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色巅峰》叶庆泉陈晓蕊全文免费阅读 活色巅峰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作者:全市虾蟹

角色:叶庆泉陈晓蕊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又名《活色巅峰》(主人公是叶庆泉陈晓蕊)是来自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活色巅峰》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我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我是一个奋发向上的青年才俊,带领家乡人致富,这就是我毕生的追求!

书评专区:

时间煮雨:正如白夜行中说的世界上最难以直视的,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人心太复杂,我们永远都猜不透。作者在文中也很好的描写了人性,我很喜欢这种令人深思的作品。

故里:字句之间,剖析人性。情节更是跌宕起伏,同时细腻的写出了人物内心的真善与贱恶。贴合当下社会的生活万象,不可多得的一本好书。

![4.8.jpg][1]

《活色巅峰》免费阅读

第4章 烦心事

嘉琪姐不在家,我也懒得做饭,就回到文英阿姨家里,正巧饭菜已经上桌,宋叔叔也在家,他文化程度不高,做的是技术活,平时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就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也是简单直接。

见我进了屋子,宋建国把手一抬,招呼我坐下,满脸慈祥地问道:“小泉啊,最近怎么样,工作没什么压力吧?”

我夹了一口菜,笑呵呵的道:“还行,刚上班,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

宋建国脸上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就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就比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

“好的,我记住了。
”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

相反,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对于我来说,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没有理由不珍惜。

吃饭时,文英阿姨发了通牢搔,对象是方正源,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但根子上依然是赌博引起的。

对于周围邻居那些靠死工资吃饭的家庭而言,老是向别人借钱,还拖着不还,会导致人家极大的反感,毕竟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按文英阿姨的说法,方正源最近找人借钱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有的时候身上没钱,十块八块也要,这不免让文英阿姨极为气愤。

我摇了摇头,方正源好赌,刚结婚时还懂得收敛,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但近期赌瘾却越来越大,脾气也愈发地暴躁起来,平日里极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在赌场里面。

而宋嘉琪又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无法狠心抛却方正源,两人这样一拖再拖,这日子最终估计是有点玄。

从文英阿姨家出来天色也晚了,我就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出门去上班,却在下楼的时候恰巧碰见了病恹恹的宋嘉琪。

宋嘉琪是文英阿姨的女儿,文英阿姨的老公叫宋建国。

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似乎昨晚没有休息好。

“嘉琪姐。
”我停下脚步,轻声打着招呼。

宋嘉琪勉强一笑,温柔地道:“小泉,去上班吧,别迟到了。

我摇了摇头,轻声道:“嘉琪姐,上班的事情不急,我是想问问,你上次说去珠城进货,打算什么时候去?”

“珠城我没去过呢,正源也不同意陪我去,一个人去,好像不太方便。
”宋嘉琪咬着嘴唇,苦恼地道,漂亮女人也有很多烦恼,孤身一人去外地,很难保证安全。

我清楚她的顾虑,笑着道:“那就再等等吧,等我有了假期,陪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宋嘉琪点点头,眼波里满是温柔,笑盈盈地感慨道:“时间过的可真快,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居然一下子就长大了,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

我笑了笑,语气诚恳地道:“嘉琪姐,以后若是遇到烦心事,尽可以跟我说,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

“我……”

宋嘉琪嘴唇翕动,只说出一个字,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眼角也随之湿润了,美眸之中,闪动着一片晶莹,可是她仍粲然一笑,伸出手,抹去眼角的泪痕,扬起俏脸道:“你这小屁孩,倒会安慰人,经你这样一说,心里舒坦多了。

我凝视着她,低声道:“舒坦了就好。

宋嘉琪轻抚秀发,迟疑着问道:“小泉,去珠城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为了经营这家小服装店,宋嘉琪将所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进去,加上现在做的人多了,竞争压力逐渐变大,前途可谓黯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望。

她此时正面临着一个重要选择,是继续经营下去,还是关门转让,这是一个极难的命题,之所以和我商量想去珠城试试,也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心里其实还是没底。

我笑了笑,道,“嘉琪姐,乐观一些,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轻言放弃。

宋嘉琪被我的情绪感染,展颜一笑,道:“好的,我决不放弃。

我竖起拇指,笑着道:“不错,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女强人,没有自信,哪能成功?”

