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丝绾齐世安】恃宠医妃戏夫成瘾小说 许丝绾齐世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恃宠医妃,戏夫成瘾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生亦何欢

角色:许丝绾齐世安

简介:《恃宠医妃,戏夫成瘾》(主人公是许丝绾齐世安)是来自生亦何欢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许家嫡女样貌丑陋,脸上有胎记还是长了毛的,吓人的很身带皇室婚约,却惨遭拒婚,花轿抬到了王府门口却无人回应她羞愤难忍于花轿中吞毒自尽来自当代的医学博士成了丑女许丝绾“你恒亲王闭门,我许丝绾的花轿自有别处去!”“走,把花轿抬去皇宫!”

书评专区:

笑春风:作者写文真实独居特色,通篇下来并未使用什么华丽的辞藻,在这朴实的言语中,却能让读者会心一笑,文笔功底显而易见的深厚,太容易产生共情了。

杜康:这本小说让我感觉到,总能从暗黑中看到光明与温暖,跌宕中又透着沉静,那是来自主人公的智慧,有她从不会让你迷失。顺着汝心走,一路温暖前行!

【许丝绾齐世安】恃宠医妃戏夫成瘾小说 许丝绾齐世安全文免费阅读

《恃宠医妃,戏夫成瘾》免费阅读

第2章:他真是皇帝

男人昏睡在许丝绾的怀里,许丝绾拨弄着他的衣裳想在查看一下别的伤口,刚碰到腰间束带。
就听见“噗通。”一声,从他身上掉出一块玉牌砸在地面上,双龙戏珠,雕刻精良,就是现代有这工艺,也找不到这么好的玉了。
许丝绾微微戚眉,弯腰捡了起来,背面刻着齐世安三个字。
还真是当今皇帝,许丝绾一一拔了他背上的箭,修复了骨头后,草草的撕了嫁衣上的布包紧了伤口,而这会儿,花轿到了宫门口。
宫门果然紧闭。
清水去找守门的侍卫说话,问可否通融一下,张口闭口将太后的名号挂在嘴边,那侍卫早就猜到了上头的旨意,也不怕得罪她们,阴阳怪气儿的说道:“怎么?恒亲王不要的丑东西还敢妄想嫁到皇宫里来?”
说着一把把清水推开,嗤笑道:“叫里头那丑八怪跳河死了算了,在这儿恶心谁呢?”
清水一个踉跄跌在地上,抹了把眼泪,强撑着一抹笑回来说:“小姐,要不咱们变卖了嫁妆,去别处找个地方生活……”
许丝绾把刻有齐世安名字的玉牌递了出去道:“拿着这个去叫侍卫开门,迟了可是要杀头的。”
清水一怔,“小姐,这是什么东西?”
“能让他们开门的东西,快去。”许丝绾看了眼尚有一口气吊在嗓子里的齐世安,心中略有惊慌。
人还没刚走近,那侍卫就叫嚣着“刚刚老子说的话你没听见吗?还不赶紧带着你们那些破烂滚!”
“大哥,我家小姐有这个东西,您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叫我们进去吧,求求你们……”
清水一时没拿稳,那牌子丢在地上,刺眼的通透的玉上整整齐齐刻着齐世安三个字,那侍卫瞟了一眼,腿立马哆嗦了,嗓子一凝,失声惊呼:“皇,皇上,皇上?”
他噗通一声跪地,“奴才恭迎皇上回宫。”
宫门口那些个禁卫军都一头雾水的跟着跪下了,清水心里咯噔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宫门就开了。她慌忙捡起地上玉牌紧紧的攥在手里,“小姐,能进去了……”
“起轿!”许丝绾一边堵着齐世安身上那血口子,一边慌忙道,耽搁的时间长了,她还真怕这人失血过多就这么死了。
几个抬轿的人也都喜出望外的,原本摊上这差事以为后半辈子跟着断送了,没想到皇宫竟然开门了。
暗红色的宫墙极高,来来回回走动的太监宫女们都惊讶的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花轿,侧站在一旁,私下窃窃私语着。
