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洛妖妖小说最新章节,凤潇潇,李嬷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洛妖妖
简介:因她天生丑陋,庶妹便陷害她,踩着她的肩膀,嫁给了她的太子未婚夫
大婚当日,更是心肠歹毒,要将她塞给粗鲁村夫!特工军医一朝重生,打脸白莲庶妹和恶毒主母,却被一纸诏书,嫁给残疾邪王!从此搅得这乱世满城风雨!
角色:凤潇潇,李嬷嬷
《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洛妖妖小说最新章节,凤潇潇,李嬷嬷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又丑又毒


第一章 又丑又毒

东篱国,成化十三年,八月十六。

刚过了中秋节,可整个京城依然热闹非凡。

因为,丞相府今天有两个女儿要出嫁。

嫡长女凤潇潇嫁进太子东宫,庶女凤语嫣则是嫁给开国男爵家的残疾少爷。

看着两个轿子走向不同道路,围观的群众不免纷纷惋惜。

“语嫣小姐真是可怜,样貌才华都是咱们京城公认的第一人,可就因为身份是庶女,却只能嫁给一个破落户家的残疾少爷。”

一旁有人附和:“是啊,那凤潇潇不仅长得丑,脸上有道疤,还蛇蝎心肠,心狠手辣。听说前些日子的赛诗会上,如果不是太子及时赶到,语嫣小姐的脸就被凤潇潇毁了。”

一阵阵为凤语嫣打抱不平的声音,钻入凤潇潇的耳朵里。

望着被捆住的双脚和双手,她朱唇微微上扬,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蛇蝎心肠?心狠手辣?

倘若她没有亲眼看到凤语嫣那副伪善的嘴脸,说不定也会和外面这群人一样,被洗脑了呢。

半个时辰前,她还在21世纪军医特工凤潇潇,刚斩杀了敌军首领的人头,就被最信任的闺蜜从后面捅死。

死后,她的灵魂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穿过虫洞,来到了一个叫做东篱国的地方。

等她的灵魂不在游荡,她就看到被人夸到上天的凤语嫣,拿着一杯酒,面目可憎的逼迫了原主喝下去。

谁料那酒里的蒙汗药药量过多,原主喝了以后,当场死亡,这才换她的灵魂钻进了原主的躯壳里。

等她适应了原主的身体,接受了原主的记忆后,就发现自己四肢被绑,胡乱塞在了花轿里。

凤语嫣想要李代桃僵,成为太子妃?

凤潇潇冷笑出声,眼里闪过一丝犀利的冷光。那也要看她凤潇潇愿不愿意了!

“都走快点!别坏了主子的事情。”

一记凶狠又刻薄的女人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一群男人唯唯诺诺的声音。

“是是是。”

轿子的速度,果然在那女人的命令过后,加快了很多。喧闹的声音,逐渐落在了身后,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周边除了脚步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后,凤潇潇就知道,这是到了偏僻的地方。

她的时机,到了!

“噌”的一下,手腕上的绳索应声而断。

她三两将脚上绳索解开,沉声命令。

“停轿!”

李嬷嬷吓了一跳,难道有人发现了轿子里的玄机?

她心提到了嗓子眼,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任何陌生人的存在。

不禁觉得可能是自己太过紧张,听岔了。

于是她挥了挥手,又催促道:“快点!耽误了主子的大事,别说银子了,你们的小命都保不住!”

“可是依我看,最先没命的,好像是李嬷嬷。”

玩味却又带着嗜血的声音透过轿子传出,李嬷嬷刚一回头,却见那花轿四分五裂!而飞扬着木屑的中央,有一红衣女子,屹立不动,犹如神谪。

待看清楚那女子的脸时,几个轿夫纷纷吓了一跳!

那女子右边脸上,有着一块巴掌大的伤疤,犹如夜叉,十分丑陋。

“你,你......”

李嬷嬷见她这样,不免有些慌神。

记忆里,凤潇潇一直都像是一个老鼠一样, 唯唯诺诺,缩头缩脑的。

怎么今天看着......好像是来自地狱索命的夜叉?

不过很快,李嬷嬷就将自己内心对凤潇潇的恐惧压下!

她指挥着那四个轿夫,“你们几个!把她给我抓起来!耽误了大事,咱们谁也跑不了!”

凤潇潇望着几个跃跃欲试的轿夫,嘴角勾起一抹从容。

“一起上吧,让我活动活动筋骨!”

见自己被瞧贬,几个轿夫纷纷激发了男人的斗志。

四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从四个方向一起向凤潇潇包抄过去!

就在李嬷嬷以为凤潇潇逃不掉的时候,却见凤潇潇一个抬腿,一个挥拳,再一个闪身,四个人纷纷摔倒在地!

李嬷嬷看到这里,突然害怕了。

她连忙转身就跑,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不远处身手利索的女子,七月看向身边紫衫蟒袍的男子,怯怯问道。

“主子,那咱们......还出手吗?”

男子清澈如泉水一般的眸子,深深地望了一眼不远处拿着绳子绑人的凤潇潇,眼里闪过一丝趣味。

“不用,去太子东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二章 假冒太子妃


第二章 假冒太子妃

太子东宫,门庭若市。

宫邸上下,喜气洋洋,可若是仔细的观看,就能从那些来往的宾客脸上,看到他们脸上除了祝福,更多的是太子的怜悯。

世人谁不知道,凤潇潇心狠手辣,容貌丑陋?

