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吴雪梅的小说:一品村夫陈飞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品村夫
类型:现代言情
角色:陈飞吴雪梅
简介:回到农村当村长,带乡亲们走上致富道路……
**书评专区:**
西亚:作者文字一直牵动着我的心,一直让人想哭又想笑。每次都会因为一句话瞬间泪目,又含着泪因为下一句话破涕为笑像个傻子一样。
sdkgj:看了那么多篇小说!这一篇是我的最爱,并无限向往的!纯粹,干净,温暖!不过分虐,但情之所至却让人眼里含雾。
![请问去翁.png][1]
**《一品村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一大早上的,在我们家门口瞎叫唤啥?”陈飞扫了那些黑背心一眼,心里面已经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估计是王老坦找的人。
其中一个看拿着手中的钢管指着陈飞大声说:“小崽子,你就是陈飞?”
陈飞挠挠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家伙,然后点点头:“我就是!”
“那就妥了!还他妈的等啥,给我揍……”
话音未落,他忽然感觉到眼前一花,陈飞已经冲到身前,一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耳朵。
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又不敢挣扎。
“哎呀妈呀,疼死我了……揍他揍他!”小头目杀猪似的大叫起来。
顿时,那七八个黑背心哗啦啦一下上来,拿着钢管木棍就砸了过来。
群殴向来都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嘛!
可是接下来就听见二连三的响起了惨叫声,扑到跟前的黑背心一个个都捂着小肚子蹲在地上,脸色惨白,至于手里的家伙事儿早就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对付这些小地痞,陈飞还绰绰有余。
围观的乡亲们都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打架啊!简直跟拍电影似的。
三年不见,陈飞竟然变成高手了,这也太夸张了。
他们还记着陈飞上初中的时候,经常挨打,总挨欺负。现在和以前相比,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行了,一大早也不让睡个好觉,都赶紧滚蛋吧!”陈飞拍拍手,对这些小混子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那些混混如获大赦,钻进车里一溜烟似的没了影子。
就这么屁大工夫,这事在村子里面都传遍了。
陈老蔫就是被气晕的,再有点心血不足,在医院住了一宿没啥事儿,中午就出院了。
陈飞雇了一辆松花江把父母还有陈大石夫妇一起拉回了村子。
到了晚上,王老坦正在葡萄架子下走来走去,担心陈飞找上门来。
“老坦叔,在呢啊!”就在这时,陈飞笑嘻嘻的走进们来。
“小飞,怎么这么晚才来找老坦叔呢?”王老坦一脸堆笑的说,赶紧从衣兜里把叠得皱皱巴巴的一张纸拿了出来递给陈飞。
陈飞接过来看了一下,确实是他家承包树地的合同,上面还有陈老蔫那歪歪扭扭的签名。
“怎么样?老坦叔我守信用吧?”王老坦笑呵呵说道。
“嗯,让老坦叔费心了!”陈飞微笑着把合同收了起来塞给他:“老坦叔,我小飞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这树地我们家还得承包,你可得多费心了!”
“行,那我叫你婶子炒几个小菜,咱们爷俩喝几盅!”王老坦点头说。
陈飞一屁股坐在王老坦身边的藤椅上:“老坦叔,我婶子回家了?”
“呃……那个啥,下午回来了,正在后屋炒菜呢!”王老坦心里这个气,你这小子明摆着就是拿话暗示他昨天晚上的事情。
“哎呦,这不是小飞吗?我听你叔说了,你昨天才回来的?”说话工夫,屋里面走出个风韵犹存的娘们来,正是王老坦后找的媳妇陈兰芳,今天才三十二。
陈兰芳保养得挺好,皮肤白白净净的,胸大屁股大,腰却细得风都吹折了,一走起路,屁股就扭来扭去,风骚的很。
尤其是她长了一双桃花眼,眼角上总是带着一股子春意,勾得人魂儿都飞了。
“这个骚娘们,不定给王老坦带了多少绿帽子呢!”陈飞心里暗暗琢磨。
“你咋这么看着婶子呢?”陈兰芳见陈飞愣愣的看着自己,就笑着凑过去:“小飞,这几年不见,你可长大了啊!”
她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的余光在陈飞的裤裆上扫了一眼。
“哼……”王老坦老脸有点挂不住,这个骚娘们,当着他的面都这么不检点。
“呵呵……”陈飞挠挠头,赶紧收回了目光。
陈兰芳撇撇嘴:“老坦,饭菜整好了,你们是在这儿喝呢?还是去屋里?”
“就在这儿吧,还凉快!”王老坦说道。
“行,那你们等着,我去搬桌子!”陈兰芳扭着屁股进屋。
“婶子,我帮你!”陈飞被陈兰芳的眼神逗得心里发痒,就赶紧起身跟过去。
“哎呦,那咋好意思,你是客人!”陈兰芳客气一句,由着陈飞跟在身后。
饭桌就放在厨房里,是折叠的,轻得跟块泡沫似的,陈飞一只手就拿着往出走。
“等会,婶子把桌面擦擦!”陈兰芳拉了一下陈飞的衣服,手里拿着块抹布在桌面上胡乱的擦了几下,然后故意一转身,把自己圆滚滚的大屁股在陈飞的裆部蹭了一下。
陈飞的那家伙顿时就立了起来,把裤裆撑起个小帐篷来。
陈兰芳抿嘴一笑,低声说:“我就说嘛,几年不见,长大了嘛!”
