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倾宋砚青》虞倾宋砚青假意矜持小说 虞倾宋砚青专情小说全文免费

小说:假意矜持

作者:洱冬

主角:虞倾宋砚青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假意矜持》(主人公是虞倾宋砚青)是来自洱冬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宋砚青出国那晚,虞倾差点死在仲夏的暴雨中。两人重逢。虞倾一脸醉意,笑的勾人, “宋总,欢迎回国。”宋砚青置若罔闻。隔天,虞倾却从宋砚青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后来,宋砚青沉着脸,将她抵在墙角, “睡了我,想跑?”虞倾勾唇笑道, “我……也想换个人了。”-所有的假意矜持,都是对你的难抑贪欲。

书评专区:

看落海: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有很多次都看不惯里面有些人的做法,但是这是别人的事,作为一个看客,自己不喜欢不代表别人不喜欢。每个人物以及事情的发展都是需要的,这样这才是一本完整的小说。总而言之这是一本值得阅读的小说。

肆意:小说虽然说小说,但是文中所描写的男女之间的情感却很真实表现出了现代人的爱情观。

《虞倾宋砚青》虞倾宋砚青假意矜持小说 虞倾宋砚青专情小说全文免费

《假意矜持》免费阅读

第二章

一声“哥哥”,似乎一下子把时光倒退了十多年。

但他们早就不是养兄妹的关系了。

虞倾水沁沁的桃花眼,朦胧勾人。

宋砚青的视线却落在了她被红酒渍濡湿的领口。

又深又沉。

莫名的,虞倾身体一麻。

随即就听到宋砚青轻讽,“你就这么渴?”

虞倾笑意微顿,接着无所谓道,“又不是亲的。”

一个宋家主母养来给儿子的玩伴而已。

胃还在作痛,虞倾生了几分燥意,随手摁掉猩红的烟蒂。

“算了。”

撩不动。

况且,也没必要。

她又不缺男人。

但就在她与宋砚青擦身而过的瞬间,手腕被用力的攥住。

“我让你走了吗?”

“那你要给我解渴?”虞倾回头,眼中满是嘲弄。

“不是随叫随到吗?”

不给虞倾任何拒绝的机会,宋砚青拉着她大步走向电梯。

从金庭出来,黑色的车子在夜色里疾驰,宛如一头猎豹,直奔檀香山。

在车库电梯里,虞倾裙子的带子便只剩下了一根。

一进门,宋砚青便将她压在了玄关。

又凶又狠。

虞倾无力招架,彻底沉沦。

……

意识迷离间,虞倾仿佛回到了过去。

看着男人藏在眼眸深处的欲望,恍惚着喊了一声“哥哥”。

短促的呢喃,在满室的旖旎中,微不可闻。

但迎接她的,是失控般的荒唐。

-

虞倾醒来已是中午,身上没一块地方是好的。

更可悲的是,连件能穿的衣服都没有。

她披着浴袍下楼,找手机准备给许亦柠打电话。

宋砚青端坐在中庭的沙发,专注地看着平板上的报表。

旁边放着一个纸袋,印着女装品牌的logo。

“过来!”

冰冷的命令。

虞倾慢吞吞地走过去,故作暧昧道,“再来,我可就要坏了?”

宋砚青眉头微皱,冷嗤,“你怕吗?”

说实话,虞倾没啥怕的。

但她脸皮毕竟没那么厚,昨晚又是第一次。

不想再折腾。

可偏偏宋砚青不过放她。

“你是不是觉得所有男人都吃你这一套?”

“没有。”虞倾顺着宋砚青凌厉的下颌线往上,目光停在他的侧脸,“我知道的,你是例外。”

早在五年前,她就知道。

她借着酒意送货上门诉衷肠,却被他冷着脸赶了出来。

“清楚就好!”

宋砚青的视线终于从平板上挪开,紧盯着她继续道,“虞倾,别耍小聪明。”

闻言,虞倾失笑。

敢情宋砚青以为他昨晚是故意去金庭偶遇的……

要真知道宋砚青在那儿,虞倾绝对不会去送画。

她轻哂,“宋总,昨晚带我来这儿的可是你呀!”

“不过你放心……我定期做体检,身体健康的很,不会脏了你的!”

语落,虞倾捡起一旁的纸袋,起身上楼。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她对宋砚青说,“衣服就当是昨晚你付我的酬劳,毕竟老熟人了……给你优惠价!”

“激怒我很好玩?”

“我哪儿敢呀,只是想捡捡自己扔掉的自尊。”

不顾宋砚青眼中的阴翳,虞倾转身离开了檀香山。

>>>>点击进入搜索《假意矜持》继续阅读全文<<<<


第三章

两人不欢而散。

但宋砚青回国的消息却已经大肆传开。

第一个按捺不住的,便是许亦柠。

“听说,宋砚青回国了?”

