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修尘,穆童(我们都辜负了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们都辜负了爱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喜花
简介:有一种命,叫贱命
怎么被轻贱,都死不了
穆童就是这样的贱命!
角色:沈修尘,穆童
沈修尘,穆童(我们都辜负了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们都辜负了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大婚


豪门穆家出了一件荒唐事。
穆家大小姐穆童并非穆夫人亲生的。
真正的穆家大小姐苏如珠则是在一个穷困家庭里生活了十二年。
苏如珠回到穆家的那一天,正式改名为穆如珠。
穆童知道自己豪门大小姐的地位不保,所以找上了应该属于苏如珠的未婚夫沈修尘,企图嫁入豪门。
那天,城内所有媒体,都在报道这一丑事。
为了保住自己孙子的名誉,沈奶奶逼迫沈修尘娶了穆童。
与沈修尘两情相悦的穆如珠就此一病不起,经过检查,竟是急性尿毒症,需要马上换肾才能活命。
医院找到了唯一配型来源……则是穆童。
养母和养父跪在穆童的面前不断磕头,求着她救救穆如珠。
穆童丝毫不顾往日恩情,拒绝了养父母的请求。
穆如珠,危在旦夕。
……
“穆童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沈家娶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可不是,穆家是真的惨,女儿才找回来,就要面临生离死别。

“哎,这么一个白眼狼,一颗肾脏都不愿意捐。

“……”
穆童听着这些指责,都有些麻木了。
但只有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允许她捐肾。
她抚着微凸的小腹,这里孕育了一个生命。
是她和沈修尘的孩子。
为了孩子,谁都别想让她捐肾,谁都别想!
大年三十,是穆童和沈修尘大婚的日子,大雪覆盖了整座城市。
穿着劣质婚纱的穆童,被送到了沈家大门前,薄衫冻得她嘴唇发紫,全身哆嗦。
但屋内橙色的灯光,给了她无尽的暖意。
不管外面的人如何骂她误会她,结果终究是好的,她嫁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那个天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她心头的白月光——沈修尘。
她伸手敲门,却是听到了来自屋内女人娇媚的声音。
是穆如珠。
“修尘哥哥,姐姐不想捐肾给我,我快死掉了,可是我还没有成为你的新娘,我舍不得……”
哀痛的声音,让男人眉头一紧,伸手便是将柔弱无骨的女人揽在了怀中。
“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让她同意捐肾给你,医院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明日我会将她绑到医院手术台上,你只管等着手术,一切都会好的。

低沉浑厚的声音,让穆童心尖一颤。
如此狠毒的话,竟是从她暗恋了多年的男人口中说出的。
穆如珠窝在沈修尘的颈项之中,泪如雨下:“修尘哥哥,我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会不愿意帮我,只是一颗肾而已,爸妈那样跪在了她面前了,她都无动于衷……”
“当然是因为她够歹毒,别难过了,她不值得!”
“修尘哥哥,都是为了我,你才答应娶她,你很难受吧,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离开穆家这么多年,你身体不好常年需要输血,将穆童捆绑在我身边,日后也算是为你多一个保障。

穆童眼中的希冀,在那一瞬全部破碎了。
原来,沈修尘答应娶自己,是为了穆如珠。
怪不得,怪不得从来对自己没有一句好言语的沈修尘会在那天应下和自己的婚事。
他一早就盯上了自己的肾。
甚至,还盯上了自己体内的血。
她和穆如珠都是阴性F型血,世间少有,这也正是为什么当初穆夫人将她错认为女儿的原因。
她当初以为是穆如珠设计沈修尘,自己只是误打误撞和沈修尘发生了关系。
现在,好似并非如此。
所有的一切,根本就是沈修尘的安排。
这一刻,穆童发现沈家大门的背后……是一个根本跳不出来的陷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二章 失踪


大年初一。
穆童失踪了。
沈家和穆家的人全城寻找,无果。
无可奈何之下,报警求助,依旧没有线索。
3月1日,中小学生开学的日子。
挺着大肚子的穆童,慢步走进教室,准备给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讲课。
开学第一课,是《春天来了》。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
郎朗的阅读声,悦耳有动听。
穆童在这所小学任教两个多月以来,靠着微薄的工资收入终于存下了两千块钱。
她听说这里的卫生院接生,只需要两千块。
为了这两千块,她挺着大肚子,每天至少上八节课。
小腿浮肿成了两根圆柱子,也不觉得难受。
她只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够在生产的那一刻得到最好的照顾。
有了这两千块,她的心终于安定了。
她决定下课后,给自己买一罐奶粉,好好补充下营养,也让肚子里的孩子歇一歇。
只是课程才上到一半,一群黑衣人突然闯了进来。
所有的学生的吓了一跳。
就连穆童也慌张了。
她呵斥着:“你们是谁,这里是课堂,请你们出去!”
在她还在为班级里学生的安全问题担忧时,一个黑沉的身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一身白色西装,在其中尤为的显眼,锃亮的皮鞋之上,是修长挺立的身躯。
阳光照耀下,那张俊脸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穆童看清楚的那一瞬间,脚步都虚浮了,若不是讲台在前撑着,她恐要坠落到地上去。
沈修尘还是找到了她!
“不、不要过来……”
穆童的一双眼布满了恐惧,全身颤抖不已。
噩梦里发生的场景,竟还是演变成为了事实。
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沈修尘的眼凝视着穆童高耸的小腹,面无表情的男人随即一声冷哼:“这就是你为什么不愿意捐肾的原因?”
穆童的脚步,退却着。
她根本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
“孩子,是你的,你不能伤害他,不能……”
她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希望沈修尘能看在自己是孩子父亲的份上,别让她现在捐。
“等我两个月,两个月后,孩子满七个月就可以存活下来,到时候我再给穆如珠捐肾,就两个月,我求求你……”
可是男人的眸光冷如冰凌,分分钟可以将她刺穿。
“这个孩子现在五个月了?”
“是,是五个月了……”
沈修尘双眸微微眯起,修长的手指捏在了穆童的下巴上,力道之大,疼的她几近脱臼。
他确切记得四个月前,他才和她发生关系。
如今,竟是怀了五个月的孩子。
穆童,你真是好样的!
男人周身笼罩起了一层寒栗,让穆童不禁一颤。
她以为沈修尘会看在这是他孩子的份上,缓她两个月的时间,但耳边听到的却是来自地狱的噩耗。
“带走!去医院!通知医生,准备取肾手术!”
“沈修尘,缓两个月不可以吗?就两个月……他能活下来……”
“珠珠可等不了两个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三章 孩子


