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宁惜,薄枭霆(薄少太太马甲多)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薄少太太马甲多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顾宁惜
简介:五年前的顾宁惜,是薄家抬不起头的小女佣,因爬了薄少的床,被驱逐出薄家
五年后,顾宁惜回归,带着可爱萌娃,化身神秘黑.客,高冷女总裁,某某势力的老大马甲一身,追求者如过江之鲫
外界都说,如今的顾宁惜,高不可攀,也不将薄少放在心尖上
薄枭霆将人欺压在下,放言道:人是我的,孩子是我的,这心尖儿也只能有我,一天不答应,就一天别想离开
 
角色:顾宁惜,薄枭霆
顾宁惜,薄枭霆(薄少太太马甲多)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薄少太太马甲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永远不要再回来


夜晚,大雨倾盆,黑压压的乌云,笼罩整座城市。
薄家门口。
顾宁惜狼狈站在雨幕中,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身形修长挺拔,立于廊下,漆黑深邃的眸,沉如夜空。
他看着一身狼狈的顾宁惜,眸光微闪,里面包含了太多说不清的情绪。
片刻后,他从口袋中掏出银行卡和一张机票,丢给她,语气冰冷得不含一丝温度,“离开薄家,永远不要再回来!”
说完,转身进了屋。
顾宁惜看着他的背影,浑身哆嗦得厉害。
薄枭霆恨自己,她一直知道!
雨水狠狠拍打着她,心口像被什么凿空了一样,冷意一阵阵窜上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麻木地拿着仅有的那点东西,转身狼狈的离去。
二楼卧房的窗帘,被人拉开一条缝隙。
薄枭霆看着那道单薄的背影,在朦胧不清的雨幕中逐渐远去。
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紧握住,最后,一拳砸在玻璃上……
苏轻染端着一杯热水,站在卧房门口,想要进来。
不料却看到这样一幕。
她眼中,划过一丝怨毒的寒意!
最让人嫉恨的是,薄枭霆还给她拿钱,送她出国?
这会儿还在书房内,偷偷遥望目送?
顾宁惜,一个低贱如蝼蚁的贱人,何德何能?
一抹狠戾,从苏轻染眼中浮现……
半小时后,漆黑空旷的马路上,顾宁惜拖着行李,浑浑噩噩地往前走。
一辆机车,突兀地从远处呼啸而来,抢走了她的仅剩不多的行李。
她人被拖着摔在地面,狠狠滚了几圈。
剧痛袭来,她眼前一黑,彻底被黑暗笼罩,完全没了意识!
……
五年后,D国。
GN科技大楼总部,总经理办公室。
顶级非洲红木办公桌前,一道俏丽身影,正专注扫视着手中的文件。
她眉眼精致,一目十行过去,效率非常高。
旁边有淡淡的檀香袅娜飘散,手边还放着杯咖啡。
一袭巴黎时装周才出现的限量款高定小西装,将她身材包裹的婀娜玲珑,高绾的长发,显得有些干练清爽,化了妆的容颜,充满了惊艳。
属于气质高贵冷艳类型。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助手林修火急火燎,从外面进来,语气焦急,“不好了,惜姐,小少爷又离家出走了!”
顾宁惜拧着眉看他,语气有些不悦,“慌什么?他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到点儿了自会回来!”
“不是……”
林修急得跺脚,“这次不一样,他出国了,还拐走了陈叔!”
“你说什么?”
顾宁惜面色一冷,放下手中文件,“人去了哪儿?”
“去了夏国,北城。

林修迅速回答,顺便递过手机给顾宁惜看。
上面,两道红点,正是年年所处的坐标位置!
“这个顾经年,是要上天不成?”
顾宁惜脸色有些不好看,立刻掏出手机给年年打电话。
手机很快传来提示音,“抱歉,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顾宁惜,“……”
她眼神沉下去,神色有些阴晴不定。
为什么偏偏去了北城?
那小子想干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2章 萌娃碰瓷


她思绪纷乱片刻,冷然开口,“去订机票,立刻去把人带回来。

“是。

林修领命而去。
此时,夏国,北城。
巍峨大气的薄氏集团对面,一家咖啡厅内。
年年小朋友正坐靠窗的位置,悠哉晃荡着两条小腿。
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台电脑,屏幕上,掠过一堆让人眼花缭乱的代码。
陈叔坐在旁边,看得满脸惊叹。
传闻,薄氏集团采用了全球最难破译的防护系统,一般黑客根本攻克不了。
可这会儿在小少爷面前,却跟纸糊的一样,一层一层、悄无声息地被入侵。
小家伙明明才四岁多一点,却跟怪物一样,聪明的吓人!
”叮——“
这时,页面提示侵入成功。
“欧耶,搞定啦!”
年年雀跃地欢呼出声,为自己鼓掌。
陈叔探头一看,“还真快!”
“那当然!这套系统,可是妈咪教我弄的,连X国国防系统都能攻破,薄氏的防护系统,虽然也很厉害,但还拦不住!”
小家伙一脸得意地说,接着地从椅子上滑下,拎起旁边的小背包,抬腿就走。
走前,不忘叮嘱,“陈爷爷,您就在这等我的好消息,我一定会找到爸爸的!”
“去吧!祝你成功”
陈叔信任小家伙的能力,对他丝毫不担心。
很快,年年就过了马路,进入薄氏。
进来后,他搭乘总裁专用的私人电梯。
这电梯需要指纹和密码。
他上去破解,内心隐隐有些期待。
“很快就能和爸爸见面了!”
也不知道爸爸见了自己,会不会惊讶,会不会开心!
思忖间,密码成功破解,小家伙迫不及待跨上去,电梯徐徐上了顶层。
……
顶楼会议室内。
薄枭霆刚开完三场远程会议,正满脸疲倦的揉着眉心。
他一双英气的剑眉微微拧着,神情不算好看,妖孽俊美的容颜,比以往更冷三分。
特助洛凡递过下一场会议的资料,关心问了句,“总裁,您要不休息下?”
公司近期业务繁忙,他家总裁是个工作狂,忙起来,跟个工作机器似的,仿佛不知疲倦。
他这负责打下手的,跟着连轴转,感觉都快升天了!
薄枭霆摆摆手,接过文件,冷道:“不必!”
今天全天会议,晚上甚至有两个跨国会议,哪有时间休息?
洛凡无言,只能苦逼跟着忙碌。
这时,会议室门被人敲开。
秘书李菲慌里慌张地进来,汇报道:“总……总裁,外面有个小孩儿想要见您,他说……他是您的儿子。

