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女:此生不丁克》西红柿在农村的小说,汪恩,安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农女:此生不丁克

作者:西红柿在农村

主角:汪恩,安心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贼老天,我说不丁克,没说我自己来生。你让我堂堂七尺男儿成了生育机器,我还怎么有时间种田,养花?面对这陌生的世界,面对这转换性别的身份,穆胜男如何一步一步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重生】+【种田】+【致富】+【空间】+【生子】+【田园】+【萌夫】

《重生农女:此生不丁克》西红柿在农村的小说,汪恩,安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59岁老人突然离世

59岁的汪自在病了。

老人,是百花居小区有名的住户。

不为别的,只因老人一生无儿无女,物业留有一把钥匙,门口保安也有一把钥匙。

让门口的保安每天定时上来敲门问好。

以前,这工作是一户送羊奶的人家兼职的。

每天加一元,送到门口,敲门开了之后再离开。

老人汪自在的早餐就是一瓶羊奶。

那送羊奶的老婆与人私奔了,男子无心做生意,这项工作便没人兼职了。

老人病了,门口的保安,每天上来看望一次。

物业看老人生病,承担不起责任,自作主张打电话给老人的亲侄子汪恩。

“怎么了?你们不要老是打电话。他死没死啊?不对,病没病?是真病还是假病?我还要上班。”

老人的侄子汪恩在20里外的农村住。

在山下大佛寺煤矿洗煤厂上班,一个月上满26天班,不休息,堪堪能领4500元。

除去给小汽车加油,餐厅大鱼大肉,打牌,和队长喝酒洗脚,一个月净落1500元算顶好的。

这样的生活有奔头吗?

有。

原本侄子汪恩的父亲兄弟三人,三个户口本,各有家庭。

三家户口本三家农村小庭院,因煤矿采空,每家能分50万元。

三家到了汪恩这一辈,只有他一个男娃,十亩地一个瓜,一个独苗,立了遗嘱,全归他。

条件是将三家六个老人看着在农村下葬。

土葬。

简单,请个挖掘机挖个坑,用青砖做个墓,埋了就成。

这,得有时间。

去年,每家的院子都测量了,就在这一两年分钱。

是啊,千万不要让这老人在分钱前去世,否则,就是一场纠纷。

遇到钱,都扯不清。

“大伯啊,你可要撑住啊,等钱分下了来再死不迟。现在,就是给你吃人参,也得续上命。”

是,原本三家6个老人。

没错,现在是5个老人。

因为大伯汪自在一生未婚。

听说,在他二十岁开始,就和大学女同学谈恋爱。

后来,那女方父母觉得这男孩子家贫,嫁了后半生吃苦,便硬生生拆散了两人。

再后来,那女孩远走他乡支教,大伯还去探望过。

再后来,女孩在一次山洪泥石流中,学校教室被埋了。

一个班四十个孩子,只跑出了二十几来个,剩下的十几个和女老师永远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大伯辞去了工作,开始做生意,一步一步慢慢壮大。

将挣的大部分钱都捐给了偏远山区的学校,那是他一生的心病。

他将所有的过错都归于自己。

要是他有钱,有能力,让当年她过上好日子,她就不会失去了生命。

据说,大伯原本应该有两套房子的。

一套在女孩户籍地所在的省城。

那套房子落户在了女孩父母名下。

大伯行动自由时,每年都过去住几天。

那套房子里,有叔叔,有阿姨,却没有那个她。

现在,这套房子,是大伯汪自在在县城定居的地方。

不足一百个平方。

这套房子,大伯去年过户到了汪恩名下。

只等这老不死的一走,自己就和媳妇孩子搬进去享受。

当汪恩踏进汪自在房间的那一刻,注定死神向他降临了。

“爸,妈,把村子里的拖拉机叫一个下来,我大伯病重了,拉回家养病。”

汪恩在电话里向父母暗示。

一般来说,村里人向在外打工的子女,或是亲戚报丧,将死亡说成病重。

等亲戚来时,老远地,十米白色蟒纸窜天,宣告着病重的人已死亡。

汪恩问道:“伯,我是恩恩,你钱在哪里放着,我取出来给你看病。”

