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相逢是路人》苏云小说最新章节,苏云,戴辰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从此相逢是路人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云
简介:“慕苏云,你特么又给我下药!”戴辰樾被我反绑在床上,发出怒吼
我饮尽了杯中红酒,慢条斯理地走到他的面前
这不是他第一次被人下药,不过上一次,是五年前在他....
角色:苏云,戴辰樾
《从此相逢是路人》苏云小说最新章节,苏云,戴辰樾全文免费阅读

《从此相逢是路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睡完觉就离婚


“慕苏云,你特么又给我下药!”

戴辰樾被我反绑在床上,发出怒吼。

我饮尽了杯中红酒,慢条斯理地走到他的面前。

这不是他第一次被人下药,不过上一次,是五年前在他奶奶的生日宴会上,稀里糊涂地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而后,他迫于外界压力,不得不娶了我。

五年,这段从一开始就不受到任何祝福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睡完这一觉,我们就离婚。”

我轻轻咬一咬他的耳朵,故意用胸口若有似无地蹭过他的脸。

他显然对我恼怒至极。

但是我不在乎。

他被我用婚姻困了五年,我却被自己瞎了眼的爱情困了整整十五年。

谁比谁更恼怒呢?

“戴辰樾,我到今日才发现,原来你根本就不值得。”

我轻嗤一声,开始吻他的唇。

他拒绝,身体的反应却很诚实。

真是可悲啊,面对自己的丈夫,却要用药物作为手段。

“慕苏云,想离婚,你做梦。”他咬牙切齿地说。

我仍旧在笑。

不知为何,今日我心情很好。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不就是怕我们离了婚,你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吗?放心,我打算净身出户,不会让你为难。”我笑道。

“你……”

今天,我狠下心来要用我的全部家当买他一夜,然后干脆利落的将离婚协议书拍在他的脸上!

鬼知道我想做这件事已经想了多久。

“等我走了,你爱去跟谁睡觉就去跟谁睡,爱娶就娶谁。戴辰樾,我们两不相欠。”

我轻啄了啄他的唇,他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自然是要暴怒。

只可惜,他现在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这些年来,他加诸于我身上的一切,我都要让他明白!

“你要跟我离婚,是因为沈苍穹?”他突然冷不丁地问我。

我勃然大怒,立刻从他的身上离开:“你没有资格提这个名字!”

沈苍穹,我心中永远的痛。

可是,戴辰樾却笑了起来:“果然是为了他。慕苏云,你就是个贱人。”

他永远是这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即使现在,我随时随地就能用一柄匕首了结了他的性命。

可是我怎么会舍得呢?

这是我爱了十五年的男人。

他伤我至深,我却还爱他至深。

他说得不错,我就是个贱人,一个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贱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二 章 祭奠一个死人


我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走,只在他的床头留下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他虽没在那上面签字,不过,无所谓了。

反正离婚这件事,是他一直想要干的,不是吗?

我本以为,自己会永远地离开。

不过有时候,我也会很想回来。

回来踩一踩故土,回来看一眼——那个再也见不到了的人。

五年后。

我在公墓入口不远处的花店里打包了一束桔梗花,那是沈苍穹最喜欢的花。

桔梗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也是无望的爱。

一想起过往,心脏就忍不住抽疼。

我没有想到,在公墓这种死人多活人少的地方,居然也能见到慕嫣然和我的后妈。

这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

“妈,你放心,辰樾哥哥这段日子对我可好了,我想要不了多少时间,他就会答应跟我结婚。他和那贱人都分开五年了,戴老头子还能再说什么话呢?”

“我的乖女儿,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一直忍着了。”

“我是妈的亲女儿,虽然一直只能当慕家的义女,不过,只要辰樾哥哥的心在我这里,咱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站在墓碑后,手中的桔梗花被攥得死死。

亲女儿?

这是什么意思?

原来,慕嫣然竟然是我后妈亲生的吗?

那么,她就是我爸的私生女了?

怪不得,爸爸一直对慕嫣然这个义女那么好,甚至好过我这个亲女儿。

敢情,我爸趁着我妈生病那几年,早就在外面搞上了女人,然后还光明正大的把女人与私生女带回家?

我气得直接走上前去,想要狠狠甩一巴掌到这对贱人母女的脸上。

谁知,公墓里道路不平,我穿着高跟鞋,一不小心竟然绊倒,一整张脸都埋进了桔梗花里。

花香浓密,而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里钻进去。

“慕苏云?”慕嫣然眼尖,一眼就认出了我。

“呵,你竟然回来了。”

我整肃衣衫,站了起来:“怎么,见到我,很惊讶吗?”

