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色巅峰叶庆泉陈晓蕊全文阅读免费小说

小说: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作者:全市虾蟹

角色:叶庆泉陈晓蕊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又名《活色巅峰》(主人公是叶庆泉陈晓蕊)是来自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活色巅峰》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我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我是一个奋发向上的青年才俊,带领家乡人致富,这就是我毕生的追求!

书评专区:

南柯一梦:在高潮前慢慢将节奏减慢,就像老好莱坞电影一样、然后突然的一刀、一剑拉慢节奏!这样读者才有身临其境之感,正如某篇起点写作指南所说的,你喜欢吃汉堡,你把这个吃汉堡的过程写得先让自己流出口水了,让读者觉得汉堡诱人,你才能赚到买下一个汉堡的钱,这玩意不仅是网文,小说也是一样。

难逃月色:描写还是不错的,很生动。人物的互动贴合设定和背景,没有刻意降智配角,不管好人坏人角色都立体生动,作者在刻画角色上面还不错。

![3.69.jpg][1]

《极品小农民》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

“呃!……我住在世纪阳光花园别墅区二十一号……。请大家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穆婉兰直截了当的告诉了我地址,她现在是真想对方能快点过来,滋润一下自己寂寞的心灵和……空虚的身体。

她一脸醉红,穿着件单薄的丝质睡衣躺在床,身子有节奏的一起一伏,仿佛有个小猫用爪子在她身体里轻轻挠痒痒似得,让她难受极了。

挂了电话,我稍微的琢磨了一会儿,去还是不去?但想到穆婉兰那种妩媚女人的新鲜感,还是刺激起了我的欲望,驱使我迅速的穿好衣服,跑出去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世纪阳光花园小区。

站在二十一号别墅门前,我为了以防万一,拿出手机给穆婉兰发了个短信息:兰姐,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

穆婉兰一直将手机放在枕头旁边,她此刻已经将被子夹在双腿间,紧紧的夹着,她感觉有点快受不了了。看见信息,她连衣服都没穿,赤裸身,随手披了一件单薄的丝绸睡衣,出去打开了门。

我看见她玉体横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脸仍带着一丝绯红,眼眸更是有点迷离不定的样子,关心的问道:“兰姐,你是不是喝了不少酒啊?”

穆婉兰嘴角挤出一丝媚笑,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压根没说话,一把拉起我的手腕,几乎是将我硬生生的拽进了屋子里,走廊的灯也没打开,将我直接拖进了她的卧房里。

穆婉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那种痒难忍的感觉让她已经有点意乱情迷了。

她的火辣辣的、直勾勾的盯着我,让我真的感觉有点不自在,但同时心里却又很享受似得。

尼玛!自己这是什么扭曲的心态??我装作一脸茫然的看着穆婉兰,说道:“兰姐,你怎么啦,没事吧?”

穆婉兰一脸潮红的踮起脚尖,温柔带着一丝霸道的勾住了我的脖子,将一张丰润且性感的粉唇盖在了我的嘴……

我假惺惺的在她一对丰满的大白兔轻轻推搡着,嘟囔道:“兰姐……你不说我们聊聊的吗……别……”嘴巴却张开了,伸出舌头与她的舌尖迎合起来。

心里嘀咕:这一对玉兔真他妈的大,真他妈的有弹性啊,双手随即用力,一把抓住了它,缓缓地揉搓起来。

穆婉兰风情万种笑了一下,口呢喃了一句:“小坏蛋,来都来了,还和姐姐玩心眼呀?”

说完,穆婉兰像是快要干渴死去的鱼儿遇见了水一样,贪心的吮吸着我的嘴唇,又在我的耳垂吮吸着舔弄着,一双温柔的手掌在我宽厚结实的背从往下,不停的摩擦、抓挠着。

我心里大汗!像咱这种初出茅庐的菜鸟,还是别在她这种老江湖面前玩心眼,人家敢情早看穿俺心里的花花肠子了。

刚才假惺惺了一下,之后我真相毕露了,抱着她一点一点往后挪动脚步,到了那张漂亮的欧式大床边,我轻轻将她推倒在了床。

在一声痛嘶声,穆婉兰扬起白皙秀挺的脖颈,嘴唇颤抖着,发出一声嘹亮的娇啼,双手拉扯着我的头发,哆哆嗦嗦地哭叫着。

我猛地向前冲去,剧烈地撞击起来,整个卧室似乎都在剧烈地晃动着,两人却浑然未觉,依旧在疯狂放纵,抵死缠绵。

穆婉兰粉面潮红,秀发飞扬,如同暗夜的舞者,在我的身下,放肆地旋转着身子,发出欢畅的叫喊声,那声音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高亢而婉转,颤抖的尾音如同星星之火洒落,燎起了熊熊的火焰。

叶庆泉的情欲如火如荼,在那曼妙的声音里,盯着穆婉兰那张羞红的鹅蛋脸,低吼着,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全然不顾床单已是一片狼藉。

不知过了多久,我瞪圆了双眼,歪歪斜斜地撞击过去,两人同时发出几声呐喊,接下来,是一阵无边的悸动,那喊声渐渐虚弱下来,化作无声的叹息。

卧室里终于安静下来,良久,我俯下身子,轻吻着她曲美动人的娇躯,颤声道:“兰姐,你真美!”

