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鬼灭,鬼王无惨是我亲爹最新章节,鸣女 小梅小说免费阅读

只听铛的一声响!

日轮刀宛若砍到坚硬的岩石一般,蝴蝶忍的日轮刀斩在了无涯的脖颈上。

看到这幕,蝴蝶香奈惠不忍酸楚的苦笑,眼中饱含辛酸的泪水。

鬼先生他,并没有拔刀!

是的,无涯日轮刀都没有拔,更没有躲,任由蝴蝶忍向他砍来!

“为什么砍不下去?”

蝴蝶忍脸上遍布慌张焦虑,甚至用左手压着右手往下砍。

可结果,仍旧是纹丝不动!

“忍妹妹,你还太嫩了,只凭这样的力量,可是砍不断我的脖子的!”

无涯冷笑一声,伸出一根手指弹向蝴蝶忍额头。

嘭的一声,蝴蝶忍吃痛的捂住额头,直接被无涯弹回了蝴蝶香奈惠的怀中。

“不死川,太阳快要升起了,先斩杀这两只恶鬼,香奈惠的事待会再说!”

“好!”

反应过来的悲鸣屿行鸣和不死川实弥同时出招。

“岩之呼吸.一之型.蛇纹岩.双极!”

“风之呼吸.一之型.尘旋风.削斩!”

阔斧和流星锤伴随着猛烈的飓风向无涯砸来。

“月之呼吸.六之型.常夜孤月无间!”

无数绯红色月刃交错纵横,快速连斩挥砍而出。

每当他挥动日轮刀,剑气中附带的冰毒就有减缓行动的效果,风柱和岩柱只要被擦伤后,便会被影响速度,无力追赶。

这就是他天赋系统其一天赋冰川增幅的效果。

剑技发出的一瞬间,无涯已是抽身后退,抓着童磨消匿在太阳照射不到的阴影之中。

“再见了,可爱的朋友们!”

童磨笑嘻嘻挥着手,做着告别仪式。

黎阳的升起,让蝴蝶香奈惠生平第一次感到不适应,甚至是恐惧。

但她心底又庆喜,没有这黎阳,悲鸣屿行鸣先生和不死川玄弥先生可能就危险了!

“姐姐,快躲进山洞里,太阳会照到你的!”

蝴蝶忍反应极快,在蝴蝶香奈惠这个做姐姐的都还没反应过来时,便已发觉危险。

岩柱和风柱没有阻拦,也没有帮忙,任由蝴蝶忍带着鬼化的花柱躲进山洞内。

只能等到天黑在赶路了。

花柱的事情,先汇报给主公大人再做决断!

……

翠竹林立,炊烟袅袅的一家酒馆。

与童磨分道扬镳的无涯,并没有心急的去和无惨汇报情况,而是先来到了一家生意惨淡,渺无人烟的酒馆。

“客人,您的酒。”

小二将一壶酒水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随意打量了眼下无涯随身携带的日轮刀。

眼神中带着困惑,但没有多问,便识趣离开了。

无涯轻酌着酒,直到一道声音响起。

“师傅,我来了,有没有想我呀?”

无涯放下手中的酒碗,看向面前蹲在凳子上的女孩。

墨绿色的长发垂在小腿上,少女一点点移开自己脸上带着花纹的狐狸面具,露出那张水灵动人的俏脸。

墨绿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看着这宛若兔子般的少女,无涯勾了勾唇角,说道:“真菰,我交代给你的事情如何了?”

没错,面前的少女就是真菰,那个本应以孤儿缘由被水柱鳞泷左近次收为门下的少女,因为一次自己来酒馆买醉时,偶遇她被恶鬼纠缠,便顺手杀了那只恶鬼后,与其结缘,收其成为了自己的弟子。

“师傅不要刚开始就询问人家任务嘛,真菰和你说哦,现在我可是鬼杀队的甲级队员呦!”

“哦?”

无涯眸中闪过赞许之色。

鬼杀队除去柱之外,按照实力划分为如下的阶级: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甲级为最高,葵级为最低。

遥想真菰一年前还是葵级,如今已经是甲级,可见提升之迅速。

不过让真菰加入鬼杀队,也是为了方便自己掌握鬼杀队的动向。

“师傅,你倒是夸奖夸奖真菰嘛!”

瞧着无涯兴致不大的样子,无聊的真菰主动凑了过去,抓起无涯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无涯宠溺的摸了摸,真菰一脸享受,面怀微笑,这才往下说:“师傅交代给真菰的两个任务,真菰只完成了一个。”

“青色彼岸花还是没有消息吗?”

青色彼岸花是让鬼可以在阳光下生存的一剂药物,由于只在白天生长,所以只能拜托真菰进行寻找。

这也是为何,无涯没有把真菰变成鬼的缘由。

当然,无涯可不是为了屑无惨,而是为了他自己。

“这么说来,珠世小姐你已经找到了?”

这是他给真菰布下的第二个任务。

珠世,唯一一个逃脱无惨控制的鬼。

无涯不喜欢被人限制,更不喜欢小命被无惨拿捏的处境,所以和珠世合作,是他热烈渴求的一件事。

可惜珠世为人谨慎,一般的鬼想要找到她的位置,几乎是痴人说梦,所以,这个任务无涯交给了身为人类的真菰。

“嗯,师傅果真是料事如神,当我假装受伤后,善良的珠世小姐果真就出现了呢!”

真菰拉开手袖,在她的手腕处有很多的刀口子。

无涯眼睑微微垂下,似是内疚,真菰嘻嘻一笑,倒是不怎么在意自己伤口,她从腰间取出一个竹筒,递给无涯。

“师傅,你应该渴了吧,喝吧!”

无涯怔了一秒,没有过多矫情,接过竹筒,打开塞口,甘甜味冒出,这里面是鲜红的血液。

这是真菰的血,她手腕的伤口也是为他取血造成的。

稀血对于鬼而言犹若仙泉甘露,没有抵抗力。

无涯一饮而尽,感觉神清气爽,本应猩咸的鲜血却甘甜无比,让他口齿留香,回味无穷。

仅是饮一竹筒的血量,根本不足以让他满足,可真菰的状况不允许他肆意吸食。

当然,若是他想把真菰吃个干净,真菰也跑不掉,也不会逃。

“还要喝吗,师傅,忍耐的很辛苦对吧?真菰知道,师傅从不吃人,只喝真菰的血,可真菰总满足不了师傅,师傅,这次,你可肆意妄为,真菰不会喊疼,更不会叫出来的,师傅,你这次可以不用温柔!”

上一篇 2022-01-21 下午12:11
下一篇 2022-01-22 上午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