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每天都想争宠》贵妃每天都想争宠莲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贵妃每天都想争宠

作者:秋风瑟瑟抖

主角:莲花皇帝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莲花、皇帝的抖音小说《贵妃每天都想争宠》又名《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主要讲述的是:第一回,她拿着茶叶想去巴结昭仪,皇帝半路上拦住了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将她的茶叶打劫走了,留下蒙圈的她; 第二回,她想要巴结贵妃,在贵妃生辰宴上,还没等献出精心制作的茶叶,皇帝就扣下了,留下委屈的她; 第三回,她带着宫女刚偷摘竹笋出来,准备回去做顿好吃的,皇帝半道窜出要去蹭饭,做得不好吃就要治她的罪,她卖尽力气勉强过关,还没来得及高兴,皇帝告诉她,他还要留下来睡觉!! 这下子是彻底赖上了她,白...

书评专区

绿杨岸:一个人物都有存在的意义,都是关键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二刷,三刷,每看完一遍 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和不一样的收获。

幽人应未眠:特别喜欢作者大大写的这本书,文笔斐然,幽默风趣,让人不自觉地笑出声来,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看的书了,谢谢!期待你更多的精彩好书!

《贵妃每天都想争宠》贵妃每天都想争宠莲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贵妃每天都想争宠》免费阅读

第二章 被狗皇帝打劫了

莲花一路走一路在心里暗暗的骂。

皇帝名分是给了,但晋成的是采女。

所谓的采女,不过是宫里的半个奴婢半个主子似的人物,是最低等的嫔妃。

比奴婢高一点,但却又不是真正的主子。

尚宫局给分了个叫小青的小宫女伺候,说是来伺候她的。

但分的人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

且刚入宫来什么也不懂。

谁照顾谁,还说不定呢。

莲花隐约感觉亏本了。

她给自己鼓了鼓劲,好歹品级提升了,总比自己是宫女,天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强。

还有属于自己的院子住,总归比原先要好一些。

来到苍澜院前,只见一座院子坐落在高大的杂草中。

院中房屋屋顶有些瓦片都破碎了。

下雨天必定漏水。

看到这里,莲花心头拔凉拔凉的。

“小主…,我们以后就住这里吗?”小青有些害怕的拉了拉莲花的袖子。

都说皇宫高大华丽,可眼前的院子比自己闹了灾的家还不如。

莲花欲哭无泪。

香的辣的没有,草倒是不少。

幻想完全破灭,肠子都悔青了。

唉,事已至此,拔草、摘瓦、漏休整院落,踏踏实实干吧。

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啊。

……

一晃,时间过了两年。

莲花生生把自己练成了干活的一把好手。

荒芜的院落,如今已井井有条,花花草草,瓜瓜果果种了满园。

在宫里种菜,是很掉份儿的。

但莲花也不在意。

能有的吃,最重要。

何况院子也偏,一年到头没什么人经过。

这天傍晚时分,凉风徐徐。

莲花带着小青,拿着好不容易做出的清露茶,走在御花园路上。

徐昭仪晋了位,她们要去庆贺。

其实她不去也没人发现。

但徐昭仪是如今宫里棘手可热的妃子,据传是皇帝最宠爱的人儿。

巴结好了她,尚宫局的太监应该也就不会再克扣自己的月钱了吧?

莲花对自己精心准备的清露茶很有信心。

这茶是自家祖传的秘方,天下只此一家。

夏喝还能清心净气,冬喝可以缓解寒燥。

当初自家还未没落前,每年光靠这个茶,就能挣好多银子。

只是后来家里落败了,莲花也被送进了宫里避难。

“小主还是我来拿吧,哪有主子拿着东西,奴婢空着手的道理。”

小青抢了几次都抢不过来。

“不了不了,这茶想要好喝,不能碰到人的汗,你瞧你满头的大汗,手里粘粘糊糊的,怎么能拿呢,还是我来拿着。”

莲花很重视这次的送礼。

未来日子好不好过,在此一举了!

另一边。

批了一天的奏折。议了一天的事,皇帝到御花园里散步,消解疲乏。

天气十分舒服,连日来的郁气都呼出了不少。

走过一个清静的小园,听到前面有脚步声。

时不时有几句交谈,声音轻轻柔柔的很是好听。

皇帝制止了想要呼喝的大内总管张庆,继续往前面走去。

只见两名女子的身影印入眼帘。

其中穿着浅青色薄纱长裙的似是主子。

两腮有点婴儿肥,小巧的鼻子,弯弯的眉毛下长着一双圆圆的杏仁眼。

头上簪着一朵粉色的桃花,神色很是活泼。

手里紧紧得拿着个小罐子。

另一个似是丫头,总想去抢罐子,又怕太用力碰坏了,脸上满是苦恼。

“前方的女子,怎么有点眼熟?”

