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色巅峰》房东叶庆泉陈晓蕊小说 完整版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小说: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作者:全市虾蟹

角色:叶庆泉陈晓蕊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抖音叶庆泉陈晓蕊小说又名《活色巅峰》(主人公是叶庆泉陈晓蕊)是来自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活色巅峰》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我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我是一个奋发向上的青年才俊,带领家乡人致富,这就是我毕生的追求!

书评专区:

许愿池:书中的每一个人都写的栩栩如生,满篇文章充满了正能量!男主和女主充满了生命力,性格鲜明生动!他们的爱情故事让人感动!难以忘怀,是一篇值得阅读的好小说。

陪你去青海:这本书像品茶,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因为很多对话和侧面描写值得反复品味方能理解妙处,很多旁白反话和故意留白需要读者脑补获得爽点。不喜欢的会觉得是一口寡淡乃至于苦涩的水,半杯都喝不下去。非常极端的双向选择。

![4.75.jpg][1]

《活色巅峰》免费阅读

第8章 机会

“咚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院门敲响了,外面传来张晓芬孩子的声音:“妈,开门呀,关着门干什么呀?”

张晓芬一阵惊慌,连忙把我推开,催促我道:“快去开门,我孩子回来了。

我美滋滋的走开,看着张晓芬收拾妥当,这才慌忙出去打开了院子门。

她孩子埋怨道:“妈,你干嘛关门呀?”

张晓芬心神不宁的说道:“你出去玩耍了,妈和叔叔在厨房做饭,怕有小偷进来呗。

这时我点了支事后烟,带着一脸惬意的笑容,心满意足的从厨房走了出来,朝她小孩道:“小家伙,过来。

小孩翻了个白眼,说道:“大家伙,你过来。

说着,这孩子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我们,我和张晓芬互相看了一眼,正在疑惑的时候,小孩好奇地说:“妈妈,你头发上怎么有那么多的草啊?”

“啊?……哦!是刚才不小心碰到了。
”张晓芬敷衍了她孩子一句,斜睨了我一眼,眼神有点嗔怪,让我感觉很享受。

说完,张晓芬低下头,一边将头发上的草都捡了,一边说道:“你们先坐吧,饭马上就好了。

吃了饭之后,张晓芬打发她儿子去隔壁屋子写作业,她把门关上之后,来到客厅和我坐下。

“你……等会你还回去吗?”张晓芬吞吞吐吐的说道,不敢看我。

我的嘴角浮起一抹笑容,转过脸,打量着她:“晓芬姐,机会还多着呢。

张晓芬看着我,呐呐的说道:“要走吗?”

我站起身,笑着说道:“肯定要回家得啊,在家里被看见了对你也不好。
晓芬姐,急什么啊,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嘿嘿!明天见,有机会我去库房找你。

……

回到家,我想到今天中午吃饭时遇到宋叔叔和他同事们的一幕,当时,宋叔叔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正和几个同事一起发着宣传单……

我有些好奇,就走过去拿了一张,发现是农机厂机械方面的设计宣传。

农机厂建造于二十年前,初期赶上国内工业生产大浪潮,成绩斐然,也是政府方面大力扶植的纳税大户,在青阳市里一度很有影响力。

只是近些年,由于设备老化,产品线单一,管理混乱等一系列问题,农机厂在经历了前期的高速发展之后,渐渐的停滞下来,开始走下坡路,景况也大不如从前了。

我拿着宣传单,扫了几眼,目前由于多方面原因,酿成了一波国企大量倒闭,数千万职工失业下岗的浪潮。

而青阳市这边,自然也没能幸免,受到了巨大冲击,农机厂则是首当其冲,初期实施的改革措施,非但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效,反而进一步加快了自身的消亡。

农机厂要是倒闭,宋叔叔就得失业下岗,对他绝对是个重大打击,看着宋叔叔和他同事们忙碌的身影,我的心情却变得有点沉重,暗自琢磨着,该如何改变这个局面。

然而,我有自知之明,在这场声势浩大,席卷全国的下岗浪潮当中,作为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我所具有的能量,实在是微不足道。
想要拯救农机厂,对于我而言,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

宋叔叔看到我发呆的样子,走过来好奇地问道:“小泉,你怎么了?”

我的笑容有点干涩,摇头道:“没什么。

宋建国抬腕看了下表,点了点头道:“没事你就回办公室去吧,小泉,工作要好好干啊!”

