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王庆福(龙王女婿)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龙王女婿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孙语花
简介:民国战神第一文,我爱的女人,为我断了三次腿,爱我的女人,为我离了三次婚
天神榜上排名第十二的刘星如何逆袭成神?
斩龙刀如何破开空间,凌驾宇宙?
龙王血统的我,就是豪门!无需入赘!
角色:刘星,王庆福
刘星,王庆福(龙王女婿)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龙王女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民国战神


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陕西汉中凌云县。

一架猛禽战机冒着黑烟,坠落在村民的牛棚里,随即解体,并发生剧烈爆炸。

飞行员跳伞逃生,落在了不远处的鱼塘里。

“没有机场,真的是太费飞机了。”

刘星,陕西凌云人,天神榜排名第十二,人送绰号杀神海王。

天神榜,全球特种兵单兵作战排行榜,这个世界上最能打的人都在榜单上。

十年前,刘星替邻居家小寡妇出头,一把火烧了地主王庆福家几十亩麦田。

事后,父亲刘铁柱替他扛下了所有罪名。

刘星怕王家报复,无奈之下偷渡南洋。

可惜祸不单行,邮轮还没靠岸,就被移民局当场扣押,原地蹲了三年监狱。

三年时间一晃而过,只差一天就能刑满出狱了,越南战争爆发。

刘星被紧急编入南洋特种部队上了战场。

七年部队生涯,刘星顺利晋升为南洋特种部队最高指挥官,同时获得南洋理工大学建筑系博士后学位。

功成名就后,刘星选择挂帅回到凌云老家,他要重建刘家村,励志把刘家村打造成国际一流的现代化大都市。

刘星抚摸着比自己岁数都要大的界碑唏嘘不已。

“也不知道爹的身体怎么样了?给自己找了几个后妈?姐姐嫁人了没有,还是原来那个男人吗?”

刘星脑子很乱,抱着一大摞图纸,迈步走向村子,刘家村还如十几年前一样破败不堪,人烟稀少。

绕过长安大街,刘星来到祖宅门口,轻轻扣响了门环。

“咣咣咣…………”

门开,一个身穿蓝色衣褂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刘星的视野中。

“先生,请问,您找谁呀?”

刘星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不由得愣住了。

“我,我找刘铁柱。”

“刘铁柱不住这里,早就搬走了,搬到东山口去了。”

刘星探出脑袋,想要看看院子里的情形。

“那刘富英呢,她还住这里嘛?”

男人的脸色逐渐阴了下来,身子慢慢向前靠去,挡住了刘星的视线。

“都搬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快走吧。”

咣……门关,刘星结结实实的吃了个闭门羹。

看着男人闪烁的眼神和不耐烦的态度,刘星断定,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事情。

咔嚓……

刘星一脚踹碎院门就闯了进去,单手拎起男人,随手甩进院子中间的水缸里。

任凭男人如何挣扎求救,刘星就是不为所动,迈步走进了内院客厅。

熟悉的客厅,熟悉的桌椅,熟悉的一切,只是物是人非,时过境迁。

客厅里没有什么发现,刘星又绕到了院子后面的祠堂门口。

看着已经掉色的祠堂招牌,刘星心里五味杂陈,不由的握紧了拳头。

祖宗牌位还在,只是一直无人打理,牌位上落满了灰尘和蛛网。

刘星周身散发出凌厉的气势,一阵劲风吹过,牌位上的灰尘瞬间消失不见。

随手拿起桌边的香烛点燃,刘星开始祭拜先祖。

在磕完了999个响头后,刘星把水缸里的男人拎了出来,直接扔到祠堂的灵桌面前。

男人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刘星一脚踢在膝盖上,两条半月板直接撕裂,男人站立不稳跪了下去。

刘星指着男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问,你答,答错就死。”

说罢,又从怀里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扔在男人的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占着刘家的祖宅?”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慌张,脸色阴晴不定。

“我叫大虎,这个宅子是我从王庆福手里买来的,房契就在抽屉里,不信的话你可以拿出来看看。”

刘星眉毛一拧,转身从抽屉里翻出房契,仔细的核对一遍后,把房契放到蜡烛上烧成灰烬。

大虎急了,眼见着自己的房契被烧成灰烬,心急如焚。

“这是我的宅子,你凭什么烧我的房契?”

刘星没有回答大虎的问题,从怀里摸出三根金条,扔到大虎面前。

“够吗?”

大虎愣住了,不明白刘星的话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刘星又拿出一根金条扔在地上,同样的问题又问了一次。

“够吗?”

大虎明白了,看起来这位大爷是要买自己的宅子。

“大爷,买这个院子,一根金条就够了,用不着四根的。”

刘星摇了摇头,又拿出一根金条扔在地上。

“你可有父母妻小?都住在哪里?”

大虎心中窃喜,难不成买个房子还要按人头给钱吗?

“我有个儿子,住在南山二道……”

大虎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感觉胸口一凉,一只脚从自己的腹部穿透而出,大肠小肠十二指肠,汹涌而出流了一地。

“大爷,你这是………”

刘星微微一笑,把脚收了回来,在大虎的衣服上蹭了蹭。

“我知道这个院子只值一根金条,剩下的四根金条是买你命的,你再不说实话,我就杀你儿子。”

大虎的眼神涣散了,临死之前留下一句话。

“你不姓刘…你…是龙王…后代!”

刘星整理了下衣服,捡起地上的金条重新放进怀里。

南山距离刘家村不远,刘星做事向来说到做到,这五根金条,一定要交到大虎儿子的手里。

刘星掏出大哥大,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黑娃,查查我父亲的事。”

“知道了,大帅。”

南山二道沟,大虎儿子家。

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倒在血泊中,已经没了气息。

刘星摸着大虎儿子的屁股,又看了看他脑袋上的弹孔,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肛温29度,距离死亡时间不超过五分钟,东洋造,7.6毫米狙击步枪,这枪怎么会出现在凌云县呢?”

刘星抬起头,看向二道沟方向的官道。

尘土起,一支马队飞驰而过,领头的男人仿佛感受到了刘星的目光,转过头对上了刘星的眼神。

“怎么会是他?”

同样的疑问,几乎在两人心底同时升起。

刘星点了根烟,缓了好半天,勉强把心中的疑问压了下去。又从屋子里找了把铁锹,就在大虎的院子里挖了个坑,把大虎夫妇的尸体连同五根金条一起埋了进去。

“兄弟,入土为安吧,你爹是我杀的,我叫刘星,如果你想报仇,尽管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