宋嘉琪双颊绯红,妩媚地白了我一眼,催促道:“小泉,快去上班吧,不要迟到,你以后要是当了大官,姐姐可就有依靠了。

我笑了笑,凑趣的道:“嘉琪姐,对我有点信心嘛,区区大官,不过尔尔,何足挂齿哉!”

宋嘉琪‘扑哧’一声笑了,随即板起面孔,嗔怪地道:“你啊,还是那个小屁孩,就喜欢说大话。

我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哪有,这可是事实!”

宋嘉琪撇了撇嘴,轻笑道:“好吧,瞧把你能的。
”我听了就哈哈一笑,迈着轻快的脚步,转身向小区外走去。

宋嘉琪单手托腮,站在楼下,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秀眉紧蹙,俏脸上又泛起了愁云。

昨天晚上,方正源仍在做她的工作,软磨硬泡,哄她就范,这让宋嘉琪极为苦恼,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会想出那样荒唐的办法,来维系香火。

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对于这样的事情,本身就极为抵触,甚至,连想一下,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更何况,在她眼里,一直把我当作弟弟,我们两人之间就算再怎样亲密,也绝不可能发生关系,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方正源的纠缠,让她不堪其扰,一整夜都没有休息好,也没有心情打理店面,幸好,经过我的一番开导,她的心情才稍稍好转。