说完,他回到路边,跟同事们打过招呼,就一起朝农机厂的方向走去。

我很清楚,农机厂的效益很不好,可因为最近市政府颇为重视,要大力扶植农机厂改革,还拨付了一笔专项资金,要求扩大生产规模,提速发展,农机厂借着这机会,一直在开动员大会,给工人们鼓劲,准备大干一场。

我心里知道,宋叔叔对农机厂的感情很深,几乎是把一生的心血都放在了厂里。

不过很显然,无论是市政府方面,还是农机厂自身,对当前的形式,都过于乐观了,犯了方向性的错误,要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绝非第二个春天,而是一个冷峻的严冬。

最重要的是,现在时间紧迫,若不能及时调整思路,那么最终的结局,将是个悲剧,这个青阳市举足轻重的国有企业,接下来的日子必将不会好过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自己对农机厂的死活其实并不关心,但涉及到宋叔叔,却由不得我了。

“不行,必须得做点什么!”我翻身而起,来到书桌边,点了支烟,打开电脑,敲击着键盘开始奋笔疾书……

[>>>>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9章 惹麻烦第二天大清早,我依旧是早早的来到局里,照例和刚进门的同事们笑着一一打着招呼。刚进入办公楼,看见资源局一把手张局长的秘书潘奕欣与另一个男同事杨文浩两人并肩行走,我张嘴正准备打招呼时……潘奕欣已笑吟吟的道:“早啊,叶庆泉。”“你们早。”我笑着朝两人点了点头,但我刚将目光从潘奕欣转移到杨文浩脸上时,谁知道杨文浩根本没有接茬,只是在鼻子里轻蔑地‘嗯’了一声,居然耀武扬威地背着手走了过去。一直到进了办公室,坐到椅子的我仍在纳闷,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同事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资源局办公室的陈发全迈步走了进来。陈发全径直走到我面前,将手里一个档案袋放在桌子上,随后轻轻敲了敲桌子,低声道:“叶庆泉,你是怎么得罪杨文浩了?”听了陈发全的话,我不禁一愣,我刚上班几天,与对方相安无事,怎么会得罪对方呢,我摊开手,无辜的道:“没有啊。”“没有,你确定?”陈发全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一脸暧昧地问道:“叶庆泉,昨天在走廊上,看见潘奕欣和你有说有笑的,你们俩在议论什么呢?”“潘奕欣在练习英语口语发音,问了我一下,其他也没说什么。怎么!你打听这个干嘛?”我淡淡地道。“问一下口语发音,你们俩也能说笑半天?”陈发全听后一脸的不相信,却也没再说什么,之后嘿嘿一笑,竖起拇指,在我面前晃了晃,低声笑道:“你小子牛,有种!居然敢去惹杨文浩,这下你麻烦大了,够你喝一壶的。”说完他的话,我不禁有些好笑,杨文浩和陈发全这批人是比我早一年来局里工作的。杨文浩平时善于拍局领导马屁,和同事关系处理的也不错,因为他家庭富裕,他出手又比较阔绰,在局里这些年轻人中威信颇高。而关键的是,杨文浩喜欢这潘大美女,非常喜欢!这件事情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局里很多同事都知道,连局领导们也都略有耳闻。但两人现在却不是情侣,不知道潘奕欣是不是没看上杨文浩。另外,在自己来局里工作之前,局里有不少年轻人都曾经想来给高启荣当秘书,其中就包括了杨文浩和陈发全这些人,可结果却是……我笑着摇了摇头,他杨文浩马屁拍得震天响,却始终得不到局领导的重视,怕是上面也知道杨文浩的度量太小,没有容人之量,干不了啥大事。而陈发全在局机关里一直都被杨文浩压得死死的,但他敢怒不敢言,只能把自己的脾气全都割掉,把棱角磨没了,然后静静等待时机。陈发全本来见我占了他看中的职位,这几天对我也比较冷淡,但这次见杨文浩给我脸色看,心中窃喜的同时,不由得有了同仇敌忾之心,低头凑到我的耳边,轻声道:“小叶啊,不用担心,咱们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他要是敢找茬,你也可以向上面领导反映嘛,他只不过是和办公室贾主任关系好一点罢了,可办公室上面还有局长、副局长呢,又不是他杨文浩能一手遮天的。”说完,陈发全也如同早上杨文浩一般,背着手在我办公室里转了一圈,之后就转身离开了。等到陈发全出去之后,我“嗤!”的冷笑了一声。以后就算杨文浩在背后给我使绊子阴我,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我何至于担心这个比我早工作一年的杨文浩。