虞倾埋头在画架前给一副田园风光图补色,随口应了一声。

“我说宋砚青回国了!”许亦柠怕虞倾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就你那便宜哥哥。”

虞倾手上的动作不疾不徐,神色专注,淡淡开腔,“已经睡过了。”

轻描淡写。

“什么时候?”许亦柠想到那晚的爽约,扬声问道,“上次在金庭?”

“嗯。”

“这么大的事怎么没告诉我?”

“多大啊?”虞倾终于停下了笔,盯着一脸紧张的许亦柠,“不就跟个男的睡了吗?”

许亦柠想说,那宋砚青是普通的男的吗?

但看虞倾这样子,不像有事。

“那你们……”

虞倾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故作轻松,“一夜春风,仅此而已。”

当年,她和宋砚青那点纠缠,许亦柠是知道的。

如今听她这么说,并不觉得“仅此而已。”

如果宋砚青真的有意,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

看她一脸纠结,虞倾无奈出声,“行了,不就个男人嘛,等我忙完手上这幅,陪你再去蓝桥偶遇小哥哥,怎么样?”

“说话算话!”

虞倾虽说要陪许亦柠去蓝桥钓帅哥,但她最近忙的连想宋砚青的时间都没有。

年初她给一家茶社画了一组《山海经》的系列油画,深受客人喜欢,于是茶社老板又给她介绍了一家书吧,还说有个VIP客户想请她给别墅画一些装饰画。

虞倾不想把自己累死,但对方报价太诱人。

只能为钱低头。

茶舍在城西近郊,古色古香,曲径通幽,是江城著名的网红打卡点,但超级难预约。

许亦柠听说后,也要跟着去,还给虞倾塞了一件墨绿色的旗袍。

她有个服装工作室,专做旗袍,动不动就叫虞倾给她打广告。

“这太……”虞倾不想穿这么招摇。

“前凸后翘,好美好爱。”

“滚!”

“我这么短都穿了,你必须穿!”

许亦柠软磨硬泡,虞倾无奈,只能应了。

但到了茶舍,许亦柠看见个帅哥,人就没影了。

她只好一个人去了雅间,不见茶舍老板,却在屏风后面与半月不见的宋砚青撞了个正着。

不同那晚的散漫慵懒。

今天的宋砚青白衣黑裤,端的一副矜贵模样。

瓷杯在他骨节分明的指尖透着白,配上那副冷漠的不近人情的眼神,又禁欲又勾人。

不自觉的,虞倾紧了紧捏着小包的十指。

“又见面了,宋总!”

宋砚青冷冷的抬眸,幽幽开腔,“上次夜场风,今天民国风……”

“虞倾,你挺会玩!”

虞倾上次的确是要跟许亦柠去夜店,顺路送画,才让他一顿冷嘲热讽。

今天她穿的可是正经旗袍。

红唇浅抿,虞倾对上宋砚青的双眸,“不及宋总。”

毕竟当年,他是江城有名的花花公子。

顿了顿,虞倾继续道,“不过……宋总也不要老关注我穿啥,毕竟也不是穿给你看的。”

“我嫌脏!”

脏?

舌尖抵着这个字,虞倾眼底一片嘲讽,“那宋总可要好好去做个体检,免得挂了连个继承人都没有。”

>>>>点击进入搜索《假意矜持》继续阅读全文<<<<


第四章

话音刚落,茶社老板来电话。

他报错了雅间名儿。

虞倾脸色微僵,“我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她转身离开。

就在手抚上门把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宋砚青,“宋总,我就是不穿,也没空陪你玩!”

从雅间出来,虞倾一肚子火,但对着乙方不好发泄。

只能憋着回了工作室。

偏偏还有人让她不顺心。

贺家的电话一遍遍地打过来。

看着那一串熟悉的座机号,虞倾烦躁地接通了电话。

“有事?”

“虞小姐,老爷子念你,让你周六过来吃晚饭。”管家像个机器人一样,也不在意虞倾言语间的生硬。

“我没空。”

“老爷子很想你!”

虞倾不想去贺家,不想去观赏他们的幸福。

偏偏老爷子时不时的要她扮演一下乖女儿,乖孙女。

可她是个不受待见,像个垃圾一样,人人避之不及的私生女。

不想跟老管家在这僵持,因为以这位顽固管家的性子,会不厌其烦的打电话,直到她答应为止。

“知道了。”

周六晚上,虞倾卡着点到了贺家。

楼下只有管家和几个准备晚饭的佣人。

“今天有客人来,晚饭时间推迟了。”管家说。

来都来了,晚不晚对虞倾无所谓。

“爷爷呢?”

“在花园。”

虞倾从出楼出来,准备去找老爷子,却碰上了刚刚从车库出来的贺言姝。

“不是钓了新金主吗?怎么连件像样的衣服都穿不起?”

