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禾时,靳承西(靳总祖宗美又飒)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靳总祖宗美又飒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南歌北舞
简介:海城市关于靳寒嵊的传闻有很多,心狠手辣、阴晴不定  但是没有人知道,靳寒嵊心里有一道白月光,并且经年不忘
  然而,再次相见时,那个女人挽着他弟弟的胳膊
  他挡在她面前:“想要一步登天,要找到合适的人,他给不了你想要的
”  她微笑着摇摇头:“靳总误会了,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  为了逼她就范,他一步一步切断她所有的退路
  最后,她只能找上门求他

角色:温禾时,靳承西
温禾时,靳承西(靳总祖宗美又飒)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靳总祖宗美又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靳寒嵊玩女人很恐怖的


入夜,温禾时站在酒店的走廊之中。
宴会当中觥筹交错,她揉了揉被熏得发涨的脑袋,刚准备抬脚往里走,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位长身玉立的男人。
靳家家主——靳寒嵊,站在金字塔顶尖,一位谁也不敢招惹的大人物。
温禾时盯着靳寒嵊看了一会儿,突然又想起来之前听到的那些传言——靳寒嵊这个人,喜欢玩女人,还喜欢重口味的东西。
她想,此地不宜久留。
温禾时低着头,加快步伐往外走。
靳寒嵊却早就看到了她。
见她如此匆忙地往外走,他直接迈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温禾时刚走了几步,便撞入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她头皮一麻,赶忙往后退了一步。
一抬头,就对上了靳寒嵊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睛。
“对不起。
”温禾时赶忙出声道歉。
靳寒嵊抬头,目光如炬,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
那眼神……很诡异。
温禾时被看得发毛,抿着嘴唇,呼吸的速度都放慢了不少。
他一手捏着手机,目光仍旧停留在温禾时的身上,上下打量着。
温禾时大脑飞速运转着,她后退了一步,朝着靳寒嵊鞠了一躬。
“靳先生,非常抱歉,打扰到您了。

靳寒嵊再次眯起了眼睛,不过,他仍然没有说话。
男人的眼底带了几分兽性,温禾时看着他露出这样的眼神,脑海中猛然闪过了那个摧毁她人生的夜晚。
她猛地捏紧了拳头,指甲深陷在掌心内。
靳寒嵊一直都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是装得不认识他,还是真的认不出他了——
温禾时正被男人盯得手足无措时,手机突然响了。
晚上八点,帝景酒店门口。
温禾时才走出来,就被站在门口的靳承西拉住了。
“这么不情愿?新戏的女二号不想要了?”
温禾时面色苍白,她心底无比抗拒靳承西的接近,但一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她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
母亲要做手术……
她实在是太需要那个角色了。
靳承西拽着温禾时往车里走。
温禾时脚上踩着高跟鞋,被靳承西拽得崴了脚。
刚到地库,靳承西便按捺不住了。
温禾时抵住他的肩膀,声音有些颤抖,“三少,我们换个地方……”
“《长歌》的女二号我都答应给你了。
”靳承西捏住她的下巴,“你知道的,我可没多少耐心。

温禾时垂眸,睫毛轻轻颤动着。
五年前那场意外后,她对男人的触碰就格外地恐惧,更何况这是在公共场合——
温禾时正绝望时,突然响起的一道声音拯救了她。
来人是靳承西的司机,他说:“三少,公司那边临时开会需要您出席一下!”
靳承西不耐烦:“找人替我去。

司机为难:“是靳总那边发话的……”
听到这里,靳承西的脸色变了一下。
他松开了温禾时,转身走了。
温禾时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个人说,靳总。
——所以,这次,是靳寒嵊救了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2章 不能碰的人