薄枭霆工作时,本身就不喜欢被打扰,秘书这样不稳重,从外面撞进来,严重引起了他的不悦。
更别提,她说的话这样荒唐。
薄枭霆几乎是瞬间沉下脸来。
洛凡同样愣了一下,接着出言训斥,“李秘书,你胡说八道什么?”
总裁婚都没结,哪儿来的儿子?
“我……我……”
李菲胆战心惊,不敢说话。
倒是她身后,那道小小身影,冒了出来,一双乌溜溜地眼睛,看向屋内两人。
很快,他目光锁定薄枭霆,整个人兴奋地奔过去,“找到啦!太好了,爸爸……我终于见到你了!”
小家伙飞扑而来,两条手臂紧紧搂住薄枭霆的腿,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
薄枭霆看着多出来的腿部挂件,整个人都僵住了,不知作何反应。
洛凡看得眼皮直跳。
下意识想去把小孩儿拉开。
他家总裁,不喜欢被陌生人触碰。
可刚伸一半,就愣住了,他看到了小孩儿的样貌。
小小的人儿,五官精致,眉眼清隽,嫩生生的脸,仿佛能掐出水,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仿佛会说话般,灵动睿智,眸光里,如同缀满了星辰。
这唇红齿白的模样,竟真跟自家总裁有几分神似!!!
洛凡有些惊疑不定,“总裁,这……”
薄枭霆被他这么一唤,终于回过神来。
他眉目一寒,浑身上下散发出浓烈的不悦,“愣着干什么?把人弄走!让他家长来认领,谁带来的,立刻让他滚蛋!“
“啊……是!”
洛凡被惊得回魂,理智也归拢了。
他家总裁不近女色,禁欲得很,怎么可能冒出个半大的孩子?
他一定是昏了头,才会觉得这小孩儿是总裁的儿子!
洛凡连忙上前,要把小家伙拉起来,“小朋友,你谁家的啊?这里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啊!走,跟叔叔出去……”
谁知,年年紧紧扒着薄枭霆的裤腿,摇头道:“我不出去,我是薄枭霆家的!好不容易找到爸爸……”
小家伙有些委屈,看着薄枭霆那没任何温度的脸,奶声道:“爸爸,我叫顾经年,小名年年,今年四岁又三个月!是你亲儿子!我有DNA验证,不信你看。

说话间,他松开手,麻溜从背包内掏了张单子,递了过去。
薄枭霆压根没伸手去接。
他只觉得,这莫名其妙的小孩儿,突然跑出来认爹,简直荒唐!
他脸色越来越冷,周身温度,都跟着降了好几度。
洛凡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心里倒是暗赞一句:这碰瓷,碰的可真专业!
连DNA都有!
假的吧?
出于怀疑心理,他快速扫了一眼。
结果,这单子里,关于薄枭霆的资料、血型、年龄,全部一致。
亲子概率,更是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3章 亲自来跟我谈


“总裁,您还是看一眼吧!“
洛凡瞬间震惊起来,连忙抽过单子,递给薄枭霆。
薄枭霆语气不耐,“别再浪费时间!”
“不是,这……单子,似乎是真的!”
洛凡心头一怵,急忙解释。
薄枭霆皱起眉,冷漠投去一眼,很快辨认出这资料的真假。
的确是真的!
但他依旧不信这是他的孩子。
“这DNA是谁帮你作假的?还有这些资料信息,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薄枭霆寒着脸,审视眼前的小家伙,那眼神,凌厉得如同一把刀。
年年倒是不畏惧,一脸认真回应,“我没作假,资料是我自己调查的!有什么不对吗?”
薄枭霆眯着眼睛,像在看他有没有说谎。
他脑子里冷不丁掠过之前被忽略掉的信息。
等等……
这孩子今年四岁又三个月。
姓顾!
往前推算五年,他这辈子唯一碰过的女人,也就只有……
薄枭霆忽然坐不住了!
他豁然起身,声音有些发紧,像带着不确定,“你说……你姓顾?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妈咪叫顾宁惜。