我心里知道,陈发全这是在挑唆自己去给杨文浩找麻烦,在心底我就有些瞧不起他,你自己没本事儿,被杨文浩吃得死死的,现在却想拿我来当枪使,我叶庆泉当然不会去做那种傻事,那样做的结果,除了给上级领导留下极坏的印象外,可没有丝毫的益处。当天晚上,我拿着一份在电脑中打印的资料,递给宋建国,微笑着道:“宋叔叔,你看看这个。”宋建国接过资料,凝神望去,看到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这个大得不像话的标题,眼皮就是猛地一跳。他愣了半晌,才扬起手中的资料,吃惊地道:“小泉啊,你这是什么时候写出的材料?”我轻声道:“宋叔叔,最近我一直在看这方面的书籍,有一点自己的想法,昨天看见你在散宣传单页,忍不住就写出来了。”宋建国将信将疑,有些生气地道:“小泉,你刚参加工作,现在你的主要任务是尽量将局里的工作摸熟、搞透,而不是耗费精力搞别的东西!”我笑了笑,道:“没什么,宋叔叔,写这份材料不需要多少时间,几个小时就搞好了。”宋建国哼了一声,低头翻阅起来,把资料全部看完之后,闭上眼睛,半晌没有吭声。“怎么样?”我知道这份东西应该会给宋建国带来一些触动,所以侧过身子,不动声色的问道。宋建国放下材料,思考了好一会,才轻声道:“你是在唱反调,这样不行!”我挠了挠额头,语气凝重地道:“宋叔叔,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农机厂好,听说农机厂最近正在为推进改革的事情,广泛征求意见,其实,这份材料,倒是可以给你们厂领导看看。”宋建国连连摇头,断然回绝道:“不行,绝对不行,这份材料的大部分内容,我虽然不是很懂,可里面写了农机厂的很多问题,还是在和上面唱反调,真要交上去,刘厂长会发火的!”我笑了笑,摇头道:“宋叔叔,你要是真为了农机厂好,最好就把材料递上去,否则看这形式,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农机厂就会出大问题。”宋建国愣住了,诧异地道:“你怎么会这样肯定?”我有些无奈,努了努嘴,笑着道:“材料里面都写了,有些你可能看不明白,但刘厂长看了,或许会意识到,当前的形势非常严峻,不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反而盲目扩张,农机厂必然面临破产倒闭的风险。”“破产倒闭,有那么严重?”宋建国惊呆了,又拿起材料,反复看了几遍,犹豫着道:“好吧,那我试试,不过,你也别报太大的期望,要时刻记住,你是刚参加工作的新兵,要多花一些精力放在学习经验上。”“好的,宋叔叔,你放心。”我见终于打动了宋建国,算是没有白辛苦一场,心情也舒展开来。回到家,躺在床上,我又考虑了一会农机厂的事情,翻了个身子,放在床头的衣服掉了下去,一张名片掉落出来。从地上捡起名片,我突然想起了穆婉兰那个女人。想到这儿,我竟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机给穆婉兰发了一条信息:你好啊。穆婉兰晚上约了电厂的负责人在夜总会的贵宾包房里唱歌娱乐,高启荣下班之后也去了,他们一群人在包厢里一边唱歌、一边喝着小酒,闹腾的不亦乐乎。电厂的那几个人在那闹腾得不行,穆婉兰和高启荣紧挨着坐在一边沙发上相陪。我给她发去的信息,因为包厢里太吵闹,她根本没听见。高启荣中午刚喝过一场酒,这会儿又举着酒杯,盯着穆婉兰,不怀好意的诡笑着,说道:“穆总,来,陪哥走一个。”[>>>>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10章 邀请穆婉兰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和他轻轻碰了一下,说:“高局,黑水镇煤矿开采的那事儿,你怎么还不给妹子消息呢?”这时高启荣已喝的面色油光泛亮,他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说道:“穆总,你不要心急嘛,市委、市政府把这个事既然交给资源局一手操办,到时候我高启荣肯定会想办法帮你的嘛。”穆婉兰扬起嘴角,带着一丝娇媚的神情,说道:“高局,那这件事现在你们资源局到底搞的怎么样了嘛?你也不给我透露个消息呀?”高启荣一脸红润,已经有点醉态朦胧了,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睛嘿嘿一笑,道:“穆总,哥哥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放在心上的,你看,这不是在喝酒嘛,还老是挂记着这事儿干嘛啊。你放心,你哥我帮你盯着呢,一有消息就给你说嘛,来,先陪哥走一个。”