“是很惊讶,姐姐,五年没见,咱们居然能在这里碰见。”

她看了一眼我手里的花,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神情。

“苍穹哥哥是为了救我才死的,姐姐,你就没有必要来祭奠他了吧。”

听到沈苍穹的名字,我的心又是一阵抽痛。

“你有什么资格提他……”

“我没有资格,难道姐姐你就有资格吗?对了,我忘了你已经跟辰樾哥哥离婚了,不知辰樾哥哥要是知道这么些年来,你心里一直放不下的人是沈苍穹,会作何感想呢?”

我不甘示弱,回怼回去:“戴辰樾会怎么想我,我根本就无所谓,不过他要是知道你只是一个第三者生的孽种,还顶着我们慕家的名号在外面假扮千金小姐,不知他会不会看得起你?”

“你……”

慕嫣然气得立时就要扑过来打我,但被她妈给拉了一把。

她用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突然收敛了气焰,软软倒在了地上。

“姐姐,我跟你那么久没见了,好好关心你两句,你怎么反而推我呢?”

我简直完全无语。

我哪里推她了?她这么假的戏,根本没有人会信好不好!

“慕嫣然,你少给我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三章 那是我的钱


既然她要装,那我就干脆给她点颜色看看,这对第三者母女,不狠狠甩上几个巴掌怎么能解气?

我索性走过去,扬起了手。

“啪!”

清脆响亮的一声,那个巴掌,却是落在了我的脸上。

从小到大,谁敢打我?

我抬起头来,只看见了一双冷若冰霜的眼,下意识打了一个寒噤。

戴辰樾……他怎么也会在这里?

“慕苏云,你还有脸回来。”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我知道,在这平静之下,蕴着汹涌波涛。

“辰樾哥哥!”慕嫣然哭丧着扑了过去。

“辰樾哥哥,姐姐她打我……”

我两眼一黑,只想翻白眼。

拜托,这么假的戏,她演之前能不能先去练一练啊?

可是,戴辰樾却信。

或者说,为了故意膈应我,他得演出信了的模样来。

他勾住了慕嫣然的后背,柔声安抚了她两句,然后再看向我,冷冷道:“慕苏云,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狠毒。”

“我狠毒?”

我简直气得想笑。

行吧,我狠毒就我狠毒,懒得理这群人。

我捡起地上那束已经被压坏的花,准备转身就走。

“慕苏云,你来这里,是为了看那个死人吗?”戴辰樾冷冷开口。

听得出来,他很愤怒。

可是我的愤怒,只会更大。

“是啊,我是来看苍穹的,难不成我是来看你的?你又不住在这里。”我指了指脚下的墓地。

“慕、苏、云!”

“辰樾哥哥,你别生姐姐的气了,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毕竟苍穹哥哥和她是青梅竹马,肯定是有感情的。再说了,苍穹哥哥是为了救我才死的,于情于理,我们也不该在他的墓前吵架……”

慕嫣然楚楚可怜地劝着架,不过,好像只有火上浇油的份儿。

不过,我显然不该在这个时候发火。

我一步一步走到戴辰樾的面前,一字一句告诉他:“对了,我这次回来,还有一样东西,要向你讨回。”

“什么东西?”

“钱。”

当初,我是存了净身出户的念头,要跟他离婚的。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但是今天,我知道了慕嫣然原来是我父亲的私生女,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在知道了她们母女俩的丑恶嘴脸后,我突然就想鱼死网破!

“我外公留给我的遗产,在你那里放了五年,现在也该还给我了。”

当初,戴氏集团奄奄一息,要不是我拿出外公给我留下的财产堵住了他公司的空子,他戴辰樾,能好好活到今天?

还没等戴辰樾说话,我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后妈,就突然开口了:“苏云啊,你这就不大对了,当初那些资产是留给你的不错,但你都没要,那辰樾自然有别的用处。”

“别的用处?”我冷冷看向他,“你拿来干嘛了?”

“我之前想要开个公司,辰樾哥哥就出资给我了,姐姐,你也别这么小气,反正你外公的钱,也是我们慕家的钱呀。”

我登时雷霆万丈:“戴辰樾,那是我外公的遗产!”

他怎么能这样?

不肯还也就罢了,居然全给了慕嫣然?

“我以为五年前,你就已经够让我失望了,原来你这个人,是根本就没有底线的。”

我愈发凶狠的目光,死死瞪着这对狗男女。

可是,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该死,我怎么能在这个狗男人面前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四章 灰飞烟灭


“哭什么哭!别在这里给我装!”