真是可怜太子这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了。

“让我进去。”

吉时刚到,凤潇潇便出现在了东宫大门前。

一见到凤潇潇发丝凌乱挡在脸上,衣衫褴褛的,太子府邸前的侍卫立即拿着刀阻拦。

“哪里来的疯婆子?赶紧滚!”

凤潇潇撩开自己脸上的头发,露出伤疤,冷言道。

“我是你们的太子妃,识相点,让开!”

对于这种冒充太子妃的行为,侍卫十分鄙夷。

“滚滚滚!我们太子妃刚被太子接进去,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开这里。”

侍卫用剑指着凤潇潇,一副凤潇潇要是不走,他就要将剑刺进她的胸膛。

“敬酒不吃吃罚酒?”

凤潇潇冷笑一声,空手抓住一个侍卫的剑刃,在那侍卫没有反应过来,就一个用力,夺走了他的兵器!

另外一个侍卫见状,刚张嘴大喊“有刺”二字,就被凤潇潇迷晕了过去。

来的路上,凤潇潇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一场硬仗。

便从药馆买了一些药粉,以便“对症下药”。

没了碍事的侍卫,凤潇潇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东宫。

此时的东宫,不管是宾客也好,还是府中下人也好,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一对新人身上。

高公公在皇上的点头之下,开始唱和。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慢着!”

来者不善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凤潇潇对于众人的瞩目,没有一丝胆怯,也没有一丝恐慌。

她气定神闲,态度从容缓缓走至正厅。

在一众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中,轻声说道。

“我才是凤潇潇。”

大婚被扰,太子不悦的看向凤丞相。

那凉薄眼神一闪而过的愤怒,在责怪凤丞相没有将事情做好。

凤丞相忙低头认怂。

“本太子的太子妃,就在身边,休要胡言乱语!”

太子藏在宽大的袖口下的手不自觉握成拳状,阴沉着一张脸,对守在正厅的护卫下令。

“将这个疯女人,撵出去!”

众侍卫立即提刀上前,却被凤潇潇一个狠戾的眼神制止。

她悠闲犹如踱步一般,走到太子跟前。撩开发丝,指着脸上一道可怖的疤痕,笑意盈盈又道。

“太子殿下好好看看我这张脸。”

人群中一片哗然,京城之中,谁人不知,丞相府的嫡女凤潇潇有一张丑到惨绝人寰的脸。

还有人调侃,谁要是娶了凤潇潇,保准辟邪!

“既然太子殿下不承认我就是凤潇潇,那请你掀开太子妃的盖头仔细看看她脸上有没有这道疤?要是有,我愿意自刎当场。”凤潇潇眼眸微眯,步步紧逼。

太子额前青筋绽开,隐忍至极,纹丝不动。

坐在高堂位置的凤丞相,生怕被皇上发现了他们的秘密,连忙跪在地上,一副义正言辞虚伪的嘴脸。

“皇上,此女目无王法,扰乱圣听,还请皇上下令,将此妖女捉拿起来!”凤潇潇嗤笑,这个凤丞相还当真是无耻。

她本以为李代桃僵的事情,是凤语嫣和其母陈氏所为,现在看来,这里面还有凤丞相的事情。

既然凤丞相都那么不要脸了,她也就不给他留颜面了。

她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大义凛然。

“恳请皇上为臣女做主,还臣女公道,严惩假冒太子妃的人!”

明帝神色深沉,看着乱糟糟的正厅,薄唇轻抿,久久未发一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三章 上错花轿


第三章 上错花轿

凤潇潇跪在地上,暗暗嘀咕:不得不承认,皇帝的气场还是蛮强大的。明明他没有说一句话,可凤潇潇却觉得自己的头顶上有着一股冷风,要将她吞噬。

可她不能怂!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真的凤潇潇?”

良久,明帝缓缓开口。

是啊,她有什么东西怎么她是凤潇潇呢?

凤潇潇皱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脑中有一道白光闪过,她利落的拿下了自己脖颈上挂着的项链。

“皇上,这是我娘留给我的红莲项链,还请皇上明鉴。”

如果原主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个红莲项链,是原主六岁那年,和硕郡主替皇上解决了匈奴进攻的事情,皇上赐给和硕郡主的。

这个红莲项链,戴在人身上,冬暖夏凉,十分贵重。

只一眼,明帝看到那项链,眼底就有即将要爆发的波涛汹涌。

他给了高公公一个眼神,高公公立即心领神会。

走上前,将凤潇潇手中的项链拿过,递交给了明帝。

明帝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定这个项链是真的,当即愤怒。

“这到底怎么回事?”

明帝看向太子,以及凤丞相等人,希望他们给他一个解释,可太子和凤丞相却被明帝的愤怒惊到了,一时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

偌大的太子府邸正殿,却没有人敢说话。

现场寂静的更是掉根针都能听到!

凤潇潇见状,态度不卑不亢。

“回皇上,事情是这样的。臣女卯时喝了妹妹的一杯酒后昏迷不醒,醒来就发现被五花大绑在轿子里,意外发现轿子去的开国男爵陆公子的家,才跳出花轿,一身狼狈的来到东宫。”

众人一瞧,可不是!

凤潇潇一身红色的嫁衣早已经成了褴褛,发髻散乱,好不狼狈。

明帝心一沉,已经多少确信凤潇潇的言论。

但他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的儿子绝对不会干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于是,他看向太子。

“太子,去把太子妃的盖头掀开!”