“去太医院。”许丝绾撩开轿帘同清水说道,“快。”
宫里唯一能救人的地方就是太医院了,清水拿着那令牌随意找了个太监,道:“这位公公,烦请您带个去太医院的路吧。”
那公公一瞧是皇帝的令牌,吓的一个哆嗦,战战兢兢的带着去了。
“什么?那丑八怪进宫了?”宫里皇后猛地一拍桌子,吓的一边儿通风报信儿的侍女浑身一个激灵噗通一声跪地,哆哆嗦嗦的说着,“是,是的,回皇后娘娘,那丑八怪在恒亲王府门前呆了一会儿,直接就叫人把轿子抬进了宫,她身边侍女不知道给侍卫看了什么,侍卫就放她们进来了。”
“她怎么能进宫?”皇后一掌将桌上茶水打翻在地。在她进宫之时,曾得高人指点说许家丑女有皇后命格,这事儿一直是她心头刺,于是彻查当年许母救驾真相,透漏给了太后,这才阻止了谕旨成真。可如今……
她眸色深重,“皇后?丑女能母仪天下?做梦!有本宫在!她这辈子别想踏进宫门半步!”
清水找了个小太监,叫领着路直接去了太医院,将手上令牌亮给太医院的人看,又是呼啦啦跪了一地人,清水正诧异,就听见许丝绾在轿中说:“你们都出去,任谁都不能踏进太医院的门,这是皇上的意思!”
轿子就在太医院门口停着,那些个太医见到了令牌,似是见到了玉玺般不敢吭声,都匆匆走了,很快,太医院都空了,许丝绾又叫人把轿子抬进去,吩咐了清水在外面等着,门哐啷一声关上了。
四下无人,许丝绾才敢背着那男人下轿,紧赶着进了屋,烧了热水给他清洗了身体,找了太医院里上好的金疮药给敷上,又熬了补血益气的汤药,如果没有骨头上的事儿,他的伤撑死了也就算个皮外伤。
只是……
刚敷上药,就听见里面咔嚓一声轻微的闷响,骨头竟又断了,许丝绾慌忙查看,看见那骨头修复的不太好,很脆弱,她不禁紧戚着眉,以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心中正想着如何补救,这可是骨头,补不好日后定是个站不起身来的残疾人。
忽的听到门外一声声吵闹,有一女人厉声呵斥说什么本宫是皇后!
许丝绾慌忙擦了擦手上的血,启动脑神经想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手忽然被拉了一下,她一愣,回头看见齐世安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他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看着她。
他双眸泛着异样的光,尽管身体已经这般处境,却依然镇定。若换了旁人,怕是早已支撑不住。
许丝绾只瞧了一眼,差点被那墨一般的眸子吸进去。
她定了定心神,这种断骨或异骨的现象,应该是古人的身子跟现代人的身子有些差距才造成的,系统得升级,不然用不了,她不禁有些颓废。
缓了缓,她吞了口口水,握紧了他的手,像是在安慰自己,喃喃道:“我一定能救你。”
外面那叫嚣的声音越来越厉害,许丝绾急忙的拉上被子给他盖上,如今……该看的她全都看见了,不该看的也看了。
囫囵评价说,这男人生的好看,筋骨皮肉都属上等,再往下说,嗯……许丝绾不知道怎么描述那些不可描述的。
“本宫是皇上亲封的皇后!”皇后在太医院门口呵斥道:“皇上娶那丑八怪进门,本宫怎会不知?你说,你可亲眼见到皇上走进去了?”
被点名儿的那太医打了个哆嗦,头都快埋到雪地里去了,战战兢兢的说:“老,老奴,没,没看到,但是,那令牌老奴是看的真真儿的,就是皇帝陛下的令牌。”
“皇后娘娘,我家小姐说,说谁也不能进……”
“啪!”清水话未说完,就被皇后身边嬷嬷赏了一巴掌,她一个趋趔栽倒在雪地里,皇后厉声道:“本宫倒要看看,那丑八怪给皇上下了什么迷魂药!”言罢大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就搁着个花轿,轿中却没人,一嬷嬷掀开轿帘子惊呼出声,“血,这轿子里有血!”

