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槿孟司青】相思何苦问明月最新章节 相思何苦问明月免费阅读小说

小说:相思何苦问明月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步步清风

角色:叶槿孟司青

简介:《相思何苦问明月》(主人公是叶槿孟司青)是来自步步清风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一寸相思一寸灰,年少初遇,此后一眼余生。她为他等过了少女最美的碧玉年华,为他做了一切不值得的傻事。千夫所指,万人辱骂。她以为,至少还有他……这世上,谁都可以骂我,只除了你孟司青,你没资格!

书评专区:

玉泉溪:看过不少类似的书,但还是这本书最有意思。耐人寻味,情节兜兜转转细腻而不离主题,章节环环相扣内容精彩绝伦。

水风空落眼前花:小说本来就是虚构的,但是能从中感受到人情冷暖,能冲中令自己烦死醒悟,就是很好的文章。

【叶槿孟司青】相思何苦问明月最新章节 相思何苦问明月免费阅读小说

《相思何苦问明月》免费阅读

第二章 他赐予的

他的眼神比冰雪还冷,将叶槿生生冻住。
只有低低哽咽声从她口中传出来,“不,我不去,我不要看着你们拜堂成亲……”
“你会去的。”
孟司青轻飘飘地说着,眼神却是狠毒无比。
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卖身契,“你要是不去,我会将杏儿的卖身契送给百花楼的老板,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孟司青走了,叶槿跌坐在院子里,痴痴地望着天空,原本满怀期待的心突然空荡荡,只觉得这天要变了。
第二天,叶槿穿着一身粗布麻衣就被孟司青的人押到了成亲行礼的大堂。
满堂的宾客看到她全都指指点点,尽是看热闹的模样。
叶槿却没有心思难堪。
她只听得到锣鼓声越来越近,鞭炮声越来越响。
不一会儿,便看见孟司青一身青灰色铠甲,英气逼人,牵着身旁盖着流苏喜帕的叶棉,从门口走了进来。
好一对登对的璧人……
叶槿坐在大堂,强忍的眼泪倏地滚了下来。
三年前,孟司青迎娶她时,没有宾客,没有宴席,有的只是无尽的羞辱,和长达三年的冷落。
今昔对比,真的是太讽刺了!
手死死地攥住袖子,衣服被抠出了窟窿,也浑然不觉。
叶槿看着他们拜完天地,看见孟司青露出三年来从未有过的笑容。
那笑真刺眼。
“礼成,送入洞房!”
这一声落下,孟司青牵着叶棉就要走入洞房。
叶槿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等等。”
她的声音不算大,却让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向她。
孟司青也不例外,只是原本挂在脸上疏朗的笑意瞬间化作寒冰。
叶槿笑中带泪,直视他的冰冷,从袖中抽出一块明黄布绢,扬在他眼前,“司青哥哥,这是皇上赐给我们的婚书,婚书上说,希望我们夫妻恩爱,相携白头。今日,你若要携手她人,就是违背圣意!”
在场的宾客一听,纷纷变了脸色。
谁不知道,孟家沉冤得雪后,孟司青便投身军营,从边塞归来时,已是一身赫赫战功。
这婚书,便是三年前,孟司青被封为护国大将军的那天,向圣上求来的。
那时的叶槿,知道这个消息时也是满心欢喜,可当时的她不知道,孟司青向圣上求赐婚,并不是为了兑现诺言,而是为了报复!
明黄色的婚书,在一片喜红中异常夺目。
孟司青大怒,双目赤红地快步走上前来。
“李朝没有规定男人不能纳妾,婚书上也没有说我不能再娶,你简直是无理取闹!”
孟司青一把将婚书夺走,随后冲身旁的副将喊道,“取火龙鞭!叶槿擅自出示圣物,诋毁圣意,大逆不道,严刑处置!”