好吧,这第一爪子已经伸出。

“大伯,你有啥值钱的东西,咱走了没人,这房间不安全,一起搬回。”

这第二爪子伸出。

“大伯,你存折和卡密码多少,我给你取钱看病。”

第三爪子伸出。

三爪将老人一生的财富过滤。

汪恩的父母将老人用轮椅推出高层,抬上拖拉机,铺一床褥子,盖一床被子。

汪恩叮嘱父母随着拖拉机照顾老人回家。

“回家了让村里的门诊老头开点药,病重的话挂点水,一定要熬到煤矿发赔偿。要是没人了,这钱就到不了手。”

是啊,是到不了他们手,不是他大伯的手。

此时,正是寒冬时节。

一路上,拖拉机突突地行进。

树上残留的几片树叶在寒风中脱离了本体。

汪恩进了房间,反手将门锁了。

“这老头,还会享受,房间暖气二十多度了吧,热死人了。”

这人就像进了金矿一样,开始一点,一点,一个角落,一个角落翻找钱财和值钱的东西。

“老东西,把钱藏在哪儿了?”

大伯的为人他知道,狡兔三窟,绝对把话没说完。

法莱绒被套扔在地上。

“老东西,这么好的东西我都没有用,你配用?”

国内外名著扔了一地。

“老鬼,果然在书里夹了钱。”

柜子撬开。

“啊,这儿还有金手镯,转运珠。一个男的,像个老变态一样,买这玩意儿干什么?一会儿拿出去换钱花。”

当汪恩下楼时,大包小包挎了两胳膊。

门口的保安认出是汪恩,毕竟是他们请的这尊大神。

刚将老人用拖拉机拉回去,这货就这样。

看来,老头回不来了。

伸手拦了一辆出租往回走。

出租车去他们村里60元。

今天是坐着村里孩子的车上班的,没开自己的车。

接了电话就坐公交往这边赶。

公交车不到自己村子,搭出租划算。

毕竟自己手里现在丰收了。

粗略算了一下手里的东西,9万多。

回村后三天,村长通知各家各户,拿卡去县城某银行,煤矿现场发钱。

好嘛,这好消息就像阎王爷的催命符一样,老头汪自在的大限到了,不到也得到。

断水断粮,连挂的水都不挂了。

十五天后,老头归了天。

汪恩一家言道,老头是老病,看不好了。

“冬天就是死人的日子,寿数到了。”

好嘛,这话说的。

老头才59岁就寿数到了,那么汪恩的父母57和56岁,是不是也该去阎王那里报道了?

在村长出面协调下,大操大办,杀猪宰羊,轰轰烈烈过了白事。

气得汪恩一家都说,过的事再大,反正你吃不了一口了,都让旁人吃了。

和喂了猪有啥区别?

征得父母的同意,大半夜,汪恩和父亲拿着手电,拿着一个犁地的铁犁头,埋进了汪自在新坟内。

据说这样,死人就安宁了,活人就安心了。

不然,这几天晚上老是做噩梦,谁受得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农女:此生不丁克》<<<<

第2章 我这是在哪儿

“水,水——”汪自在睁开眼,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

黄土为墙,树木为顶。空隙间,漏出茅草下来。

有水滴滴下。

看来下过雨不久。

自己想爬过去喝那雨水。

人在缺水时,每一滴水都是可以救命的。

这是在哪儿?

不会是自己那侄子汪恩将自己扔到了这个地方吧?

“闺女,你醒了?来,喝口水。”眼前一个白胡子老头。

什么?

自己都59岁了,马上60岁的老男人了,被人叫闺女,这白胡子老头不会是老花眼吧?

男女都分不清。

“你是在叫我吗?”汪自在抬起手指着自己。

“是啊,傻闺女,病糊涂了?别人说你丑,你怎么能用刀抹脖子?幸好被刘显那孩子给看到,救了下来 。不然,你让我怎么和你娘交代?”

啥?

我是闺女?

她忽视了娘的信息。

不可能?

我扛了快60年的枪,不可能就这么没有了。

你们这儿是泰国整形医院吗?