穆婉兰仰起俏脸,长吁了一口气,美眸闪过一丝恍惚,颤抖着长长的睫毛,呓语般地道:“嘘,别说话,让姐姐,呃……再飞一会儿。”

……

清晨五点多钟,天色才蒙蒙亮,一缕朝阳透过云层照在大地,青阳市的大街小巷临街的店铺已经有了一丝喧闹声。

而世纪阳光花园的一幢别墅里,却拉着厚厚的窗帘,将阳光完全的挡在了外面,屋子里的光线很暗,被子高高隆起,正有人如蛇般蠕动着,除了嘿嘿的坏笑声外,里面还有勾魂般的媚叫声传出。
十多分钟之后,雕花的欧式大床晃动得更加厉害,被子踢开了一角,一条白生生的美腿露了出来,在床单蹬了几下后,又陡然勾了回去,紧接着,脚面忽然绷直,在一阵痉挛,那几根小巧白嫩的脚趾都在打着颤,锦被里传出一声媚到骨子里的娇呼:“不要,停下!”

恰在这时,床头柜的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伴着嗡嗡的震动声,里面传出悦耳的童音:“雅咩蝶,雅咩蝶,雅咩蝶……”

一愣神的功夫,穆婉兰红着脸探出头来,喘息着道:“小坏蛋,别闹了,快点,有电话来了!”

我这时正在兴头,又把被子将她蒙,轻笑道:“不是电话,唉!早知道应该把闹钟功能取消了,这大早晨的,差点被它搅了我们的好事。”

“还是……还是把这声音取消掉吧……听的心慌慌的……唔!”穆婉兰费了好大的力气,也没有把话讲清楚,只好无奈地闭了眼睛,又伸出白嫩的胳膊,勾住了我的脖子,颤声哼唱起来。

又折腾了七八分钟,在穆婉兰媚媚的惊呼声,大床猛地抖动了几下,微微颤动起来,过了好一会,我探出脑壳,掀开了被子,望着脸色红润的穆婉兰,嘿嘿地坏笑起来,轻声道:“兰姐,这麻酥酥的感觉真好。”

穆婉兰轻吟了一声,伸出瓷器般精致的玉臂,在我胸前推了推,羞恼地道:“小坏蛋,快出去!”

我咧了咧嘴,笑嘻嘻地道:“别急,兰姐,让它在里面在动一会。” “别说流氓话!”穆婉兰臊得满脸通红,屈指在我额头敲了一记爆栗。

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眉花眼笑地道:“兰姐,昨晚我们俩难道说的还少吗?”

穆婉兰白了我一眼,用手捂了脸,咬着粉唇,有些伤感地道:“我真是失心疯了,喝了点酒鬼迷心窍,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情来。”

我听的微微一愣,心里嘀咕:咦!这女人什么意思啊,那天他和高局在办公室……加第二天早我打扫卫生时,还看见了纸篓里的卫生纸……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装起清纯来了,有意思吗?

“小泉,你经常锻炼吗?身体好结实呀。”穆婉兰没有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紧紧地搂着我,手掌在我胸口轻轻抚摸着,轻轻喘着香气道。

这次我和穆婉兰缠绵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算是彻底将穆婉兰给喂饱了,让她在一个小时之内两次到达了快乐的巅峰,完完全全的享受了一回做女人的乐趣。

“嘿嘿!兰姐,怎么样,刚才爽不爽啊?”我躺在她身边,扭头看着她,一脸的坏笑。

“舒服死了呢,姐都好多年没体验过这种高潮的感觉了。”穆婉兰喘着气,有点感慨的说道。

“兰姐,你别骗我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像兰姐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哪里会缺少男人。”我甜言蜜语的灌着迷汤。

“你个小坏蛋!”

穆婉兰满脸潮红的乜了我一眼,娇嗔的道:“你把兰姐我看成是什么人了呀,难道是个男人我会让他床?”

