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宇,韩雪(女人三十)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人三十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吴求
简介: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结婚多年的妻子和她男领导的聊天记录……
角色:秦宇,韩雪
秦宇,韩雪(女人三十)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女人三十》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落魄人生


“你真的看见了?”

“嗯,总之,你过去看一眼吧。”

……

挂断电话之后,秦宇叹了一口气。

本是三十而立的年纪,秦宇的生活,却一塌糊涂。

三年前,他还享有百万年薪。

但眼下,却不得不在朋友的建材公司当中,担任小小的电话销售。

那是因为一个案子,秦宇为客户精心准备的投资方案突然出现了差错。

客户的钱赔光了,秦宇所在的金融公司口碑备受打击。

他也被革职,被拉进了行业黑名单。

偏偏祸不单行,就在刚刚,他接到了好朋友李广的电话。

李广说在浩天酒店看到了嫂子,也就是秦宇的妻子,韩雪。

“应该不是真的……”

秦宇自言自语的说着,整个人有些恍惚。

他和韩雪结婚十个年头了,而且女儿都九岁了。

虽然他相信,爱情是可以经受得住考验的。

但自从自己出了事儿之后,秦宇就能察觉出一些异常。

韩雪对待自己的态度,照比之前冷淡了许多。

而且时不时还对着自己发脾气,冷漠自己。

骑着共享单车,秦宇不出十多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浩天酒店的门前。

他来到停车场当中,躲在了树后。

往事如同幻灯片一样一一涌现在秦宇的脑海中。

那还是十年前,一次偶然,他去银行办理业务。

恰巧就遇到了那时的韩雪,他清纯动人,身上的稚气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美眸中,犹如蕴藏了星辰大海一样,仅一眼,就让秦宇沉沦了。

“喂,你在哪?”

收起回忆,掏出手机,秦宇拨通了韩雪的电话。

“在家呢。”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道颇有成熟女性韵味的声音。

“哦,孩子呢?”

“在家做作业呢。”

……

沉默了一会,秦宇缓缓说道。

“今天下班早,我一个小时之后回家。”

“好。”

怎么说秦宇也是在二十九岁那年就成为了金融公司的高级股票顾问。

智商,绝对是要高出常人不少的。

他在电话里这么说,就是要看看自己的妻子,会不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出现在浩天酒店的门前。

哪怕是到了现在,秦宇也不相信,自己的妻子会做出这种事情。

他对韩雪,对这个家,对爱情,还留有一丝残念!

一旦事情真的发生了,那么这个家庭,就算完了。

可怜了那九岁的女儿。

秦宇突然如坠深渊,整个人僵硬的愣住原地。

她还是出现了,从浩天酒店当中走出来了。

二十九岁的她,似乎没有被岁月所侵蚀,身上依旧散发着清纯的气质。

尽管没了青春的朝气,但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

她和一个男人欢声笑语的走在一起,这一幕,如同万箭穿心一般。

“不,不可能……”

秦宇有些狰狞的自言自语,随后抄起地上的转头,就要冲过去。

可惜,他们早已上了一台黑色的奔驰轿车,渐渐消失在秦宇的视线之中。

不知在原地愣了多久,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滴滴滴。”

手机上赫然显示着老婆这两字。

接吗?

接了该怎么办?难道是骂她水性杨花,不检点?

这解恨吗?

不解恨,要说解恨,还是要当面揭穿她的伪装,她要是不承认,直接活活打死她。

但要是这么做,不光会毁了秦宇自己,还会毁了秦宇的女儿。

过了许久,电话铃声还在响,秦宇总算接通了电话。

“怎么不接电话?你不是提前下班了吗,人呢?”

声音很甜,很美,但在刚刚,不也是和另一个男人如此吗?

秦宇冷笑一声,不禁感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

哪怕自己事业一塌糊涂,最起码还有个家庭。

但现在呢,不光事业完了,家庭也完了。

“说话啊,秦宇,你在吗?”

秦宇长出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

“快了,你等我吧。”

“哦,对了,家里没菜了,回来的时候买点。”

挂断电话之后,秦宇骑着自己的共享单车,回到了小区当中。

在门前的超市买了一包利群,点燃,吮吸。

这口气能咽下吗?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不能。

但如何报复呢?

如果说杀了韩雪是最痛快的报复,那么另一种酣畅淋漓的报复则是杀人诛心。

让一个人的心理受到伤害,远比让一个人的肉体受到伤害所严重。

而且也算是为了孩子。

秦宇努力让自己清醒,他现在要做一个不露声色的复仇者,一个演员。

他要做的是让自己变成不知道自己妻子给自己带绿帽子的中年落魄男。

很快,秦宇回到了楼上,这个多年奋斗积攒下的资产。

敲了敲门,韩雪推开了门一脸冷漠。

“回来了。”

“嗯。”

方才在外的黑色长裙,已经换成了丝绸睡衣。

白花花的大腿裸露在外,却让秦宇提不起一丝的兴趣。

秦宇倒吸一口气,忍着怒意。

他们夫妻二人接近半个月时间没见了,秦宇前天出差回来在公司一直忙到今天。

要是平时,秦宇估计会如同狼入羊群一般,直接扑上去。

但今天,他甚至想将眼前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亲手掐死。

“爸爸,想死你啦!”

侧卧的房门打开,九岁的女儿如同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冲到了秦宇面前。

给他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

秦宇连忙将脑中的想法抛开,抱住了十分粘人的女儿。

“有多想,是心想呀,还是嘴想?”

“爸爸,就别说这么肉麻的话了,你说过,男人要矜持一些的。”

秦宇可谓是将烦恼都忘记了,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

女儿的瓜子脸,漂亮的五官,和她妈一模一样,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的出现,拯救了这个家庭。

如果秦宇真的杀了韩雪,那么这个漂亮可爱的孩子,将要一辈子生活在恐怖的阴影当中。

她的未来,无期。

秦宇再次下定了决心,要当一名合格的演员,最起码,不要表露出来。

突然房门再次被打开,走进来的正是秦宇的丈母娘。

丈母娘见秦宇在家,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说道。

“开工资了吗?这个月帮你带琳琳足足半个多月,你总得出点生活费吧?”

孩子在丈母娘家待了半个月?那韩雪在自己出差之后,岂不是一直没带孩子?

秦宇心中五味陈杂,恐怕韩雪之所以要把孩子送走,就是因为要做一些别的事情吧?

从钱包中掏出两千块钱,秦宇递给了丈母娘。

如同结婚时收彩礼的嘴脸,一脸讪笑的收下了,同时脸上有些鄙夷的神色。

秦宇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自己辉煌的时候,一个月给丈母娘老丈人家两万的生活费。

再加上平时出去旅游,杂七杂八的费用,不知多少钱。

在自己落魄的时候,每个月拿着微薄的薪水,丈母娘竟然能开口管自己要生活费?