双手摸了下去,试了一下。

没了?

真的没了。

去哪儿了?

不会是老了自己掉了吧?

不可能,那东西又不是雪糕,还融化掉?

“我怎么是女子,我不是男子吗?”汪自在气的爬起来喊道。

“傻闺女,脖子上的伤,怎么反倒把脑袋给坏掉了。你叫胜男,就以为自己是男子了?天生的,没办法改的。”

白胡子老头慈祥地说。

一阵眩晕,另一个人的记忆涌上脑袋,快速地融合着。

当汪自在再次睁开眼时,明白了。

不知什么原因,自己重生了,穿越了,就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成了另一个人。

那个汪自在死掉了,带着不甘,带着上一世丁克一生的后悔,死掉了。

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叫穆胜男,10岁,女孩。

没有枪,只有山峰。

好吧。

面对它。

接受它。

老天既然给了自己一次机会,那就好好地活下去。

如果还有机会回去,一定在法律的边沿,让自己的那个亲侄子,汪恩那个王八蛋不得好死。

好了,既然身体好了,还变年轻了,那就起床吧,在这儿躺着不好。

看着这个白胡子便宜老爹用银针扎自己,生怕他一激动扎错了,自己好不容易活过来又嗝屁了。

那不白瞎了吗?

“你醒了?丑姑娘?来,我摸摸,还烫手吗?”一个萌萌的小男孩跑进来。

他身后的女人提着篮子放在房间唯一的一张桌子上。

随后,掏出几张饼,几个野果子。

“刘夫人,当不得。小老儿不值得你们娘俩挂念。”

“也怪我家这孩子,丑姑娘,丑姑娘地叫。谁想她长大了,明事理了,就想不开抹脖子。”

“不怪你家这小子。你们好歹也是皇族,叫她小名是看得起她。是村里其它人叫,她想不开。这孩子,心气太大了。”

那女人听到这话,流着泪说:“现在还说什么皇族,这一朝听说从太祖到现在,开枝散叶了几万余口了,这还是有名有姓族谱上有的男娃人数。

女娃算上的话,也不知多少数了。能比你们好什么?只是种地不交租罢了。

你看,我们浑身上下,虽说没补丁,衣服洗的发白了,都不敢用劲走路,生怕把衣服撑破了。”

两位大人没说什么。

不应该啊,按着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父亲,怎么这么老?

留什么不好,留一脸的长胡须。

看看人家小男孩的娘,一脸的胶原蛋白。

穆胜男看着这女人,就觉得好看,生的好看。

像画上下来的一样,就像那个世界里东游戏里白牡丹的角色一样,怪不得这小男孩也这么好看。

怎么看看就罢了,还上手了。

将那小萌娃的手挡开。

起来,一把将他扔在地上。

自己家的床也就几张床板搭着,两个长条凳子支撑着。

自己睡在上面都不稳,这小肉球上来干吗?

自己伸出两只魔爪捏着他的脸。

向左,向右,向上,向下。

这肉肉的脸,太好玩了,像自己养的小兔子,更像另一个世界的一只小仓鼠,捏一捏,太好玩了。

如果说最像,更像二哈,捏一捏他还一脸地不情愿。

“呜呜——”

他哭了。

不会吧?

这么脆弱?

“娘亲,丑姐姐捏我脸。”

好吧,抬手就是一巴掌。

老娘可不管你是不是皇族,没听你娘说嘛,繁衍的就像草原上的羊群一样多。

出门连个护卫都没有,欺负你就欺负你了,能咋地?

不服来战!

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谢谢夫人。”胜男将饼放进篮子,提向厨房。

再恶人先告状,我连篮子都不给你们了。

凭着原主的记忆,自己在后院的菜园里摘了一把青菜。

这菜比菠菜小,比上海青叶子薄,也分不清是什么菜。

原主的记忆里,他们是吃这种菜的。

院子里的水井压一下,出一下井水。

上一世只在电视里看过这种水井。

他们那里黄土层厚,有水窖,也有少量的水井,用电机抽水。

人生头一次用这种水井。

童心大起,玩起了水。

肉肉的小孩过来帮忙打水。

“小肉球,离水远点。一会儿衣服湿了不要怪我。”

“我不叫小肉球。我叫刘闲。”

“哪个字?是闲忙的闲还是闲的蛋疼的闲?”

