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来的俏娇妻》冰儿小说最新章节,冰儿,李冰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古代来的俏娇妻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冰儿
简介:李冰儿从茶道鼎盛的宋朝穿越而来,前世的她温婉善良,眼里心里只有那为天的男人,被赐死后,带着一身的情伤阴差阳错穿越到现代小女子李冰儿身上
却遭遇未婚夫的劈腿?堂妹的算计?开启了原主成长蜕变、虐渣男渣女的过程,成长的路上遇到自己的真正真命天子!...
角色:冰儿,李冰儿
《古代来的俏娇妻》冰儿小说最新章节,冰儿,李冰儿全文免费阅读

《古代来的俏娇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梦境


  李冰儿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在梦中,自己回到了天真烂漫的童真年月。

  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爹爹的身后,爹爹时不时的抓起茶叶伸到自己的面前,“冰儿,看看,这是什么茶?”

  冰儿便从爹爹的大手里拈上一两根茶叶放在口中,茶的芳香充斥的她的口腔,味蕾很快让她感受到甘醇的味道。

  只须一会功夫,冰儿脸上就会绽放出得意的笑容,用她那稚嫩而轻脆的声音说道:“爹爹,你考不到我,这是明前龙井。”

  每当冰儿得意时,爹爹便会连续问道:“是吗?好冰儿看看这茶,能看出来什么吗?这个也是好茶哟。”

  爹爹像变戏法儿那般把另一只手伸到自己的面前,冰儿一脸认真的看着爹爹大手里的茶的成色,伸过头去,把鼻子凑到爹爹的大手里,深深的吸一口气。

  皱皱眉心,再用小手拈一根放在嘴里,立即就从嘴里吐出来,瘪着嘴说道:“爹爹坏,这茶不如刚才的好,不是好茶。”

  爹爹便会追问道:“是吗?那冰儿能告诉爹爹,这茶哪儿不好吗?”

  冰儿如实的回道:“这茶不如之前的甘醇,有股子焦味儿,定是制茶时火过了。爹爹,我说对了吗?”

  “冰儿说对了,我的冰儿真是太厉害了,我的冰儿的眼力厉害,鼻子厉害,这小嘴也很厉害,都说冰儿是神农的女儿,能尝出百草来。”

  冰儿嘟着小嘴儿,不满的说道:“冰儿不要做什么神龙的女儿,冰儿是爹爹的女儿。”

  爹爹就会哈哈大笑道:“是了,是了,冰儿是爹爹的女儿。”

  爹爹的笑声响彻院子,直冲云霄,爹爹却在冰儿的眼前消失,冰儿惊恐万分,四处寻找,大声叫喊着“爹爹”却听不到爹爹的回应。

  冰儿追逐着爹爹的笑声,急得双脚离地,腾空而起,眼下是纷繁热闹的市井。

  冰儿越过一条条错落有秩的街道,飘过一座座村庄,走到了一条茶马古道上。

  驮茶的马蹄声轻脆悦耳,赶马的人聊着闲话,唱着他们喜欢的调子。

  冰儿想要找自己的爹爹,看着前方貌似爹爹身影的男子,急步跟上去,紧紧的拽着那人的手臂,大叫:”爹爹。“

  那人回过头来时,却不是爹爹,冰儿急忙松开双手,连连道歉。

  冰儿到处张望,怎么也找到不爹爹的身影,就连刚刚爹爹那朗朗的笑声也戈然而止。

  冰儿猛然醒悟,爹爹已经死了,再也没有了爹爹,一股子悲伤的气息围绕着冰儿,不只是爹爹没了,她也没了。

  皇后的话刺痛她的心,萦绕在她的耳边,“你以为,皇上会爱上你?你是个什么东西?清妃?知道什么是妃吗?妃就是妾,妾是什么?知道吗?妾就是男人的玩意儿。

  皇上会爱你?若是皇上爱上你,那你父母就不会有无妄之灾,就不会惨死在告老还家的路上!皇上爱你,那你就不会在进宫的第一天就被喝下绝子汤。

  真是蠢不可及,平时清高得不可一世的样子,真以为自己是仙人儿。”

  李冰儿听着一个个睛天霹雳般的消息,木讷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对我没有一丝情意,却要困我在这宫中二十五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二章穿越


  皇后嗤笑道:“你以为是为什么?告诉你也无妨,能留你二十五年,你要感谢你的本事,若不是你沏的茶能治癒我的头疾,

  你活不到今天。怎么样?今天这茶有味儿吧?能喝你亲手沏的茶上路,算是不错了。”

