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湘,顾溪(豪门前夫想复婚)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豪门前夫想复婚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燕绥
简介:结婚之前,顾溪就知道陆景琰心里有人,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
不为别的,只因他也是她心里的人
后来有一天,陆景琰的心上人重回他的怀抱,顾溪以为有了孩子终于能稳固的婚姻,在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狗血爱情面前,轰然倒塌
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婚
爱了这么多年,赔上了青春赔上了心,还给人家生了个孩子,不能再连尊严也没了
离婚后的顾溪对陆景琰爱理不理,一言不合就开怼
每每见面,陆景琰总是被她气得半死
他抗议她这般粗鲁地对他,她冷冷地笑,“陆景琰,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失婚妇女脾气好呢?她不精神变态就已经很不错了
” 可是,他怎么越来越喜欢她了呢? 甚至想跟她,重修旧好破镜重圆?
角色:苏湘,顾溪
苏湘,顾溪(豪门前夫想复婚)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前夫想复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顾溪,我知道这些年,是景琰对不起你,他娶了你,却不能全心全意的爱你。我本来不想破坏你和他之间的关系,可我才知道,他还爱着我,而我,也还爱着他……”

  顾溪看着手机短信页面,脑海里浮现下午在咖啡厅里看到的那一幕,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窖。

  今天是陆家老爷子的八十大寿,陆家所有的亲戚都到了。大厅里很热闹,来来回回穿梭的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只除了她。

  晚宴持续了近两个小时,结束时,陆老爷子在佣人的搀扶下刚要离开,顾溪轻喊了一声,“爷爷,请您稍等一下。”

  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端庄优雅,领口处有细细的水钻点缀,衬的她的肌肤更加白皙,如果不说出来,没人知道她已经跟陆家长孙陆景琰,育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了。

  她声音轻柔,语气却少见的郑重,让在座的人都看了过来。

  陆景琰更是蹙了蹙眉。

  她站起来时,他的目之所及是她的左手无名指,那里本该戴着一枚晶亮的钻戒,此刻却空无一物。

  这个女人是想干什么,在这种场合出什么风头吗?

  陆老爷子抬眼看向她,语气和善,“顾溪,有什么事吗?”

  “是的,爷爷。”

  顾溪扯出一个笑,敛了眉道:“正好今天大家都在,我有件事情想要宣布一下。”

  她顿了顿,继续道:“我打算跟景琰离婚了,离婚申请我已经请律师递交法院,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至于离婚的原因,是因为景琰的心上人回来了,我决定成全他们。”

  她话一出,整个宴会厅都炸了。

  就连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陆老爷子都愣在当场,更别说顾溪的公公和婆婆了。

  陆景琰更是在惊怒过后,猛地上前一步拽住了她,

  “顾溪,你在闹什么?”

  她淡定迎向他震怒的视线,

  “陆景琰,在这种场合宣布这件事,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在闹。”

  陆景琰被她气得脑袋嗡嗡作响,再看着她决绝没有一丝留恋看向自己的眼睛,心没来由的慌了一下。

  顾溪推开他的手,自嘲笑了笑,

  “抱歉,今天下午等女儿放学时,在咖啡厅里,我不小心听到了你跟她的谈话。”

  陆景琰瞬间脸色一变。

  顾溪神情寡淡地接着说道,

  “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她,她说要出国,你义无反顾的等她。”

  “她说她爱上了你大哥,你平静答应,没有任何为难。”

  “如今,她又回国,告诉你她爱的人其实是你,想要重新跟你在一起,不介意你已经结婚生子,即便只是在外面等你,也不介意,而你一句强硬拒绝的话也没有。”

  被她当众解揭开自己的隐私,陆景琰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他压着怒火,“你就非要在这里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2章


  顾溪嗤笑了一声,不答反问,

  “陆景琰,你是做冤大头做上瘾了吗?我要是你,在她今天说那些话的时候,我立马上去就抽她一个大嘴巴子!”

  “顾溪!”

  陆景琰抬手过来想要拉她,顾溪却避开了他的手,而后迎面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陆景琰,你tm是爱受虐,愿意被人这样对待,我不是,我不愿!”

  “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了,受够了怎么努力都走不进你心里的日子了!被你这样阴晴不定、不冷不热的待了这么多年,我受够了!”

  她说这些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不过很快就被她很好的压制了下来,她望向他,眼神倔强而又决绝,“所以,陆景琰,我们离婚!”

