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遇景年》李歆婉小说最新章节,李歆婉,李歆婉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何时遇景年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李歆婉
简介:“李歆婉,你闹够了没有?快下来!”天台上的风很大,瞬间便把顾景年的声音给吹散了,李歆婉抱膝坐在天台的边缘,一下一下的啃着自己的指甲
她现在就坐在天台边上,摇摇欲坠,仿佛只要这天台的....
角色:李歆婉,李歆婉猛
《何时遇景年》李歆婉小说最新章节,李歆婉,李歆婉猛全文免费阅读

《何时遇景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只是不爱你了


“李歆婉,你闹够了没有?快下来!”

天台上的风很大,瞬间便把顾景年的声音给吹散了,李歆婉抱膝坐在天台的边缘,一下一下的啃着自己的指甲。她现在就坐在天台边上,摇摇欲坠,仿佛只要这天台的风再大一点,都可以把她给吹下。可就算到了这个时候,顾景年却依旧认为是她在无理取闹,甚至连一句关心的话语都没有。

这就是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她这辈子最美好的时光,都用来爱这个男人了。可到了现在,她都换不来男人的一点怜惜和一点真心。

李歆婉放下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转过身来,身上的白裙随风吹动,她一路赤脚上了天台,此刻脚上满是伤口,鲜血淋漓。李歆婉觉得自己现在就像童话里,走在刀尖上的小美人鱼。只是,小美人鱼是为了走向她的王子,而她是为了走向她的不归路。

“事到如今,你还认为是我在无理取闹。”李歆婉勾了勾嘴角,张开双手做出一个拥抱的姿态,不无讥讽的问道:“顾景年,是不是我乖乖下来,让你押着去手术台摘了我的心脏,就算是不无理取闹了,是吗?”

听到这话,顾景年一贯冷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慌乱,声音也带了颤抖:“李歆婉,你在胡说些什么?”

“胡说?是我在胡说吗?难道,你不想要我的心脏了吗?”李歆婉微微侧了侧头,眼神之中有一丝无辜:“顾景年,你不想要我的心脏去救人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芷梦她……”

听到这个名字的李歆婉放下手,紧紧的抱住自己。这个名字犹如一条荆棘,将她给缠绕起来,荆棘上的每根刺都狠狠的扎进了她的身体之内。可不可以不要再提这个名字?可不可以不要再提了?她不想听,她真的不想听啊 !

李歆婉在心里苦苦呐喊着,可另一边的顾景年并不知晓,仍旧在为白芷梦说着好话。李歆婉猛的抬起头来,声嘶力竭的将心中的呐喊喊了出来:“不要再提她的名字了,不要再提了!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有关她的一切!”

顾景年一愣,他没有想到李歆婉会如此的激动。深吸了一口气,顾景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一些:“好,我不提,你先下来好不好?”

李歆婉摇了摇头,泪水随即落下:“顾景年,你知道吗?我恨白芷梦,可我有多恨她就有多恨你。我恨你,恨你为了另一个女人故意接近我;我恨你,恨你明明就不爱我却还要和我结婚!

你为了我的心脏来到我的身边,苦心经营给我编织一场美梦。给我一种错觉,让我以为你也是爱我的。为什么你给了我一场美梦,又要亲手毁了它?你心心念念只有白芷梦,那我呢?我这些年的时光算什么?你有没有为我想过,没有了心,我要怎么活下去?

一连串的质问,更是让顾景年错愕不已:“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你不要乱想好不好?”

看着顾景年的表情,李歆婉差点就相信顾景年真的不知情了。可想到在卧室里看到的那份白纸黑字的报告,想起她亲眼看到顾景年和白芷梦抱在一起的画面,想起她亲耳听到顾景年告诉白芷梦很快就会为她找到合适的心脏。李歆婉真的已经找不到可以继续相信顾景年的理由了。

顾景年是一个最优秀的骗子,骗了她整整三年,骗了她的心,骗了她的婚姻。现在,她又怎么可以继续上当受骗呢?

“顾景年,你要骗我到什么时候呢?白芷梦心脏衰竭,等着心脏移植给她救命。而能救她的那颗心脏,在我这,不是吗?”

“我不管你在胡说些什么,你现在马上给我下来!你要是敢跳下去,我一定会让整个李氏集团给你陪葬!”顾景年似乎终于意识到她的处境,语气有些变了。

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顾景年,李歆婉只觉得稀奇。从前的顾景年永远都是冷静自持的,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见到顾景年这样的一面。不过从今以后,顾景年如何,都与她无关了。

这些年来,她一直活在一个梦里,现在梦破了,她也看清了真相。 是她太傻太单纯,像顾景年那样高不可攀的男人,怎么会忽然被她的痴心所打动,从而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她。

真相不堪,可就是这样不堪的真相,才终于叫醒了她。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一切可以重来,她再也不要遇见顾景年,也不要再爱上他。

李歆婉回过头看了一眼楼底,十层楼的距离在如今高楼大厦林立的时代并不算高。可是,从这十楼一跃而下的人,却没有一个可以活下去的,这样的高度对于现在的李歆婉来说,足够了!