与此同时,角落中,一辆车低调地驶出了停车场。
“徐闻,你去查一个人。

“靳总,查谁?“
“温禾时。

晚上十一点钟,徐闻拿着温禾时的资料进到了靳寒嵊的书房。
靳寒嵊坐在书桌前,抬眸看向徐闻。
他将手里短短的烟头在烟灰缸里碾灭,声音不愠不火的问:“查到了?”
“是的。
”徐闻将手里的牛皮档案袋交给了靳寒嵊。
靳寒嵊打开了档案袋,看到了她的资料。
这资料应该是她在经纪公司内部的资料。
这份资料类似于简历,上面还有一张一寸免冠照,纯素颜。
靳寒嵊盯着那张照片看了一会儿,又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一夜——
当时,她也是这样,素面朝天。
靳寒嵊的食指贴上那张照片,从她粉嫩的嘴唇上划过,似乎在重温五年前触碰她的感觉。
徐闻将自己打听到的事情说给了靳寒嵊。
“她是城北温家的私生女,刚回国不久,进娱乐圈也就半年,一直没什么好资源。
前段时间温家资金链出了问题,想用她联姻换钱,她不同意,于是温家下令封杀了她。

“我听说她母亲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等待手术,她应该是一点儿钱都没有了,才会找上三少。

徐闻说这番话的时候,靳寒嵊一直盯着她简历上的那张照片看。
徐闻说完话好几分钟,靳寒嵊都没接话。
徐闻心里没底儿,试探性地问:“靳总,您……?”
“靳承西预备给她什么资源?”说着,靳寒嵊又点了一根烟。
徐闻:“《长歌》的女二号。

靳寒嵊吐了一口烟圈,嘴唇掀动,声音没有什么温度:“联系《长歌》剧组的导演,女二号我亲自来选。

说完,靳寒嵊面无表情地将文件夹扔到了桌子上,片刻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冷声道:“把靳承西调去北城分公司两个月,敲打敲打他,让他安分一点,不该动的人、就别动了。

温禾时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角色的事情没敲定下来,她实在没办法心安理得地入睡。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接到了剧组的试镜电话。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温禾时和经纪人匆忙赶去了影视城。
温禾时试镜的时间安排在十点半。
她只是一个十八线小演员,没有单独的休息间,来试镜的演员很多,其中不乏很多有点名气的演员。
温禾时找了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坐在凳子上。
影视城楼上的办公室内。
靳寒嵊坐在电脑前看着监控录像,一眼就瞧见了在角落里研读剧本的温禾时。
他勾了勾嘴唇,呵,倒是个刻苦的。
坐在靳寒嵊身边的,是《长歌》的导演苏宇。
“靳先生心里有合适的女二号人选了?”苏宇问靳寒嵊。
靳寒嵊:“有了。

“不知道靳少中意哪位呢?”
靳寒嵊眯着眼睛望向楼下,他慵懒地吐了口烟圈,“总之,女二号我来定。

苏宇点点头:“好,我相信靳总的眼光。

靳寒嵊是这部戏的投资方,他都亲口这么说了,苏宇作为导演哪里还能拒绝?
在海城,谁敢得罪靳寒嵊?
和靳寒嵊聊完,苏宇就下去准备试镜工作了。
温禾时等待了足足两个小时,才轮到了她。
温禾时不是科班出身,对表演的研究也不算深。
入行半年,她没演过什么重要的角色,但,她应该算得上是有天赋的那种。
温禾时试镜结束的很快,但她非常投入,就连苏宁阅人无数,都被她的这一段表演经验到了。
靳寒嵊在楼上的监视器前看完了温禾时试镜的表演。
他坐在屏幕前,一只手搭在椅子扶手上,眯眼打量着屏幕里的女人。
她今天穿了一套裸粉色的套装,姣好的身段包裹在衣服里,身体的曲线展露无遗。
靳寒嵊脑海中闪过五年前的片段,抬起手来轻轻地拽了拽领带。
这个女人。
他、要、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3章 撞上去


二十分钟后,靳寒嵊和徐闻一同离开。
靳寒嵊坐在车上,侧目往外看了一眼,正好瞧见了温禾时。
她旁边儿还站了一个女人,应该是她的经纪人。
她们两个人上了车,车子很快便开走了。
靳寒嵊的目光略微沉了沉,哑声对前排的徐闻吩咐:“撞上去。