年年奶声奶气,老实回答。
薄枭霆一下怔住了,满脸不敢相信,“你……再说一遍,她叫什么?”
“顾宁惜,爸爸不认识妈咪了吗?”
年年有些沮丧地看着薄枭霆。
薄枭霆没回应,心潮却剧烈翻涌起来,手指甚至有些颤抖!
顾宁惜!五年了!
消失了五年,你终于是出现了!
洛凡听到这名字,同样非常惊讶。
他知道顾宁惜是什么人!
也知道,她五年前,被赶出薄家后,就失踪了!
这五年来,总裁差点把欧洲每一寸土地给翻过来,都没能找到人。
万万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出现,还生了个孩子……
薄枭霆消化了片刻,总算接受了这个讯息。
他脸色依旧阴寒,甚至带着点戾气!
“你妈咪在哪?是她让你来找我的?“
既然有本事躲五年,怎么不干脆躲一辈子算了?
年年却摇摇头,“妈咪不知道,是我偷偷跑回国来找你的……”
说到这,他迟疑了一下,“不过,这会儿妈咪应该已经发现了,肯定会追过来的。
爸爸,你到时候可要护着我,妈咪肯定会打我屁屁的!”
小家伙说完,又扑过来搂住薄枭霆的腿。
薄枭霆原本还在气头上,这会儿被小东西这样一抱,心头像被什么触动了般,戾气全消。
他神情不自觉柔软了几分,问他,“你说你是偷跑回国的,自己一个人?”
“不是不是,我本来是打算自己来的,但机场不允许小孩子单独出行,所以我就把陈爷爷给拐来了!”
说起陈爷爷,小家伙才想起他老人家,还在楼下等着自己,便问,“爸爸,可以让陈爷爷上来吗?他就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
薄枭霆自是没意见,他一把抱起小家伙,吩咐洛凡,“去把人带上来!今天的会议全部取消。

洛凡领命,很快就出了门!
……
此时的顾宁惜,仍在回国的途中。
她沿路都心神不宁。
内心不断猜测年年回国的目的。
好不容易抵达,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飞机一落地,立刻给年年打去电话。
彼时的年年,已经起床,和往常一样,被陈叔伺候着洗漱穿衣。
薄枭霆站在一旁看,问陈叔,“平日都是你照顾年年?”
状似不经意的口气,却带着试探。
想知道更多关于孩子,甚至那个女人的事情。
但陈叔极有分寸,知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宁惜小姐工作太忙,不过,每天还是会抽空陪小少爷。

薄枭霆颔首,张嘴想继续问,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年年拿出来看,立刻吓了一跳。
陈叔也被惊了下,犹豫地看了薄枭霆一眼。
薄枭霆瞬间知道来电是谁。
他下颌崩得紧紧的,冷声道:“接。

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年年不敢接,直接把手机给了陈叔。
陈叔硬着头皮接起,那头的顾宁惜已是劈头盖脸问过来,“顾经年!给你三秒钟时间,立刻告诉我你在哪!”
这声音具有穿透力,薄枭霆听得清清楚楚。
是那个女人的声音没错!
他眸色微颤,面上却古井无波。
“宁惜小姐,是……是我。

陈叔战战兢兢的开了口。
顾宁惜正在气头上,厉声斥责道:“顾经年那小混蛋呢?为什么不敢接电话?陈叔,他不懂事瞎胡闹就算了,怎么您也跟着胡闹?一声不吭就跑这么远!不知道我会担心吗?你们现在在哪,立刻回酒店跟我汇和!“
陈叔下意识看了眼年年。
小家伙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摆明了不想走。
陈叔苦着脸,说了实话,“宁惜小姐,小少爷他……找到爸爸了,我们这会儿……在薄家!“
顾宁惜,“……”
很多想说的话语,猝然中断。
尽管她早就有了猜测,可在听到真相时,脑海还是忍不住轰然一片。
果然!
年年是来找薄枭霆的!
几个月前,自己不小心说漏了薄枭霆的存在,小家伙就惦记上了!所以才会大老远,偷跑回来!
现在,薄枭霆已经知道了年年的存在……
一想到这个,顾宁惜呼吸就有些困难。
当年被驱逐出薄家时的狼狈,犹在眼前,虽已时过境迁,心境也转为淡然,可内心却是真切的不想再和薄家有任何瓜葛。
顾宁惜重重吸了口气,压下内心的翻涌情绪,下了命令,“陈叔,立刻带年年回来,这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陈叔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容置喙,知晓她和薄枭霆肯定有些恩怨纠葛。
此次,带着小少爷偷跑出来,的确不对,他迟疑了片刻,正想回答,结果,薄枭霆那充满低沉冷漠的嗓音,却抢先响起。
“告诉她,想带走年年,亲自过来跟我谈!”
他声音不大,却能清晰的传入对面顾宁惜的耳朵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4章 不该活着


顾宁惜只觉得呼吸一滞!
她曾无数次在梦里听到这个声音,喊自己的名字,一次比一次冷酷狠绝。
如今听到真的,她简直浑身僵冷。
好半晌,她才开口,声线冷冽,“我的孩子,我自有权利带走,不需要谈什么!”
“呵,是吗?”
薄枭霆语气冰寒,嗤笑,“那你也不用再见到年年了,毕竟……他也是我的孩子!”
说完这话,他拿过陈叔的电话,直接挂断。
顾宁惜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只觉得手脚发麻。
她不想见薄枭霆!
可他却拿年年要挟……
是还不肯放过她的意思吗?
也是!
他记恨自己的父母,记恨自己。
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依旧觉得,她欠着薄家!
可是,当年的她,也不过才七岁。
没了父母,被所有亲戚嫌弃,抛弃,还被薄家订上了杀人凶手的女儿的耻辱柱!
从此,她成了孤儿,成了罪人,成了一个不该活着的人!
五年前的无情驱逐,让顾宁惜在鬼门关前,走了无数次。
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欠薄家什么了!
而薄枭霆现在要抢她的宝贝儿子,她断然不能坐以待毙。
顾宁惜眉目有些冷,起伏的心绪也迅速归于平静。
她吩咐林修,“走吧。

