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娇贵得宠着》苏阮阮薄景衍小说 苏阮阮薄景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娇贵得宠着

主角:千层苏苏

作者:苏阮阮薄景衍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夫人娇贵得宠着》(主人公是苏阮阮薄景衍)是来自千层苏苏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七情不动的薄少终于娶妻了。 传闻薄太太爱吃醋、新婚夜便立下家规: 薄先生必须夜夜归宿,不许应酬! 薄先生身边不许有一个雌性生物! 慢慢……全江城的人都知道了, 薄少的老婆是只母老虎! 结婚周年,薄少带着太太亮相, 薄太太年纪小、好看又娇弱, 走一步,薄少抱着走十步。 薄太太朝着哪个男性多看一眼, 薄少立即暗挫挫要弄垮那人的公司! 众人哭了—— 说好的婚后生活水深火热呢? 小薄太太看着众人的目光,轻咬了下唇:“薄景衍,你又在外面败坏我的名声!” 薄先生一本正经地哄:“外头女人凶悍!宝贝,你得保护我。” 小薄太太气得脸红:明明每晚……是他把她管得死死的!

书评专区:

云之彼端:故事非常精彩,作者笔下的女主又美,又聪明,又独立知性!男主又帅又霸道!两人的人生非常曲折,坎坷!作者描述的十分生动形象!

雾散:是一本高质量的网络小说,让人看的欲罢不能!文笔朴实无华,文风轻松自然!像与家人叙述故事一样,娓娓道来!足见作者的文学功底不浅~

《夫人娇贵得宠着》苏阮阮薄景衍小说 苏阮阮薄景衍全文免费阅读

《夫人娇贵,得宠着!》免费阅读

第二章

薄景衍心中百转千回,声音却温和疏离:“挺乖的。”说完,径自走到苏阮阮身边坐下。

苏阮阮轻咬了下唇。

她怕他。

方才他看她时,目光是纯男性的侵略。

就在苏阮阮内心轻颤时,老太太又对众人说:“回头挑个好日子,正式让阮阮入咱家的族谱。”

入族谱?

薄景衍意外。

他侧头看苏阮阮。

白皙纤细,娇软脆弱。

这样的孩子,在薄家熬不了几年。

这时,薄景媛举杯甜笑:“阮阮初到咱们家里,应该先庆祝一下。”

哼!想入薄家族谱!?

苏阮阮,也配?

这一打岔,老太太竟然忘了话头,和薄家众人一起热热闹闹饮酒。

饮毕,薄景媛异常热情:“阮阮,你怎么不喝啊?”

她一再逼迫,苏阮阮只得小口地喝。

薄景媛冷笑——

那东西不出两分钟就有作用,一会儿苏阮阮忍不住,家里人就会知道她怎么放荡了。

可是她左等右等苏阮阮仍无异样,反倒是她自己全身热了起来,面上烫得要死。

她怕死了,哭起来失神地叫薄夫人:“妈……我……我难受……”

薄夫人瞧着她这模样也是一惊,她毕竟是过来人一眼就猜出原由。当下立即扶着小女儿起身,一边对着下人吩咐:“叫医生过来。”

她若有所思地扫了苏阮阮一眼。

那女孩子不胜酒力地靠在椅背上,一脸担忧地瞧着景媛。

应该不是她!她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薄夫人带着薄景媛匆匆离开,薄家其他人也没有心思吃饭了,纷纷离席过去探望。

楼上,不时传来薄景媛的尖叫,偶尔还会有几声不堪入耳的声音来。

家里的佣人都在窃窃私语。

餐厅凉薄的灯光下,苏阮阮独自坐着。

她垂眸敛去眼中光芒,拿了餐巾纸慢慢擦拭那只高脚杯上自己的指纹。

她的嘴角浮起一抹轻嘲——

人不犯她,她必不害人。

薄景媛心存歹念,所以她中药,只能是她自己想不开!