“骚娘们!”陈飞心里骂了一句,提着桌子出去。
陈兰芳嘻嘻一笑:“这个小家伙儿,还假正经,以为我看不出来咋地,就盯着老娘的奶子看!”
陈兰芳的手艺还不错,几道家常菜做得是色香味俱全。
三人在葡萄架下边吃边聊,陈飞不断的给王老坦倒酒,说着道谢的话。
王老坦其实酒量也不咋的,喝几杯就有点晕头转向了,他心里对陈飞其实没多大的仇,主要还是因为树地和被陈飞捉奸的事情。
这会儿见陈飞能说会道,马屁拍得乱响,心里就不禁想,这小子几年不见,还真他妈的出息多了。
看喝得差不多了,陈飞就从衣兜里翻出一千块钱来,往王老坦面前一放:“老坦叔,你看我家承包的树地的事儿,你可还得费费心啊!”
他虽然拿了合同,可是这事儿只要王老坦不松口,就不算完。不管咋地,还得人家这个村长点头才成。
王老坦撇了一眼桌上的钱,心说,这小子还挺上道,就假意的推辞:“小飞,你这是干啥?树地的事儿好说,钱你拿回去,你把你叔当啥人了?”
“呵呵呵,这是我家的一点意思……来来,老坦叔,喝酒喝酒!”陈飞呵呵一笑,赶紧给王老坦倒酒。
又是几杯酒下肚,王老坦已经烂醉如泥了,说了两句不着边际的话,就从椅子上出溜下去。
“看把你叔喝的……这老东西,自己半斤八两不知道,就知道逞能!”陈兰芳把王老坦搀扶起来:“小飞,我把送屋里去,一会儿婶子陪你喝!”
“好啊!”陈飞望着陈兰芳扭动的大屁股说,这一顿饭,陈兰芳隔三差五的就拿脚踢踢陈飞,要不就是故意把手和陈飞的手挨一下,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第10章**
“嘿嘿,主动送上门的,老子要是不上就是傻蛋!”陈飞眯缝着眼睛抿口酒,面对吴雪梅他可以克制,因为那是他嫂子。
可是面对王老坦这个年轻又风骚的小媳妇,他可没有什么顾忌,不干白不干。
陈兰芳在屋里面整了半天才出来,竟然换了一身浅粉色的睡裙,衬着她白嫩的皮肤,顿时又显得年轻了好几岁。
尤其是那浅粉色的睡裙还是半透明的,借着葡萄架的灯光,隐约能够看见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两只挺拔的大肉球挤在一起,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儿,随着走动,一颤一颤的。
陈飞看得小心肝儿一阵乱跳,下面那家伙顿时立正,好像要把裤裆都撑破了似的。
陈兰芳火辣辣的看着陈飞,走到他跟前转了一圈:“婶子好看不?”
“……”陈飞没说话,咽了口吐沫,伸手就去抓她胸前的肉球。
陈兰芳却呵呵一笑,一闪身避开,几步走到院门前,然后转身白了陈飞一眼:“你就不怕左邻右舍的看见?”
说着,她把大门锁了,背靠在大门上,把睡裙的下摆掀起一块,露出圆实雪白的大腿来。
“骚货!”陈飞站起身来嘀咕了一句,几步冲到跟前,一把将陈兰芳横着抱了起来,就要进屋。
“烦人,屋里面都是那老东西的酒味,咱们就在外面干吧!反正现在天都黑了……”刚被陈飞抱起,陈兰芳就感觉到屁股下面被一根硬梆梆的东西顶着,不禁春心荡漾了起来。
“没问题……”陈飞也不想去屋里整,有王老坦在旁边太别扭,就把陈兰芳抱到葡萄架跟前靠近窗户的一个刚过膝盖的小水泥墙前。
然后让陈兰芳趴在上面,一下子把她的睡裙掀起,就露出圆滚滚白花花的臀部来。
陈兰芳把屁股撅得老高,就等着陈飞进入呢!
可是干巴的等了半天,除了夜风吹到屁股上挺舒服的,就没有了其他的动静。
“小飞,你干啥呢?”陈兰芳扭着屁股说,吃饭前她趁机碰了一下陈飞的家伙事儿,就知道那东西一定大得很。
一顿饭都没吃消停,脑子里就琢磨着那东西塞进自己身体里那得多舒服。
所以除了陈飞给王老坦倒酒,她在一旁也没少的使劲儿,桌子底下,还不时的用脚丫子挑逗陈飞几下。
这些小手段,她可是轻车熟路。
半天没听着陈飞吱声,陈兰芳扭过头,不禁一阵的暴汗。
就见陈飞正站在葡萄架下那儿放水呢,大家伙就像只水枪一样,流水哗哗的响。
陈兰芳眼睛顿时一眯缝:“小家伙,还会吊老娘的胃口!”
她起身走过去,一把抓住陈飞刚放完水的大家伙:“小飞,你这家伙事儿好大啊。”
陈飞被抓得一阵舒服,嘿嘿笑道:“婶子,你咋这么急呢?人家刚才酒喝多了,放点水,要不一会儿尿你肚子里了咋整?”
