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竟是我自己》顾梦菡薄卿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类型:穿越重生
角色:顾梦菡薄卿寒
简介:中西医天才博士穆悠然一朝陨落,重生在人憎狗嫌的顾氏千金顾梦菡身上。白莲花陷害,狗丈夫找茬,但她可不是曾经那个懦弱的顾氏千金了,她的字典里就没“认输”两个字!“顾梦菡,我迟早让你跪着唱征服!”面对顾梦菡的一次次挑衅,薄卿寒漆黑的眸底满是熊熊怒火。然而,几个月后。传闻中那个狠戾不近人情的薄家大少爷,紧紧抱住顾梦菡的大腿求抱抱求原谅:“老婆,我错了,我给你唱征服!”顾梦菡坐在沙发上,高傲地一扭头:“晚了,老娘不稀罕!”
**书评专区:**
fjsmk: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描写有血有肉,剧情反转让人意外,刻画细腻,情节感人肺腑,爱不释手!
shqkl:一本书的价值并不在于它的人气有多高,作者有多出名,而是这本书的内部结构是否丰富多彩,这无疑是一本不错的小说,而看到它的人,则是第一批拾荒者!
![选用20.png][1]
**《白月光竟是我自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把离婚协议签了**
  “顾梦菡,你……”看着女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薄卿寒下意识想让她站住。
  然而,顾梦菡看都不看客厅中央相拥的两人一眼,绕过薄卿寒,径自走向薄老爷子。
  这淡漠的姿态,像是把薄卿寒和白凌萱当成透明人。
  “爷爷,随他们去就好。既然白小姐不介意为我丈夫暖床,为我伺候他,那我何乐而不为呢?”
  说完,这才轻飘飘地看向柔弱的白凌萱,惋惜地感慨:“可惜啊,这是现代社会。法律上不允许男人三妻四妾,不然我一定昭告四方,让你做我老公的侍妾。”
  白凌萱本就苍白的脸色愈发没有血色,不等她出声,顾梦菡又佯装天真地追问:“你和我丈夫是真心相爱吗?要是真心相爱,你又不介意名分,那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你们在一起的。”
  天真又诚挚的话语,让白凌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
  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她紧紧咬着唇,努力从薄卿寒怀中起身,害怕又恭敬地回复:“少夫人说笑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少爷是什么身份,我一个做佣人的,怎么敢肖想呢?”
  说着,她可怜巴巴地看了薄卿寒一眼:“少爷,我头有点晕,想先下去休息了。”
  “好,我送你回去。”薄卿寒眸中涌出股不忍,大掌扶住她,就欲将人往楼上带。
  “慢着!”
  顾梦菡盯着白凌萱那弱柳扶风的身形,悠悠开口:“既然你不想做我老公的侍妾,那就应该回自己的佣人房,而不是主人的房间。”
  说着,语气一凛,脸上的笑意荡然全无:“以后在薄家,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该想的,别想,否则,那就是痴心妄想!”
  依旧轻轻的语调,却透着一股凌人的气场,让人不敢反驳。
  “少夫人,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带萱萱回佣人房。”
  白惠丽立刻朝顾梦菡道歉,从薄卿寒手里接过女儿,带着她往一楼的佣人房走去。
  手底一空,薄卿寒蹙眉看向顾梦菡,不满之色满溢:“顾梦菡,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爷爷,我有点事和卿寒说,就先失陪了。”
  顾梦菡礼貌地和薄老爷子告辞,而后一把扯过薄卿寒的领带,不由分说的拽着他往楼上走。“你,跟我来一趟,有事说!”
  薄卿寒一滞,万万没想到在他跟前素来畏畏缩缩的女人,竟然敢这么对他。
  一时间大脑没转过弯来,就这么愣愣地跟她上楼。
  直到被拉进卧房,薄卿寒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顾梦菡拽狗一样地拽了一路!
  怒意顿时直冲头顶,他一把拍开顾梦菡的手,烦躁的理正身前的领带。
  “顾梦菡,你是不是找死!”
