了,妈妈给我打电话,欢喜的让我好好和萧沉琰过日子,不要惹怒萧沉琰,连带着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我扯了扯唇,将电话放下,我没有将离婚的事情和妈说,她要是知道,肯定会来萧家大吵大闹的。

“少夫人,少爷问你准备好没?”

门口传来佣人冷淡的声音,我慌张将脸上的泪水擦掉,淡淡道:“好了,我现在就下去。”

萧沉琰按照约定,将陈晨从警局带出来,而我则是要去疗养院,和爷爷说,我主动要和萧沉琰离婚的事情。

爷爷很疼我,只要是我主动提出离婚,他便不会为难萧沉琰。

我换了一套衣服,拿着粉底,画了一个淡妆,跟着下楼。

萧沉琰正在客厅等我,见我下楼,他淡漠的起身道:“走吧。”

我看着萧沉琰俊美的脸,轻咬嘴唇,跟上萧沉琰。

上车后,萧沉琰将车门关上之际,冷漠道:“陈郁心,别想要背着我耍花招,否则……”

“我知道。”或许心早就被萧沉琰伤的体无完肤,所以此刻才能够这么冷静。

我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眼神哀伤道:“你不爱我,一切都是我自取其辱罢了。”

我害了自己的孩子,也害了……自己。

或许离婚,对我和对他都是最好的选择。

“你知道就好。”

萧沉琰低沉不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没有看萧沉琰,只是恍惚的看着窗外,将奔涌的泪水死死忍住。

疗养院到了后,我和萧沉琰一前一后往老爷子的病房走。

老爷子今天精神不错,看到我后,很高兴,拉着我的手聊了很久,我看着红光满面的老爷子,想到正在外面等我说好消息的萧沉琰,深深呼出一口气后,在老爷子的目光下,直接跪在他面前。

“郁心,你这是做什么?是不是沉琰欺负你了?”

老爷子见我跪在地上,脸色沉了沉,就要拉我起来,却被我拒绝了。

“爷爷,沉琰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是我不好,没办法在成为他的妻子。”

“你在说什么傻话?你们究竟出什么事情了?”老爷子听我这个样子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爷爷,我想和沉琰离婚,请你成全我。”我看着脸色难看的爷爷,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

在说出这些话后,我知道,我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爷爷震惊道:“郁心,你要和沉琰离婚?”

“是,请爷爷成全。”我捏着手,认真看着爷爷坚定点头道。

“是他欺负你对不对?这个臭小子,我现在叫他进来……”

“爷爷,是我要离婚,和沉琰没有关系,你知道的,我和沉琰结婚到现在,他不爱我,我也努力了,可是他还是不爱我,爷爷,勉强的婚姻,谁都不幸福,不如放手,我知道你疼我,所以我求你,给我留一点自尊,好不好?”

我红着眼眶,看着老爷子,声音沙哑道。

爷爷听我这么说,目光沉沉又悲伤道:“我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终究没办法插手,如果真的没办法过,就离婚吧,是我们萧家对不起你。”

“不,爷爷对我很好。”我摇头,哽咽道。

“傻孩子,以后多过来看爷爷。”老爷子摸着我的头,对着叹息道。

爷爷累了,便让我回去,离婚的事情,随我的意思办。

我走出爷爷的病房,看着站在走廊打电话的萧沉琰。

他逆光而立,身姿欣赏,冷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柔和道:“好,我等下就回去陪你和孩子,你不许胡闹,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

他的眉梢都带着幸福,他面对我的时候,从未露出这种表情。

这就是爱和不爱的区别?

陈郁心,你又在坚持什么?

我敛眸,将心中的那些情绪快速隐藏,朝着萧沉琰走过去。

他看到我走近,眼底的柔和渐渐散去,和电话那端的杨幸儿说了一下,便挂断电话,冷漠道:“如何?”

“三天后,我随你去律师楼签字。”

“别耍心机。”萧沉琰冷淡的瞥了我一眼,丢下这句话,抬脚便要离去的时候,我从萧沉琰的背后抱住他。

他的身体倏然僵硬,似乎没有料到我突然会做出这种举动,全身肌肉绷紧。

我不管不顾的抱紧萧沉琰,将脸埋进萧沉琰的后背,闷闷道:“萧沉琰,我爱了你十年,如今,我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说完,我松开萧沉琰,没看萧沉琰的表情,快速离开医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05章 我什么都不要


走进电梯的时候,我依稀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萧沉琰落在我身上的那股异常阴郁暗沉的目光,那么的复杂。

晚上,京城一处酒吧内。

我向来很少喝酒,可是今晚我却想要喝醉,却不想,脑子却越喝越清楚。

闺蜜林岚看到我这样,眉眼带着浓浓的担心,一把抓住我的手道:“郁心,你和萧沉琰真的要离婚了吗?”