“珠珠可等不了两个月!”
-------
手术室门口。
披头散发的女人发疯似的抱住了门栏。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捐肾,我不同意签字,沈修尘,你不能强迫我。

可已经怀孕五个月的她,如何能够抵抗得过护士的强拉硬拽。
不远处西装笔挺的男人冷眼看着那个女人,清亮如墨的眸子里除了厌恶还有憎恨。
“穆童,服从安排的话,我还能留你一命,别挑战我的忍耐限度。

那声音低沉、冷漠,犹从地狱传来的一般,刺痛了她的心脏。
“不要,不要,沈修尘……”穆童哭得肝肠寸断,可那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动容,“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啊……”
“我的孩子,呵……”她到现在还在骗自己!
“你是孩子的父亲,你怎么舍得杀了他!”
穆童全身颤抖着,全身是如坠冰窖般的冷凌,她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沈修尘下敛着嘴角,其中似淬了毒一般,“一个野种,有什么舍不得!”
野种?
他竟然称自己肚中的孩子为野种。
穆童僵住,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眼角挂着的泪已然断了线,穆童只看着他,冷冷的看着他。
“拖进去,救珠珠。
”沈修尘背转过身,不愿再看穆童这副嘴脸。
穆童咧开嘴笑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天大的笑话!
她为了儿时的一份承诺,坚信这个男人一定爱上自己。
可就是她的自信,竟是害的自己落得如此下场。
她笑的潋滟,飞舞的发丝粘黏在她苍白的脸颊上,形同枯槁的女鬼。
曾经,他厌恶她卑微讨好自己的姿态,现如今,他更厌恶她抗拒自己的模样。
明明她才是最恶毒的那个,他何必为此心慌,“穆童,一块肾而已,你死不了,别那么自私。

自私!
到底谁自私啊?
……
穆童被拖进手术室后,被迫打了麻醉。
她四肢僵硬不能动弹,但意识却还是清醒的。
耳边,穆童听到护士仔细询问:“现在取肾,孩子肯定保不住,要不要再问问家属,是否强行手术?”
躺在手术床上的女人睁着眼,想开口说话,但喉间似是被堵住了,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
医生却冷漠回答:“出事了也没人会管,动手吧。

“嘶啦”的一声,穆童感觉自己的肚子被划开,承载了五个月的重量突然消失。
她撇过眼,看到了放在一旁团血肉模糊的东西,鲜血顺着那东西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地面上。
她确切知道,那是自己的孩子,孕育了五个月大的孩子!
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心痛的快要窒息了,耳边是器械的蜂鸣声,她什么都看不清楚,什么也想不清楚,只记得儿时沈修尘向自己求婚的情景……
“你叫什么名字,长大后我娶你好不好?”
那时她才九岁。
第一次遇见沈修尘,她就将他从冰库里救了出来。
他说他会报恩,甚至愿意以身相许。
也因为那一句话,她苦等了十几载。
等来的,却是沈修尘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四章 贱命


沈修尘就站在手术室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不过是一个孩子,不过是一块儿肾脏,穆如珠流落在外受了这么多的苦楚,这本就是穆童欠珠珠的。
对,是穆童欠珠珠的。
可猛地,护士冲出了手术室,对着沈修尘喊道:“病人大出血,如果还强行肾脏移植,可能无力回天。

“无力回天?是什么意思?”沈修尘愣了愣,冷酷的面容终是动了动。
护士将情况简明扼要叙述出来:“穆如珠小姐的病情不能再拖,如果移植,穆童小姐可能会救不过来,即便救过来,另一半肾脏感染的可能性也会很大,很可能也……”
沈修尘听懂了,脸上染了一层冷厉,“你想弄出人命来,你就尽管弄!”
护士被吓到,她无法承担,险些急哭:“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两个都要救,还不懂?”沈修尘的声音硬生生的,没有任何感情。
只有天才知道,当他意识到穆童可能会死的时候,心脏竟然疼了。
护士不敢得罪沈修尘,但也不敢承担人命,如果出了事情,她没办法交代,咬着牙让沈修尘决定,“现状,只能确保一个没事,另外一个看天,沈先生给一个指示,是先救谁……”
沈修尘薄唇紧抿着,满脸阴鸷,他心里清楚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穆如珠是他的挚爱。
穆童不过是一个血包。
穆如珠善良单纯、天真无邪,而穆童,恶毒狠辣根本是个祸害。
如此了然的对比,让沈修尘下了决定,“自然是先救珠珠!”
但是为什么他的心那样难受,穆童真的会死吗?
不会的,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死!
……
有一种命,叫贱命。
怎么被轻贱,都死不了。
穆童就是这样的贱命!
穆童醒来,手下意识的覆上肚子,那个地方空空如也……唯有一条丑陋的伤疤证明那个孩子存在过。
她的孩子没了……
被穆如珠和沈修尘害死了。
穆童没有哭,眼睛红肿的她也哭不出来了。
她挪动着身子下床,伤口被撕裂开也丝毫不觉得疼。
女人赤脚下地,从病房走了出去……
再回来时,护士一脸焦急。
“穆小姐,您总算回来了,沈先生在发脾气。
”护士连忙牵着穆童进病房。
房内是一脸冷厉的沈修尘。
“去哪儿了?”他问。
穆童咬着舌头,红着眼。
沈修尘犹记得面前女人满身是血险些救不回来的情形,轻叹了一口气,缓和了态度,“你身体还没好,别四处走动,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护士。

穆童看着他,一言不发。
沈修尘对如此安静的穆童感觉陌生,眉头蹙了蹙,又想到其历过生死,眉头舒展开,主动扶她躺在床上。
穆童却躲去了他的触碰,现在的沈修尘,让她觉得很恶心。
沈修尘的手僵硬在半空中,那股怒意重新拾了回来:“还以为自己是大小姐,任发大小姐脾气?”
穆童僵直着身体,垂头的姿态,可怜极了。
沈修尘心头一疼,随后却是注意到了她藏在背后的手上,有什么东西。
“你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五章 野种