秦宇只能忍,他无时无刻告诫自己,要当好一名演员。

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调查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眼下,无非就是在家做好饭菜,伺候母女俩吃饱喝好。

丈母娘吃的沟满壕平之后,腆着肚子回去了。

收拾好了家务,秦宇来到沙发上,看着新闻栏目。

一想起自己家中的床,被别的男人所玷污,秦宇内心就是一阵恶心。

“老公,不早了,该休息了。”

韩雪身穿真丝透明睡衣,环抱秦宇的脖子,坐在了他的腿上。

沁人心脾的体香瞬间涌入秦宇的鼻孔。

看着眼前这肤白貌美,尤物一般的美女,秦宇提不起一丝兴趣。

上午在酒店,或许也是和别的男人这样缠绵,这样勾人。

“你回去睡吧,我今晚睡沙发。”

韩雪听到这里的时候,嘴角一抽,猛地从秦宇的身上下来。

临走时还不忘冷哼一声,而秦宇也很清楚,这是她生气的冷哼。

想起之前,每次夫妻吵架,低头的总是自己,秦宇不禁苦笑了一声。

他这次并没有选择去哄她,而是选择了视而不见。

当他目睹了她和哪个男人从酒店正门走出,秦宇根本不可能熟视无睹。

哪怕自己要当一名演员,不让韩雪察觉出什么,但秦宇也做不到低头。

他没有那么卑微,也没有那么下贱。

“啪。”

烟一根接一根,坐在沙发上,恍惚的看着电视节目,秦宇在思索。

他在想到底应该怎么报复韩雪,怎么伪装下去。

秦宇虽说要演下去,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电影里的演员,都是按照剧本来演的。

可他呢?

生活可没有剧本,生活可没有二次重来的机会。

前半夜,秦宇抽了几乎一盒的烟,脑子里思绪万千。

在各种计划实施之前,首先要做的,那就是伪装好自己,起码别让韩雪看出破绽来。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自己最起码也是要做成之前的那副好丈夫的模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人三十》

第2章 准备计划


报复一定要痛彻人心,一定要让那对狗男女后悔终生,才能宣泄秦宇心中的愤怒。

要不是昨天李广的那通电话,要不是自己前往酒店目睹。

自己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落魄的秦宇,需要的不就是家的温暖,来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吗?

在沙发上想了很久,秦宇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准备好早饭之后的秦宇来到了卧室,对着韩雪说道。

“最近建材公司的事情比较忙,大约两个月的时间要在公司里。”

“知道了。”

韩雪慵懒的躺在床上,冷淡的说着。

一句知道了,让秦宇不禁苦楚起来。

秦宇之所以和韩雪说要在公司里忙两个月,并不是真忙。

而是他需要准备,需要找到证据。

既然要毁了这对狗男女,那么就需要确实的证据。

这是秦宇第一次对韩雪撒谎,而且秦宇也是一个不喜欢说谎的人。

他认为说谎很麻烦。

说一个谎,就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取圆那个谎。

不论是校园当中,还是社会里,秦宇从来不撒谎,当然,善意的谎言除外。

但从秦宇亲眼目睹了韩雪出轨之后,他就变了。

他再也不会带着那伪善的面具,他和以前,说了句再见。

他将打造无数谎言,来支撑着自己的复仇计划。

收拾好家务,秦宇来到小区外,拦了一台出租车,直奔李广的建材公司当中。

李广是目击证人,同时这个人和秦宇还有不小的渊源。

在没有落魄之前,秦宇觉得,李广这个人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但在自己落魄之后,他很明显能察觉出李广的变化。

甚至在昨天,李广给自己打电话的语气,都带着些许的戏虐。

今天,秦宇将彻底与过去斩断,在家庭支离破碎之后,他没有什么顾虑。

李广曾是秦宇的客户,之前因为金融上的往来,二人一来二去就走到了一起。

他是个圆滑的人,给人一种很聪明的感觉。

但其实这种人,是最笨的一类人。

因为现在这社会,从来不缺聪明人,往往缺的是傻子。

曾经秦宇觉得李广是他这辈子最值得信赖的人,甚至只要他有要求,只要秦宇能做到的,他都会去做。

但自从秦宇破产的消息传开了之后,自认为看人很准的秦宇,不禁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

当时秦宇的那种级别的圈子,一旦是没了金钱的支持,一切都变得脆弱不堪。

虽说在秦宇破产之后,李广给了秦宇几万块钱。

但秦宇曾经给李广的帮助,甚至高达七位数。

就在这种状况之下,李广竟然仅仅拿出了几万块钱。

这件事情,在秦宇心中,收到的屈辱甚至和自己老婆出轨划等号。

秦宇并不是贪心,而是觉得不甘。

李广表面工作做得很好,甚至这份工作也是他介绍的。

但秦宇很清楚,之所以让自己来到他的公司当中,正是因为李广看中了自己的人脉。

“怎么提前回来了,这次出差结束,你不是休息两天吗?”

建材公司办公室内,一名和秦宇差不多大的光头男子,颇为疑惑的盯着秦宇。

“哦,没什么,我不干了。”

秦宇淡淡的说着。

“什么?”

李广听到这句话,一脸的惊讶。

“好端端的怎么了这是?”

“呵呵,我不需要你虚情假意的施舍,这张银行卡是你给我的,钱我一直没动,现在还你。”

秦宇愤然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摔在了桌子上。

“兄弟,你怎么了这是,说的是什么啊。”

“这钱是我给大侄子买好吃的的钱,你在我这是不开心还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不干了?”

李广嘴角一抽,皱着眉头说道。

“都他妈的在看我笑话是吧,李广我真不想和你多说什么。”

“我好的时候,你他妈的跟狗一样在我身后巴结我,现在我落魄了,怎么,你就这样了?”

“我们之间以后别联系了,我不需要你那可怜的施舍。”

说罢,秦宇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内。

同处一个圈子,尽管话有些过分,但秦宇还是这么说了。

因为之前李广的态度,和现在李广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让秦宇不得不说出这么多的话。

要不是因为自己老婆被绿了,秦宇一直觉得,这件事情,是对于自己的最大耻辱。

还没离开建材公司,李广就一路小跑追了出来。

“兄弟,我知道你对我不满,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想的那样?什么样?你是什么样?”

秦宇冷笑一声,丝毫不愿意和眼前的李广多说。

他看走眼了,自己确实没想到,李广竟然是这种人。

没有过多的纠缠,秦宇直接出门拦了一台车,来到了本市卖监控的一条街。

“针孔摄像机有吗?”

秦宇走进一家监控设备商店,对着老板说道。

“有,要几个?”

老板四十多岁,叼着烟,一脸胡茬,看上去十分油腻。

“两个。”

“五百。”

买好了两个针孔摄像机,秦宇又来到离家不远的一家网吧内。

“老陈,你会在手机上安装定位软件吗?”