他一脚将我踢开,护着她的白月光离开。

然而,当我看到那女人脖子上晃动的玉佩时,心还是狠狠一颤。

那是我的东西!也是十五年前的信物!

此刻,我只是想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我发疯似的爬将起来,冲上去拽住她的玉佩狠狠用力一扯。

“啊…姐姐你做什么!”

“啪!”

我的手被打掉的同时,脸上又挨了重重一巴掌。

是我那个可恶的后妈!

“苏云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我不能老是眼睁睁看着嫣然被你欺负啊,你爸爸看到你这个样子,该有多失望。”

她尖嘴猴腮的虚伪模样,让我愈发作呕。

我前世到底做了多少孽,才导致这辈子遇上这么一杆子人。

我摇摇晃晃着从地上站起来,眼前突然出现一双蹭光瓦亮的皮鞋,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可是他的主人对我却是那么的恶毒残忍!

“慕苏云,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他突然蹲下来,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戏谑。

“呵!你脑子才有病!你连当初……”

“啊…疼…好疼……”

我话没说完,那边/互相交换了眼色的母女亮再次好戏上演。

戴辰樾哪里还有心思理我,直接起身抱住她摇摇欲坠的娇躯,往车上送。

我望着那扬尘而去的布加迪,笑得眼泪掉下来。

一个连当初私定终身的人是谁都认不出的男人,我又何必留恋?

我捡起地上被弄脏了的桔梗花,心疼的将它丢进垃圾桶,又折回店里买了一束一模一样的。

当我虔诚的捧着它出现在这一片墓地时,心情格外复杂。

苍穹哥哥,五年了,我五年没来看你了。

寻着记忆里的路线,我迈开步子。

可当我转了一圈又一圈,急的满头大汗时,仍旧没能看到他的墓地。

“奇怪,难道是我记错了?不是这个地方?”

我疑惑不解,心情愈发烦闷。

“呵,还好嫣然提醒得我早。我怎么可能让你来寻你的小晴人呢,告诉你,他早就灰飞烟灭了!”

他低沉的声音,尽管逆着风向,却依旧一字不落的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心头一颤,戴辰樾,你特么还是人么!

“你这个混账!”

当我转过身的时候,他已经离我不到一米远。

忍无可忍的我,扬起手里的桔梗花就朝他脑袋上砸过去。

“呵!我混账?那我就让你看点更混账的行为!”

接着他不由分说的扛起我在肩头,大力钳制住我的大腿,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他的车前。

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啊!”

身子被他摔进后座的那一刻,疼的失去了知觉。

脑袋撞到了车窗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一个大包,似乎还,磕破了皮。

他迅速捉住我的脚踝,将我裙子里的底裤扯掉。

羞耻感,充斥满心扉。

他挺拔的身躯压下来的那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嘴里似乎还沾着点血腥味。

“贱人,给我叫出声来!让你最爱的男人看看你在我面前……!”

他的动作一下比一下重,干涩的我疼的全身痉挛。

戴辰樾,你猪狗不如啊!

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他的重影,任凭我怎么反抗,怎么嘶吼,他就是不放过我。

我空灵绝望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旷的墓地,痛苦与屈辱让我麻木。

他居然,在这么庄严神圣的地方,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龌龊事?

也就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用手紧紧塞进嘴巴,防止溢出痛苦的**。

牙齿刺进皮肤的那一刻,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我心如死灰。

而我对于身上男人的感情,似乎也就在这无止尽折磨的过程中,消耗殆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五章 透明人


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我身上发泄了多久。

迷迷糊糊间,只听到他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将衣衫不整的我一脚踹下车,随即驱车而去。

而老天爷偏偏那么不长眼,狂风大作的傍晚,我瑟瑟发抖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寒风中。

倾盆大雨让我全身湿透,冷,好冷啊。

额头上的伤口好像裂开了吧,酸涩的雨水搅进我的肉里,可我突然就不疼了,因为已经麻木了啊!

这浑黑的雨夜,我形单影只在这荒郊野岭。

越来越沉重的眼皮压抑着我的神经,可来自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不断提醒我,“慕苏云你特么不能死!“

突然,透过这厚重的雨雾,前方闪现一抹刺眼的强光。

穿破耳膜的一声“吱——”急刹车,一辆豪车闪现在我眼前,可奈何我就像是突然触电般,毫无意识的摔倒在地。

朦胧中,我似乎听到某人在呼唤我的名字。

…………

刺眼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我的眼里,我下意识伸手去遮挡。

“苏云~你醒了?”