那是一个玻璃罐。
里面的东西糊糊黏黏的,红黑色,看起来很恶心。
沈修尘紧蹙着眉头,说;“拿来。

穆童不给,双手将东西抱得紧紧的。
沈修尘给了护士一个眼神,护士心领神会,立即去抢。
穆童收到了惊吓,神色立即变得惊恐:“这是我的,你们丢了他,我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别碰我……”
穆童越是这番,护士便越是用力。
“嘭”的一身。
罐子落地。
碎了。
其中一个巴掌大有着人形模样的肉团掉在了地上,砸出了一个血花儿来。
“啊……”一声嚎啕,穆童立即匍匐在地上。
她伸手就将肉团捧在了手心里。
细碎锋利的玻璃片扎进了穆童的皮肤里,一个个红血印子,她一点儿没觉得痛。
她此刻,只怕“孩子摔疼”了。
护士惊了一跳。
沈修尘的脸色则是一黑。
半响,他们才看清楚,地上的东西,是不久前从穆童肚子里剖出来的孩子!
饶是经历过多次的护士,见到这情形都忍不住胃部翻涌。
“穆小姐别这样,废料桶里面有很多病菌,你刚手术不能碰,会感染的。

护士要去将穆童扶起来,穆童闪躲开了。
沈修尘眸光一凝,伸手当去抓她。
碰触到她身体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女人身上的凉意:怎么能这么冰!
再将女人拉起来的那一瞬,他才惊觉,这个女人竟是轻成了纸片。
“别碰我,别碰我!”她要去推沈修尘,但是她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上的“孩子”被护士清走。
“孩子”再一次被扔进了废料桶中。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
穆童的眼泪,连成了一串串的珍珠,簌簌的往下落,沾湿了衣领,混在了血色中,搅合成一团。
她哭着,责怪着:“明明你们丢了他,为什么你们丢了他,我都不可以捡回来,这是我的孩子啊……”
她一个刚刚剖腹过且被挖走一颗肾脏的女人,正是虚弱的时候。
天知道,她醒来就站起来是多么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她还蹲在废弃物料捅里面弯着腰找了半天,可就是她废了半天的功夫,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孩子”,终究也只能得到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她哭着,泪水决堤。
沈修尘心头狠狠的被拉扯着。
不过是一个野男人的孩子,她竟然表现的如此痛苦。
如果是他和她的孩子,她也会这样吗……
“穆童,你安静点,孩子已经死了,他死了!”他狠绝的呵斥,声声击打着她的心脏,恍若万箭穿过。
她突然不哭了,看向了沈修尘。
这个男人,她这十年来的光。
可就是这束光,杀了她的孩子
她眼中愤懑、悔恨、绝望……冷漠得不像她。
让沈修尘不敢去看。
“呵……”她哽着嗓音的嘶哑,勾起了一抹笑。
笑中的讥讽,让沈修尘的心尖一颤。
随即,他捏紧了手心,强势道:“一个野种的命,能够换珠珠的命,是他的荣幸,何况珠珠如此也都是因为你,别一副委屈的模样,让人恶心!这是你欠珠珠的!”
欠?
她欠穆如珠?
是啊,她平白得了十多年穆家大小姐的名号,可这一切她做错了什么?
她那时那么小,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明明是穆家人没照看好自己的女儿,现在却变成了她冒名顶替。
她笑,凄惨决绝的面庞上是无尽的苍白:“沈修尘,你用自己孩子的性命去换了穆如珠的命,让穆如珠背负上一条人命债,看吧,穆如珠这辈子都不会安生的,这辈子都不会!”
沈修尘眯了眯眼,所有的关注点都在穆童口口声声说这个孩子是自己的。
难道,真的是……
正此刻,门口骤然传来了一声响动。
沈修尘看过去,却是刚手术结束的穆如珠。
她孱弱的身体在战栗,眼泪湿了满脸,腰腹部的血色已经渗透到了病服之外。
“修尘哥哥,穆童姐姐不是主动捐肾给我的,是你逼她,还拿掉了她的孩子……”
沈修尘连忙走向了穆如珠的身边,欲解释,但穆童像是抓到了唯一报复的痛点,呐喊:“就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你是杀人凶手!”
“穆童,你闭嘴!珠珠身体受不得刺激!”
“刺激,我就是要刺激她,让她痛苦让她悔恨,让她恨你一辈子……杀了我的孩子,你们凭什么得到幸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六章 抽血



“啪”。
一个巴掌落在了穆童的脸上。
男人盛怒之下的出手,打得她耳边蜂鸣声不断。
她眼前一阵昏天黑地,在恍惚之中,她还是听得了沈修尘慌乱的声音。
“珠珠,珠珠……”
“去叫医生,快!”
“珠珠,你撑住,医生马上就来!”
……
手术室外,红灯亮起。
医护人员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正这个时候,助手宋勉将一张DNA检测报告送到了沈修尘的手上。
看着报告上的数据,男人眸色一沉:“到这种时候了,她还在骗我,也只有我会蠢到连这种事情都抱有一丝希望!”
四个月之前的事情,怎么可能怀上五个月的孩子!
报告上是穆童流产的孩子和沈修尘的DNA比对,结果显示33.3333%的概率相似。
意思就是穆童流掉的孩子并不是沈修尘的。
但宋勉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这张报告单来的太快了,他才将样本送去没一个小时就出来了结果,并不符合常理。
正常情况下,不都得至少三个小时吗?
宋勉心有疑虑,于是开了口道:“沈总,这张报告单可能……”
宋勉的话还没有说完,手术室里面就传来了急切的呼唤声。
“病人大出血,急需输血。

“阴性F血型,医院里没有血浆了,通知病人家属过来现场抽血。

“家属在来的路上出车祸了……怎么办……”
“附近医院的血浆也都没有留存了,病人快失血休克了。

“……”
这是穆家的失散多年找回来的大小姐,医院上下不敢轻易怠慢,但血型稀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医生护士站了一排,望着沈修尘。
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医院里面还有一个可以供血的人正躺在病床上。
只要沈修尘开口,那穆如珠大小姐就能有救,否则……
“沈先生,您看……”医生张了张嘴。
沈修尘深吸了一口气,落了话语:“抽穆童的。