徐闻:“???”
他抬起头来,一脸惊恐地看着后排的靳寒嵊。
靳寒嵊又重复了一遍:“撞上去。

徐闻:“可是……”
“撞。
”靳寒嵊直接打断了他。
徐闻一咬牙,踩下了油门,提了车速。
——很快,追尾了。
温禾时和徐窍两个人原本在谈论接下来工作的安排,谁知后面的车直接撞了上来,毫无征兆。
徐窍打方向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徐窍停了车。
温禾时和徐窍一起下了车。
徐闻看到温禾时之后,马上就明白靳寒嵊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老板追女人的手段还真是新颖。
“靳总,您去处理?”靳寒嵊没接话,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
温禾时看到靳寒嵊之后,略微愣了一下。
他们两个人昨天晚上的偶遇称不上愉快,再加上她之前听过的风言风语,很难对靳寒嵊产生好感。
徐窍看到靳寒嵊也很惊讶,“靳总?”
在海城,谁不认识靳寒嵊?
徐窍之前也只是在财经杂志上看过他的照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
“车子的维修费你去和我的助理谈,不好意思,他开车开太快了。

徐闻刚一下车,就听到了靳寒嵊的这句话。
徐闻简直要冤死了,他这个助理当得容易么?
这种时候还要被boss甩锅……
徐闻内心大喊冤枉,但仍然笑着走了上去。
“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分心了一下,给二位造成困扰了。
”徐闻的态度很好,他看向徐窍,说:“我们先去处理一下追尾的事情吧。

“也好,”徐窍点头答应下来,她看向温禾时:“温姐,那你打车去医院?”
温禾时点点头,“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徐闻一听他们这么说,马上道:“温小姐能帮忙把我们靳总一块儿带回去吗?”
温禾时:“……”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靳寒嵊已经停在了她身边。
他斜睨了她一眼,“方便吗?”
温禾时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您不介意就好。

靳寒嵊是她拒绝不起的人,他都已经这么说了,她哪里有拒绝的份儿?
于是,五分钟后,两个人一起坐上了出租车。
坐在靳寒嵊身边,温禾时多少有些紧张。
她发觉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便下意识地朝着车窗的方向挪动了一下。
靳寒嵊看到她的动作后,勾了勾嘴唇。
她的行为,在他看来有些做作了。
都已经找上靳承西做交易了,却在他面前装得如此清纯局促,显得十分刻意。
靳寒嵊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车厢内的气压有些低,坐在靳寒嵊身边,温禾时浑身都不自在。
她能感觉到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着,好像在打量一件商品一样。
她无法表达自己的不满,只能尽可能让自己忽略他的目光。
从影视城到市区,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
回到市区之后,温禾时准备让司机找个地铁站停车。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身边的男人便出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4章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对司机说:“wagas。

wagas是海城比较有名的一家西餐厅,温禾时听到靳寒嵊报上这个地址后,脸色略微变了一下。
她舔了舔嘴唇,正要说话时,身边的男人看向了她。
“午饭还没吃吧?一起。

温禾时:“……”
见她不回答,靳寒嵊又问:“不愿意?”
他问这个问题时,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有些危险,似乎还带了几分愠怒。
温禾时下意识地捏了捏拳头。
她知道,像他这种被女人捧习惯的男人,肯定受不了拒绝。
温禾时不愿惹他,微微勾唇,露出一抹笑容:“怎么会呢,靳总请我吃饭,是我的荣幸。

“好。
”靳寒嵊只回了一个字。
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wagas门前。
温禾时和靳寒嵊先后下车。
她跟在靳寒嵊身后走进餐厅,马上有服务生迎上来,带着他们两个人去了楼上的包厢。
看得出来,他是这里的常客。
不过也正常。
他之前,应该经常带着别的女人过来。
入座后,靳寒嵊将菜单推到温禾时面前,淡淡抛出两个字:“点餐。

温禾时得体地微笑,“您来点就好。

靳寒嵊没说话,目光紧盯着她,那眼神……看得温禾时脊背发凉。
温禾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翻开了菜单。
她随意点了几道菜,然后合上菜单推给了靳寒嵊。
靳寒嵊也点了几道菜。
服务生记下来之后,便退下了。
温禾时坐在靳寒嵊对面,不免有些局促。
其实她的心理算得上强大,但面前的男人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两个人隔了一张一米左右的桌面,她仍然觉得喘不过气儿来。
“什么时候跟了靳承西的?”
温禾时正紧张之际,突然听到了对面的男人没有温度的声音。
他的问题问得温禾时掐了一下掌心。
温禾时低下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男人似乎料到了她不会回答,倒也没有在意。
几秒后,他继续:“胜意是承达集团旗下的子公司,知道吗?”
温禾时点点头,“我知道。