“李歆婉,下来,你听到我的话了没有?下来!”顾景年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了,只是李歆婉却不想再和从前一样去哄去劝了。

“顾景年,从今以后,我们永不相见了。”

李歆婉低声呢喃,不再看顾景年一眼,白色的身影一跃而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2章 绑架


“歆婉,嫁给我吧!”

“歆婉,生日快乐!”

“歆婉,从今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

“歆婉,别怕,有我在!”

“歆婉,歆婉。”……

一声声呼喊在耳边不断响起,李歆婉拼了命想要去看清喊自己的人是谁。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她的四周都只有一片浓雾。她在这片浓雾中跑了很久,那声音还在不断响起,可是无论她循着声音怎么奔跑,始终离那声音遥远的距离。突然,李歆婉停下了脚步,她呆呆的抬起手,发现自己的手上都是鲜血。不仅仅是手上,她的身上也都是鲜血。李歆婉惊恐的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的白裙逐渐被鲜血给染红……

“啊!”李歆婉一声尖叫,从噩梦中惊醒。

“歆婉!怎么了?”满怀关心的问候,让李歆婉全身一个激灵,目光所到之处,刺眼的亮光让她有些恍神。

“你又做噩梦了?”眼前眉目如画的女人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甜甜一笑,“不过才午休半个小时而已,怎么就睡得这么死。”

当眼睛开始适应那片亮光,李歆婉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女人,心口涌过一阵难以言喻的痛苦。她一直做梦自己从天台上一跃而下,跳楼的原因也都和眼前的女人有关,这个可怕的噩梦已经纠缠她很久了。为什么会这样?

“芷梦,我又做之前的噩梦了。”李歆婉欲言又止,半晌后,似乎做了什么决定,鼓起勇气开口问道:“芷梦,我的后遗症真的是车祸引起的吗?”

“是啊,这个问题我不是回答过你了吗?”

“那为什么,我的梦里一直会出现顾景年?为什么在梦里,我和他,好像,好像在一起过的样子呢?”

听到这话,白芷梦微微一愣,随后笑起来,伸出手指点了点李歆婉的额头“你这小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呢?景年和你怎么可能在一起过,你不是不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呀。如果他真的和你在一起过,欺负过你,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没错,顾景年和白芷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商界一对有名的金童玉女,整个司桥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又怎么可能会和她在一起过。白芷梦的话,提醒了她。

或顾,是因为她对顾景年痴恋多年,才会自已幻想出这样荒唐的剧情来。不行,她不能再这样纠结一个梦境不放了。

李歆婉摇了摇头,试图将脑海中混乱的思绪给清空,打起精神来:“可能是我睡糊涂了吧!芷梦,今天谢谢你来帮我解决公司的麻烦,我送你下楼吧。”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客气的。”白芷梦莞尔一笑,两人一同往门外走去。

李歆婉一直送她到楼下大堂,两人正欲告别,却看到门口忽然涌进来一大批拿着铁棍,气势汹汹的男人。

“废话别多说,给我砸!”

众人手里的铁棍落下,一阵“乒乒乓乓”的巨响,瞬间便让大堂变得一片狼藉,一旁的保安几次欲上前阻拦,无奈对方人多势众,都被推了开来。白芷梦见状吓了一跳,赶紧拉着李歆婉躲到了一边。

“姓李的呢!姓李的再不出来,我们就把这栋楼都给拆了!”

是找自己的?李歆婉一皱眉想要挺身而出。白芷梦赶紧拉着李歆婉,示意不要出去。李歆婉拍了拍白芷梦的手,让白芷梦松开自己,果断的上前,“我是李歆婉,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方并不答话,见到李歆婉出现,为首的男子一挥手,便立刻有人过来架着她往外走,见到角落里还站着长相不凡的白芷梦,那人又一个眼神示意,“把她也给我带走!”

李歆婉立刻大喊起来:“你们想要干什么?住手,放开她!你们要找的人是我,和她没有关系,放了她!”既然这些人是来找她的,就不应该牵连到别人,尤其是白芷梦!

只可惜, 来人并不肯听她多说,推搡着两人直接押上了车。保安追出来的时候,面包车已经扬长而去。

车子开了很久,路变得越来越颠簸,困在这密不透风的车厢里,让人几欲作呕。面包车四周都围得严严实实,李歆婉什么也看不到,甚至只要她发出点声音,那些人就会出言恐吓。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更让人胆战心惊。所以,李歆婉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来解救她和白芷梦。时间一久,她倒还好,白芷梦的脸色却已经苍白如纸,整个人似乎已经摇摇欲坠。

她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顾景年对她一直呵护有佳,若是她出了什么事,还是因为自己,李歆婉不知道要怎么和顾景年交代才行。

“芷梦,你没事吧?”李歆婉想要靠近白芷梦,看看白芷梦的情况,却被绑匪一把给拉开。

在看到那群人疯狂打砸公司时,她没有觉得害怕,被困在这一片黑暗的车厢里,她也没有一丝恐慌,可只要想到顾景年会用多么冰冷疏离的眼神看向自己,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白芷梦,担心转变成了惧意,将她死死的缠绕了起来,让她几乎窒息。

“砰!”

忽然车子像是撞到什么东西,猛的停了下来。

外面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呐喊,李歆婉正觉得奇怪,突然车门被人一把拉开,从外面伸进一双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3章 不需要你管


“给我下来!”