>>>>点击进入搜索《恃宠医妃,戏夫成瘾》继续阅读全文<<<<


第3章 要诛你九族

那几个太医不敢进来,一听说有血,都提心吊胆的伸着脖子往里头张望。
药房的门儿关着,皇后眸色一凉,叫几个太监抬脚踹,门哐啷一声开了,许丝绾戴着面纱微微屈膝,“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踏步进来,身上带着些许霜雪,一身华贵雕刻而成的凌厉,衬的她十足的母仪天下,凤目微紧,她瞧都不削于瞧一眼许丝绾,四处看了一眼,一下子就看见了在床上躺着的那人,和旁边一盆泡着手帕的血水。
“皇上?”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快步走了过去,惊恐的伸手探了探鼻息,几个宫女儿太监见状纷纷跪地。
“皇上是重伤,若是这骨头修复不好,日后肯定是个残疾人。”许丝绾解释道。
“你敢伤了皇上?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居然敢对皇上动手!放肆,来人,快来人,把这丑八怪押下去,斩了!”
皇后脸色青紫,嘴唇哆嗦着。
言罢又蹲在床边握着皇帝的手,煞时双眸含泪,颤抖着声音道:“陛下,您怎么了?您睁开眼看看我,我是嘉仪啊。”
许丝绾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几个太监给扣押了,外头太医蜂拥进来,清水跟几个抬轿子的也被禁卫军给扣着了。
“皇后娘娘?”许丝绾觉得这人简直不可理喻,解释道:“你不能关着我,不然皇上这骨头没人接的上,下半辈子他就等着缠绵病榻吧!”
这里是古代,许丝绾可不信有什么神医能把人的骨头给接上。
皇后身边一吴公公凑上前去猛地甩了她一巴掌,啐了一口道:“放肆,你这口出狂言的女人!皇上万岁安康,你怎敢咒皇上缠绵病榻!”
许丝绾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强拉硬拽的拖了下去,无意间她看了眼皇帝,齐世安身上被接好的骨头正在慢慢断裂,这么下去,他若有幸没有活活疼死,也会落的终身残疾。
几个太医蜂拥而上,一时间跪了满屋子,太医院跟死了人似的乱哄哄的。许丝绾连同她的嫁妆和人,都被扫出了宫门,关进了大理寺去。
牢里阴森森的,潮湿的草垛上有些虫蚁爬来爬去,许丝绾浑身打了个哆嗦。
脑子里的神经系统突然一闪而过,身子像是沉了水似的浑身无力,脑袋嗡嗡的沉重,许丝绾跌躺在地,听到脑系统里有重启升级的声音,浑身神经都跟着紧绷起来……
“哗啦。”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她如置身冰窖,思想从半空神游状态猛地拉回了这身体,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身形娇弱的女人,在扯着嗓子吼着什么。
“你还真敢嫁去皇宫?真当自己有那个富贵命?丑女嫁圣上,这不是给皇家抹黑吗?还敢谋杀圣上!你和你那个贱人娘一样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女人抬起脚狠狠的踩着许丝绾的手指头,冷声道:“现在我们许家满门都被你牵连入了牢狱,你怎么不去死!”
说着,许梦婷就从衣袖里摸出一白瓷瓶来,掰着许丝绾的下颚就强往里头灌。
许丝绾抬起沉重的眼皮,被药水呛了一下,呕了出来,她心一沉,眸色一深,紧戚着眉掐着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咔嚓一声闷响,那骨头断了。
“啊!!”牢里一声惨叫,许梦婷手上的药瓶子洒了一地,手以一种怪异的姿态耷拉着,明显是断了,她疼的在地上抽搐着,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放肆,疯子,疯子!来人啊,来人……”
这是她庶出的妹妹,许丝绾揉了揉被踩了的手,很快就消了疼痛感,惊讶系统已经升级了。
指尖分泌出的毒液接触人的皮肤后直接渗入,能软化骨质,轻易折断,同时也能分泌出再生细胞,重塑骨髓,接骨续脉。
那现在……是不是能将人的骨髓接上了?
许丝绾深喘着气,头昏脑涨的缓缓站起身来,睨了一眼地上那人,在许府上的记忆铺天盖地的灌进脑子里,都是这女人张牙舞爪欺凌她的场面。
她的叫嚷很快招来了一堆人,几个狱卒慌忙扶起许梦婷,她满脸的泪。
“她,她谋杀圣上,早就不是许家嫡女,明明和我们没关系,为什么要我们给她陪葬!”许梦婷断断续续的说着,眸中尽是仇恨。
她恨为什么许丝绾有嫁到皇室的命运,而她没有!
更恨她已经出了阁,却还牵连他们!如今,她连这牢狱还能不能出去都不知道。
那几个狱卒刚刚去许府带人的时候,就得了许家好处,如今自然是帮衬着许梦婷,拿着手上棍棒就扑了上来,许丝绾手指渗出能断人骨髓的毒药液,眸色阴沉,紧抓着一狱卒的手腕,狠狠一折,一脚将人踹开。
他凄厉的惨叫声叫那些原本想冲上来的人惴惴不安,面面相觑,许梦婷见状,面色铁青,大骂道:“你们这些废物!”
许丝绾身形一闪,夺过几个狱卒掐着许梦婷的脖颈将人摁到墙上,逼近了她的脸颊看着她道:“我牵连整个许家?那为什么只你一人入狱?!”
许丝绾最擅长抽丝剥茧,皇后对她的敌意莫名的大,如今地牢里又只有许梦婷现身,这妹妹是被皇后拿着当枪使呢?因为她一个丑女牵连许家,还不至于,毕竟许父虽然是渣爹,但多年来忠言上谏,从先皇那会儿就颇受朝廷尊重,皇后乃后宫之人,还没有能力决定朝廷官员的生死。
“他……他们人数众多,被暂时扣押在府上……”许梦婷也察觉到了不对,但又想不通原由,话音却越来越小。
许丝绾不禁冷笑:“蠢货!”
借着她谋杀皇上的理由名正言顺地扣押许梦婷进入地牢,让她来杀自己,日后真出了事儿,皇后大可拒不承认。
反正许丝绾跟许梦婷不合的事儿满京都谁不知道?
死在许梦婷手里怎么着都名正言顺。
“我的好妹妹,这些年来承蒙你的照顾!!!”
“你,你想干什么?是爹爹叫,叫我杀……”她满眼的恐惧,浑身瑟缩着,这女人不是个废物丑八怪吗?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啊!!”
听到那个渣爹的消息,许丝绾捏着许梦婷的手指头,眸色一深,那女人脸色惨白的大叫,疼的浑身是汗,几个狱卒哆嗦着也不敢上前,嚷嚷着:“来人,来人啊!”
突然有一公公跑进来,满头的汗面色铁青,捏着嗓子尖声道:“许丝绾呢?许丝绾在那里?”
几个狱卒看向许丝绾,许丝绾一愣,扭头看了眼那公公。
他紧拧着眉:“你就是许丝绾?”

