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时慕白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夫人拒嫁豪门》完整版

小说:重生夫人拒嫁豪门

类型:现代言情

主角:温言时慕白

作者:文若曦

类型:《重生夫人拒嫁豪门》(主人公是温言时慕白)是来自文若曦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上一世,温言到死都没等到时慕白多看她一眼,重生回来,她决定,这个总裁夫人她不当了。某个不要脸的前夫却不干了,开启了无底线的护妻模式。我家前妻柔弱不能自理,你们不准欺负她。然后他亲眼看到柔弱不能自理的前妻锤爆了白莲花的狗头。我家前妻没什么能力,她只能依靠我。然后他亲眼看到没什么能力的前妻让死对头们天凉王破了。人人都以为温言爱惨了时慕白,直到他们亲眼看到时大佬跪在前妻面前求复婚。

书评专区:

月亮海花季:是作者宠文中水平较高的一部小说,情节不狗血,无大喜大悲,叙事看似平实,实则人物更富有张力,故事也更有味道。作者有在看似简单的讲述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小幽默,小嘲弄,小玩味的才华,让阅读者在愉悦的情绪中微笑着看下去。

樱井奶恋:喜欢这种精湛的文笔,不拖沓的剧情,也喜欢女主这种三观正,有格局且心地善良的品格。希望能遇到更多类似的小说,五星赞!

![4.70.png][1]

《重生夫人拒嫁豪门》免费阅读

第2章 嫌他给的钱太少吗

时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
时氏集团首席法律顾问李逸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朝时慕白走了过去,脸上的神色隐隐带了几分复杂。
时慕白从文件中抬起头,见是李逸,随口问了一句,“她还不肯签字?”
他的嗓音,似乎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凉薄, 哪怕是在说离婚的事,他的脸上都找不到一丝半点异样的情绪。
“不,夫人她已经签字了,只是……”
李逸停顿了一下。
“只是什么?”
“夫人在财产分割这一块做了一些修改。”
李逸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时慕白。
“呵!她这是嫌我给她的还太少了吗?”
时慕白冷笑了一声。
果然,也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表现得再爱他,那份爱也抵不上金钱的诱惑。
李逸抿了一下唇,没说话。
时慕白也不等他开口,当他拿出那一份签了温言名字的离婚协议书时,表情却怔了一下。
这份协议书,比起之前他分割给她财产时一叠的纸张,这份离婚协议书只有一张纸。
上面写明了温言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
除此之外,还有一份《股权转让书》,转让书上写明了,将她手上5%的时氏集团股份无偿转让给时慕白,还附带着一份公证处的公证。
所以,昨天还坚决不同意跟他离婚的温言,今天却这么爽快地签了字,还一分钱都不要?
还附带着把本该属于她的东西也无偿给了他。
时慕白的表情有那么一瞬的愣神,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温言她到底又在玩什么把戏?
“她还说了什么?”
时慕白不相信温言会这么轻易地就答应离婚了。
一个当初靠着讨好爷爷来逼着他结婚的女人,好不容易坐上了时氏集团总裁夫人的位子,她会这么轻易让出来?
时慕白的眉头越拢越紧,抓着那份离婚协议书的手,因为下意识的用力而出现了几道折痕。
一旁,他的特助范鸣见时慕白的脸色有些难看,还以为温言修改的这份协议书要的东西太过分,太得寸进尺,心里还将温言暗暗鄙视了一番。
总裁之前让李律师拟定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他就在一旁,也知道总裁分给温言的财产是真的没有亏待她。
可要是这样都还不满足,他就真怀疑,温言是真的爱总裁,还是爱总裁身后那雄厚的资产。
出于好奇,他的目光,偷偷往那份新的离婚协议书上看了过去,当看清上面的内容时,同时慕白一样,愣住了。
什么都没要,还把老爷子给她的股权无偿让给了总裁?
范鸣怎么算都没算到,温言新改的协议书内容竟然会是净身出户,还连带着送了总裁一份离婚礼物。
要知道,5%的股份虽然不多,但那可是时氏的股权,拿一年的分红,就能够她吃一辈子了。
“没有了,夫人……温小姐让您尽快抽个时间跟她去把离婚证领了。”
李逸的回答,非但没有让时慕白出现任何终于摆脱温言后的畅快心情,反而心头在此刻涌上了一股陌生的烦躁。