“小坏蛋,人不大,还净会说勾人的话儿。”陈兰芳被陈飞的话逗得心里火烧火燎的,抓着他宝贝的那只手不安分的动起来,只感觉那东西热得像火棍,硬得像块铁。
陈飞也不老实,一只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抓住一只肉球就揉来捏去,好像和面。
另外一只手,直截了当的伸到她两腿中间,掏了一把,湿乎乎的。
“婶子,你下面水可真多,不会是尿了吧?”陈飞坏笑说。
“咯咯,嗯……那你看看不就知道了……”陈兰芳握着陈飞的大家伙拉着他向后退,一屁股坐在王老坦常坐的那把藤椅上,把两条腿一抬,扶手上一边搭一条,门户大开。
“黑呼呼的,能看见啥?”陈飞扒拉开他握着自己宝贝的手,把大家伙往前一送,就直接刺进了陈兰芳的山洞里。
顿时,村长王老坦家的小院子里,就想起了一阵悦耳的啪啪声。
“哎呀……哦喔……你轻点……一会儿椅子碎乎啦。”陈兰芳被陈飞一阵狂轰乱炸,整得大呼小叫起来。
好在王老坦家的院墙和房子一样高,左右的邻居又隔得比较远,要不然非得被人听见不可。
“那就去那水泥墙……”陈飞也感觉到那藤椅有点摇摇欲坠,就把陈兰芳抱起来,弄到水泥墙那儿。
陈兰芳把肚子趴在墙头上,上半身伸到墙外,一对大肉球摇摇晃晃的垂着。丰满肥大的屁股撅得高高的,正好适合陈飞进入。
“小飞,还等啥啊,快整进来……婶子里面好刺挠啊。”陈兰芳发浪的叫着。
啪~~
陈飞狠狠的在陈兰芳的屁股蛋子上拍了一巴掌,打得陈兰芳啊哟一声,刚要说点啥,就感觉到身体里一下子被充满了。也顾不上说啥,只顾着哼哼唧唧起来。
两人在葡萄架下干得正兴起,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王老坦……”两人都吓了一跳,只见王老坦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左右看了一下,就朝葡萄架这边过来。然后就站在他们跟前,掏出裤裆里的家伙来,往葡萄秧的跟上放水。
一面放水,鼻子里还一面打着呼噜,眼睛都没睁开,真不愧是在自家里,熟门熟路。
陈飞捏了一把冷汗,心说想吓死老子啊。
陈兰芳见陈飞停下来,光顾着看王老坦放水,就自己扭着屁股动起来,嘴里面哼唧着:“别看了,这老东西就这样……”
“呼……”陈飞松了口气,捧着陈兰芳的屁股继续冲刺。
没想到王老坦放完水之后,居然没有回屋,而是走到藤椅上坐下,身子一靠,继续美梦。
那小水泥墙就在藤椅的侧面,陈飞顿时感觉到一阵的别扭,骂道:“麻痹,这事儿没法干了!”
说完,就把宝贝抽出来,一脸的郁闷。
陈兰芳感觉到身体里空牢牢的,就扭过头,看见王老坦居然坐在藤椅上睡着了,不禁骂了句老不死的。
然后眼珠一转,就翻过身来:“小飞,你看这多刺激啊!咱们接着整!”
说完,居然走到藤椅前,双手把住藤椅的扶手,腰向下一塌,屁股一翘:“来啊,婶子就稀罕刺激的!”
**第11章**
陈飞被她这么一说,也感觉到一阵的心动。
在王老坦面前干她媳妇,这事儿想起来就刺激。虽然说王老坦睡得人事不知,不过也够让人紧张的了。
他也不犹豫,走到陈兰芳的背后,提枪上马,继续刚才的事儿。
“啊嚏……”刚干了几下,藤椅上的王老坦忽然打了个喷嚏,伸手揉揉鼻子,嘴里嘟囔着:“兰芳,大半夜的你哼唧个啥?”