胜意成立的年份不久,能在短时间内做出这番成就,全凭承达的资本注入。
“嗯。
”靳寒嵊的声音漫不经心的,“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温禾时恭维道:“当然知道,靳总。

“想要一步登天,就应该找合适的人。
”靳寒嵊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餐桌上轻轻地叩了两下,“靳承西给不了你想要的。

男人这句话说得笃定,一字一句都敲在了她的心上。
温禾时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看向他时,再次露出了笑容:“靳总误会了,我没那么大的野心。

“呵。
”他低笑了一声,一个字里,带着浓浓的讽刺。
温禾时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这个男人,无非是想告诉她,靳承西没办法让她一步登天,但是他可以——
确实,整个海城,只有攀上他,才能一步登天。
“那你的野心是什么?”靳寒嵊微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5章 钱,权,还是资源?


她身上的衣服明明是很传统的款式,可是却看得人兽血沸腾。
他已经很久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过这样的冲动了。
“钱,权,还是资源?”
“靳总,我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演演戏,赚赚钱。
”温禾时撩了一把头发,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看,她下意识地拽了拽领口。
“感谢靳总抬爱。

温禾时这话说得毕恭毕敬的,但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她在拒绝他。
“欲擒故纵?”靳寒嵊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
温禾时笑着摇了摇头,声音还算温和:“没有,靳总对我有兴趣,是我的荣幸,是靳总太优秀太出色,我高攀不起。

靳寒嵊仍然不说话。
包厢内的气氛有些沉闷,气压很低。
温禾时呼吸的速度都放缓了不少,这男人自带气场,饶是心理素质强大的她都有些招架不住。
好在,没过几分钟,服务生便进来送餐了。
一顿饭,温禾时几乎没怎么吃。
在这样的气氛下,她也吃不下什么东西。
温禾时坐在对面,看着靳寒嵊切牛排的动作,有些走神。
这世界上有一种男人,只是坐在那里随便做一个动作,都透着优雅和矜贵。
显然,靳寒嵊就是这样的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着严肃又禁欲,带着疏离感,高高在上。
这样的男人,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
温禾时就这么用余光看着靳寒嵊,一直到他放下刀叉之后,温禾时才开了口。
“靳总,今天这顿饭我请您,下午我还有事,先行告退。

“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
”靳寒嵊拿起旁边的手帕来擦了擦手,动作从容而优雅。
温禾时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指,笑着说:“还是要谢谢靳总抬爱。

言外之意很明显:她不打算考虑,仍然维持原来的决定。
靳寒嵊勾了勾嘴角,没接话。
从包厢里出来之后,温禾时的心跳得很快。
想起来靳寒嵊势在必得的眼神,她浑身都不自在。
温禾时停下来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掏出了钱包。
这时,她正好看到服务生过来。
服务生是认识她的,毕竟是靳寒嵊带来的人,自然要多分一些注意力。
温禾时抬起一条胳膊拦住服务生:“辛苦了,买单。

服务生听到她这么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小姐,靳总从来不用女人买单的……您就别为难我们了。

温禾时:“……”
想想也是,他这样的男人,大概是受不了这种事情的。
既如此,温禾时也不勉强。
如今她囊中羞涩,这一顿饭对她来说不算小开销。
和服务生说了一声“谢谢”,温禾时便离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6章 不会出卖自己的婚姻


温禾时坐地铁去了医院,刚走到病房门口,准备推门进去,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
看到来人之后,温禾时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些。
“你来干什么?”
面前的人,是温禾时同父异母的姐姐,温家的长女,温敏芝。
温敏芝上下打量了温禾时一眼,讽刺地开口:“来看看你凑足医药费了没有。

温禾时淡淡睨了她一眼,并没有被她刺激到,反而是勾了勾嘴唇,表现得很是淡定:“放心,很快就会凑够了,大姐不用操心我们母女的事儿,还是想想怎么拉拢投资人吧。

“你以为你还能接到什么通告?我这边不松口,没有人会给你资源。
”温敏芝朝着病房里头看了一眼,“温禾时,你若是识相,就趁早同意联姻,不然——”
“不然怎么样?”温禾时笑着接过温敏芝的话,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难道大姐要像之前一样,绑着我把我送到别人的床上?”
听到她说出这句话,温敏芝脸色骤变:“温禾时,你不要太过分!”
温禾时仍然从容地笑着,“大姐言重了。