“我也不知道,我娘没空教我识字,只是每天绣手帕出去卖。我爹爹天天出去打猎或是种地,也没空。”

“白字先生。”胜男可是识字的。

虽说是女子,但生在一个只有两个人的家里。

她父亲教了几百个字了,还教会她抓药。

以前,可是附近的孩子王,识字,会两三套拳法。

附近的小孩都惹不起。

一会儿工夫,白胡子老爹用打火石点燃了灶火。

这小丫头做了一个菜汤,上面飘着鸡蛋花。

一个鸡蛋做的鸡蛋花,就像在太平洋里打了一个鸡蛋一样,不细看,还发现不了。

端上桌,让这娘俩也吃。

毕竟饼是别人带来的。

“这姑娘真是个麻利的。只是可惜。”盯着她脸上的黑色胎记叹息。

白胡子老爹看了一下,眼神躲闪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端起碗,品着女儿做的饭。

往常,女儿也做饭,只是今天这味道有点和平常不一样。

莫不是里面放了中草药?

只要不是毒药就成。

先看看她喝不喝。

这姑娘,有些事该不该告诉她呢?

原本不是她这个年纪该知道的事。

算了,再等等,过几年再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农女:此生不丁克》<<<<

第3章 这是什么

别看现在的家贫,有三间房。

一间便宜白胡子老爹住,一间自己住,一间用来当诊室和药房。

除此之外,屋子旁边搭的厨房。

后面搭的分开的男女厕所,方便患者进去。

还有洗澡的小房间。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送走了小肉球与他娘亲,胜男洗了碗筷,给父亲说:“老鬼,我洗一下澡。”

“好,自己烧水,我在院子边上坐着给你看人。”

好吧,这个老爹,还像这么回事。

没有电灯,有蜡烛;没有热水器,有烧水锅台;没有手机,但有这简简单单的生活。

有这茅草屋,有这便宜白胡子老爹,还有这小肉球小鲜肉,要啥手机?

这儿有没有娱乐新闻,那些人为制造的娱乐垃圾,全是摄影师和写手的作品。

让人将时间全浪费在了手机上。

我的娘咧,原主的记忆是下面烧火,人坐在上面的锅里洗澡。

不会吧?

你确定这不是煮猪头肉?

再搜寻一下,初来乍到,不能与原先的她表现的区别太大。

男女都这样洗澡,一村人都这样洗澡。

好吧,以后有钱了,要买个木桶。

想想木桶,半人高,那家伙,能躺在里面泡。

烧一锅热水都不够装的。

这样骄阳似火的夏天,得烧两锅水。

再加两桶凉水,放一把玫瑰花瓣,滴几滴香水,美的太太。

不行,那场景娘们唧唧的,不爷们。

想想堂堂七尺男儿,怎么那能么娘炮?

摸摸自己的脸,丑是丑点,还没长开的小花苞,怎么说也是个女的。

好吧,认命了。

母的。

不是公的。

这贼老天,玩大爷我呢?

好好的爷们,让我穿越成这个鬼样子。

我洗,我搓。

第一次在锅里洗。

我的娘咧,水有点烫了,难不成真要成猪头肉?

这一点儿也不科学。

要是在另一个世界,调一下开关温度就低了。

加点凉水,不然真变成猪头肉了。

那就穿越历史上的笑话了。

起身,下来,加点凉水。

“扑腾——”

我的娘咧,怎么锅翻了?

难道是我出锅的姿势不对?

火浇灭了,一脸的灰。

我的天,我这上一句刚骂了老天,下一句就得了报应了吗?

禁言。

指指老天,跺跺脚。

“怎么了?”

便宜老爹肯定听到刚才水冲火的声音了。

“没事,锅翻了。”

省得自己提着洗澡水出去倒掉。

这操作,绝了。

好吧,便宜老爹还没有洗澡,这可怎么办?

