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逆途林锋权迟冬梅小说_权路逆途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权路逆途/权路香途

作者:忠虎添翼

主角:林锋权迟冬梅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权路逆途/权路香途》(主人公是林锋权迟冬梅)是来自忠虎添翼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高材生流落最基层,洪水无情人有情,机缘巧合,他抢救了一位老人,至此以后,权路香途,他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小人物,大志向,权谋路,花香途,且看林锋权如何平步青云?!

书评专区

余生水酒: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描写有血有肉,剧情反转让人意外,刻画细腻,情节感人肺腑,爱不释手!

风雅酒客:重新审视这本书,官场商场纠葛,从来是人们避讳的话题,也许也只有在小说里面才干抨击一下这些社会的阴暗面。黑白相生,强烈的阳光下阴影才会更深,更刺眼,但却不可避免。

权路逆途林锋权迟冬梅小说_权路逆途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权路逆途/权路香途》免费阅读

第二章

当林锋权回过神的时候,他的头上被狠狠地打了一拳,随后就是一脚,他也滚下了坝梁。

……

当林锋权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在香镇的医院了,然而,李师师却成为了植物人!

那个坝梁并不高,而是坝梁下面有着横七竖八的乱石,李师师的头恰好碰在了乱石尖上,导致她成为了植物人。

林锋权算是幸运,滚在了水里了。

美妙的感觉总是短暂的,李师师的美永久性地刻在了林锋权的脑海里,他只能祈祷她成为奇迹!

林锋权幸运之下就是名誉扫地,在香镇几乎大人小孩皆知,镇政府干部和副镇长厮混在一起,被老公当场撞破,一个受了伤,一个成为了植物人。

人们总以为顽固不化的老红军水米不进,然而,他出面作证,林锋权和李师师毫无关系,他从头到尾拿摄像机拍摄了下来。

这样有力的证据,使得李师师的老公锒铛入狱,他们家里给林锋权赔偿了一些金钱做补偿。

林锋权出院后,专门登门拜访这位有良知的老人。

老人笑着说:“万幸之中的不幸!”

“为什么?”

“以后就难娶老婆咯!”老人家开玩笑地说。

“那也是!”林锋权低着头说。

“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风浪都经不起,我们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都是兴奋不已,总觉得未来是美好的,前途是光明的!”

林锋权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自己不要说前途了,就连老婆都难娶了!

就在此时,山洪崩裂,地动山摇,因为一连六个坝系在一起,再加上工程质量有问题,洪水很快就冲上了老人家的硷畔。

林锋权反应急速,他赶忙说:“快爬上来,我背你逃出去!”

“算了吧!估计这是你我的劫数,下雨时不发山洪,青天白日却发山洪!”

“不要管这些,我们赶紧走!”

林锋权背着老人飞奔而出,急速爬上了一个小山,几乎是时隔两分钟,老人家的一排窑洞被山洪冲塌了,那个他设计的“坟墓”也被洪水淹没。

这样的豆腐渣工程不仅仅差点淹没了林锋权和老人家,还把延边的村庄给淹没了,死伤过百,成为了雁鸣县特大事故。

这样的事故惊动了朝野,林锋权却成为了大英雄,他把老人家给解救了出来。

老人家被安排在雁鸣县敬老院休养,而后他的三个儿女回来看望他,他特意差人将林锋权叫了过来。

林锋权赶到后,敬老院里里外外都是人,而且还有很多武警特警还有军人。

林锋权心里一紧,难道是老人家病故了吗?

最终林锋权还是被老人家的差人领进了敬老院,林锋权看到了镇委书记和镇长,也看到了县委书记和县长,更看到了几个老人家的儿女。

“没有林锋权,我已经被洪水冲走了,你们要记住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老人家的大儿子双手握住了林锋权的手,感激地说:“谢谢你!真心感谢!”