  是她自己太傻了,傻得赔上自己的一生,还连累爹爹娘亲。

  李冰儿悲从心来,痛不欲生,泪水哗哗的往外涌,伤心至极的伴着抽泣声。

  冰儿一在阵叫喊声中醒过来。

  “冰儿,又做恶梦了?乖,已经过去了,你要想开些。你这样子,妈妈很揪心呀。”

  母亲周景坐在病床边上,担忧的安慰着。

  李冰儿在母亲的叫喊声中清醒过来,她来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是的,来这里三天了。

  冰儿清楚的记得,三天前,她醒来时,感知最深的,是难闻的味道和耀眼的白,空间里飘忽着的气体,让人很不舒服,而房间的天花板白得让人晃眼。

  李冰儿想用手撑坐起来,习惯性的用右手使力,没有撑起自己,却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垂头看了看右手,被白色的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而手上的疼痛给李冰儿一个警醒,她不是死了吗?死了不是没有肉体的疼痛了吗?这是哪里?

  李冰儿环顾四周,一间不大的房子,浅蓝的地面,一面墙上,一半是偌大的通透玻璃,除此外,四周是刷了白灰一样的墙面,看起来整洁无比。

  李冰儿看到自己左手没有被白纱布包裹,用左手撑了撑,想让自己坐起来,她想看看自己现在到了什么样的地方?

  把所有的力使到左手上,给自己一个支撑点,李冰儿猛的坐起身来,却感到胸像要裂开般的疼痛,头也像要炸了一般剧痛。

  剧烈的疼痛让李冰儿不得躺下身来,脑子在剧痛中涌进大量的信息,头脑里闪现出一组组画面,那是一个人的生活记忆。

  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走到一个房间,看到一对男女拥在一起,嘴对嘴的吻着,两人很投入,很用心,以至于,有人走进去,他们都毫无察觉。

  李冰儿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人凌迟般的难受,不,比凌迟还难受,

  她木然的呆立在屋子里,看着这对男女的表演,女子好像感觉到她的存在,睁开闭着的双眼,看到她时,装得一副愧疚可怜的样子,忙不迭的推开拥着她的男人,惊慌失措的叫道:“姐姐。。。”

  被推开的男子转过身来看着她,可能是看到她眼中的怒火,而担心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把惊慌的女人护到自己的怀里,

  “冰儿,不要怪冰清,这一切,不是她的错,是我爱上了她,我们的婚约取消。”

  李冰儿感觉到自己绝望,她的世界完全坍塌,灵魂好像被抽离一般,行尸走肉的转身往外走,

  那时的她,不知道身边的物为何物,人为何人,木讷的穿梭在行人中,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疾驰而来的车子撞飞。

  李冰儿到此刻,自己清晰的明白一件事,她从宋朝来到千年之后的世界,这具身体的主人和她有着一样的名字,女主的堂妹和自己的未婚夫搅到一起去了。

  那个冰儿伤心难过被车撞死,自己的灵魂进入到她的身体,还带着她的记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三章记忆


  李冰儿的脑子断断续续的又出现些画面,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和蔼可亲的中年女人。。。。。。

  正当李冰儿还在想着,分析着那些画面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李冰儿睁睛躺在床上,惊喜的上前问道:“小姐,你醒过来了,有什么不适吗?我去叫医生。”

  说完,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房间,李冰儿都没有来得及问他,他是谁?

  不一会,像风一样的男人又回到房间,身后跟着一几个穿白大褂的男女。

  其中走在前面的一个中年男子走到李冰儿的床前,温和的对好说道:“恭喜小姐醒过来了,你现在感觉有什么不适吗?”

  李冰儿感觉很不适,她想知道,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还能回到过去吗?脑子里一堆的问题。。。。。。

  但,看着一群观摩她的人,这样的话她说不出来,也不会说出来。

  李冰儿摇了摇头,随后又点点头,说道:“我好像记不起一些东西了。”

  对,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对自己不知道的一切,用不记得了,这是最好的解释。

  中年男子听了她的话,面上没有一点震惊,很淡定的说:“哦,我知道了,来,我给你做做检查。”

  李冰儿听话的点点头,任中年白大褂把自己的头翻来弄去的检查着,

  边看边对身后的一群白大褂说着,那群白大褂低头在自己拿的本上记着。

  一番拨弄以后,中年白大褂才停下来,问道:“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李冰儿抬头看着满脸温和的白大褂,他的神情和宫里的余太医的样子很像,每每来给她搭平安脉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样子,

  只是余太医面对她时,谨小慎微一些,而眼前的白大褂从容淡定一些。

  李冰儿微微张口说道:“记得,李冰儿。”

  白大褂鼓励的看着李冰儿,“嗯,不错。”接着又问道:“除此之外,还记得什么人呢?”