>>>>点击进入搜索《相思何苦问明月》继续阅读全文<<<<<


第三章 他的心回不来了

话声一落,两名副将走了上来。
一人架起烧得正旺的炭火盆,一人手执一根七尺金属短鞭。
叶槿被绑在大厅外的一条板凳子上,双眼痛苦地看着孟司青。
“施刑!”孟司青声如洪钟,对她的眼神视而不见。
“啪!”
被炭火烧得通红的短鞭,抽打在背上,好似一条火舌穿过,叶槿疼得浑身都在战栗。
后背传来皮肉焦糊的滋滋声,叶槿忍不住闷哼一声,紧接着,又是一鞭落下!
“啪-啪-啪!”鞭子落下的声音不断响起,叶槿的脑袋也嗡嗡作响。
她模糊的视线里,那个深爱的男人,就站在她面前,漠然地看着她身下的血水蜿蜒成千沟万壑,他勾起的嘴角仿佛在说,“叶槿,这都是你活该!”
呵呵——
她活该吗?
当初,孟府出事,她到处奔走求人,鞋子不知道跑穿了多少双,好不容易才求得旧识齐王进言圣上,饶孟司青性命。
当初,孟司青以戴罪之身从监牢偷逃出来潜进她家,却被妹妹叶棉发现,并要挟她对孟司青说出那些绝情的话。为了保住他,她只能狠心照做!
那年,她双九年岁,一身凤冠霞帔嫁进将军府,本以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却不知,是一脚踩进了地狱!
痛,真痛啊。
一鞭又一鞭地落下,成千条血水从后背落了下来,衣裳早已烧出无数个窟窿。
叶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终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可鞭子却还在不断落下,就像抽在一具尸体上,背上焦烂的皮肉,再流不出血水。
……
终于,一切结束。
副将复命,“将军,行刑完毕。”
孟司青将视线再次落在叶槿身上,眼角微微抽动,随即别过脸,“把人丢回后院。”
主厅依旧热闹喧嚣,满院的喜红煞是夺眼。
叶槿被侍卫丢在后院的青石板上,杏儿看到,快步走了过来。
当看到一身鲜血,奄奄一息的叶槿时,眼泪簌簌落了下来。
“夫人!”杏儿扑过来,手颤抖地不敢去碰叶槿的伤口。
她的衣服早已成了布条,整个背,没有一块好肉,还散发着烧焦的气味。
“天啊,为什么把夫人伤成这样?!”杏儿大呼,她想冲出去给叶槿找个大夫。
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住。
“求求你们,让我出去吧,没有大夫,夫人会死的……”
可任凭她怎么呼喊,都没有人放行。
孟司青下了命令,那些侍卫又怎么可能管叶槿的死活……
凌寒的风突然烈了起来,吹过脸颊,如刀刮过。阴沉的天,有片片白雪落下,落在叶槿的身上,瞬间化作冰水。
冰冷丝丝入侵,刺激着伤口,叶槿昏迷的意识有了片刻的清明。
“嘶……”叶槿难耐疼痛,发出轻微的声音。
“夫人,您终于醒了?!”杏儿惊喜地擦了擦眼泪,“杏儿扶您进屋。”
杏儿架起叶槿,搀着她一路走向后院破旧的木屋。
每走一步,伤口就撕扯一次,要命般的疼。
严冬腊月,叶槿走得额头满是汗水,沿途的青石路,也被拖出一条长而斑驳的血痕。
“咚!”一声。
叶槿再也支持不住,摔倒在木屋门前。
“夫人,摔疼了吧?”杏儿难掩哭腔。
“不疼,麻木了。”叶槿跌坐在门前,呆呆地望着前院。
主厅的门廊,挂满了灯笼,在风中不停地晃动,飞雪越来越大,眼前的一切也越来越不真切。
叶槿摸了摸束在脑后的黑发,那里早就没了孟司青送给她的白玉发簪,“司青,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定情,也是在冬雪初降的日子里。”
杏儿拂去她身上的雪花,去扶她,“夫人,快进屋吧,您得把伤养好,才能让将军回心转意啊……”
“回不来了。”叶槿的声音很轻,风一吹,飘得很远。
前院的热闹,一直到半夜才消散。
粘在肉里的布料早已被杏儿撕去,没有药,伤口就开始溃脓。
叶槿趴在木板床上,夜越深,后背的伤就疼得越狠。可身上的的疼哪比得上心被凌迟的痛。
今夜,孟司青会拥着叶棉入睡,他再也不是她的司青哥哥了。
雪,一夜未停。
第二日,孟司青带着叶棉,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到后院。
“没死就起来。”