“我可以选择吗?不能爱,不应该爱。”

我看着林岚,捏着酒杯,嘲讽道。

“那就离婚吧,那个人渣背着你和杨幸儿搞在一起,还将她肚子搞大,害的你流产不说,还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好你离婚,这种渣男,除了长得好,家庭好,哪里好了?你也别这么难过,离开他,你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林岚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说道。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手中的酒杯,眼泪一滴滴掉在酒里。

一段感情,说放弃很容易,当真正要你放弃的时候,却是剜心的疼。

更何况,我爱了萧沉琰十年……十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林岚,我很疼。”

将酒喝掉后,我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对林岚哭泣道。

“给我振作一点,不就是一个男人嘛?我们女人离开男人就活不下去不成?离开他后,我们还能够拥有更好的生活,你要变得优秀,变得完美,让萧沉琰觉得,失去你,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损失。”

林岚撑着我的肩膀,表情严肃的开导我。

优秀?我吗?我不过就是一个家庭主妇,我的生活,围绕着萧沉琰转。

以萧沉琰的喜欢为喜欢,萧沉琰的讨厌为讨厌,我怎么可能变得优秀。

“总之,离婚后,快速恢复,然后进入自己的生活,你要让萧沉琰知道,就算和他离婚,你也不会颓废,你会活的比在萧家的时候还要好。”

林岚再次说道,可是我却不想听。

我趴在桌上,呢喃道:“可是,我好爱他,林岚,我不想离婚,真的不想。”

“我真的被你气死了,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没志气的朋友。”

林岚在一边对着我恨铁不成钢,我却哭的稀里哗啦,将眼泪鼻涕蹭到她身上。

林岚扶着喝醉的我,带回她家。

林岚的父母都在国外,她一个人在京城打拼,没有问家里要一分钱,在京城市区买了一套小公寓,她是一个女强人,也还是一个特别厉害的设计师。

“不要在想萧沉琰那个人渣,好好睡一觉,明天会更好,三天后,我陪你去离婚。”

林岚将我扔到床上,抚了抚额头上的汗水,对着我说道。

我翻了一个身,没有回答林岚的话。

林岚见我这样逃避,也没有理会,回自己的房间洗澡,顺便帮我将灯关了。

黑暗,一直都是能够折射人脆弱的地方,我浸淫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指,呢喃道:“没了,什么都没了,萧沉琰,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哭泣,最后一次。”

三天后。

林岚陪着我去律师楼,我们过去签字的地方,等待我的不是萧沉琰,而是冷漠。

冷漠看到我进来,起身对我恭敬道:“少夫人,老板今天没空,他将文件都准备好了,也签字了,剩下的便是你要签字的部分,这是财产分割,你看看有没有错,若是觉得不够,老板说你可以提,只要合理,他都会接受。”

连离婚这么重要的时刻,他都不愿意出现?反而将事情交给冷漠做?

萧沉琰,你就真的厌恶我?

“按照婚姻法,萧沉琰的一半财产都要归入郁心的账户,还有,萧沉琰在萧氏集团拥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也就是说,他要将股份分给郁心百分之三十。”

林岚拉着我坐下,将上面的财产分割扫了一眼后,眼神锐利的看着冷漠说道。

百分之三十?

若是萧沉琰将股份分割给我,他就不是萧氏集团的董事长了,其他股东的股份会碾压在萧沉琰身上,成为新任董事长。

冷漠看了林岚一眼,最终将目光看向我道:“少夫人也是这么想的?希望分割萧氏集团的股份?”

我心中一慌,不想萧沉琰失去萧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刚想要摇头的时候,林岚却按住我的手,对冷漠讽刺道:“既然是离婚,夫妻分割财产很正常,况且,萧沉琰婚内出轨,他更是应该多给郁心多一些补偿,百分之三十算便宜萧沉琰。”

“我这就给老板打电话。”

冷漠冷峻的脸上带着些许暗沉,对着我点头后,便给萧沉琰打电话。

两分钟后,冷漠看着我说道:“老板说,只要你签字,股份百分之三十,马上给你。”

原来萧沉琰竟然这么爱杨幸儿,为了杨幸儿,他可以不要公司的股份。

眼底冒着丝丝酸涩和痛苦,原本愈合的伤口,再次被撕开一个口子,鲜血淋淋。

“郁心,签字。”

林岚听萧沉琰肯将萧氏集团的股份分给我后,立刻催促我签字。

“我不要。”

我看了林岚一眼,忍着泪意,摇头道。

“你疯了?”冷漠惊讶的看着我,林岚也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我。

“林岚,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一分钱都不会要萧家的。”