穆婉兰见高启荣有点醉了,就举杯对大伙说道:“来,大家都敬高局一个,高局今天能过来算是很给我们面子啦,来,大家碰一下。”夜总会的公主们都善于察言观色,这时一个个端起酒杯,递在自己的客人面前,电厂那几个色狼接过酒杯,纷纷捧场的说道:“高局,今天您能过来真是太给我们面子啦,来,哥几个敬高局一杯。”半醉的高启荣被一众人戴了高帽子,心情春风得意的举起酒杯,说道:“我今天中午刚和市委的人喝完酒,晚上本来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但穆总既然约了我,我就说来吧,大伙儿都是给咱们青阳市经济建设做过贡献的,谢谢大家,来,我们一起干了!”一番慷慨呈辞,高启荣举杯豪饮,放下空杯,抹了一把嘴,之后醉醺醺的看着穆婉兰,一脸的色相。电厂的几个人又对高启荣一番恭维,拍了一番马屁,每人敬了他一杯。高启荣虽好色贪财,但也算是个汉子,别人敬酒他从不推诿拒绝,挨个喝了一圈,已经醉的东倒西歪,色相毕露,肥大的手掌又想要对穆婉兰不老实。在电厂这几个人跟前,穆婉兰也算有面子了,至少不能在他们面前被高启荣就这么吃了豆腐,就凑过嘴在高启荣耳旁小声说:“高局,你也玩玩吧?”高启荣晃着脑袋,色迷迷看着她,嘿嘿一笑道:“穆总,怎么啦,你不想陪哥玩玩啊?”穆婉兰看他已经醉了,于是叫来了服务员,让他带了两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进来。高启荣已经喝多了,身边坐着的女人是谁他已经有点看不清了,只觉得对方是个女人,就开始闹腾起来,惹得旁边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尖叫,此起彼伏。折腾了好久,穆婉兰也喝了不少酒,感觉头有点晕乎乎的,见高启荣已经呼呼大睡,就签了单,让服务员将高启荣扶出去、塞进车里,又叫了两个小姑娘,将他们送到了电力大酒店的套房,把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她才驾车回了家。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穆婉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时候才发现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你好啊。看着这陌生的号码,穆婉兰觉得有点奇怪,这谁发的呢?想了想,她就回了过去问是谁。我发了信息之后见对方没回,这时候都已经昏昏欲睡了,听到手机响,我抓起来一看,是穆婉兰回来的信息,问我是哪一位。本来我都打算睡觉了,收到穆婉兰的短信后,顿时来了精神,忙回信息过去,说明了自己身份。穆婉兰这才恍然大悟,她喝了点酒,知道是我之后,不免就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初恋男友林建阳和刘小叶一样长的帅气逼人,很讨女孩子喜欢。想到昨天在高局长办公室里,叶庆泉送自己出去时的出丑事,穆婉兰觉得这小伙子挺逗,于是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我没有预料到她这个时候还会打电话过来,看着来电号码,我有点愣怔,半晌,才惶惑的接起了电话。“庆泉啊,怎么想起发短信给你兰姐,有什么事儿呀?”穆婉兰问道。咦!这娘们居然叫的这么亲切,我心里暗自揣摩着。“没什么事,当时看见兰姐的名片,就想问候一下,唉!哪知道兰姐是个大忙人,现在才想起给我回电话啊。”我轻笑着说道。“晚上和你们高局他们一起去唱了歌,才回来,之前没有看到你的短信,怎么啦,发信息给兰姐有什么事儿?”和高局在一起?我一阵吃惊,幸好她当时没看见信息,要是被高局知道他给兰姐发信息,那岂不是死翘翘了。“晚上和高局在一起?”我有点胆怯的问道。“是呀,怎么啦?”我听她说话的口气,估计她喝了不少的酒,都有点茫了,就试探着问道:“兰姐,现在你是一个人吧?那高局呢?”穆婉兰火辣辣的道:“不是一个人难道还和高启荣睡啊?唱完歌之后,给他找了两个小美女,送到酒店去啦。”这下我放心了,嘿嘿一笑,就试探着问道:“一个人?兰姐,你老公没在家陪你啊?”“老公?哈哈!兰姐没有老公……兰姐是一个人……哎呀!你对兰姐的生活还感兴趣?”穆婉兰躺在床上懒洋洋的和我聊着,她感觉有股子说不出的温馨感。长久以来,她每次应酬完,回来基本上是倒头就睡,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半夜还给她发信息,这让她感觉有点欣慰。“兰姐,你……你没有老公啊?”