那人揪着李歆婉的衣领,力气很大的一把把她扯下车,穿着高跟鞋她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

“呦,这不是顾少吗?失敬失敬啊!”男人看清拦车的人,阴阳怪气的喊了一句。

李歆婉循声抬头望去,只见在面包车前头不远处停了一辆迈巴赫,迈巴赫前头的站着的男人穿了一身考究的西装,此时,西装的外套被脱下,衬衣的袖子被挽到了手肘处。英俊的五官,迫人的气势,不是顾景年又是谁?

“景年!”看到来人,李歆婉忍不住叫了一声,想要上前。

“别动!”抓着李歆婉的男人训斥了一声,李歆婉不敢再动,只能求救的看向顾景年。

顾景年似乎没有看到李歆婉的目光一般,看向刚才说话的男人,冷声道:“放了她们,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既然顾少都开口了,我怎么也要给顾少一个面子才是!”男人指了指李歆婉和白芷梦,邪恶一笑:“这儿有两个女人,顾少可以选着带走一个!”听到这话,李歆婉错愕的抬起头来,望向顾景年的目光中也带了几分期待的意味。

顾景年皱起眉来,反问道:“如果我两个都要呢?”

“顾少,做人可不能太贪心啊!”男人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在李歆婉和白芷梦的脸上比划了几下:“道上有道上的规矩,顾少,你只能选一个!若是两个都要,那可就两个都保不住了!”

男人话音刚落,随后被带下车的白芷梦悠悠醒转,看到眼前场景,白芷梦吓得哭出了声,哀声到:“景年,救我,景年我害怕,景年!”

“芷梦,别怕,有我在!”

“歆婉,别怕,有我在!”熟悉的话语在脑海中响起,李歆婉如遭雷击一般的站在原地。在她梦里出现的声音,是顾景年吗?

不过这个时候,李歆婉顾不上去追究这些了。顾景年的出现,让她有了勇气和希望:“景年!” 可刚开口喊了一声。身后的男人便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在她的眼前晃悠。

“顾少,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可不能保证这个女人的死活。”男人的话语就如同手中的匕首一般,冰冷无情。

在看到李歆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时,顾景年眸色一沉,尤其在看到李歆婉被人挟持之后,眼眸中闪过无数危险的暗芒。

转眼,他又换上一贯冷若冰霜的表情,就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是错觉一般。只见顾景年薄唇轻启,吐出来的每一个字词都像利刃,狠狠的扎在她的心头,“她的死活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她死了,你们的目的不就落空了?”

虽然李歆婉一直明白,顾景年爱的人只有白芷梦一个,所有的温柔宠溺都给了她一个人,可在听到他毫不在意自己生死的话语时,心仍旧狠狠的抽了一下。李歆婉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顾景年,眼前一阵恍惚,为什么她会这么心痛?为什么,这样的场景好像真实的发生过?

胁持李歆婉的男人,手臂微微颤抖,掐着她脖子的手指又加重了几分力度,似乎并不相信顾景年的托词,阴狠一笑:“如果顾少不在意李小姐的死活,那为什么会这样急不可耐的追上我们的车呢?据我所知,顾少可并不空闲吧?”

顾景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冷冷勾唇,反问道:“谁告诉你,我拦你们的车是为了她?你难道不知道,你们绑的另外一个人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皆不知所以然,挟持着白芷梦的男人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白芷梦,才悄悄凑到为首男子的耳边嘀咕道,“老大,是白氏集团的千金白芷梦!”

“白芷梦?顾少的青梅竹马?”

看到顾景年冷漠的眼神后,那人不由得心慌的咽了咽口水,虽然他们这边人多势众,可顾景年的手段,他也是知道的。到底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不过一瞬又镇定下来,“反正我们的目的是要钱,李家给的也好,顾……顾家给的也罢!既然这个姓李的没有用,那我换个人做人质也是一样!”话落,他将身前的李歆婉用力往前一推,转身便把白芷梦拉了过来。

李歆婉跌跌撞撞的向前,直接跌倒在地,石子磕破了她的膝盖和手掌。她来不及查看自己的伤势,也顾不上自己满身泥泞,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了顾景年身边。原本想要伸手去拉顾景年的手,可李歆婉犹豫了片刻还是放弃了:“景年,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芷梦,你骗他们说你喜欢的人是我好不好,让我去当人质……我……”

“骗?”顾景年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了一眼李歆婉:“你觉得这个理由,在司桥市有人会相信吗?没有必要的谎话,就不必说了。”

李歆婉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个字来。是啊,在司桥市所有人都知道顾景年的心中挚爱是白芷梦,这个谎话骗不了任何人。

可是,她能怎么办呢?尽管在公司里李歆婉看上去就是个不可接近的女强人,可是在顾景年的面前,她不过是一个爱而不得的可怜虫而已。

“景年,你知道芷梦身体不好,我……”

将心中的伤痛压下去,李歆婉提醒自己,现在是白芷梦的安全最重要。所以,纵然被顾景年直接拒绝,她仍旧尝试着最后的挣扎,因为知道白芷梦在他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所以她宁愿那个受伤的人是自己。

可没等她把话说完,顾景年就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一记冰冷的眼神直接将她剩下的话全部给堵了回去。

“李歆婉,我和芷梦的事情,不用你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4章 交易条件


不知为何,李歆婉看着顾景年深邃的眸子,竟然觉得他似乎有些难过。难过?顾景年为什么在难过?是为了她吗?