老人家的大儿子叫景华义,是京城军政里的一个领导人。

老人家的二儿子叫景华天,是京城景天集团公司董事长。

老人家的小女儿叫景甜甜,是北塔市市委书记。

他们都问林锋权有什么困难吗?

林锋权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觉得换做别人也得救出老人家,这是举手之劳!

……

老人家被二儿子景华天接到京城住了,林锋权再也没有见到老人家。

然而,好似林锋权倒霉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开始有了春天。

随后,县委县政府给林锋权奖励了两千块钱,镇政府给林锋权奖励了一千块钱。

雁鸣县和香镇得到了他们更多的照顾,这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雁鸣县突然来了个人事大调整,原香镇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统统被调离香镇,香镇竟然从省委组织部下派来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镇委书记。

这位美女不是别人,正是老人家的外孙女,她叫兰灵芝。

当然,林锋权是不知道她就是自己救了的那个老人的外孙女。

现年兰灵芝二十九岁,比林锋权大三岁,未婚,不过有未婚夫,是京城一大家族的孙子。

兰灵芝的美很快超越了李师师的美,林锋权有了如此貌美如仙的顶头上司,这是他仕途之路的奠基人!

很快,林锋权就成为了香镇文书,而且还主管后勤。

林锋权不仅仅写得一笔好字,而且行文理事也很出色,使得兰灵芝对他瞬间刮目相看。

兰灵芝是听外爷说过这个家伙的,她越听越莫名其妙地生气,觉得外爷太能夸奖一个乡镇干部了。

当然,兰灵芝能被省委组织部按照高材生派下来做镇委书记,那是以后要重用的,而不是空放一枪。

兰灵芝对林锋权很严苛,并不是那种盲目的感激。

倒是一个女子走进了林锋权的视线,那就是和自己一起在办公室里的许亚丽,刚从中专院校毕业,头脑简单,身材倒是很不错。

“权哥,你让我干什么?”许亚丽看着埋头写作的林锋权问道。

“给兰书记的办公室加点无烟煤,虽然我们有土暖热气片,但是还是不够暖!”林锋权真想说你不要打扰我写东西,毕竟,他已经不是前一个月的自己。

许亚丽走出办公室后,林锋权的灵感好似被她赶跑了,他搁下了碳素笔。

他揉了揉太阳穴,仰头闭目养神。

许亚丽是雁鸣县县委办一个老司机的女儿,据传这个老司机与县委书记有着初恋关系,当然谁也不清楚,倒是许亚丽空中飞人来到香镇成为了林锋权的副手,这一点人们议论纷纷。

作为雁鸣县的县委书记,她对政治的敏感度虽然不同于省市级,但是比起基层干部那是高出很多等级的。

既然县委书记把自己的干女儿放在了香镇办公室,可想而知,她的目的不在于什么空中飞人这类型,而是要和兰灵芝走近。

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要与香镇的镇委书记走近,这一点不合常理,可是,兰灵芝是谁?她一清二楚,可是林锋权和许亚丽不清楚。

当林锋权睁开眼睛的时候,许亚丽的完美身材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赶忙揉了揉眼睛,继续写东西。

许亚丽毕业于雁鸣县职中,可是,她却拿着中专院校的文凭,这也是空中飞人的一大特色,挂羊头卖狗肉!

林锋权这个货真价实的西华大学的高材生,流落到了镇政府几乎是大材小用,可是,就连这样的大材小用也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抢救而来。

当然,现在的林锋权根本理不顺老红军三个儿女的关系,他也无从得知,只是知道人家都在京城干事业!