这是沈先生的命令,没人敢不听。
但医生护士都怕出事。
毕竟人命关天。
于是这个活儿又一次落到了新来的小护士身上。
小护士拿着针管,看着瘦弱的女人,眼眶都红了。
“我来医院当护士,是为了救死扶伤,也不是来杀人的,为什么让我来……”
“到底是不是人啊,刚刚捐了肾还剖了腹,现在还捐血……”
“太难了,我不要做护士了……”
小护士碎碎念的声音,全部都传到了穆童的耳中。
她微微睁开眼,看向小护士,小护士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为自己哭,第一次有人觉得自己可怜……
穆童冰凉的身体突然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暖意。
“没关系的,你抽吧,我不怕疼。

她微笑着说,一双眼睛温柔而又清明。
她的病房离手术室很近,刚才外面发生的一切她都听到了,包括沈修尘那句“抽穆童的”!
小护士擦着泪,吸着鼻子:“你真傻,我可能会杀了你,你还安慰我……”
“但是我不想让你因为我难过。
”她声音淡淡的,有气无力。
小护士哭的却更凶,手上的针头都掉了。
穆童却是主动捡起来,慢慢摸索着,扎进了自己的血管里。
因为她没有力气,反复几次才成功的看到血液流进了血浆包中。
小护士惊讶的看着她,抽噎着:“他们都疯了,你也疯了!”
穆童却是摇摇头:“你这孩子,我是在帮你,你怎么还骂我呢。

“可是你会死的啊……”
“那就死吧,反正,我也不太想活了呢,我正好可以去找我的孩子,他一个人多孤单呐……”
小护士还在哭。
但穆童却已经没了气力回应小护士,她觉得体内最后一点温热也消尽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七章 卑贱


小护士抽抽搭搭的,眼泪不断。
但所幸床上的是,这个女人救回来了。
沈先生联系了一个同血型的人来,及时补上了穆如珠小姐所缺的血液,才没有将穆童抽干。
穆童昏睡在床榻上,听着吵闹慢悠悠的睁开了眼。
“我还活着吗?”
小护士连忙回应:“你差点就死了,亏得我收针收的快,也亏得沈……”
“这样啊……”穆童迷蒙着眼,打断了小护士的话,她根本不关心中间发生了什么,只是为自己还没有死而有些可惜。
她活了二十一年。
前九年的记忆,零零散散的。
后十二年的记忆里,便全是委屈难过和痛苦。
穆家父母没有将她当女儿养,从小就要应酬各色各样的男人,以帮助穆家争得一星半点儿的好处。
而这一切在沈修尘出现之后,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因为她知道了自己和沈修尘之间的婚约,便盼着婚约实现的那一刻……
他帮她清扫了身边的所有的灰暗,他帮她租房子住在校外抵挡了许多的麻烦。
甚至在学校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承认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一切的一切,则是在穆如珠的出现之后都变了。
沈修尘逐渐远离她,看她时总是一双厌恶的眼神,就像什么不得了的脏东西。
所以她这样的脏东西没有资格为他生下孩子,也没有资格嫁给他吧……
他爱穆如珠,多应该。
穆如珠单纯善良,天真可爱,众星捧月,真正的穆家大小姐。
而她卑贱如泥……毫无自知之明要去爱一个根本不能爱的男人。
小护士对她说;“你现在肯定全身酸软,吃点东西补充能量吧,我觉得那个女人不会善罢甘休的,她肯定还会来找你麻烦,吃饱了你就赶紧跑吧,我刚发了工资,能给你买车票,能跑多远跑多远,这家医院的医生护士也都疯了,根本不会管你的性命。

穆童听着,没有任何的心力。
“我都这样了,他还能对我怎么样呢。

小护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总觉得穆童现在很危险。
因为她亲眼看到了那个女人的病房里有红酒、炸鸡、烧烤……
肾病手术患者,怎么可能吃这些东西呢。
她将这些话跟护士长说,护士长让她闭嘴。
但她忍不住,还想和穆童说。
正此刻,穆如珠在沈修尘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小护士一惊,连忙将自己的口舌拉上了。
沈修尘看了小护士一眼:“出去吧。

小护士见到沈修尘不由得害怕,逃似得离开。
穆童见到两人来,一脸冷色,她想翻个身避免和他们正面交汇。
可惜她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这两人。
穆如珠见穆童这番,不由得哭出了泪:“穆童姐姐,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的孩子……害得你如此……你能原谅我吗?”
穆童没说话。
沈修尘却见不到她这番做作:“穆童,睁开眼,好好说话。

穆童没理会,一动不动。
这模样,让沈修尘心头的怒气又冲了起来。
明明是这个女人的错,为什么她还能理直气壮的没有丝毫悔改之心。
亏得他担心她出事,动用了所有关系才找到了同血型的人来。
穆如珠拉住了沈修尘,祈求道:“修尘哥哥,你别这样,穆童姐姐恨我也是应该的,那毕竟是一个生命,并且你还差点……”要了穆童的命。
穆如珠没有继续说下去,一双眼里满是悲伤:“修尘哥哥,你先出去吧,我想和穆童姐姐单独说说话。

沈修尘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女人,胸口里像是埋了个雷,闷闷的,随时能炸开般。
见沈修尘没有回应,穆如珠又轻轻的唤了一声:“修尘哥哥……”
沈修尘终起身,离开了病房,带上了房门。
屋里便只剩下穆如珠和穆童两个病人。
一个孱弱,一个有气无力。
穆如珠去拉穆童的手,她柔弱道:“穆童姐姐,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修尘哥哥了,并不是有意和你抢他,原谅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伤害你的孩子。

穆童无情的甩开了手。
她根本不想和穆如珠有任何的交流。
这个女人抢了她心爱的男人,夺走了她孩子的生命。
不论她如何的单纯善良,穆童都无法对她有一个好的眼色。
可就在她甩开手的瞬间,穆如珠却是跌向了床边的仪器。
随着仪器声倒地,巨大的声响震慑了整个病房。
穆童一惊,她根本没有用力。
何况她这种状态就没有力气可以用,更不谈将穆如珠推倒。
可很快,病房门被冲破,一个巨大的身形笼罩在了自己的面前。
“啪”一声脆响。
沈修尘的手掌生生打在了穆童的脸颊上。
有什么东西随即从她的右耳中留了出来……温温热热的。
那一瞬,穆童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昏天暗地。
那一瞬,穆童也感受到了什么是支离破碎。
“贱人!珠珠要是有什么事,我拿你的命赔!”
男人狠恶的言语环绕在穆童的耳侧。
像是来自天边,又像是来自地狱。
随之,穆童听到了外面吵闹的声音。
“穆如珠小姐脑袋重创,眼角膜损伤脱落,失明了。