满场宾客除了几个当事人外,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着盖头下的脸。

可等了好久,也不见太子有任何动作!

明帝手慢慢紧握成拳,心里掀起惊天骇浪。

“高公公,你去!”

高公公这边刚领了命,去掀盖头,那边凤语嫣自己后退了两步,跪在了地上。

“请皇上息怒......”

她声音软糯解释:“臣女是凤语嫣,本是要嫁给陆家公子。可也是在花轿到达太子府才知道轿夫将我和姐姐送错了,但是考虑到皇室和相府的颜面,所以才一直未出声。”

这一番话,解释了她和凤潇潇送错府邸是一件乌龙,同时也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懂事识大体的形象。

倒是凤潇潇,无理取闹,胡搅蛮缠,还让皇室的颜面扫地。

凤潇潇挑眉,这个凤语嫣,倒是真的有点手段,怪不得原主一直被欺负的那么惨。

不过,可惜的是,她可不是原来任凤语嫣揉捏的凤潇潇!

即使凤潇潇三言两语将自己推到了被动的局面,可凤潇潇依然没有任何慌张。

“哦。”

只听她淡淡的哦了一声后,凤眸转向凤语嫣身上的嫁衣,薄唇勾起嘲讽道。

“这轿子错了妹妹盖着盖头不知道,那嫁衣穿错了妹妹也不知道?”

凤潇潇一语,在场的所有宾客纷纷看向姐妹俩的嫁衣。

这一看,果然看出了端倪!

如果说花轿送错了人,两人盖着盖头看不见,可是那嫁衣总不可能穿错!

可凤语嫣身上穿的,明明就是太子妃规格的九凤朝凰的嫁衣。

凤潇潇身上穿着的,却是普普通通,老百姓都可以穿的四爪的龙凤呈祥嫁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四章 这太子,到头了


第四章 这太子,到头了

凤语嫣双眼氤氲出热气,满脸委屈。

“或许是下人把衣服送错了。”

“衣服怎么会送错!太子迎娶太子妃这等大事,出错就是欺君之罪!这不会是一场预谋好的李代桃僵的戏码吧?”

宾客里一位挺着孕肚的夫人厉声反问。

“是啊,就算一个人眼瞎,不可能全部人都眼瞎,看不到那嫁衣穿错了吧!”

凤潇潇愣了一下,本以为原主那般懦弱的人,不会有任何人帮着她,没想到还有一个慧眼识珠明事理的人,她下意识的就多看了那位夫人两眼。

其余人心里也如明镜,全部开始嘲讽凤语嫣厚颜无耻,品行不端!

一向被众人夸赞的凤语嫣,哪里承受的住众人这般指责?

当即身形摇晃,用着她和太子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殿下,是我们错了。我不该爱上你,让你为难......”

“语嫣!”

一听凤语嫣的声音,带着哽咽,太子心痛到快要呼吸。

“殿下,只要我死了,这件事情就会结束了。”

话落,凤语嫣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缓缓坠落。

太子低头,这才发现,凤语嫣的小腹上有一根簪子!鲜血直流......

“语嫣——”

太子心痛的将凤语嫣紧紧地搂在怀里,看着怀里的人,流着悲伤的眼泪,再仰起头说话时,又满脸决绝。

“父皇,李代桃僵的事情,是儿臣想出来的。和语嫣以及凤丞相没有任何关系!从始至终,儿臣要娶的人只能是语嫣,儿臣的太子妃也只能是凤语嫣,儿臣就算是死也不会娶凤潇潇那个丑女,还请父皇成全儿臣和语嫣。”

明帝轻轻的笑了出来,笑意慢慢在脸上凝固,氤氲成滔天的愤怒。

对太子的那点期望也在刚才那一刻全部破裂,这个不孝子还当众给他难堪。

一朝太子,玩弄权势,还想遮天盖日,偷梁换柱?

这太子,坐到头了!

明帝倏然起身,气场全开,声音拔高了几个度。

“高公公,传令下去,太子行为卑劣,不知悔改,即刻废黜东宫太子之位,求情者斩立决!”

吩咐完直接从高堂之上走下来,准备离开这乌烟瘴气的东宫。

在场的人将这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皆倒吸一口冷气!

凤潇潇半低着头,也感受到了明帝从自己身边掠过时掀起了一阵凌厉的风。

她大脑飞速的运转,即便冒着要得罪明帝的风险还是开口道。

“请皇上留步!”

明帝顿住步子,回头看了眼地上跪着的凤潇潇,“还有什么事?”

“皇上,太子殿下和我妹妹凤语嫣情真意切,臣女实属感动,虽然今日之事,是太子算计在先,可臣女愿意自请下堂,成全太子和妹妹的感情。”

她字字珠玑,铿锵有力。

“至于其他的补偿,我也不请求皇上要了,就请皇上派人把太子府里,臣女的嫁妆送回去就好。”

一听到嫁妆,一直坐在高堂位置上的陈氏坐不住了!

虽然那些嫁妆里,大部分都是和硕郡主留下来的。可那里面也有她添了的!

她怎么能让凤潇潇拿走?