秦宇来到了一台机子旁,对着正在敲击键盘的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说着。

眼前的这个男人叫做陈克耀,是之前秦宇玩游戏认识的一位高手。

不光精通电脑游戏,甚至还算是一名黑客。

蓬头垢面,白色T恤衫,牛仔短裤,脚上拖着一双人字拖。

接近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一眼看去,就是标准的肥宅。

而秦宇,还偏偏就有事儿要求这个肥宅。

“手机拿来,我给你装一个。”

陈克耀头都没回,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里的游戏画面,敲击着键盘。

“额,事情有些复杂,手机不在我手里。”

“那需要点时间,一天吧,告诉我手机号就行了。”

交代了一番之后,秦宇将韩雪的手机号告诉给了陈克耀。

“今天晚上我给你手机上发一个软件,到时候上这个软件就可以定位了。”

陈克耀切出游戏画面,打开了个让秦宇眼花缭乱的软件,显然是在破解什么。

“多谢。”

拍了拍陈克耀的肩膀,秦宇又让网管给陈克耀送了一碗泡面,加肠,加蛋。

对于陈克耀不喜欢金钱的这一类人,秦宇自然是有他的感谢办法。

准备工作做好了,眼下还需要准备一个住处。

毕竟上午可是在家里和韩雪说要忙两个多月不回家的,自己总需要一处港湾。

“老郭,帮我安排一个住处,两个多月。”

秦宇发送了一条短信。

郭明金,是秦宇之前金融公司的同事。

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秦宇的组员。

当初他们小组,在金融公司业绩名列前茅,各个组员都日进斗金。

但自从出现了那个差错,几乎让他们整个小组成员的职业生涯都受到了影响。

郭明金从来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对秦宇说过一个不字。

而且郭明金还一直在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包括秦宇小组当中的那十几名成员。

一旦真相大白,恐怕秦宇的职业生涯将重新面临希望。

东山再起的时候,这些组员,绝对是秦宇手中的一道筹码。

半个小时后,秦宇下车来到了A市铁西的一个小区当中。

跟随着郭明金走进了一栋回迁楼的五楼,尽管小区的环境不算好,但也算看得过去。

“宇哥,你还需要什么,我这就给你去办。”

郭明金安排好秦宇的住处之后,在房门前问道。

“车借我几天。”

郭明金直接掏出车钥匙,丢给了秦宇。

“就在小区楼下。”

秦宇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

郭明金这个人就是少言寡语,但有事情是真的愿意拉你一吧。

简单收拾一番,秦宇打开了电脑,同时自己手机上也收到了陈克耀给自己发送的定位软件。

“事情办完了,你打开这个软件就可以24小时的查询这个手机的位置,误差很小。”

秦宇长出一口气,鼓起勇气打开了这个软件。

定位上显示韩雪还在家中,至于她在做什么,秦宇就不清楚了。

这几天,秦宇一直在这个房子里,监控着韩雪的动向。

第二天礼拜一,韩雪从家中,送孩子上学,上班,然后又是下班,接孩子,回家。

周一很正常,接下来的几天也很正常。

第三天,秦宇抓住了一个空闲,回到了家中,在家中的卧室里,客厅中,安好了针孔摄像机。

卧室里的针孔摄像机放在了天花板的吊灯上,十分隐秘。

确认好监控一切都正常,连接好了软件之后,秦宇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

他开始认真环顾着自己的这个家。

恐怕从自己目睹韩雪和那个男人走出宾馆的时候,就已经破碎了吧。

秦宇努力半生,建造的家,奉献的家,还是被这个婊子给毁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付出刻骨铭心的代价。

强忍怒意,秦宇倒吸一口冷气,离开了家中。

同时他打开了手机,注视着定位软件上韩雪的踪迹。

踪迹飘忽不定,最终停留在了A市金海岸的海边浴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人三十》

第3章 他是谁?


金海岸海边浴场距离市区不远,十几分钟的车程。

“大白天的去那里做什么?”

秦宇的辞去了工作之后,时间很充裕。

发动了郭明金的桑塔纳,秦宇来到了金海岸浴场。

“操”

秦宇看到了出现在酒店门前的黑色奔驰车。

还真是来找那个野男人的,他妈的。

韩雪啊韩雪,你还真是潇洒。

强忍怒意,秦宇点燃了一支红塔山,猛吸一口,呛得秦宇咳嗽了起来。

为了那个野男人,真就那么肆无忌惮吗?

才过去三天的时间,就又见面了?

秦宇来到黑色奔驰车前,用手机拍下了车牌照,以及主驾驶内的挪车电话。

尾号四个七,看这个手机号以及这台车,就能简单的判断出来这人不简单。

“克耀,再帮我一个忙。”

秦宇将掌握的手机号,车牌照发给了陈克耀。

依照陈克耀的本事,通过这些来调查出这人到底是谁不难。

眼前秦宇要做的就是要搞清楚对手是谁。

……

带好了鸭舌帽,墨镜,口罩,秦宇走进了金海岸浴场。

他来到了一家餐厅的三层楼,视野很开阔,这里可以注视到浴场的大部分区域。

在这里观察,很适合。

刚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秦宇就透过透明的落地窗注视到了韩雪。

身穿一身白色的泳衣,雪白的肌肤大片的暴露在外。

整个人潇洒的坐在了椅子上。

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年长几岁的男子,正坐在韩雪的对面,十分暧昧的喂着韩雪吃东西。

二人看上去甜蜜极了,仿佛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时不时还在那里打情骂俏,好不潇洒。

看到这幅画面,秦宇心如刀绞。

自从接到李广的那通电话,秦宇就已经跌入了绝望的谷底。

哀莫大于心死,心死了也就没了愤怒了。

看着这对狗男女在自己面前恩爱,秦宇竟然没什么波澜。

“先生,我们这里是消费场所,不消费不让坐的。”

“咔嚓。”

秦宇掏出手机,将这对狗男女照在了手机当中。

同时瞥了一眼看上去十分势利眼的服务员,没好气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来消费的!”

说罢,秦宇起身离开了这家餐厅。

在服务员鄙夷的眼神当中,秦宇离开了浴场。

躲着离开的,躲着自己的老婆,躲着那个狗男人。

因为秦宇知道,一旦自己暴露,那么所准备的计划,全会白费。

尽管这很憋屈,窝囊,但秦宇只能这么做。

回到桑塔纳车内,秦宇整个人恍惚的靠在了座椅上。

脑海中,满是自己与韩雪从相识到结婚的画面。

是秦宇追求的韩雪,追求韩雪,用了大半年的时间。

最开始的时候,秦宇算是热脸贴着个冷屁股。

不过那时的韩雪,还很清纯,善良。

在秦宇的热情攻势下,韩雪心里的冰山也被融化。

曾经的秦宇以为得到了韩雪,就得到了全世界,自己是何其幸运。

尽管自己事业落魄了,但自己还年轻,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而且自己还有家的港湾,给自己安慰。

可现在呢,婚姻已经破裂了,虽说最坏的结果就是离婚,再娶。

可女儿呢?