看到皇帝,似主子的女子愣了一下,反应慢了一拍。

张庆咳嗽了一声,女子醒悟过来赶忙行礼,嘴里说着“参见万岁爷。”

丫头有些茫然的看着主子也跟着行礼。

“免礼。”皇帝说道,俯视着眼前的两个女子。

“谢万岁爷。”

女子扯了扯身旁的丫头,带着丫头低垂着头立到侧边。

下意识地想藏了藏手里拿着的罐子,仿佛觉得不妥,又强行的止住了。

本对她手中的罐子不甚在意的皇帝,不由得看了一眼罐子,问道:“手里拿的是什么?”

“回万岁爷,只…只是一些普通茶叶。”

女子有些紧张,磕巴了一下,特意强调了普通二字。

皇帝有些好奇,是什么能让这女子如此在意,仿佛不愿给人看一般。

“张庆,呈上来看看。”

“喳!”

听了皇帝主仆二人的对话,女子有些慌张,很是不舍的将罐子递给了张庆,眼巴巴的看着张庆将茶叶呈给了皇帝。

皇帝打开看了看,确实是茶叶,但是什么茶却是认不出来。

闻了闻,茶香扑鼻,清新宜人,很是好闻。

皇帝问道:”这是什么茶?”

女子低垂着头,声音有点闷闷的说:“回万岁爷,此茶名唤清露茶。”

“可有何独到之处?”

“回爷的话,此茶若是制成茶包带在身上可使人清神醒目。”

女子顿了顿,有些犹豫,感觉若是不说完又不妥,便接着道:“若是泡着喝则回味甘甜,夏天喝清心消暑,冬天喝解乏降燥。“

皇帝看得出女子似乎是怕茶被拿走不还,一副小里小气的样子。

皇帝有些恶趣味地想,小丫头怕朕贪了她的茶,那就贪了又如何?

>>>>点击进入阅读搜索【莲花】继续阅读全文<<<<


第三章 送贵妃不送朕?

“这茶朕还未品过,那就带回去泡了尝尝,张庆,带走。”

皇帝忍着笑道。

“……”

莲花瞠目结舌的看着远去的明黄色身影,久久回不过神。

自己这是被皇帝打劫了吗?

自从那晚爬床后,两年多里几乎没见过皇帝,皇帝也再没有想起她。

没想到第一次出门送礼,就被半道截胡,让巴结昭仪的计划胎死腹中。

莲花想哭。

小青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唤出声道:“小主……”

莲花吸了吸鼻子:“走,回去吧。”

不回去能咋样,礼都没了,还送什么。

……

宫中低等嫔妃,有三年一晋位的规矩。

当今皇帝并不好色,给嫔妃晋升都按照规矩来。

美人以下的低等嫔妃,每三年按资历晋一级。

高等嫔妃就难一些,按功过赏罚与资历晋升。

徐昭仪就是在这种严厉制度中,毫无预兆的从婕妤,晋升为了昭仪。

前朝人知道,是徐昭仪他爹打了胜仗立了功,恩及女儿。

后宫的人可不知道这些,都以为徐昭仪是得了宠,破了例,晋升的昭仪。

而这次低等嫔妃晋升的人中,就有莲花的名。

从此莲花就是正七品答应的位分了,是真正的主子了。

月俸从六两涨到了十两。

这对莲花主仆二人来说,实是天大的好事。

这一日,莲花穿戴整齐,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参加薛贵妃的生日诞辰。

晋为答应后,莲花觉得整个人都不同了。

出门都有底气了。

当然,穷还是很穷的。

主仆二人每日都挣扎在温饱线上。

可莲花觉得这没什么,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带的礼还是清露茶。

继上次被打劫后,莲花着实萎靡了一阵。

在参加了晋位典仪,逛了一圈华丽的宫殿后,莲花羡慕了,眼红了,开始重振旗鼓。

花了近二十天的时间,重新制了清露茶。

这次是巴结的对象,换成了贵妃娘娘。

若巴结好了,娘娘漏漏手指缝,就足够莲花吃好喝好了。

借鉴了上回惨痛的经验教训,莲花这回可不敢走上回的路了。

万一又被截一次胡,那得吐血。

为了防止被截胡,莲花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将装茶的容器换成了盒子,并用布包了起来。