“这个小屁孩……”宋嘉琪幽幽地叹了口气,收拾好心情,又开始琢磨起服装店的生意了。

[>>>>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5章 差点撞到大清早来到资源管理局时,院子里有人在打扫卫生,我进到办公楼里,里面还静悄悄的。我来到高副局长的办公室门前,拧了一下把手,门开着。外面一间办公室的这片空间稍显凌乱,毕竟我来之前高启荣以前的秘书已经走了一段时间,桌上有点烟灰,几张报纸随便摊开在茶几上。趁着高副局长来上班前,我先把卫生给搞一遍,让高副局长觉得耳目一新,对他也的印象也会增分不少。想到就干,我挽了挽袖子,找来了扫把,开始从一头的角落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又去水房浸了抹布,回去把桌子和茶几细心的擦了一遍,靠墙的玻璃窗我也没忘记。等到快九点多,高启荣才一脸倦容的走进办公室,我已经把外面这空间打扫的窗明几净,让他登时觉得耳目一新,笑着表扬起我来:“小叶啊,真是挺勤快的,不错,帮我把里面屋子也打扫一下吧。”我笑着点了点头,只得握着扫把和抹布推门进去。打眼就看到床头的垃圾篓里堆着几团卫生纸,一想就知道昨天那个女人在这间屋子里没干啥好事。但我只是盯着垃圾篓随意瞄了一眼,就赶忙认真打扫起卫生来。我明白,领导们最不喜欢身边人知道自己那些隐私的事情,就算知道了也要守口如瓶,要不然,就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等我倒完垃圾回来,高副局长已经进了里间的办公室,门半开着,听见我回来,他在里面喊我进去。我走到门口,满脸堆笑的问道:“高局,您有什么吩咐?”高启荣弹了弹烟灰,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小叶啊,我马上要出去开个会,你今天就正式上班了,这样吧,你去找一下后勤处罗主任,给自己领一台电脑回来用吧。”我恭敬的一点头,感激的道:“好的,谢谢高局,那我去了啊。”按照高启荣的吩咐,我去后面办公楼找到了后勤处罗主任,说明了来意。罗主任看上去一脸精明的模样,在资源管理局工作也有些年头了。他看着我,心里在琢磨,这个毛头小子刚进局里就能给高副局长做秘书,估计是有一点关系的,整个管理局有多少人挤破了头想争这个位子呢。这样一想,罗主任脸色就显得热情起来,和我客气了一番,亲自带着我去了后面后勤处的仓库。走进库房,里面两个女人正闲聊着,看见我们进来,两人赶忙站起了身。罗主任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两个女人都是局里后勤处的临时工。刚介绍完毕,罗主任身上的电话响了,他笑呵呵说:“小叶啊,你需要什么东西,挑好了让她们给你送过去就行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过去了。”我点了点头,笑着客气道:“罗主任您忙吧,谢谢你啊。”罗主任走后,我打量了这两个女人一眼。那个胖胖姓刘的女人一看就是中年妇女的标准体态,另一个张晓芬则体型苗条,显得有点可人有型,看上去也比那个胖女人年轻的多,确切的说,是那种花信少妇类型的。初来乍到,为了给单位里的同事留下好印象,我万事都得表现出谦逊的样子,哪怕对方是个临时工,就微笑着寒暄道:“两位大姐是啥时候开始在管理局工作的啊?”胖女人心直口快,她憨厚的笑着说道:“王领导,我们两都是才来一个多月,干临时工,在后勤处打打杂,小芬是咱们局张局长的堂妹。”我一听,这个身姿绰约的张晓芬居然还是一把手局长的堂妹,立刻谦虚的笑道:“刘大姐,千万别叫我领导,我就是一新分来的大学生,真担不起你这称呼,你们以后叫我小叶就行。”“那行,以后我们就叫你小叶啦。”胖胖的刘大姐笑呵呵的说道:“小叶啊,你需要哪些办公用品?填一下单子,我们马上就给你送到办公室去。”我笑着说道:“只是要一台电脑。”胖女人笑呵呵点头说道:“好的好的,那小叶,我们马上就给您送到办公室去。”填了领用办公用品的登记单,我从仓库回来时,高局长已经去开会了,高局暂时也没给我安排具体的工作,我坐在那里,就显得有点百无聊赖。过了会儿,库房那两个女人将电脑搬进来了,放到桌上,没想到张晓芬竟然还会装电脑,帮我把几条线熟练的连接上之后,拍了拍手说道:“好了。”我对她笑着说:“张姐,谢谢你啊。”张晓芬虽然穿着普通,但身材却很好。在她装机时,我忍不住偷偷打量了她几眼,这个女人外表看着冷冰冰的、话也不多,但眉宇之间却颇有点成熟的风情。张晓芬貌似知道我偷偷在打量她,俏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那小模样,看的我心里不禁直痒痒。我暂时没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两个女人走后,我干脆琢磨起怎样为嘉琪姐经商铺路的事情,让她将服装店的生意盘活,继而顺利地发展壮大。服装店要想发展起来,首先需要转换经营模式,珠城之行也势在必行。并且,此行之前,还需要提前准备出一份详细周密的计划书,否则,以宋嘉琪现在的状况,就算是要做委托加工,基于成本和盈利两方面考虑,只怕也没人愿意接单子。