可陈氏不过刚站起来,就被凤丞相按住。

“一切等皇上走了再说。”

陈氏只得咬牙忍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五章 不但不蠢,十分聪慧


第五章 不但不蠢,十分聪慧

明帝对于凤潇潇这么无耻还嚣张的女子也是头一次见到,他气急反笑。

外人都传她样貌丑陋,心狠手辣,愚蠢无比。

他偶尔也觉得他会想毁了凤潇潇和太子的婚约,觉得凤潇潇配不上太子。

可是现在看来,流言掩盖了真相。凤潇潇不仅不蠢,还十分聪明。

几句话,就点出今天闹剧的始作俑者是太子,她凤潇潇也是受害者之一。他堂堂东篱国的一国之主,不仅不能对她做出任何惩罚,还要奖赏她!

但他心底多少还是有些不悦的。

“怎么?你的意思是,皇家还会贪了你的那些嫁妆不成?”

你们是不会贪,可难保丞相府没有人啊?

不过凤潇潇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故作天真的说道。

“这么多嫁妆,万一有人半路打劫我怎么办?”

感情他这个皇帝,只是她那些嫁妆的保镖?明帝气的直乐。

可是打量凤潇潇越久,明帝越觉得面前的人是和硕郡主。一想到那聪慧的女子,就那般离世,明帝心软了些。

“准了!”

话音甫落,他随着宫廷里的其他人扬长而去。

“凤潇潇!”

凤丞相忍无可忍,明帝走后的第一时间就站起身,冲到了凤潇潇的面前破口大骂:“丢人现眼的玩意!”

男人吹胡子瞪眼,抬手就要打上凤潇潇的脸颊。

凤潇潇左看右看,权衡再三,现在出手只会让刚刚那些觉得她可怜的人,不孝。索性闭上眼睛,头微微偏了一些,做好了把对自己的伤害减到最低的准备。

只是,想象中惊天动地的那巴掌没落下来——

她睁眼,就看见一个宛若谪仙般的男子,一身紫色的衣袍,右手负于背后,左手轻而易举的抓住了凤丞相的手臂。

凤潇潇对上男人的那双眸子,深不可测,周身都笼罩着一圈凌厉的气息,直觉三个字,不好惹。

“凤丞相这是要干什么?”

凤丞相看见此男子,手臂立即软了下来,阿谀奉承:“麒王,臣在教育臣的女儿。”

麒王?

凤潇潇快速的在原主的记忆里搜索,不消片刻,立即有无数的关键词条涌现。

太后幺儿,明帝亲手足,一众皇子的九皇叔。

他冰冷无情,手段残忍,被誉为京都第一混世魔王!

整个东篱更是流传着,宁愿得罪皇上,也不得罪麒王的名言。

因为,事实证明,得罪皇上的,大不了去掉乌纱帽,流放疆外。但是得罪麒王的,没有谁能躲得过一夜被灭族的遭遇。

更更重要的是,他是凤丞相在朝中的政敌!两人关系势同水火!

凤潇潇眼中眸光一亮,脑海里有个大胆的想法......

这厢,麒王玩味地问凤丞相。

“教育?凤大小姐做错了什么?”

“这......”凤丞相哑口无言。

按道理来说,凤潇潇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反而还是受害者!

可是,她却突然出现,毁了他和太子所有的计划!

就在凤丞相想着要怎么回答麒王的问题时,就听太子大喊!

“太医!”

此时的太子,全然不在意明帝在一气之下废了他东宫太子的位置。

他只知道,凤语嫣受了伤,很严重。

感受着凤语嫣的体温越来越冷,太子也是越来越失控。

“快传太医!”

凤丞相回头,见凤语嫣的情况不大好,恶狠狠的看着凤潇潇,咬牙切齿。

“暂且先饶了你!”

话里话外却给人一种,等他将事情解决完毕,一定不会饶了凤潇潇。

对此,凤潇潇没有任何感觉。

她看向身边的男人,行了一个男人用的抱拳礼。

“谢麒王出手相救之恩,他日,麒王有用得到臣女的份上,小女定当竭尽全力!”

凤潇潇觉得,按照麒王那么聪明的人,定然会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六章 不喜欢欠人情


第六章 不喜欢欠人情

麒王挑眉,一双眸子高深莫测的看着凤潇潇。

她刚刚是告诉他,就算麒王府和丞相府是政敌,她也站在了他的阵营?

见她被自己打量,一点也没有丝毫畏惧,麒王心里有了一丝欣赏。

这个女人,倒是特别。

不过,既然她抛出了这个橄榄枝,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那本王,就拭目以待了。”

正好这时,七月走上前,在麒王耳边低声说了一些什么,就听他说。

“本王还有事,先行一步。”

“恭送王爷!”

凤潇潇看着他修长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丝温暖。

从她的灵魂附在了原主的身上,这是原主娘亲死后,除了刚刚那个夫人外,麒王是第二个为她出头的人。

无论她想要和麒王合作的目的是什么,她是真心想帮他一回。

因为她凤潇潇,最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看着不远处忙成一团的人,凤潇潇冷笑一声。

她在21世纪是军医,外科手术内科手术没有她不在行的。

可她,才不会将自己的医术浪费在心机婊的身上。

望着满院子的嫁妆,凤潇潇开始指挥着皇上留下来的侍卫,开始往外搬嫁妆。

“慢着!”

一直暗中关注着凤潇潇的陈氏,见到凤潇潇让人搬嫁妆,立即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凤潇潇面前。

“干什么?”

“这些嫁妆是我为语嫣准备,你没有资格搬走!”

凤潇潇冷哼,她没有资格搬走?

青天白日,陈氏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倒是炉火纯青!

比不要脸是吧?

好啊!

看看最后是谁的脸皮挂不住!