说完吧嗒吧嗒嘴,又接着睡。
“麻痹,这心脏都快被整熟了。”陈飞骂骂咧咧,可是却感觉到更加的兴奋,干脆把陈兰芳的睡衣一直推倒她的后脖子上。
然后就趴在她的后背上,双手伸到前面,抓住两只肉球,开始动起来。
“啊啊……哼嗯……”陈兰芳有节奏的哼唧,身体承受着陈飞的体重,随着他的耸动,一张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
她稍微一抬头,面前就是王老坦满是皱纹的老脸,一呼一吸,全是酒气。
“老东西,要不是了为了钱,为了给我妈看病,我才不会嫁给你这头老驴子!”陈兰芳眼中闪过一丝的快意来。
心里恨不得这老东西现在就醒过来,看着她被人干,一定会把他气抽了。
她以前也不是这么放浪,都是因为几年前,她母亲得了一场大病,把家淘空了。被逼无奈,才嫁给了王老坦,换取了一大笔嫁妆钱。
可是她心里恨啊,她一个黄花大姑娘,就被这么的给糟蹋了。
可是她没有办法,只有不断的勾搭男人,来报复王老坦。
她有这个本钱,是个爷们都经不住她的逗引。
一想到这些,她嘴里面叫得更欢实了。
她和不少的男人干过,可是没有一个像陈飞这样年轻,这样巨大的,给她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感觉。
随着陈飞的巨大的进出,她感觉到自己的山洞里已经洪水泛滥了,一道道溪流顺着大腿的里侧往下淌,脚底下都变得湿了。
她甚至能够听到那种咕叽咕叽的声音,就像擀面杖正在捣加了水的蒜泥。
“小飞…小飞…干死婶子吧…干死婶子吧!”陈兰芳嘴里面胡乱的叫着,使陈飞更加的卖力。
“唔……”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飞全身剧烈的一颤,一队队的子孙排着队伍冲进了陈兰芳的肚子里,滚烫得使陈兰芳全身都发出剧烈的抽搐,然后就软绵绵的趴在王老坦身上大口喘气。
王老坦睡得正香,伸手摸在陈兰芳光滑的后背上,嘴里说着梦话:“兰芳,别闹……”
“哼!”陈兰芳扒拉开他的手,费力的站起身来,转头冲陈飞一笑,然后伸手抓住陈飞的还没缩小的宝贝,套弄了两下,嘴里面啧啧的说:“小飞,你可真厉害,把婶子干得快死了。”
陈飞嗯了一声,刚发射完子弹,感觉到有点疲惫。
“啊呀,这上面咋黏糊糊的,婶子给舔舔……”陈兰芳故作惊讶的叫了一声,然后就蹲下身子,毫不犹豫的张嘴把陈飞的宝贝吞进嘴里,像吃冰棍似的。
陈飞只感觉到脑袋一麻,心说这骚货可真要人命,宝贝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几个来回就又硬了起来。
使他情不自禁的按住陈兰芳的脑袋,把自己的大家伙儿深深的刺进她的喉咙里,一股潮湿的热流使舒服得长长吸口气。
“唔……唔……”陈兰芳费力的推开他:“你想把婶子憋死啊。”
“嘿嘿。”陈飞干笑一声,大家伙在她的嘴唇上蹭来蹭去。
“咱们去屋里面,让这个老东西睡死这儿……”陈兰芳拉着陈飞进屋,也不开灯,直接上炕就开战。
“咣当……”门又被打开了,王老坦闭着眼睛走了进来,翻身爬上炕,嘴里面念叨着:“陈飞,你个小兔崽子,咱们再喝……妈的,咋不开灯呢?”
他嘟囔着去墙上摸索着电灯开关,半天就听啪的一声,灯开了,屋里面通亮通亮的。
“草,这老家伙到底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的?”陈飞正扛着陈兰芳两条肉乎乎的大腿做老汉推车,顿时又被王老坦给打断了。
“没事儿,他一喝多了就这样,等醒了啥也不知道!”陈兰芳全身都被陈飞干得瘫软,气喘吁吁的说。
“真他妈是个神奇的夜晚……”陈飞一阵的无语。
一口气整了三把,陈兰芳彻底不行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一双大腿就在那儿不断的颤抖,好像打摆子似的。
休息了半天,才稍微的缓过劲儿来:“小飞,你咋不吃婶子的奶子呢?就光知道干……”
“嘿嘿!”陈飞捏了一把她的大肉球:“整舒服就行了,还吃奶干啥?”
“你个小家伙,一点都不懂情趣!”陈兰芳伸手托着自己的两只肉球:“你看上面的小豆豆多让人稀罕……”
**第12章**
陈飞一阵的暴汗,他倒不是不喜欢这个调调,不过一想起那两颗还挺新鲜的小豆豆不知道被多少人吃过,心里就是一阵的不舒服。
“行了,婶子,我得回家了,都后半夜了。”陈飞把衣服穿上下炕就走。
陈兰芳累得动不了,就说:“小飞,钥匙在大门垛上,啥时候想玩,就来找婶子……”
“骚货……”陈飞无语的摇摇头。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大觉,陈飞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就到院子里锻炼。
想起昨晚陈兰芳那风骚样,陈飞不禁苦笑摇头,三十如狼四十如狼,陈兰芳正是虎狼之年,看来王老坦根本就满足不了她,以后还得自己多多关照的好。
吃过早饭之后,陈飞打算去村子里转转。
刚走出门不远,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只见一个上身穿着白色T恤,下身蓝色超短热裤的年轻女孩儿骑着一辆山地车风驰电掣的从他身边而过,一双白花花的大腿晃得人发晕。
“这谁家的姑娘啊,还挺时尚的!”陈飞望着远去的自行车女孩儿随风飘起的长发,不禁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穿着这么前卫时尚,就算在这个年头的乡村也是不多见的。
“前面的是小飞吗?”陈飞正望着女孩儿的背影猜测,身后再次响起一个声音来,充满了惊喜和意外。
“呃……”陈飞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顿时也是一阵大喜。
“贾三炮。”
陈飞回头看了一眼,顿时面露喜色。
只见他身后站着个又矮又胖的家伙。
“哈哈,还真是你,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贾三炮笑得肥肉乱颤。
这贾三炮从小学到初中就和陈飞一个班,两个人关系不是一般的铁。
陈飞还记得,自己离家出走的时候,贾三炮还从家里偷了二百块钱给他当路费。
“走走,咱们喝酒去。”陈飞拉着贾三炮就要去县里。
陈家村属于坤平县,从村里到县城就半个小时的路程,道上随便就能找到捎脚儿去县里的车。
“今天恐怕不行啊!”贾三炮犹豫了一下,好几年没见着陈飞了,他心里也想跟铁哥们喝上几杯。
可是一想起今天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就只能拒绝了。
“咋地,今天有事儿?”陈飞有点好奇,贾三炮可是有名的吃货。
“是有点事儿!”