  李冰儿想了想刚才脑子里出现的画面,淡淡的说道:“还记得李冰清,还有楼宇轩。其他的不记得了。”

  冰儿的脑子里还有些记忆,只是自己还没有想清楚,就被那风一样的男人打断了,索性不说出口。

  白大褂耐心的听完李冰儿的话,点点头道:“这是车祸后的一些后遗症,让之前的有些记忆丧失,不过能记得自己的名字,已经很幸运了,

  李小姐好好安心休养,其他的事可能会慢慢的记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姓白,是你的主治大夫,你有什么不适,可以找我。”

  李冰儿感激的看了看白大夫,说道:“那谢谢白大夫了。”

  白大夫摇摇头说:“不用谢谢,那你休息,有什么事,可以按床头的按钮,护士会来帮你。”

  李冰儿再次感谢,白大夫才带着一群白大褂转身离开。

  风一样的男子又站到李冰儿的床前,李冰儿打量着眼前的男子,身高目测有一米七八左右。

  轮廓分明的脸庞,眉宇轩昂,高挺的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让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四章明白人


  风一样的男子看着李冰儿直愣愣的看着他,轻轻的咳嗽一下,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看他娴熟的动作,应该是紧张或者不自在时,就会习惯性的推推眼镜。

  李冰儿有些好笑的看着他,男子清清嗓子说:“李小姐,你好,我是金氏集团的总裁特助方显,那天总裁开车撞了你,

  其实也不怪总裁,是你那天闯红灯不看路,才导致车祸的发生。

  不过,总裁及时把你送到医院医治,所有的医疗费用由我们来出。

  总裁现在在国外出差,没法亲自来看望你,你看看,现在你已经醒过来,除了医疗费用以外,你还需要什么补偿?”

  李冰儿看着眼前态度诚恳、却有些急切的方显,她刚刚醒来,就问询补偿的事,是不是有些急了?

  不过想想这次事故的经历,确实,事故主要的原因在于自己。

  李冰儿想了想说道:“你们帮我付了医疗费,已经够了,其他补偿不用了,

  我现在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你看看,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我的家人吧。”

  方显显然没有想到李冰儿会这样提要求,他以为,李冰儿知道他是金氏集团的特助时,会趁机敲上一笔。

  方显在李冰儿醒来的第一时间把核心的问题提出来,一是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事发之后,他们态度积极的,

  二是希望早些解决此事,他的事很多,这几天每天都抽时间到医院来,耽误了他不少时间。

  方显对李冰儿的印象一下子好了很多,而且对她多了几分同情,这次车祸,让她的右手臂骨折,

  还有右胸腔上两根肋骨断裂,右小腿骨折。

  一个花样年华的女人,被纱布裹得个机器人一样,着实可怜。对她的态度怜惜多了几分,

  “嗯,好的,我立即让人查一下,然后联系你的家人。”

  随后,方显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纸递放到李冰儿的床头柜上,

  说道:“这是100万的支票,虽然你说不要什么补偿,我觉得你还是收下的好,就算你伤好出院,后期的疗养还需要一笔费用,而且,你现在记忆丧失了,可能会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工作。”

  方显把支票放好后,依然站回刚才的位置,这次车祸虽然主要责任是李冰儿,不看红灯,横穿马路,

  总裁超速驾驶也是有错的。真追究起来,对金氏的影响不小,用点钱解决问题,也是给自己买个心安。

  李冰儿看了看方显,淡淡的说道:“我说了,我不需要你们给什么补偿,既然你执意要给,就放在那里吧,算是我收了,这样,你也就安心了。”

  方显眼里掠过一丝尴尬,那种被人看穿意图的难堪,用手又推了推眼镜架,

  说道:“看来,李小姐是个明白人,那我就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现在去帮李小姐联系家人,还有,我会安排个护工来照顾你。”

  李冰儿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方显礼貌的说道:“那我现在去我做安排,一会过来告诉你结果。”

  “那有劳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五章老天爷厚待


  李冰儿点点头,看着方显转身离开病房,

  李冰儿目光收回来,脑子里又浮现原主看到李冰清和楼宇轩拥抱的画面里,

  李冰儿有些同情原主,又有些想骂原主,真是个傻丫头,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把命都丢了。

  转念想到自己,苦笑道,其实自己也是一样傻,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把自己的命丢了,还连累了爹和娘亲,自己何偿不是傻子一个?