———-

第3章 离开

“你们出去吧。”
时慕白对面前的李逸二人开口道。
待他们出去之后,时慕白的脸色,比刚才又沉了几分。
背靠着身后的真皮靠背,凉薄的目光一点一点冷凝了下来。
他不相信温言是真答应离婚,昨天还坚决不愿意离的人,一天之内就能想通?
时慕白讽刺地嗤笑了一声,没去理会这一份李逸带回来的离婚协议书。
伸手按了按心头那股生出的莫名的烦躁,他拿过手边的文件继续看了起来,却不知道为什么,一向高效率的他此刻竟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
“太太,您这是要出门吗?”
佣人看到温言提着行李箱下楼,便问了一句。
整个时家上下都知道温言跟时慕白的关系不好,别说是这里,就是时家祖宅那边的几房也知道大少爷娶少夫人是被老爷子给逼的。
如今,老爷子一过世,先生就跟太太提出离婚,换谁心里能高兴呢?
尤其还是一个爱先生爱得能把命送上的女人。
想起昨天律师上门,丝毫不回避他们这些佣人在场直接跟太太提离婚,王妈就禁不住有些同情地看了温言一眼。
外人都传太太只是先生白月光的替身,看来是真的。
“不是,我要搬出这里了。”
温言对王妈笑了笑,道:“这一年来,谢谢王妈你的照顾。”
温言不是个难伺候的女主人,唯一能让她计较的,也就是跟时慕白有关的事情。
“您真的跟先生……”
温言微笑着点了点头,压着心头一瞬间闪过的刺痛,提步往外走。
走了两步,她又似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回头看向王妈,道:
“对了,院子里的那片海棠花,你找些人过来拔了吧。”
“啊?这……”
王妈拧了一下眉,“可是太太,那些是您亲手种下的呀……”
“砍了吧,时慕白不喜欢。”
既然都离婚了,当然要走得干干净净,何必再留一些东西下来惹时慕白厌烦。
落下这话,温言没有再回头,走得不带半点留恋。
*
时慕白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院子里一台挖掘机正在把院子里海棠花连根拔起,他的脸,瞬间冷到了极点。
“这是做什么?!”
“先生,您回来了。”
王妈见时慕白脸色不好看,赶紧过来解释,“是太太吩咐的,她说……”
“她说什么?”
“太太说,您不喜欢这些。”
王妈说得很小心,说完以后,还小心翼翼地看了时慕白一眼,见他脸色稍缓,便又道:
“太太她……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
时慕白听到“离开”这两个字的时候,莫名的,那股在公司里困扰了他一天的陌生慌乱再一次划过他的心头。
但面上却也没半点表现出来,只是沉沉地“嗯”了一声,便提步往里走。
进门之前,他又加了一句,“让他们停下,把所有东西恢复原状。”
“……是。”
王妈也不明白先生到底什么心思,明眼人都看出来他不喜欢太太,如今既然要离婚了,为什么还要留着太太种的花。