  她说完迈步就朝宴会厅外面走去,不顾任何人的劝阻,也不管别人看笑话的眼神,走了几步她又踢掉了自己的高跟鞋,拎在手里赤脚疾步离开。

  反正这个婚她是离定了,以后也不会再跟陆家人有什么往来了,她也不需要再注重自己豪门贵妇的形象,也不必再为了谁而委屈自己。

  陆家人已经被今天魔幻的一切惊呆了。

  其中,包括被她甩了一巴掌脸色阴沉的陆景琰。

  “这到底怎么回事!”

  陆家老爷子勃然大怒,瞪向陆景琰。

  老爷子一直都知道两个年轻人的婚姻有些别扭,但两人都在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也有了孩子,什么情绪应该都磨平了。可没想到,两人反而走到最糟糕的这一步。

  “这个家还轮不到她来做主!”

  陆景琰语气阴沉地这样说了一句,也转身离开了。

  他这句话的言外之意,这婚,他不同意离!

  他不同意离,她就离不成!

  他也有一万种办法让她离不成!

  走到门口时,正好看到被顾溪丢弃的那双高跟鞋,陆景琰脸色更阴沉了,抬脚,火气很大的将那双鞋给踢开了老远。

  他隐约记得她很喜欢这双高跟鞋,说穿起来舒服又不累脚,很多正式的场合她都喜欢拿出这双鞋来穿。

  如今她这样毫不留情的丢弃,就仿佛被她毫不留情当众宣布离婚的自己。

  那种感觉,也让他觉得自己被丢弃了。

  越想越气,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了,走到门外,正好看到那个女人赤着脚站在车边,手里拎着一双刚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的平跟鞋。

  即便现在他跟她隔着一段距离,他也能看到……她泪流满面。

  他的心情不由得更烦躁了,抬手一把将领带扯了下来丢到一旁,情绪很差地开口拦她,

  “顾溪,你给我站住!”

  然而,他话音才落,她已经穿好鞋子坐进了车里,并且在他试图追过去时,她的车子又飞快的驶了出去,只留给了他一道尾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3章


  陆景琰只觉得内心火气翻涌的更厉害了。

  就那样站在原地狠狠瞪着她的车子离开的方向好久,才寒着脸转身返回,抱起了在楼上熟睡的女儿,驱车返家。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刚刚晚宴上她匆匆喂女儿吃了饭,然后又早早将女儿哄睡了。

  原来她是为了将女儿支开,好宣布离婚的事。

  陆景琰边开着车边冷笑,既然她顾忌女儿,那又离哪门子的婚?

  顾溪自己也知道,暂时将女儿支开,并不是一件长久之计,小姑娘那样古灵精怪,估计很快就知道他们要离婚的事情。

  然而无论如何,她也不想让女儿直面他们撕破脸的这一幕。

  顾溪今晚没回家。

  她了解陆景琰这个人,今晚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他提离婚,让他颜面尽失,回家之后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发火呢。

  可她现在只觉得身心俱疲,没有力气再回去应付陆景琰。

  她开着车在路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眼泪流了一场又一场。

  毕竟是一场纠缠了五年的婚姻,毕竟他们之间还有个女儿,毕竟,她曾经那么那么的爱那个男人。

  如果不是下午听到夏瑜对他表白,如果不是夏瑜的那条短信,她大概还活在自己虚构的梦里。

  顾溪最终驱车去了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她的好朋友苏湘住在那里。

  在外面开着车游荡了半天,当车子停在苏湘楼下时,她的心里已经清明一片了。

  其实她自己也很清楚,跟陆景琰的这段婚姻,早在一年前她不小心偷听到他说永远都不会爱上她之后,就该走到尽头了。

  他们这段婚姻,之前全靠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维持着,他那番话将她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她哪里还有什么勇气去维持?

  她不后悔自己做出离婚的这个决定,也从来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一件事,包括倾尽全力的爱一个人。

  苏湘来开门的时候,看着她憔悴狼狈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她拉了进去担心询问,

  “你这是怎么了?”