我紧紧掐住自己的手心,任由尖锐的手指甲将我的掌心掐的血肉模糊。

林岚是为了我好,帮我争取离婚的保障,我知道,但是我不会要萧沉琰任何的钱。

既然要断,就断的干干净净吧。

“冷漠,我想要和萧沉琰谈谈。”

我无视林岚的愤怒,看向冷漠沙哑道。

冷漠神情复杂的点头,将手机递给我。

“陈郁心,你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了。”

我将电话放在耳朵上,萧沉琰冰冷无情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他一贯对我,就是这么冷漠,可是我却爱他爱的心肺都疼。

他就像是我的呼吸,没有了他,我连呼吸都困难。

“萧沉琰,我什么都不要,不要你的钱,你的别墅,你的车子,你的股份,我只想要和你斩断一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06章 再见了,萧沉琰


林岚说的,如果要忘记萧沉琰,就必须要斩断所有对萧沉琰的情丝,三天前我狠狠发泄了一通,将所有痛苦都发泄出来,那次发泄后,便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陈郁心不再是萧沉琰的妻子,而萧沉琰不再是陈郁心的丈夫,他们两个人,只是陌生人。

“你想要反悔?”萧沉琰的语气冷凝几分,就算看不到萧沉琰,我也能够感觉到萧沉琰话语中带着的戾气。

他以为我是想要反悔吗?在他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反复无常的人吗?

说不出此刻的心中是什么感觉,我强忍着心中的疼痛,硬邦邦道:“萧总放一万一个心,我既然已经答应会离婚,我就一定会离婚,我只是不要任何财产,我会净身出户。”

“郁心。”林岚听了我的话,忍不住站起身体,漂亮的眼睛像是喷火一样看着我。

我看着林岚摇头,希望林岚可以理解我此刻的做法。

“陈郁心,你想清楚了?”席爵深沉吟许久,才对着我淡漠道。

“是,我想的很清楚,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我涩然道。

“好,我会让人将新的离婚协议送过来。”萧沉琰冷淡的说完,不等我说话,便直接将电话挂断。

我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身体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林岚抓着我的手臂,掐着我说道:“陈郁心,你真的脑子被门夹了吧?你怎么想的?竟然不要席爵深的财产,这些都是你应的的。”

“林岚,你知道这五年来,我们家给萧家添了多少麻烦,而且,你也说过,我要彻底忘记萧沉琰,所以我不能留恋萧沉琰给我的任何东西,要断就断个干净。”

孩子没了,萧沉琰……也没了。

林岚的嘴唇动了动,然后松开我的手道:“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净身出户,你以后的日子怎么办?”

“你不是说一个女人生命中不应该只有男人嘛?她还可以拥有事业,我想要重新开始。”我微笑的看着林岚,林岚不说话了。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看着林岚微笑,可是我的心,却在淌血,我却不敢告诉林岚,怕林岚对我失望。

萧沉琰办事效率很高,半个小时不到,便将新的离婚协议送过来了,还是他签了字的。

看来萧沉琰真的迫不及待的要和我离婚。

我拿着笔,看着上面萧沉琰龙飞凤舞的名字,泪水突然蒙上我的眼睛,我忍着奔涌的泪意,咬牙签下自己的名字。

“冷漠,等一下。”冷漠将文件收起来的时候,我喊住了冷漠,他抱着文件的身体顿了顿,冷峻的脸上带着些许悲哀的看向我。

我将无名指上的戒指拿下来,递给冷漠道:“将这个一并还给萧沉琰吧。”

这是我们当年结婚萧沉琰给我戴上的,虽然这不是他精心挑选的,却也是我们两人的结婚戒指。

冷漠将戒指拿过来,扭头离开。

我目送着冷漠离开,眼泪模糊了整个眼眶。

“郁心,你这又是何必。”林岚站在我面前,拿着面巾纸将我眼底的泪水擦掉。

“我没事,这一次真的要说再见了,林岚,我要去萧家将我的东西收拾一下,你先回去吧。”我将眼泪擦掉后,看着林岚道。

“那你怎么办?要住在我家吗?”林岚皱眉,担心的看我道。

“我回家住,不麻烦你。”我摇头道。

“那行,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林岚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她处理,她听我这么说,朝我挥手后,便离开了。

目送着林岚离开,我才离开律师楼。

从律师楼出来,我便打了一辆车子去萧家。

谁知道,我刚到萧家,就看到大门口放着一个行李箱,管家此刻正站在门口,看到我从车上下来,管家和我说?:“少夫人,这些都是你的东西,夫人让我等你过来交给你。”

我感觉心被人碾碎,什么都没剩下。

婆婆还真是迫不及待,我那边刚和萧沉琰离婚,她这边便将我的行李直接打包扔到门口,甚至不让我进萧家门一步吗?