>>>>点击进入搜索《相思何苦问明月》继续阅读全文<<<<<


第四章 过门茶

木屋里光线极差,孟司青看着暗处,缩成一团蜷在床上的叶槿,有些不耐,“区区三十鞭,装什么装!”
天寒地冻,伤口发炎,叶槿烧得十分难受,听到孟司青的声音,以为他终于想起来看她了。
“你怎么来了?”她艰难的支起身子。
“棉棉懂事,非得过来敬过门茶,你以为我想来?”
听到孟司青的话,叶槿的心又疼了起来,密密麻麻地像针戳一般。
三年了,他第一次来见她,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叶棉从孟司青身后闪了出来,从丫鬟手里端过一杯滚烫的茶水,走向前来,“姐姐,请喝茶。”
敬茶?她的好妹妹,恐怕是来看她究竟死了没有……
叶槿颤抖着手,不肯接过那杯茶水,枯瘦的手臂,几道鞭痕显露出来。
叶棉得意,将那茶水硬塞到叶槿手中,凑近低声说:“姐姐,三十下火龙鞭都抽不死你,你还真是命硬!”
她故意抬手摸向头顶的发簪:“将军说,他已经奏请皇上赐你们一份和离书,等你被扫地出门,我就是这将军府的女主人。”
通体莹润的玉质凤形发簪,凤身上还刻着“司槿”二字。
心突然被利箭射中,端在手里的茶杯抖得咯咯作响,滚烫的茶水溅在手背上,叶槿却浑然不觉。
忽然,她抬手将茶水泼了出去。
“啊——”
叶棉一声尖叫,孟司青大步走了上来。
“贱人!竟敢拿茶水泼棉棉!”
他利落的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叶槿的脸上,原本瘦得凹陷的脸颊瞬间肿了起来。
叶槿被扇倒在床上,眼神落在不远处掉落的簪子上,她艰难地伸手,将簪子抓在手里,另一只手死死地扣着床沿。
“你将我们定情的发簪给了别的女人……孟司青,你将发簪给了别的女人……”
叶槿笑着笑着,眼泪汹涌而出。
她捧着白玉簪,像是捧着她荒唐的爱情。
孟司青看着这样的她,心突然瑟缩了一下。
他揽过叶棉,一把夺过簪子,为叶棉戴上,不咸不淡地道:“既然东西原本的主人已经不配再戴着它,就该拱手相让!”
那支发簪原本是属于她的,那份感情原本也是属于她的,如今他都要一一夺回去,将它送给叶棉……
叶槿低着头,满头青丝披散,垂在面前,狼狈而可怜。
她颤抖着开口:“茶已经敬过了,你们走吧。”
这句话耗尽了她最后的一丝力气,亦如她对孟司青的情感,此刻也终于耗尽。
孟司青冷哼一声,一甩衣袖,揽着叶棉大步离去。
玄袍从门口消失,只有冷风夹着雪呼呼灌进来,一瞬间凉透了她的心。
她再也无力支撑,倒在床上,吐出一口浊血。
杏儿冲进门来,惊叫一声。
暗红的血洒在地上,混着原本带着积雪的脚印一同化开,将他们来过的痕迹抹去。
叶槿轻轻闭上了眼睛。
“司青哥哥,我不想再等你了……”