“兰姐,那……那个……”我故意欲言又止,嘿嘿一笑,将话题转到了高启荣身。

“你不是想问高启荣嘛……”

穆婉兰只瞄了一眼,猜出我在琢磨什么,她轻蔑的笑了一声,不屑的道:“要不是让他给我帮忙,我才懒得应付那个老色鬼呢。你刚进资源局,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这些事以后你自然会了解的。”

[>>>>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十三章“兰姐,那老家伙那天下午把你叫进他办公室,你们都……做什么了啊?”我壮起胆子,笑嘻嘻的问她,一付欲言又止状。虽然基本断定他们是在里面嘿咻了,但看见刚才穆婉兰的神态表现,却觉得又有点不像,我懒得琢磨了,干脆确认一下。“你个小坏蛋!什么意思呀你?”穆婉兰捏着我的鼻子,扭过头看着我,一脸疑惑的问道。我暗咬了咬牙,干脆把话挑明,道:“兰姐,我……我第二天看见字纸篓里的卫生纸,不是……那个……你们在一起啊?”“卫生纸?……我们在一起?……”穆婉兰愣了愣,脸一付恍然大悟状,突然冷冷一笑,道:“怎么?合着搞了半天,你以为是我和那老色鬼……?”“兰姐,我不知道,随便问问嘛。”我表面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切!我算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做,躺在家里也够我一辈子吃喝了,高启荣那区区一个副科级的老色鬼,凭他也想睡老娘我?他肚子里倒是有这份鬼心思,但也要老娘能看他才行啊!……”说着,穆婉兰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告诉你吧,光是我知道的,你们局里有两个小姑娘和他有一腿,其一个是局办公室的,另一个是财务科的,那老色鬼凭着手那点破权,这些年可没少做这种事情。”说到这儿,穆婉兰恨恨的乜了我一眼,面带寒霜的道:“算了,懒得说这些破事,你现在都知道了,赶快走吧,早还要班呢。”我一听对方这语气,心里登时“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刚才说话没注意,将大美女给得罪了。但我哪知道这间有这许多曲折,也不能怪我啊。可这时候和女人讲道理是不行的,唯有赔小心是策。好话说了一箩筐,穆婉兰募得咯咯笑了起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撅着小嘴道:“干嘛啊你,不会这么快爱姐姐了吧?”我翻了下白眼,轻声的道:“爱不爱的先放一边,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那又怎么样?”穆婉兰撇了一下嘴角,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哼了一声,淡淡地道:“不怎么样,只不过,除了我以外,任何男人都不能碰你!”穆婉兰愕然,吃惊地望着我,伸出芊芊玉指,点着我的脑门,饶有兴致地道:“小弟弟,你讲一点道理好不好?我们两个算是发生了点什么,也只是暂时的你情我愿,却不受法律保护的。呵呵!算是你们高局长也不敢管我,你倒好,居然有胆子管起老娘的事情来了?”我笑了笑,把头转向窗外,目光却逐渐变得锐利起来,轻声的道:“高局?哼!他算个屁。像你之前所说,凭他区区一个副科级局长,我至于要怕他?现在只不过是才参加工作不久,低调做人罢了。”穆婉兰秀眉微蹙,道:“不会吧,他好歹也是你们局里的二把手,你能奈何得了他?”我淡淡一笑,语气凝重地道:“给我半年时间,或者最多一年,我能把他踩在脚底下,你要不要打个赌?”呆了一呆,穆婉兰双手捧腮,怔怔地望着我,好地道:“小弟弟,你该不是认真的吧?”我轻轻点头,微笑着道:“当然是认真的。”穆婉兰撇了撇嘴,白了我一眼,道:“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才参加工作的新丁,说起大话来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小弟弟,姐姐真服了你了!”我嘿嘿地笑了起来,却没有吭声,这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穆婉兰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是送牛奶的。”“兰姐,我们俩的事,你可千万别和高局说漏嘴了啊。”等到穆婉兰拿牛奶回到卧室,我叮嘱她道。我还是有点担心她一不小心告诉了高启荣,不过我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这女人是老江湖了,说话、办事肯定会有分寸。再说了,穆婉兰和自己在一起,说给高启荣知道,对她这样有身份的集团老总来说,可也没有半分的好处。“切!看把你吓得,刚才是谁在一旁把大话吹的呜呜作响的?”穆婉兰咯咯一声轻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呀?”她说着,娇俏的乜了我一眼,指尖顺势在我脸庞轻轻划过,那付冶艳的表情堪金莲,赛过妲己,把一个三十多岁花信小少妇那种独特的魅力,展现得是淋漓尽致。早晨班时,我婉拒了穆婉兰送我的好意,坐公交车,晃晃悠悠的直奔资源局。可没料到的是,我因为莫名其妙的得罪了杨浩,现在遇到麻烦了,之前陈发全还真说的没错。