  面对男人的怒火,顾梦菡丝毫不在怕的。
  “我不找死,我找你。”
  俏脸波澜不惊,顾梦菡淡定地从包包里掏出拟好的离婚协议,一把丢给他:“把它签了。”
**第五章 自己创造机会**
  居高临下的姿态,犹如女王在世。
  “什么意思?”
  “不认识字吗?离婚协议啊!这不是你一直想的吗?”顾梦菡掰着手指,说的仔仔细细,“房子、车子、公司的股份……我都不要,赶紧签了离婚协议,和你的小白花双宿双飞去吧!”
  薄卿寒审视了眼犹如被下了降头的女人,若有所思地拿起离婚协议。
  刚才还当着爷爷的面给白凌萱一个下马威,转眼就要和他离婚?
  怎么,欲擒故纵?
  忽地,男人的薄唇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当着顾梦菡的面直接将协议书撕的粉碎。
  “你……”顾梦菡惊愕地看着他的举动,眼见着自己辛苦拟好的协议书被撕成碎片。
  “当着爷爷的面欺负完我的人,现在就想走?痴人说梦!”
  甩手,白花花的纸片如雪花般飞落。
  薄卿寒一把捏住女人的下颚,俊美冷沉的脸在顾梦菡的视线里无限放大。
  “顾梦菡,你最好乖乖待在这。在我们的账算清前,我也会好好对待你的。”
  “好好”二字加了重音,顾梦菡分明从这话里听出了他咬牙切齿的滋味。
  一声冷哼,男人嫌恶地甩开她,大步离去。
  “我C……”
  看着薄卿寒嚣张离去的背影,顾梦菡强忍住了即将出口的芬芳。
  这个狗男人,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又死活不离婚!指定脑子有什么大病!
  不行,重活一世,她绝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人渣身上!她得赶紧离婚,赶紧……
  ……
  半山别墅,唯一的独间佣人房里。
  “妈,你听到那个贱妇是怎么说我的吗?”
  上好药的白凌萱,回忆起顾梦菡那些话,越想越生气。
  那张向来柔弱的脸上,此刻满是狰狞的愤怒。
  “她自己都是靠着下贱的手段成为薄家少夫人的,竟然还当众这么侮辱我!这口气,我咽不下!”
  “如今这种情况,要彻底把顾梦菡挤下去,就只能靠孩子上位了,”白惠丽出主意道,“只要你在她之前怀上薄卿寒的孩子,他一定会和顾梦菡离婚的!”
  “我倒是也想啊!”白凌萱埋怨道,“但是薄卿寒他根本不会给我机会的,你也知道,他只是利用我给顾梦菡添堵罢了。”
  “既然他不给机会,那你就自己创造机会咯。”白惠丽放下手里的药膏,起身打开衣柜,从最底层翻出一包神秘药粉递给白凌萱。
  白凌萱一愣:“妈,这是……”
  “有了它,还愁薄卿寒不碰你?”白惠丽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第六章 同样的花招你还要玩几次**
  深夜,主卧对面的房间里。
  顾梦菡如老僧入定般,盘腿坐在床上。
  重生的兴奋劲儿过后,现在才得以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人生。
  曾经的她,和顾梦菡的人生可是天差地别。
  没有优渥的出生,没有可以拼的爹,全靠自己的打拼成为最年轻的中西医博士,并参与了一项顶级机密的药物研发项目,代号“往生”。
  顾名思义,“往生”即是新生,靠着细胞的重生,让衰败或病变的组织器官重新恢复如初。
  功效媲美传说中的医死人肉白骨。
  一旦问世,必定会成为医学界里程碑般的存在!
  只是实验刚进行到紧要关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便烧毁了一切。
  她还没来得及逃出去就被毒雾呛死在楼道里。
  失去意识前,她唯一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往生”的研究毁之一旦,于是直接将唯一一粒半成品“往生”吞吃入腹……
  想到这,顾梦菡立马下床打开电脑,准备以代号“M”和“孤狼”汇报这场意外。
  孤狼是华国的特勤局高官,在“往生”项目开启后不久,便主动联系上她,要她每月定时向他汇报研究进展。
  但是才登录自己曾经的邮箱,她便顿住了。
  “往生”项目备受国家重视,配备的研究所更是顶尖,又怎么会无缘无故起火呢?