>>>>点击进入搜索《恃宠医妃,戏夫成瘾》继续阅读全文<<<<


第4章 不念旧情

他紧拧着眉:“你就是许丝绾?”

许丝绾手一松。
许梦婷噗通一声摔在地上,人已经疼晕了过去,吴公公一脸焦急,“皇上病重,说要见你,你跟奴家来吧。”
这人她有点儿印象,是皇后身边的公公,在太医院见过一面,还给了自己一巴掌,如此想想……现在脸还有点儿疼。
许丝绾扭头看了眼地上那奄奄一息的女人,嗤鼻道:“皇上有病,找太医就是了,我算个什么东西?”
公公一愣,仿佛没有想到许丝绾会拒绝,“放肆,皇后叫我来找你,你敢不去?”
“公公搞错了吧,皇后不是说我谋杀皇上吗?”许丝绾掐算着时辰,这个时候,那皇帝还死不了。
吴公公脸色铁青,指派那几个狱卒道:“绑着她,就是捆也得把人捆过去!”
那几个狱卒早就看见了许丝绾是怎么收拾许梦婷的,他们那儿敢轻易碰这个女人,推推搡搡的不敢上前,吴公公气势汹汹的冲上来高扬起巴掌,“你这贱蹄子别给脸不要脸……”
那巴掌还没落在脸上,许丝绾就一脚将人给踹开,吴公公连滚带爬的跌在地上,他自从跟了皇后,那里受过这种遭遇?
登时就喘不上气,咬着牙恶狠狠的从地上爬起来,“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许丝绾啐了一口,瞥了眼那些个狱卒,吓的那些狱卒哆哆嗦嗦的把地上许梦婷给拖走,锁着门儿就跟着吴公公跑了。
临夜里的时候,系统又升级了一次,替换了身上病变的细胞,脸上那胎记渐渐好了,许丝绾却不知道,她拉了一个过往的狱卒问时辰,那狱卒惊叫了声,“你,你的脸?”
许丝绾摸了摸脸颊,没有之前粗糙长毛的感觉,心中一喜,才知道是系统又升级了。
忙拉着那狱卒的手腕,一把将人骨头捏断,疼的那狱卒还没来得及尖叫,许丝绾又给他接上了,接的很成功,那狱卒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很快就没有那种巨疼的感觉了。
便有点儿懵,惊恐的看着许丝绾。
许丝绾心中悬着的那块儿石头才落了地,这会儿,皇帝怕是撑不住了吧。
果然,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有一老嬷嬷拿着太后的手谕过来请人。
再不出去,许丝绾怕是真要背上谋杀皇帝的罪名了。
她便是给个台阶就下了,跟着那嬷嬷走,多问了一句,那嬷嬷说道:“皇上下午就醒了,疼的不行,几个太医院的大夫都束手无策。”
“皇帝直喊着叫你来救命。”嬷嬷抬起眼皮瞧了她一眼,“以前,没听说过你会治病啊。”
许丝绾扯了扯嘴角,“呃,最近学了些皮毛。”
“你的脸?”嬷嬷一怔,她脸上那块儿丑陋的黑胎记如今已经浅了很多,毛也脱落的所剩无几,她紧戚着眉问:“你是许丝绾?”
“如假包换。”许丝绾笑道。
那嬷嬷浑身打了个哆嗦,迟疑着带她上了马车。
马车急促的进了皇宫,安神殿前围了不少人,太后也在其中,里头侍女们端着血水进进出出,跟生孩子似的。
一太医匆匆出来禀告说皇上的骨头断了,这没法接……
皇后恶狠狠的踹了那太医一脚,斥责道:“废物,你们这些废物!”
“太后娘娘,许丝绾带来了。”那嬷嬷冲着太后行礼道“只是……她……”
许丝绾也跟着微微屈膝,太后扭头看了她一眼,先是愣了一下,紧戚着眉:“你的脸?”
原主就是因为这张脸遭人谩骂羞辱,如今脸好了许多,看上去也没那么可怖了,竟还有几分姿色。
太后眸中闪过一丝惊诧,随即一改面上严谨之色,温和的拉着她亲昵道:“丝绾这几年出落的越发好了。”
这样关切的语气,跟今天将她丢在风雪中受尽凌辱的仿佛不是同一个人一样。
“我听皇帝说,这病你能治?”
太后的态度转变,让皇后心里咯噔一下,恐慌蔓延了她的四肢百骸,如果这丑女今日立了功……
她不敢再想下去,面色铁青呵斥道:“妖女!本宫今日上午见你还不是个模样,来人,快来人,她不是许丝绾!”
“我就是许丝绾,皇后在吵嚷,皇帝的病怕是没得救了!”许丝绾冷冷的盯着她。
皇后的异常,让太后非常不满,轻轻看了她一眼以作警示,皇后也自知乱了阵脚,不敢再轻举妄动,此刻只觉太阳穴突突突跳的厉害。
许丝绾笑笑,推开太后:“太后娘娘,我若是能将皇上的病治好,那太后能否让我进宫为妃?”
太后面色颤了颤,笑了笑,“这……自然不是问题。”
“你怎能进宫为妃?!”皇后下意识反驳。
许丝绾装作惊讶的样子:“皇后娘娘这是在公然违抗懿旨?”
皇后心中憋闷,却偏偏一句话反驳不出:“你……”
太后笑笑:“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皇后见太后有意打断她,指甲深陷在手心,忍了下去。
“我要太后立字据为证。”时间不够了,许丝绾避重就轻,步步紧逼:“毕竟太后谕旨曾经满城皆知,说我及笄这天赐婚给皇家子嗣,今儿我花轿都抬出去了,没人娶,可叫我尴尬呢。”
“不立字据,显得太后您言而无信。”许丝绾字字句句说的坚定,毫无惧色。
太后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恰好这会儿安神殿里皇帝许是因为痛极了,惨叫了一声,叫的外头这些人魂儿都散了,太后只得慌慌张张的叫人拿来纸笔。
她可是上届宫斗冠军,何曾吃过这种亏?!
却不曾想在许丝绾母女身上栽倒两次,一边写一边咬着牙道,“你要是救不了皇帝,可别怪哀家不念昔日旧情!!!”
昔日旧情?之前您老也没念过昔日旧情啊。