“哦——”

凤潇潇拉了一个长音,恍然大悟道:“原来李代桃僵的事情,夫人你也参与了啊!要不然,你怎么事先就知道,语嫣会八抬大轿抬到太子府,还将嫁妆送来了呢?”

一时间,那些还没有散去的宾客们,看向陈氏,都带着鄙夷的眼神。

继母上位,对待原主留下的子嗣会用着怎么样的肮脏手段,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像丞相府这摆在明面上的,大家还都是第一次见。

果然,小门户出来的商人之女,还是不会做人。

陈氏见一旁的人都在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很气。

可是和钱相比,她又觉得脸皮根本不算什么!

“我不管!这些嫁妆里面,有我给语嫣的!你不能全拿走!”

“那夫人你看看,这些嫁妆里,哪一件哪一物上刻着妹妹的名字?只要有一样,我全部都送给夫人,你看如何?”

凤潇潇笑了,笑的灿烂明媚。而她的笑容,在陈氏眼中,犹如她脸上的疤痕那般刺眼。

事前,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他们在两个新娘子的身上动了手脚,陈氏便将给凤语嫣准备的那些聘礼,全都刻上了凤潇潇的名字!

但没有想到,倒是让凤潇潇钻了这个空子!

“你这个贱人!”陈氏咬碎了银牙,双眼发狠。嗷叫了一声,就想上去手撕凤潇潇。

奈何,她不过刚冲上去,凤潇潇就躲在了一旁皇上留下来的侍卫身后。

“夫人,这么多人,你还是要注意一下形象的。”

凤潇潇讽刺的笑了笑:“虽然眼下皇上没有对丞相府做出惩罚,可很难保证,一会会不会有圣旨来,说撤了父亲的乌纱帽。”

“闭嘴!”

陈氏经过凤潇潇这么已提醒,当即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心中忐忑起来。

见陈氏不敢再动,凤潇潇也掸了掸身上的灰土,不慎在意的说道。

“既然夫人没异议,就开始搬吧!”

皇家的侍卫,自然不是吃素的。在听到了凤潇潇的那些命令后,迅速的把一百抬嫁妆全部往东宫外的马车上搬。

陈氏攥紧了拳头,心想等回到相府,她还是能把这些嫁妆给要回去的!

先让凤潇潇得意一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七章 她就是个草包!


第七章 她就是个草包!

谁知,凤潇潇一点都不按照常理出牌!

刚一走出了太子东宫,凤潇潇就命令着那些侍卫。

“不用回相府,去京城最大的当铺!”

一众侍卫疑惑。

“凤小姐,这可是你的嫁妆,你要去当铺......干什么?”

“当然是典当了!”

她又不傻,要是搬回相府,这些嫁妆还能是她的吗?

干脆卖了,还能赚点钱。

十几箱宫廷里出来的名贵珍宝,全部放在了珍宝阁的大厅,伙计瞠目结舌。

只见一身嫁衣的凤潇潇站在楼梯口的位置,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

“我要当东西!把你们掌柜的叫出来!”

鸿运当铺的伙计一看,好家伙,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箱子,里面都放着宝贝?

这要是都当了,他们当铺会不会就没钱了?

一时间,小伙计拿不准,只好陪着笑。

“这位小姐,里面请,我这就去请掌柜的。”

凤潇潇被迎了进去以后,立即被伙计好水好茶的伺候着。

就在凤潇潇等那掌柜的等的有些不耐烦时,就听门外有人大喊。

“凤潇潇!你给我死出来!”

凤潇潇一听这尖锐的声音,不觉掏了掏耳朵。

她向外看了过去,就看到了原主的三妹妹凤轻岚和一个身着华服的男人站在了门外。

原主的这个三妹,虽然不是陈氏所生,是庶女,可总因为她将原主欺负的很惨,陈氏多少对她纵容了一点。

凤轻岚也就以为陈氏疼她,越发的张扬,对原主更是不看在眼里。

殊不知,她只是陈氏为了杀原主的一把刀而已。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三妹啊,你来这里做什么?”凤潇潇端起了一杯茶水,不甚在意的询问着。

“凤潇潇,你这个白眼狼!相府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要抢给语嫣姐的嫁妆?我数3个数,你要是不把这些嫁妆抬回去,小心我不客气!”

凤轻岚一脸不屑,在她眼中,凤潇潇就是个草包!

不仅草包,还胆小!

她说一,凤潇潇绝对不敢说二。

说完,她就指挥着身旁的小侯爷使了个眼色。

“让你的人,把这些嫁妆全部送回相府。”

小侯爷的爹老侯爷是扶持东宫太子上位的主要人物之一,侯府和相府关系也如鱼得水,凤丞相也有意将凤轻岚嫁到侯府来,他自然会帮衬凤轻岚,立即指挥着下人。

“快把东西抬走!”

凤潇潇凛冽的视线盯着小侯爷的几个随从,漫不经心地,“你们敢碰我嫁妆一下,我折断你们的手指头!”

那些随从只觉得有阴风从脚底窜起,立即不敢动弹。

小侯爷面色难堪,只觉得自己的颜面被损,当即愤怒。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把她给我捆起来送到丞相府。”

小侯爷的随从一窝蜂冲了上来,凤潇潇灵巧的躲过,她打了一个响指,对着皇帝派来送嫁妆的那些人说。

“嫁妆在人在,嫁妆丢了,小心你们回去无法交差!”