一边思考着其中的细节,我一边迅速在本子上勾勒着自己的构思,我正在大肆书写着策划案时,办公室的门不经敲响就嘎吱一声被推开了。我以为是高副局长开完会回来了,要不然谁有这么大权力,进来连门都不敲一声。赶忙站起身,一脸笑意的准备上前迎接。抬头一看,竟然是昨天下午来的那个女人,对方穿着一件玫红色上衣,紧身牛仔裤,黑色高跟鞋,烫发扎成一把,看起来漂亮极了。我们俩同时看着对方,少妇笑了笑,瞥了我一眼,径直朝里间高启荣的办公室走去。我忙喊道:“高局长没在。”她这才停下脚步,斜过身子,微微挑着柳眉,问道:“哦,他去哪里了?”“开会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我说着话,从办公桌前绕出来,跟在她身后。她转过身来,垂了一下眼睑,想了下,说道:“那好,我先走了,高局回来后你替我给他打声招呼,就说我来找过他了。”我知道,这女人能这样三番五次来高局办公室连门都不敲,对方和高启荣的关系肯定很亲密,我可不敢得罪。于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那请问怎么称呼您?”“我叫穆婉兰,你就说我来找他了。”她说完,就径直朝外走去,我恭敬的紧跟在她身后相送,刚走到门口,她突然又转过身来了,我由于跟的太紧,准备将她送出去就关上办公室门,双手举在半空中。手掌差点就碰到对方。[>>>>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6章相逢我吓得一跳,心慌意乱的连忙解释说:“穆、呃,兰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穆婉兰看着我脸上惊慌的神色,她先是愣了愣,之后却被我的举动和话语逗的心情开朗起来,竟然展颜一笑。我有点摸不清楚对方笑什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三十多岁的人了,笑起来竟宛若一个少女。“我,那个……我是准备……我想关门,不是想那个……”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心里有点担忧,毕竟不知道她脾气如何,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哎呀,你想哪个呀?”穆婉兰娇俏地盯着我问道,我现在呆愣的模样让穆婉兰觉得挺逗、挺好玩的,不免就在门口多停留了片刻,像是在逗我开心。“呃……我没……没想哪个。”我见穆婉兰直勾勾的凝视着自己,嘴角挂着笑意,让人看了很是受用。靠,干吗这样看着我啊!我额头上浸出了汗水,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心里想着眼前这么个美女竟是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人的朋友,我是真觉得不值。穆婉兰看着我,仿佛突然间看见了十多年前的初恋男友,在她怀孕后,却狠心甩了她的吴佳祥。我看穆婉兰的眼神好像不对,怎么凝了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靠,看的老子真是有点心慌意乱了。我慌忙在她面前晃了晃手指。手这一晃,打破了穆婉兰的回忆,她眨了一下那双带电的眼睛,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大方的一把抓住我的手,拍在我手心,浅浅一笑,说道:“小叶,这是姐的名片,昨天开车溅了你一身泥水,不好意思噢,以后要有什么事需要姐帮忙的,就打名片上的电话,改天有空,兰姐约你一起吃个饭。”我被她的举动搞懵了,呆若木鸡的愣怔了一下,低头看向手心里的名片-鑫茂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执行总裁:穆婉兰。我这才知道眼前这位美女原来竟还是位集团的老总,不免有点佩服起她来,用敬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满脸堆笑的夸赞说:“没想到穆总这么年轻竟已是集团老总,真是太厉害了。”穆婉兰收敛了神情,微微一笑,谦虚的说道:“厉害什么呀,也就运气好一点,以后认识了,你别叫我穆总了,太俗,就叫我兰姐吧,我爱听。”我腼腆的笑了笑,和兰姐就这么算是认识了。等兰姐走后,我在办公室里将资源局的各种材料找了出来,翻看学习了一天,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离开单位,这时正是下班高峰,我挤上了公交车。刚一上车,就被汹涌的人潮挤得脚不沾地的往前走,之后死死握住扶手,才勉强站稳。公交车一个颠簸,我突然被人撞了一下,皱着眉撇了一眼,发现居然是局后勤处管仓库的张晓芬。张晓芬起初也没注意到是我,看我回头,她也感觉挺意外的。“晓芬姐,你也才下班啊?”?我打着招呼。“是呀,小叶,你也这么晚才回去呀?”没想到在单位里冷冷的张晓芬居然微笑着回话,嘴角还扬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这让我感觉暖洋洋的。