“那也行,明天的,你早点上我家找我!”陈飞也不去追问。
“好,明天一定。”贾三炮赶紧说,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看,似乎要赶时间:“小飞,我这儿还有急事,明天咱们在好好唠嗑!”
陈飞笑着点点头,贾三炮转身就要走,看来还真着急。
“三炮,刚才骑着自行车的那个姑娘,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陈飞忽然问道。
“切,那是王老坦的小闺女王小月……哎呀,我这时间快到了,先走了。”贾三炮急匆匆从的离开。
“王老坦的女儿?”陈飞皱起眉头。
正好,反正现在没事儿,他就想再去和王老坦套套近乎,没准儿还能看见骚得不行的陈兰芳。
王老坦正在葡萄架下喝醒酒茶,昨晚他是真没少喝,心说陈飞这小犊子还挺会劝酒的。
“哼,小兔崽子。”王老坦嘟囔着骂道。
“爸,你骂谁呢?”这时候,王小月骑着山地车直接进了院子,到了葡萄架下一捏车闸,嘎吱一声,车子停住。
“小月,你不是在你二姐家吗?咋跑回来了?”王老坦一共三个女儿,没有儿子。
大女儿杜小霞二女儿杜小慧都已经嫁到了县里,只有小三高中刚毕业,还不到岁数。
他王老坦现在大小是个村官,手里又有了两个糟钱儿,自然要给小女儿找个门当户对的婆家,这不是着急能解决的。
王老坦瞄了一眼小女儿露在外面的雪白大腿,有些不高兴,就说道:“小月啊,你看看你穿得什么玩意儿,这一走一过的,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呢?”
“哼,爸,你这思想咋还这么封建呢!这都什么年代了,人家城里人都这么穿,凉快!”
王小月撇撇嘴,轮姿色,她在陈家村那可是数一数二的。
她可不介意村子里那些小伙子们火辣辣的眼神。
反正她老爸是村长,表哥在县里面当官,谁敢打她的主意啊!
王老坦拿这个小女儿一点辙都没有,不禁摇摇头说:“都是你妈把你给惯坏了!”
“爸,我妈早死了……”王小月还嘴道,对他老爸娶了个小后妈还是一肚子的不得劲。
王老坦不高兴了:“小月,你后妈对你们不都挺好的吗,你咋还不得意她呢?”
“哼,她就是个不要脸的骚货!”王小月一想起她后妈陈兰芳气就不打一处来:“对了,她人呢?”
“去她妹子家了。”王老坦说道,家花不如野花香,他对陈兰芳那股新鲜劲儿早没了,巴不得她不在家呢。
“一天天的,就知道窜门子,走夜蹄子了。”王小月骂了一句,顿时小嘴一撅,扭着小屁股进屋了。
望着女儿的背影,王老坦咽了下口水,自语道:“小丫头,不知不觉就长大了。”
“村长在家吗?老坦叔……”这时候门外就响起了陈飞的声音,把王老坦吓了一跳。
“麻痹,这小犊子,不会一大早又来找我喝酒吧?”王老坦心里嘀咕着,刚要答话,手机响了。
一看是陈二发的,顺手挂断,他不禁皱起眉头来。
陈二发找他,那指定就是树地的事儿。
这会儿陈飞又来了,看来只能先躲一下了。
寻思了一下,冲着西屋的王小月说:“小月,不管谁来,就说我不在家啊!一定要记住啊!”
王小月茫然的点点头,不知道她老爸躲谁。
王老坦交代完,就赶紧溜到后面的厨房左侧放大米白面的小仓库里,把门关好,就把电话拨过去。
王小月开门出去,大声说:“我爸不在家!咦,都说了不在,你咋还进来了呢?”
王小月说话的工夫,陈飞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随手还把涂着红漆的铁皮大门给关上了。
他随意的扫了一眼葡萄架下面,见藤椅旁边的竹几上还放着一套杯具,一只茶杯里还冒着热气儿,就知道王老坦肯定在家。
不过为什么忽然又躲着他呢?昨晚不是谈得好好的吗,自己还他的小媳妇给干了……妈的,想哪儿去了。
陈飞打量了一下站在房门口的王小月,目光从她的脸颊上一寸一寸的下落。
细长的脖子,丰满圆实的小胸脯,不堪一握的小蛮腰,热裤下的两条白嫩修长的美腿,脚上还穿着一双无跟儿的水晶皮凉鞋,充满了青春活力。
王小月见陈飞不说话,一脸坏笑的打量自己,简直就是肆无忌惮,不禁顿时恼羞成怒,叉腰呵斥道:“你是谁?谁叫你进来了?小心我告你私闯民宅,意图不轨。”
“嗬,还挺能拽词儿!我咋对你图谋不轨了?”陈飞见这小丫头还挺横,打算逗逗她。
“你……”王小月一寻思,人家还真没咋地,自己说得确实有点夸张,眼珠一转,就说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你都不认识了?我是小飞,你小时候还偷看过我撒尿呢。”陈飞笑嘻嘻说着,居然向葡萄架下面走过去,伸手在上面摘下一串葡萄来,揪下一粒就丢到嘴里,然后还故意吧嗒吧嗒嘴。
“谁看你尿尿了?”王小月自然知道陈飞,不过印象挺模糊的。
就是听说这家伙三年前离家出走,给他老爸差点气吐血。
至于小时候自己偷看他撒尿,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还不承认?”陈飞把葡萄丢在竹几上,就去解裤腰带,笑眯眯的说:“要不给你看看,还认识不认识!”