我吞吞吐吐的问道,同时,心里有点窃喜,这让我靠近穆婉兰的步伐又容易了一些。“是呀,兰姐单身一人。”穆婉兰咯咯一声轻笑,调笑着我道:“没有老公怎么啦?难不成你对兰姐还有什么想法呀?”女人有时候也会寂寞,尤其是像她这样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有时候半夜休息,感觉身边空落落的,真想有个结实宽厚的胸膛去依靠。这些年她都是逢场作戏,没一点感情可言。“没,呃!没有……不敢……”我毕竟是第一次和像穆婉兰这样的富婆打交道,对方这种大方的言谈让我不免有点惴惴不安,心里暗自盘算着,她是不是在勾我呢?“咯咯!庆泉小弟,你是没有想法呢?还是有想法不敢呀?”不知道为什么,穆婉兰一想到下午和叶庆泉面面相觑的那一刹那,小男生那种有点惊慌的眼眸和可笑的举动,让她心动不已。特别是晚上喝了些酒,她现在浑身感觉不舒服,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挠心一样……“庆泉,你在哪儿呢?要不你来我家里坐坐吧,兰姐想和你聊聊。”半晌,穆婉兰脱口而出道。听到对方这么迫不及待,我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丝坏笑,道:“兰姐,可我不知道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啊?”[>>>>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十一章穆婉兰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和他轻轻碰了一下,说:“高局,黑水镇煤矿开采的那事儿,你怎么还不给妹子消息呢?”这时高启荣已喝的面色油光泛亮,他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说道:“穆总,你不要心急嘛,市委、市政府把这个事既然交给资源局一手操办,到时候我高启荣肯定会想办法帮你的嘛。请大家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穆婉兰扬起嘴角,带着一丝娇媚的神情,说道:“高局,那这件事现在你们资源局到底搞的怎么样了嘛?你也不给我透露个消息呀?”高启荣一脸红润,已经有点醉态朦胧了,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睛嘿嘿一笑,道:“穆总,王哥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放在心的,你看,这不是在喝酒嘛,还老是挂记着这事儿干嘛啊。你放心,王哥我帮你盯着呢,一有消息给你说嘛,来,先陪王哥走一个。”穆婉兰见高启荣有点醉了,举杯对大伙说道:“来,大家都敬高局一个,高局今天能过来算是很给我们面子啦,来,大家碰一下。”夜总会的公主们都善于察言观色,这时一个个端起酒杯,递在搂抱着自己的客人面前,电厂那几个色狼接过酒杯,纷纷捧场的说道:“高局,今天您能过来真是太给我们面子啦,来,哥几个敬高局一杯。”半醉的高启荣被一众人戴了高帽子,心情春风得意的举起酒杯,说道:“我今天午刚和市委的人喝完酒,晚本来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但穆总既然约了我,我说来吧,大伙儿都是给咱们青阳市经济建设做过贡献的,谢谢大家,来,我们一起干了!”一番慷慨呈辞,高启荣举杯豪饮,放下空杯,抹了一把嘴,之后醉醺醺的看着穆婉兰,一脸的色相。电厂的几个人又对高启荣一番恭维,拍了一番马屁,每人敬了他一杯。高启荣虽好色贪财,但也算是个汉子,别人敬酒他从不推诿拒绝,挨个喝了一圈,已经醉的东倒西歪,色相毕露,肥大的手掌不老实的在穆婉兰大腿摩挲着。在电厂这几个人跟前,穆婉兰也算有面子了,至少不能在他们面前被高启荣这么吃了豆腐,凑过嘴在高启荣耳旁小声说:“高局,给你也找两个小姑娘玩玩吧?”高启荣晃着脑袋,色迷迷看着她,嘿嘿一笑道:“穆总,怎么啦,你不想陪哥玩玩啊?”穆婉兰看他已经醉了,于是叫来了服务员,让他带了两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进来。两个小姑娘来了后一脸媚笑,一左一右在高启荣身边坐下来,挽着他的胳膊发起嗲来。高启荣已经喝多了,身边坐着的女人是谁他已经有点看不清了,只觉得对方是个女人,伸手在两个小姑娘身乱摸起来,摸的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尖叫,整个包房里靡色一片,公主们娇滴滴的嗲音此起彼伏。