亲自去,就亲自去,没什么好惧的!
两人很快拦了辆车,前往帝景名苑。
抵达的时候,是四十分钟后。
这地方,是薄枭霆的私人住所,闹中取静的建立在繁华的市区,寸土寸金,是富豪名流的聚集地。
独立院门,隐私性极佳。
顾宁惜下车时,一眼就看到那雕着繁复精致的霸气镂空大铁门,足足四五米高。
里头是宽敞的庭院,一口巨大喷泉,正喷着晶莹剔透的水花,周围的花草树木,皆是园艺名匠精心打造。
再往前,便是那豪华的宫廷式风格建筑。
这里的每一帧,几乎熟悉到刻进了骨子里。
顾宁惜沉寂的血液,陡然静止了,心脏像被一只大手攥紧,呼吸也微微凝滞了。
她脑子里,克制不住的涌出五年前那一晚。
雨夜、谩骂、狼狈、央求,还有……男人无情的背影。
她心脏被被冲击得乌七八糟,一时间僵在那,忘了去按门铃。
也是这时,一辆黑色宾利,突然缓缓开来,停在了她身侧……
来的,是苏轻染!
她一早过来,是想和薄枭霆一块吃个早饭。
远远过来时,瞧见博家门口,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道,隐隐有些眼熟。
她以为是客人,没有深想,停了车,便摇下车窗,开口问道:“两位是来找枭霆的吗?”
顾宁惜被这声音唤回了神,扭头看过去,目光和苏轻染对了个正着。
苏轻染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一眼就认出了顾宁惜,整个人跟见了鬼般,有些难以置信。
“你是……顾宁惜?”
她像是要确认一样,问了句。
问完,心中掠过难以名状的慌乱。
顾宁惜居然回来了!
她不是失踪了吗!!!
当年她策划那起车祸后,顾宁惜就彻底消失,一走五年,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这个人,可以心安理得,得到想要的那个男人!
可没想到,她竟回来了!
大清早,还站在薄家门口!
薄枭霆已经知道她回来了么?
苏轻染满脑的问题和震惊,情绪翻涌到最后,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她下了车,来到顾宁惜跟前,目光充满了讥讽,“顾宁惜,真是好久不见了!你竟还有脸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5章 相见


顾宁惜同样没料到会在这遇见苏轻染。
这女人变得成熟了许多,气质依旧高雅,却也更加盛气凌人,说话趾高气昂的模样,和当年如出一辙!
她心里头平添了几分反感,无意多说,往后退了两步,冷道:“我跟你很熟?别太靠近我!”
“你……”
苏轻染被堵了一句,脸色非常不好看,同时也发现,眼前的顾宁惜,和以前不太一样。
当年的顾宁惜,在薄家就是抬不起头的佣人,常年穿旧衣裳,干脏活。
可现在,她一身干练优雅的装扮,精致中,透着高贵的风情,由内而外散发的自信和气场,简直变了个人。
仿佛灰姑娘化身成高不可攀的女王!
苏轻染甚至从她的眼神中,感到了一丝压迫感!
她心头惊骇、不爽,说话越发刻薄起来,“哟,还摆起谱来了?五年不见,变化可真大,还记得以前,你在我面前,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倒是一副清高模样,看来这几年你是过得不错……”
说这话时,她伸手,去拎顾宁惜的衣角,“瞧瞧这衣服,质感都和以前不一样!“
顾宁惜眸色一厉,一把扣住了她伸来的手腕,用力得差点把苏轻染的骨头捏断。
“既然知道质感不一样,就别碰,你赔不起!”
说完,甩开苏轻染的手臂,像拂脏东西一样。
苏轻染都要气笑了!
她堂堂苏家大小姐,薄家未来的少奶奶,想来都是要什么有什么。
现在居然被一个穷酸女佣,嘲讽赔不起衣服?
她不知道,顾宁惜身上的衣服,都是自己设计的,全世界独一无二!
所以,怒急攻心下,说话愈发难听,“看来,是傍到什么金主了……不会就是你身边这位吧?”
她眸光扫向旁边的林修。
林修样貌俊秀儒雅,立在顾宁惜身边,也是玉树临风,自有一番气度。
刚才苏轻染就发现了,这会儿,自是把他认作顾宁惜的金主。
林修挑了挑眉,也没否认,只是对苏轻染这种无差别攻击,很是不屑。
愚蠢的女人!
他眼中浮现轻蔑和鄙夷!
顾宁惜更是直白道:“与你何干?”
苏轻染以为自己猜对了,心下越发瞧不起顾宁惜,“也罢,我和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既然出了薄家,就该识趣些,别再靠近!我和枭霆下个月就要订婚,不希望一些闲杂人等来破坏我们的心情。