“医院现在没有可供移植的眼角膜。

“不然就只能等有人活体捐赠了……”
“……”
医生护士,你一言我一语的,穆童都听不太清明。
沈修尘的那一巴掌,让她右耳失聪,仅能靠着左耳识别外界的动静。
但最后那句话,穆童却是听得格外的清楚。
“眼角膜,用穆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八章 欺骗


“眼角膜,用穆童的!”
--------
眼角膜移植的手术非常的快。
穆如珠躺在病床上,仍旧一副天真浪漫的模样。
“修尘哥哥,我运气真好,医院有现成的眼角膜让我移植。

她甜甜的笑,笑容爽朗单纯。
沈修尘看着她,却是不自觉的问道:“真的是穆童推你受伤了吗?”
穆如珠一愣,随即忧伤了脸:“修尘哥哥……我说过,不是穆童姐姐推我,是我不小心没站稳。

沈修尘抿了抿唇。
是啊,穆如珠明明说了不是穆童推的她,但他偏偏下意识认定了是穆童伤害了穆如珠。
于是他让医生拿了穆童的眼角膜给穆如珠换上。
穆如珠完好了,但穆童却瞎了。
那样一个卑贱心机的女人,却是让他此刻心里十分的烦躁。
穆如珠的抽噎声立即引起了沈修尘的注意力:“修尘哥哥,你告诉我,我的眼角膜不是穆童姐姐的对不对,对不对……”
沈修尘眉头微微拧起:“你别想太多。

“如果是穆童姐姐给我的眼角膜,那她该怎么办,她刚刚失去了孩子,又失去光明,她会活不下去的……修尘哥哥……”
穆如珠的泪没能落下来,全部被蒙在眼睛上的纱布吸收了。
沈修尘连忙道:“你别哭,医生说了刚刚做手术不能哭的,我保证她真的没事,真的……你信我。

“修尘哥哥,我不信你,我要见穆童姐姐……我要亲自听她说,我才信,否则,我宁愿哭瞎了自己……”
“好,我答应你,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她。

“不行,我现在就要见她!”
穆如珠哭闹很有本事。
沈修尘根本无可奈何。
“只要你不哭了,我马上带你去见她……”
……
穆童从手术室出来。
眼前被围了厚重的纱布。
她失明了,从此什么也看不见了。
小护士趁着没人,偷偷进来看她。
“我说过让你跑的,你偏偏不听我的话,现在好了,右耳听不见了,眼睛也看不见了。

“那对狗男女真的想要你的命,你为什么不相信呢,这一次我们好好吃饭,好不好。

“吃饱了,我就带你出院,帮你买车票逃走,逃得越远越好,让他们再也找不到你。

小护士絮絮叨叨说了一堆,穆童却没有一点点的心力去听。
正此刻沈修尘来了。
小护士无奈离开。
男人站在床头,深吸了一口气:“等到医院有新的眼角膜,我会安排给你做手术,眼睛的事,你不用担心。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穆童心尖一颤。
随即,她却笑了笑:“不用了,原本我也签了遗体捐赠,总归是要送人的。

两年前,她和沈修尘一起参加了学校的遗体捐赠,协议上写明了若意外去世,会将器官送给有需要的人。
沈修尘神色凝了凝:“你不会有事,珠珠也只是暂借你的……”器官。
那两个字,仿若千金,罪魁祸首的他也说不出。
良久,病房里面都没了声音。
直至,沈修尘开口:“等会儿珠珠来看你,你别惹事,只管说你很好就行。

穆童听闻,冷笑:“先是我的肾,然后是我的血,接着是眼角膜,这回见我是为了什么……可能是肝、可能是子宫、或者是心脏吧……”
沈修尘听闻,不由得来了火气:“你先伤害的珠珠,这一切不过是你赔给她的,别一副旁人欠你的模样来。

穆童已然有气无力了。
根本没有打算和沈修尘争辩。
在他心中,穆如珠就是最纯良的那个,而自己心机深手段多。
她若真的如此,又怎么会落到这种田地。
她满脸的讽刺,尽管没了眼睛,但沈修尘却能想象得到她内心在如何嘲笑他。
沈修尘已然不耐,道:“珠珠担心你,等会儿你见到她,什么难过的事都不要说,明白?”
穆童怔怔回答道:“好,但去之前,将离婚协议签了,我不想死了还和你有关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九章 离婚


“穆童!”
沈修尘低声吼出了她的名字。
她总是能一声不响的激起他内心的怒火。
“你不答应,我不会见她,即便见了她,我也会狠狠刺激她,反正总归是要被她设计到死,不若干脆我自己来。

她一言一句,压得沈修尘的心头喘不过气。
这个女人到现在还不知悔改,还在无故指责珠珠在作恶。
“你放心,我也不想和你有任何纠葛,离婚协议必须要签,我只是怕你舍不得。

她轻轻笑了一声。
声线里尽是轻蔑。
谁人不知她穆家假千金穆童对沈家大少爷深爱不渝,她能放弃好不容易得到的沈太太的位置,谁信!
沈修尘也不信。
离婚协议递给她,她必然是要嚎啕大哭,跪地求他原谅的。
就像先前那么多次一样……懦弱、心机、惯于博同情。
不若二十分钟,离婚协议书被助手宋勉送了过来。
那是豪门离婚协议的范本,上面写到会给穆童一幢别墅和一千万现金。
宋勉知道穆童看不见,逐字讲解。
但还没有讲解完,穆童便道:“沈家的人我嫌脏,钱也脏,我要净身出户。

宋勉一惊,沈修尘面色一暗。
“呵,这又是什么把戏,不想离婚直说,用不着这样装。

“麻烦你了。
”穆童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礼貌又客套。
“好,别改了你不签!”
“放心。
”沈修尘心里沉甸甸的,看着她淡定的模样,始终不相信她真的会离婚。
宋勉随后改了条款。
面对新的协议,穆童很直接问:“在哪里签?”
宋勉带着穆童的手,指出了位置。
穆童毫不犹豫的拿起了笔,只是因为身体虚弱,笔在她手指之间几番的颤栗。
便是她一手的字,也如同蚯蚓在纸面上蠕动。
等“穆童”两个字完完整整的出现在沈修尘的视野里,沈修尘的胸口压了千斤重!
沈修尘捏紧了手心,可这个女人凭什么想离婚!
当初要结婚的是她,离婚的还是她!
她沈修尘就这么好打发?
两个字写完,穆童的额头上都渗出了些许的汗意。
这种虚弱,便是宋勉看了也是心惊。
“现在可以让穆如珠来见我了。