“老鬼,我给你烧水吧。”

“今天不洗了,明天吧。”

肯定是觉得我太笨。

这哪儿有镜子,怎么照。

“老鬼,咱家镜子你收在哪儿了?”

“我,我——”

坐在院边上的老头穆仁感觉这死孩子和平常不一样了。

往常,也这么笨,洗了澡,从来没找过镜子。

怕镜子会照到她丑丑的脸,收起来了。

他一个大男人,也不怎么照。

“找不到的话,我就端盆水照照。”

这天还没有彻底黑,应该可以吧。

只是,这水里投的影儿肯定没有另一个世界的镜子那么清晰。

“等下,在我房间的箱子里。”

老头郑重地翻出一个油纸包。

包里的铜镜就像是经常保养的一样,倒也能看。

他会不会有变装癖好吧?怎么一个大男人收藏镜子?

想要伸手接过镜子,老头言道:“我拿着,你照。这是你娘留在咱家的唯一东西。”

好吧,另一个世界的人儿也是这样。

都结婚几十年了,当年结婚的床单还叠的好好地,舍不得铺。

这老头,那个女人都不在了,你留个镜子干吗?

招魂吗?

“这,这个,长的真安全。”

没有老头料想的第一次照镜子那样,大喊大叫,或是打翻镜子。

是啊,这副脸自打她出生时就这样了,怎么会不习惯?

想她在河边,在别人的眼光里,也是照过的。

为了掩盖心虚,拉了拉身上有点破旧的衣服。

这衣服,就是一片布缝了几条带子。

也不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少男少女喜欢汉服是怎么回事,当年自己也没有研究过,这该怎么系啊?

这家里,连个女人都没有,自己该问谁啊?

儿大避母,女大避父,自己胡乱系吧。

“这是什么?”

就在那一瞬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脖子有一串类似于项链的东西。

都穷的吃土了,还有心思打扮自己?

管他什么,明天取下来换粮食吃。

自己一个人懵懵懂懂地回了房间。

在不知不觉间,手指间的血迹涂上了那个心形饰品,刚才慌乱间被锅给割伤了手。

“欢迎小蠢货激活宝货,来到上古空间。”

“呃,这就是传说中的宝贝?穿越者的福利?”

穆胜男来来回回用意念试了几次,出出进进,没啥大的区别啊。

“你以为这是电梯?没长脑子吗?小蠢货。”

“我X,你这一个没有凝聚出实体的鬼东西,能不能换个称呼。比如叫人家小帅哥,小公主之类。这小蠢货太重口味了,爷接受不了。”

“滚,大爷我要休息了。你自个儿玩吧。”

“我去,还是一个有脾气的主。”

不过,这主好像忘了谁是它现在的主人了吧?

“小破孩,小蠢货,不要试图在心里骂我。”

那没有实体的主提示了一句。

“不玩了,小爷我出去了。”

一点儿也不知道什么叫照顾主人的情绪。

和自己上一世见过的二哈一样,二起来眼里就没有主人了。

自己都怀疑,这货是不是有智商的,是不是被他上一代主人不喜,给丢掉了。

照这样活下去,要不了两天,都能被大能给打的神魂魄散。

它刚说什么?

上古。

是哪朝哪代?

这自代的空间宝物有什么用呢?

偏偏这个语音智能说明书还不顺人意。

不说了,听到它叫那句“小蠢货”,老子的隔爷饭都能吐出来。

也没有个肉夹馍,没有麦当劳,来个华莱士也不错啊。

下一刻,一转身,三样东西都出现在空间,浮在半空中。

没有冰峰,光有肉夹馍也不好吃啊。

“吓死小爷了,能不能放在桌子上,这么悬浮在半空中,太刺激神经了。”

下一刻,桌子出现,三样食物啪叽掉在桌子上。

这宝物太爷们了,能不能温柔点?

要这是个小心碰撞的东西,早碎了。

“我去,我要的是豪华大理石的餐桌,不是电脑桌。”

下一刻,出现一个绿翡翠豪华大餐桌。

“不行,换个色,小爷我对一切绿色的东西过敏。白的,红的,紫的也行,实在不行换个黑的也凑合。”

下一刻,硬气的宝物将餐桌变成了五个颜色。

等等,上一张好像是纯种的祖母绿,这五个颜色的是传说中的“五福临门”吗?