皇家侍卫们本来是不想参合这件事情的,毕竟对方是侯爷。

可听到了凤潇潇的话以后,侍卫们想想,也是这个理由。语气得罪皇上,那还不如得罪侯爷!

眨眼间,两队人马便厮打在了一起。

凤潇潇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到了凤轻岚的身后。

她抬手轻而易举的解开了凤轻岚腰间的粉色带子,钳制着她转圈,带子瞬间将凤轻岚的双手和双脚捆了起来。

“凤潇潇!你这个贱人,放了我!”

“贱人?”

凤潇潇冷笑一声,抬手就狠狠地扇了凤轻岚一个耳光。

“我是丞相府嫡女,你一个庶女,竟然直呼我的名字,还说我是贱人!凤轻岚,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敢让那群皇家侍卫杀了你,丞相府也不敢放半个屁?”

“你你你......”

望着凤潇潇眼中的狠戾,凤轻岚害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八章 小姑娘够猖狂


第八章 小姑娘够猖狂

凤轻岚还使劲挣扎着,凤潇潇抬脚就踹在她膝盖的位置。

下一刻,凤轻岚狼狈的跪在了地上,她咬牙切齿诅咒着。

“凤潇潇,你会后悔的!”

后悔?

她凤潇潇的人生字典里还没有后悔两个字。

她拿起之前从药店买的银针,一点一点的向凤轻岚的眼睛戳去。

“那你先到地狱等着我后悔吧。”

凤轻岚看着那银针要刺穿自己的眼睛,吓得尖叫了一声,便昏死了过去。

小侯爷被那群侍卫打的鼻青脸肿,听见凤轻岚的尖叫声,忙赶了过来。

当看着凤轻岚昏死过去后,他忙将人抱走!

“啪啪啪——”

当人都走去,二楼传来了一阵掌声。

一个穿着藏蓝色袍子手里拿着折扇的男子满脸笑意出现在大厅,他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凤小姐是来典当东西的?”

“是。”

男人用扇子挡在唇边,浅笑:“哦,我还以为凤大小姐是来给我苏某人下聘礼的。”

凤潇潇:“......”

感情古代人开起玩笑来,也是这么的溜啊。

许是察觉到了凤潇潇的不悦,男人又说道。

“在下苏岩,是这鸿运当铺的掌柜的。刚刚在后屋查了查银票,现在只有一百万两通用银票,还有三千两碎银,不知道凤小姐的意思......”

“就卖一百万两的嫁妆,剩下的嫁妆,就放在你们当铺,没有我本人来,谁也不能拿走。一年内,我会取走。不管时间是否一年,佣金都是一百万两。条件是苏先生对外宣称,你用一百万两买了我所有的嫁妆,如何?”

苏岩听到凤潇潇的话,眼里闪过了一丝意外。

本来以为这凤潇潇真的像是外界传言的那般无脑,可是现在看来......

流言也信不得。

她大张旗鼓的让人抬到他的当铺,嘴上说是卖,但其实是让他的当铺守着这些嫁妆。

真是妙!

“如此丰厚的佣金,我苏某人想不答应,都难啊!”

苏岩立即写下契约,与凤潇潇一人一份。

这边,解决完了嫁妆的事情,凤潇潇只觉得全身舒爽。

她伸了伸懒腰,看着不远处的丞相府,挺直了胸膛。

接下来,会是一场硬仗要打,她不能松懈!

走在巷子里,凤潇潇听到了细微的响声。

仔细听,四面八方都有人,而且是冲着她来的!

凤潇潇唇角微勾,正好,她今天也没打过瘾。

像一只迅捷的豹子,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将那些人引到了一个死胡同,凤潇潇故意装作害怕的样子。

那些跟踪她的人,见她害怕,立即奸笑着跳了下来。

“把你身上的包袱留下,我们或许能留你一命!”

笑话!

从来都是她打劫别人,还没人敢从她手里打劫东西!

“谁派你们来的?”凤潇潇一边警惕的问着,一边将袖子里的药粉捏在手心。

这些药粉本来是对付太子那些人的,倒是没有想到,便宜了这群贼。

“既然都快死了,不妨让你死个明白。你毁了太子殿下大婚,让太子殿下东宫之位不保,还让太子妃受伤,你是该拿命来!”

看来这个台子,对凤语嫣是爱惨了呢!

凤潇潇冷笑一声,摆起姿势。

“你们一起上来吧!”

“小娘们够猖狂的!”一个黑衣人觉得凤潇潇过于猖狂,刚想说什么,被另外一个人打断。

“和她废话什么,赶紧解决!”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凤潇潇身上红色的嫁衣被她甩手脱下来,像一面风墙,在空气里旋转,把拿刀的几个人甩的七荤八素,晕头转向。

趁着他们不备,凤潇潇屏住呼吸,洒下了迷香,不过眨眼间,那些人全都瘫在了地上。

“呵......”

凤潇潇拍了拍手,踩着那些黑衣人。

“和姑奶斗?你们几个还嫩了点!”