———-

第4章 去领离婚证

自从两人结婚至今, 先生要么十天半个月不回家,要么就是三更半夜才回来。
像今天这么早的,倒是第一次。
上位者的心思都这么捉摸不定的吗?
王妈心里虽然疑惑,却也没多问,赶紧让工作人员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时慕白沉着脸上楼,推开主卧的门,里面空荡荡的,一点人气都没有。
他极少会在这个点回家,但平时再晚回来,温言都会坐着等他,哪怕是她睡着了,也会因为他回来而惊醒,然后一脸欣喜地围在他身边嘘寒问暖。
像今天这样,他推开门,里头空荡荡的气息让他一时间竟有些不习惯。
心里陡然生出几分莫名的焦躁来,他伸手,扯下领带扔到边上,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
没什么大的变化,却又觉得哪里变了。
书架上的书,少了大半。
他又打开了衣柜,衣柜里还是满满的,但找不到一件属于温言的衣物。
时慕白拧起了眉,却始终不肯去相信,温言是真的答应离婚并且搬走了。
欲擒故纵的把戏,她也想到他面前来玩吗?
想到这,时慕白脸上的讽刺意味更浓了。
可尽管他坚信温言不会轻易跟他离婚,可心头那股升起的焦躁和慌乱,却始终没能减弱下来。
*
温言离开她跟时慕白住了一年的家之后,哪都没去,而是去了市中心的一套她自己的公寓里头。
虽然她不常住这里,但每天都会有专人过来打扫。
放下行李,她拿出手机,给一人打去电话。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显然是刚刚睡醒的状态——
“言姐,我刚梦到你,你就打电话过来了,我们可真是心有灵犀。”
温言直接略过了男人这话,开口道:“有件事你去调查一下,查清楚了,把证据整理好发给我。”
她将自己需要调查的事,跟对方说清楚。
挂断电话之后,温言敛下眼眸,一缕寒气涌上她的眸底。
*
翌日。
温言起了个大早,梳洗完毕之后,便拿着一些必要的证件,驱车前往民政局。
这个点,民政局已经上班了,陆陆续续地有人来办理结婚离婚手续。
温言站在民政局门口,耐着性子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时慕白出现。
渐渐的,她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她给时慕白打去电话,始终没人接,又给范鸣打了过去,同样处于关机状态。
温言抬手看了看时间,再过一个小时,民政局就要下班了。
干脆,她开了车,直接去了时氏大楼。
时氏集团。
温言停好车,便径直往大楼内走去,迎面便遇见了一个前凸后翘,身材火辣的女人。
女人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垂在肩膀一侧,明显开过的眼角,割开的欧式平行大双眼皮,嘴巴丰满,下巴尖锐,一张典型的网红脸。
身上的职业装明显是做过了精心的修改,更是将她身上性感的地方全部彰显无余。
温言认得她,之前她来时氏给时慕白送午餐的时候,也碰到过她几次。

———-

第5章 我给你脸了?

是时慕白手底下秘书办的秘书,时慕白有时候参加商业晚会会带着她。
一来二去几次之后,也就把这个女秘书的心养大了,看人的时候,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傲慢和优越。
就好像她很快就要取代她,成为时家的少夫人似的。
“夫人,您又来了。”
女人微微抬起尖锐的下巴,看温言的眼神,甚至带了几分不屑。
尤其是“又”这个字,她在跟温言说话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强调了一遍。
温言看着她,得体地笑了笑,打招呼道:“汪秘书。”
汪菱美的目光,落在温言空荡荡的手上,眼底闪过一丝轻蔑。
“夫人今天怎么没给总裁送您亲手做的午餐呢?是知道总裁把您做的吃的都扔了吗?”
汪菱美丝毫不掩饰自己在温言面前的优越感,说话也极尽嘲讽和刻薄。
往常,温言碍于时慕白的面子,对这种跳梁小丑般的小秘也不跟她计较,但现在,她连时慕白都不要了,区区一个小秘……
呵呵。
汪菱美说话的时候,双眼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温言。
一身裁剪得体的裙装,看上去简单干练。
至于她这张脸,更是精致出挑,作为一个女人,汪菱美哪怕嫉妒得要死,也没办法否认温言长了一张绝世倾城的脸这个事实。
而更有一点是汪菱美不去承认的是,眼前这个女人身上,带着一股她下意识要躲避着的威压和锋芒。
明明只是总裁娶回家应付老爷子的花瓶而已,一个只会给丈夫做饭煲汤还不得丈夫喜欢的女人,哪里能跟她这种名校毕业,在大集团身居要职的优秀女人相提并论。
可饶是如此,她还是忍不住嫉妒面前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正是因为嫉妒以及那种无形的自卑,才会让她控制不住地在温言面前彰显自己无处安放的优越感。
看着温言嘴角隐隐勾着的笑意,汪菱美还想刺她几句,下一秒,下颌却被人用力扣住了。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明明带着微笑,眼神却冷得仿佛能刺透她骨髓的女人,心脏不由得抖了两下。
“我给你脸了?,嗯?”
温言微笑着开口,扣着汪菱美下颌的力道越来越紧。
明明只是一个看着纤瘦柔弱的女子,此刻汪菱美的下颌却被她扣着动弹不得。
“你……你放开……”
汪菱美嘴巴被捏着,说得有些含糊不清。
一向自以为眉眼精致的脸,此刻看上去狼狈又好笑。
“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你再动两下,我可能就把你下巴给卸下来了。”
温言说话的样子有些漫不经心,可那双凝聚着冰寒的双眸,伴随着她这话落下,成功地让汪菱美闭上了嘴巴。
“我说时慕白怎么成天不回家呢,原来公司里养了这么个骚狐狸。”
“你……”
汪菱美刚开口,在看到温言身后的人时,眼珠子不动声色地亮了亮,随后,满脸委屈地解释道:
“夫人,您误会了,我跟总裁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他的秘书,陪他出去参加晚宴也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而已,您真的误会了……”