我讽刺的扯了扯唇,蹲下身体,从行李箱里找到了我的重要证件后,看着那些昂贵的衣服,沙哑道:“我拿这些就够了,其他东西,帮我扔了吧。”

这些都是萧家的钱买的,我不需要带走。

我说完,不看管家的表情,直接上车让司机送我去陈家。

车子开动的时候,我看着渐行渐远的别墅,心脏的位置裹着剧烈的疼痛,这股疼痛快要将我整个人吞噬掉。

再见了,萧沉琰!

“小姐,到了。”我沉浸在自己的哀伤中,直到司机叫我,我才算是回过神,我抬头,将钱给了司机便下车。

我看着许久没有回来的陈家,勉强收敛心神,拎着自己的包进陈家。

“郁心,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不需要在萧家准备晚饭?”我进去的时候,妈正在院子的水井边上打水,这里打了一口井,她说井水比较干净,所以做饭都是用井水。

“我和萧沉琰离婚了。”我看着她,将离婚的事情告诉了她。

“噗通”一声,她拿在手中的水桶掉在地上,然后越过水桶,直接来到我面前,扯着我的手臂叫道:“你说什么?离婚?你和萧沉琰离婚了?”

“是,我和萧沉琰离婚了,以后我们家和萧沉琰没有任何关系,你和陈晨以后不要去萧家丢人现眼了。”我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疼痛,淡淡道。

“啪。”妈妈睁大双眼,然后怒火难消的给了我一个耳光,将我的脸直接打偏了。

“你是脑子抽了还是怎么的?离婚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和我商量一下?你真的要气死我吗?”

“杨幸儿有了萧沉琰的孩子,陈晨出事,要是我不离婚,他不会救陈晨,还有,我的孩子已经流了,他不爱我,这个婚姻一开始便是我们求来的,现在放他自由合情合理,我们拖累萧家这么多年,也够了。”

我捂着自己的脸,对妈妈沙哑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07章 失去丈夫,失去家人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拖累?那是萧家欠我们的,当年要不是我们家救济他们,他们能发迹吗?你是猪脑子吗?杨幸儿怀孕又如何?你才是萧家的少奶奶,只要你咬住不肯离婚,以老爷子对我们陈家的好,席爵深还能真的逼你离婚不成?你现在马上回萧家去。”妈妈拽着我的手,强行拉着我要去萧家讨说法。

我不肯去,对妈妈叫道:“我不会回萧家,我已经净身出户了,我以后和萧家没有任何关系……”

“净身出户?妈的,陈郁心你真的是脑子有问题。”就在这个时候,陈晨从屋子里出来,不知道听了多少,知道我净身出户后,他捡起院子里一块大石头,直接朝着我砸过来。

“唔。”我一时没有躲避,直接被砸中了,鲜血从我眼睛留下来,浓稠又鲜红,特别的恐怖。

“陈晨,你疯了?”妈妈见我受伤,被吓到,松开我后,对着陈晨教训道。

“我看陈郁心才疯了,你刚才没听到她说的话吗?她竟然被净身出户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办?这个贱人现在还敢回家?想要吃我们家的,今天不打死她,以后我们就要死。”陈晨一点都不顾及我是他姐,他原本一直都是这么一个六亲不认的人。

妈妈拦着陈晨,回头对我怒吼道:“你马上给我滚回萧家去,就算你和萧沉琰离婚了,也别想要回来,我丢不起这个人,滚。”

我原本以为,我说出自己流产,甚至离婚是因为陈晨,妈妈他们会给我一点点安慰,谁知道,他们在乎的只是我今后没办法给他们金钱来源。

我就像是一个笑话,被自己唯一的亲人当成提款机。

“陈郁心,我告诉你,你要是被萧家抛弃了,也别想回来吃我们的,我们养不起你,马上给我滚,要不然我打死你。”沉沉面红耳赤的抓起一边的棍子,就要往我身上抽,我忍着眩晕,捏着手中的包,摇摇晃晃的离开陈家。

就算走的很远,依旧可以听到妈和陈晨骂骂咧咧的声音。

今天一天,我没有了丈夫的家,也没有……娘家了。

我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脑袋很晕很晕,我摇摇晃晃的走出马路,差一点被车子撞倒,被脾气火爆的司机大骂,我不停地道歉,我此刻的样子很吓人,那人立刻踩着油门离开。

我摸着破掉的额头,讽刺的微笑,摇摇晃晃的走在马路上。

我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我感觉自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

直到天色暗沉下来的时候,我从公园起来,拖着沉重的步子去了林岚的住处。

林岚还没下班回来,我坐在林岚院子外面的阶梯上,双手抱住身体,等林岚回家。

六点半左右的时候,林岚才回来,看到我后,林岚吓了一跳:“郁心,你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谁打你的?是不是萧沉琰那个人渣?”

