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缺》蛊雕 雷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盈缺

分类:奇幻仙侠

作者:梵音海

角色:蛊雕 雷火

简介:这个世界原本由二十二个古老的家族掌控,但随着种姓制度的逐渐崩塌,四海八荒也变得愈加混乱,而从潇湘城走出的少年,在解开身世谜团的过程中,有意无意的卷入了四海八荒权利斗争漩涡的最中心,而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身世竟然和自己经历四海八荒的一切阴谋阳谋都密切相关,正当他要解开这一切谜团之时,隐约觉得还有一场更大的阴谋……

书评专区

盈缺

《盈缺》第5章 蛮荒凶兽免费阅读

原来潇湘之渊的这一棵大桑树,正是长在这九河汇聚的正中心,九河汇聚形成了九龙夺珠之势,不仅仅是九河的灵气交汇之地,更是汇集了群山的灵气,虽仅有合抱粗细,但是已历经几千寒暑,更出奇的是与桑树同生的还有一对银蚕,在灵气的孕育下,这一对银蚕竟然超脱了命运的轨迹,数千年来蚕食着九河群山孕育的桑叶,吞食着日月之华,已经灵识渐开,再也不会是那春生的夏虫,数千年的寒来暑去春秋更迭,也可谓是山间孕育的至宝,若是能经历过这一场雷劫,这银蚕就能开启灵智,甚至口吐人言,幻化人身,也未可知。可是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渡劫的时候银蚕最为虚弱,但是这赤驚鸟却本性并不惧怕天火,又是银蚕的天敌,山间百兽皆怕这雷劫天火,哪怕再大的道行也不敢接近,唯独赤驚鸟能够在这雷火之中来去自由,如果这赤驚鸟能吞食一只银蚕,再历经天火雷劫的话,那就真的可谓是脱胎换骨啊……

老者将事情原委说到这里,突闻一股诱人的香气弥漫,老者咽了咽口水,停下了言语,看着听得出神的渔惑,又看了看火上的烤的金黄的烤鱼,馋虫大动,伸出手就想去拿烤鱼。渔惑看到老者伸手去拿烤鱼,心思一动,赶忙收起烤鱼,也不看那尴尬至极的老者,自顾自的将野葱和野韭切成沫,撒在金黄的鱼身上。又从腰间解下一个酒葫芦,一手烤鱼,一手拿着一壶酒,含着深意的笑着,也不言语的双手奉给老者,老者捋了捋胡须,微微一笑,接过鱼酒后老者就大快朵颐起来,吃完后赞不绝口的夸赞着,完全没了那一副仙风道骨。

渔惑看着老者吃的高兴,就知道老者至少会教自己几手仙法,也不着急,自个儿也乐的不亦乐乎,正在此时,一声惊雷炸裂,这一声雷可谓是天摇地动,山洞涮涮的掉着土石,渔惑一惊扭头向洞外看去,正要起身此时老者声音响起:“徒儿!”

渔惑一听老者唤自己为徒儿,心中大喜过望,赶忙跪拜行礼,口中喊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老者笑了笑道:“这些尘世俗礼免了也罢。”示意渔惑起身,又开口说道:“为师大限将至,又逢乱世将至,潇湘之渊怕是为师的埋骨之地了,眼下有几件要紧之事需要同你交代,你且记好!”

渔惑默不作声的点点头,虽然与老者仅相识半日,但是却无比亲切,听到老者说自己大限将至,骤然无比伤心,竟忍泪不禁,老者见渔惑如此伤心模样,微微一笑,继续沉声说道:“为师寿五百载有余,已然足矣,但是仍有三件事放不下,其一,为师推演今日潇湘之渊的一对数千年银蚕即将出世,然而心怀鬼胎觊觎此宝的妖孽却也不少,若是此宝落入心术不正的人手中,怕是日后势必为祸天下,为师此来亦是为此,但是今日即便能了结此事,也势必油尽灯枯,那一对银蚕与你也有几分机缘,但你尚未通晓修行门径,眼下与你无益,为师会封印银蚕的能量,待到机缘自有妙用。