本来就想这么走了,但凤潇潇眼尖,发现了一个人身上的银袋子,当即将几个黑衣人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拿走。

在暮色四合时分,凤潇潇才回到丞相府。刚进府门,就被守门的侍卫给拦住。

“大小姐,老爷夫人在大厅等着你。”

凤潇潇眸光一沉,好在她早有准备,要是这么去大厅,恐怕会人财两空。

“等我换完衣服自然会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九章 你给我跪下


第九章 你给我跪下

可她不过刚走两步,就被管家拦住了去路。

“大小姐,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属下劝你,还是先去正厅的好。”管家微笑着,说的也毕恭毕敬。

可是看着他身后的几个侍卫,凤潇潇看着眼前的阵仗,算是明白了。

她如果拒绝,管家身后的几个侍卫是不会放过她。

原主的身子经过今天的折腾,此时已经有一点疲惫不堪。

再想着渣爹和后娘不知道有什么幺蛾子等着她,她还不如留点力气对付那两口子。

“好,走吧。”

正厅里。

陈氏坐在主位上喝茶,瞥了一眼走到门口的凤潇潇,没好气的问。

“银子呢?”

“什么银子?”

凤潇潇脸上还挂着笑意,明知故问。

“轻岚说,你把你娘留给你的嫁妆拿去典当了。那银子呢?”

凤丞相本来也觉得嫁妆卖了有点可惜,可是想想卖了嫁妆的银子,可以给太子养兵马,便想着只要凤潇潇乖乖将银子交给她,他可以饶凤潇潇一命。

“是啊,当了。反正那是我的嫁妆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你把银子交出来,爹可以饶你一命。”

凤潇潇嗤笑,用着关爱智障的眼神看向凤丞相。

“我为什么要把银子拿出来?那是我娘嫁妆卖的钱,和爹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和我没有关系?我看你是反了天了!”

凤丞相额前青筋条条绽开,他气的手发抖,指着凤潇潇。

“你给我跪下!”

“我有何错,为什么要跪?”凤潇潇昂头,目光毫无畏惧。

凤丞相一看她这拒不认错的态度,当即恼火。

他怒拍桌子,站起身,大吼。

“你居然还有脸问你有什么错?你大闹太子婚礼,让凤家丢尽了脸面,你......”

凤丞相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凤潇潇打断。

她故作天真和惊讶的疑问。

“爹,咱们家还有脸面吗?整个京城不都说凤家,现在连屁股都被人看光了吗?”

“你,你......”

凤丞相一时间被凤潇潇这般粗鄙的词汇所刺激到,他捂着自己快要不能喘气的胸口,对着门外的管家喊着。

“管家,把我的鞭子拿出来!”

两个指头宽的长鞭,要是打在凤潇潇身上,铁定皮开肉绽。

多打几下,就可以升天。

凤潇潇站的笔直,面无表情,看向凤丞相,一字一句道。

“你最好打死我,别给我生还的机会,否则你们都会因此付出代价。”

陈氏摆着看好戏的姿态,看来往日里温顺的凤潇潇都是装出来的,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凤丞相怒火中烧,用力的扬起手中的鞭子,朝着凤潇潇的后背就甩过去......

刚抬手,院子里就传来高公公尖细的声音。

“圣旨到——”

凤丞相刚扬起的鞭子,就僵硬在了半空中。

他怒瞪凤潇潇,手中的鞭子挥也不是,落下也不是。

“凤丞相,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接旨?”

瞅着高公公不善的眼神,凤丞相心里“咯噔”一声,忙丢下鞭子,上前接旨。

那鞭子自空中跌落,砸到了一旁陈氏的脚,惹的陈氏嗷嗷叫了好几嗓子。

“凤夫人!”

高公公猛地沉了脸:“你身为一品丞相夫人,难道连皇家宣读圣旨时的基本规矩都不懂吗?还是说,你们果真是没有将皇上放在眼里?”

“臣妇不敢!”

陈氏忙跪下,心中不由得忐忑。难道皇上真的要将他们丞相府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十章 丞相教女无方


第十章 丞相教女无方

凤潇潇知道,古代太监宣读圣旨时,所有人都是要跪下的。就当凤潇潇要跪下的时候,一旁的高公公笑得和善。

“凤姑娘,皇上说了,大婚您也是受害者,所以此次宣读,您可以站着听。”

她站着听?

凤潇潇心下一喜,她本也不想随意下跪。听闻这是皇上的意思,凤潇潇觉得这个皇帝还是蛮上道的。

不知道是不是仁君,但最少对原主的娘,感情不浅。

凤丞相看着一旁站着的凤潇潇,手中拳头紧握。高公公这番话,不就是告诉他,皇上很生气!所以宁愿让他这个女儿踩在他这个老子的头顶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教女无方,纵女无度,攀附皇权,坏皇室礼节,理应严惩,念多年对朝廷忠心耿耿,今从轻发落,即日起,交出手中所有权利,闭门思过三个月,罚俸禄一年,钦此!”

什么?

听到圣旨的内容,凤潇潇错愕了。

李代桃僵这若是寻常人家就罢了!可这是丞相府和太子府之间的勾结啊!

帝王最忌讳,最讨厌的不就是官员们和儿子们走的太近?

怎么和这个明帝和别人不一样啊?

“多谢皇上隆恩!”

反倒是凤丞相松了一口气,可松了一口气之后,却又隐隐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高公公走之前,看着地上的鞭子,还特意交代了凤丞相一句。

“皇上说了,如果他要是听到任何凤大小姐不好的传闻,都会治丞相您的罪。”

凤丞相的身体抖了抖,心中也越发的恨了。

惩罚凤潇潇的事情,就这样被高高拿起,又瞧瞧落下,让凤丞相和陈氏两人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尤其是凤潇潇走之前,还微笑着说“多谢爹爹不打之恩”的话,更是让他们恨不得抽了凤潇潇的筋骨!

“不行!我这气受不下去!”陈氏回到屋子里,越想越气!