“等会儿,你知道该怎么说话。

“嗯,我知道,她让我去死,我也不会皱一个眉头。

沈修尘心里头有无数句话要说,但看到她纱布之下带着若有如无嘲讽的脸,便一句话也吐不出来了。
沈修尘将离婚协议书紧捏在手里,大步走出病房。
宋勉紧忙跟上。
他随即见到沈修尘将那协议书瞬间撕成了碎片。
“沈总……”
“不许说出去。

“是。

沈修尘来到穆如珠的病房,穆如珠的纱布已经拿下来了,她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看见了。
穆如珠问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穆童。
沈修尘深吸气,说等会让就过去。
“太好了,修尘哥哥。

“珠珠,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说呀……”穆如珠天真的笑着。
“你知道的,我和穆童已经结婚了……她现在身体并不好,我想一直照顾她。

穆如珠一愣,情急之下竟是直接问出:“你不打算离婚了。

沈修尘抿了抿唇,答:“是。

或许从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不想离婚的是自己!
穆如珠苍白的脸色一僵,但很快恢复过来,她温和的说:“修尘哥哥,你能这样想是对的,你们已经结婚了,你照顾她天经地义。

沈修尘听到穆如珠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嗯,谢谢。

“现在可以带我去看穆童姐姐了吗?”
“好。

正在沈修尘出去为穆如珠找轮椅的时候,穆如珠将放在桌面上的水果刀放在了宽大病服的袖子里。
她脸上狠狠的划过一丝恶毒:穆童,你死了才不会有人和我抢修尘哥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十章 死亡


穆如珠被沈修尘推进来。
穆童靠在病床上,什么都看不见。
穆如珠还是那句话:“修尘哥哥,你出去等我吧。

沈修尘有些不放心,到底是对穆童有防范。
但穆童都瞎了,聋了,残了……还能做什么伤害穆如珠的事呢。
穆童却知道沈修尘心里的想法,便道:“如果还担心,你可以将我绑起来。

沈修尘咬紧牙关。
穆如珠还在劝他:“穆童姐姐说笑呢,你快出去吧。

沈修尘点了点头:“门别关,我就在外面坐着。

沈修尘出去,人站在门外十米远的长椅上。
这个距离,外加走廊嘈杂,声音不可能传到沈修尘的耳中。
穆如珠坐在门口,沈修尘可以看到他,他也能安心。
房内。
穆如珠一脸的天真:“穆童姐姐,你还好吗?”
穆童冷声:“别装了,又没别人,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穆如珠笑了笑:“也是……经过上一次,你若还不发觉,就是真的蠢了。

穆童冷嗤:“呵……”
“穆童姐姐,你知道修尘哥哥为什么讨厌你吗?”
穆如珠声音变得轻佻恶毒起来:“因为我告诉他十二年前将他救出冰窖的那个人是我……而你一直在欺骗他,嫁给他只是为了沈家的钱……”
穆童面无表情:“应该不止这一件吧。

穆如珠裂开了嘴角:“对啊,我不光骗了他这件事,我还骗他五个月前和他发生关系的人是我呢。

五个月前,穆如珠算计沈修尘,沈修尘没有碰穆如珠,而是被忽然闯入的穆童给得逞了。
也是那一次,穆童怀上了沈修尘的孩子。
而四个月前,穆如珠查出自己尿毒症,急需换肾,便自导自演了这一场好戏,让沈修尘和穆童在一众媒体面前发生关系,让沈修尘愧对于自己,逼着穆童捐肾给自己。
但意外的是,穆童竟然怀孕了。
穆如珠怎么可能会允许穆童淮上沈修尘的孩子呢。
何况穆如珠给了穆童那么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艳照,沈修尘再如何关心穆童,也不会忍受一个给自己戴了绿帽的女人吧。
多好的设计。
只要在捐肾结束之后,穆童和沈修尘离婚,与自己结婚就够了。
但偏偏沈修尘开始着手查穆童肚子里孩子的DNA样本。
亏得她留了一手,才没让沈修尘识破。
听着穆如珠的话,穆童依旧无动于衷。
这一切,她早猜想到了。
否则沈修尘怎么会如此绝情,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呢。
穆如珠眯了眯眼:“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想冲出去告诉修尘哥哥这一切,但我劝你还是少费力气了吧,他不可能听你说的。

穆童很赞同穆如珠的话:“你说的很对,我也不打算费那个力气,我相信你现在手指头破了一点儿皮,他都会认定是我奸险狡诈伤害了你……”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穆如珠心头微微讶异,这个女人表现的太冷静了点,十分不正常:“你怎么不生气?”
难道有录音?
可整个医院的人都被自己买通了,穆童不可能有录音设备。
所以,穆童在考量什么?
穆童道:“让我猜一下,你接下来想做什么吧。

“嗯?”穆如珠警惕起来。
“你应该想让我死,通过你自残然后陷害我故意伤人,这次你打算残害你哪里?”
穆如珠的心思竟然被穆童全部猜中了。
穆如珠拧起了眉头:“你就算知道又如何,反正修尘哥哥不会信你。

“是,他是不会信我,但我也不想被你牵着鼻子走。

说着,穆童艰难的下了床。
她的脚步十分虚浮,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刀尖上,痛苦的无以复加。
才两步,头上就满是细密的汗珠子。
她走至门口,摸索着门柄,每一个动作都那样艰难。
门外不远处,沈修尘正看着她,看着穆童的孱弱、微小……他的心好疼。
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劝着自己穆童还是善良的,到了这个层面,一定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事。
但他还是小瞧了穆童。
眼见穆童将病房门关上,反锁。
沈修尘大步走向病房,病房内传来了穆如珠的一声尖叫。
沈修尘大喊:“穆童,开门,给我开门,你想干什么!”
“修尘哥哥,别进来,穆童姐姐拿着刀……啊……不要,啊……”
沈修尘不疑有他,立即通知人来撞门。
但屋内传来了穆童的声音。
“别撞门,再撞,我就杀了她!”
沈修尘心头一沉:“穆童,别做傻事,我……珠珠是无故的,你要恨就恨我,是我伤了你……我保证我会补偿你,你放了珠珠。