刚走出车站不远,看到杨浩正在路边吃着早点,我稍一犹豫,还是向他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叶庆泉,过来,我有话问你。”杨浩端足了架子,远远地朝我招了招手,神色倨傲地道。我看见对方这神态,登时愣怔了一下,脸色微变,停下脚步,眯起眼睛,打量了杨浩几眼,淡淡地道:“你叫我?”杨浩站起身,双手抱肩,语气不善地道:“咱们局里只有你一个人叫叶庆泉,不叫你还能叫谁?” 我笑了笑,针锋相对地道:“你记性是不错,但看来脑子却不太灵光!”杨浩神色微变,皱眉道:“什么意思?”我收起笑容,轻描淡写地道:“你既不是主任,也不是局长,不过我早来一年罢了,有事说,别召来唤去的!”“你……”杨浩被噎住了,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他好像从没有考虑过,叶庆泉竟敢当众顶撞自己,不禁恼羞成怒,厉声怒道:“好啊,叶庆泉,你小子够狂的,我竟然没发现,原来你这么牛逼啊!”“你现在知道了也不晚啊!”我懒得理这种没脑子的货色,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也不想再看杨浩是什么反应,转身调头走。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机关人员争斗的时候不应该都是人前笑脸,背后捅刀子吗。他竟然用这种方法,小混混吗?手法也太低劣一点吧!还是以为凭借家里有几个钱,别人都得看他的脸色了?走进局办公楼时,巧的是又遇见了潘奕欣,对方没等我打招呼,加快步伐走到我身边,低声询问道:“叶庆泉,刚才你是不是和杨浩吵架了?”潘奕欣是个十分聪明的女孩,没想到刚才的一幕,被她看见了,估计是猜到了我和杨浩之间发生矛盾的原因,我摇了摇头,苦笑着道:“也不是什么吵架,他脑子不好,发神经。你放心吧,几句口角而已。”她站在一旁美目流波,默然半晌,低声的道:“叶庆泉,是我给你添麻烦了,不好意思啊。”我笑着摆了摆手,没说什么。可是潘奕欣的脸色明显有点惊慌地道:“叶庆泉,你这段时间自己注意一点,杨浩这个人……嗯,挺记仇的!”“有这么严重?”我微微一笑,并不以为意。潘奕欣有些着急了,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人,急匆匆的道:“叶庆泉,你因为刚来还不知道,以前有个同事因为得罪了杨浩,没多久之后莫名其妙的辞职了!”听潘奕欣这么一说,我有些诧异,摇头道:“没什么好担心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嚣张跋扈,他要是惹到我,我想办法让他吃点苦头。”潘奕欣却摇了摇头,忧心忡忡地道:“叶庆泉,你别不当回事,我和他是学同学,了解他的秉性,杨浩肯定会想办法报复你的!”“那行,我等着他。”我淡淡一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以他杨浩的心智而言,和小混混似得,我委实有些提不起兴趣。我虽然没将这事情放在心,然而,别人却不这样想。工作的时候,杨浩趁着领导不在,居然大摇大摆的走到办公室外的走廊,站在门口,恶狠狠地盯着我,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显然是记仇了。[>>>>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十四章杨浩近年来在局里的年轻人一直是风云人物,他的异常举动,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大家都纷纷侧目,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些人显现出较为异样的神情,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请大家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办公室里的嘈杂声,无形之变得冷清下来,一些消息灵通的人事,已经约莫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时望向叶庆泉,暗为他捏了一把汗。我察觉到了周围异样的气氛,不过,我对此并不在意,我目前的是农机厂的动态。青阳市近期最大的社会焦点问题,是农机厂改革的发展方案,最近几天的报纸头条,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详细的跟踪报道。而报纸的右下角,一则关于广征群众发展建议的小版块,更是引发社会各阶层的。这两天,我都有买报纸看,不过我担心的是,这次的农机厂改革虽然搞得轰轰烈烈,却流于表面,最后估计是无疾而终。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错误判断形势,盲目扩张,没有做好过冬的准备之外,还有一条非常重要,是没有真正做到广征民意,很多合理化的建议,都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这次,宋叔叔虽然肯将材料递去,但能否得到农机厂领导的重视,我的心里却是没有一点底,不过,无论结果如何,我总算是尽力了。