温敏芝:“我问过医生了,如果十天之内不手术,你母亲就会错过最佳手术时间,你自己考虑。

温禾时垂在身侧的手捏成了拳头,指甲陷入掌心内,自己狠狠掐着自己。
尽管如此,她仍保持着淡定。
“我的答案一样,不会出卖自己的婚姻。

温敏芝“呵”了一声,“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硬气多久!”
温敏芝丢下这句话,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温禾时站在原地,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拳头却越攥越紧。
十天……十天之内,她要弄到两百万。
**
温禾时在医院呆了一个下午,晚上回到了家里,连吃东西的胃口都没有了。
接下来的几天,她一直在等《长歌》剧组那边的通知。
可是,等了三四天,什么都没有等到。
第五天的时候,温禾时在家刷微博,看到了微博热搜,才知道,《长歌》的演员,已经定下来了。
目前,官方微博在造势,每天公布一个角色——
温禾时知道,她落选了。
很快,徐窍来了电话。
温禾时这边刚接起电话,徐窍便急切地问:“温姐,怎么回事儿?三少那边不是说过《长歌》的女二号是你的吗?”
温禾时抬起手来揉了揉眉心,“我也不清楚。

徐窍说:“那你赶紧联系一下三少啊!你现在在他面前表现表现,说不定他心情好了就把角色给你了呢……”
温禾时抿了抿嘴唇,“好,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之后,温禾时深吸了一口气,从通讯录里找到靳承西的号码,拨了出去。
然而,那边提示已关机。
温禾时没办法了,只能打车去“胜意”找他。
温禾时没预约,被前台拦在了门口。
听说她来找靳承西,前台说:“三少上周就出差了,要呆到八月才回来。

温禾时有些绝望了:“……”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前台毕恭毕敬的声音:“靳总,早上好!”
温禾时回头看过去,正好看到了靳寒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7章 走投无路了


他今天仍然是一身黑色的西装,领带换成了深红色。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一脸淡漠。
温禾时犹豫了一下,正纠结要不要上去和他打招呼时,男人已经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好像他们两个人根本不认识一样。
温禾时盯着靳寒嵊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自己之前似乎想太多了。
靳寒嵊说的那些话,大概只是随口开了一下玩笑,反倒是她,玩不起、当真了。
靳承西不在,温禾时只能先从胜意离开了。
走出来之后,她站在路边,捂住眼睛思考了一会儿。
还有四天,就要错过最佳手术日期了……
她现在一个通告都没有,去哪里能筹到两百万?
温禾时正这么想着,手机响了。
徐窍的电话。
温禾时无精打采接起电话。
那边,徐窍的声音有些激动:“温姐,刚才有个品牌来联系我了,说是找你拍广告,酬劳也不低,你要不要去试一下?”
“什么时候试镜?”温禾时提起了精神。
“就今天下午。
”徐窍问她,“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
下午三点,温禾时和徐窍两个人来到了广告面试的地方。
这家品牌是近几年创立的护肤品品牌,发展得还算不错。
温禾时不知道他们为何找上自己,但是,有钱赚,总归是好的。
温禾时皮肤好,哪怕是素颜的状态下,也能吊打一众女明星。
她皮肤的状态,完全看不出她已经二十七了。
试镜完之后,广告方对她十分满意,但是,却并没有直接给结果。
那边的负责人说,要等个两三天,拟好合同了就联系她。
温禾时也能理解,公司走流程,这是必须的。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温禾时又在家等了两天。
她原本以为这次的广告没什么问题了,谁知道,第三天下午的时候,徐窍直接上门告诉她,广告商那边找来了某个当红的小花做代言,年龄比她小,人气又高……
这一单子,又黄了。
温禾时听完徐窍的话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
今天是第八天,如果她明天没有筹够钱的话,母亲就会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她几乎是走投无路了。
徐窍见温禾时这么长时间都不说话,有些心慌。
她坐到温禾时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姐,你别这样啊,我再帮你联系一下……”
温禾时低着头没有说话。
她本身就刚踏入娱乐圈,没什么特别好的资源,如今温敏芝下令封杀她,靳承西又出差几个月,她更不可能分到什么资源。
她甚至在想,这次广告,说不定都是温敏芝设计的——
浪费时间拖住她,将她逼上绝路,好让她同意联姻。
呵。
想到这里,温禾时冷冷地勾起了嘴角。
徐窍第一次见温禾时露出这样的表情,被她吓了一跳。
“温,温姐……”
温禾时盯着对面的电视墙,脑海中闪过了靳寒嵊的脸。
无论他那天的话是不是一时兴起,但是,他看她的眼神,确实是带了十足的侵略性。
那是男性对女性最本能的征服欲。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她似乎只能去找靳寒嵊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攀上他,可以一步登天。
她从未想过一步登天,但也受够了这种被威胁的日子。
她在五年前已经牺牲过一次,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牺牲自己,成全温家人。
温禾时沉默了有十分钟时间,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某个决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8章 告诉她,我不方便