“如果不是因为你,芷梦怎么会被绑到这里来。”顾景年冷若冰霜的话语想起,让李歆婉一下子回过神来。是了,顾景年怎么会为了她难过呢?他只会怪自己,怪自己没有保护好白芷梦。

李歆婉眼睛一涩,低下头,轻声道歉。道歉的话语一出口,心里的委屈也一下子全部宣泄了出来。同样一起长大,他却从来都没有关心在乎过自己,哪怕是在这样危险的时刻,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白芷梦一个人。对她,连一句最起码的关心问候都没有,只有责怪。

因为知道顾景年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她,她也知道顾景年一定会怪她。可真的在面对他的时候,听到一句质问,她还是心痛不已。好像除了道歉,她和他之间已经无话可说。

那头的人已经不想看这场三人之间的闹剧,揪住白芷梦的头发,狠狠往后一拉。

“我说,顾大总裁,你不会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也不管不顾吧?”

向来冷静自持的的顾景年听到这话,勾了勾嘴角:“开条件吧!只要你们提出来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们,但是你若是敢伤她一根毫毛,我一定会让你们所有人付出比死还惨痛百倍的代价。”

顾景年说的平淡,话语却带着一股瘆人的寒意,即便是炎炎夏日,也叫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司桥市,所有人都知道,顾景年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以他目前实力,想要眼前的人付出代价,简单得如同踩死一只蝼蚁。

那人微微一愣,没有想到顾景年会答应的如此痛快,凝了凝神开出了自己的条件,“我要的东西很简单,不过是李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而已。”

好大的口气!一开口就要李氏集团一半的股份!

看这批人的模样,不过是五大三粗的地痞牛盲,开出的条件竟然不是为钱,摆明了身后还有人指使。

李歆婉猛地抬起头来,正要开口质问,却已经听到耳边顾景年清冷低沉的嗓音,干脆利落的答道,“好。”

这一个字,让李歆婉所有的质问都停在了嘴边。李歆婉不敢置信转过头看向顾景年, 是,她知道在顾景年的眼里,哪怕是一百个李氏集团也抵不过一个白芷梦,可那却是她父亲留给她的全部。可是现在,顾景年甚至都没有和她商量,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就替她做出了决定。

同样都是商场中人,顾景年不会不知道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意味着什么,这几乎是将整个公司拱手送人。

“景年……不可以……” 被扼住脖子的白芷梦面色苍白如纸,纤瘦的身影像是一根芦苇,风一吹就会被折断。她目光痴缠的看着顾景年,表情很是痛快:“不能把李氏集团给他,那是……歆婉的全部……”

方才还表现得云淡风轻的徐景年,在看到白芷梦孱弱不堪的模样后,脸攸的沉了下来:“没有什么比你还重要!”

没有什么比白芷梦重要,所以,她的一切都可以被牺牲,是吗? 李歆婉想要问一问顾景年,可是看着白芷梦那越来越惨淡的脸色,想要质问拒绝的话语生生又被自己憋了回去。芷梦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只要能换回她,一切都是值得的,想必爸爸在天之灵,也会同意自己这样做吧。

“我答应,只要不伤害芷梦,我可以把李氏集团的股份给你们。”李歆婉都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么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

那人得到顾景年和李歆婉的应允,喜悦之情不溢于言表,挥了挥手就要安排手下从车里将合同拿出来。

只是还没等到合同,耳畔忽然便传来一声枪响,刀锋落地,那人闷哼一声便倒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5章 为什么关心我


白芷梦没了支撑,整个人亦是摇摇欲坠,不过在她倒在地上之前,顾景年已经冲上前去,稳稳的把她接在了怀里。

暗处躲藏的警察一拥而上,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李歆婉从来没见过司桥市出动过这么多的警力,可想而知顾景年有多么的在乎白芷梦,不容顾她出现一丝的意外。

但她心里还是没有出息的以为,顾景年会那样果断的答应劫匪的条件,是因为早就已经有了打算,答应对方的条件也只是为了让对方掉以轻心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把李氏集团拱手相让。可是,这也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白芷梦身边已经有医生簇拥过去,焦急的给她检查伤势,顾景年脸上的担忧毫不掩饰。可她呢?她就一个人站在原地,浑身泥泞,手脚受伤,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关心她。看着眼前两个人相拥的模样,李歆婉心中苦笑一声。她想,如果警察不在的话,顾景年一样会答应绑匪的条件的。想到这,李歆婉不想再看下去,有些伤感的挪开了眼睛。

“李小姐,你受伤了。”

耳畔响起的询问因为语气温和,所以并不让人觉得突兀,李歆婉茫然的抬起头,看到一双清澈的眼眸。

眼前的年轻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制服,眉眼温和,轮廓分明的五官在阳光的照耀下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睛。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丝担忧和关怀。

明明是一张陌生的英俊面孔,却给人一种熟悉的亲切感,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接近。

“李小姐?你腿受伤了。”

眼前伸出一双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这才把李歆婉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我没事,我伤得不是很严重,你去看看芷梦吧,她好像情况很不好。”

眼前人微微扬眉,轻轻的笑了一声,“白小姐那里早就人满为患了,用不着我。更何况我又不是医生,去了也是白去。倒是李小姐,你受伤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呢?”