折腾了好久,穆婉兰也喝了不少酒,感觉头有点晕乎乎的,见高启荣已经躺在两个公主的怀呼呼大睡,签了单,让服务员将高启荣扶出去、塞进车里,又叫了两个小姐出台,将他们送到了电力大酒店的套房,把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她才驾车回了家。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躺在床,穆婉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时候才发现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你好啊。看着这陌生的号码,穆婉兰觉得有点怪,这谁发的呢?想了想,她回了过去问是谁。我发了信息之后见对方没回,这时候都已经昏昏欲睡了,听到手机响,我抓起来一看,是穆婉兰回来的信息,问我是哪一位。本来我都打算睡觉了,收到穆婉兰的短信后,想到那风骚的样子来了精神,忙回信息过去,说明了自己身份。穆婉兰这才恍然大悟,她喝了点酒,知道是我之后,不免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初恋男友林建阳和刘小叶一样长的帅气逼人,很讨女孩子喜欢。想到昨天在高局长办公室里,叶庆泉送自己出去时,差点抓到自己大白兔的事情,穆婉兰觉得这小伙子挺逗,于是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我没有预料到她这个时候还会打电话过来,看着来电号码,我有点愣怔,半晌,才惶惑的接起了电话。“庆泉啊,怎么想起发短信给你兰姐,有什么事儿呀?”穆婉兰躺在床,慵懒的呢喃道。咦!这娘们挺骚啊,居然叫的这么亲切,我心里暗自揣摩着。“没什么事,当时看见兰姐的名片,想问候一下,唉!哪知道兰姐是个大忙人,现在才想起给我回电话啊。”我轻笑着说道。“晚和你们高局他们一起去唱了歌,才回来,之前没有看到你的短信,怎么啦,发信息给兰姐有什么事儿?”和高局在一起?我一阵吃惊,幸好她当时没看见信息,要是被高局知道他给兰姐发信息,那岂不是死翘翘了。“晚和高局在一起?”我有点胆怯的问道。“是呀,怎么啦?”我听她说话的口气,估计她喝了不少的酒,都有点茫了,试探着问道:“兰姐,现在你是一个人吧?那高局呢?”穆婉兰火辣辣的道:“不是一个人难道还和高启荣睡啊?唱完歌之后,给他找了两个小美女,送到酒店去啦。”这下我放心了,嘿嘿一笑,试探着问道:“一个人?兰姐,你老公没在家陪你啊?”“老公?哈哈!兰姐没有老公……兰姐是一个人……哎呀!你对兰姐的私生活还感兴趣?”穆婉兰躺在床懒洋洋的和我聊着,她感觉有股子说不出的温馨感。长久以来,她每次应酬完,回来基本是倒头睡,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半夜还给她发信息,这让她感觉有点欣慰。“兰姐,你……你没有老公啊?”我吞吞吐吐的问道,同时,心里有点窃喜,这让我靠近穆婉兰的步伐又容易了一些。 “是呀,兰姐单身一人。”穆婉兰咯咯一声轻笑,调笑着我道:“没有老公怎么啦?难不成你对兰姐还有什么想法呀?”女人有时候也会寂寞,尤其是像她这样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有时候半夜躺在床,感觉身边空落落的,真想有个结实宽厚的胸膛躺进去。虽然这些年她为了生意也曾玩过一夜情,但那总归都是逢场作戏,没一点感情可言,她甚至都没让那些男人亲过自己的嘴巴。“没,呃!没有……不敢……”我毕竟是第一次和像穆婉兰这样的富婆打交道,对方这种大方的言谈让我不免有点惴惴不安,心里暗自盘算着,她是不是在勾引我呢?“咯咯!庆泉小弟弟,你是没有想法呢?还是有想法不敢呀?”不知道为什么,穆婉兰一想到下午和叶庆泉面面相觑的那一刹那,小男生那种有点惊慌的眼眸和可笑的举动,让她心动不已。特别是晚喝了些酒,她现在浑身感觉不舒服,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身爬一样,那私密的地方更是痒难忍,搞的她有点心慌意乱,一只手不由自主顺着小腹滑到了下面……“庆泉,你在哪儿呢?要不你来我家里坐坐吧,兰姐想和你聊聊。”半晌,穆婉兰脱口而出道。说完,她将电话放在耳边,另一只手又放在了自己睡衣遮掩的玉兔面,轻轻的自摸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了,正是虎狼之年,实在有点饥渴难忍,情不自禁的呻吟了起来。而手机还处在通话,这一切让我听在耳里,痒在心里。兰姐该不会是在……?