其二,为师一生收徒六人,你是老幺,你的五位师兄,早已成名荒海,平息五国之乱后,如今已是执天下牛耳百余年的五大先生,但是执掌权柄太久,怕是会让人有所迷失,忘其本心,若是今后天下和平安泰,你可不必告知任何人你与为师的关系,自顾研习我留与你的术法,安心修行便可。说到这里老者轻叹一声继续说道:“为师前半生引以为傲的是教了五个弟子,倘若有一天你的五个师兄在乱世之中失了本心,因图霸争王而妄兴兵事,荼毒天下的话,你便需替为师清理门户,断不可念同门之情。”渔惑听到此处略显惊诧,老者不管渔惑的表情继续说道:“其三,若是天下安泰,五国和平共处,你可去替为师去完成第三件事,为师将毕生所学所悟都记录成册,藏在三天子山主峰的紫微福地,共计六十四册,还有八册密卷,为师只完成两卷,剩余六卷,若你有造化的话,可否替为师补全。”

老者说到这里,看了看目瞪口呆的渔惑,渔惑似乎一时间很难接受,怯懦的问了句:“师父,可是我现在什么也不会啊!”

老者轻轻叹了一口气,对渔惑说道:“不管是武学还是术法,都离不开记问两个字。紫微福地有着天下最全的术法,你若能潜心研习,遇到瓶颈,可以下山游历一番,为师怕是不能替你答疑解惑,不过为师也是没有师父教授,你虽然天资不算高,但是福缘深厚,料想日后也会有所成就。”

渔惑依旧一头雾水,这时老者将右手的一枚戒指褪下交给渔惑,戒指看似简朴,入手却是极其温润,看似与自己心意相同通,材质如羊脂一般,却又似玉非玉,戒面刻着蝇头小楷的三个字“连山子”。老者将戒指交给渔惑继续说道:“这是为师的一枚纳戒,也是为师的信物,更是紫微福地的密钥,里面还有一些小物件,或许对你日后修行有所裨益。

渔惑还想问询,又是一道惊天霹雳,老者面色微变,起身径直往山洞外走去,渔惑也紧忙跟着老者。

只见赤驚鸟在雷火之中上下穿梭,又是一声惊雷落在巨桑之上,合抱的桑树再也无法坚持,轰然倒下,此时火光更甚,赤驚鸟似乎也更加兴奋,俯冲下来,在雷火之中疯狂的冲着桑树撕咬着,而此时湘江入渊处,层层巨浪涌动,伴随着一声似是龙吟的叫声,潇湘之渊的水似乎沸腾了,水中泛起无数的水花,雷火映衬下,水中鳞光闪烁,大大小小,成千上万的鱼跃出水面争相逃散,老者和渔惑站在山洞口看着眼下的一切,似乎有些不忍的闭上眼睛,而此时的渔惑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下的一切,更让渔惑不可思议的是,那一声似是龙吟的声音刚刚落下,又有一声更为高亢的叫声响起,叫声似是肥遗,老者睁开眼看着潇湘之渊,说了一声“异兽肥遗和应劫的蛟龙。”

渔惑刚想追问什么是肥遗,就在此时深渊之中突然暴起一支水柱,水柱如一座小山一般,水柱之中飞起一只怪蛇,六足而四翼,蛇头如小牛一般大小,四翼振动,带着阵阵疾风,巨大无比的身躯升出水面,肥遗冲着湘江入渊之处又是一声嘶吼,而那一声龙吟之后的地方也不甘示弱,一头蛟龙骤然跃出水面,虽然没有肥遗身形巨大,但是蛟龙似乎更加矫健,蛟尾不断搅动着渊水,在水面形成一个漩涡,水面之上也是一阵卷风,冲着肥遗又是一声龙吟,两相声浪撞击下,水面仿佛炸裂一般,水中万千游鱼竟然顷刻之间肠穿肚裂,血水染红一片,此时老者双手在胸前结印,在自己和渔惑身前幻化出一道屏障,即便躲在屏障之后的渔惑依旧觉得头晕目眩,耳鸣不止。