我循声望去,不料却看到了他——欧阳锋。

周身是单调而不失高贵的暗灰色系列装潢,古朴典雅的空间设计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我立即反应过来,这是他家。

“谢…谢你救了我。”

我盯着他的侧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的帅气带着点女子的阴柔美,不同于戴辰樾的刚毅冷峻,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他们却是辈分上的叔侄关系。

他为我倒了一杯水,动作之中尽显雍容华贵。

我只好顺从他的旨意,不敢有丝毫造次。

因为我一直都知道,他有偏执症。

“苏云,你说,我哪点比不上姓戴的。”

我抿了一口接一口的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我在跟你说话。”

他突然挑起我的下巴,威严的模样让我不禁全身紧绷。

奈何,在这场单方面的恋情里,他始终偏执得不可一世。

哪怕五年过去了,他还是这么令我害怕到全身颤抖。

“你…哪儿都比他好。”

迫于压力,我不得不偏向他。

他好看的嘴角扬了扬,狐媚的眸子里透出一抹精光,“那么,又是五年过去了,我再问你一次,你选择谁?”

他尖锐的声音回荡在我的大脑。

我不想刺激他,可是我更加不想欺骗他啊!

寂静一时间被拉长,他将我的眸子牢牢捕捉住,恨不得将我揉进他的骨血。

我抖动着嘴唇,缓缓一句,“对不起,欧阳峰,我还是那句话,我对你没感觉。”

哪怕接下来等待我的是凌迟处死,可我依旧不想违背我的心。

“呵呵。”

他突然冷笑几声,“所以,就算姓戴的那混账再怎么践踏你欺负你,你仍旧不肯让我来好好爱护你对么?”

霎时间,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像是个透明人。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的,原来这五年,他未曾减少过对我的关心。

感动溢上心头的同时,羞愤让我恨不得钻进地洞。

“对不起。我们始终不合适。求你,放我走。”

我央求的目光,明显惊起了他眸底的平静。

可转瞬却又如死一般沉寂。

“好,好。”

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总是让我不寒而栗。

他拍了拍手,叫人将我送走。

出了他这城堡,我长舒了一口气。

只是我听不到,里头传来的噼里啪啦古董瓷器碎一地的声音。

我冒着阳光,迈开腿朝前走。

即使此刻,我根本无家可归,我也不知道前方在何处。

“呕~”

胃里突然传来一阵不适,我赶忙扶住一旁的墙根,稀里哗啦吐了起来。

只可惜胃里什么也没有,吐出来的只有酸水而已。

此时,眼前突然出现一辆车,我一边捂着嘴,一边朝车子摇手。

“去附近的医院。”

大脑晕晕沉沉的,胃里也难受的厉害,我觉得,有必要去检查一下。作为一个怕死的人,我首先必须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危才是。

只是这一去,居然让我的余生,如此艰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六章 做人,不能太自私


给我看病的医生是一位看上去上了些年纪的女士。

她问我哪里不舒服,我说哪哪都不舒服。

干脆,做了一套全身检查。

可各项结果显示,我并无大碍,不过就是有点皮外伤。

但有一项,却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彩超——一个月零十天。

并且,胎像十分不稳定,那医生警告我说,绝对不能再有激烈的房事运动。

从里头出来,我浑浑噩噩的靠在椅子上,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伸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嘶~”

这触目惊心的疼警示我,我真有了戴辰樾的孩子!

可你来的怎么这么不是时候啊。

手掌抚上肚子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异常焦躁。

我该怎么办,是该立刻跟戴辰樾离婚,然后将孩子偷偷生下来,还是跟他说好话,不要离婚了?

各种各样的处理方式飘过我的脑际,然而没有一种是打掉孩子。

我痛苦的抱成一团,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还是说,你故意赐予我这个孩子,是要我去挽回这段破碎了的感情?

我木讷的掏出手机,拨通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有什么事?”

他沉闷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我顿了顿,压低了声音道:“你在哪里,我想约……”

“别跟我耍什么花招,老子没空,嫣然需要我!”

仅仅是透过屏幕,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滔天怒意。

“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戴辰樾我们还没离婚!”

我暴怒,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疯女人。”

“嘟嘟嘟……”

他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

任凭我再怎么嘶吼,那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心还是好痛啊……

模糊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两个人影,还未等我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架了起来,被拖着朝前走。

我吓得不轻,下意识去护住我的肚子。

看模样,不像是绑架,反倒是将我绑去见某一个人。

索性,我不反抗好了。

“医生,就是她,她就是我的大女儿,你赶紧给她检查下肾脏适配程度,可以的话赶紧动手啊,我二女儿这耽搁不起!”

我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向这个生我养我的父亲。

他居然要拿走我的肾?换给床上那个装病的女人!