从外表看,谁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

走近华庆殿,果真是极其热闹的。

妃嫔们聚在一起三三两两在交谈。

向高位分的妃嫔行了礼,莲花心里有些酸涩。

似乎就属她位分最低,行礼行得腰都酸了。

又跟几个姐姐聊了聊首饰,莲花在家族没落前,也是有过一些见识的,话题还算聊得上。

有两个姐姐直夸莲花绢花好看,似有交好之意。

莲花脸红了红,这花,是她因为穷,自己做的。

所以,便轻声细语的说回头做了送她们几朵。

这时有宦官唱万岁爷驾到。

所有嫔妃都出来迎接。

宫里没有皇后,位分最高的就是贵妃。

此时贵妃打头,后面按品级分站不同的嫔妃,一起迎接万岁爷。

只见皇帝龙行虎步走向贵妃,将贵妃扶起来,口称爱妃不必多礼,让众人平身后携着贵妃,走入殿内。

莲花排在最末位,心理惦记着怎么送礼才能让贵妃注意到自己,有些紧张手微微冒汗。

人太多了,不紧张不行啊。

前面的流程比较繁琐,莲花也听不懂。

就只知道埋头苦吃。

毕竟,她那院子里穷,很少能有机会吃这种高级点心。

不赶紧吃回本,她觉得亏得慌。

寒暄过后,便是众位妃嫔给贵妃娘娘送贺礼的环节。

皇帝当然是最先送礼的那个,送的和田玉如意,寓意年年如意。

贵妃乐得眉开眼笑。

而嫔妃们给贵妃送的礼各式各样,有送红宝石头面的,有送珊瑚摆件的,有送珍贵药材的等等等,无一不珍贵。

莲花也算是开了眼,心里不由得暗暗焦躁起来。

她的茶叶如此不起眼,疗效再好,不泡了喝,也引不起注意啊。

能令贵妃娘娘另眼相看吗?

整个宴会接近了尾声,终于轮到莲花送礼了。

在众人的瞩目下,莲花紧张得有些僵硬。

缓缓走出自己的位列,低着头高捧着盒子,向贵妃行礼并恭贺。

“奴婢恭祝贵妃娘娘生诞吉祥,青春永驻。”

皇帝看莲花出列,挑了挑眉毛,认出了她就是前阵子在御花园道上“献”茶的小妃嫔。

司礼太监唱道:“莲答应进献清露茶一盒,恭祝贵妃娘娘生诞吉祥,青春永驻~“

礼单是提前写好了的,每个嫔妃说祝词,礼则由太监高声唱出。

莲花接着太监的话颤声说道:“娘娘,清露茶是奴婢亲自所制,入喉甘甜、回味无穷,很是消暑,正值夏日天气炎热,只盼可以让娘娘的苦夏之症消减一二。”

皇帝眉头跳了跳,清露茶?

这小妃嫔前阵子还舍不得送与朕呢。

今儿个竟肯心甘情愿送给贵妃,这是什么意思?

>>>>点击进入阅读搜索【莲花】继续阅读全文<<<<


第四章 怎么感谢的是贵妃?

说起这清露茶,皇帝在打劫回来后,听这小妃嫔吹得那么厉害,当下就让人泡了喝。

喝了果真如其所说,入口甘甜,回甘无穷,清心净气又消暑。

连着喝了几日,批奏折的思路都清晰了许多。

可惜只有二两,喝了没多久就喝完了。

想再找时,却怎么都找不到,各州府无进献,民间也采买不到。

想起找当日那个进献的丫头,可一不知那丫头姓甚名谁,也不知在哪宫哪殿是何品级。

又也不好为这等小事大张旗鼓的寻找,就此作罢。

只是现在喝其他茶来,倒是没滋没味了。

此时见小妃嫔心甘情愿,甚至乐颠颠的进献给贵妃,巴结贵妃,怎不惹皇帝恼怒?

皇帝面上不显,淡淡开口道:“这清露茶果真是你做的?”

殿里一静。

大家都惊异于皇帝突然开口。

要知道皇帝之前可都没点评过他人的贺礼啊。

听到皇帝的问话,莲花突然有股不详的预感,小心翼翼的说道:“正是奴婢。”

“这茶如何制?”