更当然的是,林锋权根本不知道兰灵芝就是老人家的外孙女。

至于提拔到镇政府办公室当文书,林锋权自以为是地认为是和自己那个表彰有关系。

许亚丽虽然头脑简单,有时会搭错线,字写得歪歪扭扭,文章毫无逻辑可言,错别字让林锋权厌烦到呕吐的地步。但是,这个女孩清纯可人,外貌的确俊美,一美遮百丑,形容在许亚丽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起初林锋权对许亚丽也是不理不睬,总觉得她的智商太低,可是,日久生情,他们同在一个办公室,小美女还经常将家里的好吃的拿给林锋权吃。

人们常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口软。

这句话一点也没错,林锋权不得不在兰灵芝跟前美言几句许亚丽的勤劳和仔细。

对于兰灵芝来说,这里只是她锻炼的空间,她不想与谁走得太近,也不想树敌无数。

她那种天生的优越感和居高临下的存在感,使得林锋权无法靠近,也只能仰望。

倒是许亚丽给了林锋权平衡感,她总是像个小妹妹一样,哥哥长哥哥短,使得林锋权越来越对小美女有了好感。

很多副职和林锋权喝酒的时候,建议他办了许亚丽,这样的小美女就是需要人滋润,再者也可以生米煮成熟饭,娶了她。

可是,被县乡表彰和做了文书而一时得意忘形的林锋权却想把许亚丽发展成为“好妹妹”,当然,那些副职也心知肚明。

林锋权醉醺醺地回到办公室,然而,许亚丽还在学习他写的文章,此时已经是十二点半多了,她还精神抖擞地看着,倒是让林锋权有几分异样。

林锋权脑海里滋生了一种酒醉前的“建议”,他有点酒壮怂人胆地站在了许亚丽的背后,轻轻地弯腰,嗅到了她秀发的香味。

“权哥,你,你怎么喝那么多酒,难道嫂子和你分手了?”许亚丽扭头之间,他们的嘴唇碰触在了一起。

许亚丽下意识地抹了一下嘴唇,因为,白酒味太重。

“什么嫂子?”林锋权一只手搭在了许亚丽的香肩上问道。

“你不是前几天有人给你介绍了一个大美女吗?人家可是县计生局的干部呢!”

许亚丽这话说的让林锋权有点动心,他自以为是地认为小美女开始吃醋了,他进一步将手按放在她的领口里。

许亚丽依然没有动,林锋权觉得有戏,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他将两只手游动,亲吻着她那白艳而嫩美的脖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路逆途》<<<<


第三章

“哥哥,哥哥,你,你喝醉了!”许亚丽忽地站起来,跑出了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反锁了门,心里说,难道权哥误会我的意思了吗?!

许亚丽是真心实意想把林锋权认作哥哥,再者想和他这个权哥学习一些写作的东西,并非那个意思。

当然,在许亚丽跑出办公室之际,林锋权好似酒醒了一样,觉得这个世界太不给力,自己那是自作多情!

林锋权耳闻目染了镇政府里面一些事情,他也心知肚明,犹如一句不恰当的比如,女人如狗,谁热对谁忠诚!

他虽然不苟同这句太有侮辱性质的话,但是此时此刻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许亚丽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多情,也根本不想让自己“潜规则”了她。

林锋权问自己,那么男人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喂不熟的狼?或是月宫主人嫦娥怀里的兔兔?

他摇了摇头,心里说,其实男人是佯装懂女人的浑球,或是想要爱情的刺猬!

几天后,县计生局的那个女孩来看望林锋权,这是林锋权在QQ和电话里聊得很熟悉的对象,也是一个大美女,和林锋权同年等岁,恰好比林锋权的生日小一天。

这让林锋权不得不想起李师师来,如果李师师这会儿站在他的面前,已经和老公离婚了,他都心甘情愿地娶她做老婆。

林锋权这个对象是计生局的文书给林锋权介绍的,他牵线搭桥给了彼此QQ和手机号码,以及在手机里的照片。

他的对象虽然没有李师师和许亚丽漂亮,但是有几分吸引人,尤其嘴角上的酒窝,使得林锋权下定决心和她交往。

再者受到了许亚丽的刺激,还有人家姑娘可是县级单位的,林锋权做梦也想娶一个县级单位的女人做老婆,自己有面子。

男人一旦开始对面子感兴趣,那么他距离人生第一次栽跟头绝对不远了。

林锋权的对象看着林锋权笑容满面地说:“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迟冬梅,县计生局档案室工作。”