凭什么凤潇潇坏了她女儿的好事,让她女儿到现在依然昏迷不醒。她却潇潇洒洒,还有皇帝撑腰?

“今天我要是不教训那丫头一顿,我就不信陈!”

凤丞相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陈氏见状,忙出去找了嬷嬷,在她的耳边窃窃私语......

*

深夜,皇宫。

裴兆年漫不经心的向承乾宫走进去,高公公就守在门口,毕恭毕敬道。

“麒王,皇上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裴兆年嘴角噙着笑意走了进去,意外看见皇后跪在地上,正在向皇上求情。

“皇上,请您三思啊,臣妾就这么一个儿子,被凤语嫣那个庶女迷惑,冲昏了头脑,才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错,请皇上看在臣妾的面子上,从轻发落。”

皇后不敢看向明帝,手里攥着帕子擦了一下眼角挤出来的泪水。

明帝注意到了裴兆年已经到来,轻咳一声。

“麒王已经来了,朕和他还有要事相商,皇后先回去吧,此事朕自有定夺。”

皇后堪堪回头,撞上裴兆年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只好默默的退出了承乾宫。

明帝见到裴兆年,心情愉悦。

高公公是有眼色之人,给裴兆年献上一杯上好的茶之后就默默退出了承乾宫。

确认没有其他人,明帝才笑出声来。

“还是皇弟的法子有效,立竿见影!不仅将凤丞相的心思拿捏的特别到位,还一举收回了他的权力。”

话到此处明帝又有几分惆怅和无奈。

“本以为只会拉下凤丞相,不殃及池鱼,没想到太子主动来承担错误!为了个庶女竟然做出如此荒唐之事!”语气里依然有着很严重的不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第十章 丞相教女无方


第十章 丞相教女无方

凤潇潇知道,古代太监宣读圣旨时,所有人都是要跪下的。就当凤潇潇要跪下的时候,一旁的高公公笑得和善。

“凤姑娘,皇上说了,大婚您也是受害者,所以此次宣读,您可以站着听。”

她站着听?

凤潇潇心下一喜,她本也不想随意下跪。听闻这是皇上的意思,凤潇潇觉得这个皇帝还是蛮上道的。

不知道是不是仁君,但最少对原主的娘,感情不浅。

凤丞相看着一旁站着的凤潇潇,手中拳头紧握。高公公这番话,不就是告诉他,皇上很生气!所以宁愿让他这个女儿踩在他这个老子的头顶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教女无方,纵女无度,攀附皇权,坏皇室礼节,理应严惩,念多年对朝廷忠心耿耿,今从轻发落,即日起,交出手中所有权利,闭门思过三个月,罚俸禄一年,钦此!”

什么?

听到圣旨的内容,凤潇潇错愕了。

李代桃僵这若是寻常人家就罢了!可这是丞相府和太子府之间的勾结啊!

帝王最忌讳,最讨厌的不就是官员们和儿子们走的太近?

怎么和这个明帝和别人不一样啊?

“多谢皇上隆恩!”

反倒是凤丞相松了一口气,可松了一口气之后,却又隐隐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高公公走之前,看着地上的鞭子,还特意交代了凤丞相一句。

“皇上说了,如果他要是听到任何凤大小姐不好的传闻,都会治丞相您的罪。”

凤丞相的身体抖了抖,心中也越发的恨了。

惩罚凤潇潇的事情,就这样被高高拿起,又瞧瞧落下,让凤丞相和陈氏两人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尤其是凤潇潇走之前,还微笑着说“多谢爹爹不打之恩”的话,更是让他们恨不得抽了凤潇潇的筋骨!

“不行!我这气受不下去!”陈氏回到屋子里,越想越气!

凭什么凤潇潇坏了她女儿的好事,让她女儿到现在依然昏迷不醒。她却潇潇洒洒,还有皇帝撑腰?

“今天我要是不教训那丫头一顿,我就不信陈!”

凤丞相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陈氏见状,忙出去找了嬷嬷,在她的耳边窃窃私语......

*

深夜,皇宫。

裴兆年漫不经心的向承乾宫走进去,高公公就守在门口,毕恭毕敬道。

“麒王,皇上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裴兆年嘴角噙着笑意走了进去,意外看见皇后跪在地上,正在向皇上求情。

“皇上,请您三思啊,臣妾就这么一个儿子,被凤语嫣那个庶女迷惑,冲昏了头脑,才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错,请皇上看在臣妾的面子上,从轻发落。”

皇后不敢看向明帝,手里攥着帕子擦了一下眼角挤出来的泪水。

明帝注意到了裴兆年已经到来,轻咳一声。

“麒王已经来了,朕和他还有要事相商,皇后先回去吧,此事朕自有定夺。”

皇后堪堪回头,撞上裴兆年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只好默默的退出了承乾宫。

明帝见到裴兆年,心情愉悦。

高公公是有眼色之人,给裴兆年献上一杯上好的茶之后就默默退出了承乾宫。

确认没有其他人,明帝才笑出声来。

“还是皇弟的法子有效,立竿见影!不仅将凤丞相的心思拿捏的特别到位,还一举收回了他的权力。”

话到此处明帝又有几分惆怅和无奈。

“本以为只会拉下凤丞相,不殃及池鱼,没想到太子主动来承担错误!为了个庶女竟然做出如此荒唐之事!”语气里依然有着很严重的不满。

继续阅读《医妃当道:残王追妻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