  老天爷既然让她重新活一次,那就不能像之前那般傻了,虐渣的方式很多,

  让自己恣意的活着,才是对坏人最好的回报,多么深的领悟,这是她和原主两条命加在一起的感悟。

  李冰儿侧头打量房间的一切,眼睛看到床头柜上有个墨绿色的缎面锦袋时,人像被触电了一般,

  让她呆愣在床上,一动不动,紧紧的盯着袋子。

  袋子有些污秽了,污秽的地方变成暗红色。即便是这样,一眼,她也能认出,那是她的心爱之物。

  她来了,她最心爱的物件也来了吗?老天爷如此厚待她?

  病房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女人,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工衣,

  女人对着李冰儿笑道:“小姐,你好,我是方先生请来的护工,我叫黄香莲,

  你可以叫我黄姐,恭喜小姐醒过来,接下来,由我来照顾你的日常生活。”

  李冰儿知道有人进来了,眼睛没有看来人一眼,只是紧紧的盯着桌上的袋子,

  说道:“把这个递给我。”手指着柜上的袋子。

  黄香莲紧两步过来,手去拿锦缎的袋子,问道:“小姐,是这个吗?”

  李冰儿点点头,说道:“是,小心些,帮我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黄香莲在李冰儿的注视下,小心翼翼的把袋子打开,

  这是个锦缎的袋子,袋子上绣着精美的荷花图案,袋子口处是一条锦绳拴住的活结。

  黄香莲轻轻的一拉,结被打开,从中取出一个茶盏和一块棕色的玉石递到李冰儿的手上。

  李冰儿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接过来,纤纤的小手刚刚把两件物件儿握住,葱尖般的手指紧扣住玉石和茶盏,

  因为激动,那扣物的手指有些用力,让手指的骨节处有些泛白。

  冰儿对黄香莲说:“麻烦你,帮我把床摇起来好吗?我想起来坐坐。”

  黄香莲忙点头说道:“好的,好的,李小姐稍等。”

  说着按了床升降的按钮。问道:“小姐,这个高度可以了吗?”李冰儿点点头。

  李冰儿坐起来,把两个物件儿放在被子手,左手先握住棕色的玉石,玉石还是那般温润,还是那样的触感,

  只是,一切已经变得物事人非,宛如隔世。

  李冰儿只觉得悲从心来,泪如雨下。

  黄香莲在边上看着悲恸欲绝的李冰儿,轻声问道:”李,李小姐,你还好吗?”

  冰儿方才醒悟过来,房间里还有个外人在,抬起头来,用手胡乱的抹了抹脸,

  有些勉强的说道:“我没事,只是想起些旧事,我肚子有些饿了,你能帮我弄些吃的来,好吗?”

  黄香莲了然的点点头,李小姐不想别人看到她伤心的样子,

  于是说道:“好的,小姐,你稍等,我去去就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六章我能承受


  黄香莲走出房间正好踫到往病房走来的方显,张口打招道:“方先生好。”

  方显看了看黄香莲。问道:“你要出去?”

  “李小姐让我给她买些吃的。”

  “那你快去吧。”

  方显抬脚准备往前走,看到黄香莲欲言又止的样子,停下脚步,疑问道:“还有事?”

  黄香莲想了想说道:“李小姐在哭,可能是不想让我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所以支使我出来的。”

  方显心里一紧,想到刚刚在自己面前淡然的丫头,心里藏着伤心的事,才后背着人掉泪吧。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吧。”

  黄香莲点头离开,方显往病房方向走,脚步比刚才慢了很多,

  他在犹豫,是否这样直接进去,该不该给李冰儿些静思的空间?

  但,想着一个女孩子独自掉泪的可怜样,又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帮她,

  天涯何处无芳草呢,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差点丢了性命,好不容易活过来,再为这男人掉眼泪,是很不值得的事情。

  方显这样想着,脚下的步子加快起来,走到门口时,毫不犹豫的推门而进。

  李冰儿等黄香莲出了房间,才把目光再次转向手中的物件。手轻轻的抚着玉石,悲伤的情绪再次泛起,

  感觉到有人推门而进,以为是黄香莲又进来了,“这么快就回来了吗?”