>>>>点击进入搜索《恃宠医妃,戏夫成瘾》继续阅读全文<<<<


第5章 好看多了

许丝绾拿了那张纸,细细看了一眼,满意的屈膝道:“我定不负太后所望,救助皇帝。”
言罢她瞥了一眼皇后,微微一福身道:“谢皇后娘娘在地牢让我的好妹妹给我加餐,才让我现在有力气救治圣上。”
她句句讥讽,皇后紧紧握着手帕,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别得寸进尺!”
许丝绾还真就喜欢看这些女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算是为今日白天求嫁无门的场面从皇室讨了个债。
反正她们都蛇鼠一窝,许丝绾只求自己心里痛快,别的她才不在乎。
她将里头太医都赶出去,齐世安尚还有一丝意识,看见许丝绾后道:“你过来。”
短短三个字,却无比霸气。
这个男人戾气太重,这会儿也比在花轿里清醒了些,如果他没有允许,许丝绾还真不太敢轻易靠近。
在花轿里,他明显感觉到骨头合上了,没有如此剧痛,后来在太医院,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骨头又裂开了,想到那个胆大包天的丑女,齐世安倒觉得有趣的很。
刚刚问过伺候的太监,说是今日恒王府一直没有开门,这丑女才进了宫。
也就是她现在尚未真正婚配……
许丝绾朝他走去,大概看了他身子骨一眼,里头骨头都断了,且伤了筋脉,血流不止。
她掀开齐世安的被子道:“能治。”
话音刚落,齐世安就撑着身子将她掳到怀里,用舌头堵着她的嘴,许丝绾一懵,心跳加快,下意识的就狠狠的咬了他舌头,他吃痛,一把推开许丝绾,紧戚着眉怒声问:“放肆,不是这样医治的吗?”
许丝绾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搞明白,花轿里自己强吻了他,使他的疼痛减轻,他便以为……是这么治伤的。
她忍着没笑,匆匆从地上爬起来,“不,不是。”
言罢指尖轻覆上伤口,骨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粘合上,很快,痛感消了一半,她又拿些止血的药,将伤口包扎好,不到半个时辰,皇帝面色煞时好了大半。
一旁守着的打下手的小太监惊的下巴都合不拢了。
半晌,齐世安倚在床上,看着她在腹部伤口撒药,仔细的缠着纱布的模样,敛眸沉声问“你是如何做到的?”
现在他感觉仅仅只是皮外伤而已……
“我娘亲教我的本事,一直藏着不敢显露。我在太医院的时候便能将你治好,只是当时皇后拦着,非说我谋杀圣上。”许丝绾大言不惭,事已至此,她不介意泼皇后一盆脏水,“还扣压了我们整个许家。”
“胡闹!”齐世安面色还是苍白,他紧抿着唇,许丝绾见状,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
齐世安向来重才:“速速命人给许大人赔礼道歉!改日让他来宫里一趟,朕亲自解释。”
外界都说许家对这个嫡女视为草芥,在府里的待遇还不如下人,可看这丑女现在心系许家,难道外界传言有误?
许丝绾心中舒爽大半,她就是要从皇帝身边的人去许家传话,这样才能狠狠打皇后的脸,也给许府的人一个下马威,待日后她回去算账,那渣爹还得感谢她呢……
齐世安轻咳一声,他擦了擦唇角,想起刚刚鲁莽的拽着她亲的场面,犹疑道,“你在花轿里……”
“嗯……”许丝绾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圆这个事儿,就装作从没发生的样子嘿嘿笑道:“花轿怎么了?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也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就好。”皇帝沉声,挑眉瞧了这个很识时务的女人一眼,“你的脸?怎么这么丑?”
许丝绾,“……”
“不过比起在花轿里好看多了。”
“……”
许丝绾睨了他一眼,“我有一事请皇上做主。”