  苏湘比她年长一岁,她们曾经是高中同学,高考之后苏湘因为家庭原因选择不再继续念大学转而进入社会打工,而她则去了大学,一度失去过联系。

  前几年她们在D城街头偶然相遇,这才又重拾了旧日的情谊。

  顾溪坐在沙发上,接过苏湘递给她的温热白开水喝掉之后,平静的道,

  “我也要离婚了。”

  之所以说她也要离婚,是因为苏湘在一年前也离婚了。

  苏湘离婚的原因是对方背叛了她,然而并不是因为苏湘的前夫多么有钱才在外面有了年轻漂亮的女人,相反,是因为苏湘的老公没有钱,但却又过够了清贫的日子,所以在外面找了有钱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4章


  那女人还是个有夫之妇。

  苏湘听她说要离婚,十分惊愕,惊愕过后脸上又是心疼,

  “你……真的能放下吗?”

  顾溪跟陆景琰这段苦闷的婚姻,在她们重逢之后顾溪全都告诉了苏湘,她最初的欢喜,她最后的疼痛,全部全部都对苏湘说了,所以苏湘知道她所有的心路历程。

  面对着苏湘的问话,顾溪疲惫的靠在了沙发背上,轻轻闭上了眼。

  放得下又如何?放不下又如何?

  苏湘看了一眼她此时的表情,想了想还是轻声劝着,

  “你跟我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我跟孙涛一开始是两情相悦,在一起的这些年却是从喜欢走到了厌弃,所有的感情在这几年被消耗光了。”

  时隔一年,苏湘再次提起自己那段失败的婚姻,已经完全平静了,不气不恼,不留恋不诋毁,像是个局外人。

  “而你跟陆景琰不一样,你们是最初的时候没有感情,这些年相处感情却越来越融洽,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比较好。”

  顾溪蓦地睁开了眼,一双清丽的眸子里全是自嘲的笑,

  “湘湘,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走到离婚这一步。”

  “可是我真的累了。”

  说起这些事来,顾溪原本漂亮的眼睛愈发的黯淡,

  “你说我们的感情越来越融洽?”

  “可是那也仅仅只是融洽不是吗?”

  “他不爱我,这个事实我抹不掉,这也是我们婚姻的致命伤。”

  顾溪看着苏湘一字一句地说着,

  “这让我觉得绝望。”

  “这就像是我们玩游戏,如果这一关一直过不去,不管之前对这个游戏有多大的热情,有多么的痴迷,最终也会因为这一关的一直停滞不前而所有热情都被消耗殆尽,直至心灰意冷再也不愿去触及。”

  顾溪说到这里,清淡一笑,尽显寂寥和落寞,

  “我对陆景琰的感情,就是这样。”

  跟陆景琰的这五年婚姻,一开始她是那样的热情万丈,费劲心思的讨好他,迎合他,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赢得他的心。

  她曾经欢快明亮,她曾经活泼爱笑。

  在无意间听到了他那番话之后,她慢慢的就变得郁郁寡欢了起来,每天守着一个永远不会爱上自己的男人,守着一段无望的婚姻,她怎么能像以前那样欢快明亮起来?

  她慢慢的就变的沉静,变的寡言少语,变的没有那么多的期待,渐渐的,就没了生气,成了一个哀怨的妇人。

  这,就是这五年的感情带给她的改变。

  有时候她也常常会问自己,这是她想要的吗?

  苏湘还想再说些什么,顾溪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溪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直接就挂掉了。

是陆景琰打来的,她并不想接。

  然而他却不依不饶,她最终接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5章


  他的声音在那端异常的冰冷,隐约也听得出来他压抑的火气,

  “在哪儿?”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淡淡的问,

  “有事吗?”

  “暖暖醒了,哭着找你!”

  她感觉到那端他的火气更甚了,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顾溪想如果此时她是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将她生吞活剥。

  他的话音落下,是女儿大声的哭泣透过电话传入她的耳膜,她的心瞬间剧痛无比。

  暖暖是他们的女儿,今年三岁多了,前段时间刚去了幼儿园,是个活泼可爱且聪颖伶俐的女孩子,像极了……曾经的她。

  “妈妈——”

  “妈妈——”

  “你在哪儿?快回来陪暖暖——呜呜——”

  女儿哭着在电话那端喊着她,她觉得自己的心痛的都开始颤抖了,自从女儿出生,她很少有离开女儿的时候,在女儿上幼儿园之前,她整天就是在家带孩子,陪孩子,安静的相夫教子。