她伸出纤美的手,与林锋权握了握手。

“我叫林锋权,这里是我的办公室。”

林锋权在想,这女孩真大胆,这三天可是镇政府例行放假的日子,领导干部几乎回家了,然而,她却来陪自己值班。

就连许亚丽都提前一天请假回家,林锋权倒是对许亚丽没有什么尴尬的,虽然他心知肚明自己对她做了什么,但是拿着“喝醉酒”的借口当幌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晚饭后,林锋权在办公室看书,迟冬梅却在卧室里玩手机,那一双玉指灵巧的很,玩得很是起劲。

“你在哪里睡觉?”林锋权突然站在了卧室的门口问道。

“就在这里呀!”迟冬梅毫不顾忌地微笑着说。

“我还是安排你在女干部办公室睡觉吧!这样好一点!”

“难道你嫌弃我倒追你吗?!”迟冬梅看着林锋权的眼睛问道。

林锋权不知道怎么回答,摇了摇头。

“好了,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

林锋权有心说,你自己去,可是,镇政府的厕所在最后一排平房的角落里,那里的路灯也坏了,他还是不忍心说出口。

“好吧!”

林锋权习惯性地将手机按到了手电筒的状态,他们一同穿过了两排平房,来到了最后一排平房的厕所。

“我害怕,你能不能和我一同进女厕所?”迟冬梅提出了如此无理的要求,然而,她却没等林锋权回答,直接拉着他的手走进了女厕所。

迟冬梅毫不顾忌地在林锋权面前脱下了裤子,林锋权赶忙躲闪,她却抓住了他的手。

林锋权和迟冬梅在女厕所里上演了一番大戏,这种刺激那是他一辈子的记忆。

而后,他们回到了办公室,继续恩恩爱爱,直至香镇收假了,迟冬梅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林锋权。

一个月后,他们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林锋权的同事们说,这就叫“闪婚”。

香镇距离县城很远,他们两地分居,把家安在了县城,临时的家在香镇,毕竟,林锋权要值班,他是一个文书。

香镇从县级部门下放来了一个大老粗般的镇长,倒是有点飞扬跋扈,对兰灵芝都不放在眼里。

这个镇长叫李伟业,名字叫的好听,做事不太地道。

尤其对林锋权挑三拣四,觉得他哪都不顺眼。

林锋权刚看到的一点曙光,似乎就要被这个叫李伟业的镇长熄灭。

在这个世界里,林锋权自以为是的表彰,起不到任何作用,对于李伟业这样的人他只看金钱、权力、地位等等的背景关系。

由于省委组织部下派兰灵芝的时候,那是带有保密的,再者,兰灵芝是老人家的外孙女,无论怎么也让最基层的领导干部们想不到,她就是那个背景深不可测的人。

“权哥,你闷闷不乐的怎么了?”许亚丽看着林锋权问道。

“没事,有点困。”林锋权揉了揉眼睛说。

“权哥,听说嫂子怀孕了?”许亚丽问道。

“嗯,你听谁说的?”林锋权反问道。

“这个给你看。”许亚丽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林锋权。

林锋权看了一眼许亚丽的好闺蜜发过来的检查单子,然而,眼睛一亮,仔仔细细地看了看。

怎么自己的老婆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路逆途》<<<<


第四章

“你还给谁看了吗?”林锋权看着许亚丽问道。

“没有,刚给我传的。”许亚丽看着林锋权,有些不解地说,她在想,怀孕是好事,我还准备帮忙给你们看一看是不是男孩?

林锋权将许亚丽手机里的照片发给了自己,而且顺手删除了她手机上的那张照片。

“兰书记下乡回来了吗?”