“流氓,你居然敢在我家里耍流氓!”王小月见这家伙竟然要当着她的面脱裤子,真是又羞又怒,左右看了一眼,发现门口左边放着一把扫帚,顿时伸手抓了起来,向陈飞打过去。
这股子彪悍劲儿,还叫人发怵。
扫帚还没打到,陈飞已经飞快的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脸凑到王小月跟前,笑眯眯的说:“小丫头还挺凶的啊!”
陈飞的脸和王小月的脸几乎快要零距离接触了,她稍微一呼吸,就感觉到自己胸前的两只小馒头都蹭到陈飞的胸肌上了,顿时小脸涨得通红。
陈飞把身子贴得更近,还伸手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一把,滑溜溜冰凉凉的,还挺有手感。
“你……你想干什么?”王小月被陈飞的气势吓到了,浑身发抖。看着陈飞狼一样的眼神,她的心砰砰的狂跳。
“他不会在大白天强了我吧?”王小月心惊肉跳的想。
**第13章**
“你…你要干什么?”王小月一脸惊恐的说,脚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直接靠在了房门一旁的墙壁上。
陈飞呵呵一笑:“怕啥啊,我又不干坏事儿。就是想让你看清楚点,还记不记得我?”
“我……我看清楚了,你别贴这么近。”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使王小月心慌意乱。
从小到大,除了她爸王老坦,她还没有和别的男人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
最令她心惊肉跳的是,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被一根硬梆梆的东西顶着,那东西的主人分明就是眼前这个大坏蛋。
王小月已经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啥不懂啊,顿时就明白那东西是啥了。
她想要躲开,可是又被陈飞压得紧,稍微一扭动,反而使那硬东西顶得自己一阵的不舒服。
“别乱动……”陈飞一脸坏笑,近在咫尺的王小月皮肤细嫩,脸上也没有画什么妆,可是却有一股子青春的气息,根本就不是她后妈陈兰芳那种成熟风骚的娘们可比的。
陈飞看得有些怦然心动,不禁邪恶的想,要是把这娘俩都干了,那该多爽?
“你松开手,要不我喊人了……”王小月被陈飞火辣辣的眼神看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想要挣扎,又怕碰到他下面的东西,只能用讨饶的口气说。
大白天的,陈飞也不敢胡来,他嘿嘿一笑,伸嘴就在王小月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向后一退,松开了手。
王小月被亲得一愣神,感觉到那股子男人气息离开自己,手里的扫帚一下子就向陈飞打去。
陈飞的身手自然不用说,轻易的闪开:“小脸蛋儿还真嫩。”
“你……气死我了。”王小月气得直跺脚,更气老爸躲在屋子里不出来,让她被人欺负。
这么一想,眼泪不禁在眼圈里打起转儿来。
陈飞一看把这个小姑娘逗得要哭了,就悻悻的一笑,大声说:“那啥,老坦叔不在家,那我回去了。”
陈飞说完,转身就走了,到了门口,还不忘回头冲气得脸色发白的王小月一笑:“妹子,有空哥再找你玩儿。”
“滚……呜呜。”王小月心里又气又委屈,把手里的扫帚直接撇过去,可是陈飞已经逃之夭夭了。
扫帚把大门打得哐当响。
过了一会儿,王老坦从屋里面走出来,看着气鼓鼓的王小月就问:“闺女,你这是咋地了?”
王小月正生他气,一跺脚:“我都让人欺负了,你也不出来,你还是我爸吗?”
“啥?他欺负你?咋欺负你了?”王老坦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小月,衣服也没坏,这哪儿欺负了?
“他…他…”王小月不好意思说陈飞又摸她大腿又亲她,支吾半天,干脆一生气钻进屋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王老坦摇摇头,自言自语:“这小丫头,就知道跟我横的能耐,陈飞要欺负你,你咋不喊呢?”
说完走回到自己的那把藤椅前坐下,掏出手机来,给陈二发打电话:“二发啊,你现在过来吧!”
电话那头应了声就挂了,王老坦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都凉了:“陈飞这个小犊子,以为和我喝点酒,给一千块钱就得了?哼,没门儿!”
王小月躲在自己的屋里,委屈了哭了半天才消停,透过窗户看王老坦在外面悠闲的喝茶,就气呼呼的说:“哼,还是我爸呢?根本就不关心我!”