李歆婉想要扯出一抹笑容,来表示自己无碍。可因为有人突然关心自己,她又有些舍不得这份温暖:“我受的伤也不严重,就没想着叫人了。”

其实,她是想叫人的,只是,她想要的人却不会来到她的身边。

下一刻,李歆婉只觉得身子一轻,腾空而起,她惊叫出声,才发现整个人已经被拦腰抱起。

原本在人群里并不打眼的两人,因为她的尖叫,瞬间便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而那些目光里,也包含着顾景年的。

李歆婉四处看了看,突然看到了顾景年的眼神。虽然知道他并不会在意自己和哪个男人走得近,可是在感受到那寒意凛人的视线时,她还是不自觉的感到心虚和害怕。就好像反而是自己背叛了他,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明明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感情纠葛。

“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李歆婉收回自己的目光,心慌意乱的拍着男人的肩膀,白净的小脸涨得通红。

“你腿受伤了,我送你去车上包扎。”

来人并不理会她的挣扎,反而因为害怕她摔下来,将她抱得更紧了。

李歆婉此刻只恨不得在地上钻个洞躲起来,偏偏他抱着自己大摇大摆的往顾景年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眼看着那道凌厉的目光,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像是支利箭,从胸口而过,将她整个人都刺穿。李歆婉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肖队长可真是好兴致,连出警也能抱得美人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6章 嫌我打扰你们了?


顾景年的声音淡淡的,就连表情也是一贯云淡风轻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果然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不管是关心还是笑容,他从来不肯施舍给她半分。

此刻,她才恍然明白这个抱着她的男人竟然是司桥市赫赫有名的刑侦大队队长肖谨之。

肖谨之粲然一笑,“比不得顾大少冲冠一怒为红颜,生生的逼停了整个司桥市的道路,只为找到白小姐。”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多言,顾景年已经揽着白芷梦转身坐到了不远处的黑色迈巴赫里。

车子很快便发动,匆匆离开了现场,接下来的事情都会有警方接手。

要查到幕后指使,还有作案动机,都是警方和李歆婉的事,和他顾景年无关,他今天会来,也不过是因为劫匪一并劫持了白芷梦而已。

李歆婉坐在肖谨之的车里,目光呆滞的看着路边一闪而过的青葱树木,树叶下斑驳的光影,像是破碎的星辰,耀眼得让人眼球发疼。

明明是六月伏天的夏日,坐在车里的李歆婉却觉得浑身发凉,脑海里顾景年那冷漠的眼神,像是幻灯片,反反复复的在她眼前闪过。

他为什么,唯独对她那么冷淡呢?为什么,他又会用那样难过的眼神看着自己?

李歆婉想不明白,也不敢想。

车子开到小区楼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李歆婉再三道谢和推辞,肖谨之却仍旧要下车送她上楼。

拗不过肖谨之,李歆婉只得任由他扶住自己下了车。

“你这膝盖上的伤,我看还是得去医院处理一下。”

李歆婉低头看着膝盖上那红彤彤的一块,微微有些发愣,方才在现场因为急于躲避顾景年的眼光,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腿上的伤口,现在一动,才发觉伤口有些触目惊心。

她反应木讷的摇头,“没关系,家里应该还有纱布,我自己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肖谨之不由分说的便打开车门,便要把她往车上拉,“伤口这么严重,万一发炎了会很麻烦。”

李歆婉实在不想再继续麻烦一个才认识不到十个小时的人,只能再三推脱,两人在楼下僵持着,谁也不肯先松手。

“呵!”

黑暗里忽然响起的冷哼声,让李歆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谁?”

朦胧的夜色里,从花坛后方忽然抛来一个还未燃完的烟蒂,像是流星一般从李歆婉眼前一闪而过,她一直不喜欢香烟的味道,所以不由得拧紧了眉头。

到这个关头,李歆婉才可以肯定,那个斜斜的靠在墙上,高大挺拔的身影就是顾景年!

进门前她就已经看到门口停着的那辆显眼的迈巴赫,她一直不敢想象顾景年会到这里来找她,而看眼前这架势,他摆明了就是来找她的麻烦。

他来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今天自己牵连白芷梦的事情罢了。

好在她向来很有自知之明,在他开口追究责任之前,已经放低了姿态,做好了道歉的准备。

“景年,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景年冷冷的扬了扬眉,“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怎么,嫌我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7章 面对指责


话语里的不悦显而易见,李歆婉心中一酸,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身后的肖谨之忽然挡在了她的面前。

“顾大少怎么喜欢在人家楼下堵人?是因为担心李小姐的安危,所以才会在这里等着的吗?”