  方显回道:“是的。”

  在方显回答时,李冰儿已经抬起头来看到方显,随口应道:“哦。”

  方显看着李冰儿手上的东西及脸上悲伤的气息,装着不知道一样,带着几分兴致的说道,“联系上你的家人了。”

  李冰儿惊愣的看了看方显,疑惑的问道:“这么快?”只知道她的名字,方显出门这一会功夫,就查到她父母了?

  方显看着李冰儿不可思议的脸,重重的点点头说:“嗯,查到了,光你的名字,全H市有七十八个,但把李冰儿,李冰清,楼宇轩同时查,就只有你一个了。”

  李冰儿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轻声问道:“那两人的名气这么大?”

  方显同情的看了李冰儿一眼,失去记忆,真是什可怕的事儿,

  说道:“楼宇是环宇集团大少爷楼宇轩,在H 市名气还可以,李冰清,H市绿源集团的大小姐。”

  说到这里,方显停顿了一下,考虑着要不要将下面的话说完。

  李冰儿见方显欲言又止的样子,轻轻淡淡的说道:“有什么话,一起说吧,我能承受。”

  方显想想后,觉得这些事早迟李冰儿都会知道,

  开口说道:“今天早上,环宇集团和绿源公司共同开了新闻发布会,下个月二十六号,两家在四季大酒店举行订婚仪式。今天是四月六号,离他们的订婚还有五十天时间。”

  方显说完以后,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李冰儿的脸色,在她脸上没有看到崩溃悲伤的表情,心里轻轻的松了口气,

  看来,这丫头经历过生死后,对于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没有他想像中的那样偏执了。

  李冰儿见方显没有再说了,淡然的问道:“就这事吗?我的父母呢?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七章为什么 要难过


  方显被李冰儿反问得有些诧异了,他刚刚觉得李冰儿放下了偏执的感情,

  李冰儿问这话,好像楼宇轩和李冰清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好像他说的就是别人的事。确实,这是别人的事。

  但是,经历生死后可以淡漠如此?这感情说放下就放下了?

  李冰儿看不懂方显变幻不定的表情,再次发生问道:“我想知道我的父母什么时候到?”

  方显这才反应过来回道:“你家离医院不算远,半个小时应该能到。唉,我说,你听到他们俩订婚,你一点都不难过吗?”

  李冰儿正眼看着方显的脸,目光与他相对的问道:“他们订婚,我为什么要难过?”

  方显被李冰儿问愣住了,“你之前,不是因为这两人才发生车祸的吗?”

  李冰儿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为了这两个人才出车祸的?”

  方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多了。“那个。。。”

  方显说着,又用手去扶了扶眼镜架,看看冰儿的脸色,见李冰儿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等着他把下面的话说完,

  他只好接着说道:“那个,总裁把你送到医院后,给我打了电话,我让来处理这起事故,

  我到交管局去调看了监控,那个什么,就你闷着头往前的时候,后面有一女一男追着过来,女的在前面,男的后面。

  不过,你发生车祸后,他们站在原地,并没有上前,所以,我也不敢肯定你和他们之间有关系。

  直到今天知道你的名字后,你让我帮你联系家人,我才想起这事来。”

  李冰儿并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表面上没有一丝异样,心里却对那对男女多了记挂,

  她在生死边缘,他们在边上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伸出一只援手,是巴不得她死吧?

  李冰儿问道:“我在医院呆了多久了?”

  方显回道:“今天是第三天。”

  很好,真是很好,她在医院里生死未卜,而他们急着宣布婚期。

  李冰儿拿着玉石问道:“你们在哪里找到这的?”

  “不是你一直捏在手中的吗?医生还说真是奇了,手伤成这样,两东西还保护得那么好。”

  李冰儿惊奇的问道:“你是说,我的右手捏着它们?”