说起来算是半个救命恩人了,齐世安敛眸,半晌道:“你说。”
“我方才向太后请旨,若能治好您的病,太后便应允我进宫为妃。”
“哦?母后答应了?”
“您病情危急,太医束手无策,我……”
齐世安明了,脸上有如结了万年寒霜:“你丑到连恒王都不肯要你,为什么笃定朕会收了你?”
许丝绾一愣,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一点,顿时出现了一丝无措。
如果皇帝不肯,就算有太后懿旨,她也不好过……
索性把心一横:“您乃万金之躯,如果您不答应,这骨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坏,到时候谁来负责?”
齐世安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他看着面前这女人,嗤笑她的不自量力,“你拿朕当保命符?”
“我不也是皇上的保命符吗?”许丝绾心中有筹码,毕竟她刚刚才把齐世安的骨髓给接好。
齐世安不再言语,许丝绾猜不透他的心思,心里七上八下,见他因为疼痛早已出了满额的汗,麻利地拿了毛巾帮他擦干净,动作间二人靠的近,她恍然惊觉,齐世安还真不是一般的帅……
压抑住狂跳的心,急忙叫了几个太医进来,那些个老头子战战兢兢的给皇帝把了脉,瞧了伤口,都一脸惊诧。
太后也随之而来,听太医禀告说已无大碍,大喜之外,瞥见一旁许丝绾,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句,“想不到丝绾还有如此能耐,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藏拙而已。”许丝绾微微屈膝,“不敢欺瞒太后。”
“皇上,皇上!”皇后急切的跪伏在床榻前,泣不成声道:“您可吓死嘉仪了,您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那……”
齐世安想到皇后今日的鲁莽行径,不免觉得聒噪,戚眉道:“都出去!”
皇后心头一颤,这还是皇帝第一次这么对她……
都是因为那个丑女!
难道那个命师所言要成真?
太医及时道:“皇后娘娘放心,皇上没有什么大碍,如今只需多静养休息。”
太后点点头,“都出去吧,莫扰了皇帝休息。”
许丝绾也跟着出去了。
外头夜风阴凉,吹在许丝绾身上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皇后冷哼一声,“你以为你把皇上治好你就无罪了吗?皇上可是你伤的?”
太后一惊,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横眉怒目,“什么?皇帝的伤是你伤的?”
许丝绾:“……不是我,你们可以去问皇上。”
“问皇上?”皇后登时脸色就黑了,“皇上需要静养,怎能因着这点儿小事儿叨扰皇上?”
太后也立马翻了脸,“许丝绾,皇帝的伤当真是你伤的?”
“母后!错不了。”皇后字字句句道:“她定是个妖女,要不然那么多太医都治不了的病,怎么她就能治?肯定是她下手伤的!”
还真没见过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的,许丝绾扯了扯嘴角,“那只能说你们的太医都是庸医。”
“胡说!太医院的大夫都是圣林妙手!”
“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一黑衣侍卫过来抱拳作揖,“皇上叫属下来传个话儿,皇上的伤,不是许姑娘伤的。”
周恒是皇帝的贴身侍卫,他说的话最有份量,登时皇后就哑口无言,今天接连被许丝绾这个丑女打脸,她心下怒气翻腾,却无处可发。
周桓接着道:“皇上还说了,太后娘娘既然应允了许姑娘入宫为妃,便要言而有信。”
太后面色一僵,“哀家何时言而无信?”
周桓慌忙跪地,“是,那就有劳太后亲自为许姑娘封宫册妃了。”
皇后险些站立不住:“册封为妃?”
后宫晋级这么快的女人,许丝绾还真是头一个……
这丑女凭什么!
看向许丝绾的眼神更加恶毒了。