衣冠混蛋!你不配做我的父亲!

“慕先生,这个二小姐不是你的女儿吗,肾脏匹配源必须是要相似度特别高的……”

“闭嘴!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戴辰樾开口怒喝一声,又赶紧小心翼翼护住怀里的佳人。

我苦笑一声,慕嫣然这么烂到渣的伎俩,难道你们这一大帮子人都是瞎的么?

“你凭什么要拿走我的肾!”

我趁左右保镖毫无防备,大力甩开他们的束缚。

命运虐我千百遍,我待命运如初见。

我昂首挺胸走近那对众人眼里的“金童玉女”,指着戴辰樾的鼻子说,“我慕苏云这辈子真是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人渣!”

“啪!”

他像是用尽毕生气力,给了我一巴掌。

“呵!”

“愣着做什么,赶紧把她抓起来,做手术!”

他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怀里的女人更是嚣张跋扈。

我伸手摸了摸肚子,此刻我突然好想活生生掐死他啊,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混蛋不如的爹!

眼泪酸涩到要命,我抬手去擦,可怎么就越擦越多啊!

“你捐一个肾又不会死,可是嫣然已经快不行了,做人,不能太自私。”

我再次被保镖束缚,可愤怒已经彻底侵袭掉我的大脑,“她完全是装的!但我真恨不得她去死!”

“啪!”

“混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七章 断绝父女关系


我被我亲生父亲这一巴掌,打的头晕眼花。

“你不是我父亲!”

我嘶吼着,踢打着。

“好啊,我慕段天今天就当着众人宣布,没有这个六亲不认的女儿!”

“呵!”

我嘲讽一声,”那好啊,我慕苏云,从此改姓苏,叫苏苏云!”

我咬着牙,将自己改成了母亲的姓。

“啊~疼,好疼,辰樾哥哥我好疼……”

女人矫揉造作的声音响起在耳畔。

戴辰樾立马变了脸,“别磨蹭,将她带走!”

我像是一头失了心的疯子,腥红着双眸冲着戴辰樾大吼,“你们都该死!戴辰樾你总有一天会悔青了肠子!”

我不管不顾的胡乱挣扎起来,像条疯狗一样在左右黑衣人手上用力咬了两口,接着风一般窜到病床前,一巴掌狠狠甩在女人楚楚可怜的脸上,“贱人!你不是要死了么,那你就去死啊!”

我分明看到了她怨毒的目光,连带着想要杀死我的表情。

但却转瞬即逝换成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我愈发愤恨,嘈杂的怒骂声不绝于耳,指甲嵌进了肉里,可我却浑然不知疼痛。

凭什么,我失去了这么多,没人疼没人爱还要遭到所有人的唾弃,而她稍微勾一勾手指,你们所有人就都会向她摇尾乞怜!

“够了!”

沉闷蕴有怒意的男声刺生生的传来,后劲一疼,我整个人往后仰去。

“对不起了。”

朦胧中,我听到他不带丝毫感情的四个字。

泪珠,砸落地面。

我恨!

………

我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挣扎着想要苏醒过来,可却总是有人在阻拦我,压着我不让我动弹。

“啊!”

手臂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我疼的立马睁开了双眼。

视线里,印入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还有医生那恐怖的面孔。

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害怕看到医生。

浓重的消毒水味道扑鼻而来,呛得我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我发现我的下半身毫无知觉,只有上半身胸部以上勉强能动。

我想坐起来,怎奈双手被床沿束缚得死死。

“放我走!放我走!我要见戴辰樾!戴辰樾你给我滚出来!”

我吼的歇斯底里,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层冷汗。

“够了,最好不要打扰我做手术,否则刀子要是下错了地方,后果不堪设想。”

医生的冷眼相待,那镜片下漠然的眼神,顿时让我觉得人心昏暗。

我彻底慌了,从内而外流露出卑微的情绪,“戴辰樾,我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摘掉这个肾啊,我答应跟你离婚…求你了啊”

我哭的稀里哗啦,因为我知道,如果强行动了这个手术,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会死掉啊!

“安静点!”

视线愈发模糊,我知道,是麻醉剂起作用了。

我不甘心,可命运压迫我低头。

“孩子……妈妈对不住你……”

我为什么这么不中用,为什么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戴辰樾,这辈子我们不共戴天!

强烈的自责与仇恨感,溢满我昏睡前最后的意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八章 恨铁不成钢?