尽管自己从未这样想过,可仍旧害怕顾景年听到这样的话觉得可笑,所以在听到肖谨之这般开口时,她便觉得尴尬万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顾景年会关心她?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果不其然,顾景年眉头登时拧成一个川字,“担心她?肖大队长,我的品位和你不一样,还没奇特到这般地步。”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李歆婉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不想让肖谨之牵扯到这场闹剧里,李歆婉主动开口,“肖先生,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时候不早了,要不你今天先回去,改天我再请你吃饭?”

肖谨之淡然一笑,不再坚持,“好,下次见。”

下次见?他还敢和她下次见?

顾景年看着两人对视的笑容,只觉得那扬起的嘴角,和温柔的眼神都分外的刺眼。

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毁灭,毁灭那一切不属于自己的笑容。

目送着肖谨之的车子离开,李歆婉这才回过头来向顾景年道歉。

“今天的事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顾景年微微一怔,“呵,你也知道自己有错?”

话音落下,他不由分说的上前拉住她的胳膊,便往外走,李歆婉被拽着往前踉跄了几步,不解的问,“景年,你要干什么?”

“去医院。”他的声音和表情依旧是冷冷的,教人的气势不由得弱了几分。

李歆婉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把手臂抽了出来,和他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解释道,“不用了,我回家上点药就好。”

他的手僵在空中,眸子瞬间染上了怒意,“难道还要我打电话叫肖谨之回来你才肯去?李歆婉,你以为如果不是芷梦,我会关心你的死活?”

她咬紧嘴唇,将头埋在胸前,死死的把眼泪逼了回去。

“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敢来麻烦你!如果不是我找芷梦来帮我处理公司上的事情,她就不会和我一起被人绑架,也就不会平白受这些伤,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所以不要管我了。”

身边的空气仿佛结了冰,气压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李歆婉弱弱的抬头,一眼便看到了顾景年愈发难看的脸色。

山雨欲来风满楼,顾景年的脸色阴沉得像是乌云密布的天空,立刻便要降下一阵狂风暴雨。

李歆婉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话了,思来想去他生气的原因也只有一个白芷梦而已,于是又主动开口解释,“景年,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和你们保持距离,不会再让芷梦,因为我的事情受伤,我……”

“够了!”

他忽然疾言厉色的打断她的话,眸子里竟是不耐烦,“想了这么久,你就想了这些话?”

难道,她还做错了什么事,惹了他不开心?

李歆婉低着头绞尽脑汁的想了顾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除了白芷梦还能有什么?

白芷梦!白芷梦!白芷梦!

她感觉自己要被这三个字折磨疯了,脑袋里像是装了一个定时炸弹,只要她用力去想白芷梦这三个字,炸弹便嗡嗡作响,似乎一下秒便要把她炸得四分五裂。

顾景年眸光一沉,用手勾住她的下巴,强迫着她抬头看向自己。

“难道你认为,我只是因为芷梦的事在生你的气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8章 不再靠近


她不知所措,“景年,我知道你最在乎的人是她,可是今天可不可以不要逼问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怎么?今天认识了肖谨之,就得意忘形了吗?”

李歆婉目光呆呆的,“肖先生的确是个很好的人,他笑起来很好看。”

他笑起来和你很像,可是你从来都不笑,不,是从来都不对我笑。

顾景年忽然便厌恶的将她推开,英俊的轮廓拧成了一团,握紧的关节隐隐泛白,仿佛下一秒就要咆哮着把眼前的人撕成碎片。

“李歆婉,我真的没有见过你这样没有心的人。”

“我警告你,如果芷梦再因为你的原因受伤,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满腔怒火无从发泄,顾景年一拳砸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上,“早知道……我就该……”

她耳朵里还在嗡嗡作响,就连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没有听清,目光所到之处,都是他英俊的眉眼。

“景年……我以后不会再靠近你和芷梦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他收起拳头,咬了咬牙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还未走出门口,他忽然又停了下来。

路灯昏黄的灯光撒在他身上,竟然衬得他有些孤独,就连原本伤人的话语,听起来也带了几分伤感。

他说,“你以前就这样说过,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做到。”

顾景年已经离开了很久,李歆婉却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门口那盏昏黄的路灯。

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时候说的呢?她为什么要对顾景年说这样的话?

想破脑袋也没有一丝头绪,自从那次车祸之后,她的记忆力就越来越差了。

医生说她因为疲劳驾驶,所以才会撞到路边的广告牌上,头部受了重创,以前的顾多事她都忘记了。

唯独没有忘记的,却是对顾景年那深入骨髓的爱意,可是,这却是她拼命想要忘记的东西啊。

因为知道自己深爱的人,一心一意的爱着自己的朋友,所以拼命的掩藏自己的感情,尽管从未对他有过非分之想,可那不经意间对他流露出来的爱意,都会让她觉得羞耻。

尤其是在午夜梦回,她清醒时想起来梦里那和他曾经在一起的画面,更是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原本,她只是想当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生活在他们的光芒下,可是现在似乎也不可以了。

他的身边,再也容不下她。

翌日清晨,李歆婉还在睡梦中,忽然便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这是她的私人号码,除了顾景年和白芷梦,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所以在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她犹豫了顾久才按下了接听键。

“歆婉,不是说今天要请我吃饭?”

愣了顾久,李歆婉才反应过来电话那端的人竟然是肖谨之。

她不知道一夜的时间,他怎么就能熟稔的叫她小名,并且弄到了她的私人号码。

况且,她说的明明是改天,怎么就会被他以为是今天?