>>>>点击进入搜索《恃宠医妃,戏夫成瘾》继续阅读全文<<<<


第6章 好了伤疤不认人

许丝绾就当没看到,给她们二人行礼后,就折身回了殿内,她着实没想到皇帝能把事情安排的这么周到,心头一喜,更加坚定了为他好好看病的心。
旁人待她好,她也必不亏待别人。
当晚,她守了齐世安一夜。
这边万物沉寂,那边却不消停。
皇后回宫后听到一通风报信的小太监说许丝绾给皇帝治病的时候都亲在一起了,她猛的摔了个茶杯,“这还没入宫呢,本宫瞧着就是个狐媚子!怪不得周桓出来护着她,她是何时跟皇上勾搭上的!”
凤坤宫里几个奴才跪伏在地上大气儿都不敢出。
“太后之前明明说,不提当年懿旨的事儿,她就进不了宫,现在居然还要册她为妃!”
嬷嬷捡起地上碎瓷,一脸惊慌,“使不得使不得,皇后娘娘莫要说太后的不是,隔墙有耳啊。”
外人看来,太后是她姑妈,她又是后宫之主,身份那叫一个尊贵,可实际上太后强势,后宫轮不得她当家,那几个见风使舵的妃嫔一个个儿的都没把她放在眼里。
现在这什么许丝绾进了宫,前面有了那什么母仪天下的预言,她心里更是堵的慌。
“去,命人查查那丑女的脸为何突然好了大半。”皇后又写了封书信交给嬷嬷,“想办法送出宫。”
“本宫就让她有命进,没命出!”
太后回宫也气的不轻,旁边一老嬷嬷劝谏说,“是奴才大意了,当初命人给她的那瓶药应该看着她喝下去。”
“谁知道这丑女命这么硬,哀家总觉得她这次好像换了个人一样,和传闻中的许家嫡女完全不同。”太后越想越不对,却只觉得事情一团乱麻,无从下手,“她又是何时学会的医术……”
她们母女二人两次让她吃瘪,还打了皇家脸面,这笔账,不会这么轻易掀过去!
安神殿外,许丝绾朦胧地睁开眼睛,她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腿,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转头望像安神殿,大门禁闭,门外更是蹲守了一地太医和太监宫女们。
昨儿她是担心齐世安伤口会再次疼痛,为防止他忍受不了所以她特意在门外等了一夜,至于这些太医嘛,那就是风奉命办事的。
谁让她这性子是谁对她好,她就加倍奉还回去呢,那想她一不小心就坐石凳上睡了过去。
再看看蹲守在门外的那些兢兢战战太医们,这一对比就显得她好像就是来睡觉的一样,还是蛮尴尬的。
许丝绾也没想多少,随便做了一套广播体操让自己清醒过来后,就上前跟守在外面的公公说了几句话,公公便放她进安神殿了。
齐世安早早就醒来了,这时正好洗漱穿戴好,许丝绾进来便看见他一丝不苟的坐在桌子前,批阅奏折。
“这人这么工作狂?”许丝绾心中吐槽:“哼,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还真是作孽。”
“嗯?!”
齐世安头也不抬,只听见有人进来眉目紧皱,脸上带着怒气,随时有可能会因为心情不爽,一个命令就让来人直接掉脑袋的发声。
许丝绾不以为然,好歹这人的小命还在自己手上捏着呢,她就不行,这人还真不怕死。
“皇上,我是来检查你伤势的。”她直直站着,语气异常平静。
顷刻间,气愤异常微妙。
齐世安听声戚眉,他放下手中奏折,缓缓抬头看向许丝绾,见她就这样直直的挺直腰板,不下跪还不行礼,整个人显得很是异样,他还是头遭遇见这样的人,难道她就不怕他吗?
“呵。”齐世安心里冷笑,他缓缓站起来,双手背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凉如薄霜问道:“为何不跪?”
许丝绾跟齐世安四目相对,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内心早就翻天覆地了,她真想给自己几巴掌,怎么就忘记这是古代了,她如今可是身处皇宫,站她面前这男人那就是天子啊,一句话就能要她命的人。
虽是心里不痛快,觉得这皇帝还真是多变,昨儿还为自己跟太后求情,今儿她倒是想对他好点,没想到啊,她这是自作多情了。