我一想到那种香艳的场景,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丝坏笑,道:“兰姐,可我不知道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啊?”[>>>>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十二章“呃!……我住在世纪阳光花园别墅区二十一号……。请大家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穆婉兰直截了当的告诉了我地址,她现在是真想对方能快点过来,滋润一下自己寂寞的心灵和……空虚的身体。她一脸醉红,穿着件单薄的丝质睡衣躺在床,身子有节奏的一起一伏,仿佛有个小猫用爪子在她身体里轻轻挠痒痒似得,让她难受极了。挂了电话,我稍微的琢磨了一会儿,去还是不去?但想到穆婉兰那种妩媚女人的新鲜感,还是刺激起了我的欲望,驱使我迅速的穿好衣服,跑出去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世纪阳光花园小区。站在二十一号别墅门前,我为了以防万一,拿出手机给穆婉兰发了个短信息:兰姐,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穆婉兰一直将手机放在枕头旁边,她此刻已经将被子夹在双腿间,紧紧的夹着,她感觉有点快受不了了。看见信息,她连衣服都没穿,赤裸身,随手披了一件单薄的丝绸睡衣,出去打开了门。我看见她玉体横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脸仍带着一丝绯红,眼眸更是有点迷离不定的样子,关心的问道:“兰姐,你是不是喝了不少酒啊?”穆婉兰嘴角挤出一丝媚笑,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压根没说话,一把拉起我的手腕,几乎是将我硬生生的拽进了屋子里,走廊的灯也没打开,将我直接拖进了她的卧房里。穆婉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那种痒难忍的感觉让她已经有点意乱情迷了。她的火辣辣的、直勾勾的盯着我,让我真的感觉有点不自在,但同时心里却又很享受似得。尼玛!自己这是什么扭曲的心态??我装作一脸茫然的看着穆婉兰,说道:“兰姐,你怎么啦,没事吧?”穆婉兰一脸潮红的踮起脚尖,温柔带着一丝霸道的勾住了我的脖子,将一张丰润且性感的粉唇盖在了我的嘴……我假惺惺的在她一对丰满的大白兔轻轻推搡着,嘟囔道:“兰姐……你不说我们聊聊的吗……别……”嘴巴却张开了,伸出舌头与她的舌尖迎合起来。心里嘀咕:这一对玉兔真他妈的大,真他妈的有弹性啊,双手随即用力,一把抓住了它,缓缓地揉搓起来。穆婉兰风情万种笑了一下,口呢喃了一句:“小坏蛋,来都来了,还和姐姐玩心眼呀?”说完,穆婉兰像是快要干渴死去的鱼儿遇见了水一样,贪心的吮吸着我的嘴唇,又在我的耳垂吮吸着舔弄着,一双温柔的手掌在我宽厚结实的背从往下,不停的摩擦、抓挠着。我心里大汗!像咱这种初出茅庐的菜鸟,还是别在她这种老江湖面前玩心眼,人家敢情早看穿俺心里的花花肠子了。刚才假惺惺了一下,之后我真相毕露了,抱着她一点一点往后挪动脚步,到了那张漂亮的欧式大床边,我轻轻将她推倒在了床。在一声痛嘶声,穆婉兰扬起白皙秀挺的脖颈,嘴唇颤抖着,发出一声嘹亮的娇啼,双手拉扯着我的头发,哆哆嗦嗦地哭叫着。我猛地向前冲去,剧烈地撞击起来,整个卧室似乎都在剧烈地晃动着,两人却浑然未觉,依旧在疯狂放纵,抵死缠绵。穆婉兰粉面潮红,秀发飞扬,如同暗夜的舞者,在我的身下,放肆地旋转着身子,发出欢畅的叫喊声,那声音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高亢而婉转,颤抖的尾音如同星星之火洒落,燎起了熊熊的火焰。叶庆泉的情欲如火如荼,在那曼妙的声音里,盯着穆婉兰那张羞红的鹅蛋脸,低吼着,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全然不顾床单已是一片狼藉。不知过了多久,我瞪圆了双眼,歪歪斜斜地撞击过去,两人同时发出几声呐喊,接下来,是一阵无边的悸动,那喊声渐渐虚弱下来,化作无声的叹息。卧室里终于安静下来,良久,我俯下身子,轻吻着她曲美动人的娇躯,颤声道:“兰姐,你真美!”穆婉兰仰起俏脸,长吁了一口气,美眸闪过一丝恍惚,颤抖着长长的睫毛,呓语般地道:“嘘,别说话,让姐姐,呃……再飞一会儿。”……清晨五点多钟,天色才蒙蒙亮,一缕朝阳透过云层照在大地,青阳市的大街小巷临街的店铺已经有了一丝喧闹声。