林岚一个个炮弹一样的问题,让我有些无力,我只是朝着林岚摇头,嘶哑道:“不是,是我弟。”

“那个杂碎,竟然敢打你?他忘记自己这些年是谁给他钱了?每次捅了娄子都要你来处理,现在还有脸打你?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林岚努不遏制,将门打开后,怒气冲冲就要去找陈晨算账,我不想要麻烦林岚,一把抓住林岚的手,对她淡淡摇头道:“我没事,都是皮外伤。”

“你……”林岚似乎被我的懦弱和逆来顺受气到了,气闷的往屋子里面走,找到医药箱后,让我坐在沙发上,给我处理伤口。

“你怎么可以总是被人欺负不还嘴?我真的要被你气死,要是我弟弟敢打我,我绝对踢爆他,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有你妈,她是不是你亲妈?根本就没有将你当成亲生女儿,你在萧家受委屈的时候,不见他们帮你一下,现在知道你和萧沉琰离婚,就将你往死里打,发泄没有长期饭票的愤怒和不甘,你能不能别这么傻?被欺压就要反抗,你不反抗,他们就觉得你好欺负。”

“林岚,我都知道的。”我忍着额头的疼痛,对林岚苦涩道。

我和林岚不一样,林岚是一个阳光烈焰型的,她一直都很自信,可是我不一样,我一直都很自卑,我什么都做不好,就连我小心翼翼守着的丈夫,都不要我了,亲人更早就将我抛弃。

在我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们或者还会对我和颜悦色,等我没有一点价值后,便会对我拳打脚踢,我心里都清楚的。

可是,对我来说,他们是我的亲人,骨肉相连的亲人。

“给我闭嘴。”林岚恼火的朝着我怒道。

“林岚,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看着喷火一样的林岚,却面带微笑道。

林岚拿着棉签的手顿了顿,冷静的看着我。

我看着自己手掌上已经干涸的血迹,慢慢收拢掌心道:“今天后,我便不是那个陈郁心了,我要开始自己的生活,做一个全新的陈郁心。”

“希望你能做到,以后你就住在我这里,别以为我会白给你住,你现在没钱,只能做家务抵消房钱。”林倾给我处理好伤口后,将剩下的纱布放回去后,朝着我翻了一个白眼哼笑道。

“好,我会尽快找事情做的。”我对着林岚微笑道。

林岚是为了照顾我的自尊心才会这个样子说的,她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我好,我很感激林岚。

“那间房间是你的,我早就收拾好了,知道你离婚后,肯定没人会收留你,我连衣服都给你买好了,你进去洗澡吧,我去点外卖。”

“好。”心脏涌起一股难言的酸涩,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头低下,不让林岚看到我此刻狼狈的样子。

就算没全世界都抛弃我了,林岚没有,她一直在我身边默默支持安慰我。

没有爱情……没有亲情……我却还有珍贵的有情,足够了。

我开始住在林岚的家里,用林岚的电脑在网上找工作,但是并不顺利。

我从毕业就一直当家庭主妇,工作经验为零,加上我已经二十七岁了,很多公司都不会招我这种毫无经验的人哪怕我有本科文凭,依旧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

我找了三天工作,今天依旧不死心在电脑面前找,门铃响起,我放下鼠标去开门,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穿着孕妇装,挺着大肚子的杨幸儿的时候,我愣了两秒,随后淡淡道:“杨小姐有什么事情找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08章 杨幸儿的陷阱


“我知道萧太太因为我的关系,和沉琰离婚了,我觉得很过意不去,所以过来找萧太太你聊聊。”

"我和萧沉琰已经离婚了,杨小姐可以回去了。”我看了杨幸儿一眼,冷淡道。

“萧太太,都怪我不好,你打我吧,要不是我不知廉耻的缠着沉琰,你们两个人就不会离婚。”杨幸儿突然眼睛红红的抓着我的手,往她身上打,我淡淡的看着杨幸儿,将手从杨幸儿手中抽回来,讽刺道:“杨小姐既然知道自己不知羞耻,为什么还要做,做了之后,还在我面前假惺惺说这些话,你是想要说给我听,还是想要显示自己多么的无辜?”

“多少小三打着真爱的幌子介入别人的家庭,杨小姐,需要我说的更加明白刻薄吗?”

我并不是没有脾气的人,我只是懒得计较,可是现在杨幸儿既然找上门,我便不能忍下去。

杨幸儿抱着肚子,突然跪在我的面前,哭的无比凄惨可怜道:“萧太太,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缘故,请你原谅我和沉琰,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知道的,沉琰当年娶你,也是因为你们家对萧家有恩,老爷子强迫他报恩,沉琰爱的人,一直都是我,我不觉得自己和沉琰在一起有什么错,我只是不想你误会沉琰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他只是不爱你……”

“说完了吗?”