温禾时看向徐窍,开口问她:“那天追尾,你有没有留下靳寒嵊助理的电话?”
徐窍被她问的,先是一愣,然后才点点头,“留了。

温禾时:“号码发给我。

徐窍马上拿起手机给她发了号码。
她还没来得及再问什么,温禾时已经开了口:“你先回去吧,有事儿我再联系你。

徐窍哪里放心?“温姐,你要是心情不好的话……”
“没事。
”温禾时知道她要说什么,“我已经有办法了,你等我消息。

徐窍:“啊?什么办法?”温禾时没吭声。
五分钟后,徐窍离开了。
温禾时坐在沙发上,捏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拨通了徐闻的电话。
**
手机振动响起时,徐闻正在做会议总结,没接到电话。
等会议结束之后,徐闻拿出了手机。
看到未接来电,徐闻回了一通电话。
温禾时原本在头疼,上个电话没人接,她正犹豫要不要继续打时,徐闻回来了电话。
温禾时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接起了电话。
很快,她听到了徐闻的声音:“你好,哪位?”
“我是温禾时。
”温禾时声音平和地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又说:“打扰徐助理了,您方便让我和靳总通电话吗?”
徐闻看了一眼靳寒嵊办公室的方向,说:“温小姐稍等,这事儿我得先问问靳总。

温禾时:“好的,谢谢您。

徐闻:“那我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挂断电话后,徐闻快步走到了靳寒嵊的办公室门前。
敲了一下门,听到他说“进”之后,才推门进去。
徐闻走到办公桌前,看向靳寒嵊,干咳了一声,努力组织着语言。
靳寒嵊抬眸扫了他一眼:“有话直说。

徐闻:“咳,靳总,温禾时小姐刚才来电话了……她说想跟您通个电话,不知道您这边方便吗?”
靳寒嵊正在给文件签字,手里捏着钢笔,指腹贴着钢笔轻轻地摩挲着。
他的眼睛半眯着,看不出什么情绪。
徐闻站在对面观察着他的表情,试图从他眼底看到一点儿别的信息,结果,什么都看不出。
徐闻只好安静地站在办公桌前头,等着他的回答。
靳寒嵊过了足足五分钟之后才开口,他将手里的钢笔放下,对徐闻说:“告诉她,我不方便。

徐闻:“?”
这下,他是真看不透了。
之前不是对这位温小姐挺有兴趣的吗?
怎么现在人家上门联系了,他又不搭理了……
要不要这么傲娇啊?
“有问题?”见徐闻半天都没有动作,靳寒嵊冷冷地发问。
“没有没有,”徐闻忙不迭地摇头,“我只是好奇,靳总你不是挺喜欢温小姐的吗……”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靳寒嵊抬眼扫了他一眼。
这一眼,看得徐闻一个大老爷们儿脊背发凉了。
他这么一问,徐闻又摇头:“是我误会了……”
“那,靳总,我就直接告诉温小姐,您这边不方便?如果她问您什么时候方便,我要怎么回答?”
靳寒嵊:“你告诉她,机会我给过了,是她不要,比起打电话,实际行动更有效。