数数。

红,有了;绿,有了;白,有了;紫,有了;黄,也有了。四个桌脚还是黑色的。

这六个颜色的玉石叫什么?

我不知道啊,奈何学问太少,只有一句我草走天下。

下一刻,祖母绿的八张椅子放在面前。

“我去,我在它面前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吗?”

三两下吃了华莱士,麦当劳放在明天吃,肉夹馍看了一眼,给便宜老爹带着。

从基因里带的观念,好东西要存着。

我爱了,就拿这个出去。

下一刻,一个10岁的丑丫头抱着一张祖母绿的现代椅子出现在古代的破茅草屋里。

“丫头,叫了你半天,没出啥事吧?没事早点睡。家里的灯油不多了。”

那白胡子老头催道。

忘了这茬,这家里还有一个人。

“好的,老鬼,你也早点睡。”

不行,这太显眼了,这样的破房子,放这么好的椅子不合适。

搬走。

“哗——”下一刻,小胖丫头搬着椅子进了空间。

“累死小爷我了。”

怎么用意念这么累。

“我刚刚做了什么?”

“将这里面的东西带出去了?”

“我一紧张,拿着外面的顶门棍和椅子进来了?”

“我去,你发芽了,长叶子了,快看,好棒啊,这棍子长成树了。”

“我的神,我顶门棍没了。”

“你都死了多少年了,怎么说活就活了?变魔术呢?给小爷我变回来。”

“小姐姐,你在和我说话吗?”

这树都说话了。

“算了,都能张嘴说话了,感觉像杀生。来个玉石,黑玉石的顶门棍。”

下一刻,一根棍子出现在餐桌上。

“我去,能不能讲点卫生。看起来黑乎乎的,像根搅屎棍一样,放在餐桌上,这餐桌还能要吗?可惜我五福临门的奢华餐桌了。”

棍子听话地落在了地上。

“走,跟着我出去。”

自己没拿它,下一刻,自己站在破茅草屋里,那棍子出来了,还特意扭着屁股在屋里走动。

“别动了,你是死的,没有生拿的,别吓到人。”

下一刻,那棍子吐出一根长舌头,歪倒在地上。

“你喝农药了吗?上岗。”

黑色的玉石顶门棍自己关紧了门。

顶门入睡。

记得好像这串东西是自己在另一个世界时,在桂林地下溶洞里发现的,以为是前面游人落下的,问了半天,没人认识。

当时,一手地土,自己开玩笑地挂在了脚上。

怎么,死时没有被那坏小子汪恩给扒下来?

怎么脚上的东西现在到了脖子上?

还是个宝贝?上古大能的东西?

小爷我赚大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农女:此生不丁克》<<<<

第4章 以后跟姐混,姐罩着你

想想,一个人太难了,还得一个团队。

就像另一个世界的牛人,本山大叔有刘老根大舞台,纲子有德云社。

或许他们不是最好的艺人,但是他们有团队,有市场,有影响力。

一个团队比一个人打拼来的容易。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明天就招兵买马。

第二天一早,早早地起来。

你想啊,一个现代的人,没有手机,没有电视,让你从晚上7点开始睡,睡到第二天早上6点,你就是头猪,也睡醒了。

这早饭做什么?

真是烦人。

昨天的饼是那小肉球的娘送的。

今天吃什么?

自己有宝贝空间,可以吃饱,但这个白胡子便宜老爹可不能啊。

自己可不能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秘密。

在缸底扫了一下米,也分不清是什么米,烧一锅粥。

早上喝了中午喝,中午喝不完晚上喝。

上一世,自己是个纯爷们,不怎么喜欢做饭。

倒了油,自己从空间取了几个土豆,切成串,炸土豆串。

又向空间要了四个肉夹馍,看起来像手工的那种肉夹馍,开吃。

“老鬼,回家吃饭了。”

“你刚打的是什么拳法?以前怎么没见过?”