“切记先不要告诉她孩子还在的事实,毕竟如今胎像这么不稳定”

“明白了欧阳少爷”

朦胧中,我似乎听到两人对话的声音。

可我好困,全身好痛,我睁不开双眼。

“苏云,你一定要坚强的醒过来啊”

这焦灼的男声,让我不自觉皱了皱眉。

斑驳的视线里倒映出欧阳峰绝美的侧脸,我抬了抬眼皮,蠕动嘴唇却发现吐不出任何一个字。

“苏云!”

双眸对视那一刻,不知是否是错觉还是怎样,他的眸里似乎亮晶晶。

堂堂九尺男儿,居然为我这么个女人落泪,我何德何能。

“别怕,有我在,他们再也不敢欺负你。”

我下意识伸手去摸摸肚子,可一触碰到下半身身子还是传来撕心裂肺的疼。

尽管我不敢相信,可我不得不接受孩子已经没了的事实。

“苏云这些事交给我就行,你安心休养”

他嘱咐的话语响起了一遍又一遍,可我脑子里只管嗡嗡作响,泛白到不能思考。

麻木丢了心神一个星期,很奇怪的是,戴辰樾与慕嫣然再也没来找过我的麻烦。

我想或许是因为,我再也没有任何值得他们“牵肠挂肚”的资本了吧!

而真相往往让你措手不及。

这天,阳光明媚得像是初生的婴儿,一直守在我身边的欧阳锋说要推着我出去走走。

左肾处隐隐约约传来撕扯的疼,可较之前几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苏云你放心,他们欠你的,我一定会帮你拿回来。”

他突然蹲在我面前,拍拍我的脸蛋说出这样一句话。

可我怎么敢牵连他?

戴氏集团一直比欧阳氏高出一头,我又怎么舍得让他背负这么严重的损失。

我连忙摇摇头,“我想喝水,好渴。”

我抿了抿嘴唇,将目光挪向别处。

“好,我去给你拿。”

他行事如风,转眼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安详的坐在轮椅上,许是阳光太暖和了,我不自觉闭上双眼想要用心感受这份美好。

“呵,贱人!你勾-引男人的本事怎么就这么厉害!”

尖锐刺耳的女声突然响起,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睁开了双眼。

“你…”

“啪!”

她这一巴掌可谓卯足了劲,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

“你个臭表子!明明我已经如愿让你摘掉一颗肾,你特么有什么本事让辰樾哥哥又给你安了一颗!”

什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可眼见着她抬手又要给我一掌掴,我这暴脾气,怎么可能任由她打!

身体脱离轮椅的那一刻,她的眸里闪过一抹吃惊,我当然不能错失这个好机会,“啪!”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慕苏云你别欺人太甚!”

幸好,我被人大力一推之后,稳稳当当坐在了轮椅之上。

远处是戴辰樾丢掉的行李箱,近处是他们搂搂抱抱的暧昧画面。

几日不见,往日里帅气的男人今天下巴上居然冒出来了青茬?

眼里似乎还布满血丝。

“你这个贱人真是死性不改啊!”

他看我的那种眼神,不似以往的怨毒,反而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以为自己眼花了,便使劲掐了自己一把。

“辰樾哥哥你不用担心我,这是我欠姐姐的,她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倒是你,我好心疼…”

我顿时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女人,演技说第二谁敢称第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九章 粉身碎骨


“苏云!”

老远,欧阳锋焦灼的声音响起在耳畔。

他急急的冲过来,连忙用他高大的身子将我护在身后。

莫名的感动让我热泪盈眶。

“呵,慕苏云,我真是小瞧你勾-引男人的本事了”

他眼神里的轻蔑,不知为何还是深深刺痛了我。

“戴辰樾你特么有种再说一次!”

“怎么,姑姑跟侄儿搞到一起,还有脸光明正大?”

我发现这个男人真是愈发刻薄刁钻了,愈发与我疏远了。

我拉住双眸喷着火焰的欧阳锋,清了清嗓子高声言:“对不起戴先生请你以后叫对我的名字,我姓苏”

我友好的微笑,像极了街边偶遇的陌路人。

“呵!我还没死,你姓戴!”

我拉了拉欧阳锋的衣角,用眼神示意他带我离开这里。

“老子今天就不跟你计较,戴辰樾你特么好自为之!活该跟这种蛇蝎女人鬼混在一起!”

他怒吼了几句,推着我离开这是非之地。

慕嫣然那张清纯无害的脸上,明显闪过一抹狠戾。

经过戴辰樾身边的时候,他突然俯下shen压低声音说:“如果还想夺回你外公的财产,就乖乖滚回我身边”

他居然,用我外公留下的遗产威胁我?