徐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9章 实际行动更有效


这话他听不太明白,但是怎么觉得这么暧昧呢。
当然,他也不敢多问,收到靳寒嵊的回答之后,徐闻就去给温禾时回电话了。
给徐闻打完电话之后,温禾时一直在等他的回电。
她捏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等了将近十五分钟,终于等来了徐闻的电话。
温禾时做了一个深呼吸,接起电话:“徐助理。

徐闻:“温小姐,是我,不好意思啊,刚才我跟靳总提过这件事儿了,靳总说他现在不太方便和你通电话。

温禾时:“……”
靳寒嵊亲口说不方便,那怎么可能是真的不方便?
徐闻不会连这么点儿判断力都没有。
说白了,靳寒嵊就是故意这么做的,摆明了就是在刁难她。
温禾时这么聪明,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温禾时沉默了十几秒钟,然后微笑:“那请问靳总什么时候有时间呢?我可以等他有时间的时候再联系。

徐闻:“温小姐,靳总让我告诉你,机会他给过了,是你没有要。

听到徐闻这么说,温禾时捏紧了手机。
果然,靳寒嵊就是故意刁难她的。
可是,她现在除了舔着脸找他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温禾时正沉默的时候,又听到徐闻说:“靳总说,比起打电话,实际行动更有效。

他所说的“实际行动”指的是什么,温禾时再清楚不过。
“好,我明白了。
”温禾时抿了抿嘴唇,“徐助理,麻烦您帮我约一下靳总,我这边随时可以去公司找他。

徐闻“嗯”了一声,“好的,温小姐。
不过,我们靳总有些忙,不一定有时间。

温禾时:“……我可以等,再晚都可以。

留给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徐闻听到温禾时这么说,便问:“温小姐很着急?”
温禾时没回答,但是徐闻已经猜到了大概。
**
这通电话打完之后,徐闻又去打听了一下温禾时的情况。
过了一个多小时,徐闻再次来到了靳寒嵊的办公室内。
“靳总……”徐闻喊了他一声,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
”靳寒嵊头都没有抬。
徐闻说:“我跟温小姐打过电话了,温小姐说她随时可以来找你,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靳寒嵊:“所以?”
徐闻:“咳,所以我擅作主张去打听了一下,医院那边说,温小姐的母亲在等待费用做手术,如果再晚个一两天,就会错过手术的最佳时机了……”
听到这里,靳寒嵊再次眯起了眼睛。
呵,她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若不是把她逼到走投无路,她是不打算来找他吧?
既然真的这么倔、这么清高,为什么要跟了靳承西?
这个女人可真够矛盾的。
徐闻见靳寒嵊不说话,试探性地问:“靳总,要让温小姐来见您吗?”
靳寒嵊沉默了一会儿,说:“告诉她,我下午有时间。

徐闻马上就明白了靳寒嵊的意思。
他点了点头:“好的,靳总,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说是你让我这么说的。

徐闻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笑了,靳寒嵊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徐闻马上收起了笑容。
“咳,靳总,我现在就去跟温小姐联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10章 她宁愿去找靳寒嵊


和徐闻打完电话之后,温禾时一直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眼看着就要错过最佳治疗时间了,可是她手头别说两百万,就连两万都拿不出来。
这半年多的治疗,将她之前实习时候攒下来的积蓄都花光了。
联姻她是不会考虑的,靳寒嵊那边又不肯见她……
温禾时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她拿起手机,从通讯录里翻到了某个名字。
他曾经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他。
她回国之后没有再和他联系过,也不想再欠他什么。
可如今已经走投无路……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给那个人打电话时,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
温禾时低头一看,是徐闻的电话。
温禾时迅速摁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徐助理。
”她喊了他一声。
电话那边,徐闻刻意将声音压低了一些,对她说:“温小姐,如果你着急见靳总的话,他下午是有时间的,我这里可以给你走个后门……不过你到时候记得替我求个情,不然靳总该扣我工资了。