只是他已经亲自打了电话过来,她又怎么好再推辞,于是只能附和的笑了笑,“好,那今天晚上在月雅私人会所见怎么样?”

电话那端的人得意的轻呼一声,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李歆婉无可奈何的看着已经灰下去的屏幕摇了摇头。

这个肖谨之,明明不过才见过一面而已,却带着一种神奇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就像顾景年对她而言充满了距离感,让她忍不住的想逃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9章 餐厅偶遇


夜晚,华灯初上,肖谨之早早的便将车开到了她的楼下。

肖谨之大概是绅士惯了的,李歆婉见过很多优秀的男人,可是从来没有人能和顾景年相比,直到肖谨之的出现,让她看到除了顾景年之外,同样优秀的面孔。

“歆婉,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路上,肖谨之的突然发问,让李歆婉好半会儿没回过神来。

她努力的回忆,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再用力的想下去,头顶便像是被人用凿子用力钻过一般,痛得眼前发昏。

实在是想不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见过他,可是昨天听顾景年的话来看,他们应该是没有交集的。

“我想我们应该没有见过吧。”她努力的扯出一丝笑容来,掩盖自己的慌乱,“司桥市这么大,可能和我相似的面孔很多,你记错了人。”

庆幸的是肖谨之并没有追问,车子很快便开到了目的地。

来的时候,正好用餐的高峰期,可餐厅门口的人却寥寥无几,出奇的冷清。

李歆婉不喜欢热闹,这样安静的环境,正好合他心意。

服务员领着两人往里走,绕过挂满风铃的前厅,她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窗边的熟悉身影。

是顾景年和白芷梦!

即便隔着耀眼刺目的水晶灯,他的轮廓在她的眼里依旧是那么的清晰,像是一束最为强烈的阳光,迅猛的扎进了她的眼球。

风铃的脆响打破了餐厅的寂静,顾景年的视线已经越过眼前人,直直的落在了李歆婉的身上。

她不敢抬头,更害怕和他四目相对的那种惶恐,即便她什么也没做。

“歆婉,肖队长!”

白芷梦已经起身朝他们二人走了过来,李歆婉再也无法装成没看见,硬着头皮朝她扯出一抹笑来。

“芷梦,好巧啊。”

白芷梦目光探寻的打量着肖谨之,随即又朝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歆婉,你和肖队长……”

剩下的话,即便没有说完,在场的人也会顺着她的话音往后想象下去。

李歆婉紧张的打断她,“芷梦,我今天和肖队长吃饭,只是为了感谢他昨天送我回家。”

“原来,昨天是肖队长送你回去的啊?”白芷梦话里藏着调侃,“你们进展这么快的吗?”

她这才发觉自己越描越黑,慌乱之下,眼神不自觉的便向顾景年瞟了过去。

窗边的顾景年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端坐在沙发上,胳膊的袖子解开了两颗,堪堪的露出半截有力的手臂,他目光浅浅的看着李歆婉,再平淡不过的冷哼一声,“别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李歆婉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就连白芷梦,也微微了愣了愣神。

还是肖谨之先反应过来,他打破尴尬,亲昵的拉住了李歆婉的手,便要往外走。

“不知道顾大少和白小姐在这里用餐,打扰了。歆婉我们换家餐厅吧。”

她慌不择路的想要立刻逃走,于是赶紧点了点头,只是还未迈出步子,身后的人忽然猛的站了起来。

“李歆婉,你给我站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10章 争吵


脚步不受控制的停了下来,她扭过头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听到眼前人劈天盖地的一顿指责。

“你知不知羞?”

“李歆婉你就这么缺男人?才认识他多久,就上赶着粘着人家?”

“就算你不要脸,李氏集团可还要脸!”

她僵在那里,整个人如同站在了寒冬的冰天雪地里,凉意顺着脚底向心里蔓延,浑身上下早已经没有一处是暖的。

不过是和肖谨之吃一顿饭而已,怎么就成了他口中那样不堪的人,纵然是在他面前逆来顺受惯了的李歆婉,此刻也忍无可忍的和他争吵起来。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吧!你只需要管好你的芷梦,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你管我倒贴也好,不要脸也好,都和你没有关系!”

没想到李歆婉会反驳,顾景年的一张脸气得铁青,他拳头上的关节隐隐泛白,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前将她生吞活剥。

肖谨之看着这异常怪异的气氛,眉头不由自主的拧了拧,他拉着李歆婉的手再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看着两人迅速消失的背影,顾景年咬紧牙根,一拳砸在了玻璃的茶几上。

破碎的玻璃四处飞溅,白芷梦看着他那不断渗血的伤口,立刻冲上前捧住他的伤口,心疼的道,“你还是放不下她对不对?”

他用力的将手抽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被鲜血染红的碎片,“不是。”

白芷梦有些怨恨的看着他,“不是吗?如果你已经放下她,为什么一看到她和肖谨之在一起就大动肝火,为什么在她不知情的前提下派了双倍的人手保护李氏集团的安全?承认吧,景年,你根本就是还喜欢李歆婉对不对!”