“嗯,晓芬姐在哪里住呀?”我笑呵呵的问她,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她。“我住在城郊。”张晓芬略尴尬的笑了笑,垂下了头,不敢直视眼前这帅气小伙的眼神。过了一会儿,我不由自主的悄悄扭过头去看她,张晓芬似乎有点察觉,但只是脸色微红,到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还是和我站在一起。这张晓芬啥意思,难道她是故意的?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就起了促狭的念头,于是我冲她笑了笑,微微侧过身子,假装换个扶手,却更加靠近了。让我心里喜悦的是,张晓芬她并没有躲闪,只不过是把脸扭向了窗外去,在她扭头的霎那,我分明看到了张晓芬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安的神色。有戏!嘿嘿!绝对是有戏![>>>>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7章切磋车到站了,张晓芬都没敢看我,小声说道:“小叶,到终点站了,我到家了,你往哪里去呀?”我懵了一下,环顾四周,道:“哦,我也在这儿下吧。晓芬姐,你就在这附近住吗?”“嗯,你不会是也在这里住吧?我以前没看见过你呀。”张晓芬笑了笑,疑惑的问道。“我?”我愣了一下,挠了挠额头道:“我不住在这儿,刚才坐过站了,嘿嘿。”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扑哧”一声,脸上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你想啥呢?小叶,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晓芬笑毕,打趣的问我。“没想啥。”我呵呵笑着道,总不至于对她说,和你站在一起,忘记下车了吧,于是就岔开话题,随意的问道:“晓芬姐,你老公在哪里上班呀?”听我这样一问,张晓芬的柳眉蹙了起来,表情登时有点阴沉,愣怔了片刻,垂下头,小声说道:“他前年就……去坐牢,我们离婚了。”我愣了愣,知道问到了别人的痛处,赶忙呵呵傻笑几声,尴尬的说道:“呃……那个……晓芬姐,你晚上怎么吃饭啊,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张晓芬收敛了脸上失落的神情,抬起头,嘴角勉强挤出一丝浅浅的笑容,说道:“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你要不嫌弃,要不就到我家去吃饭吧?”我心里一喜,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但顾虑到她家里会有其他人,就笑着说道:“晓芬姐,这……你家里人……不方便吧?”张晓芬并不知道我的心思,笑吟吟的说道:“我家里就一个小孩子,没什么不方便的。”我这才放心了,跟着她在旁边小超市买了点菜,朝家里走去。张晓芬家里条件虽然一般,可有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姹紫嫣红,环境倒还蛮幽静的。张晓芬的小孩才四五岁,跑出去玩耍了,到了她家,我在客厅里坐下来,她给我倒了杯水,就去厨房做饭了。她既然能请自己来家里吃饭,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毕竟她都离婚两年了。我坏坏的想着,于是就起身从客厅里走了出去,悄悄来到厨房门口,见她正背对着自己,在案板边切菜。这时,张晓芬把菜放在水里冲洗了一番,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道:“小叶,你去坐吧,厨房的活不是你们大老爷们干的。”“那可不见得,饭店里的好厨子都是爷们,要不要咱们切磋一下?在厨房里分出个上下?”我忍不住说道。“切磋就切磋,谁怕谁!”张晓芬说完也看了我一眼。烧菜时,我一边笑嘻嘻的指责张晓芬炒菜动作不专业,一边贴在她身后言传身教。张晓芬见我指点的确实挺专业,磕磕绊绊道:“是、是……是这样吗?”我表情一本正经,任谁看了都觉得我是在认真教学的正人君子。“小叶,你去歇着吧,我、我会做了。”张晓芬小声地说道。我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心里做了一番思量后,我鼓足了勇气,打算手把手教。张晓芬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吓得愣住了,她有点惊慌失措地说道:“门,院门还开着呢,小叶,去把门关了。”我嘿嘿一笑,笑嘻嘻的松开她,心里乐开了花,跑出去将院门从关了,然后又飞快的跑进了厨房。[>>>>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8章 机会“咚咚咚。”不知过了多久,院门敲响了,外面传来张晓芬孩子的声音:“妈,开门呀,关着门干什么呀?”