说到最后那句话,她有意加重语调,神情带着一丝炫耀和得意。
顾宁惜怔了怔,似听到什么好笑的一样,道:“我很忙,倒没那个闲情逸致!不过,苏小姐既然这样说了,那我就道声恭喜!”
苏轻染愣住,完全没料到她是这个反应。
也是这时,别墅大门’哐‘地打开了,顾宁惜和苏轻染纷纷看去,就见庭院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道身影。
男人穿着一袭考究的黑色西装,衬衫的扣子,规规矩矩扣到领口,一双禁欲的长腿,堪比国际名模,精致妖孽的面容,冷沉如霜,薄唇抿成直线,透着薄情和寡绝,漆黑的眸,更没任何温度,像是九天刮来的寒流。
周身气温,都像降了好几度,令人不寒而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6章 护着他的男人


顾宁惜当场就僵住了,整个人有些怔愣,也有些慌乱,下意识移开视线。
苏轻染也紧张得不行,不确定刚才那翻嘲讽,薄枭霆听了多少。
不过,转念想到薄家对顾宁惜的仇视,再加上两人快要订婚,心里就又有了底气。
她扬起平时惯用的温婉笑容,走过去,亲昵地挽住他的臂弯,娇声道:“枭霆,怎么出来了?是知道我要来,特地迎接我的吗?”
薄枭霆没回应,却也没甩开她的手,一双深邃的眼眸,只锁定在门外那道倩影身上。
她廋了些,也高了些。
出落得成熟大方!
刚刚出来时,恰好听到那句道贺的话,语气轻快,透着淡然。
和印象中的人,有很大的差别。
她的旁边……还立着一位身材颀长的男子。
气度不凡,儒雅俊逸,笔挺的身姿,朝后几步站着,像是在护着她一样!
薄枭霆感觉刺眼极了,心情不舒服到了极点。
他眯起眼睛,语气像结了层冰,道:“怎么?认不得门了?需要我亲自来请你进去?”
顾宁惜终于回了神。
刚才怔愣的时间,她把自己掌心掐出好几道指甲印,差点将皮肤刺破。
这会儿静下心,表情也回归了冷淡。
“我没打算进薄家大门,麻烦薄总把年年带出来!我接了他,马上就走。

她语气透着疏离和冷漠,步伐都没挪一步。
薄枭霆因她那句称呼,瞳仁骤缩了下。
又因她冷漠的语气,目光越发幽邃冷沉。
他半眯着眼睛,冷道:“你以为我叫你来,只是让你带人走?既然人已经到了我跟前,那就绝无可能!”
顾宁惜脸色有些紧绷。
这话的意思,是定要跟自己抢年年了?
她有意想提醒薄枭霆,他未婚妻还在旁边。
苏轻染却率先站不住了,双手陡然搂紧薄枭霆的手臂,问,“枭霆,你们在说什么?”
从刚来那简短的对话里,她捕捉到了重要讯息。
顾宁惜,是薄枭霆找来的!
两人说着她听不懂的话!
她有些慌,不喜欢这种被排挤在外的感觉。
薄枭霆这时像是才发现她的存在,拧起了眉,问她,“你怎么来了?”
苏轻染脸色有些青黄不接,扮委屈,道:“我……我是来陪你吃早餐的。

“先回去,我还有事。

薄枭霆似无心应付她,直接抽回手,下了令。
苏轻染瞬间觉得跌了面子,还有些生气。
凭什么要她走?
走了,好让他们叙旧吗?
她绝对不会允许!
“枭霆,你让我留下来吧,咱们今天还要去试订婚礼服,你忘了?“
她语气带着点撒娇的味道。
薄枭霆却不为所动,眸底甚至划过些许不耐,“推了,改天再去,我让司机送你。

话落,不容置喙喊来管家,“先送苏小姐回去。

苏轻染知道薄枭霆一旦做了决定,不可忤逆,心下不由怨恨。
这么多年过去,即便他心中恨着顾宁惜,可每次还是把她有关的排在第一。
嫉妒几乎要涌上脸,可她面上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扮乖巧,“好吧,那我就先走了。

话落,动作亲昵地伸手帮薄枭霆整理了下领口,像个贤妻良母,温柔的要滴出水,随后才转身上了车离开。
现场,很快又剩薄枭霆,顾宁惜和林修三人!
“现在,能好好谈了吗?”
薄枭霆仍旧是以往那副俾睨天下的口气,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7章 想独自拥有他


