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鬼灭,鬼王无惨是我亲爹最新章节,鸣女 小梅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人在鬼灭,鬼王无惨是我亲爹

分类:穿越

作者:纸伞情缘

角色:鸣女 小梅

简介:穿越到鬼灭之刃的世界,无涯成为了鬼舞辻无惨的亲儿子,拜黑死牟为师学习月之呼吸,太子爷无涯表示,这身份在整个鬼界横着走!鬼舞辻无惨:纯纯大孝子一枚,孝死我了,时刻不想和珠世砍了他爹。童磨:我把无涯当少爷,少爷总想请我喝紫藤花茶,没事还爱带我去晒个太阳,老体贴了呢!玉壶:无涯少爷是个口是心非的男人,嘴上说我壶不对称,背地里却拿我壶卖钱花!鸣女:有了无涯少爷的夸奖认可,我吹箫的本领越来越精进了!

书评专区

人在鬼灭,鬼王无惨是我亲爹

《人在鬼灭,鬼王无惨是我亲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无限城。

木屋星罗棋布,如梦如影,鸣女拨弄琵琶,为到来的上弦指引方向。

弦声萧瑟,身着黑西服的鬼王鬼舞辻无惨负手而立,目光游离在眼前的上弦中。

“无惨大人,好久不见!”

堕姬捧着脸,一脸痴态的望着无惨,她身边是身形佝偻,长相丑陋的妓夫太郎,这对兄妹是双子鬼,乃上弦之六。

无惨没有回应火热的堕姬,而是把目光往右移去。

“无惨大人。”

上弦之五玉壶从精致的茶壶中钻出,对无惨讨好一笑,眼神中又不禁带着些许畏惧。

无惨没有留意,甚至没有回应玉壶,他那略显焦急的态度,仿佛是在寻找很重要的人。

上弦之四半天狗,长相丑陋,胆小怕事的老头。

视线只停留一秒的无惨来到了上弦之三猗窝座身上。

猗窝座微微低头,表达了对无惨的尊重。

“无惨大人,您是在找无涯少爷吗?”

倒是上弦之二童磨嘿嘿一笑,亲切的一把揽住身旁鬼舞辻无涯的肩膀:“真是巧呢,无涯少爷就在我身旁!”

无惨微微眯眼,本要斥责童磨那不看场合的性子,但看到儿子无涯后,心中那莫名的愤怒便释然了,唇角不禁勾勒浅笑。

是的,鬼舞辻无涯就是他和人类女子结合生育的孩子。

这个神奇的结晶,是令他为之骄傲的鬼之子。

“黑死牟,无涯情况如何了?”

比起上弦会议,无惨很好奇他亲儿子无涯的成长。

作为鬼,鬼舞辻无涯是继黑死牟外第二个能使用鬼杀队呼吸法的鬼。

身穿紫色武士装,腰挎日轮刀,气息冷漠的上弦一黑死牟抬起脸,六只眼睛直视无惨,如实鼎报:“无惨大人,无涯已经完全继承我的衣钵,是令我为之骄傲的弟子。”

说到这,黑死牟看向身旁一脸嫌弃童磨的无涯。

“无涯少爷,恭喜你呀!”

童磨弯着眼笑,欠揍的模样,不懂情绪的他,丝毫不知道无涯对他的嫌恶,甚至还觉得无涯很喜欢他。

手指震了震日轮刀,无涯深吸一口气,按住杀意。

鬼舞辻无惨还在这,他可不能当面一刀把童磨的头给砍了,这样场面可就不太好看了。

他无视自来熟的童磨,对鬼王无惨奉承的假笑:“多谢父亲的认可。”

说着,目光转移到师傅黑死牟身上,举止带着尊重,微微欠身:“还有师傅的指导。”

黑死牟严师姿态,高冷的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倒是童磨,高兴的不得了,手舞足蹈:“哎呀,看来要不了多久,无涯少爷就要成为上弦了,不知道无涯少爷看中哪个上弦位置了?”

“上弦之二似乎就不错。”

无涯咧嘴一笑。

哎?

童磨脸上笑容瞬间僵住了。

怎么他把无涯少爷当兄弟,无涯少爷想要他的命哎?

就当气氛僵住时,无惨率先打破僵局,开始了上弦会议。

鬼舞辻无涯默默听着,陷入回忆。

他其实是一位穿越者,身份是鬼王无惨的亲儿子,因能使用鬼杀队呼吸法,颇受无惨青睐,拜上弦一黑死牟为师,虽然他并不是十二鬼月,但凭借这层尊贵的身份,足以在鬼界横着走。

仔细算来,他来到鬼灭之刃的世界已有16年载了。

“对于清理鬼杀队的柱,历代以来,各位上弦做的还是比较令我满意的。

但是!”

无惨变脸宛若来了大姨妈一般,说话语气也是忽上忽下:“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青色彼岸花的消息还是没有着落?!”