被欧阳锋从医院带回家,仅仅只用了一个多小时。

就这么莫名其妙,堂而皇之进了他的城堡/好好休养。

可是我却心神不宁。

因为欧阳锋毕竟是戴辰樾名义上的侄子,这件事要是被/哪个狗仔队抓住了,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大/波浪。

我浑浑噩噩的过着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是身体却愈发消瘦下去。

脑海里一幕幕都是他们恩爱暧昧的画面,我分分钟原地爆炸啊。

不!凭什么!凭什么我要退出!然后成全他们两个!我还要拿回我外公的遗产我不能怂!我要报仇!

欧阳锋自然是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我大大方方将想法告诉了他,纵然他有一万个不同意,可是他拗不过我!

拨通戴辰樾电话的那一刻,我连指尖都在颤抖。

当我再次跨进这栋别墅,居然是以第三者的身份。

从此后的每一夜,出乎意料的,戴辰樾都会回来,跟我翻云覆雨。

他果然还是爱极了我的身子。

这消息自然很快传到了慕嫣然的耳朵里,当她在电话里破口大骂时,我笑的格外张扬。

对,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可我终究斗不过这种在暗地里使绊子的小人。

这天戴辰樾一如既往的回来,二话不说将我薄薄的睡衣撕扯开来。

我的身体似乎早已适应了他的贯穿,哪怕干涩到要命。

一场情事过后,他显然是特别疲惫了。

可他却依旧贪婪的吮吸着我的浑圆。

不知为何,如今看到这男人,我再也没了年少时的懵懂冲动。

反而,是深深的厌恶!

我回到他身边,是为了窃取他公司的机密,破坏他的家庭,搞的他鸡犬不宁!

我将他的手腕掰开,刚刚起身想要去到浴室冲个澡。

可是手机却突然嗡嗡作响。

“贱人!速来江门大桥,否则,你外公你妈妈的骨灰,就彻底沉入大海!”

我吓得胆颤心惊,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奔往她所说的地址。

然而这一去,竟害的我这一生颠沛流离。

此时正是凌晨两点半,路上没人任何行车,更别说路人了。

而且这地方不是一般的偏僻……

莫名涌起的心慌让我下意识想要掉头离开。

可前方突然闪起了一排闪光灯,后面也是。

我似乎被前后包围了?

“给我开枪!今晚谁打死我奖励十万!”

女人恶狠狠的声音划破夜的宁静,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砰”一声枪响。

她居然,要我的命?

“你杀了我,就不怕戴辰樾知道么!”

我吼完这一声,赶紧低下头,慌乱之中失了心神。

“呵呵!我当然没那个胆量杀你啦,是辰樾哥哥派我来弄死你的,他说他早就看穿了你的计谋,但是他不想亲自动手而已。所以派我来了结你呗,哈哈哈!”

“轰”一声,我的脑子彻底炸开。

戴辰樾,你居然想要我的命?

眼泪突然就模糊视线,我愤恨到咬破了嘴唇,血腥味顿时飘散开来。

我自然不会让你得逞!

“我就是宁愿摔下悬崖粉身碎骨,也不要被你们奸计得逞!”

话落,我立刻调转方向盘,朝旁边的悬崖峭壁李驰而去。

这一刻我不怕死,心底反而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身后依旧是不绝于耳的枪响,我麻木的闭上了双眼。

身体悬空的那一刻,我用尽全身力气嘶吼一声:“戴辰樾,我永远恨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十章 劫后重生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凝结,车子在空中悬空,我的思绪也在半空浮沉,下一秒,车子急速下滑,与怪石嶙峋的悬崖峭壁摩擦出剧烈的火花。

我就要这样死了吗?

也许,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黯然地接受这一切。

车子发出嘶啦啦的响声,一阵刺鼻的汽油味窜入我的鼻腔,就在那一瞬间,我体内的求生意志突然苏醒。

不,我不能死!我还要复仇!

我扭头看了一眼车尾,那里已经升起了一缕黑色的烟雾,刺鼻的汽油味更加浓烈,我知道接下去可能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就在车子爆炸前,我奋力推开了车门跳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一串串浓烈的热流朝我翻腾而来,我闭上了双眼,被热浪冲刷到不远处,意识渐渐涣散,失去了知觉……

一年后,我坐在木制的躺椅上,抬头仰望苍穹。

这深山老林中,除了远处打理草药的一对老夫妻,再无旁人。

那场劫难没有夺取我的性命,是干爹干妈救了我,他们悉心照顾了我一年,我断了的肋骨全部被他们用中药治好。

可我毁了容,这点他们治不好。我劫后得以重生,全亏了他们。

而我之所以没有再醒来的那一刻就离开这里,去寻找我恨透了的仇人,只因为我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