在午九点钟,农机厂三楼的厂长办公室里,坐着七八位工厂领导,厂长刘先华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正在组织召开日常的早会。刘先华是青阳市国企领导当为数不多的少壮派人物,他今年还不到四十岁,有着燕京大学的高学历背景,又是理工科毕业的高材生,年富力强,富有激情。这一次农机厂的改革方案,是他提出并推进的,也是刘先华的一次得意之笔。以往在向市政府方面伸手要钱时,总会感到困难重重,而他这次以推进国企改革的名义,声势造得很大,引起了市委主要领导的重视,对农机厂的支持力度,也大大加强了。会议持续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几位负责人都各自发表了意见,刘先华很认真地倾听,不时地拿起笔,在黑皮本子做着记录。最后,由他做了总结发言,之后众人去忙各自的工作,他又给自己沏一杯浓茶,手里拿着一份材料,皱眉看了起来,开始琢磨下一阶段的动作。虽说他手头这份改革方案,只是为了拿到资金,搞的烟雾弹,但这出戏还是要唱下去的,不能出一点纰漏,否则,被面看出破绽,很可能会弄巧成拙,搞得自己下不来台。“咚咚咚!”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忽然响起,刘先华抬起头,沉着声道:“进来吧!”办公室门被推开,宋建国迈步进来,站在门口,神色之间有些拘谨,他冲刘先华笑了笑,矜持地道:“领导,我这里有份资料,想请您过目。”“哦,是什么资料啊?”刘先华笑着问道,他对宋建国的印象极好,知道他为人老实,工作方面也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是农机厂的骨干工人。“是,这个……”宋建国有些吞吞吐吐的,尴尬地一笑,走到办公桌前,将手里的资料递过去。刘先华接过资料,看了一眼标题,不禁微微一怔,抬起头,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宋建国,笑吟吟地道:“老宋啊,这些天你也辛苦了,自己要多注意身体,毕竟年纪不饶人啊。”“是,是,谢谢领导关心。”宋建国也觉得面颊发烧,赶忙转身退了出去,把办公室的房门轻轻带,这才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若不是孩子坚持,他是决计不会把这样的资料递来的,很容易被领导嘲笑。资料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这个类似论的标题,并未过多吸引刘先华的注意,他的第一印象,是这篇章的钢笔字写的相当工整,显然是用了心思的。刘先华没来得及细看,房门忽然被推开,副厂长周恒阳一阵风似地跑了进来,急切地道:“老刘,市领导已经在路了,我们是不是准备一下?”刘先华想了想,把手一摆,笑着道:“这样子吧,什么也不用准备,让工人们保持正常工作状态,关键时刻,不要掉链子行了。”“这……不太好吧?”周恒阳苦笑一声,看了眼刘先华,见对方神态自若,只得转身离开。刘先华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叹息道:“市领导还真是闲的慌,三天两头往这边跑,这样折腾下去,可不是办法!”不过,这次前来农机厂视察的是副市长尚庭松,他手里掌握着那笔专项资金,可算是农机厂的财神爷,吃罪不起,刘先华算有一千个不情愿,还是赶紧收拾了桌面,出门迎接。尚庭松也是三十多岁,正值年,他是一个坚定的务实主义者,在青阳市任职期间,推进了好几个企业的改革发展,在下面的威信颇高。当初,刘先华将农机厂的改革发展方案递去,在市里引发了激烈讨论,最终还是在他的周旋下,争取到了市长徐友兵的支持,才得以让这个方案在市政府内部通过。半小时之后,视察结束,尚庭松来到厂长办公室,笑呵呵地道:“老刘啊,工人们热情高涨,干劲十足,你功不可没嘛!”刘先华笑着递给他一杯茶水,谦虚的道:“现在厂里的工作千头万绪,还没有完全展开,真正要看到成效,至少还得小半年的时间。”尚庭松笑笑,点了点头,道:“是啊,任务非常艰巨,农机厂的试点能否成功,事关我市国企改革的成败,不过,市里面对你们有信心,老刘,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刘先华苦笑了一下,底气不足地道:“尚市长,您这是纲线,给我施加压力呢。” 尚庭松哈哈大笑,拿手指指着他,笑道:“老刘,你也要考虑到我们市里的压力啊,面对农机厂的改革很重视,所以你一定要抓住时机,一鼓作气,尽快拿出成绩。”刘先华有些无奈,只好硬着头皮道:“我会尽力而为,请尚市长放心。”尚庭松的时间安排很紧凑,接下来还有一个会议要参加,他起身拍了拍刘先华的肩膀,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正要离开时,无意间,尚庭松看到办公桌的一份资料,拿起来粗略看了几下,顿时大感兴趣,扬了扬资料,笑着道:“老刘,这份材料我拿去看看。”“好的,尚市长。”刘先华点了点头,桌子的资料太多,仓促间,他也没注意到尚庭松拿的是哪一份。第二天午,副厂长周恒阳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将一份青阳晨报放到刘先华的面前,焦急地道:“老刘,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刘先华慢条斯理的拿起报纸,看到报纸的头版头条,脸色是微微一变,也没有心思理会周恒阳,认认真真地读完。