只是……不爱我吗?这句话,就像是刀子,直接刺进我的心脏。

杨幸儿见我脸色淡漠的样子,眼泪滚滚落下,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

原来,这就是萧沉琰喜欢的女人,大约男人都喜欢这种哭哭啼啼又柔柔弱弱的女人吧?

而我这种懦弱又逆来顺受的女人,不得萧沉琰的喜爱。

“你走吧,既然你觉得和萧沉琰是真爱,又何必跪在我面前假惺惺。”

我背对着杨幸儿,丢下这句话讽刺的话,就要关上门的时候,杨幸儿却在此刻抱住我的大腿,对我哭道:“萧太太,我知道你恨我抢走沉琰,可是不管如何,我还是希望得到你的祝福,沉琰昨晚已经和我求婚了,我们决定一个月后订婚,我希望到时候你可以参加我们两人的订婚。”

杨幸儿的话,犹如无数把利剑,直接刺穿我的心脏,疼的我全身都在痉挛,我从未想过,现实会这么残忍可怕。

我刚和萧沉琰离婚,他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药娶杨幸儿进门了。

我陈郁心至始至终,就是一个笑话。

“滚。”

我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和悲伤,我回头,推开杨幸儿,对着她怒吼道。

“啊。”

谁知道,杨幸儿竟然整个人朝着后面仰,然后发出一声惨叫,抱着肚子不停地发抖,鲜血从女人的双腿流出来,她惨白着脸,冷汗直冒,目光凄厉又痛苦的看着我。

“萧太太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为什么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为什么……”

杨幸儿尖锐刺耳的声音,就像是一把刀子,将我的耳鼓刺穿,我惊恐的往后退,摇头道:“我……没……”

我刚才明明很轻推她的?

“孩子……好疼……我的肚子很疼。”

在我魂不附体的时候,杨幸儿抱着肚子,不停地尖叫。

我顾不上什么,摇摇晃晃的朝着杨幸儿走去,颤抖着手道:“你怎么样?我马上给你叫救护车……”

“幸儿。”我的话还未说完,萧沉琰低沉慌张的声音在此刻响起,我全身僵冷的抬头,便看到从院子外面走进来的萧沉琰,他在看到倒在地上,浑身鲜血的杨幸儿后,瞳孔一阵紧缩。

“沉琰,我好疼……我们的孩子……救救她。”

杨幸儿看到萧沉琰后,不停地哭,表情虚弱又痛苦道。

萧沉琰一贯沉冷的脸,第一次显露出慌张,前所未有的慌张,他在担心杨幸儿。

因为爱杨幸儿,所以乱了分寸?

我正看着萧沉琰,张口解释道:“不是我,沉琰,我只是很轻的推她,我不知道她会摔倒……”

“陈郁心。”

萧沉琰将杨幸儿从地上抱起来后,看向我,那双眼睛,像是要吃人一样,对着我愤怒低吼,然后抬起脚,朝着我的腹部狠狠踹了我一脚。

我整个人都撞到身后的门上,疼的我浑身都在颤抖。

“杨幸儿和我的孩子要是出什么事情,我会要你的命。”

萧沉琰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俊美的脸上不带着丝毫感情,无情的话语,刺穿我的心脏。

我趴在地上,疼的汗水直流。

萧沉琰扭头离开的时候,我看到靠在萧沉琰怀中的杨幸儿突然扭头看向我,女人的唇角微微掀起,带着一抹诡异和恶毒。

我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样,遍体生寒。

陷阱……

杨幸儿果然不简单吗?

我捂着腹部,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往不远处的鲜血走去,在看到鲜血附近洒落着一些粘稠又湿滑的液体后,我控制不住全身的颤抖。

是她自己滑到的,我刚才的推力,不过就是她计算之中的。

为什么她要这个样子设计我?

她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事情让萧沉琰厌恶我?

杨幸儿,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

下午一点钟,杨幸儿早产的消息传遍整个京城,我看到微博上讨论的话题,眼睛一阵酸涩。

杨幸儿历经九死一生后,给萧沉琰生下了一个男孩,但是孩子因为早产的关系,身体很虚弱,现在正在保温箱呆着,萧沉琰一直在医院陪着杨幸儿,我和萧沉琰离婚的消息也被证实,很快萧沉琰和杨幸儿马上要结婚的消息便流出来,陈郁心三个字,被所有人遗忘。

杨幸儿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为了陷害我,竟然利用自己的孩子,她就不怕孩子会胎死腹中吗?

萧沉琰,你可知道杨幸儿的恶毒心思?

就算知道,恐怕你也会一意孤行维护杨幸儿吧?