莲花心里有些乱,万岁爷怎会关心如何制茶?

这是想抢秘方?

吃了锅里的,还想把锅都端了?

由不得莲花不多想啊,万岁爷有前科!

莲花默了默,大着胆子回话道:“回禀万岁爷,清露茶乃奴婢家中祖传秘方,不可外泄,非家族中人不可教授,请爷恕罪。”

莲花越说声音越低,越说越没底气,微微颤颤的,想要跪下又觉得自己没错。

殿中彻底安静下来,有人倒吸一口气。

没人想到这最低等的妃嫔竟敢打万岁爷的脸。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万岁爷想知道什么不行,竟敢当众驳面子。

这话是彻底点燃了皇帝的怒火。

这小妃嫔狗胆果然是大极了!

皇帝呵地笑了一声,压着怒火:“好,好的很。朕看你这清露茶勉强可以一喝,朕便收下了,至于贵妃朕会另作补偿。”

莲花听了急了!

万岁爷初初果然是想贪茶的秘方!

秘方贪不成就想贪自己的茶!

急忙说道:“万岁爷,这是奴婢进献娘娘的生辰贺礼,怎可再进献于您。”

殿内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这低等妃嫔竟是真的疯了。

连着拒绝万岁爷两次,这是不想活了。

被万岁爷看上的东西,别人巴不得进献上,偏偏她一再拒绝。

贵妃听了莲花的话,也急了,这二愣子傻缺咋就这么不上道呢。

万岁爷想要啥给不就完了,偏偏打着她的旗号拒绝,万一万岁爷以为是她唆使呢?

忙打圆场:“莲答应,万岁爷能看上你的茶,是你修来的福气,还不快快献于爷。”

“可这是奴婢苦心炮制送于娘娘您的啊……”莲花有些伤心,这茶是真的好啊,自己苦心一片,怎的娘娘还让送于万岁爷呢。

皇帝脸色更加难看了,这小妃嫔怎的就这么倔呢!

贵妃暗暗着急,灵机一动说道:“既你献于本宫,那便是本宫的了,本宫献于万岁爷,你可有意见?”

“奴婢不敢,献于娘娘后便是娘娘的了,随娘娘处置。”

莲花委屈巴巴的将茶叶盒子递给司礼太监。

她不是不懂为人处事。

只是,在她眼里,送与万岁爷这个狗男人,真不如送给贵妃娘娘实惠。

送与万岁爷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屁点声响都没有。

送与娘娘喝了知道这茶的好处,还会请自己再制。

这一来二去娘娘必会记着自己的好处,以后宫里谁还敢克扣自己?

这真的对自己太重要了。

“如此就多谢爱妃了。”皇帝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不少。

“爷喜欢,臣妾就高兴了。”

莲花退下,宴会继续。

这只是个小插曲,对别人来说,过了也就过了。

但一直到宴会结束,莲花晕晕乎乎的走出华庆殿,心里都还郁闷。

自己辛辛苦苦做的茶怎么就成贵妃送的了,怎么就成了感谢贵妃了。

经此一事,先前有意交好的嫔妃们跟避瘟神似的避着莲花。

原先仿佛就没见过这人一般略过莲花,三三两两的走远。

吃力不讨好,偷鸡不成蚀把米,啥都没了,说的就是此时的境地啊!

想到此处,莲花又蔫巴了几日。

而皇帝回去后,也越想越不得劲。

频频让个低等小妃嫔打脸,这口气还真是难咽啊。

让人一查,原是爬床被发配偏远院落的那个小宫女啊!

>>>>点击进入阅读搜索【莲花】继续阅读全文<<<<


第五章 未经允许视为偷

难怪如此不知好歹!

品德果真不如何,只恨当初处置轻了。

又想了想,堂堂一个皇帝,跟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置什么气啊,罢了罢了。

天气越来越热,理政殿内放了冰,也依然闷热不已。

每每到下午时分,皇帝便难以忍受,坐立不住。

于是便在每日下午申时抽出半个时辰,在御花园林荫下散步,消消暑气。

皇帝有个习惯,不爱往人多的地方去,每每总爱去一些偏僻的林荫小道,逛下来倒也有几分野趣。

这一日,皇帝往青竹园慢慢走去。

那处竹子高大青翠,园中有个凉亭,是夏日清凉的好地方,在御花园西北角较偏僻。

还差个百来步就到园子的地方,突然出现两个丫头。

粉色衣裙那个双手抱着篮子,篮子沉甸甸的,很压手。

深青色那个一手提着篮子,另一手拿着个短铲。

只见两人眉飞色舞有说有笑,兴高采烈地朝着另一条岔道走去。

咦,穿着粉色衣裙那个丫头好生熟悉,这不是爬床那小妃嫔吗?