  陆景琰有给请过月嫂,但是她不愿意自己的孩子经手别人,所以就又给辞了,自己亲力亲为照顾女儿的吃喝拉撒。

  所以这会儿,她就更是难受得要命,眼泪也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然而这一次她却是狠了心的要弃掉这段婚姻了,她安慰自己,过了这几天等他们把婚离了,她就再也不会跟女儿分离了。

  她会带着女儿离开这里,离得远远的,让他跟夏瑜双宿双飞。

  她含泪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轻声安抚女儿,

  “暖暖乖,湘湘阿姨生病了,妈妈来照顾一下湘湘阿姨,今晚就不回去了,让爸爸陪你吧。”

  苏湘跟前夫也有个女儿,比暖暖大两岁,离婚的时候苏湘将女儿的抚养权要了来,但是现在苏湘要上班,所以女儿被送回苏湘老家父母那儿,让他们帮忙照看了。

  以前顾溪经常带暖暖来找苏湘的女儿玩,两个小姑娘玩的很好,所以暖暖也知道苏湘,并且跟苏湘的感情也很好。

  她以为懂事的女儿听说湘湘阿姨生病了会体谅一下,结果没想到女儿反而哭的更凶了,

  “不要,我不要——”

  “我不要爸爸陪,爸爸好可怕——”

  女儿这样一喊,顾溪瞬间就明白了女儿为什么忽然哭的这样凶了。

  作为一个父亲,陆景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跟女儿单独相处过,更别说跟女儿有什么温情时刻。

  女儿对他,生疏居多,再加上他此时的脸色和表情肯定都很难看,所以女儿才会排斥成这样。

  “妈妈,你快回来救我——”

  女儿竟然用了“救”这个字,看的出来陆景琰这个父亲在女儿眼里是何等的恐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6章


  酸涩与疼痛齐齐猛戳她的心,顾溪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没有办法再继续听女儿的哭喊,她狠心地对电话那端的那人喊了一句,

  “我今晚不回去了,你哄哄她吧!”

  然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她,丢掉手机,坐在沙发里捂着脸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然而眼泪却是一颗颗的滚烫滑落。

  一旁的苏湘看了,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

  同样是做母亲的人,苏湘对这种跟孩子分离的感觉深有体会。

  苏湘以为顾溪会继续哭下去,但是她却猛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然后就那样在泪水中弯起嘴角笑了起来,

  “我不哭,我才不哭呢,结束这场婚姻,对我来说是解脱,我为什么要哭?”

  她的语气固执而又倔强,

  “以后我不会再为这件事流一滴眼泪,我之所以难受,是因为暖暖,然而,以后再痛也痛不过今晚,我已经看开。”

  苏湘看着她决绝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还真是洒脱,我走出这件事来,可是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也是最近我才释怀看开了。”

  苏湘当初得知前夫在外面有那样的一个女人之后,一口气没上来,当场就昏了过去,而且在醒过来之后一度的精神崩溃,冲到楼顶差点从楼上跳下去。

  而如今顾溪这样三言两语就将这段五年的婚姻舍弃,苏湘佩服她的洒脱和决绝。

  可是苏湘不知道,那是因为心彻底被伤透了,不再对这段婚姻抱任何的希冀了,才会这样洒脱。

  苏湘的话音刚落,顾溪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着的,还是陆景琰的来电。

  顾溪直接把手机关了机,然后看向苏湘说,

  “借你的卫生间洗个澡,顺便再借身衣服给我穿。”

  然后便起身离开了。

  苏湘看了一眼她那只黑屏关机的手机,对她离婚的决绝心思已经有了大体的了解,也没再说什么,只起身去卧室找她衣服。

  离就离吧,在一起过的这样辛苦和压抑,又何必再继续维持呢。

  顾溪跟陆景琰还只是五年的婚姻呢,她跟前夫孙涛十年的感情都可以说断就断,更何况只是一个五年。

  顾溪洗了个澡换了苏湘找给她的家居服,整个人感觉清爽了许多,神智也愈发的清晰了。

  苏湘还拿了一套崭新的衣服给她,

  “这是我前几天刚买的,你先拿去穿吧,别嫌弃廉价就行。”

  顾溪接了过来,轻轻笑了笑,

  “怎么会嫌弃,我现在可是一无所有。”

  书香门第。

  儿童房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声,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粉红色的儿童床旁边,站着脸色铁青且狼狈不堪的陆景琰,正拿着手机一遍遍的拨打着顾溪的电话,但是一遍遍提示他的,都是冰冷的关机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7章