声浪撞击之后,蛟龙飞起冲向肥遗,肥遗亦不甘示弱,浑身银鳞胸甲竖起如一把把尖刀一般迎上了蛟龙,一蛟一蛇战成一团,声裂山石。而在肥遗和蛟龙叫声之外又是一声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似是婴儿的叫声,老者一惊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洞庭山,只见洞庭山上两只幽绿色的亮光,像两只灯盏一样,自远而近飞快的靠近。不多久一只犀牛般大小的巨兽已经到了桑树之侧,只见异兽鸟首虎身,头上擎着巨大的独角,鸟喙如双剑一般寒光森然,声音似是婴儿的叫声,但是听上去却是无比阴森,只见异兽正在缓步靠近雷火,赤驚鸟似乎万分惧怕这蛊雕,大多四散而去,只剩下几只赤驚鸟躲在雷火之中,可就在赤驚鸟四散之时,一只白首红足的猿猴飞跃而起,双爪齐动,凌空将四散的赤驚鸟一一拍落,落地的赤驚鸟大多艳羽蓬散,气绝而忘。

看到赤驚鸟纷纷落地身亡,渔惑似乎很是痛惜,开口问老者:“这俩又是什么妖怪。”老者淡然的回复道:“猿猴乃是朱厌,似虎似雕的是蛊雕,朱厌是大荒有名的凶兽,这只蛊雕怕是交代了。”声音刚落,只见刚刚还威风凛凛的蛊雕竟然瑟瑟发抖,朱厌盯着蛊雕,直立身躯,双垂着臂爪,一步一步的靠近蛊雕,而蛊雕低着头,将巨角对着朱厌,烦躁的用后足刨土,骤然加速冲向朱厌,朱厌纵身一跃,落下后刚好落在蛊雕身上,双手握住蛊雕的独角,然后大嚎一声,竟生生的将蛊雕的独角掰断,蛊雕一吃痛,又是狂奔起来,然而并没有多久,一声凄怆的叫声响彻云霄,朱厌竟然将折断的蛊雕独角从蛊雕的后颈插入,刺破喉管从颈下穿出。然后拎着还在滴血的蛊雕独角,冲着依旧烈火熊熊的桑树走去。

而此时的蛟龙与肥遗依旧缠斗的难舍难离,不分高下。正在定睛观瞧一蛟一蛇缠斗的渔惑,听到老者说道:“你细观朱厌的招式,能记多少是多少!”听到老者的声音,渔惑转头看向朱厌,只见朱厌拎着蛊雕独角,双眼通红,踩着奇特的步伐,在不断向桑树靠近的异兽之中穿梭,每踩一步都伴随着一阵血花飞起和哀鸣嘶吼。

“这朱厌所踩的步法乃是天罡步,暗合星辰运行的奥秘,单此步法在这四海八荒的修行界之中,能与之匹敌的也寥寥无几,那看似凌乱无章法的胡劈乱砍也是玄妙无比,你且记好,这是莫大的机缘。”老者一边观战一边向渔惑说道。

渔惑是万分惊恐,惊讶的不仅仅是白首红足猿猴的的强悍,而是不知何时又是哪里来的漫山遍野的凶兽,老者似乎看到了渔惑的吃惊,沉声说道:“天雷共有九道,现在已经第三道天雷了,估计第五道天雷,银蚕就能出世,这群山万壑之间,但凡有些道行的野兽都会趋之若鹜,现在只是刚刚开始热闹,正主还没出现。”

>>>点此阅读《盈缺》全文<<<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