“砰砰砰。”

我正拿着手机发呆苦涩之际,门被人大力敲响,我被巨响惊醒,放下手机便去玄关开门,刚打开门,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落在我的脸上,疼的我整个身体都在痉挛和抽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09章 凭什么求小三原谅


“陈郁心,你真是好,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心狠手辣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你弟弟了?”妈妈站在门口,双手叉腰,指着我的鼻子怒骂我。

“我做什么了?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忍着喉咙涌起的那股猩甜,眼神悲愤的看着妈妈说道。

“你还敢说什么都没做?网上都传开了,你想要杨幸儿的命,害的她早产,我们陈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妈妈走到我面前,用手指戳着我的额头,直接将我的额头戳红。

我被她戳的身体不由狠狠一颤。

我推开她的手,嘶哑道:“我没有推她,她陷害我,是她……”

“你给我闭嘴,做错事还不承认,难怪萧沉琰不要你,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缘故,你弟弟被公司开除了,我的面店也被人泼油漆,都是因为你,你这个扫把星。”

妈妈越说越气愤,直接拿起一边的扫把,就要往我身上抽,林岚刚好回来,看到妈妈这个动作,她想都没想,一把抓住妈妈的手臂,朝着她叫道。

“你干什么?你要是敢殴打陈郁心,我现在马上报警。”

“你报警啊,我打自己的女儿有什么打不得?她是我生的,我就算打死也是她的面命,警察不敢抓我。”她气红一张脸,梗着脖子,对着我和林岚怒气冲冲道。

林岚看着妈妈这幅样子,拿出手机冷笑道:“好啊,不如你试试看警察会不会抓你。”

“你……”林岚的举动气到了她,她看向我,声音尖锐道:“陈郁心,你现在马上和我去医院求杨小姐原谅你,听到没有。”

“郁心凭什么去求一个小三原谅,她才是受害者。”我掐着手心,刚想要说话的时候,林岚已经满脸讥讽的看着妈妈,不耐烦道。

“林岚,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和你没有关系,你没资格拦着我教训我自己的女儿。”

妈妈态度异常强硬,对林岚没一点好脸色道。

林岚听了妈妈的话后,讽刺道:“你什么时候将陈郁心当成你的女儿?你重男轻女,眼里只有你那个不成材的儿子,还有,这里是我家,你敢动手试试看?看我今天不将你扔到警局去。”

“陈郁心,你要是不想我们陈家因为你的缘故垮掉,你现在马上和我去医院,听到没。”妈妈看了林岚一眼,深呼吸一口气,对我命令道。

我看着妈妈那张严厉又愤怒的脸,想到她什么都不问,就打我,还站在杨幸儿那边,我第第一次反抗她。

“我不去医院,杨幸儿自己摔倒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没什么需要她原谅。”

“你想要和我们陈家断绝关系?陈郁心,你给我想清楚,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要是真敢和我老死不相往来,我们今天就直接写断绝书。”妈妈对我的反抗非常生气,指着我的鼻子全身哆嗦道。

我看着妈妈愤怒的样子,想着她总是将我当提款机,从未给过我一点母爱,可是她对陈晨不一样,我一直都知道,她重男轻女,却总是奢望着她能够看到我这个女儿的存在,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我奢望了。

脸上隐隐作痛的感觉告诉我,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和愚蠢。

“好,我和陈家以后没有一点关系,我们断绝关系。”我捏紧拳头,仰头,看着妈妈说道。

一直以来,我的个性都比较温顺,逆来顺受,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第一次我这么绝对的表达出我的意思,我要和他们断绝一切关系,以后我和陈家没有一点关系,她和陈晨不再是我的家人,我也不再是他们的家人。

“好啊,陈郁心,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底气说这些话,以后你就算去讨饭,也别想来我们家讨饭。”妈妈对着我尖锐刻薄的说完,便将手中的拖把扔到地上,直接离开。

“郁心。”看着妈妈的背影渐渐消失,我全身的力气像是在顷刻间被抽干,我无力的坐在地上,小腹隐隐作痛,这是被萧沉琰踢了一脚的后遗症,脸上也火辣辣的,是被妈妈扇的耳光。

林岚站在我面前,眼底带着欣慰,我知道,我今天的做法让林岚欣慰,她一直让我反抗,不要在圣母下去,我现在已经不是萧沉琰的妻子,我已经是全新的陈郁心。

我不要在因为陈家的那些事情累及到自己,也不要在柔弱懦弱下去。

“我不难受。”

林岚拉着我坐在沙发上,从冰箱拿出冰袋给我敷脸的时候,我看着林岚,扯着僵硬的唇角,挤出一个很难看的微笑和林岚说道。

原本以为说出这些断绝关系的话,会很痛苦,可是,当这些话说出去后,却格外的轻松。

我一点都不后悔和妈妈说断绝关系的话。

可能这些年,我真的太压抑了吧。

“你早就应该这个样子,他们不爱你,你要爱自己,明白没?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最宝贵的,别人爱不爱你没关系,只要你爱自己就够了,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爱,又怎么让别人爱上你。”