他此刻,担心的其实不是穆如珠。
而是穆童。
如果穆如珠又受伤,穆童该怎么还,他该怎么还。
正此刻,一群武装人员包围了病房。
沈修尘被拉走。
“怎么回事?”
领头的武装人员回答:“我们接到了报警,里面有人挟持人质,这里很危险,请你离开。

挟持?
人质?
沈修尘立即否认:“不是,没有,穆童没有挟持……”
但穆如珠的求救声又一次从里面发了出来:“救我,救我……”
面对这个声音,沈修尘无从狡辩。
他咬牙,质问:“谁报的警!”
穆家父母出现:“是我们报的警,若不报警,你真的想让穆童杀了珠珠吗?”
沈修尘的肺里那股子压力似是要爆开了。
……
病房内。
穆童坐在床边,气喘吁吁。
方才她关门,就用了十成的力气。
穆如珠好端端的坐在轮椅上,上演着精彩绝伦的表演。
“你有猜到,我会设计成这样吗?”穆如珠得意的笑。
穆童摇头:“连特警也来了,是超乎了我的预料。

“你说,我若将窗帘拉开,会不会有红外线对准你,然后在你某个涉及了我危险的动作下就一枪击毙你呢。

“如此也好。

穆如珠最厌恶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你已经很害怕了吧,还装的这么淡定!”
穆童点头:“是啊,我是有些害怕了,死之前总归是有点怕的。

穆如珠警惕看她:“你什么意思。

穆童说:“你扶我去窗边。

穆如珠正担心她不去拉开窗帘呢:“好啊,我扶你过去,这里有一把刀,你要吗?”
“嗯,给我。

刀拿在了穆童的手上。
穆如珠扶着她,远远的看,真有点像是被胁迫的样子。
窗外,是一片高楼大厦,大厦之中几个窗户都打开了,武装人员就藏匿在那窗户之后。
穆如珠不理解:“你是不是想将我推下去?”
“没有,我力气不够。
”穆童笑:“我只是想配合你。

下一秒,她拉开了窗帘。
随后打开了窗户。
红外线对准了她的脑门、胸口、四肢……
穆童将刀放在了穆童的身前,说:“帮我打开窗户。

外面,很多人正盯着她们。
这是穆如珠安排的戏,她当然会演,但是被穆童这样指挥,她还是很不舒服……
窗户被打开,十层高楼上,冷风猛灌进来,吹得穆童一阵虚脱。
但好在,她能分清窗户打开的很大,她的身形完全可以出去。
“里面的人注意听,放下武器,一切有的商量,否则别怪狙击手开枪……”
冰冷的声音来自特警。
但随即被一阵嘈杂替代。
“穆童,你放下刀,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我求求你放下刀。

“穆童……”
这个声音来自沈修尘。
关键时候,沈修尘终于开始在乎她了吗?
穆童自嘲:大概是担心穆如珠受伤吧。
“将人拉走。

又是一阵嘈杂,接着特警开始重复之前的话。
穆童没心思听了。
随即,她一勾唇,将刀插入了穆如珠的胸口处。
她力气小,只扎进去了一点点,便是那一点点……随之“砰”的震天响动。
一颗子弹穿透了她的大脑。
穆童感觉到了额上流下了一缕温热,她满意的笑了。
穆如珠第一次听到枪声,吓得立即离开了穆童。
而她趁着最后还有一点神思,一双手摸索起来,摸向了窗口。
她多怕这一枪没办法让自己死透。
所以,她毫不犹疑的跳了出去。
十层高楼,四十米高的距离。
人摔下去,立即成了肉酱。
楼下围观群众一片,忍不住恶心和干呕,纷纷侧过头去。
而沈修尘慌张赶到楼下……看着那红色血肉,眼前一片暗黑,男人胸口处的疼痛被激发,一口鲜血猛地涌了出来!
“沈总,沈总……医生,医生快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第十章 死亡


穆如珠被沈修尘推进来。
穆童靠在病床上,什么都看不见。
穆如珠还是那句话:“修尘哥哥,你出去等我吧。

沈修尘有些不放心,到底是对穆童有防范。
但穆童都瞎了,聋了,残了……还能做什么伤害穆如珠的事呢。
穆童却知道沈修尘心里的想法,便道:“如果还担心,你可以将我绑起来。

沈修尘咬紧牙关。
穆如珠还在劝他:“穆童姐姐说笑呢,你快出去吧。

沈修尘点了点头:“门别关,我就在外面坐着。

沈修尘出去,人站在门外十米远的长椅上。
这个距离,外加走廊嘈杂,声音不可能传到沈修尘的耳中。
穆如珠坐在门口,沈修尘可以看到他,他也能安心。
房内。
穆如珠一脸的天真:“穆童姐姐,你还好吗?”
穆童冷声:“别装了,又没别人,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穆如珠笑了笑:“也是……经过上一次,你若还不发觉,就是真的蠢了。

穆童冷嗤:“呵……”
“穆童姐姐,你知道修尘哥哥为什么讨厌你吗?”
穆如珠声音变得轻佻恶毒起来:“因为我告诉他十二年前将他救出冰窖的那个人是我……而你一直在欺骗他,嫁给他只是为了沈家的钱……”
穆童面无表情:“应该不止这一件吧。

穆如珠裂开了嘴角:“对啊,我不光骗了他这件事,我还骗他五个月前和他发生关系的人是我呢。

五个月前,穆如珠算计沈修尘,沈修尘没有碰穆如珠,而是被忽然闯入的穆童给得逞了。
也是那一次,穆童怀上了沈修尘的孩子。
而四个月前,穆如珠查出自己尿毒症,急需换肾,便自导自演了这一场好戏,让沈修尘和穆童在一众媒体面前发生关系,让沈修尘愧对于自己,逼着穆童捐肾给自己。
但意外的是,穆童竟然怀孕了。
穆如珠怎么可能会允许穆童淮上沈修尘的孩子呢。
何况穆如珠给了穆童那么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艳照,沈修尘再如何关心穆童,也不会忍受一个给自己戴了绿帽的女人吧。
多好的设计。
只要在捐肾结束之后,穆童和沈修尘离婚,与自己结婚就够了。
但偏偏沈修尘开始着手查穆童肚子里孩子的DNA样本。
亏得她留了一手,才没让沈修尘识破。
听着穆如珠的话,穆童依旧无动于衷。
这一切,她早猜想到了。
否则沈修尘怎么会如此绝情,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呢。
穆如珠眯了眯眼:“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想冲出去告诉修尘哥哥这一切,但我劝你还是少费力气了吧,他不可能听你说的。