  方显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是捏着装它们的袋子,手术的时候,医生费了点劲才从你手上取下来,看你护得这么紧,想想这东西可能对你很重要,所以,我把它给你放在柜子上。”

  李冰儿觉得方显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对他的好感好了很多。

  刚想开口感谢,房间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中年妇女,边抹泪边往屋里走,

  边走边哭着说:“我的冰儿呀,你吓死妈妈了,我找了你两天了,你的那些同学朋友的电话都打遍了,我的乖呀,你怎么出这么大的事呀。”

  李冰儿看着哭得满面是泪的妇人,穿着一件灰白绵绸的长袖衬衣,一条黑色的长裤,脚上穿着双黑色的网面的运动鞋,

  可能来时有些急,脸上带着运动后的红色,额头上还有一层薄汗,因为哭泣而红肿的眼睛里布满了担忧。

  冰儿看头妇人,心里涌起一股子悲伤的情绪,开口自然的叫道:“妈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八章 福祸相依


  这是原主的母亲,也是她以后的母亲,一个疼爱孩子的妇人。

  周景听到李冰儿的叫声后,心痛的说道:“乖,伤得很严重吧?这是怎么回事呀?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要有个什么事,你让我怎么活呀?”

  说着,周景急步走到病床边,想要伸手去抱抱女儿,

  看着女儿身上的纱布,又不敢伸手,生怕自己不注意,弄痛了女儿。

  李冰儿解释道:“妈妈,别难过,还算好了,都是些皮外伤,就是睡了两天,没有来得及告诉你,让你担心了。”

  周景看到女儿的精神头还不错,心里的担忧少了很多,但看到女儿身上缠着的纱布,眼泪忍不住又开始往下掉。

  李冰儿伸手去帮母亲抹眼泪儿,说道:“妈妈,别难过,人生总是祸福相依的。说不定,这还是福呢。”

  方显看着李冰儿温言细语的宽慰着自己的母亲,字语间,句句珠玑。对她的印象又深上几分。

  周景伸出右手握着女儿的左手,抬起自己的左手抹了抹眼睛,

  “你这丫头,发生个车祸像是懂事了好多,不像之前那般大大咧咧,风风火火了,说话都慢了几分,要这样看,好像还真是好事。”

  周景简简单单几句描述,李冰儿听到心里去了,原来原主是这样一个女子,

  只是,要她变得风风火火,大大咧咧,怕是有些困难。

  李冰儿带几分撒娇的说道:“妈妈,人家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而且,这三日我还经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要凤凰涅槃一下的,对吧?”

  周景被女儿的这几句话给逗笑了,“刚刚夸你两句,你又变回去了,好了,好了,饿了吧,我去给你弄吃的来。”

  说着就起身了。李冰儿看着母亲的样子,原主若是风风火火的性子,那多半是遗传母亲的吧。

  “阿姨不用去,护工黄姐去买了,应该快回来了。”

  周景听到声音,才注意到房间还有一个人,忙问道:“你是?”

  方显有些郁闷了,感情这阿姨进屋到现在,没有发现他这个大活人站在这里,

  好歹他也有一米七八,身材不算魁梧,但也不是豆芽菜呀,他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方显一脸受伤的回道:“阿姨,我是金氏集团的总裁助理方显。”

  周景茫然的回头看着女儿,眼神里多了丝询问,自己的女儿和金氏的总裁助理怎么扯上关系了?

  李冰儿开口说道:“那个,是因为,那天我愣头愣脑的往前走,然后撞到了金氏总裁开的车上,

  这不,方助理是代表他们总裁来处理事情的。”

  周景从女儿的回答中明白过来,说道:“什么你撞到他们总裁的车,这明明就是他们的车撞了你。”

  李冰儿看看满脸忿怼的母亲,忙解释道:“妈妈,这次真的错不在他们,错在我。

  是我撞红灯,主要是我的责任,而且,你看看,他们的诚意满满,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病房,

  出了所有的医疗费。还帮我请了护工,主要,我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些皮外伤。”

  李冰儿解释中,没有提及支票的事儿,她不想用了那支票,也就不想多出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九章争执


  周景看看方显,又转头看着急急辩解的女儿,嘴里还想说什么,看着李冰儿有些哀求的眼神,终是闭上了嘴。

  屋子气氛陷入尴尬中,还好,黄香莲提着吃的进来,周景从黄香莲手中接过食物,

  方显趁机说道:“李小姐,那你好好休养,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我们电话联系,你的床头柜上,有我的名片。”

  李冰儿点点头,方显再跟周景打招呼,周景理也没理他,方显尴尬的推推眼镜,然后开门出去了。

  方显离开后,周景照顾冰儿吃些东西后,冰儿觉得有些困意,周景照顾她躺下休息。

  这一觉,冰儿一直睡到晚上,在房间里的争执声中醒过来。

  冰儿听着母亲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音量,即便是这样,冰儿也能感受到母亲胸中的怒气。

  母亲边哭边数落道:“你怎么能这么窝囊?你有为冰儿想过吗?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你就是不听,你把他当成弟弟,他有把你当成哥哥吗?怎么样?把你从公司你踢出来了吧?”