“林岚,我会努力的。”我捂着自己的脸,眼底带着一层薄雾道。

“我相信你。”林岚对着我微笑道。

……

那天后,妈妈就没有在找过我,萧沉琰也没有为难我。

网上还有关于萧沉琰离婚的消息,然后被萧沉琰马上要和杨幸儿订婚的消息给覆盖住了。

看到萧沉琰和杨幸儿将要订婚的消息,我的心,没来由的像是被利刃刺穿,很疼。

我忍着这股剧烈的疼痛,假装不在乎。

我在林岚的帮助下,找到一家物流公司当填单员。

林岚说,不管什么工作,先尝试一下,要是不合适,在换别的工作。

我倒是没嫌弃这份工作,公司里的人都很好相处。

“郁心,我今天家里有些事情,还有一个包裹不能按时送过去,你能不能帮我送过去,上面有地址。”送货员小林将一个包裹放在我桌上,拜托道。

“好。”我看了下地址,距离林岚的住处还是很近的,我刚好顺路。

六点半准时下班,我将店门关上,将钥匙放进包里,便拿着手中的包裹离开公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抵死缠绵的痛》

第010章 萧沉琰的儿子被带走


我骑着林岚送我的电瓶车,到了目的地后,放下电瓶车,拿着包裹上三楼,敲门后,刚想要说明自己是快递员,过来送货的时候,一只湿漉漉的手,直接将我扯到屋内,将我按在墙壁上,便是一阵乱吻。

我吓得魂不附体,没立刻反应过来,直到对方要撕我的衣服的时候,我眼睛一红,抬起脚,给了对方一脚。

“草,你敢打我?不想赚钱。”低沉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捂着自己被我踢中的部位,仰头对着我怒道。

“是你先对我无礼的,我没有废了你,算便宜你了。”我看他一张俊脸扭曲狰狞,涨红脸叫道。

“无礼?你不是我叫的小姐。”他半眯着一双桃花眼,凉凉道。

这个渣男,竟然光天化日叫小姐,真恶心。

我最不喜欢男人花心又渣了,我蹙眉,将因为他动作而掉在地上的包裹捡起来,递给他,压着怒气道?:“这是你的包裹,我是快递员。”

“哦?以前没见过你?长得挺漂亮的,有没有兴趣干一炮?多少钱,你开。”他伸出手,将我手中的包裹拿过来后,一双风流的桃花眼,朝着我上下打量,猥琐又下流。

我被他看得想要炸毛,但是我不能对客户动手,绷着脸道:“先生,这种事情做多了,会肾亏的,还有,建议你不要随便找鸡,免得招惹一身病。”

我说完,便直接离开,身后传来那个男人略显夸张的低笑声。

纨绔的富二代罢了。

这里一区都是比较有钱的住宅,看对方房子的装潢,便能够猜出对方是有钱人。

我擦着自己的嘴巴,表情愤恨的将车钥匙拿出来,开车回林岚的家。

我在物流公司做了快半个月,也帮人送过快递,却从未遇到过今天这种事情,也没有遇到这么恶心的男人。

我骑车刚回到林岚的住处的时候,远远看到停在院子外面的那辆黑色的豪车,看到那辆车子的时候,我全身一颤,平静的心湖涌起一股涟漪。

萧沉琰……为什么会将车子停在这个地方。

我不敢去深究萧沉琰过来这里是不是找我的,我将车子放在院子搭建的棚子里后,便往门走去。

我打开门,一股浓郁的烟味飘进我的鼻子,我被呛得不停咳嗽,捂着嘴巴睁大苏杭眼,看着坐在我对面沙发上,用黑色的眼珠子冷冰冰盯着我的萧沉琰。

“沉琰?你……怎么进来的?”我被萧沉琰用这种渗人的目光看的身体忍不住狠狠颤了颤。

他没有钥匙,怎么进来的?

“陈郁心,你真的很想要找死?我警告过你,不要碰杨幸儿和孩子,你竟然敢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了你。”萧沉琰将手中的烟扔到垃圾桶,起身目光冰冷的朝着我走近。

他身上那股强烈的烟味刺激了我的鼻子,我听不懂萧沉琰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在说杨幸儿早产的事情?

“杨幸儿早产,是因为她在地上涂了沐浴露自己滑到陷害我,我没有推她,也没有错,萧沉琰,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都和我没关系。”

我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萧沉琰,嘶哑着嗓子道。

不管萧沉琰怎么想我都和我无关了,我和萧沉琰的关系早就在签下离婚协议的一瞬间没有一点交集了。

“将孩子还给我。”萧沉琰阴冷着脸,上前一把捏着我的下巴,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