许丝绾不缓不慢的跪下磕头,行礼,说:“皇上恕罪,臣妾不过是一时心急,关心则乱,所以忘了。”
齐世安看她这说得理所当然的,觉得甚是有趣,他还没见那个敢在他发脾气的情况下,这么自然的解释,外界不是传闻许家嫡女胆小怕事,奇丑无比,口齿不伶吗?
怎昨日她的举动和行为跟外界完全不一样呢?
“呵。”齐世安轻蔑一笑,坐下继续批改奏折,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冰冷,“许家嫡女果真是这么无教养的东西。”
“你……”
冷漠的男人!昨天亲他的又是谁啊!把她当个恢复瓶?回血药?她不成了个工具人了吗?
“朕身体尚好,你可以出去了,封妃的事朕已让皇后去安排了,你且自行出去,自会有人安排你去处,这事过后,朕与你之间的事便各不相欠。”
齐世安不等她反驳,直接就让人来带她离开安神殿了。
许丝绾就算是再生气他骂她的事,这会也不得不低头承认,齐世安这办事的动作还真是快。
眼不见心不烦,让她走她乐得高兴了。
“好你个齐世安,这笔账本姑娘给你记下了。”许丝绾心里恨恨道。
许丝绾在宫女的带领下,一直朝皇宫的后方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前面的宫女方才停下来,脸上带着许些恐惧,匆匆道:“前方便是皇后娘娘为娘娘安排的住处了,奴婢还需回去禀报,就不送娘娘过去了。”
“哎……我……”许丝绾刚想问问她怎么回事,就见那宫女逃也似的离开,好像身后有鬼追一样,她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清水见带她们的宫女这副模样离开,再看看自家小姐那有些要哭的样子,心里既是痛恨又是心疼,但更多的是无奈,她走上前来拉起自家小姐的手,语气里带着哽咽道:“小姐,这可怎么办啊,她们这是不管我们了吗?你可是新封的娘娘啊,小姐,你说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皇宫里啊?!。”
许丝绾:“……”
她真想撬开这丫头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些什么东西,怎么就这么唯唯诺诺的,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怎么就想她家小姐脆弱呢,她好歹是……
哦,不,她是许丝绾啊!
她这时才想起来,从前的许丝绾可不就是爱哭哭啼啼的吗?还特容易伤感,以至于这小丫头跟在身边都要变成第二个许丝绾了。
许丝绾默默为自己叹了口气,魂穿什么不好,还非得穿到一个包子身上来,好歹她前世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物啊,如今到了这里竟然要寄人篱下,想想还真是悲催。
“清水啊,咱们得往好处想。”许丝绾反拉住清水的手安慰起来,“还没到要死的地步呢,我们先去看看宫殿吧,最起码这有住有吃的。”
清水抬头对上自家小姐的眼眸,莫名的很是信任,点点头回应着,“嗯。”
见安抚好清水后,许丝绾真想送那渣爹一句mmp,自她继承记忆后,脑海中不断浮现这具身体原主被欺负的场景。
自己亲身女儿就算再不喜欢,也不能不给吃不给住吧,甚至是被人欺凌多次遇见竟然都充耳不闻,许丝绾真替那死去的许丝绾感到悲伤。
不就是脸上长了有毛的胎记嘛!有必要到达不认的程度吗?!
两人慢慢靠近,许丝绾抬头看着牌匾上锈迹斑斑的三字“菀宁宫”,微微皱眉,她吩咐清水:“清水,你上前推门看看。”
清水本看到这宫殿外的牌匾,想来里面也不会怎么样,心里就替自家小姐委屈得不行,这会也没多想什么,抱着不管是好是坏最起码有住有吃就行的心态上前推开菀宁宫的大门。
刺啦——

>>>>点击进入搜索《恃宠医妃,戏夫成瘾》继续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