夜深,她才缓缓站起,在佣人的带领下款款上楼。

一道修长身影悄然出现,他用纸巾包着高脚杯举起——

片刻,无声一笑。

竟然是个挺坏的小孩子。

秘书过来低语:“衍少,专机一个小时后起飞。”

薄景衍放下杯子,又往楼上看了许久才淡声说:“走吧。”

*

这个夜晚对薄家人来说很漫长,但苏阮阮睡得很好。

清早,阳光透过窗棱洒在白色大床上,落下点点金光。

苏阮阮一头青丝铺了满枕,空气中飘浮着淡桅味道,那是她发上的清香。

她幽幽转醒,慢慢坐起用手指梳理落肩长发,看了看时间。

清早七点。

她该起床向薄家长辈们“请安”,不出意外的话,还要面对薄景媛的指控。

十分钟后,苏阮阮换上一件嫩黄洋装下楼。

楼下餐厅十分安静,只有薄明远夫妻和薄家二小姐薄景瑟在。

苏阮阮轻声问好,薄夫人只轻哼一声,薄景瑟也略冷淡。

只有薄明远打起精神勉强一笑:“还习惯吗?”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全文<<<<


第三章

苏阮阮落座浅笑:“挺好的,谢谢叔叔。”

薄明远又问了几句才说:“老太太的意思是给你正式入族谱,就在三天后,你看怎么样?”

闻言,苏阮阮眉心一动,却垂眸轻语:“我听叔叔的意思。”

薄明远松了口气,想不到这个孩子这样地服软听话。

薄夫人却是一千个不同意。

苏阮阮入了族谱便真成了薄家人,老太太百年之后少不了会给这女孩子留一份家产,她怎么能让外人分走属于子齐的那份?

她才想说什么,楼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薄景媛披头散发从楼上冲下来,到苏阮阮面前,不由分说打了苏阮阮一个耳光。

苏阮阮皮肉细致,脸蛋竟立即浮起五道鲜明指痕……

“景媛!”薄明远气死了,训斥小女儿:“任性要有个度!给阮阮道歉。”

薄夫人也很不高兴:景媛太冲动了!

薄景媛昂着头,眼里尽是泪花,“爸,我打的就是她!昨晚是她给我下药的。”

薄明远惊疑,他盯了小女儿很久。

薄景媛神态斩钉截铁!

薄明远又望向苏阮阮,目光里颇有些质问的意思。

谁轻谁重,清楚分明。

苏阮阮心中冷冷一笑。

她垂了眸子,声音放轻:“如果叔叔不信我,我可以回苏家的。”

薄明远犹豫了。

让苏阮阮走老太太头一个不同意,但是留下的话他心中也有几分疑心——

景媛怎会无缘无故喝下那种东西?

就在薄明远犹豫之时,薄夫人开口了:“家里的下人还算警醒,知道把景媛那只杯子留下未洗,查一查想必会有线索。”

薄夫人这么一说,薄景媛立即大叫:“就是就是,爸爸你一定要给我做主。”

她抱着薄明远的手臂轻晃,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薄明远心一软,为难地看向了苏阮阮。

苏阮阮面色难堪。

薄明远看她神情,下定了决心:“把杯子拿过来。”

薄景媛便得意地看向苏阮阮——

还是妈妈想得周到!

只要杯子上面有苏阮阮的指纹,苏阮阮不止滚蛋还要身败名裂!

这会子的功夫,佣人小心地把杯子拿过来,交给薄明远。

薄明远细细地把杯身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发现了几个指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薄景媛觉得胜券在握。

薄夫人也开始怀疑和苏阮阮脱不了干系。

家里的佣人更是估莫着这一位新来的苏小姐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门。

结果,大出意外。

除了佣人的就是薄景媛自己的,和苏阮阮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薄夫人脸色不好看。

薄景媛大惊失色:“怎么可能呢?这绝对不可能!”

她还要再说什么,苏阮阮轻声反问:“景媛你不舒服,为什么只怀疑这杯酒而不怀疑其他呢?是不是你早就知道酒有问题?”

薄景媛面如死灰,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薄明远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大怒:“景媛!你也太胡闹了。”

他扬手准备修理女儿,薄夫人立即就拦着苦苦哀求:“景媛年纪小不懂事,你放过她一次。”

薄明远仍是怒气冲冲:“你太溺爱她了,这种害人的事情她都能做得出来,以后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薄夫人见拦不住,便幽怨地看了苏阮阮一眼。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全文<<<<


第四章

苏阮阮心领神会,垂眸声音轻轻的:“叔叔,我想景媛也不是故意的。”

薄明远倒底坦护自己女儿,正要顺竿下来,可薄景媛却不知好歹,“苏阮阮不用你假好心!”

“景媛!”薄夫人忍不住喝斥蠢女儿。

但薄景媛犹在大骂。

苏阮阮未计较只轻声麻烦佣人拿冰块过来,等到佣人拿过来她仔细地包好敷在已然微肿的脸上,从头到尾都未出声。

懂事得,让人心疼。

薄明远心中有愧,立即怒道:“景媛你现在就去祠堂里跪上两个小时,不到时间不许起来。”

薄景媛呆住了。

爸爸从来不舍得惩罚她的!

都是苏阮阮害的她!