他神色一定,眸子里的寒意沉了几分,“你怎么知道我派了人手保护李氏集团?你派人跟踪我?”

白芷梦有些慌乱的转过身,她不断的绞着手指,目光躲闪,“我没有!我只是想知道,李歆婉到底有哪里好!她明明什么都不如我……”

“够了!”顾景年不悦的打断她的话,冷冷的起身,“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遍。”

话音落下,顾景年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管她怎么做,顾景年都不肯接受她!

白芷梦将桌上的杯子高高举起,一个一个的往地上摔了下去,即便如此她仍旧不觉得解气。

她看着窗外的夜色,眼睛涨得通红,灯光把她那张精致的脸蛋,映衬得分外可怖。

李歆婉!李歆婉!为什么你不去死!既然已经跳了楼,为什么偏偏还要被救活!

只要你死了,一切就可以结束了,所以,你去死吧!

从餐厅出来的李歆婉充满歉疚的和肖谨之道歉,本就没有什么兴致,被顾景年这样一闹,她更加没有心情吃什么晚餐。

肖谨之倒是难得的好脾气,没多说什么便提出要送她回家,这一次,李歆婉没有推辞。

反正在他顾景年的眼里,她就是一个轻浮的女人,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再避讳什么。

车子一路开上了高架桥,李歆婉看着窗外却忽然觉得头痛起来,好像每次只要在高处,她的头就会像这样,断断续续的痛得让人无法忍受。

不敢麻烦肖谨之,李歆婉只悄悄的把窗户打开了一条小缝。

冷风透过窗户吹了进来,把她的头发吹得高高扬起,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来,肖谨之侧过头看她,眼前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他愣住,车子险些撞上不远处的护栏,他大惊,猛的踩了一脚刹车。

“歆婉,我真的见过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何时遇景年》

第10章 争吵


脚步不受控制的停了下来,她扭过头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听到眼前人劈天盖地的一顿指责。

“你知不知羞?”

“李歆婉你就这么缺男人?才认识他多久,就上赶着粘着人家?”

“就算你不要脸,李氏集团可还要脸!”

她僵在那里,整个人如同站在了寒冬的冰天雪地里,凉意顺着脚底向心里蔓延,浑身上下早已经没有一处是暖的。

不过是和肖谨之吃一顿饭而已,怎么就成了他口中那样不堪的人,纵然是在他面前逆来顺受惯了的李歆婉,此刻也忍无可忍的和他争吵起来。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吧!你只需要管好你的芷梦,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你管我倒贴也好,不要脸也好,都和你没有关系!”

没想到李歆婉会反驳,顾景年的一张脸气得铁青,他拳头上的关节隐隐泛白,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前将她生吞活剥。

肖谨之看着这异常怪异的气氛,眉头不由自主的拧了拧,他拉着李歆婉的手再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看着两人迅速消失的背影,顾景年咬紧牙根,一拳砸在了玻璃的茶几上。

破碎的玻璃四处飞溅,白芷梦看着他那不断渗血的伤口,立刻冲上前捧住他的伤口,心疼的道,“你还是放不下她对不对?”

他用力的将手抽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被鲜血染红的碎片,“不是。”

白芷梦有些怨恨的看着他,“不是吗?如果你已经放下她,为什么一看到她和肖谨之在一起就大动肝火,为什么在她不知情的前提下派了双倍的人手保护李氏集团的安全?承认吧,景年,你根本就是还喜欢李歆婉对不对!”

他神色一定,眸子里的寒意沉了几分,“你怎么知道我派了人手保护李氏集团?你派人跟踪我?”

白芷梦有些慌乱的转过身,她不断的绞着手指,目光躲闪,“我没有!我只是想知道,李歆婉到底有哪里好!她明明什么都不如我……”

“够了!”顾景年不悦的打断她的话,冷冷的起身,“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遍。”

话音落下,顾景年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管她怎么做,顾景年都不肯接受她!

白芷梦将桌上的杯子高高举起,一个一个的往地上摔了下去,即便如此她仍旧不觉得解气。

她看着窗外的夜色,眼睛涨得通红,灯光把她那张精致的脸蛋,映衬得分外可怖。

李歆婉!李歆婉!为什么你不去死!既然已经跳了楼,为什么偏偏还要被救活!

只要你死了,一切就可以结束了,所以,你去死吧!

从餐厅出来的李歆婉充满歉疚的和肖谨之道歉,本就没有什么兴致,被顾景年这样一闹,她更加没有心情吃什么晚餐。

肖谨之倒是难得的好脾气,没多说什么便提出要送她回家,这一次,李歆婉没有推辞。

反正在他顾景年的眼里,她就是一个轻浮的女人,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再避讳什么。

车子一路开上了高架桥,李歆婉看着窗外却忽然觉得头痛起来,好像每次只要在高处,她的头就会像这样,断断续续的痛得让人无法忍受。

不敢麻烦肖谨之,李歆婉只悄悄的把窗户打开了一条小缝。

冷风透过窗户吹了进来,把她的头发吹得高高扬起,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来,肖谨之侧过头看她,眼前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他愣住,车子险些撞上不远处的护栏,他大惊,猛的踩了一脚刹车。

“歆婉,我真的见过你!”

继续阅读《何时遇景年》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