  而且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刻都无人来救援,她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这场大火是有人蓄意为之!
  在调查清楚起火的原因前,她不能轻信任人,包括这个孤狼……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赶在有心人前,把半成品“往生”从自己的原身里取出来。
  只是如今住在这鸟不拉屎的半山别墅,进进出出的实在太不方便……
  意识到这点,顾梦菡立刻起身,朝薄卿寒的房间走去。
  房门没锁,她轻轻一扭便轻易开了门。
  “薄卿寒,我要搬出……啊!”
  推开门的瞬间,一只有力的大手忽地将她按在墙上,高大的身体带着滔天怒火直逼而来。
  “顾梦菡,同样的花招你还要玩几次!”
  “什么?”顾梦菡望着疯狗般的男人,俏丽的小脸尽是不解。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粗喘着气,恶狠狠地盯着她。
  男人脸色潮红,脑门的青筋直跳,明显在压抑着什么。
  看着薄卿寒这幅不对劲的表现,顾梦菡立马反应过来——他中药了!
  至于是谁下的药,除了那个鬼鬼祟祟徘徊在楼下的某白莲,也没有别人了。
  女人诱人的馨香不断入鼻,盯着她白皙精致的锁骨,薄卿寒一下子忆起昨晚那淫-靡的一幕,体内的燥热愈加翻涌。
  “撕拉”一声,大手不受控地扯开她的衣领,大片雪白的肌肤入眼。
  看到她那诱人的弧度时,薄卿寒性感的喉结不自控的吞咽着,狭长的眸子猩红一片。
  他像是要将眼前的女人剥皮抽骨一般,浑身上下带着撒旦般的暴戾和狂躁!
  俯身,薄唇狠狠吮着她的锁骨……
**第七章 来的不是时候**
  刺麻的痛感从肌肤蔓延,火热的薄唇不断往下袭去,顾梦菡一把捂住发凉的胸口,杏眸圆瞪。
  该死,敢吃她豆腐!
  她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根银针,利落地朝着薄卿寒的脖颈刺去。
  下一秒,男人终于停下动作,双眼一闭,毫无知觉地倒在她身上。
  我靠!重死了!
  被压得呼吸一滞,顾梦菡嫌弃地一把推开他:“谁稀罕你这个渣男,滚远点!”
  狠狠踹了他几脚,顾梦菡蹙眉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注意到屋内那张超大size的大床,凤眸不由得一亮。
  这张床,看起来比她屋子的那张舒服多了……
  瞟了眼昏迷不醒的薄卿寒,顾梦菡俯身握住他的脚腕,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像拖死狗一样的把他拖到屋外。
  搞定!
  顾梦菡得意的擦了擦手,关门,上床,睡觉!
  然而,这一晚,顾梦菡睡得并不安稳。
  前世的记忆,原主的记忆,在脑海里交替出现,让她的脑袋乱如麻。
  直到后半夜,她才疲惫不堪地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顾梦菡还没睡醒,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砰”的一声巨响,吓得顾梦菡险些从床上掉下来。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在屋外地板躺了一夜,又被一群佣人看了一早上笑话的男人,挟着股疾风,一把将她扑倒在床。
  带着冷气的大手,牢牢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顾梦菡一口气没上来,翻着白眼震惊的看着眼前暴怒的薄卿寒。
  “顾梦菡!你身为薄太太,竟然把自己的丈夫迷晕丢在门外,自己倒是睡的心安理得!你怎么敢!”
  原来是为这事。
  顾梦菡用力将男人的手扒拉开,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不屑地瞪了薄卿寒一眼:“不好意思,薄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你现在可不是我丈夫。”
  “离婚?!我同意了吗!”
  “不离婚,丧偶也行,”顾梦菡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伸出一根手指抵住男人的胸口,将他微微推远了些,“薄先生,不如现在就让佣人找根绳子,你自行了断吧,也算为你婚内出轨的事情做个解释。”
  “顾梦菡,你找死!”