秦宇长出一口气,忍住心头的冲动。

他现在真想拉开车门,走到这对奸夫淫妇的面前,将他们二人千刀万剐。

可一旦这么做,一切全都完了。

在遭受夺妻之恨这种耻辱之后,秦宇他要维护男人的尊严。

维护尊严的同时,他还要想着孩子。

这件事情,尽可能的别波及到自己的女儿。

她才九岁,秦宇不知道一旦让她知道这件事情,会对她的后半生造成怎样的影响。

那是秦宇的种,秦宇必须要对她负责。

想过了这么多,秦宇苦笑一声。

同时不远处的奔驰车缓缓启动,慢慢行驶出了停车场。

紧随其后跟在奔驰车后的,还有一台白色的奥迪。

牌照号秦宇很熟悉。

“刘思敏?”

刘思敏是韩雪的闺蜜,也是个美人,丝毫不逊色韩雪。

如果韩雪是冰山美人,那么刘思敏就是烈焰娇娃。

她的长相,身材,以及衣着打扮,都非常火辣。

秦宇虽然喜欢美女,但是他和刘思敏的关系并不好。

因为刘思敏就是个势利眼,拜金女。

而且她还离过婚,离婚之后总是和不同的男人扯在一起。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韩雪有这样的闺蜜,肯定会多少受到一些影响。

之前秦宇也和韩雪说过这样的事情,但韩雪总是敷衍自己。

“我和什么人交朋友恐怕你管不着吧?”

“人家没坏到我的头上,那不就是好人吗?”

“你还是多管管你自己吧,看看你都什么样了。”

一旦秦宇插手韩雪的朋友圈,韩雪就会用诸如此类的话来怼秦宇。

没想到所谓的闺蜜,竟然要比老公还要亲近。

甚至韩雪还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刘思敏,气急败坏的刘思敏还特意上门把秦宇大骂一顿。

她怎么出现在这里了,难道是和韩雪一起的?

那不就说明了她知道韩雪背板自己的事情?

刘思敏,也被秦宇记在了心中。

目送两台车离开停车场,秦宇并没有着急追上去。

他在等待陈克勤的消息,他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绿了自己的那个人是谁。

盯着自己手机上的定位软件,看着逐渐移动的GPS,秦宇皱起了眉头。

他仿佛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韩雪该不会要带那个野种回家吧?

就在我前半生的努力之下购买的房子里,就在床上……

秦宇咬了咬牙,事情如果真要是这样,那就不是心死的事情了。

那简直是如同将秦宇的心活活挖出来一样!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呢,韩雪毕竟是内向的一个人,平时也很检点。

怎么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呢?

不至于,韩雪应该不至于这么没有底线。

女儿不是在家吗,她怎么能办出来这种龌龊的事情呢?

发动了桑塔纳,秦宇缓缓朝着家的方向驶去。

摸出了手机,秦宇拨通了丈母娘的电话。

如果女儿在丈母娘家,那……

“干什么,都几点了还打电话?”

刚接通,丈母娘那刁蛮的声音就传来。

“你女儿都睡觉了,秦宇也不是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一天也不务正业。”

“成天从早忙到晚,钱一点也赚不着,这个月生活费不够,再给一千。”

秦宇心咯噔一下,同时五味陈杂。

你女婿出事儿之后,落魄成这个样子,你难道不知道吗?

说句鼓励的话,有那么难以开口吗?

和你女儿在一起接近十年的时间了,就算是个石头,也该捂热了。

何况,你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咬了咬牙,秦宇并不想多说什么,苦笑一声说道。

“既然女儿睡觉了,那就明天再说吧。”

换做之前,秦宇可能会讨好一下丈母娘,但如今。。。

他并不想继续的一味付出下去,这个家,已经没了任何意义。

挂断电话,秦宇开车来到了小区当中,家里的楼下。

黑色奔驰车,以及熟悉的车牌号。

这一幕,让秦宇彻底无法冷静下来。

秦宇浑身发抖,打开了手机上的监控画面。

瞬间,一男一女在床上的肮脏画面迸发出来。

就在那熟悉的床上,一男一女正在激烈运动。

秦宇再也忍不住了,他疯了一般从副驾驶掏出了一把扳手。

愤怒已经占据了理智,秦宇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了!

“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刀刀见血,用最原始的方式来报仇,就是如此简单。

“滴滴滴。”

突然秦宇的手机有些突兀的响了起来。

尽管秦宇不想理会,但最终他还是站住了。

或许是懦弱,胆怯,但秦宇还是很清楚。

自己一旦真那么做了,那么自己的人生就全完了。

又或者是秦宇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这么做了之后,除了朋友的一句“真牛逼”的赞赏,他什么也得不到。

秦宇看了一眼电话,陈克耀打来的。

“宇哥,你让我调查的那个人,我查到了。”

“他叫徐飞,34岁,是一家国企的部长,总之,他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总之你忍着点。”

秦宇愣住了,一家国企的部长……

就算是自己之前辉煌的时候,和部级的那帮家伙打交道,自己都要低声下气,更别提现在自己落魄了。

拿什么和人家玩呢?

他们两种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然后徐飞还有一个老婆,叫刘娟娟,晟鑫集团董事长。”

“根据我的调查,他算是上门女婿,当初倒插门进入了刘家。”

“这个部长的职位,也是通过刘家的关系给介绍的。”

陈克耀说完之后,秦宇甚至有些兴奋。

这么说来,徐飞也不过是个小白脸,吃软饭的。

徐飞在外边做的这种事情,很明显是对不起晟鑫集团的刘娟娟。

甚至可以这么说,刘娟娟不是对手,而是自己的盟友。

一旦是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刘娟娟,那么徐飞肯定就完蛋了。

到时候没了晟鑫集团的依靠,他不就是一个没有牙齿的老虎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人三十》

第4章 怀孕了


电话当中,紧接着又传来陈克耀的声音。

“然后宇哥,负责那个案子的调查组听说最近取得了进展,事情估计要水落石出了。”

得知这个消息,秦宇自然是比较高兴的,一旦事情水落石出,自己被冤枉的罪名洗下。

“这还真是个好消息。”

“没错,宇哥,到时候你重回金融公司,可不能忘了兄弟我啊。”

“放心吧,那是必须。”

秦宇在金融公司出现的那个差错,直接导致了客户损失了接近五千万的资金。

对于整个A市来说,都是个污点,当时证监会就成立了调查组来这里进行调查。

但过了两年多的时间,依旧没什么进展,如今能够听到有进展这个消息。

自己或许这能够在金融行业东山再起,这确实是个很棒的消息。

落魄了两年多的秦宇,如今也总算是看到了一丝希望。

同时秦宇心头的怒火,也逐渐消去。

既然自己的人生有了转机,何必要毁了自己的后半生呢?

杀了他们,快意泯恩仇,就可以消除夺妻之恨吗?

不,这么做只会便宜了这对狗男女,同时毁了自己。

根本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又何苦呢?