“胡乱比划的,没什么,你想学的话过两天爹教你。”

看来这个白胡子便宜老爹也不是个普通人,有自己的秘密。

“我的丑丫头,你做的什么饭?这么香?”

“煮的稀饭,烙的饼夹肉,油炸的串串。”

白胡子老头上桌,打量起这奇怪的吃食。

自己记得好像家里没面了,也没多少米了,这丫头哪里找的?

不会吧,我人没老到记不清事情的地步。

强忍着打开瓦缸看面粉的冲动,自己开吃。

“筷子呢?”

对啊,吃饭要筷子。

胜男这才发现,自己将筷子削尖了用来串土豆了。

“爹,在这儿呢。”胜男一紧张,心虚地说道。

老头第一次听到女儿叫爹,眉开眼笑,以前都是老鬼老鬼地叫,这饭笑。

“没事,爹出去找找筷子。”

原本可以赔着笑脸去村子里的当铺换个筷子的,算了,女儿在等。

以手为掌,劈下院子边两根香椿树枝,回到诊室削筷子。

不到五分钟,在刀子快速地飞劈下,六双筷子完工。

“好了,吃饭。”

“老鬼,你是不是做的太多了?咱家才多少人?”

“万一来个客人呢?这筷子要阴干。”

吃了这顿费筷子的早餐,父母俩都吃撑了,食物还有。

热天,也不好储存。

胜男又一阵脸发热,光顾了高兴了,没想做多了,还没吃完。

“丫头,你这土豆哪里来的?我记得村里没人种啊?”

“山上挖的。”

“下次下许去了。那山名虎神沟,有大虫。还有没有?种在菜地里吧,怪好吃的。”

“好有吧。”自己想要多少有多少,何必种?

好吧,为了不让白胡子便宜老爹起疑心,决定种了。

不然,以后这事也说不清啊,自己一个大姑娘,不能老往山里跑啊。

山里有大虫。

大虫不就是老虎嘛,不知道虎骨酒味道如何?

远在深山的老虎此刻肯定不知道,有人惦记上了自己的骨头。

看看季节,初夏,可以种。

另一个世界是寒冬,过来后这边是夏天,这穿过地球半圈了吗?

还没下桌,小肉球来了。

后面还跟着他娘亲。

“来,夫人不要客气,我们正在吃饭,一起吃点。”

胜男看看两位,看看老爹和自己,拿了两个碗,打了粥给客人。

自己都吃饱了,还得强装着陪客人。

给自己父女一人打了半碗粥。

看着便宜老爹可怜的眼神,自己也吃不下啊。

“这怎么好意思。这孩子,想要找你家孩子玩,我怕他一个人跑来不安全,便带了过来。他叔,你今天煮了一脸盆粥,是准备浆衣服还是?”

“姨,是我煮多了,帮忙多喝点。”

小肉球吃了一个炸土豆串,又吃了一个肉夹馍。

胜男都怀疑这小家伙在自己家没吃饭过来的。

“阿姨,你将这一个肉饼吃了吧。”

胜男递给女人。

早点将空间的食物消灭,这样,免得自己在老爹面前现了形。

女人本想带回家给孩子的,看到大家都看着她,也就张开了嘴,吃了起来。

大不了以后多带点家里的食物过来。

这小姑娘,人长的一般,做的食物真好吃。

女人在心里嘀咕。

想想自己眼前的孩子,这是第六个孩子。

倒也般配。

生的太多,只长下了这六个孩子,这是最小的一个孩子。

小肉球的娘亲帮着洗碗。

这锅里的半锅稀饭和盆里,看着就让人觉得这傻姑娘别的都做的挺好,怎么煮了这么多粥?