可顾宁惜,早就不再是当年,在他面前需要唯唯诺诺的小女佣。
更别说,当年他亲口要她别再回来!
顾宁惜定在原地不动,冷静道:“我不觉得和薄总有什么可谈的。
有个事情,我觉得需要澄清一下,年年并不是你的孩子!”
她说得云淡风轻,薄枭霆脸部线条却绷紧,周身气温,直线下降。
“不是我的,那是谁的?”
他眸色冷戾,扫了眼她旁边的林修,语气讥讽问,“他的吗?”
这个男人,从开始就一副守护者的姿态,站在那,在薄枭霆看来,简直碍眼。
于是,本就冷漠的视线,直接结了层厚厚的冰层,能冻地三尺!
莫名躺枪的林修,一脸淡定。
顾宁惜深吸了口气,应道:“是谁的,我应该不需要跟薄总交代,麻烦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她神情是说不出的冷硬,浑身像带了刺。
薄枭霆面容冷到阴沉。
她的确变高了,性子也变得不一样了!
从前在自己面前,只会唯唯诺诺,‘少爷少爷’地喊,现在却是一口一句薄总。
疏冷到了极致!
就在气氛有些僵凝时,别墅大门突然开了,年年小小的身影冲了出来,如飞鸟投林般。
“妈咪,你终于来啦?”
小家伙奶声奶气地喊,语气充满了惊喜。
顾宁惜顾薄枭霆两人,被生生喊回神,错开目光,看小家伙飞扑过来。
顾宁惜下意识伸手去接,生怕他摔着了。
待年年软软的身子投入她怀中,就听小家伙嚷嚷道:“妈咪,我好想你呀~”
顾宁惜看他讨巧卖乖的样子,顿时就没好气,抬掌对他的屁屁,直接就来了一下。
“顾经年,你真是欠教训!没我的允许,也敢擅自跑这么远,皮痒了吗?“
她板着脸教训,实际没怎么下重手。
年年很聪明,也懂得撒娇,抱着妈咪的脖子,亲昵的蹭了蹭,道歉,“妈咪,我错了,您别生气,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话是这样说,但顾宁惜压根就不信。
之前每次都这样保证,后来不还是照样离家出走?
小小年纪,胆子大过天,智商妖孽,出门都不用操心被骗!
不过,她终究是对小家伙生不起气,平复了下心情后,语气不容置喙,“去收拾东西,立刻跟我回去。

原本还在撒娇的年年闻言,脸上立刻浮现出犹豫。
他先是抬眸看看不怎么高兴的妈咪,又看看那边一脸冷冽的薄枭霆,似有些小心翼翼,“妈咪,可不可以不要回?我……我找到爸爸了……”
他想要和爸爸团聚!
“什么爸爸?”
顾宁惜倏然沉下脸,“谁告诉你,他是你爸爸?“
“我查过了!”
年年瘪着嘴,有些委屈,“我还做了DNA比对,不会错的。

小家伙说着眼眶有点红,拽着顾宁惜的衣角,眼泪说来就来,小奶音难过的简直要让人心碎,“妈咪,我想要爸爸,上学时,同学都嘲笑我是没爸爸的野种,现在好不容易找到,我想认!”
顾宁惜听言,心头陡然被人狠狠拧了一把,又酸又疼。
这些年,她独自带着年年,很忙,却也尽可能把所有爱倾注在他身上,尽可能的不想去亏欠他。
小家伙成长得很茁壮,也很聪明,性子更是成熟懂事。
每次她累了,倦了,都会适时跑来体贴她。
但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
现在,忽然仰着头告诉他,想要个爸爸,她心脏像被重锤了一下!
原来,之前天天离家出走,就是为了找爸爸吗?
原来,不论多懂事,在没爸爸这件事上,也还是相当敏感。
顾宁惜心疼的都要碎了,可是……她还是自私的想要独自拥有他。
不想任何人来跟自己分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8章 爸爸惹你不高兴了


顾宁惜抬眸看了不远处的男人,目光清凉冷淡,手背在小家伙后背轻轻拍了拍,语气轻飘飘道:“抱歉,害你被人这样说,是妈咪不对……但,他真不是你爸爸,你认错了!跟妈咪回去,好吗?”
年年整个人愣住,看着妈咪,似乎不信。
怎么就不是爸爸呢?
昨晚抱住爸爸的时候,他一点儿也不讨厌,甚至觉得非常喜欢!
“听话!”
顾宁惜松开了年年,揉他的脑袋哄道。
不远处的薄枭霆,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戾气消了大半,在这之余,是恍惚。
眼前的画面,是他从未见到过的。
他脑子里存放了太多关于顾宁惜这个人的印象,胆怯、小心、急眼、愤怒……应有尽有。
却唯独没有今天所见的强势、冷漠。
她变了非常多,不再是他所熟悉的!
唯独在年年面前,才会显露出温柔的痕迹。
薄枭霆眸色幽沉得看不见底,目光紧盯着小女人,仿佛要将她看穿。
顾宁惜恍若未觉,带走年年的念头,却非常坚定。
年年看出来了,心中不免失落。
不过他聪明,知道妈咪肯定和爸爸有什么矛盾,才不让他认。
所以他转了下眼珠子,妥协了,“妈咪,我跟您回去就是了……我这就让陈爷爷收拾东西。

说完,小家伙转身,重新返回别墅。
在经过薄枭霆身边时,他冲过去抱住他的腿,满脸依依不舍。
顾宁惜看了,直接扭头,装没看见。
不一会儿,年年和陈叔出来,她带着几人,直接离开了薄家,头也不回。
去酒店的途中,顾宁惜靠在后座,浑身仿佛脱力了般。
先是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外加一整夜没合眼,来了后,又和薄枭霆对了个正着,情绪经历巨大起伏,这会儿放松下来后,整个人说不出的疲惫。
陈叔见状,脸上有些歉然,“抱歉,宁惜小姐,没经过您同意,就带小少爷跑来了,回去后,任您责罚。

“算了,这事儿不怪你。

顾宁惜摆摆手,没打算计较。
她明白,若不是自家儿子撺掇,陈叔断然不会做出这种忤逆的事情。
年年自知理亏,立马蹭过来撒娇,“妈咪,您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你知道了才怪!”
顾宁惜一眼看穿小家伙的口是心非,忍不住屈指,在他额头弹了下。
力道不大,明显没在生气!
年年感受到,胆子又大了起来,忍不住问,“妈咪,为什么要撒谎?那个人明明就是爸爸,对不对?您不是说……小孩儿不能随便撒谎?那大人也要以身作则才行呀!”
顾宁惜被噎了个正着,想否认,可面对小家伙炯炯有神的目光,又说不出口。
无奈,只能揉揉他的脑袋,道:“你还小,很多事,你不明白。