“好像回来了,又走了。”

林锋权点了点头,说:“这里没事,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许亚丽微微一笑,走出了办公室,然而,林锋权却脑袋嗡嗡作响,心乱如麻。

迟冬梅怀孕两个多月?这意味着什么,林锋权是心知肚明的。

然而,就在此时,镇长李伟业拿着林锋权的讲话稿,厉声道:“你写的狗屁文章,为何不把千里迢迢和兢兢业业去掉,你让我念成了千里招招和克克业业了。”

林锋权无暇顾及李伟业那狗屁不通的话,他的耳边响着这样的话:“那孩子不是你的!”

因为,林锋权和迟冬梅发生关系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半月,充分说明迟冬梅在见到林锋权前一个月就怀孕了。

林锋权顺手就给了李伟业一巴掌,骂道:“你堂堂的一个镇长连千里迢迢和兢兢业业都认不得,还配当一镇之长吗?!”

李伟业当然不可能白挨打,一脚踢来,林锋权抓住了李伟业的脚踝骨,猛地一扯,他就甩在了地上。

这时,外面有人听到了动静,喊了一声,首先跑进来了许亚丽,而后就是一个副镇长,还有几个一般干部。

副镇长赶忙将李伟业扶起来,李伟业恶狠狠地看了一眼林锋权,说道:“你小子等着,我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那些围观的乡镇干部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斯斯文文的林锋权,还是办公室文书,怎么就和镇长打起来了呢?!

包括许亚丽都不知道,林锋权的冲动源自于迟冬梅,按照平时的林锋权,李伟业再怎么看他不顺眼,他都是忍气吞声,不可能和镇长强词夺理。

“千里迢迢和兢兢业业”这样的成语大不了以后不用,林锋权也不可能当面顶撞,看来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力说有多大,就有多大。

大大咧咧的许亚丽倒是没有仔细看图片,毕竟,刚刚传到她的手机上,她是要帮助林锋权的,没想到弄巧成拙。

不过,这样的事情那如同,纸里包不住火一般。

随即,李伟业停下了林锋权的工作,办公室由许亚丽全权负责,包括后勤主管。

第二天,在兰灵芝的主持下,林锋权不得不在全体领导干部大会上,向李伟业赔礼道歉,而后,免去了文书一职,他又被打回了原形。

林锋权也向兰灵芝请了一个月假,他回到了家里,然而,迟冬梅不在,冰锅冷灶,应该很长时间没有开火了。

林锋权懒得给迟冬梅打电话,躺在冰冷的床上半睡半醒,就在他半睡半醒的时候,却听到迟冬梅和一个老男人卿卿我我地说话,因为,他们租赁的是独院。

当迟冬梅和老男人走进屋里,按开了灯的一瞬间,林锋权却堵在了门口。

这个老男人不是别人,是县计生局副局长秦志华,他看到林锋权手中的菜刀的时候,当即就下跪了。

林锋权正要一刀砍下去,却被迟冬梅挡住了,他好似瞬间心里拔凉拔凉的,自己的老婆竟然护着外人。

一瞬间,林锋权对迟冬梅和秦志华这两个人,虽然恨之入骨,但是转念一想,没必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林锋权抽了一根纸烟后,接着又抽了一根,秦志华依然下跪,迟冬梅也陪着秦志华下跪。

秦志华战战兢兢地问道:“能不能拿钱了事。”

林锋权没有说话,站起来来回踱步,似乎思考着什么,突然,看着迟冬梅和秦志华问道:“你们什么时间好上的?那个孩子是谁的?”