  陆景琰之所以如此狼狈,是因为他刚刚从晚宴上载女儿回来,将熟睡的女儿抱回房间放下之后就直接去了浴室,结果刚洗了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女儿的嚎啕大哭声,他只好匆匆擦了擦胡乱套上衣服跑了出来。

  他从未有过这样单独照顾女儿的经历,女儿自从出生,所有的事情都是顾溪自己亲力亲为,而他每天晚上要么有应酬很晚才回来女儿都已经睡了,要么早下班回来,吃完晚餐之后继续去书房工作,要么,繁忙的出差不在家。

  亲子时间少之又少,完全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所以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一开始他还耐心安抚几句,然而在左等右等不见那个女人回来之后,他的耐性也被磨完了,更何况女儿还一直在哭。

  刚刚在晚宴上被那个女人闹了一通让他颜面尽失,现在回了家女儿又闹了起来,他的火气可想而知。

  他跟女儿最亲近的,也不过是他在家的时候早晚他上下班的时候,小小的人儿会站在门口笑眯眯地跟他说一声爸爸再见,又或者是爸爸你回来了。

  其他的,再无。

  很多时候他本能的不去跟女儿接触,本能的不去仔细看女儿那张明亮张扬的小脸,因为实在是像极了几年前初识的那个顾溪。

  不光是模样像,连她总是笑眯眯的乐呵着的神态,也像。

  不知道她们整天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好心情,也不知道她们整天哪里来的那些活力和元气,总之看到她们,总是会觉得眼睛会被她们明亮的笑容灼伤似的。

他不喜这幅样子的她们母女两人,所以拒绝跟她们互动和回应。

只是,好像有人这些年已经不那么爱笑了,也不那么明媚了,她沉默安静的有时候他都会忘记她的存在。

在第N次拨打顾溪的电话无果之后,陆景琰压抑了一晚上的火气终于彻底爆发,手一抬,手中的手机摔到了一旁的墙上,砰的一声巨响,吓得床上哭的满脸泪水的小姑娘猛地一顿,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里瞬间爬满了恐惧,然后再无其他的哭声。

她终于消停了不哭了,陆景琰看着她那副惊惧的缩着身子不断的往后躲的模样,胸口有个地方却蓦地疼了起来,疼的他的五脏六腑都错了位似的。

他知道自己吓坏了小人儿。

他总算还有一丝理智,知道即便他跟顾溪之间再怎么闹,孩子也是无辜的,他不该在孩子面前发这么大的火。

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满脸的戾气收了起来,他尽量使自己的语气缓和柔软了下来,

“暖暖,对不起,爸爸不是在朝你发火。”

陆景琰说完这句话迈步欲走近,小姑娘却往后退的更急了,眼里甚至再次涌上了泪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8章


陆景琰看着女儿这副模样,只觉得心底一片凄凉和茫然。

女儿三岁,他从未跟女儿有过怎样的亲密,所以他也一直都认为自己对女儿并没有多少感情。

可是这一刻,当小小的人儿用这样陌生惊惧而又排斥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深深体会到了一种苍凉的无奈感。

他试着蹲下了身来,高大的身子俯低,就那样看着床上那个被吓坏的小女孩,

“暖暖,别怕,爸爸不会伤害你。”

他忽然觉得她很可怜,因为她同样也被那个可恶的女人给丢弃了。

想到这一点,心里也愈发的柔软了下来,脸色和眼神遂也跟着柔软了下来。

许是因为他的态度这样好转,所以床上的小人儿没再继续往后缩,但看向他的眼睛里也还是恐惧和排斥,洁白的小牙齿咬着粉嫩的下嘴唇,借以掩饰自己对他的惧怕。

陆景琰向来擅长掌控一切,只是一个小女孩,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不容许自己搞不定她。

修长的指在小姑娘的床沿轻轻敲打着,今天早晨在早餐桌上,小姑娘跟她妈妈说起想去迪斯尼游玩的画面浮现在脑海。

那个女人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

好像是说他工作太忙没时间陪她去。

嘴角勾起一抹温和的笑容,视线再次投在床上的小人儿脸上,

“你不是想去迪斯尼吗?过几天爸爸休假带你去好不好?”

小姑娘清亮的眼底瞬间就涌上了惊喜,取代了之前的那些惊惧,然后奶声奶气地问他,

“真的吗?”