她们交谈的声音远远传来,只听粉衣那个说:

“…又胖又嫩的那根切薄片,把炸得香香的猪油烧热,切个辣椒丢入炒出香味,将笋片丢入爆炒,炒成油滋滋的焦黄色,再撒一点点盐出锅,一道油爆笋片就成了,吃着焦香可口,这种做法最能吃出笋的味道了。”

“哇~小主,奴婢口水要流下来了!”青衣的小丫头惊呼。

“忍着点~再做一道凉拌竹笋,把笋切成丁焯熟,加点糖、香油、醋、豆豉酱和辣子油拌一拌,再撒点花生碎,吃着又脆又爽口,咱们再炖一锅香软的白米粥配着吃,真真是夏日的绝配。”

“小主你懂好多哇~”

“那当然,以前我吃过的可多了。剩下的笋,老一点的就晒成笋干,可以保持鲜味,秋日炖汤放一把,又鲜美又好喝……”

眼看着人就要远去,皇帝给张庆使了个眼色。

张庆心领神会,踩着小碎步,急急往前跑,边跑边喊:“前面的小主站住,万岁爷在此,还不过来拜见。”

听见声音,两人齐齐回头。

莲花心里咯噔一下,警惕地看了一眼皇帝。

快速地扯了扯盖着篮子的布,把笋盖得严严实实的,隐约还能看到竹笋的形状。

盖好后,带着小青走近万岁爷开始行万福礼,篮子和短铲被放到了一边。

皇帝将她的反应都看在了眼里。

心想,那是什么眼神,跟防贼似的?

“平身。篮子里装的什么?”

又来了,又来了!

上回带着茶叶在路边碰见万岁爷,也是这么问的。

结果茶叶没了。

莲花有些艰涩的说:“回爷,是…是竹笋。”

“这竹笋哪来的?”

“…从青竹园采摘的。”

刚从竹园出来,这不明知故问吗。

“经过允许了?”

“未曾……”

又没哪个宫掌司采摘,找谁允许……

“那你可知罪?”

莲花抬起头连连摆手,又惊又怕,急急解释。

“回万岁爷,这跟摘花是一样一样的,别人摘花是装点穿衣打扮,装点房室,奴婢摘笋是装点菜品,摘花摘得,笋也是可摘得的。”

万岁爷怎么蔫坏蔫坏的?

不是想贪她东西就是想扣她罪名?

位高权又重,捏死她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这回莲花不像上回那样理直气壮,偷摘竹笋被当场抓包,心虚得很,惊惧得很,就怕罪名被落实了。

皇帝冷笑一声。

这小妃嫔品德不行,歪理还一套一套的。

“哪条规矩说了花摘得,笋就摘得?”

莲花瞪大杏眼看着皇帝,发现宫规里确实没有这条。

甚至是花能不能摘的规矩也没写有。

但这不是约定俗成的吗?

可没写有就是没写有。

万岁爷一定要治罪,也不是不可以……

怎么办?

莲花有点慌。

看着小妃嫔吃瘪无力反驳,又一副惊惧交加的模样,皇帝觉得有点爽。

不是爱打他脸吗?

总算抓到这小丫头的把柄了,看他怎么治她。

“未经允许就采摘视为偷,在宫里这可是大罪,你们好大的胆子!”

>>>>点击进入阅读搜索【莲花】继续阅读全文<<<<


第六章 莲花的苍澜院

莲花害怕的跪倒在地,磕磕巴巴的说:“是…是,爷,奴婢知错了,只是,只是……”

小青躲在莲花后面,也跟着跪下,瑟瑟发抖。

这小丫头刚一入宫就跟着莲花,没见过什么世面,可吓死她了,万岁爷好可怕,就摘了点笋,说要治罪就要治罪。

相比小青,莲花就好多了,她虽然害怕,但不像小青那样仿佛吓破了胆似的。

皇帝的目光一直落在莲花身上,见她知道害怕了,心里暗爽,满意的点点头。

见她还想辩解,担心她又说出什么歪理来,打断她说:“错了就是错了,没有只是,勿以恶小而为之,作为朕的妃嫔更该以身作则。”