“是我的,我全权负责。”秦志华到了这个地步了,一个堂堂的副局长串门子落到了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迟冬梅点了点头。

林锋权恨不得一刀砍死了迟冬梅,然而,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未必就是心甘情愿,那是一种权宜之计,或是阴谋。

在迟冬梅和林锋权在一起之前,她已经怀孕了,这个孩子就是秦志华的。

迟冬梅其实,原来是李师师前夫秦汉亮的前女友,然而,当秦汉亮见到李师师的时候,简直痴迷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就把迟冬梅给甩掉了。

然而,秦志华恰好是迟冬梅的领导,也是秦汉亮的大伯,他就为秦汉亮收拾了烂摊子。

可是,让秦志华没想到的是,迟冬梅却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而且执意要生下来,他毫无办法,最终不得不求助办公室文书,把迟冬梅介绍给了林锋权。

再者,秦志华也是为了给侄儿子秦汉亮报一箭之仇,那就是林锋权和李师师的事情。

林锋权抽着纸烟,咳嗽了几声,打断了思绪,他心里说,原来如此,可怜你了李师师。

林锋权对李师师是有好感的,毕竟,他们的心灵之湖泛起过涟漪。

林锋权突然狠狠地踹了几脚秦志华,顺手,左右逢源打了迟冬梅耳光,他们毫无反抗的能力,毕竟是做下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百万,人你带走,我们明天就离婚。”

此时此刻的迟冬梅,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竟然号啕大哭,也许觉得林锋权压根也没有把她当人看,只是一件交易的商品而已。

秦志华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毕竟,任何人在生存或是死亡面前,他都要或多或少地付出什么的。

一百万,就是秦志华所要付出的代价,因为,林锋权心知肚明,秦志华是能拿得出来的。

林锋权用手机全部录音拍照后,才放秦志华和迟冬梅走了。

第二天,林锋权的手机上来了一百万转账的信息,虽然这张银行卡是香镇一个农民的,但是林锋权在这之前,已经绑定了手机信息。

随后,林锋权和迟冬梅悄无声息地办理了离婚手续。

晚上,林锋权独自喝得酩酊大醉。

几天后,林锋权给植物人李师师买了一大束的玫瑰花,去医院看望了她,当然,那些照看李师师的人也不认识这就是林锋权,被李师师的丈夫误会的“男人”。

林锋权依然租住着那个小院,也许是掩人耳目,或是不想让自己在县城里一无所有。

人生的悲剧莫过于此,七尺男儿被人耍了一道,就算他用这样的悲剧和代价换回了一百万,可是,这样肮脏的金钱他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地花去,只能用到自己的仕途上了。

林锋权打听到李伟业回家了,他在信封袋里放了一万块钱,还提着一些水果去赔礼道歉。

来到李伟业家门前,门忽的打开了。

眼前的倩影顿时让他心中一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路逆途》<<<<


第五章

给林锋权开门的人是李伟业的老婆,三十多岁,还是有几分姿色。

当李伟业看到林锋权的时候,一脸不悦,当然,他的老婆也略知一二了,不过,她还是微笑着说:“快请坐。”

“李镇长,对不起,你打我一巴掌吧!”

李伟业看着林锋权,真的使劲地打了一巴掌林锋权,他的手掌都感觉反向力的疼痛,何况林锋权的脸庞,瞬间就有了五根手指印。

李伟业的老婆假惺惺地来阻拦,然而,双手却抱着一盘苹果。

她赶忙递给了林锋权一个,笑眯眯地说:“他就是这样的人,这下气顺了,有什么事情好说。”

林锋权顺手拿出来了一万块钱递给了李伟业的老婆,摸了摸脸庞说:“嫂子,这是我的不对,这点钱你们看着买点东西,我也不知道买什么东西,买来又怕是否合适。”

“这孩子,不用了,有水果就行。”然而,她依然还是收下了。

李伟业走进了自己的书房,他的老婆陪林锋权说了一会儿话,林锋权也主动告辞了。

收假后,林锋权回到了香镇,依然是文书。

倒是让许亚丽纳闷不已,林锋权这小子的能耐还真大!