薄夫人想求情,薄明远更怒:“你有空好好教教她,不要年纪小小就学坏了。”

薄夫人咽下了到嘴的话。

薄明远发完火便带着薄景瑟去公司,临走时薄景瑟多看了苏阮阮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个18岁小孩子从容不迫。

——十个景媛,也未必是她对手。

可,苏阮阮娇娇弱弱地站在那儿,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

家里佣人更是个个同情:多可怜的小人儿,被四小姐欺负至此!

薄景瑟摇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

*

薄景媛跪了两个小时,已然是眼冒金星。

她何时吃过这样的苦头?起来顾不上吃午餐就去找苏阮阮的麻烦。

薄景媛冲到二楼推开苏阮阮的房门,大声嚷着:“苏阮阮,你给我说清楚。”

但是卧室里安安静静的,只有白色大床上隆起一小团……

薄景媛磨牙冷笑,上前掀开苏阮阮的被子,“大白天的还睡懒觉,我得教你一些规矩。”

但是掀开一看,她就呆住了。

苏阮阮蜷在床上,面色有着不自然地潮红。

薄景媛退后一步喃喃地说:“怎么会这么没用,才来就病了。”

她是不会管苏阮阮的死活的,掉头就跑。

但是她还没有跑出去,老太太在两个佣人的陪同下过来了,生生地把她堵在门口。

今早的事情老太太已经从佣人处知晓,这会儿一看苏阮阮那副模样,大怒:“景媛,你不知道悔改还想欺负阮阮。”

薄景媛懵住了,急得眼泪在眼里转:“不是我!祖母真的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自小就心术不正。”老太太骂。

这会儿,老太太身边的桂枝过去一探,立即回报:“烧得很烫。”

老太太气得敲了一下拐杖,“八成是被吓的。”

当下,雷厉风行让人请了医生过来给苏阮阮看病,至于薄景媛又被老太太关在祠堂里半天不许吃饭。

薄夫人过去看她,薄景媛气得大哭:“妈,苏阮阮又害我!”

她又哭又闹:“妈,苏阮阮不是来加入这个家的,她是来破坏这个家的。”

薄夫人抱着女儿,叹息:“景媛你消停些吧!那么一个小姑娘掀不起风浪的。”

薄景媛呆住了。

妈妈也不信她!

她气得掉眼泪。

苏阮阮就是天生的狐媚子!

爸爸信她,妈妈信她,就连昨晚大哥也看了她好几次!

呜呜……大哥从来不正眼看女人的!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全文<<<<


第五章

苏阮阮的病两天后仍未见好,最后还是去了医院。

病房里安静,苏阮阮躺在病床上,神智不甚清醒。

医生束手无策。

一家子到了外头,老太太痛心疾首:“这孩子怕是身弱福薄。”

她又恨:“苏家人竟然都不在意她!病成这样都不过来看看,好歹也是他们家的小孩子。”

薄明远安抚自己母亲,又说:“入族谱的事情先缓一缓吧,我怕这孩子的命格撑不住。”

老太太同意了,“现在还谈什么入族谱,只要小命不折在家里就万幸了。”

她透过门缝看了看床上躺着的病弱少女,对儿子说:“倒底是一条小生命,你再请高明的医生给她看看。”

薄明远说是。

老太太痛心离开。

薄明远又找了医生谈了一会儿才忧心忡忡离开,到了停车场却撞见了大儿子。

薄景衍穿得很正式,雪白衬衫熨烫得挺括,外面手工西服更是贵气逼人。

“景衍,你怎么过来了?”薄明远下车。

薄景衍朝着住院大楼看了一眼,“才下飞机,听说老太太在医院。”

薄明远叹息:“是那孩子病了!哦,就是那个苏家的孩子。”

他颇为头痛:“景衍,你来了就顺道去看看吧。”

薄景衍淡淡笑了下。

病房,再无旁人。

床上躺着的病弱少女缓缓睁开眼睛,她掀开被子下床。

顺直的黑色长发在背后荡漾成一圈迷人的弧度,纤细的身子更是玲珑。

她径自朝着洗手间走去。

白色药丸轻轻落于马桶内,纤指轻按一下,冲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她垂眸,勾起一抹淡淡笑痕。