几分钟之后,他将报纸丢下,揉着眉心,苦笑着道:“真没有想到,尚市长会和我玩这招!”[>>>>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十五章报纸头版头条的几个黑色加粗大字极为醒目,标题正是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如果说只是题目相同的话,刘先华还不会如此介意,最主要的是,这篇章的内容,和昨天宋建国递给他的一模一样,连署名都是青阳农机厂,这样一来,事情变得复杂了。周恒阳急得连连跺脚,焦虑地道:“老刘,这是谁写的?”刘先华摸着下巴,思索道:“好像是宋建国送来的。”“宋建国?”周恒阳顿时火了,大声的抱怨道:“他只是个工人,大字不识一箩筐,吃饱了没事干,掺和这些事情干嘛,这不是给我们农机厂添乱嘛?”刘先华低头喝茶,没有表态。周恒阳愤愤地拍了下桌子,接着发起了牢骚:“我们农机厂这边配合市政府搞宣传,本来是在风口浪尖,一点差错都不能出,这下可好,自爆家丑,麻烦大了。”刘先华微微皱眉,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拿起报纸,重新看了一次,沉吟良久,才缓缓道:“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还不严重?”周恒阳睁大了眼睛,脸红脖子粗地吼道:“老刘,你再仔细看看,那面写的好多内容,都是在跟咱们唱反调,什么管理问题,什么制度问题,那不是在打咱们脸吗?”刘先华摆了摆手,沉吟道:“不管怎么说,这次国企改革的口号,是咱们先唱出来的,算方案有前后矛盾的地方,也是在正常的讨论范围内,可以理解的。”周恒阳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沙发,摇头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要是按照材料面的说法,咱们属于盲目扩张了,哪还能要到资金。”刘先华摆了摆手,轻声道:“未必,过冬要有资金才成,不然资金链断裂,倒得更快。”周恒阳冷笑了一下,皱眉道:“老刘,我看了这份报纸,肺都快气炸了,你还真能沉得住气,尽往好的方面想。”刘先华把报纸放下,思索着道:“市里这次的初衷,是打算将我们农机厂当成典型来扶持的,没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周恒阳却摇了摇头,皱眉道:“面也很复杂,那么多领导,未必都是想唱一个调子,要是有人利用这个做章,也很容易的。”刘先华不说话了,半晌,才轻声道:“这篇报道,应该是尚市长吩咐刊载的,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周恒阳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道:“老刘,你要知道,那笔资金不早点搞到手,咱们连维持开支都困难,而且,这次要是搞砸了,以后再想向面伸手,那可真的是难加难了。”刘先华也是一阵头疼,他喝了口茶水,轻声道:“先不说这些,你让宋建国过来一趟,先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有些好,这样的材料,他是怎么写出来的?”周恒阳本满腔怒气,听了这话,摸起电话打了过去。几分钟后,宋建国敲门进来,看到农机厂两位重量级领导都在,副厂长周恒阳铁青着脸,似乎随时都会爆发,这让他感到非常紧张,出了一身的冷汗。其实,这件事情,早晨在农机厂传开了,报纸宋建国也看过,他没有想过,叶庆泉写的这篇材料,竟然会发表在青阳晨报,造成这样大的影响,这次怕是要担责任了。刘先华笑着让他坐下,开门见山地问道:“老宋,昨天的那份件资料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吗?”宋建国心里没底,赶忙站了起来,讷讷地道:“刘厂长,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刘先华摆了摆手,语气凝重地道:“老宋,现在情况很复杂,不太好判断,我喊你过来,是想问问,那篇材料究竟是怎么回事,写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又是怎么想的?”“我……”宋建国听了,心里更是惴惴不安,觉得这一次自己捅破了天,闯下大祸,他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解释,办公桌的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刘先华抬手示意,又将电话接起,听到电话那头尚庭松的声音,也有些慌了手脚,焦急地问道:“尚市长,您有什么指示吗?”尚庭松此时心情大好,笑呵呵地道:“老刘啊,也没什么大事,是问问你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在外面吃顿饭。”刘先华极为精明,听到尚庭松的语气,知道事态还在控制的范围内,他立即表态道:“尚市长,午我做东,在鸿雁楼吧。”尚庭松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接着问道:“老刘,那份材料是谁写的?”