而世纪阳光花园的一幢别墅里,却拉着厚厚的窗帘,将阳光完全的挡在了外面,屋子里的光线很暗,被子高高隆起,正有人如蛇般蠕动着,除了嘿嘿的坏笑声外,里面还有勾魂般的媚叫声传出。十多分钟之后,雕花的欧式大床晃动得更加厉害,被子踢开了一角,一条白生生的美腿露了出来,在床单蹬了几下后,又陡然勾了回去,紧接着,脚面忽然绷直,在一阵痉挛,那几根小巧白嫩的脚趾都在打着颤,锦被里传出一声媚到骨子里的娇呼:“不要,停下!”恰在这时,床头柜的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伴着嗡嗡的震动声,里面传出悦耳的童音:“雅咩蝶,雅咩蝶,雅咩蝶……”一愣神的功夫,穆婉兰红着脸探出头来,喘息着道:“小坏蛋,别闹了,快点,有电话来了!”我这时正在兴头,又把被子将她蒙,轻笑道:“不是电话,唉!早知道应该把闹钟功能取消了,这大早晨的,差点被它搅了我们的好事。”“还是……还是把这声音取消掉吧……听的心慌慌的……唔!”穆婉兰费了好大的力气,也没有把话讲清楚,只好无奈地闭了眼睛,又伸出白嫩的胳膊,勾住了我的脖子,颤声哼唱起来。又折腾了七八分钟,在穆婉兰媚媚的惊呼声,大床猛地抖动了几下,微微颤动起来,过了好一会,我探出脑壳,掀开了被子,望着脸色红润的穆婉兰,嘿嘿地坏笑起来,轻声道:“兰姐,这麻酥酥的感觉真好。”穆婉兰轻吟了一声,伸出瓷器般精致的玉臂,在我胸前推了推,羞恼地道:“小坏蛋,快出去!”我咧了咧嘴,笑嘻嘻地道:“别急,兰姐,让它在里面在动一会。” “别说流氓话!”穆婉兰臊得满脸通红,屈指在我额头敲了一记爆栗。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眉花眼笑地道:“兰姐,昨晚我们俩难道说的还少吗?”穆婉兰白了我一眼,用手捂了脸,咬着粉唇,有些伤感地道:“我真是失心疯了,喝了点酒鬼迷心窍,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情来。”我听的微微一愣,心里嘀咕:咦!这女人什么意思啊,那天他和高局在办公室……加第二天早我打扫卫生时,还看见了纸篓里的卫生纸……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装起清纯来了,有意思吗?“小泉,你经常锻炼吗?身体好结实呀。”穆婉兰没有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紧紧地搂着我,手掌在我胸口轻轻抚摸着,轻轻喘着香气道。这次我和穆婉兰缠绵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算是彻底将穆婉兰给喂饱了,让她在一个小时之内两次到达了快乐的巅峰,完完全全的享受了一回做女人的乐趣。“嘿嘿!兰姐,怎么样,刚才爽不爽啊?”我躺在她身边,扭头看着她,一脸的坏笑。“舒服死了呢,姐都好多年没体验过这种高潮的感觉了。”穆婉兰喘着气,有点感慨的说道。“兰姐,你别骗我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像兰姐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哪里会缺少男人。”我甜言蜜语的灌着迷汤。“你个小坏蛋!”穆婉兰满脸潮红的乜了我一眼,娇嗔的道:“你把兰姐我看成是什么人了呀,难道是个男人我会让他床?”“兰姐,那……那个……”我故意欲言又止,嘿嘿一笑,将话题转到了高启荣身。“你不是想问高启荣嘛……”穆婉兰只瞄了一眼,猜出我在琢磨什么,她轻蔑的笑了一声,不屑的道:“要不是让他给我帮忙,我才懒得应付那个老色鬼呢。你刚进资源局,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这些事以后你自然会了解的。”[>>>>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4273934569.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ending&bookname=%E6%9E%81%E5%93%81%E5%B0%8F%E5%86%9C%E6%B0%91/%E6%9E%81%E5%93%81%E5%AF%8C%E5%86%9C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zx/38264.html

(0)
上一篇 2022-01-05 上午7:11
下一篇 2022-01-05 上午8:0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