“我明白!”
年年一本正经,“妈咪不让我认,肯定是爸爸做了不好的事情,惹妈咪不高兴了!既然这样,那年年不认了就是,只要妈咪喜欢我就好了……”
说到这,小家伙蹭过来,搂抱住顾宁惜。
软乎乎的小身子入了怀,顾宁惜感觉到暖心之余,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凄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9章 我只信得过你


帝景名苑。
薄枭霆在顾宁惜离去后,便回了屋内。
大清早,他早餐没吃,愣是倒了杯酒,狠狠灌了好几口。
耳朵里,全是顾宁惜那冷漠的语气和“孩子不是你的”的话!
从七岁就跟了他,身边半个敢靠近她的男生都没有。
不是他的?
“呵……”
他脸色陡然阴沉下去,嘴角勾起一抹嗤笑,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时,门外响起了汽车引擎声。
须臾,秦婉踏着急促的步伐,冲了进来。
她目光尖锐,快速扫了眼大厅,接而视线落到薄枭霆身上,声色俱厉,“那个女人呢?轻染说她回来了,是不是真的?”
薄枭霆没应,只是淡淡放了手中的酒杯。
秦婉一看,脸色骤然阴沉,“看来是真的了!她怎么还有脸回来?”
她声音极怒,即便过去五年,心中对于顾宁惜的恨,依旧没丝毫减弱。
薄枭霆一句话都没说,面上喜怒难辨。
秦婉看向他,神色凛然地警告道:“我告诉你枭霆,你已经要和轻染订婚,即便那个女人真的回来了,也和你没任何关系!我薄家大门,不允许她再踏入半步!”
薄枭霆听了,心情莫名烦躁。
他脑中又想起那小女人,再也不愿踏入大门的情景,觉得母亲真是多心。
如今的顾宁惜,即便是请,都不会挪动脚,更别说踏进半步!
不想再听秦婉的唠叨,薄枭霆早餐都没吃,就直接出了门。
洛凡开车送他去公司。
途中,薄枭霆眸光沉沉看着车窗外,交代了一句,“去查顾宁惜的落脚处,盯着她,但凡有任何出国的举动,随时跟我汇报。
还有……查一查她身边那男人是什么人。

“是。

洛凡恭敬领命。
……
顾宁惜一行人回到酒店后,打算修整下,今晚就回D国。
她的决定,向来不容更改。
年年暗自着急,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让妈咪留下。
顾宁惜知道小家伙的心思,故意不理会,简单洗了个澡,倒头就睡。
再度醒来,是下午两点。
被一通电话给惊醒的!
她拿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king,找我有事?”
很快,那头传来一道温润磁性的声音,“听说你回国了?”
“嗯。
有点匆忙,忘了和你打声招呼,搁置的工作,我回去补上。

顾宁惜从床上起身,有些头疼地捏了眉心。
这一觉,其实睡得并不安稳,全是梦!
这会儿起来,嗓子都有些沙哑。
“没睡好?”
King在那边询问。
顾宁惜松了手,“没事,你直接说正事吧!”
King没废话,“公司打算在北城设立分部,没选到合适的人选,正好你在那,便留着忙半年吧,半年后,调你回D国。

顾宁惜着实愣了好一会儿。
她有意想要拒绝,但出口的话还没说,就被King打断,“宁惜,我只信得过你!”
顾宁惜所有的话,被迫全吞了回去。
她拒绝不了King的要求。
她有如今的成就,是King给的机会。
“我知道了。

顾宁惜妥协。
挂断电话后,她在床沿坐了许久,才起身去隔壁找林修和陈叔。
年年也在,见到顾宁惜,立刻跑过来抱她,奶声奶气问,“妈咪,您醒了?睡得好不好?”
“很好。

顾宁惜轻声回应,顺便抱起小家伙。
林修过来恭敬汇报,“惜姐,回D国的机票已经订好,今晚八点出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10章 留下来


年年听言,有些慌张。
真要回去吗?
他搂着妈咪的脖子,想再说服下,就听顾宁惜道:“先退了吧,不着急回去,用最短时间内,找个房子买下来,我们可能要在国内住一段时间。

这决定,令在场几人都很诧异。
不过,林修知道,顾宁惜做决定向来有自己的用意,也没多问。
陈叔亦是如此,唯独年年,高兴的不行。
太好了!终于能留下了,又可以去找爸爸了!
……
林修办事效率,向来很快,不到三天,就找到了几处适合的房源。
顾宁惜带着年年去看了房,最后选定比较僻静的一处别墅区,叫景澜湾。
中介也在,他听闻这一行人是从国外回来的,趁机敲竹杠道:“这地方是前年刚建成的新楼盘,周边幽静,又处于市区,繁华的交通、商场、学校一应俱全,生活、娱乐都非常方便!不远处还是江景,房子非常抢手,您这次运气还算不错,房主急于出国定居,降价出手,一套下来,大约是三千万!”
顾宁惜听言,挑了挑眉梢,似笑了一声,好整以暇道:“两千八百万!我可以立刻签字!”
中介直接惊呆了!
见过砍价的,没见过砍这么狠的!
“小姐,您在开玩笑?咱这房子又不是大白菜,不带您这样讲价的!三千万已经最低了!”
顾宁惜不理,只是用一双明媚又凌厉的眸子,看着他。
“你是觉得,我从国外回来的,好忽悠么?国内房价,是什么情况,我调查过!两千八百万,已经给你们预留二十万的净利润!拿出去对比,都算高的!你直接开三千万……”
顾宁惜眯起眼睛,“你只需要一句,卖,还是不卖?卖的话,我立刻签字,不卖我去挑别家的!”
中介顿时被震慑住了,觉得这女人气势有些骇人。
林修在旁边提醒,“别傻愣了,我们惜姐不喜欢啰嗦的!”
中介这才回神,一头冷汗道:“行,是,我这就去办。