王老坦那点风流事儿,她当闺女的能不知道?不过反正陈兰芳是后妈,她才不管那些糗事。
王小月气儿消了点,不禁伸手摸摸自己的脸蛋,被陈飞亲那一下的感觉好像还在似的。
她惊奇的发现,她刚才生半天气,却一点都不恨陈飞,反而是在埋怨自己的爸。
这使她心砰砰的乱跳,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儿忽然发起烧来,连忙用手捂住。
“我这是咋地了?咋一想起那个家伙,心就跳的这么快呢?”王小月一阵的心慌,脑子里不但想起陈飞那邪恶的笑容,竟然还有他下面那根硬梆梆的东西。
“都说男人那里又大又硬女人才幸福,才舒服……啊呀,我都想啥呢?我咋这么不要脸呢?”
王小月的小脑袋瓜里开始一阵的胡思乱想,甚至感觉到身子都开始燥热起来,下面那块儿还没被人开垦的土地都变得湿润了。
“烦人……”王小月心里又慌又乱,越是不让自己想男人的那东西,脑子里就越是浮现出来,心底还隐约的有点期望似的。
“不行不行,再这么想起来,我就和陈兰芳那骚货一样了啊!”王小月实在受不了了,干脆起身出去,打算骑着自行车兜兜风。
王小月骑着自行车一口气到了村子外面的一片小树林才停下,把自行车靠在一棵大树下,长长的吐了口气。
这片小树林很茂密,站在树林边上,就能看到不远处有个小土坡,那里就是陈老蔫承包的树地,上面还有不少的树呢。
王小月在自行车前面的一片草地上坐下,随便揪了一个蒿草,无聊的摆弄着。
自从她妈死后,王老坦娶了陈兰芳,她就一点都不想呆在那个家里。
念高中的时候还好一些,毕业以后,她基本上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呆在县里的两个姐姐那边。只是偶尔会回家来看看。
“唉……”王小月幽幽的叹口气,心里面说不出是个啥滋味。
“哼嗯……小五,你轻点……嗯哦……”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令王小月面红心跳的声音从小树林的深处传了出来。
这声音她可一点都不陌生,在两个姐姐的时候,她就经常在半夜里听到两个姐姐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王小月的小脸儿顿时涨红,想要起身离开,可是却又鬼使神差的没动。
她老早就想知道男人和女人那事儿是咋干的了,只是以前压根就没这个机会,只能靠耳朵偷听,然后加以想象。
“小五?不会是杜二狗家的那个小五吧?”王小月爬起身,猫着腰,蹑手蹑脚的朝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大约走了十来米,就见前面不远处的树丛里,一个光着腚的女人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肥大的屁股翘着。
在那女人的背后,一个瘦得跟麻杆儿似的家伙正双手托着女人的腰一拱一拱的。
每次向前拱一下,女人喉咙里就发出舒服的声音,胸前那对雪白的肉球就不断的摇晃着。
“哎呀,羞死人啦!”王小月赶紧捂住自己的脸,后悔跑来偷看。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从指缝里看去。
只见麻杆儿从女人的屁股里抽出一根家伙来,黑乎乎的,上面还滴着水,翘起老高。
“那就是……那东西?”王小月感觉到自己的心肝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没想到杜二狗家的小五瘦得像个猴,下面那东西却还挺大的。
**第14章**
“绣儿,我干累停了,你上上面来。”小五仰八叉躺下说。
那趴着的女人嗯了一声,就乖乖的骑在小五的肚皮上,大肥屁股像磨盘一样开始扭开扭去,自己还不断摸捏着胸前的两只球球,嘴里面哼哼唧唧。
“妈呀,这不是杜小五的嫂子王绣吗?”王小月一脸的不可置信:“他俩……咋能干这事儿呢?”
王小月吓得赶紧缩着脖子回去了,心里面还砰砰的狂跳着。
既有些兴奋,又有些害怕。就连热裤里面都是湿答答的,也不知道是出汗还是别的啥。
“原来男人和女人是这么一回事儿!”王小月面红耳赤的想。
陈飞溜溜达达的回家,心里面琢磨着咋整能把王小月弄上手。
回来发家致富自然不用说,要是顺带的能够弄几个女人,那也是一大乐事。
不过王小月可不是她后妈陈兰芳那样的货色,三两句话就能弄上,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矜持着呢。
想了半天,陈飞也没个头绪,就又开始琢磨赚钱的事儿。
他家一共就三口人的地,还不到一垧,在东北这就算地最少了,年头儿好能出个万八千的就顶天了。要是年头不好,那就等于一年白玩儿。
再说,靠种地想要发家,那跟做梦似的。
“看来,得从树地那儿着手,等大石表哥回来,我找他商量商量去。”陈飞在外面三年,虽然练了一身的本事,也接触过不少的大人物,可是论起农村这点事儿,他还真不如陈大石地道。
至于经商啥的,他暂时还没有那个资本。
到家的时候,杜四喜正在院子里喂鸡,陈老蔫没在家。
“妈,我爸呢?”陈飞把杜四喜手里面的簸箕接过来,抓着里面的苞米粒子撒出去,顿时院子里的小鸡都颠颠的跑过来,争着抢着叨食儿。
“去看树地了,说是怕王老坦和陈二发使坏。”杜四喜坐在房檐下面的树墩上想休息。
“那一会儿我过去看看。”陈飞撒了几把米。
杜四喜仰头看了看天:“我看这天好像要下雨,一会儿你带点雨衣,顺道把你爸换回来!”