张晓芬一阵惊慌,连忙把我推开,催促我道:“快去开门,我孩子回来了。”我美滋滋的走开,看着张晓芬收拾妥当,这才慌忙出去打开了院子门。她孩子埋怨道:“妈,你干嘛关门呀?”张晓芬心神不宁的说道:“你出去玩耍了,妈和叔叔在厨房做饭,怕有小偷进来呗。”这时我点了支事后烟,带着一脸惬意的笑容,心满意足的从厨房走了出来,朝她小孩道:“小家伙,过来。”小孩翻了个白眼,说道:“大家伙,你过来。”说着,这孩子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我们,我和张晓芬互相看了一眼,正在疑惑的时候,小孩好奇地说:“妈妈,你头发上怎么有那么多的草啊?”“啊?……哦!是刚才不小心碰到了。”张晓芬敷衍了她孩子一句,斜睨了我一眼,眼神有点嗔怪,让我感觉很享受。说完,张晓芬低下头,一边将头发上的草都捡了,一边说道:“你们先坐吧,饭马上就好了。”吃了饭之后,张晓芬打发她儿子去隔壁屋子写作业,她把门关上之后,来到客厅和我坐下。“你……等会你还回去吗?”张晓芬吞吞吐吐的说道,不敢看我。我的嘴角浮起一抹笑容,转过脸,打量着她:“晓芬姐,机会还多着呢。”张晓芬看着我,呐呐的说道:“要走吗?”我站起身,笑着说道:“肯定要回家得啊,在家里被看见了对你也不好。晓芬姐,急什么啊,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嘿嘿!明天见,有机会我去库房找你。”……回到家,我想到今天中午吃饭时遇到宋叔叔和他同事们的一幕,当时,宋叔叔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正和几个同事一起发着宣传单……我有些好奇,就走过去拿了一张,发现是农机厂机械方面的设计宣传。农机厂建造于二十年前,初期赶上国内工业生产大浪潮,成绩斐然,也是政府方面大力扶植的纳税大户,在青阳市里一度很有影响力。只是近些年,由于设备老化,产品线单一,管理混乱等一系列问题,农机厂在经历了前期的高速发展之后,渐渐的停滞下来,开始走下坡路,景况也大不如从前了。我拿着宣传单,扫了几眼,目前由于多方面原因,酿成了一波国企大量倒闭,数千万职工失业下岗的浪潮。而青阳市这边,自然也没能幸免,受到了巨大冲击,农机厂则是首当其冲,初期实施的改革措施,非但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效,反而进一步加快了自身的消亡。农机厂要是倒闭,宋叔叔就得失业下岗,对他绝对是个重大打击,看着宋叔叔和他同事们忙碌的身影,我的心情却变得有点沉重,暗自琢磨着,该如何改变这个局面。然而,我有自知之明,在这场声势浩大,席卷全国的下岗浪潮当中,作为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我所具有的能量,实在是微不足道。想要拯救农机厂,对于我而言,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宋叔叔看到我发呆的样子,走过来好奇地问道:“小泉,你怎么了?”我的笑容有点干涩,摇头道:“没什么。”宋建国抬腕看了下表,点了点头道:“没事你就回办公室去吧,小泉,工作要好好干啊!”说完,他回到路边,跟同事们打过招呼,就一起朝农机厂的方向走去。我很清楚,农机厂的效益很不好,可因为最近市政府颇为重视,要大力扶植农机厂改革,还拨付了一笔专项资金,要求扩大生产规模,提速发展,农机厂借着这机会,一直在开动员大会,给工人们鼓劲,准备大干一场。我心里知道,宋叔叔对农机厂的感情很深,几乎是把一生的心血都放在了厂里。不过很显然,无论是市政府方面,还是农机厂自身,对当前的形式,都过于乐观了,犯了方向性的错误,要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绝非第二个春天,而是一个冷峻的严冬。最重要的是,现在时间紧迫,若不能及时调整思路,那么最终的结局,将是个悲剧,这个青阳市举足轻重的国有企业,接下来的日子必将不会好过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自己对农机厂的死活其实并不关心,但涉及到宋叔叔,却由不得我了。“不行,必须得做点什么!”我翻身而起,来到书桌边,点了支烟,打开电脑,敲击着键盘开始奋笔疾书……[>>>>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867607753.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ending&bookname=%E6%9E%81%E5%93%81%E5%B0%8F%E5%86%9C%E6%B0%91/%E6%9E%81%E5%93%81%E5%AF%8C%E5%86%9C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zx/38179.html

(0)
上一篇 2022-01-11 上午7:13
下一篇 2022-01-11 上午7:4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