我看着身边一个藤条编织的摇篮,醒来后的我没想到腹中的孩子竟然还在,这个生命让我有了继续战斗的勇气,我给我可爱的女儿取名叫苏贝贝,只希望她可以快乐健康地成长。

“孩子还在睡呢?”干妈已经摘好了草药走到我身边,看着孩子,唇边带着慈祥的笑意。

“干妈,这一年来,谢谢你和干爹。”

他们对我很好,而我无以为报。

干爹也走了过来,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突然叹了口气:“哎!你这孩子,已经一年了,你一直这样独自黯然神伤,也不是办法,是时候回到外面的世界了。”

干爹说着,抬头看向远方,这座山其实离都市并不算远,只不过是因为地势的原因,鲜少有人到达此地,倒成了人间一处隐士之处。

“是啊!是该回去了。”我看着远方若影若现的如同蚂蚁大小的都市楼宇,喃喃自语。

这时,一本存折和文件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茫然地抬头看去,干爹干妈正促狭地看着我。

“这是?”我不解地伸手接过。

“孩子,这是我们所有的积蓄,希望你回去之后,这些可以助你实现你的心愿。”

夫妻两并没有细问过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默契的选择了缄默,一直以来都待我如己出,而我却对他们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我轻轻地打开存着,看到里面足有八位数的存款后,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

我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她们,他们正得意地扬起唇角,只听干爹杨高了尾音说:“不怕告诉你,我和你干妈其实是中国最早玩股票的人,不过后来也因为这得罪了好多人,我们唯一的女儿也被仇人先奸后杀了!”

老人说到这里,脸上的喜色早已没有,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和痛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第十章 劫后重生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凝结,车子在空中悬空,我的思绪也在半空浮沉,下一秒,车子急速下滑,与怪石嶙峋的悬崖峭壁摩擦出剧烈的火花。

我就要这样死了吗?

也许,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黯然地接受这一切。

车子发出嘶啦啦的响声,一阵刺鼻的汽油味窜入我的鼻腔,就在那一瞬间,我体内的求生意志突然苏醒。

不,我不能死!我还要复仇!

我扭头看了一眼车尾,那里已经升起了一缕黑色的烟雾,刺鼻的汽油味更加浓烈,我知道接下去可能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就在车子爆炸前,我奋力推开了车门跳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一串串浓烈的热流朝我翻腾而来,我闭上了双眼,被热浪冲刷到不远处,意识渐渐涣散,失去了知觉……

一年后,我坐在木制的躺椅上,抬头仰望苍穹。

这深山老林中,除了远处打理草药的一对老夫妻,再无旁人。

那场劫难没有夺取我的性命,是干爹干妈救了我,他们悉心照顾了我一年,我断了的肋骨全部被他们用中药治好。

可我毁了容,这点他们治不好。我劫后得以重生,全亏了他们。

而我之所以没有再醒来的那一刻就离开这里,去寻找我恨透了的仇人,只因为我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

我看着身边一个藤条编织的摇篮,醒来后的我没想到腹中的孩子竟然还在,这个生命让我有了继续战斗的勇气,我给我可爱的女儿取名叫苏贝贝,只希望她可以快乐健康地成长。

“孩子还在睡呢?”干妈已经摘好了草药走到我身边,看着孩子,唇边带着慈祥的笑意。

“干妈,这一年来,谢谢你和干爹。”

他们对我很好,而我无以为报。

干爹也走了过来,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突然叹了口气:“哎!你这孩子,已经一年了,你一直这样独自黯然神伤,也不是办法,是时候回到外面的世界了。”

干爹说着,抬头看向远方,这座山其实离都市并不算远,只不过是因为地势的原因,鲜少有人到达此地,倒成了人间一处隐士之处。

“是啊!是该回去了。”我看着远方若影若现的如同蚂蚁大小的都市楼宇,喃喃自语。

这时,一本存折和文件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茫然地抬头看去,干爹干妈正促狭地看着我。

“这是?”我不解地伸手接过。

“孩子,这是我们所有的积蓄,希望你回去之后,这些可以助你实现你的心愿。”

夫妻两并没有细问过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默契的选择了缄默,一直以来都待我如己出,而我却对他们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我轻轻地打开存着,看到里面足有八位数的存款后,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

我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她们,他们正得意地扬起唇角,只听干爹杨高了尾音说:“不怕告诉你,我和你干妈其实是中国最早玩股票的人,不过后来也因为这得罪了好多人,我们唯一的女儿也被仇人先奸后杀了!”

老人说到这里,脸上的喜色早已没有,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和痛惜。

继续阅读《从此相逢是路人》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