她开心的模样让陆景琰心头一软,他继续跟小姑娘讲着条件,

“真的,而且如果你不再哭了,不再找妈妈,乖乖自己睡觉,爸爸会抓紧时间处理完工作陪你去。”

“哇,太好了,太好了,可以去迪斯尼喽!”

终究是个心性简单的孩子,他这样一番糖衣炮弹下来,就让她放下了心底那些芥蒂。

如果说前一刻陆景琰还是为了让她乖乖睡觉而说出的带她去迪斯尼的这番话,那么这一刻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他是真的想带她去了。

曾几何时,那个女人的快乐也来的这样简单,有时候他随手送她一点东西,她都会欢喜不已,弯着亮亮的眼睛钻进他怀里笑个不停。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越来越陌生了,而她钻进他怀里撒娇,口口声声说爱他的日子更是许久都不曾有过了。

这个认知,让他刚刚缓和的心情再次阴郁了下来。

这天晚上,陆景琰在最初手忙脚乱应付哭闹的女儿之后,后面跟女儿的相处还算融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9章


刚刚他有问过女儿,湘湘阿姨是谁,但是女儿也只知道湘湘阿姨,并不知道这位湘湘阿姨的全名,如果知道全名的话,他还能立刻派人去查,然后今晚就将那个女人揪回家。

然而女儿什么都不知道,他也只能作罢。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们虽然夫妻五年,他对她却是完全都不了解,他甚至都不知道她最亲近的女性闺蜜都有谁,在她玩失踪之后竟然无处可找。

这样一无所知的状况对于一个习惯掌控一切的男人来说,并不是一种舒服的感觉,相反的,只会加重他的火气。

于是这一晚,陆景琰睡的并不怎么舒服,确切的说是他并未怎么睡着,一闭眼就是那个女人在晚宴上毫不客气提离婚让他颜面尽失的画面,还有在宴会厅门口她那满脸的泪水。

忽然之间,那张满是泪水的脸,又换成了隔壁儿童房里小姑娘的那张脸,一大一小,两张哭泣的面孔,让他一瞬间就睡意全无。

一晚上都是这样反反复复,导致第二天他起床,完全没有以前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只觉得困顿疲惫的慌。

然而,陆景琰终究是陆景琰,是那个掌控陆氏集团生死的男人,洗漱过后换上一身整洁西装,他又是那个人前冷酷无情的陆总。

出了卧室,他环顾了一周他们居住的这栋近二百平的高级公寓,寂静无声,清冷无比。

如果换做是平常,这个点应该是满室缭绕着他喜欢的咖啡的清香,在不远处的厨房,还会有某个女人忙碌着准备早餐的身影。

他喜欢喝咖啡,她便买了咖啡机回来,每天早晨亲手给他煮一杯。被她养的口味刁了,以至于到了公司秘书煮的咖啡他都喝不来,后来没办法,安排秘书来家里让她亲自培训了一个上午。

然而,同样的事情,换了人做,即便用的材料以及所有煮咖啡的步骤都一样,秘书煮出来的咖啡依然跟她煮的味道有差别。

这世上,什么都是独一无二的,人也是这样。

  忽然之间就有这样的感慨,他甩了甩头,丢掉这些莫名的感慨,在他还未来得及去想接下来自己应该做什么的时候,隔壁卧室的门开了,小小的人儿抱着一个粉色的娃娃站在卧室门口,怯怯问他,

“爸爸,妈妈回来了吗?”

一大早就被人提到那个女人,他眉宇间的烦躁一闪而逝,

“没有。”

并不想让女儿继续就这个问题追问下去,他直接转了话题,

“早餐想吃什么?”

小姑娘开口,

“我想吃妈妈做的三明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10章


陆景琰黑脸,“……”

又是那个女人!

他现在完全不想听到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可这小丫头偏偏三句话不离她。

“三明治是吗?”

他无视小姑娘的要求是妈妈做的,直接就说,

“爸爸去给你做。”

然而,对于一个三十几年几乎从未进过厨房的男人来说,即便是简单的三明治,也有些困难。

不过进了厨房第一件事他当然是给自己先煮上咖啡,研究了半天咖啡机之后开始动手,趁着煮咖啡的功夫他打算先煎蛋。

只是,最终的煎蛋效果是焦糊状态,他直接将铲子丢到了一旁。

抬手爬了下头发,正好一旁的咖啡煮好了,他倒出来打算喝杯美味的咖啡转化一下心情,然而入口之后他的眉头却瞬间皱了起来。

难喝!