虞倾今天穿的是卫衣牛仔裤,头发随意挽着,是有点随意,也不至于丢人现眼。

但贺言姝就喜欢针对她,尤其她来贺家的时候。

毕竟年纪一样,又是同父异母。

虞倾不想跟她在这里浪费时间。

贺言姝却不懂见好就收,扬手就给虞倾一巴掌,“没教养的东西,跟你说话呢!”

随手打人还跟自己谈教养?

虞倾缓缓地扯了扯嘴角,目光寡冷,抬手就要打回去。

但手臂在半空被人生生扼住。

熟悉的气息侵略而来。

虞倾想到管家的那句“客人”,她猛的回头。

宋砚青站在她的身后,深邃的双眸凌厉森冷,脸上阴云密布。

“道歉!”

几乎是不受控的,虞倾胸口一酸。

但紧接着贺言姝的两个字叫她彻底入赘冰窟。

“姐夫,表姐……”

听到这两声称呼,虞倾才看到在宋砚青的身后还站着位女人。

容貌清雅,气质温婉。

完全长的宋砚青对另一半的审美上。

“小姝,怎么了?”

“表姐,是她欺负我!”贺言姝一脸委屈。

虞倾却冷着脸,死死地盯着宋砚青,“我挨打了为什么要道歉!”

“虞倾!”宋砚青冷呵。

“我说错了吗?”虞倾凉凉地笑着,看了一眼宋砚青身旁的女人,“这位大姐,是你的好妹妹打了我!”

一声“大姐”叫宋砚青的结婚对象脸色顿变,“我替小姝向你道歉……”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宋砚青打断了,“白晞!”

言语间皆是维护之意。

而虞倾却因为这声“白晞”,心中一冷。

原来是白家那位小姐。

宋砚青传说中从小就出国的未婚妻……

还真是情比金坚。

虞倾甩开宋砚青箍着自己手腕的手臂,深深地看了一眼宋砚青,对白晞说,“白小姐抱歉,我不该叫你大姐。”

语落,她泛红的眼眸扫向贺言姝。

就在贺言姝等着虞倾给她道歉的时候,虞倾扬起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我哥从小就告诉我,挨打了就要打回去!”

“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你不配!”

>>>>点击进入搜索《假意矜持》继续阅读全文<<<<


第五章

这场闹剧因为老爷子的出现而落幕。

虞倾不想待在这里膈应自己,跟老爷子说了一句“改天我约您到外面喝茶”,就离开了贺家。

明明是初夏的夜晚,却透着几分悲与冷。

虞倾给许亦柠打电话。

“蓝桥钓凯子,还去不去?”

“去,当然去!”

她到蓝桥的时候,许亦柠还没到。

点了一堆酒,自己先喝了起来。

有人过来搭讪,她也没有拒绝,任由别人搭着肩膀揩油。

直到许亦柠来了把人赶走。

“咋回事啊?”

虞倾漫不经心的仰头灌了一口酒,湿润的桃花眼眨了眨,“想男人了。”

不给许亦柠回话,扯掉头上的皮筋,起身扭进了舞池。

震耳欲聋的音乐,爆发的荷尔蒙。

在酒精的催化下,虞倾风情又性感。

许亦柠呆了两秒,冲进了舞池。

“你又受什么刺激了?”

“就想喝酒了。”

许亦柠刚想说话,手机剧烈振动了起来。

“我先接个客户电话,你别乱跟人走。”

“知道。”

萧鹿闵一踏进蓝桥,便看到了舞池里扭的像个妖精的虞倾。

想也没想就给宋砚青拍了段视频发过去。

“你妹快被人勾走了。”

消息一过去,宋砚青的电话就来了。

“位置。”

“蓝桥。”萧鹿闵听着好友那冰冷的语气,话里尽是满是玩味,“我可帮你看不了几分钟。”

宋砚青冷嗤一声,“无所谓。”

萧鹿闵一局游戏还没结束,宋砚青就来了。

他似笑非笑地打趣,“不是无所谓?”

宋砚青睨了一眼在舞池里乱扭的虞倾,冲好友道,“你可以滚了!”

“得,见色忘义!”

萧鹿闵一走,宋砚青便大步塔向舞池。

虞倾醉的一塌糊涂,眼前都是重影,根本没发现向自己靠近的宋砚青,直接闷头撞在了他怀里。

她吃痛,水濛濛的眸子恨恨地看向宋砚青。

但在看到他紧皱的眉头时,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慌乱,脸上的神色微僵。

“玩够了吗?”