挂断电话,秦宇回到桑塔纳上,发动了汽车,离开了小区里。

在这停留每一分每一秒,耻辱感就愈发浓烈。

秦宇不敢停留,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在这里忍耐多久。

寒窗苦读,职场奋斗,三十多年的人生换取了这个家庭。

如今事业遭受滑铁卢,家庭支离破碎,仿佛自己这三十多年的人生,白活了一样。

“郭子,来出租屋里喝酒。”

秦宇拨通了郭明金的电话,驾车回到了郭明金给秦宇安排的小区当中。

郭明金依旧没说什么,在秦宇回到出租屋之后,不出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来到了这里。

少言寡语,但有事儿绝不后退,这就是郭明金的性格。

秦宇买了五瓶二锅头,点了些烧烤。

“来了啊。”

秦宇看了一眼郭明金,接着说道。

“来,喝酒。”

郭明金点了点头,二人在这里并没有聊别的,无非是些之前工作上的事情。

两瓶二锅头下肚,秦宇有些昏昏沉沉,郭明金突兀的说道。

“宇哥,你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儿,就是闹心,想喝点酒。”

秦宇摇了摇头,并没有将自己被人绿了的事情说出去。

郭明金认识秦宇接近四五年的时间,自然知道秦宇的性子。

他不愿说,郭明金也就没问,拍了拍秦宇的肩膀,说道。

“宇哥,不管遇到了什么,有什么需要我的你就告诉我。”

秦宇点了点头,沉默起来。

郭明金从步入金融公司的时候,算是大学刚毕业。

秦宇看这小子为人处世还不错,就一步步栽培他。

从拉客户,到股市,基金的知识,几乎将自己所知道的,都交给了他。

最终靠郭明金自己的努力,成为了秦宇小组当中的组员。

可以说秦宇给了郭明金人生的机会,也算是郭明金金融行业的导师。

“行了,不早了,你就先走吧。”

秦宇摆了摆手,郭明金淡淡的点了点头临走时还不忘说道。

“宇哥,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

郭明金算是秦宇为数不多信任的人了,为什么他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郭明金呢?

其实,也算是秦宇内心中仅剩的一丝自尊心在作祟了。

毕竟自己被人绿了的这件事情,换谁,谁能说出口呢?

说出口之后,岂不是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了吗?

秦宇说不出口,哪怕是面对自己最信任的兄弟。

郭明金走了之后,秦宇回到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秦宇就醒了。

今天他要办一件事情,办一件让徐飞堕入深渊的事情。

他打开了电脑,按照昨天陈克耀告诉自己的情报,搜索起来。

荣放集团。

荣放集团是A市少有的国企,经营的有很多,房地产,金融证券,以及一些便民部门。

市值最少也要有几十个亿,据说里边的高管年薪各个都要有五十几万往上,甚至更多。

打开了荣放集团的官网,秦宇看到了徐飞的资料。

徐飞,荣放集团房地产部部长。

照片上的男子,西装革履,面带微笑,看上去人畜无害。

看气质,确实有几分成熟成功男人的魅力,怪不得韩雪愿意与他在一起。

而且秦宇判断的出来,徐飞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个帅哥。

不然的话,怎么能够让晟鑫集团的千金刘娟娟所看上呢?

秦宇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

“归根结底还是个靠女人的小白脸,既然敢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宇通过电脑,导出了家中监控视频的画面。

如今再看到这段视频,秦宇心中已经掀不起波澜了。

将视频导出到磁盘当中,秦宇又拿出了个牛皮纸文件袋,将这份文件放到了袋子当中。

眼下的问题,是如何将这份视频资料,送到刘娟娟的手中。

并且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如果暴露的太早,那么所谓的复仇,也没了意义。

秦宇给郭明金打了个电话,不出十几分钟的时间,二人就在小区楼下汇合了。

“事情我在电话当中和你说了,主要就是要将这份文件送给晟鑫集团的董事长刘娟娟。”

“但我并不想让她知道这份文件是我送的,你有什么办法?”

郭明金一身运动服,站在秦宇的面前,晃了晃脖子,思考一会儿之后说道。

“有点难,晟鑫集团外人很难进去,这样吧,这几天给我点时间,我想想办法。”

“我会保密的,放心,她不会知道是你送的文件。”

郭明金干脆的接过了文件袋,也并没有多问什么。

秦宇与郭明金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是这样,少说话,多做事。

“好,那就麻烦你了。”

告别之后,秦宇回到了桑塔纳车上。

秦宇并不是没考虑过寄快递,但如今快递什么都要身份证。

刘娟娟想要查到自己,那是信手拈来的。

不过早的暴露自己,让秦宇更像是在草丛中等待猎物的猎豹。

他要做的,就是先要让这个徐飞被赶出门。

一旦他被赶出家门,刘家和他毫无关系,晟鑫集团和他毫无关系。

不管是自己揍他一顿,还是让他身败名裂,那都是很轻松的事情。

秦宇开着车,在A市漫无目的的逛着,看着窗外的街景,秦宇有些落寞起来。

回想自己刚来到A市,刚认识韩雪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秦宇的手机响了。

“滴滴滴。”

突如其来的声响,将秦宇从回忆中抓了回来。

看着电话上的名字,秦宇有些发懵,是韩雪给自己打来的。

自从自己落魄了之后,韩雪几乎就没主动给自己打过电话。

今天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怎么了?”

秦宇并没有想太多,淡淡的问道。

“最近很忙吗?”

韩雪的声音如同清脆的百灵鸟一般,甜美动人。

可惜,已经再也不是只为秦宇一人所鸣唱。

“是啊,很忙。”

秦宇不冷不热的说着。

“怎么了,有事儿你就说。”

“我,我可能怀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秦宇,愣在了原地。

红绿灯已经变绿,直到后车鸣了许多声喇叭,秦宇才回过神,缓缓驾驶着桑塔纳。

其实秦宇一直希望能要个二胎,毕竟如今这世态炎凉的社会,独生子女实在是太孤单。

女儿这么可爱,秦宇想找个伴来陪她。

这个消息,要是放在以前,值得庆祝。

但眼下,有个让人扎心的问题,孩子是谁的?

平时秦宇一直保护措施做的很好,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中标的。

“我们不是一直注意着呢吗,这怎么就突然怀了?”

“你忘了你上次喝多的时候了吗,就是那次。”

秦宇平时不怎么酗酒,更别提喝多了,一年喝多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确实想起来前几个月喝多的时候了,那次单纯是因为想喝酒了,就在郭明金家大醉了一场。

至于自己到底办没办那事儿,秦宇还针灸记不清了。

但如果这仅仅是韩雪的一个借口呢?

要是怀了别人的种,还要算在自己的头上呢?

韩雪,你要不要这么恶毒?

你给我戴绿帽子就算了,如今竟然还要让我喜当爹?

秦宇这次很平静,一次又一次的震惊,已经让秦宇有了抵抗力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明天回去陪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秦宇毫无情感的说着,心中对韩雪的厌恶更加增添了几分。

“不过这个孩子要留这么?打了吧。”

秦宇找个理由来试探韩雪,他想看一看,韩雪会说什么。

“到时候去医院检查检查再说吧。”

“而且距离上次你喝多也过了两三个月了,刚好也到时间了。”

韩雪在坚持,同时,巧妙的躲过了打掉孩子的这个话题。

真是可笑,听着韩雪这么坚持,秦宇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也是的,这么久了才发现,总之,你注意休息。”

秦宇故作深情关心的说着,紧接着心如死灰的挂断了电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人三十》

第5章 人生如戏


秦宇很佩服自己,佩服自己能那么容忍。

哪怕自己心中恨不得要将这个婊子给千刀万剐,但表面上,依旧十分关心。

刚给自己一个重磅炸弹,没想到韩雪竟然又给一颗。

透过汽车中央后视镜,看着有些狰狞的自己,秦宇愣了愣。

这还是真实的自己吗?