这一场病是她冲冷水澡所致,医生开的药她偷偷冲掉,吊瓶也换成了生理盐水,所以一直不见好。

她是想留在薄家利用薄家之势查清爸爸死因,但她不想入薄家族谱。

她是苏阮阮,不是什么薄子齐的人。

苏阮阮冲完了药,便接了一盆冷水准备擦身子。

片刻,青丝散落,衣衫半褪……

门外,薄景衍示意随从不要跟着。

他推门而入。

病床上无人,只有浴室传来㗭㗭嗦嗦的水声。

薄景衍走到浴室门口,目光一紧。

苏阮阮背着身子倚在洗手台边,衣衫半褪,乌黑顺直的发散在背后,像是最清艳的水妖。

香肩娇软,腰身很细很细,还有两只软软的小窝……

薄景衍无声退到病房的落地窗边,他微闭了眼想起从前之事。

四年前,他初入帝景集团。

各种内斗外斗,很累很烦躁。

有一天拉开办公室百叶窗,他看见了对面广场的少女。

她坐着画画。

身姿纤纤,宛如朝露。

他让秘书不要说话,他静静地看她。

她每天都来,风雨无阻。

他看了她两年,直到他收拾了那帮老东西爬上执行总裁之位,他想下楼去和她说话,可她再没有出现过……

从头到尾,她不认识他!

薄景衍忽然想抽支烟。

苏阮阮从浴室出来,看见薄景衍时她的目光凝住了。

薄景衍,怎么过来了……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全文<<<<


第六章

薄景衍声音微哑:“过来。”

苏阮阮不肯。

他看她的目光太过于直白。

薄景衍伸手一拉,她就到了他的跟前。

她的额头被温热的大掌覆住。

她很烫!

现在更烫了。

“怎么生病的?”薄景衍低声问她:“故意冲冷水澡把自己弄病?”

苏阮阮想要否认。

他却看她一眼,说:“老太太很担心你。”

苏阮阮正要说什么,他走到床边按了护士铃。

一分钟后护士过来了,看见薄景衍有些吃惊。

薄景衍淡声道:“把苏小姐的药再拿一份过来。”

护士呆了呆:“衍少?”

薄景衍声音更淡了些:“我亲自喂苏小姐喝药,想必她能好得快一些。”

“我不要。”苏阮阮想也不想拒绝。

薄景衍示意护士去拿,随后看着苏阮阮声音带着一丝命令:“去床上躺着。”

苏阮阮愤愤过去躺好。

薄景衍无声一笑:这是懒得装了?

这时护士端着一个药盘进来,只是放下后就立即离开了。

薄景衍坐到病床边上,把那几颗药拿了放在碗里磨碎掉,再倒了温开水过去化开,那水顿时就变成淡黄。

“一定很苦。”他看着她。

苏阮阮惊呆了。

他变态!

她不要喝这个!

薄景衍从从容容地拿勺子喂她:“喝。”

她扭过头。

薄景衍放下手里的勺子,微微一笑:“不喝也行,现在抽个血就能查出你血液里没有药物成分,你怎么和老太太交代?”

苏阮阮瞪着他。

薄景衍手中勺子抵在她唇边。

良久,她终于启了唇。

小舌尖在银色勺子上轻舔,喝下那苦涩得要命的药。

薄景衍眸光微炽,继续喂她喝药,一直到一碗见底。

喝完,苏阮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苦的,她别着小脸靠在枕间。

小脸雪白,身子娇软。

薄景衍默默看了会儿,起身拍拍身上皱折:“明天我会再过来喂你吃药。”

苏阮阮羞愤:“我自己会吃。”

他弯腰,灼人的男子气息喷在她的唇瓣上,“别玩小孩子把戏!”

苏阮阮把小脸别到另一侧。

她讨厌他!

他欺负小孩子。

薄景衍心情很好,没有继续为难她。

他离开的时候忽然又说:“你大可不必担心入族谱,总有人会挡着。”

苏阮阮呆了一下,再看向薄景衍时他已经离开。

卧室里恢复了安静,方才的荒诞事情像是梦幻一般,可是她的舌尖还是苦的。

苏阮阮垂了眸子,想着薄景衍的话。

片刻,她便猜到了那人是谁……

*

医院的梧桐道上,薄景瑟过来送文件正好遇见薄景衍,她惊讶地发现自家大哥的嘴角噙着一抹淡笑。

那笑,甚至能称为温柔。

她喃喃地叫了一声大哥。

薄景衍恢复了以往的冷冽,接过她手里的文件看,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也不是特别重要,怎么送到医院了?”

薄景瑟语气很淡:“爸让我过来看看阮阮。”

薄景衍掀了下眼皮:“她睡下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却在薄景瑟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仔细斟酌再三才问出口:“哥,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薄景衍看了自己的妹妹好一会儿,淡道:“没有的事。”

薄景瑟不敢再问,跟随兄长回公司。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