>>>>点击进入搜索《相思何苦问明月》继续阅读全文<<<<<


第五章 给叶棉赎罪

夜间的风雪比白日里更重,飕飕的寒风疯狂地拍打着残破的木门。
简陋的木床上,叶槿冻得瑟瑟发抖,口中不停喊着:“冷,好冷……”
杏儿将被子紧紧地裹住叶槿的身体,抱着她,哭得双眼红肿:“夫人,不冷了,杏儿抱着您,您就不冷了。”
叶槿烧得厉害,不停地说着胡话:“司青哥哥,不是说好了吗,这辈子你只愿与我一人白首不相离,你怎么就变了……”
砰!
原本摇摇欲坠的木门,被一脚踹开。
孟司青裹着风雪冲了进来。
“将军,快救救夫人,夫人她……”杏儿见到了救星,激动地扑过去,却被孟司青一脚踹开。
“滚开!”
孟司青直接走到床前,一把将烧得迷迷糊糊的叶槿拖下床,“毒妇,想不到你如此心狠,竟这般容不下棉棉?!”
叶槿用力睁开眼皮,眼前是孟司青凶神恶煞的模样。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当年许她一生的少年,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般……
她费力地伸手想要去触碰他的脸,却被孟司青粗鲁地打掉。
杏儿跟在身后,苦苦哀求:“将军,别这么对夫人,她受不住的……”
孟司青丝毫不理会,一路将叶槿拖至梨院,那是叶棉住的小院。
“在这跪着,好好给棉棉赎罪,她若死了,你就去陪葬!”
叶槿被丢在雪地里,想爬起来,身体却软得没有半分力气,双手撑在地上,她问:“叶棉怎么了?”
“叶槿,你做的好事,竟然在棉棉的簪子上抹毒粉,亏得你这般心思缜密!”孟司青狠毒的话像刀子一般划在叶槿的心上。
雪依旧在落,叶槿的身上覆上了一层薄雪,滚烫的身体裹在冰冷的积雪下,背部的伤口在冰冷的刺激下,又开始流血。
她艰难开口:“我没有……我又不是叶棉,使不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十岁那年,娘亲过世,叶棉的母亲带着叶棉进了叶相府,从此叶槿的生活水深火热。
叶棉贪玩,打翻了爹爹的徽墨,爹爹盛怒不已,叶棉却说亲眼看到是叶槿弄翻的,结果她被罚禁足一个月。
叶棉不小心跌进湖里,救上来后,哭诉是叶槿推的她,爹爹大怒,命人重重打了她二十大板,躺了半个月才能下地。
……
类似的遭遇数不胜数,叶棉总有使不完的伎俩,这一次又在孟司青面前故技重施。
而她的话,一如既往,无人相信。
不,曾经的孟司青相信她。
而现在,他只给了叶槿一个狠厉的巴掌,随后甩袖而去:“还死不认罪!”
他,也不再信她了。
叶槿看着他漠然离去的背影,心碎的再也拼凑不起,她终于喊道:“将军!”
孟司青的脚步在风雪中狠狠一顿,她从来只喊他的名字,不曾唤他将军。
寒风萧瑟,叶槿跪在雪里,额头重重磕在地上:“求将军赐叶槿一封休书,从今往后,生死嫁娶,各不相干!”
孟司青的心猛然被刺了一下,他停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回头去看。
叶槿再磕头,眼泪被飞雪吹散:“求将军成全,赐叶槿休书!”

>>>>点击进入搜索《相思何苦问明月》继续阅读全文<<<<<


第六章 注定不死不休

孟司青不回头,叶槿便一直向他磕头。
额头撞击地面的那片地方,积雪全部消融。
“咚——咚——”
一声接着一声,叶槿依旧不肯停。
她身上的血和额头的血,落在苍茫雪地中,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愈发刺目。
声音也越来越微弱,叶槿却是更加的坚决:“求……将军成全……赐叶槿……休书……”
不爱了,再也不爱了。
她苦苦坚持这般久,等到的终于不是她爱的少年。
宽大的袖子下,孟司青的手狠狠攥在一起,雪花落在睫毛上,化成水滴缀在上头,竟是如此沉重。
他轻轻擦去,随后凌厉转身,一身玄袍在风雪中飞扬:“叶槿,六年前,从你将那支白玉簪丢在我面前开始,你我就注定不死不休!”
他衣袖一甩,再开口是比之前更加无情的冰冷:“来人!叶槿意图谋害二姨太,押入地牢,严刑审问!”
这一句绝情的话,疼得叶槿浑身如炸开一般,心口都在淌血。
不死不休……
她颤颤巍巍,再度磕头:“要杀要剐,全凭将军吩咐。”
寥寥几字,再无半点旧情。
守在院子门口的两名侍卫走了进来,架起叶槿就要离开。
杏儿没了阻拦也从门口冲了进来。
“扑通!”
她跪在孟司青脚下,心痛大喊:“将军!夫人的一颗心都在您身上,决计不会做出对不起您的事,她一直都爱着您呐……”
“爱我?”孟司青浑身僵在原地,随后冷笑,“我受不起她那肮脏无耻的爱!”
他永远也忘不了,六年前的那一天。
想起曾经,他就恨得发狂,恨自己愚昧,一颗真心错付!恨她在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狠狠踩碎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和期待!
叶槿已经被拖远,杏儿攥着他的衣袍,还在苦苦哀求:“将军,求您放了夫人吧,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
“闭嘴!”孟司青杀气腾腾地踹开杏儿,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
地牢。
阴冷潮湿。
叶槿被吊在刑架上,无情的鞭子一下一下地抽在身上,鲜红的血染透了她的衣裳。
“咳咳……”
叶槿难受地吐出一口血,五官更是疼得拧在了一起。
逼供的士兵不敢再用刑,怕把她活活打死,无奈道:“夫人,您就认了吧,何必再受这些苦……”
“没做过的事,我……不会认!”
叶槿脸色惨白得可怕,她用力抬起头,看向士兵,眼中是摄人的坚决:“你去转告孟司青,他若一心要我死,就先把休书给我!”
“你告诉他,我不要到死……还是他孟司青的妻!”

>>>>点击进入搜索《相思何苦问明月》继续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