———-

第6章 我有洁癖,沾不得骚味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都红了,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下颌被温言给真捏痛了,另一部分,自然是因为她拙劣的演技。
温言突地笑了一笑,松开了扣着汪菱美下颌的手,道:
“想什么呢,我开玩笑而已。”
她漫不经心地从包里拿出一张湿巾,将刚才碰过汪菱美的地方都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像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汪菱美看着温言的举动,气得肺都炸了。
什么意思?
这个黄脸婆是在嫌她脏吗?
此刻的汪菱美,恨不得上去撕了她。
可碍于此刻温言身后站着的那个人,汪菱美愣是生生地将这股怒火给压了回去。
贱人,你就闹吧,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
温言看着她眼中的怒火,也不介意,甚至还很配合地解释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洁癖,沾不得半点骚味。”
说着,把纸巾扔到了边上的垃圾桶中。
汪菱美气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地交替着,面上却眼底更无辜了,“夫人,您真的误会了,我跟总裁不是你想的那样。”
却见温言一脸迷惑地看着她,道:
“我不是说了我在开玩笑吗?你这个人真小气,玩笑都开不起。”
汪菱美:“……”
温言,我敲里妈!
她在心里狠狠咬了咬牙,以为这一次不能让温言栽跟头了,却又听温言继续道:
“时慕白那个人虽然眼瞎,但也不至于什么货色都看得上。”
“你……”
汪菱美气得表情又是一阵扭曲,可一想到这句话被她身后那人听去了,心里却又是畅快得不行。
温言,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可别怪我给你上眼药。
“夫人,您……您怎么能说总裁眼瞎呢?”
“高度近视跟眼瞎也没什么区别,虽然他不眼瞎,不过你这样的货色能被他带出去参加晚宴,他这是看不起谁呢?”
温言瘪瘪嘴,下一秒,却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来,道:
“我知道了,听说他只带你去一些普通的宴会,那些更高端的场合,从来只带范特助?”
汪菱美心下一沉,本能地觉得温言接下去要说的话,并不好听。
“也是,他眼瞎但又不傻,知道你蠢笨如猪又不会说话,万一带去高端的宴会,说了一些不该说的,得罪了那些身份不凡的人,还会给他惹来一身骚。”
汪菱美面色一沉,“你……”
“至于一些普通的宴会,他懒得应付,带上你就正好了,毕竟废物利用嘛,骚气在该用的场合用得好,也不是一件坏事。”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是不带半点怒气的,只是用十分平直的语气在陈述一个事实。
而越是这样平直的语气,就越是让人听着冲击力更大。
“毕竟汪秘书在秘书办存在的价值也就只有这个了,你说呢?”
说到最后,她的脸上还挂着一个非常优雅的笑。
完全没有半点因为正室被小狐狸精挑衅后流露出的狰狞,看上去有风度极了。

[>>>>点击进入搜索《温言》继续阅读全文<<<<][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4016309357.pn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zhongyun&bookname=%E9%87%8D%E7%94%9F%E5%A4%AB%E4%BA%BA%E6%8B%92%E5%AB%81%E8%B1%AA%E9%97%A8

上一篇 2022-01-31 上午6:11
下一篇 2022-01-31 上午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