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安歌顾随屿(白安歌顾随屿)全文在线阅读_(白安歌顾随屿)精彩小说

《白安歌顾随屿》又名《重生七零小辣媳》本书主角有白安歌顾随屿,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桃三月”之手,本书精彩章节:白安歌奇怪的看了眼顾随屿:“还有事?还是不舒服走不到病房?” 顾随屿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一会儿一起吃饭。” 普通的一句话,让他说的格外认真和坚持。

小说:白安歌顾随屿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桃三月

角色:白安歌顾随屿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白安歌顾随屿》又名《重生七零小辣媳》中的人物白安歌顾随屿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桃三月”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白安歌顾随屿》又名《重生七零小辣媳》内容概括:一路上,白安歌根本没心思去看窗外的风景,感觉整个人要散架时,总算是到了医院。市里的医院,是当年苏国援建时盖的专家楼,专家离开后,被改建成了医院,俄式建筑,地板和楼梯都是木板,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变得凹凸不平。白安歌好奇的看了几眼,还有墙上那些没来得及擦去的标语,都让她挺新鲜。又赶紧追着钟志国和宋凯去住院部。顾随屿住的是单人间,里面一张掉了漆的钢管床,床边一个床头柜,两张椅子,非常的简陋。白安歌跟着钟志国进去时,就见肖燕半蹲在病床边,拿着一块毛巾在仔细的给顾随屿擦手。

《白安歌顾随屿》小说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第10章

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

白安歌站在床边拿着手电筒,看着顾随屿把家里的盆盆罐罐都拿过来摆在床上,地上,整个屋里压根儿没能睡人的地方。

顾随屿有些抱歉:“秋天没修屋顶,所以雨一大就会漏,要不你在外屋将就一下,等天好了我再修屋顶。”

白安歌看着床上的盆盆罐罐,压根儿没多想:“你那个床那么小,也睡不下两个人啊。”

说完脸瞬间爆红,她在胡言乱语什么?!

好在屋里黑,顾随屿看不见她的窘迫。

顾随屿显然也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你睡外面,我去宿舍住。”

白安歌抱着被子跟顾随屿到外屋,想想外面雨挺大,顾随屿到单位也有一段距离,又是半夜三更的,路上连个路灯都没有。

这么冒着雨过去,她也于心不忍。

纠结了一下,爽快的跟顾随屿说道:“你也别去宿舍了,我打地铺就行。”

说着把被褥往小床上一放,去里屋床下捞垫子。

她昨天收拾屋子时见到床下有草垫,是原主嫌弃脏从床上扯下来塞床下的,现在铺在地上完全没有问题。

顾随屿点了根蜡烛放在橱柜上,看着白安歌拽着床垫出来,过去帮忙:“我来吧,你睡床我睡地上。”

白安歌不好意思:“那怎么行呢,还是我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顾随屿已经拎着垫子去地上铺好,又把自己的被褥一卷抱了下来铺在草垫上:“地上凉,我习惯了,你睡床吧。”

白安歌争不过,去铺了床躺下,才意识到她和一个男人同睡在一个房间里,而且两人相距不过一米。

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橱柜上烛光浅淡,炉子上水壶滋滋响着,窗外大雨倾盆落下。

声音在黑暗里无限放大,连微弱的烛光,白安歌都觉得有些刺眼。

明明用的是自己的被褥,呼吸间却充斥着一股清冽好闻的味道。

更是不敢翻身,怕有声音吵到了顾随屿。

白安歌觉得自己是疯了,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会儿竟然紧张成这样?

大概是因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顾随屿算是她唯一熟悉的人,所以她才会扭捏?

躺到骨头疼,才不得不轻轻翻了个身,侧身正好能清楚看见顾随屿平躺的模样,暗影中轮廓模糊。

白安歌莫名就口干舌燥起来,小心咽了下口水:“顾随屿,你睡了吗?”

顾随屿没吱声。

白安歌知道顾随屿没睡:“顾随屿,你说过几天去市里,是过几天啊?”

“下周一。”

顾随屿回答的很简洁。

白安歌算了下,今天才周三,到下周一还要四天。

这四天她也干不了啥,不如好好跟秦红霞学习织毛衣。

也好好打听一下,离婚对顾随屿到底有没有影响,还有回市里,就会见到原主父母一家,还要想想该怎么面对。

毕竟原主在父母跟前长了二十年,变化这么大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白安歌想想要喊对她来说是陌生人为爸妈,还是有些头疼。

大雨滂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初春下这样的雨还真是少见。

在白安歌迷糊想睡着时,感觉地上的人有动静,睁开眼就见顾随屿已经在边穿外套边往外走。

紧张的坐起来:“出什么事情了?”

“有异响,我去看看,最近山上雪水融化,又下这么大的雨,很容易山体滑坡。”

顾随屿快速说完,人已经开门走了出去。

白安歌赶紧跟着起来,开门就见顾随屿穿着大衣融入雨幕中。

风裹着雨瞬间打为了过来,让她打了个冷战,又赶紧关门回去。

一直到天亮,顾随屿都没回来。

外面的雨倒是小了不少,淅淅沥沥还在下着。

白安歌不知道顾随屿是直接去上班了,还真是跟他说的一样,出现了山体滑坡?

找了半天也没有雨伞,只能淋着雨小跑着先去了趟厕所。

家属院就一个公厕,在东南角,进去一长溜的蹲坑,中间连个隔断都没有。

昨天的白安歌还别扭的不愿意去,今天已经完全适应。

这么早,厕所已经在排队,几个女人就站在小雨里说着八卦,看见白安歌过来也丝毫没有避讳。

“昨晚蒋家村山体滑坡,整个村子都被埋了。”

“可不是吗,特别惨,我和其他几个嫂子商量好了,一会儿吃了早饭就过帮忙。”

“那我也去,肖医生一早也去了呢。”

白安歌听完心里一惊,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紧接着就想到,这时候的救援力量能不能跟上?还有医疗队够不够专业?毕竟这里离市里很远,从市里过来也要几个小时。

而周围乡镇医院的医疗水平都相当有限,恐怕连最基本的手术都难完成。

从厕所出来,跑着回家,职业习惯让她想不了太多,就想着赶紧过去能帮一点是一点。

匆匆洗了把脸,刚换上厚外套准备出门时,有个没见过的年轻人气喘吁吁的跑来:“嫂子,队长受伤了,已经送往市里医院,上头让我过来接你。”

白安歌吓一跳::“受伤了?严重吗?”

“不知道,车就在门口,嫂子,我们赶紧走吧。”

白安歌顾不上多想,跑回屋里把柜子里所有的财产都带上,跟着来报信的宋凯往大门口跑。

大门口已经停了辆绿色吉普车,副驾驶上坐着相貌威严的中年男人,眉眼间锁着担心。

路上,白安歌才知道前面坐着的是顾随屿的上级钟志国,而顾随屿为了救被困群众,被二次塌方下来石头砸中背部,被救出来时一直昏迷不醒。

钟志国简单说完,扭头见白安歌脸色难看,漂亮的眼眸中氤氲一层雾气,隐隐泛着红。

心里琢磨,看来这个白安歌也不是完全对顾随屿没有感情,听见人受伤了,就立马难过成这样。

只是他想错了,白安歌确实担心顾随屿,只是现在她是有些晕车想吐,

没想到去市里的路这么颠簸,这种老款吉普车坐上跟坐在蹦蹦车里一样,这会儿颠的五脏六腑都要震出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3 pm2:16
下一篇 2022-11-23 pm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