刘先华抬眼望着宋建国,小心翼翼地问道:“尚市长,写这材料……是不是闯祸了?”尚庭松拿手摩挲着头发,爽朗地笑道:“没有,市长和书记可都对这份材料赞不绝口,夸你老刘有气魄,更有见识,我这才问问你是谁写的,怎么,该不会真是你吧?”“赞不绝口?”刘先华惊得张大了嘴巴,心头一阵狂喜,忙笑着谦虚道:“尚市长,我哪有这个本事,正在问呢,您的电话打进来了。” 尚庭松点了点头,笑着道:“那问清楚,农机厂真是卧虎藏龙啊,这样的人才不抓住,实在太可惜了,午也一块带出来吧,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刘先华连连点头,笑着道:“好的,好的,尚市长,请放心。”电话挂断,刘先华喜眉梢,暗自庆幸,这次是误打误撞,因祸得福了,一股畅快的情绪在心涌动着,当他再看向宋建国的眼神里,火辣辣的,像是着了火。宋建国不了解事情的变化,心里忐忑不安,结结巴巴地问道:“刘,刘厂长,我没闯祸吧?”刘先华忽然抬起手,砰地一拍桌子,毫无征兆的哈哈大笑起来:“老宋啊老宋,你这次可是为咱们农机厂立功了,也帮了我一个大忙啊!”宋建国这才松了口气,拿手抹了下额头的冷汗,也陪着嘿嘿地笑着。刘先华喝了口茶水,继续道:“老宋,你别去班了,抓紧时间,好好收拾一下,弄得体面一点,我们午和尚市长吃饭,这次要是能抓住机会,你可飞黄腾达了。”“飞黄腾达?”宋建国听得有些犯迷糊,他晕乎乎地离开了办公室,来到外面,心仍在犯嘀咕,难道小泉写的那份材料,真有那么大的作用,连市里的领导都看了,这怎么可能啊?……午,青阳市委召开了常委会议,副市长尚庭松虽不是常委,却被应邀列席会议,这次的会议,讨论了多个议题,其一项,是讨论这篇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最近一段时间,围绕着国企改革的议题,在青阳市委内部已经有了多次讨论,但没有任何一次,能像现在这样成功,常委们都很认同材料的观点,也形成了一致意见。事实,这也推翻了之前初步形成的结论,在国企改革的问题,不再冒进,而是积蓄力量,稳扎稳打,提前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以便度过难关。会议决定,将这份材料形成件,下发到青阳市内各家国企,认真学习,同时,成立专门的工作组,对全市几家重点企业进行摸底,实施风险评估,以便制定更加详细的应对措施。会后,尚庭松被请到了书记办公室,半个小时后,他才春风满面地离开,下楼之后,钻进小车,直接驶往青阳市最大的饭店,鸿雁楼大酒店。[>>>>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第十六章尚庭松是一个思维极为活跃的人,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否则,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成为手握实权的副市长,分管着几个重要部门。昨天,当他从刘先华的办公室拿到这份材料后,觉得里面的信息量极大,不但对国企改革方面,提出了重要的意见,并且,对于当前形势的判断,更有着独到的见解。因此,他在小车里看了几遍,立即作出指示,将安排好的几项活动全部取消,回到办公室他仔细研读,并且查阅了相关信息,取得了意外发现。正如材料所言,在最近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在江州省内,因经营管理不善,造成严重亏损,不能抵偿到期债务,而光是实施破产的企业,达到了三四十家之多。发现了这条线索之后,他顿时吃了一惊,忙给外地的几个同学打了电话,通过一番了解,得出惊人结论,一场国企破产倒闭的大风暴正在酝酿之。然而,令人更加吃惊的是,直到目前为止,很多地方的领导对此都毫无察觉,并没有做出有针对性的调整,这也预示着,危机只是刚刚开始露出苗头,也许用不了多久,会蔓延开来。尚庭松不敢怠慢,赶忙把情况向市长做了汇报,两人经过沟通之后,取得共识,随即给青阳晨报的总编打了电话,将章作为头版头条,发表出去。市委书记李卫国在看到报纸之后,也支持了这个结论,并对其若干观点赞不绝口,马给分管副市长尚庭松打了电话,询问详细情况,这才有了常委会的大讨论。在这件事情,副市长尚庭松得了高分,在书记和市长两人那里,都得到了充分的肯定,也令常委们刮目相看,这让他很是得意。而此时,他非常迫切地想见到那位写材料的人,除了表示感谢外,还要一些问题,当面讨教,毕竟,材料有些内容,他还没有完全搞明白。下午一点半钟,鸿雁楼的包厢里面,传出爽朗的笑声,酒桌的气氛很是融洽。尚庭松兴致很高,拿取出报纸,用手指着,啧啧赞道:“你看看第五条,再看看第八条,写的好,真是写到点子了。”刘先华连连点头,附和着道:“没错,真是一针见血,把问题都讲透了,这样的材料,可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老宋是深藏不露啊!”尚庭松笑笑,把报纸放下,忽然提议道:“老宋啊,你这种人才,放在农机厂做工人,真是太可惜了,干脆,调过来给我当秘书吧,怎么样?”宋建国吓了一跳,连连摇头道:“不行,尚市长,这可不行,我可不是那块材料。”“怎么不行?”尚庭松摆了摆手,笑吟吟地道:“我说你行,你行,别的不说,你这篇章,市政府办的那几个秀才,没一个人能写得出来!”刘先华也很高兴,赶忙劝道:“老周啊,尚市长难得这么夸奖一个人,你过去吧,要不然,尚市长会以为,是我压着人不放,那我可担当不起了。”