秦宇开始想象着,晟鑫集团董事长刘娟娟收到那个文件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根据秦宇的判断,韩雪要这个孩子,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徐飞的要求。

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将这两件事情串联在一起,让这对奸夫淫妇万劫不复呢?

想了很多,第二天清早,秦宇就早早回到了家中。

推门而入,映入眼前的是自己的妻子,韩雪。

韩雪靠在沙发上,娇滴滴的说道。

“老公,回来了啊。”

秦宇忍着心中的厌恶,开始进行自己的表演。

“嗯,回来了,我们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不急,人家有点饿了,我想吃海参。”

韩雪有些撒娇的味道,这让秦宇微微皱起了眉头。

恐怕,昨天还在和另一个男人撒娇吧?

“好,那我就去菜市场给你买海参。”

“我和你一起去吧,就当是转转了。”

听到这里秦宇十分宠溺的摸了摸韩雪的头,暧昧的说道。

“你现在可是家里的宝贝,别来回上下楼了,老师在家待着吧!”

韩雪美眸深处流露出一丝诧异,或许,秦宇的温柔,让她有些愧疚。

离开家中,方才一脸宠溺的秦宇,此刻已经一副冰冷的表情。

心中满是恶心,愤怒。

为什么要对这个贱人这样?不应该是教训她吗?

为了大局,为了之后的酣畅淋漓,忍一时,是为了更好的画面。

秦宇在自己心中安慰着自己,平复好心情之后,来到了菜市场。

买了海参,鲍鱼,等等昂贵海鲜,回来的时候,已经买了两大袋子的东西。

再次回到家中,秦宇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女人。

这名女人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同样是肤白貌美,同样是大长腿。

容貌丝毫不逊色韩雪。

“哟,这不是姐夫吗,回来了啊。”

这名女人瞥了一眼刚进门的秦宇,眼神中有些鄙夷的味道。

她是韩雪的妹妹,韩思婷,比韩雪小了三岁。

秦宇和韩思婷的关系同样是因为自己落魄之后,变得不太好起来。

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自己落魄之后,还有什么事情没发生呢?

朋友背叛,兄弟白眼,老婆背叛?

秦宇也懒得和眼前的这个女人计较。

“回来了。”

秦宇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将海鲜放在了餐桌上。

“秦宇,你这是中彩票了吗?”

“中彩票就好了,你姐怀孕了,给她补补身子。”

看到一桌子的海鲜,韩思婷颇为惊讶,带着有些嘲讽的语气问着秦宇。

秦宇默默的说完之后,就开始准备晚餐了。

“姐姐,我可真羡慕你,有着一位这么体贴的老公。”

也不知韩思婷是真心夸赞秦宇,还是奉承秦宇。

总之韩思婷在客厅当中没少夸赞秦宇。

“嗨,要不是因为当初秦宇像舔狗一样每天追着我,能便宜他吗?”

韩雪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瞄了一眼厨房当中的秦宇。

秦宇的心猛然一颤,舔狗?

苦笑一声之后,秦宇才知道自己原来活的这么卑微。

“韩雪啊,你可就别在这得便宜卖乖了,对你老公好点吧。”

韩思婷笑了笑,在一旁打趣的说着。

尽管有时候韩思婷是有些尖酸刻薄势利了一些,但有些话还真就听中听的。

煮好海鲜之后,秦宇将海鲜端到了餐桌上。

来到餐厅,韩思婷十分豪爽的拍了拍秦宇的肩膀,说道。

“不错,我姐的老公还真是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比起韩雪的高冷,韩思婷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如果韩雪人如其名冰冷,那么韩思婷九十夏天当中的烈日,火热。

“这次回来什么时候回去?”

一边吃着饭,秦宇一边和韩思婷聊着天。

韩思婷在国外留学,一年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毕业了,这次不回去了,而且这次我姐给我找了个活。”

“是吗,在哪工作?”

“荣放集团房地产部的部长秘书,厉害吧,一个月五万块呢。”

……

我去你妈的,小姨子给奸夫当贴身秘书?

而且年薪竟然六十万?

到底是你妹妹真值这么多的钱,还是你韩雪太卖力气了?

一个刚回国的留学生,就算是再优秀的人,也拿不到六十万的年薪。

更别提大大咧咧的韩思婷了,要说她能拿六十万的年薪,是凭借自己的实力。

秦宇可是第一个不相信。

“没想到我老婆人脉还挺广的。”

一脸平淡,秦宇故作不在乎的说道。

“要不正好你也帮我在荣放集团介绍个工作吧。”

“听说荣放集团还是有金融部门的,怎么样?”

秦宇话锋一转,对着韩雪说着。

听到这里的韩雪,眉头微皱,显然有些不自然。

是啊,让自己的老公在自己的奸夫手下工作,这未免也太过于狗血了?

这个想法是秦宇突然迸发出来的,也怪之前秦宇没想到。

如果能够进到荣放集团,打入敌人的内部,那岂不是更方便自己复仇吗?

当年韩信还容忍了胯下之辱,如今,这点考验,对秦宇来说,算什么?

秦宇一脸期待的看着韩雪,沉默了良久,韩雪说道。

“你不是在李广的建材公司吗?没事儿瞎折腾什么?”

“再说了,还真以为我人脉广泛吗,将韩思婷送进去,费了我很大的力气。”

是啊,你费了很大的力气。

在宾馆大汗淋漓疲惫的样子,确实是费力气。

真是可笑啊!

韩思婷拍了拍秦宇的肩膀,安慰道。

“既然这样,那秦宇你就等着,等老娘我混个一官半职的,就让你重回金融行业。”

秦宇摆了摆手,笑道。

“不用你,我看荣放集团金融部前段时间还招人呢,我可以去试试。”

“没错,你在金融行业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了,简历绝对很牛。”

韩思婷点了点头,说着。

韩雪见状,连忙说道。

“你老实在李广的建材公司待着吧,折腾什么,几个孩子的爹了都。”

几个孩子的爹了?

真是可笑,秦宇心中冷笑一声。

看来韩雪还是觉得有些危险了,要是自己的正牌老公去奸夫的手下工作。

恐怕是不方便他们偷情!

这个婊子,你不让我这么做?

那我偏偏就要这么做,为的就是恶心你,侮辱你!

一时间,秦宇不禁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总要向上走的,毕竟,好几个孩子的爹了。”

好几个孩子的爹,这几个字,秦宇故意加重了语气。

同时他盯着韩雪那美丽雪白的脸蛋。

韩雪还是比较不善于伪装自己的,脸上明显有些慌张,随后,颇为愤怒的瞥了秦宇一眼。

“对了对了,姐夫,这次回来我给你带个腰带,你看看,爱马仕的!”