“姨,这个你给家里带一盆回家吧。让你见笑了,煮多了。”

胜男装了半盆粥。

“这也不够我几个哥哥喝啊。”小肉球在旁边童言无忌。

“那多装点。”

看了剩下的两碗粥,胜男露出了微笑,终于解决了难题。

“你和我一起去种土豆。”

土豆种子是胜男从空间带出来的,刚发芽,当天就长出了芽子。

顺着芽子切成几块,用灶间的草土灰裹了一层,自己在前面一行一行地挖坑,小肉球在后面丢土豆种。

“将芽子顺着天空放。”

胜男吩咐道。

不挖地了。

地看起来是便宜老爹挖过的不久,没种什么东西。

自己种了差不多十行,以后长出来了施肥和培土吧。

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最讨厌种地了。

“这孩子,这样地太薄了,应该堆点塘泥的。”便宜老爹在菜地边上说。

怪不得这土地比院子高。

是这么种的。

以后自己要将这菜地种的比院子低。这样蓄水。

“丑丫头,活干完了,是不是还有肉饼吃?”

“叫姐。”

“姐姐,肉饼呢?”

“跟着姐姐混,以后姐姐罩住你。肉饼算啥,多的是。”

胜男从袖口的口袋里掏出去了皮的大白兔奶糖丢给他。

“吃,像这种糖果多的是。”

“好,姐姐,我发誓,只要我刘显活着,一定听姐姐的话。”

这小子,屁大点的孩子,还听姐姐的话,我以为他会说马首是瞻。

“走,姐姐带你去当铺玩。”

胜男将锄头上的泥土擦干,以免生锈,放进了屋角。

“老鬼,我带他去当铺玩了。”

胜男从床下抱出一堆东西出去了。

男人想想,这丫头肯定拿着自己挖的药材出去换东西了。

好吧,自己也该去几家大户人家转转,赚点银子买米下锅了。

老头想的没想,胜男怀里抱着的,是药材,还有她从空间拿出来的东西。

这当铺有六间房那么大。

充当着村里与外界的联系。

有了它,村里人不用去百里外的镇上去买东西了。

需要什么,给这老板说一下,人家用飞鸽传书就买回来了。

三面环山,只有一面有出口。

这村子坐落在半山腰。

是一排排梯田盖起的房子。

这儿的黄泥土适应种庄稼,雨水充足,年年风调雨顺。大伙在这儿犹如世外桃源一样生活着。

这儿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地图上称为神虎涧。

传说,是一个老虎口渴,扑出来的泉水。

老虎睡着后,化着这一片世外桃源。

不远处的虎神沟,更是有活生生的大虫,这在百里外是仅有的。

这也是这儿没有山贼,没有其它虫害的原因。

“掌柜的,你看这些东西能换多少钱?”

药材啊,这丫头转性了,以前老远就喊黑叔。现在叫上掌柜的了。村上只有几户人家采药,这小丫头是其中一个,采的药品相好。

“行,这次还是要银子还是要米?”

“这些给米。这里还有一物,你看看,认识不?”

老掌柜手上托着土豆,看了发的芽子,尝了下,不知何物。

“这是何物?”

“比这一堆药材都贵。未来胜过大米。”

胜男递上一串炸土豆。

老掌柜尝了尝,以前没吃过啊。

对了,自己不能做主,有人能做主。

屋后的小主人这几天还在这儿游山玩水,这下才起床,让他拿主意。

也许是生意人的眼光,那小主人提着长衫衣襟出来。

“一百两。”

“十两。”

“这是种子,独一无二。”

“你也太狠了。行,就当本公子去了一趟花楼。一百两就一百两,写字据。令外,将这作法教给我家大厨。”

“行,另送你两个做法。”

这家当铺,名为张家铺,是张百万名下的产业。

丑丫头不知道的是,这张百万是当朝娘娘的爹。

眼前的小公子是人家众多儿子里的一个,喜经商,分管西北商号。

她们这一片都归人家管。

“这是一百两。”

胜男包上银子,让伙计跟着送米回家。

“那做法呢?”

“明天过来教你们。”

当然,为了让这小公子相信,当场和小肉球演示了土豆的种法。

好吧,好好的一片上好的田地里,被小公子安排人全种上了土豆。

“你最好不要食言,不然本公子带人拆了你的家。”

“切,你又不是我家的公子。明天保证过来。”

一百两到手了,一个月都不愁吃喝了。

要是让便宜老爹知道,非笑死不可,这够他们父女一年大吃大喝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农女:此生不丁克》<<<<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