  “行了,行了,你也别哭了,事情都这样了,哭有什么用呢?他喜欢,他拿去就是了,有什么好争的?”

  “你说得轻松,现在冰儿这个样子,我们没有给她留一星半点的产业,

  她以后得有多艰难?冰儿往后该怎么活?还有,明明是冰儿跟楼宇轩的婚约,怎么变成冰清跟楼宇轩订婚?

  “阿景,你怎么就想不明白?那个楼宇轩如果心不在冰儿这里,

  冰儿跟他结了婚,那才是害了冰儿,你我走过半辈子的人了,这些道理你应该懂的。”

  “懂懂懂,我怎么不懂?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弟弟那一家,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都很过分。

  老的串通着外人来给你做套,把公司套过去,赶你出公司。那个小狼崽子,见到楼家的家势好,姐姐的未婚夫也来抢,还真是好家传。”

  冰儿本想继续听下去,听到父母扯到自己,开口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冰儿说道:“妈妈,别生气了,不过是些身外之物,不值得计较。为了这些破事而生气,气着自己不值当。”

  李楠和周景听到女儿的声音,转过头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不知道女儿什么时候醒来的,究竟听到了多少?

  李冰儿看了看李楠,高大的身材有些微微的发福,轮廓分明的五官,浓密的头发,只是,两鬓间有些花白,一双眼睛关切的看着自己。

  “爸爸,你来了。”

  李楠点点头,问道上:“感觉好些了吗?我上午去你那个乡下的同学家寻你,接到你妈妈的电话就往回赶,到医院时,你睡着了。

  我又回家去给你熬了点鸡汤。现在还热的,你现在想喝吗?我给你盛碗来。”

  李冰儿看着李楠憨厚的脸,温和低醇的声音,想着那一世搂自己在怀里逗笑的父亲,眼眶儿一片潮热,

  点点头说道:“好的。”李楠照顾冰儿喝下鸡汤。

  李楠和周景一起和冰儿说些闲话,大家有意的避开叔叔一家的话题。直到十点,李楠从医院离开。

  三天时间,冰儿时常做那个长长的梦,直到自己哭着,被母亲或者黄姐叫醒。

  三天里,方显没有再出现,黄香莲一直尽心的做着自己份内的事,母亲一步没有离开过医院,一直守在自己的身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十章出院1


  三天里,父亲总是忙着家和医院两边跑,他觉得外边的食物不干净还没有营养,

  特地到几十里外的镇上,买些乡下村民自己家养的鸡鸭,回来熬汤。每天送到医院。

  母亲再没有当着她的面和父亲争吵,不过,李冰和母亲的交流中,还是探到了不少家中的实情。

  知道父亲被自己的弟弟踢出公司以后,经营着一家小百货店,店里请了个店员,生意不好不坏,所挣收入能维持一家人的日常开销。

  母亲说起这事时,总是磨牙霍霍,恨之入骨的样子,边说边抹泪,情绪里有对父亲弟弟一家的憎恨,也有对父亲软弱的恼怒。

  李冰儿从母亲的话语中,到是没有感受到父亲有多软弱,真真实实的感受到父亲有颗重亲情的心。

  面对自己手足兄弟,那怕是弟弟勾结外人来算计自己,父亲的选择了原谅,不计较弟弟的所作所为。

  母亲也没有错,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自己的小家,对父亲有怨言,有委屈而已。

  李冰儿在醒来的第六天早上,白大夫来查房时,冰儿问道:“白大夫,我能出院了吗?”

  冰儿受不了医院消毒水的味道,白大夫看李冰儿一脸痛苦的表情,问道:“怎么了?在这里呆着很难受?”

  李冰儿呵呵假笑的道:”其他都还好,就是有点受不了医院这股子味儿,好想早点逃离。”

  白大夫被她的表情给逗乐了,“你现在的身体没有多大问题,要说出院,也是可以的,只是,回到家里好好休养就是,骨头的修复时间有些长,回去以后,还要以多躺为好。”

  得到白大夫的同意,李冰儿连连点头的保证,“会的,我一定按照白大夫的叮嘱,多卧床休息,唉呀,我的妈呀,能出院了,真是太高兴了。”

  医生查房后,周景和护工黄香莲回到病房,李冰儿见到妈妈后,

  立即兴奋的说道:“妈,你去办理一下出院,刚刚白大夫说我可以出院了?”