  薄卿寒气得脸色铁青,一张俊脸像是结了万年寒冰。
  从昨天开始,这该死的女人就和吃错药一样,不断地激怒他。
  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为了引起他注意的新手段,但她的确成功了!
  如果不是因为顾虑爷爷,现在他分分钟就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给掐死了!
  大掌一把箍住女人纤弱的肩膀,薄卿寒怒不可竭的将顾梦菡按在身下:“顾梦菡,我警告你,再敢……”
  “少爷……”
  咬牙切齿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柔弱的女声忽然将他的声音打断。
  床上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循声看去。
  门口弱不禁风的白凌萱端着早饭,正一脸震惊地看着床上暧昧交叠的两具身躯,接着,“哐啷”一声,手中的瓷碗摔碎在地。
  “对不起,我来的不是时候。”
**第八章 找到穆悠然了**
  话落的同时,豆大的眼泪从白凌萱的眼眶里接连滑落,戚戚然地看了眼薄卿寒后,她转身就哭着跑了出去。
  趁着薄卿寒愣怔的瞬间,顾梦菡一把将他推下床:“咳咳,还不追?你的小情人难过了!”
  薄卿寒剜了她一眼,这才起身跟了出去。
  “狗男人!”
  揉了揉快被按碎的肩膀,顾梦菡下床来到镜子前。
  脖颈上昨日还未完全消下去的淤青,又叠加了一层新的淤青,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顾梦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薄卿寒,他是属疯狗的吧!”
  她就不明白了,这个没品的暴力男,除了那张好看的皮囊外,半点优点都没有,原主怎么就爱上这么个人渣呢?
  造孽啊!
  ……
  白凌萱哭哭啼啼地跑了出去,却故意放慢了速度,将薄卿寒引到后花园里。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白凌萱这才转身,一脸委屈地看着他,梨花带雨的模样格外娇弱。
  “少爷,我很感激您在我和母亲走投无路的时候收留我们。这份恩情,这辈子我和母亲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您的。”
  “可是,如果因为我的存在让少夫人不开心了,我可以马上收拾东西离开!不会让您为难的!”
  白凌萱擦着眼泪,暗暗掀起眸子看了薄卿寒一眼,见男人似乎没什么反应,她咬着唇娇滴滴地扑进他的怀里。
  “少爷,可我真的舍不得你……”
  怀里的女人哭得泣不成声,薄卿寒却下意识地蹙着剑眉,不动声色地推开了她。
  “不要多想,好好待在这,我不会让她欺负你。公司有个会,我先过去一趟。”
  简单宽慰了几句,薄卿寒大步离开。
  他从来都是不近女色的人。
  薄家的年轻女佣不计其数,他之所以对白凌萱格外厚待,不过是因为她的眼睛,有几分像悠然罢了……
  开车去往公司的路上,薄卿寒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个印刻在心尖的女孩。
  这一年,他一直在派人寻找她的下落,可始终一无所获。
  那个猝不及防闯进他世界里的人,就和一阵风一样,莫名又消失了……
  想到这,幽黑的眸子,蓦然暗下。
  长指握紧方向盘,薄卿寒暗下决心——不计代价,他也一定要找到她!
  念头刚落,林山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突兀的手机铃声,将薄卿寒的思绪倏的打断。
  “说!”孤冷的声音有几分不耐。
  “薄总,找到穆悠然小姐的下落了!”
  “吱——”
  疾驰的劳斯莱斯在柏油路面硬生生刹出一道长痕,空气中都浮起一股急切的气息。
  薄卿寒拿起手机,音量不自主地提高:“人在哪?把她的位置发给我!”