温禾时没想到徐闻会这么帮她,“徐助理放心,我会的。

说完,她又问徐闻:“我下午四点过去可以吗?”
徐闻:“可以,今天下午靳总没什么安排的。

挂电话前,温禾时又特意和徐闻道了一声“谢谢”。
………
挂上电话,温禾时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钟。
她早晨起来就没吃饭,现在已经有些低血糖了。
温禾时起来,从冰箱里拿出来饺子煮了几个吃。
吃完之后,就去洗澡换衣服了。
站在花洒下洗澡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封建时代的嫔妃,知道皇帝要来宠幸了,所以要提前把自己打扮好。
前头那些年,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一切,都是拜温家人所赐。
想到这里,温禾时紧紧抿住了嘴唇。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任由他们编排。
她宁愿去找靳寒嵊,也不愿意去做温家的傀儡。
洗完澡,温禾时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去化妆。
她没有化很浓的妆,简单一个职场妆,唇上涂了豆沙粉色的口红。
温禾时陆陆续续收拾到了三点钟,然后打车出门了。
出门之前,她特意查了承达的地址。
还好,距离她住的地方也就十几分钟,打车不至于太贵。
不然的话,她真该选择公交车了。
………
四点钟,温禾时来到了承达。
还没走进大厦,就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
保安挡在她面前:“这位小姐,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

温禾时自知自己是进不去了,于是便退出去,给徐闻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徐闻听她说了情况之后,很快就下来了。
十分钟后,温禾时被徐闻带进了电梯。
进入电梯后,徐闻摁下了17层,然后对温禾时说:“我一会儿带温小姐去靳总的办公室门口,温小姐敲门进去就好了,我就不再打扰了。

温禾时点了点头,“谢谢你。

三分钟后,徐闻将温禾时带到了靳寒嵊的办公室门口,之后他便离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第10章 她宁愿去找靳寒嵊


和徐闻打完电话之后,温禾时一直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眼看着就要错过最佳治疗时间了,可是她手头别说两百万,就连两万都拿不出来。
这半年多的治疗,将她之前实习时候攒下来的积蓄都花光了。
联姻她是不会考虑的,靳寒嵊那边又不肯见她……
温禾时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她拿起手机,从通讯录里翻到了某个名字。
他曾经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他。
她回国之后没有再和他联系过,也不想再欠他什么。
可如今已经走投无路……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给那个人打电话时,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
温禾时低头一看,是徐闻的电话。
温禾时迅速摁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徐助理。
”她喊了他一声。
电话那边,徐闻刻意将声音压低了一些,对她说:“温小姐,如果你着急见靳总的话,他下午是有时间的,我这里可以给你走个后门……不过你到时候记得替我求个情,不然靳总该扣我工资了。

温禾时没想到徐闻会这么帮她,“徐助理放心,我会的。

说完,她又问徐闻:“我下午四点过去可以吗?”
徐闻:“可以,今天下午靳总没什么安排的。

挂电话前,温禾时又特意和徐闻道了一声“谢谢”。
………
挂上电话,温禾时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钟。
她早晨起来就没吃饭,现在已经有些低血糖了。
温禾时起来,从冰箱里拿出来饺子煮了几个吃。
吃完之后,就去洗澡换衣服了。
站在花洒下洗澡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封建时代的嫔妃,知道皇帝要来宠幸了,所以要提前把自己打扮好。
前头那些年,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一切,都是拜温家人所赐。
想到这里,温禾时紧紧抿住了嘴唇。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任由他们编排。
她宁愿去找靳寒嵊,也不愿意去做温家的傀儡。
洗完澡,温禾时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去化妆。
她没有化很浓的妆,简单一个职场妆,唇上涂了豆沙粉色的口红。
温禾时陆陆续续收拾到了三点钟,然后打车出门了。
出门之前,她特意查了承达的地址。
还好,距离她住的地方也就十几分钟,打车不至于太贵。
不然的话,她真该选择公交车了。
………
四点钟,温禾时来到了承达。
还没走进大厦,就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
保安挡在她面前:“这位小姐,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

温禾时自知自己是进不去了,于是便退出去,给徐闻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徐闻听她说了情况之后,很快就下来了。
十分钟后,温禾时被徐闻带进了电梯。
进入电梯后,徐闻摁下了17层,然后对温禾时说:“我一会儿带温小姐去靳总的办公室门口,温小姐敲门进去就好了,我就不再打扰了。

温禾时点了点头,“谢谢你。

三分钟后,徐闻将温禾时带到了靳寒嵊的办公室门口,之后他便离开了。
继续阅读《靳总祖宗美又飒》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