莲花和小青,连声称是。

皇帝往前走了两步,攥着拳放到下巴下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刚听说你们要将笋做成菜,既如此,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晚膳朕去你们那用,若是做的不好吃,朕治你们的罪。”

说实话,这几日天气十分炎热,导致皇帝没什么胃口,在听到这个小妃嫔说的油爆笋片、凉拌笋丁配香米粥的吃法后,皇帝咽了咽口水。

御膳房天天做的大鱼大肉早就吃腻了,特别在夏天根本吃不下,听到这几道清粥小菜反而来了胃口。

莲花有点懵,怎么说着说着就要去她那吃饭了,不过不治罪还是好事的。

张庆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莲花,提醒到:“还不谢万岁爷恩典。”

回过神来,莲花带着小青谢万岁爷暂时不杀,不,不治罪之恩,带着人回到苍澜院。

进入苍澜院,皇帝觉得有些新奇,别人的院是奇珍异草,这小妃嫔的院是瓜果占了多数,只有零星花草。

皇帝一挥手,让她们准备晚膳去,自己自顾自的开始参观起来。

莲花哪敢不卖力啊,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呢,为了脱罪,平时都是小青掌勺,她在旁边指点江山,今日换她来掌勺,亲自招待皇帝祖宗。

说起来,只有高级妃嫔的宫殿能配备小厨房,而苍澜院是因为在先帝时期是一个宠妃所住,专门为这个宠妃配了小厨房。

后不知什么缘故苍澜院落败了,荒废多年无人管辖,在莲花入住后便便宜了她们。

莲花发现后很惊喜,打扫了打扫,置办了些物品后第一时间就投入了使用,将御膳房每日提供的定例饭菜换成了米面粮油,自己做着吃,从此摆脱了吃御膳房提供的猪食的日子。

此时已到申时末,太阳逐渐西斜,莲花带着小青在厨房忙碌,皇帝则参观院子。

院子里种有小辣椒、青瓜、土豆,还有一些皇帝认不出来的菜。

为了鼓励耕作,皇帝每年会在农耕时节亲自下田意思意思,也就仅此而已了,关乎民生的那几样主粮倒是认得,想让皇帝认出大部分菜有些苛求了。

皇帝对于这个小妃嫔有些刮目相看,在深宫中大部分的妃嫔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别说种菜,光说种地两个字她们就嫌粗鄙。

他没想到这小妃嫔竟会种菜,心里暗暗想品德虽然不如何,但也不是一无是处。

参观完院子,皇帝走进莲花的卧房,房间布置的很温馨,走进门口入眼是小厅,一眼望到头,摆着一张圆桌两把圆凳。

圆桌上放着个约莫两个拳头大小的圆口花瓶,小小巧巧的,上面插着一束栀子花,看着很清新,旁边是把普通的小茶壶并两个茶杯。

厅的右侧用屏风隔出了个盥洗室,隐隐能看到一个木桶、放着盥洗盆的架子和一些女子用的盥洗物品。

左侧是个小小的月亮花雕木门,麻布充当帘子挂在两边,与内室做了区隔。

最里面是床,床上挂着浅绿色的薄纱做的帐子,旁边放着个细颈瓷瓶,插着一朵半开不开的荷花。

走进内室,梳妆台置于窗户下,上面有珠帘中间高两边低的垂了下来,最奇特的是这珠帘珠子五彩缤纷形状不一。

皇帝走近去看,摸了摸珠子,原来是用小碎石穿成的帘,上面不知道用什么染了颜色。

底下的窗台上摆了六个泥捏的不倒翁,每个画了不同的表情,或高兴或不开心或生气,每个表情都很有趣,让人能感受到表情的含义却又可爱的紧。

坐在梳妆凳上,皇帝这边翻翻,那边翻翻,可以看出这个小妃嫔没什么贵重的摆件和首饰,但每一样东西都透露着新奇,很是有趣。

“万岁爷,饭做好了。”莲花轻轻的唤了一声。

看着万岁爷这里翻翻那里翻翻,还在博古架前停留了好一会儿。

莲花有些心惊肉跳,好怕他看上了什么要拿走啊,屋里都是她的心爱之物,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自己攒的,缺哪个都心疼。

皇帝一惊,这么快就做好了?

一低头看到了莲花的眼神,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这什么眼神?又防贼?

>>>>点击进入阅读搜索【莲花】继续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