签字,落户,没几个工作日就办妥了。
直到搬进去时,年年才确定,妈咪是真要在国内定居。
他非常开心,“太好了,以后可以和妈咪在国内生活了。

“是开心能和妈咪在这生活,还是开心别的?“
顾宁惜垂眸睨着他,意有所指地问。
年年从善如流,道:“当然是因为能和妈咪在一起而开心。

“最好是!”
顾宁惜摇摇头,没揭穿他。
林修在旁侧欲言又止,“惜姐,好端端的,您怎么突然决定回来定居?”
跟在顾宁惜身边,有很多年了,对于她的过往,他多少知晓一二。
所以这会儿,相当费解。
顾宁惜也是这时才想起忘了和林修说回来的缘由,简单说了工作的情况。
接着补充,“年年和我终究是这个国家的人,早晚要回来的!就当是提前适应。

林修点点头,没再多问什么。
……
此时,薄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薄枭霆刚处理完一批紧急文件,正捏着眉心休息。
洛凡端着杯咖啡进来,放到桌上,恭声道:“总裁,您提提神。

薄枭霆放下手,“嗯”了一声,抬手端过,轻抿一口。
苦的滋味,在口腔中漫开,刺激着味蕾,让人瞬间精神了几分!
他似不经意地问起,“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第10章 留下来


年年听言,有些慌张。
真要回去吗?
他搂着妈咪的脖子,想再说服下,就听顾宁惜道:“先退了吧,不着急回去,用最短时间内,找个房子买下来,我们可能要在国内住一段时间。

这决定,令在场几人都很诧异。
不过,林修知道,顾宁惜做决定向来有自己的用意,也没多问。
陈叔亦是如此,唯独年年,高兴的不行。
太好了!终于能留下了,又可以去找爸爸了!
……
林修办事效率,向来很快,不到三天,就找到了几处适合的房源。
顾宁惜带着年年去看了房,最后选定比较僻静的一处别墅区,叫景澜湾。
中介也在,他听闻这一行人是从国外回来的,趁机敲竹杠道:“这地方是前年刚建成的新楼盘,周边幽静,又处于市区,繁华的交通、商场、学校一应俱全,生活、娱乐都非常方便!不远处还是江景,房子非常抢手,您这次运气还算不错,房主急于出国定居,降价出手,一套下来,大约是三千万!”
顾宁惜听言,挑了挑眉梢,似笑了一声,好整以暇道:“两千八百万!我可以立刻签字!”
中介直接惊呆了!
见过砍价的,没见过砍这么狠的!
“小姐,您在开玩笑?咱这房子又不是大白菜,不带您这样讲价的!三千万已经最低了!”
顾宁惜不理,只是用一双明媚又凌厉的眸子,看着他。
“你是觉得,我从国外回来的,好忽悠么?国内房价,是什么情况,我调查过!两千八百万,已经给你们预留二十万的净利润!拿出去对比,都算高的!你直接开三千万……”
顾宁惜眯起眼睛,“你只需要一句,卖,还是不卖?卖的话,我立刻签字,不卖我去挑别家的!”
中介顿时被震慑住了,觉得这女人气势有些骇人。
林修在旁边提醒,“别傻愣了,我们惜姐不喜欢啰嗦的!”
中介这才回神,一头冷汗道:“行,是,我这就去办。

签字,落户,没几个工作日就办妥了。
直到搬进去时,年年才确定,妈咪是真要在国内定居。
他非常开心,“太好了,以后可以和妈咪在国内生活了。

“是开心能和妈咪在这生活,还是开心别的?“
顾宁惜垂眸睨着他,意有所指地问。
年年从善如流,道:“当然是因为能和妈咪在一起而开心。

“最好是!”
顾宁惜摇摇头,没揭穿他。
林修在旁侧欲言又止,“惜姐,好端端的,您怎么突然决定回来定居?”
跟在顾宁惜身边,有很多年了,对于她的过往,他多少知晓一二。
所以这会儿,相当费解。
顾宁惜也是这时才想起忘了和林修说回来的缘由,简单说了工作的情况。
接着补充,“年年和我终究是这个国家的人,早晚要回来的!就当是提前适应。

林修点点头,没再多问什么。
……
此时,薄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薄枭霆刚处理完一批紧急文件,正捏着眉心休息。
洛凡端着杯咖啡进来,放到桌上,恭声道:“总裁,您提提神。

薄枭霆放下手,“嗯”了一声,抬手端过,轻抿一口。
苦的滋味,在口腔中漫开,刺激着味蕾,让人瞬间精神了几分!
他似不经意地问起,“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继续阅读《薄少太太马甲多》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