当然,林锋权把李伟业和秦志华,以及迟冬梅这样的人记恨在了骨髓里了。

他好端端的人生,就此彻彻底底地改变。

要说那个老人家能改变他的仕途之路,迟冬梅却彻彻底底改变了林锋权的人生之路。

林锋权不再轻易相信女人,也不可能轻易结婚的。

许亚丽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坐稳了办公室文书的位置,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林锋权却又回来了。

林锋权的回归,也改变了一个人,那就是许亚丽。

看上去大大咧咧的许亚丽,似乎越来越心思缜密,她感觉到林锋权这次回来有些不对劲,眼神里带着前所未有的狠劲。

其实,林锋权恢复了文书一职,并非李伟业放话了,而是有几个副职在兰灵芝的跟前提过,他们也知道兰书记的想法,毕竟,林锋权是一个高材生,很多东西不要副职们亲自写材料,办公室就可以拿出来。

在林锋权离开香镇的这一个月里,许亚丽备受排挤,毕竟,许亚丽什么也做不了,就连简单的通知都写得语句不通顺,还有错别字。

林锋权一回到香镇里,很多副职感到轻松了许多,虽然镇政府很小,但是就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些大型材料依然要写的,向县市省级汇报的东西依然要形成材料的。

林锋权得知几个副职在兰书记跟前说了话,他知道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几个帮手,他们就是自己在香镇的帮手,既然是帮手,那么必须感谢。

在最基层,感谢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喝酒,一种是送礼。

当然,林锋权不去送礼,而是叫了所有的副职去喝酒,有几个和李伟业走得近的副职婉言拒绝了,这个林锋权是心知肚明的。

当然,兰灵芝是不参加这样的场合,她很少待在香镇,而是在县城,或是北塔市,要不然就去京城跑一些对最基层的支持。

老人家的二儿子景华天,也就是景天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对自己的外甥女很是支持。

在香镇办起一家大型苹果饮料加工厂,那就是景天集团公司无偿支持的。

醉意朦胧的林锋权,躺在办公室套间的卧室里,在想一件事情,人的承受能力和抗压能力究竟有多大?!

......

小美女许亚丽却辗转反侧,她又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林锋权的老婆迟冬梅和县计生局副局长秦志华有一腿。

许亚丽不知怎的,无法安然睡去,替林锋权鸣不平。

第二天,戏剧而侮辱性的一幕出现了,县计生局副局长秦志华带着林锋权的前妻迟冬梅来到香镇下乡。

秦志华这个诡异而牲口性质的家伙,这次下乡的目的不仅仅是侮辱林锋权,而是要把侮辱性扩大,把迟冬梅秘密地介绍给李伟业。

纸包不住火,叵测是人心,李伟业和秦志华在办公室里秘密交流后,他专门让林锋权站在包间里倒酒,伺候他们喝酒。

作为文书,而且主管后勤,这是他的本职工作,不过,曾经,那是许亚丽在倒酒,也许李伟业也喜欢让上级领导看到许亚丽。

甚至在一段时间里,很多县级领导喜欢把喝酒场定在香镇,李伟业也觉得有面子,可是,今天一反常态,使得林锋权颜面扫地。

在座的陪客,没有一个人是傻瓜,他们心知肚明秦志华和迟冬梅之间的暧昧关系,而且林锋权和迟冬梅已经恩断义绝,不可能留有半点夫妻关系,因为,迟冬梅始终和林锋权没有说过一句话,而是不屑一顾地看着倒酒的林锋权。

这让香镇里陪同喝酒的那些副职都是很尴尬,觉得林锋权太窝囊,迟冬梅简直明着给林锋权戴帽子,天理难容。

然而,秦志华举起了空酒杯,微笑着说:“林锋权是一个好同志,给我倒满了,李镇长,你得允许我和办公室主任喝一杯,辛苦你了!”