心思缜密的韩思婷似乎能察觉出火药味,随即转移了话题,从沙发上拿来了一袋包裹。

爱马仕可以说是奢侈品,秦宇有些好奇这小丫头片子哪里来的钱。

“你哪来这么多的钱?”

韩思婷娇笑一声,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姐给我的。”

韩思婷在国外的生活费,学费,每年最少要五十万。

之前韩雪总是补贴韩思婷,但自从秦宇落魄了之后,秦宇就没怎么拿钱给韩雪。

韩雪在银行,一个月工资也就四五千,勉强够她自己的日常生活费。

这么一想,看来那个徐飞真是没有亏待韩雪!

但,没钱,这个俗气且现实的因素,或许是直接让韩雪出轨的原因。

很现实,很残酷。

当一个男人没了钱,也就没了尊严。

什么友情,就连亲情也无法维护。

如果当初秦宇不那么冒险接下这个棘手的理财方案,或许一切也不会发生。

但人生不能重来,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无法回头了。

简单吃过早饭,到了下午,和韩思婷告别之后。

秦宇和韩雪来到了妇产医院。

简单的做了一些孕检,结果一切正常。

从头跑到尾,秦宇体贴极了,甚至态度照比之前还要好一些。

秦宇就是要让韩雪觉得愧对自己,愧对这个十年以来对自己始终如一的男人。

肚子里的种,到底是谁的,她韩雪门清儿。

为什么怀了奸夫的孩子,还能一脸从容,一脸幸福?

一想到这,秦宇不禁恼火起来。

甚至巴不得一拳直接将这个野种的孩子打掉。

秦宇很想爆发,很想不顾一切的做一些快意泯恩仇的事情。

但恐怕除了让自己痛快一时,就没别的好处了。

在诊室外边的椅子上,秦宇整理好情绪,十分卑微的说道。

“老婆,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的注意身体啊。”

“知道啦,不过这个孩子你有钱抚养吗?”

韩雪美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

这种厌恶,鄙夷的神色,被秦宇捕捉在了眼中。

你有钱吗?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人三十》

第6章 面试荣放集团金融部


“没钱还可以再赚。”

秦宇苦笑一声,颓废的靠在医院墙壁上,等待韩雪的孕检结果。

韩雪方才的话,格外的刺耳,是啊,你有钱吗?

也许真就是因为钱,韩雪才会出轨,才会在外边找男人。

一个男人,要是没了钱,过的绝对不会很好。

若是自己事业蒸蒸日上,不出这么一码子事儿,恐怕还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要是觉得眼下困难的话,这个孩子我们可以想个法子。”

韩雪冷笑一声,随后说着,依旧一脸鄙夷的神情。

“前几天我接到了通知,调查组那边有了进展,我相信日子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

秦宇长出一口气,他想不通,韩雪为什么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这个浪荡的女人,怀了别人的种,竟然还怨自己没本事了?

竟然说的如此富丽堂皇,理直气壮。

“会影响到我们吗,之前你不是还欠公司一笔钱吗,到时候强制执行了怎么办?”

韩雪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秦宇,而是想着保全自己。

“难道你不应该想想办法吗?”

“欠公司的钱不用担心,合同上写的很明确,而且我也有能力偿还。”

秦宇心中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看着韩雪。

韩雪的话言外之意就是不想让自己受到牵连。

美其名说可能是为了眼前和未来的孩子,其实恐怕另有玄机。

要不是知道韩雪出轨,恐怕秦宇真会做出什么样的保全措施来保全家人。

可这个家庭,现已在支离破碎的边缘了。

既然秦宇知道韩雪做了什么,自然不可能便宜了她。

等待了几十分钟,检查结果出来了。

“结果出来了,胎儿很正常。”

妇产科的大夫拿着化验单,对着秦宇,韩雪说道。

“走吧老婆,陪我去办点事情。”

看着一脸疑惑的韩雪,秦宇心中愈发得意。

一会儿,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人心的险恶。

十几分钟后,荣放集团门前。

“你来这干什么?”

韩雪坐在副驾驶,表情有些不自然。

“面试啊,我想试试荣放集团的金融部门,据说这是国企,待遇很高的。”

秦宇一脸得意的笑容,心中如意算盘打的很好。

这次秦宇来面试,没报太大的希望。

他这么做,只是想恶心恶心韩雪以及那个奸夫徐飞。

他就是想看看,徐飞,韩雪,这两个人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到底会怎么面对。

“秦宇,你搞什么鬼,在李广的建材公司待得好好的,怎么非要来这儿?”

韩雪这次是真有些动怒了,要是放在以前,韩雪这个样子。

秦宇肯定会选择低头,但在今天,秦宇并不想这么做。

看着韩雪有些焦虑,以及生气的样子,秦宇心中痛快极了。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老子我就是要恶心恶心你们。

“等我一会儿啊,我一会儿就出来了。”

将车开进荣放集团的停车场,秦宇丝毫不理会一脸怒容的韩雪。

拿着自己的公文包,就下了车。

而且,别看郭子的座驾是台桑塔纳,但车内后视镜是个可以录音的行车记录仪。

隐藏式的!

秦宇特别想看看,他们通电话,到底会说些什么。

来到公司人力部门前,秦宇填好了资料,等待面试。

在门外的座位上,秦宇扫了一圈,周围面试的人并不多。

可能是因为这几年金融行业的要求逐渐增高。

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导致了人才愈来愈少。

“秦宇。”

房间内,传来一道悦耳的女声。

秦宇整理了一下领带,大步流星的走进了负责面试的房间内。

他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十分自然。

这让负责面试的两女一男,不禁同时皱了皱眉头。

秦宇来这里面试就是来恶心那对狗男女的,根本没打算成功在这里上班。

自然不需要摆低自己的姿态。

“你的事情我听说过。”

“是吗?”

秦宇注视着这名中年男子,有些惊讶。

自己之前出事儿的时候虽说闹得沸沸扬扬。

但秦宇确实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到了荣放集团当中了。

“荣放集团和你们之前的金融公司合作过,所以我知道你。”

“不过按照你的本事,来面试一个金融主管都没问题。”

“而你为什么偏偏要面试一个金融销售呢?”

秦宇无奈的耸了耸肩,笑道。

“既然你知道我,那你应该知道我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我打算找个轻松点的活儿。”

这名中年男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

秦宇心不在焉,心里一直在想着韩雪和徐飞的事情。

这名中年男子在询问完一些流程问题之后,盯着自己身旁的那名女子。

秦宇分析,恐怕,这个沉默寡言的女人,才是这里的负责人。

三十来岁,美媛明珠,眉目如画,一身黑色的职业装让她风姿尽展。

白里透红的脸蛋,让秦宇觉得荣放集团还真是美女如云。

“自从那个案子发生之后,你是怎么处理的?”