“行,那我去换我爸。”陈飞也看了下天,不知道啥时候,竟然变得阴沉沉的,看来真要下雨了。
陈飞找了雨衣就奔树地去了。
那片树地就在村子西头三里外的一个土坡上,陈飞小时候还在那儿掏过鸟蛋儿。
不过那时候太小,就知道林子挺大,具体多大也说不清楚。
远远的看过去,那片树地的不少树都没了,只边上零星的还有点。
在中间的地方,就是用钢筋和竹坯子搭得大棚骨架,因为还没到扣大棚的时候,上面没有盖塑料布。
陈老蔫正弓着腰在平地,看上去有些笨拙。
“爸!”陈飞离得挺远就喊了一声,陈老蔫直起腰看是陈飞,就哼了一声,继续干活。
陈飞几步跑过去:“爸,别整了,这天眼看要下雨了,你回去,我在这儿看着。”
陈老蔫擦把汗,向天上瞟了一眼,寻思了下就说:“行啊,这边上有个窝棚,下雨的话就上里面避雨去。小飞,咱家这大棚子的骨架可都是钢筋焊的,别叫陈二发那犊子给找人偷去。”
“放心吧,你快点回去……”陈飞刚说到半路,天边就轰隆隆的打起了闷雷,天空顿时变得更加阴沉。
陈老蔫点点头,从陈飞手里接过雨衣披上,转身往家走。
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也不回头,闷声说:“小兔崽子,以后你要是再离家出走,老子就把你的狗腿打折了。”
“爸你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陈飞连忙说,这两天陈老蔫都没咋搭理他,显然是气儿还没顺。这会儿听他这么一说,看来是消气了。
“哼。”陈老蔫哼了一声,闷头往家走,嘴角却勾勒出一点笑容来,只是和脸上的皱纹交织在一起,不是那么明显。
陈飞目送老爸离开,望着他略显苍老的背影,心中就默默的发誓,一定要让他们老俩口过上舒心的日子,再不用为他操心劳神。
说话的工夫,天就彻底的阴了下来,随着一声闷雷滚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就砸落下来。
几乎在一瞬间,就将这夏日的炎热撵得无影无踪。
干燥的土地仅仅掀起了一小阵尘土,接着就变得潮湿泥泞起来。
陈飞赶紧转身跑向大棚围墙里侧的小窝棚里面,但是仍旧被淋湿了衣服。
那小窝棚不大,里面铺了张木板床,一双被褥一个枕头,还挺干净。
陈飞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嘴里嘀咕着:“这雨来得也太快了。”
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吧唧吧唧的脚步声,然后窝棚的简易门忽然就被打开了,一个苗条的身影钻了进来。
“呃?”陈飞一下子愣住。
进来那人显然也没想到窝棚里会有人,也愣那儿了。
两人大眼儿瞪小眼儿看了半天,最后还是陈飞指着对方:“王小月,你咋来了呢?”
王小月在距离树地不远的那片树林里无意中看了一幕好戏,生怕被杜小五发现,就躲了起来。
正打算回家,没成想就下去大雨来。
她本想在树林避雨,可是听见轰隆隆的雷声,天又那么黑,有点害怕。正好想起陈老蔫家的树地里有个窝棚,估计这大夏天的不会有人去,就跑过来避雨。
却没想到,会遇见陈飞。
王小月脑子里顿时想起今天早上的那一幕,心砰砰的狂跳。
好像自己就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小绵羊,自动的送到这只大灰狼的嘴边似的。
陈飞上下打量着王小月,她还是早上那身的打扮,超短的热裤下就是一双笔直又有活力的雪白大腿,上身的白色T恤衫已经被雨水打湿了,紧贴在皮肤上。
胸前的一对饱满被一只黑色的胸罩包裹着,显得很挺拔。
“这才多大就带胸罩,这不影响发育吗?”陈飞恶趣的想。
王小月一声不吭,转身就要出去。
可是一打开门,正好天上划过一道闪电,接着就是雷声轰鸣,吓得她有赶紧的缩了回来。
躲在窝棚的角落里,一脸的不安。
陈飞好笑的看着她,啧啧的说道:“妹子,过来坐。”
“我不……”王小月吓了一跳,要不是外面阴得发黑,又一个劲儿的打雷,她肯定顶着大雨回家,绝对不会和这个家伙多呆一分钟,太危险了。
“怕啥啊,我又不能吃了你。再说了,小时候你总跟我们屁股后面跑,咱们咋说也算青梅竹马吧!”陈飞见她不肯过来,索性站起来向她走过去。
“你…你要干什么?我喊人啦。”王小月惊慌失措,赶紧双手捂住还没发育太好的胸部,小脸儿都吓白了。
今儿早上在她家陈飞都敢亲她,更何况是这里了,荒郊野外的,还就他们两个人。
她的小脑袋里顿时浮现出在小树林看到的那一幕,心头小鹿乱跳,眼睛不受控制的瞄向陈飞的裤裆。
只感觉他那里肯定比杜小五的还要大,自己下面连根手指都放不进去,这要是……那不得疼死了。

[>>>>>点此回复《一品村夫》阅读全文<<<<<][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3/339929651.pn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du&bookname=%E4%B8%80%E5%93%81%E6%9D%91%E5%A4%AB

上一篇 2022-03-01 上午8:05
下一篇 2022-03-01 上午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