穆童很赞同穆如珠的话:“你说的很对,我也不打算费那个力气,我相信你现在手指头破了一点儿皮,他都会认定是我奸险狡诈伤害了你……”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穆如珠心头微微讶异,这个女人表现的太冷静了点,十分不正常:“你怎么不生气?”
难道有录音?
可整个医院的人都被自己买通了,穆童不可能有录音设备。
所以,穆童在考量什么?
穆童道:“让我猜一下,你接下来想做什么吧。

“嗯?”穆如珠警惕起来。
“你应该想让我死,通过你自残然后陷害我故意伤人,这次你打算残害你哪里?”
穆如珠的心思竟然被穆童全部猜中了。
穆如珠拧起了眉头:“你就算知道又如何,反正修尘哥哥不会信你。

“是,他是不会信我,但我也不想被你牵着鼻子走。

说着,穆童艰难的下了床。
她的脚步十分虚浮,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刀尖上,痛苦的无以复加。
才两步,头上就满是细密的汗珠子。
她走至门口,摸索着门柄,每一个动作都那样艰难。
门外不远处,沈修尘正看着她,看着穆童的孱弱、微小……他的心好疼。
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劝着自己穆童还是善良的,到了这个层面,一定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事。
但他还是小瞧了穆童。
眼见穆童将病房门关上,反锁。
沈修尘大步走向病房,病房内传来了穆如珠的一声尖叫。
沈修尘大喊:“穆童,开门,给我开门,你想干什么!”
“修尘哥哥,别进来,穆童姐姐拿着刀……啊……不要,啊……”
沈修尘不疑有他,立即通知人来撞门。
但屋内传来了穆童的声音。
“别撞门,再撞,我就杀了她!”
沈修尘心头一沉:“穆童,别做傻事,我……珠珠是无故的,你要恨就恨我,是我伤了你……我保证我会补偿你,你放了珠珠。

他此刻,担心的其实不是穆如珠。
而是穆童。
如果穆如珠又受伤,穆童该怎么还,他该怎么还。
正此刻,一群武装人员包围了病房。
沈修尘被拉走。
“怎么回事?”
领头的武装人员回答:“我们接到了报警,里面有人挟持人质,这里很危险,请你离开。

挟持?
人质?
沈修尘立即否认:“不是,没有,穆童没有挟持……”
但穆如珠的求救声又一次从里面发了出来:“救我,救我……”
面对这个声音,沈修尘无从狡辩。
他咬牙,质问:“谁报的警!”
穆家父母出现:“是我们报的警,若不报警,你真的想让穆童杀了珠珠吗?”
沈修尘的肺里那股子压力似是要爆开了。
……
病房内。
穆童坐在床边,气喘吁吁。
方才她关门,就用了十成的力气。
穆如珠好端端的坐在轮椅上,上演着精彩绝伦的表演。
“你有猜到,我会设计成这样吗?”穆如珠得意的笑。
穆童摇头:“连特警也来了,是超乎了我的预料。

“你说,我若将窗帘拉开,会不会有红外线对准你,然后在你某个涉及了我危险的动作下就一枪击毙你呢。

“如此也好。

穆如珠最厌恶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你已经很害怕了吧,还装的这么淡定!”
穆童点头:“是啊,我是有些害怕了,死之前总归是有点怕的。

穆如珠警惕看她:“你什么意思。

穆童说:“你扶我去窗边。

穆如珠正担心她不去拉开窗帘呢:“好啊,我扶你过去,这里有一把刀,你要吗?”
“嗯,给我。

刀拿在了穆童的手上。
穆如珠扶着她,远远的看,真有点像是被胁迫的样子。
窗外,是一片高楼大厦,大厦之中几个窗户都打开了,武装人员就藏匿在那窗户之后。
穆如珠不理解:“你是不是想将我推下去?”
“没有,我力气不够。
”穆童笑:“我只是想配合你。

下一秒,她拉开了窗帘。
随后打开了窗户。
红外线对准了她的脑门、胸口、四肢……
穆童将刀放在了穆童的身前,说:“帮我打开窗户。

外面,很多人正盯着她们。
这是穆如珠安排的戏,她当然会演,但是被穆童这样指挥,她还是很不舒服……
窗户被打开,十层高楼上,冷风猛灌进来,吹得穆童一阵虚脱。
但好在,她能分清窗户打开的很大,她的身形完全可以出去。
“里面的人注意听,放下武器,一切有的商量,否则别怪狙击手开枪……”
冰冷的声音来自特警。
但随即被一阵嘈杂替代。
“穆童,你放下刀,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我求求你放下刀。

“穆童……”
这个声音来自沈修尘。
关键时候,沈修尘终于开始在乎她了吗?
穆童自嘲:大概是担心穆如珠受伤吧。
“将人拉走。

又是一阵嘈杂,接着特警开始重复之前的话。
穆童没心思听了。
随即,她一勾唇,将刀插入了穆如珠的胸口处。
她力气小,只扎进去了一点点,便是那一点点……随之“砰”的震天响动。
一颗子弹穿透了她的大脑。
穆童感觉到了额上流下了一缕温热,她满意的笑了。
穆如珠第一次听到枪声,吓得立即离开了穆童。
而她趁着最后还有一点神思,一双手摸索起来,摸向了窗口。
她多怕这一枪没办法让自己死透。
所以,她毫不犹疑的跳了出去。
十层高楼,四十米高的距离。
人摔下去,立即成了肉酱。
楼下围观群众一片,忍不住恶心和干呕,纷纷侧过头去。
而沈修尘慌张赶到楼下……看着那红色血肉,眼前一片暗黑,男人胸口处的疼痛被激发,一口鲜血猛地涌了出来!
“沈总,沈总……医生,医生快来……”
继续阅读《我们都辜负了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