旁边的周衡阳也连连点头,笑着道:“老宋,去给尚市长当秘书可是好事,多少人烧香拜佛都求不来呢,你可倒好,还拿捏起来了。”宋建国有些懵了,赶忙给尚庭松满酒,端起杯子,起身道:“尚市长,感谢您的赏识,可这件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尚庭松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笑着道:“好,人各有志,不能强求,那算了,来来,老宋,喝酒,喝酒。”刘先华赶忙出来解围,打岔道:“尚市长,一直以来,您对农机厂,对我刘先华都是非常关照,这份人情,真不知几时能还清!”尚庭松哈哈一笑,摆手道:“老刘,说什么浑话,这是我的工作嘛!不过,你要是真想表示,多喝几杯。”刘先华听了,又点了两瓶酒,笑着道:“尚市长,您是海量,论酒量,我们可都不是对手,但今天高兴,我老刘舍命陪君子了。”尚庭松笑了笑,点头道:“好,那今天大家尽兴。”接下来,刘先华说到做到,连着喝了三杯。这间包厢里,宋建国的身份最低,因此一杯不落,也都跟着喝了,这时酒劲来,觉得天旋地转,很是难受。尚庭松放下杯子,又拿起报纸,笑眯眯地道:“老宋啊,这条我不是很懂,要向你请教下,‘通过推进信息化,提高企业现代化管理水平’,这个提法很好,可怎样具体落实呢?”宋建国眯着眼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醉醺醺地道:“尚市长,您别问我,这个我真不知道。”“不知道?”尚庭松愣了一下,狐疑地问道:“老刘,这是怎么回事?”刘先华陡然一惊,赶忙拉住宋建国,笑着道:“尚市长,老周应该是喝醉了,等他清醒了再谈。”宋建国嘴里喷着酒气,大声嚷嚷道:“刘厂长,我没喝醉,材料不是我写的,是我家孩子写的!”“什么……?”刘先华失声叫了起来,好像被人打了一记闷棍,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周衡阳也吓了一跳,焦急地道:“老宋,你可别犯浑,话可不能乱说。”宋建国呵呵地笑了起来,喷着酒气道:“真是我家小泉写的,没想到,他能写出这样的章。” 尚庭松面沉似水,把玩着酒杯,没有吭声。刘先华尴尬不已,赶忙道:“尚市长,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没做好工作,等调查清楚后,我再向您汇报。”尚庭松摆了下手,淡淡地道:“还有什么好调查的?老宋不是说是他儿子写的吗?把他儿子叫过来。”刘先华点了点头,起身道:“尚市长,老宋这儿子是他爱人领养的,这小伙子可不得了,前几年是我们省的科状元,大学毕业刚分到咱们市资源管理局工作,好像是叫叶庆泉,我亲自去接他。”“哦!小伙子这么厉害?”尚庭松微微动容,略一皱眉,摇头道:“老刘,你别动,我让秘书去一趟。”说完,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随后双手抱肩,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桌众人,这笑容里面,多出些高深莫测的意味。刘先华双手捂着脸,心嘀咕道:看尚市长这意思是有点不相信啊,难道是担心我们串通了骗他?看着醉醺醺的宋建国,他心里懊恼不已…………下午刚班的时间,我正在办公室里写一篇高启荣交给我完成的会议讲话稿,内容是关于青阳市煤矿开采的一些问题。我查阅了许多相关资料,正沉浸其,运笔如飞时……办公室的陈发全忽然敲门进来,招手道:“叶庆泉,有人找。”我一抬头,看见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年男人,正用惊疑不定的目光打量自己,于是站起身,微笑道:“你好,请问你是……?”年男人微微皱眉,轻声道:“你是叶庆泉吗?”“是我。”我笑着点头,试探着问道:“请问你是哪一位?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年男人扶了扶眼镜,表情严肃地道:“我叫高见,在市政府办工作,咱们走吧,尚市长在鸿雁楼等着呢,他想见见你。”“市政府、尚市长。”这些名字听在我的耳朵里之后,却有一番不同的意味,我马意识到,可能是给宋叔叔的那篇稿子起作用了,毕竟,现在我的办公桌,同样也放着一份青阳晨报。“好的。”我点了点头,跟着他了车子,坐车离开资源局,来到了鸿雁楼酒店。[>>>>点击进入搜索《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继续阅读全文<<<<][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2165268745.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ending&bookname=%E6%9E%81%E5%93%81%E5%B0%8F%E5%86%9C%E6%B0%91/%E6%9E%81%E5%93%81%E5%AF%8C%E5%86%9C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zx/38089.html

(1)
上一篇 2022-01-04 上午7:12
下一篇 2022-01-04 上午7:1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