这名女子打破了之前的沉默,微笑问道。

秦宇条理清晰的答道。

“首先解决好了当事人那边,同时配合调查组的调查,债务方面,我在努力偿还。”

女子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

“还可以。”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等你们的电话了。”

秦宇站了起来,并不打算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

他知道,一旦韩雪给那个奸夫通风报信,依靠徐飞部长的职位。

他不可能成功进入到荣放集团工作。

秦宇现在想听的,就是车内行车记录仪的录音。

回到车上,韩雪一言不发,一脸不满。

看着韩雪板着臭脸,秦宇也没有热脸贴冷屁股。

一路上,二人如同陌生人拼车一般,沉默不语。

回到家之后,韩雪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当中,摔上了门。

“呵呵。”

秦宇冷笑,没想到你还发脾气了。

你有资格发脾气吗?

秦宇在家待了一会儿,避免韩雪的怀疑。

看了一会电视,随后就来到了桑塔纳车内。

将行车记录仪的录音倒入到自己的手机上。

时间点调好,秦宇清楚地听到了韩雪的声音。

“喂,方便说话吗?”

“秦宇去你们荣放集团金融部面试去了。”

“喂?你在吗?”

“我不管,这件事你必须想想办法,不能让他进去。”

“这几天我会和他提离婚,你那边呢?怎么还没离婚?”

“知道了,孩子很健康,放心吧。”

……

行车记录仪当中尽管听不到电话中徐飞的声音。

但听着韩雪的这些话,秦宇能判断出许多东西。

第一,韩雪极力反对自己去荣放集团,恐怕是担心事情暴露。

第二,这对狗男女很早就在策划离婚这件事情了。

第三,孩子……真的不是自己的!

秦宇冷笑一声,原本打算以后做个亲子认证的,但如今也没那个必要了。

竟然要和自己离婚?离婚了不就没法玩了吗?

他很冷静,也许已经习惯了韩雪给自己的伤害。

徐飞真的会与晟鑫集团的董事长离婚,选择和韩雪结婚?

根本不可能!

徐飞本质就是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你韩雪有什么?

这些花言巧语,不过是在欺骗韩雪罢了。

最操蛋的是,韩雪竟然相信了这些甜言蜜语。

“滴滴滴。”

刚将行车记录仪的内容倒进手机,秦宇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

“喂?”

“喂,我是荣放集团金融部负责面试的刘组长,你好,你是秦宇对吧?”

“没错,你好刘组长。”

听他的声音,秦宇判断的出来,这人应该就是面试自己的那个中年男子。

这个时间点选择给自己打电话,应该是徐飞那边下通知了。

很显然,是告诉自己面试失败的消息。

电话另一头的刘组长继续说道。

“眼下公司急缺人,明天你就来荣放集团上班,可以吗?”

秦宇一头雾水,明天就去上班?

从行车记录仪里,秦宇很清楚韩雪已经给徐飞通过气了。

而徐飞铁定是不会让自己进入荣放集团的。

“明天就去上班?”

秦宇惊讶的问道。

“没错,我们金融部出现了一起失误,那个组长被我们开除了,李总打电话了,让你来接替。”

“这……”

“你要是没问题的话,明天早上九点,办公室我们见。”

说罢,这个叫做刘组长的人就挂断了电话。

这算什么事情?徐飞怎么会让自己进入荣放集团呢?

尽管他在房产部,不在金融部。

但以他部长的职位,给金融部打个电话,就可以办成这件事情。

眼下秦宇突然收到入司的通知,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这里难道有什么阴谋吗?一场请君入瓮?

回到家中,韩雪的房门依旧紧闭,秦宇并没着急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宇哥,你让我送的文件,已经送到晟鑫集团中。”

郭子发来了一条短信,秦宇不露声色的瞧着。

看来,今天事情的进度都很快。

心情大好,晚餐秦宇特意多炒了几盘菜,来庆祝自己第一步的布局。

而韩雪,还是耷拉着个驴脸,在生秦宇的气。

“老婆,还生我的气?”

秦宇试探的问着。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韩雪瞪了秦宇一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人三十》

第7章 美女上级


放你妈的屁,那是因为老子不知道你和别的男人苟合。

如今知道一切的秦宇,怎能还像个“老实人”一样当个接盘侠呢?

“瞧你说的,我一直不都对你挺好的吗?”

秦宇露出伪善的笑容,说着。

“你在李广那待得好好的,来回折腾什么?”

韩雪颇为不满的瞪着秦宇。

“人往高处走,难道我能在李广那待一辈子吗?”

秦宇笑了笑,同时十分兴奋道。

“而且刚才荣放集团给我打电话了,告诉我通过面试了,明天就去上班。”

“什么?”

韩雪很惊讶,因为她在车内已经明确告诉了徐飞,阻止秦宇进入荣放集团。

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韩雪一时间气急,不知道说什么,放下碗筷,气鼓鼓的回到了房间当中。

秦宇心中冷笑一声。

韩雪啊,你如今做什么也没用了,就等着遭天谴吧。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秦宇看了一眼时间。

按照时间推算,估计这时候刘娟娟应该收到了自己的那份文件。

不出意外,徐飞,今晚应该要遭殃了。

有趣的游戏不过刚开始,秦宇要以一个玩家身份,来让这对卑劣的男女,堕入深渊。

茶余饭后,秦宇坐在客厅当中看着新闻,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为了今天,秦宇还特意将女儿给送到了丈母娘家。

因为事情一旦暴露,徐飞一定会给韩雪打电话。

韩雪一定会质问自己,到时候,一出好戏就上演了。

难免会有些暴力的场面,到时候影响到女儿就不好了。

不影响到自己的女儿,这是徐飞的底线。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已经到了夜里十一点了。

韩雪的电话依旧很安静。

怎么回事?

在凌晨一点的时候,韩雪已经睡着了。

秦宇推开房门,看着韩雪的手机,很安静。

或许是刘娟娟还没拆开那份文件?

再等等吧……

事情早晚会暴露的,眼下只是时间问题。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秦宇就来到了荣放集团的金融部。

昨天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刘组长,十分热情的介绍着金融部的状况。

“前几天出现了一次投资失败的案例,客户损失了一些资金,影响很恶劣。”

“空下来一个组长的位置,李总想让你顶替那人,在那个岗位上。”

……

“我之前也出现过问题,你们为什么会选我呢?”

秦宇有些不解的问着,自己出现的那个失误,可以说是自己的人生污点。

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他已经进入了行业的黑名单。

“这都是我们李总的安排,她说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刘组长一脸和睦的笑容,同时又对眼前的秦宇说道。

“对了,李总想见你一面,你去办公室找她吧。”

好一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李总?这个李总是谁?”

秦宇搞不懂了,根据记忆,他还真就不认识荣放集团当中叫李总的人。

“就是昨天面试,坐在我右边的女人。”

当刘组长说完,秦宇恍然大悟,原来是她……

一个国企的部长,竟然亲自面试?

有够奇葩的…

刘组长带着秦宇兜兜转转,来到了部长办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