不是一般的难喝!

难喝到让他差点摔了杯子。

煎蛋和煮咖啡这接连两次的挫败,让他再也没有了下厨的心情。

偏偏小姑娘又拉开厨房的门娇滴滴催促,

“爸爸,三明治做好了吗?”

陆景琰回头,看到小姑娘自己乱搭的那一身五颜六色的衣服,想昏过去的心情都有了。

刚刚他将小姑娘抱回卧室,打算给她换衣服,但是她死活不肯让他挑衣服,非要自己挑,他被她闹的头快要炸掉了,索性来了厨房。

So,她现在这身装扮,就是她自己挑选的结果?

抬手捏了捏自己快要炸掉的额头,他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就那样抱臂倚在厨房的台子上,眯着眼质问小姑娘,

“这就是你穿衣服的品味?”

小姑娘一脸的无谓,还有些小小的嚣张,仰着小脸雄赳赳气昂昂回他,

“是又怎么样?”

陆景琰,“……”

果真是某个女人亲生的女儿,这副嚣张的模样真是像极了曾经的她。

“不怎样,如果你认为你这样穿好看的话,那你今天就这样穿着去学校。”

陆景琰不打算招惹她,他也想让她知道,自己做出的决定,一切后果也该有她自己承担。

今天她这样去学校,被别的小朋友或嘲笑或赞美,都是她自己的事。

就像那个女人嚣张提了离婚,那么一切的后果也应该由她自己承担。

“我们出去吃。”

他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厨房,上前抱起小姑娘这样提议。

然而,在临出门的时候,小姑娘又跑回了卧室,重新换了一套正常的衣服,白纱裙,短外套,清新之余,娇俏可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第10章


陆景琰黑脸,“……”

又是那个女人!

他现在完全不想听到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可这小丫头偏偏三句话不离她。

“三明治是吗?”

他无视小姑娘的要求是妈妈做的,直接就说,

“爸爸去给你做。”

然而,对于一个三十几年几乎从未进过厨房的男人来说,即便是简单的三明治,也有些困难。

不过进了厨房第一件事他当然是给自己先煮上咖啡,研究了半天咖啡机之后开始动手,趁着煮咖啡的功夫他打算先煎蛋。

只是,最终的煎蛋效果是焦糊状态,他直接将铲子丢到了一旁。

抬手爬了下头发,正好一旁的咖啡煮好了,他倒出来打算喝杯美味的咖啡转化一下心情,然而入口之后他的眉头却瞬间皱了起来。

难喝!

不是一般的难喝!

难喝到让他差点摔了杯子。

煎蛋和煮咖啡这接连两次的挫败,让他再也没有了下厨的心情。

偏偏小姑娘又拉开厨房的门娇滴滴催促,

“爸爸,三明治做好了吗?”

陆景琰回头,看到小姑娘自己乱搭的那一身五颜六色的衣服,想昏过去的心情都有了。

刚刚他将小姑娘抱回卧室,打算给她换衣服,但是她死活不肯让他挑衣服,非要自己挑,他被她闹的头快要炸掉了,索性来了厨房。

So,她现在这身装扮,就是她自己挑选的结果?

抬手捏了捏自己快要炸掉的额头,他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就那样抱臂倚在厨房的台子上,眯着眼质问小姑娘,

“这就是你穿衣服的品味?”

小姑娘一脸的无谓,还有些小小的嚣张,仰着小脸雄赳赳气昂昂回他,

“是又怎么样?”

陆景琰,“……”

果真是某个女人亲生的女儿,这副嚣张的模样真是像极了曾经的她。

“不怎样,如果你认为你这样穿好看的话,那你今天就这样穿着去学校。”

陆景琰不打算招惹她,他也想让她知道,自己做出的决定,一切后果也该有她自己承担。

今天她这样去学校,被别的小朋友或嘲笑或赞美,都是她自己的事。

就像那个女人嚣张提了离婚,那么一切的后果也应该由她自己承担。

“我们出去吃。”

他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厨房,上前抱起小姑娘这样提议。

然而,在临出门的时候,小姑娘又跑回了卧室,重新换了一套正常的衣服,白纱裙,短外套,清新之余,娇俏可爱。

继续阅读《豪门前夫想复婚》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