  然而,对面却支支吾吾了一阵,就在薄卿寒耐心即将告罄的时候,林山小心翼翼的声音才幽幽传来。
  “薄总,人在……西郊墓园。”
**第九章 死讯**
  厚重的云层倾轧,阴翳布满天空。
  片刻,大雨倾盆而下。
  薄卿寒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攥紧。
  照片里的女孩穿着白大褂,扎着一头利落的马尾,和他初见她时的打扮一模一样。
  一年前的回忆依旧清晰地历历在目。
  那一晚,他在执行任务时陷入敌人的圈套,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之际,被一个会医术的小姑娘救下。
  小姑娘穿着一身白大褂扎着高马尾,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翦瞳。
  那一双仿佛承载着星辰的双眸,熠熠生辉。
  只一眼,他便深深地印刻在了脑海里。
  彻底陷入昏迷前,他努力记住了她工作牌上的名字——穆悠然。
  第二天,他着急回薄家向爷爷复命,便把祖传的玉佩留给了趴在床边熟睡的小姑娘,留下一个会回来娶她的承诺。
  只是没想到一回家,就被爷爷逼着娶了顾梦菡。
  这一年里,他一直在找穆悠然的下落,却一无所获。
  直到今日,他终于收到她的消息,没想到,却是死讯!
  被风吹散的雨珠落在那张从来不可一世的俊容上,泛红的黑眸,已经晕上层雾气。
  薄卿寒颤抖着手,抚上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他念念不忘的小姑娘,才只有二十岁啊!
  她还有大好的人生大好的前景,却这样猝不及防地离开了人世。
  他甚至没来得及履行给她留下的承诺……
  “砰——”
  薄卿寒忽地一拳重重砸在墓碑上,霎时,鲜血混着雨水直流。
  “薄总……”林山震惊地看着薄卿寒的动作。
  跟在薄卿寒身边六年,他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失控的样子!
  “走开!”
  薄卿寒一把推开为他打伞的林山,任由大雨淋在他身上。
  “她……是怎么死的?”
  半晌,他才开口,嗓音沙哑,强压着翻涌的情绪。
  林山沉声回复:“根据查到的消息,这一年里,穆悠然小姐都在闭关做实验,所以我们的人一直没找到她。可就在昨天凌晨,实验室忽然起火,她没能逃出来。被人发现的时候,尸体都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
  面目全非……
  薄卿寒只感觉心脏再次被钝物狠狠一击。
  他的小姑娘,竟然连死都不这么体面……
  要是他早点和顾梦菡离婚,早点找到她,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个结果?
  雨越下越大。
  薄卿寒一动不动的站在雨中,高大修长的身影被四散的雨雾笼住,垂在身侧的手,早已愤怒地握成拳头。
  可那灼热的目光,却恨不得将墓碑凿穿一般。
  许久,薄卿寒闭了闭眼,喑哑出声:“找人把墓挖了。”
  林山登时一愣,不可置信地看向薄卿寒:“薄总,这、这人都已经死了,您这样恐怕不太好吧?要遭天谴的。”
  难道薄总思念成疾,连尸体都要带回去吗?
  一个凌冽的眼刀扫向他,薄卿寒的声音愈发冷了:“你在说什么!我要你把墓挖了,移墓!”
  “移墓?”林山顿时长舒一口气,“移到哪?”
  “薄氏的墓园,以薄太太之名入薄氏祠堂!”
  他虽然没能将她明媒正娶,可在这世上,他薄卿寒唯一的太太,只能是穆悠然!
  直至亲眼看着穆悠然的墓移入薄氏墓园,薄卿寒才起身离开。
  满腔的情绪无处发泄。
  他坐上车,一脚踩死油门。
  120码、140码,160码……
  汽车引擎发出“轰轰”的鸣响,朝着半山别墅疾驰而去。
  顾梦菡,该死的人是她!
  如果不是她逼着他娶她,如果不是她多加阻挠,他早就找到穆悠然了!
  他一定要这个可恶的女人血债血偿!

[>>>>>点此回复《白月光竟是我自己》阅读全文<<<<<][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3/1966270718.pn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uishuyun&bookname=%E7%99%BD%E6%9C%88%E5%85%89%E7%AB%9F%E6%98%AF%E6%88%91%E8%87%AA%E5%B7%B1

上一篇 2022-03-01 上午6:57
下一篇 2022-03-01 上午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