“没……”她贴着宋砚青,伸手抚上他的脸,指尖停在男人深邃的眼窝,盯着那双如墨如雾般的眸子,一脸媚笑,“没玩够……”

宋砚青眼神微眯。

虞倾笑着,双手圈上宋砚青的脖子,踮着脚去吻他。

周围一片看戏的起哄声。

宋砚青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不想在这种地方任人围观。

他沉着脸将虞倾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拽着她就往外面走。

被晚风一吹,虞倾感觉自己越发的醉了。

尤其看着宋砚青那张禁欲中透着几分不耐烦的脸。

一上车,她就迫不及待地坐在了宋砚青的大腿上。

没骨头似的缠着他,“车上也挺刺激的……”

呼吸甜腻,透着几分魅惑。

宋砚青嫌弃地推了一把,“滚下去!”

虞倾缠的越发紧了,“哥哥不敢?”

说话间,她脱掉了身上的卫衣。

随着她的动作,栗色的卷发落在莹润白腻的肩头,映的那张潮湿的脸越发红润。

宋砚青忽然觉得呼吸有点沉重。

虞倾亲了亲他的嘴角,眼神似钩子般,“试试呀~”

宋砚青眼神一暗,用力扣住了她的腰,咬牙切齿地开口,“虞倾,今晚的事……你最好记得清清楚楚!”

>>>>点击进入搜索《假意矜持》继续阅读全文<<<<


第六章

虞倾醒来时,人在檀香山。

熟悉的大床凌乱不堪,房间里还透着一股子荒唐未消的气息。

昨晚被宋砚青折腾的狠了,这会儿浑身酸疼的厉害,一点力气都没有。

窝了一会儿准备洗澡,院子里传来了一道有点熟悉的女声。

“阿砚,在吗?”

虞倾从床上爬起来,披着浴袍走到露台。

院子里,白晞抱着一捧桃枝,白裙飘扬。

“这棵树开的晚,给你剪了几枝。”

大清早的来送花,还真是意图不要太明显。

虞倾看着宋砚青接过桃枝,突然觉得没劲。

转身就往里走。

院子里的白晞突然看了上来,“家里……藏人了?”

“一起去看看?”宋砚青反问。

“万一有个狐狸精怎么办?”

在江城,长的好的没宋砚青有钱,有钱的没宋砚青有能力。

白家和宋家的联姻,于公于私,白晞都不想出岔子。

“白家小姐还怕一个狐狸精不成?”

白晞莞尔,“藏了也不要紧,反正你迟早都是我的!”

听着这句肉麻的表白,虞倾只觉得昨晚的酒都要吐出来了。

她澡都没洗,直接套上昨晚的衣服下楼。

刚刚还和白晞打情骂俏的宋砚青只身走了进来,怀里抱着那束桃枝。

虞倾喉咙烧的疼,给自己倒了杯水,淡淡开口,“怎么没把嫂子带进来看看你藏的狐狸精?”

听到这声“嫂子”,宋砚青眼神一沉,“水喝了就滚!”

虞倾没动,“我要赖这里,嫂子会不会发现你睡了养妹?”

“虞倾,不要得寸进尺!”

“昨天晚上,得寸进尺的人明明你……”

她笑的暧昧,伸手抚上自己昨天被贺言姝甩了巴掌的脸颊,学着贺言姝那矫揉造作的语气,“姐夫,人家也是会疼的……”

“是吗?”

宋砚青随手将桃枝扔在一旁,一步步向虞倾逼近,直至将她抵至中岛,他盯着虞倾那满含挑衅的双眸,嘴角掠过一丝虞倾陌生的浅笑,“看来这些年……你真的是疏于管教了!”

语落,他修长的指尖挑起虞倾的下巴。

虞倾被迫看向他,“你是我谁啊,就管我?”

“刚刚不是还喊姐夫了,昨夜……也是哥哥没停!”宋砚青黑眸中一片阴鸷,挑着虞倾下颌的手指逐渐用力,“这些年,还每月给我账户上打钱呢。”

“虞倾,咱们关系可大着呢!”

这五年,宋砚青每月都能收到虞倾金额不等的转账,没有备注,但宋砚青知道,虞倾这是在还宋家的抚养之恩。

“虞倾,这辈子你还的清吗?”

顿时,虞倾眼圈一红。

“不是给你睡了吗?我可不便宜……”

宋砚青冷呵,“那你得日日来还……”

“我不介意你娶我。”

宋砚青一顿,“虞倾,还做梦呢……你配吗?”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但昧着真心说浑话,虞倾向来擅长。

“我是不配……”虞倾眨了眨眼睛,“但做三这种事,恐怕不能陪你玩……毕竟我也有职业修养。”

“不过是婚前的消遣而已。”

宋砚青一把推开了虞倾,“这点自知之明,我希望你会有。”

虞倾揉了下被捏的泛红的下巴,笑的没心没肺,“当然。”

>>>>点击进入搜索《假意矜持》继续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