无惨怒意冲冲,在场上弦除去黑死牟外都羞愧的低下头,不敢去直视无惨。

无涯面无表情,心中暗笑。

真是不知道,要是无惨知道青色彼岸花只在白天盛开会怎样~

鬼王无惨是能够窃听到鬼的心声的。

但无涯特殊的血鬼术,令无惨是无法窃听到他的心声。

发泄了一会,得不到答案的无惨训斥,督促几句后,上弦会议也就迎来了尾声。

鬼的工作,历代以来无疑只有两个。

1.清理鬼杀队的成员。2.寻找青色彼岸花。

这两个要点,无涯早耳朵听的都出茧子了。

“无惨大人,说起来,我有一件喜事要汇报。”

童磨眯着眼,白橡的发色,手持一把金色铁扇的他,看起来鬼畜无害。

“童磨,什么事?”

对于童磨,无惨并不喜欢,甚至有点厌恶,可看其和儿子无涯的关系似乎亲密,以及实力尚可,也是可容忍的范围内,便默默允许他的存在。

“无惨大人,您说巧不巧,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就在刚才呀,我收到了一个好消息!”

童磨将手指捅进脑袋里,搅着脑浆,找寻记忆:“哎呀,找到了,找到了,是鬼杀队的柱。

真是个幸运儿,居然成为了无涯少爷的第一个目标,真是可喜可贺呀!”

无惨表情愉悦。

这话童磨倒是说的好听。

说起来,无涯跟随黑死牟潜修数十年载,还从未杀戮过鬼杀队的柱,这的确算是一次开门红了。

“无涯,你意下如何?”

“乐意至极。”

无涯微微抬眸,对视笑意盎然的无惨。

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好,上弦会议结束,无涯,我等待你的好消息,别让我失望!”

鬼舞辻无惨背身离去。

鬼王无惨一走,那凝重的压力顿时烟消云散。

堕姬按捺不住寂寞的走上前,亲昵的抱住无涯的胳膊,微微撅唇,幽怨的说:“无涯哥哥,你怎么一直都不来花街找小梅玩,小梅真的好想你呢!”

“是吗?改日我一定去,好好宠爱小梅一番~”

无涯邪魅一笑,顺手拍了下堕姬的翘臀。

对于堕姬,无涯十分喜爱,宛若邻家小妹,水嫩多汁,粘人讨喜,还很听话。

“那约定好了哦,可不许毁约,否则小梅会生气的!”

堕姬抬起害羞的脸,秋水明眸中蕴藏的爱意足以令人沉沦难以自拔。

“也只有堕姬敢这么凶和无涯少爷说话了。”

玉壶瑟瑟发抖,对于无涯,是他除去无惨大人和黑死牟大人外最忌怕的对象,也是想竭力讨好的对象。

可他不知是哪惹到了无涯少爷,少爷不爱搭理他,还说他的壶不对称,就挺闹心的!

“玉壶,那是撒娇,你不懂就别乱说话,当心惹了无涯少爷生气,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半天狗害怕的躲在玉壶的壶后面,瑟瑟发抖。

真是可怕,十年不见,无涯少爷的气息已经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无涯兄弟,几年不见,实力成长的飞快,真让我吃惊,想探讨一下你的实力。”

猗窝座咧嘴直笑,几年前,无涯便与他兄弟相称。

现在他说出这话,是想看无涯是否还拿自己当兄弟。

见无涯微微点头,猗窝座高悬不下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

“哎呀,时候不早了,无涯少爷,我们要快点行动了,不然那位柱跑了,无惨大人那边,可不好交差呀!”

无涯听到这话,心中有数。

无惨的命令,即便是他亲儿子,自己也不能违背,否则小命难保。

他非常讨厌性命被别人掌握在手里的感觉,特别还是胆小懦弱的屑无惨,但人在屋檐下,当下不得不低头。

“师傅,我去了。”

比起亲爹屑无惨,上弦一黑死牟,继国缘一胞兄继国岩胜,是无涯打从心底尊敬的存在。

“我等你好消息。”

黑死牟默默注视着无涯的离去。

虽然任务还没开始,但黑死牟已经看到了结果,要问为何,因为这是他的徒弟!

“鸣女小姐,拜托你把我和无涯少爷传送到万世极乐教。”

听到童磨的话,鸣女没有拨弦,而是看向一身黑衣,面目俊秀的无涯:“无涯少爷,可以吗?”

“可以,鸣女小姐的琵琶弦乐似乎更加精进了呢!”

“真的嘛,无涯少爷,多谢您的夸奖,您若喜欢,我可以为您吹箫,这是我新学的手艺,一定会让您很满意的!”

鸣女心中一动,能在琴技上得到无涯少爷的夸奖,真是让她心悦万分。

童磨彩虹双眸向上挑了挑。

真是鬼与鬼之间的差距呀,鸣女小姐都不爱理会他,相反无涯少爷的一举一动,都令鸣女小姐格外在意。

“是嘛?那晚上你来府邸找我,我可要好好体会下鸣女小姐的吹箫技术,但现在,先将我和童磨传送到万世极乐教吧。”

收到回应的鸣女,拨弄琵琶弦两声,鬼舞辻无涯和童磨同时在无限城内消失。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zx/38821.html

(0)
上一篇 2022-01-21 下午12:11
下一篇 2022-01-22 上午1:0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