  周景看着兴奋的女儿,有些疑惑的问道:“现在就可以出院了?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呢,回去怎么弄?是不是钱没有了?

  那个方助里没有转钱过来了吗?冰儿,妈给你说,他们不出钱也没有关系,妈妈这些年存了些钱,我去交钱去,你好好的躺着。”

  李冰儿这才发现,好好妈妈误会了,看着已经转身往外走的周景,忙叫道:“妈妈,你别走,你先听我说完。”

  周景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李冰儿,说:“冰儿,虽然我们家现在不宽裕,但是,给你看病的钱还是有的,你真的不用钱担心。”

  李冰儿看着有些心急的母亲,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

  温言的劝慰道:“妈妈,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好吗?来,你先坐下,妈妈,你坐这儿。”

  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床边上的凳子,

  周景看着女儿,从到医院里来见到女儿,这一个星斯的时间时里,她真切的感受到女儿变了,之前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儿,一下子变得懂事了,变得有主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第十章出院1


  三天里,父亲总是忙着家和医院两边跑,他觉得外边的食物不干净还没有营养,

  特地到几十里外的镇上,买些乡下村民自己家养的鸡鸭,回来熬汤。每天送到医院。

  母亲再没有当着她的面和父亲争吵,不过,李冰和母亲的交流中,还是探到了不少家中的实情。

  知道父亲被自己的弟弟踢出公司以后,经营着一家小百货店,店里请了个店员,生意不好不坏,所挣收入能维持一家人的日常开销。

  母亲说起这事时,总是磨牙霍霍,恨之入骨的样子,边说边抹泪,情绪里有对父亲弟弟一家的憎恨,也有对父亲软弱的恼怒。

  李冰儿从母亲的话语中,到是没有感受到父亲有多软弱,真真实实的感受到父亲有颗重亲情的心。

  面对自己手足兄弟,那怕是弟弟勾结外人来算计自己,父亲的选择了原谅,不计较弟弟的所作所为。

  母亲也没有错,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自己的小家,对父亲有怨言,有委屈而已。

  李冰儿在醒来的第六天早上,白大夫来查房时,冰儿问道:“白大夫,我能出院了吗?”

  冰儿受不了医院消毒水的味道,白大夫看李冰儿一脸痛苦的表情,问道:“怎么了?在这里呆着很难受?”

  李冰儿呵呵假笑的道:”其他都还好,就是有点受不了医院这股子味儿,好想早点逃离。”

  白大夫被她的表情给逗乐了,“你现在的身体没有多大问题,要说出院,也是可以的,只是,回到家里好好休养就是,骨头的修复时间有些长,回去以后,还要以多躺为好。”

  得到白大夫的同意,李冰儿连连点头的保证,“会的,我一定按照白大夫的叮嘱,多卧床休息,唉呀,我的妈呀,能出院了,真是太高兴了。”

  医生查房后,周景和护工黄香莲回到病房,李冰儿见到妈妈后,

  立即兴奋的说道:“妈,你去办理一下出院,刚刚白大夫说我可以出院了?”

  周景看着兴奋的女儿,有些疑惑的问道:“现在就可以出院了?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呢,回去怎么弄?是不是钱没有了?

  那个方助里没有转钱过来了吗?冰儿,妈给你说,他们不出钱也没有关系,妈妈这些年存了些钱,我去交钱去,你好好的躺着。”

  李冰儿这才发现,好好妈妈误会了,看着已经转身往外走的周景,忙叫道:“妈妈,你别走,你先听我说完。”

  周景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李冰儿,说:“冰儿,虽然我们家现在不宽裕,但是,给你看病的钱还是有的,你真的不用钱担心。”

  李冰儿看着有些心急的母亲,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

  温言的劝慰道:“妈妈,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好吗?来,你先坐下,妈妈,你坐这儿。”

  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床边上的凳子,

  周景看着女儿,从到医院里来见到女儿,这一个星斯的时间时里,她真切的感受到女儿变了,之前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儿,一下子变得懂事了,变得有主意。

继续阅读《古代来的俏娇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