秦志华还装模作样地拍了拍林锋权的肩膀,要与林锋权碰酒。

林锋权手里的酒壶子在颤抖不已,已经把一半的酒倒在了地上,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事情。

李伟业却笑着说:“赶紧的,我们可惹不起计生局的人,林锋权,你不想生二胎了吗?”

林锋权脸红脖子粗,简直无地自容,看着眼前的酒壶,他气得颤抖的手缓缓拿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路逆途》<<<<


第六章

他恨不得砸死了李伟业和秦志华,以及迟冬梅。

然而,他选择忍气吞声,毕竟,自己已经和迟冬梅彻彻底底没有了关系,何必为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再一次招惹了镇长呢?!

镇政府,世界虽小,但文章很多,林锋权就是一个小蚂蚁,李伟业就是一个大猩猩,随时随地都可用灵长类动物的手指,蘸着唾液,毫不费力地吃掉他。

林锋权是一个高材生,也是经历过贫穷、人言可畏、打击、无可奈何、世态炎凉等等的世事,此时此刻的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端起了酒壶子与秦志华碰了一下,一口气喝完了,把迟冬梅等人吓了一跳。

站在一边的许亚丽赶忙夺过了酒壶子,把林锋权推出了包间,她心知肚明,再这么继续下去,秦志华很可能走不出包间。

林锋权走进了厕所,那一幕和迟冬梅在一起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不由自主地呕吐了出来,伴随着血丝。

镇政府大灶上的包间里,秦志华和李伟业交流着眼神,笑声不断。

呕吐完的林锋权,感觉好多了,经过包间的窗前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窗口,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什么叫无可奈何?什么叫侮辱?什么叫官大一级压死人?

此时此刻的林锋权深有体会,这个世道,真是无语!

外面狂风大作,不一会儿,鹅毛大雪,林锋权站在门口伸出了手掌,默默地流出了眼泪。

恰好,兰灵芝的座驾停在了林锋权的跟前,她看着林锋权问道:“怎么了?”

“没,没事,兰书记您回来了?”林锋权抹了抹流出来的眼泪,赶忙问道。

“嗯,你还没有回答我怎么了?”兰灵芝问的意思是,是不是李伟业又找你茬了?

林锋权牵强地笑了笑,说:“兰书记,真的没事!刚才我在大灶上剥葱了,揉了揉眼睛,就流出了眼泪。”

“没事就好,有人下乡来了吗?”兰灵芝问道。

“县计生局的,李镇长在包间里陪喝酒。”

兰灵芝点了点头。

兰灵芝下了车,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林锋权尾随其后,他给兰灵芝的火炉子上加了无烟煤,又给兰灵芝倒了一杯白开水。

“这段时间镇政府里没有什么事情吧?”兰灵芝坐在了椅子上问道。

“苹果饮料加工厂已经竣工,后天县级领导会来剪彩,得您和李镇长陪同剪彩。”

“这个我知道,我就是为这个事情回来的。”兰灵芝微笑着说。

林锋权却不知道兰书记问自己什么事情,镇政府内部的事情吗?

“哦对了!这一段时间,李镇长的好朋友们来香镇考察学习!”林锋权委婉地说。

“什么考察学习?你就说是狐朋狗友,胡吃海喝就是了!”兰灵芝厉声道。

林锋权微微点了一下头。

兰灵芝摆了摆手,林锋权赶忙退出去了,随手关上了门。

林锋权对兰灵芝那是相当尊敬,虽然才比自己大三岁,但是兰灵芝那种气场和领导天赋,那是李伟业这样的人一辈子也学不会。

兰灵芝虽然是一个千金小姐官二代,但是她从小以来受到的教育不同,她非常反对铺张浪费。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穿戴高贵,气质非凡,休闲时长发披肩,工作时盘起了发髻,显得非常精干!

个子高挑,身材绝佳。

耳根边露出来的细发,是那么的吸引人,有着超乎想象的美感!

粉唇细舌,嘴角两边有着天生的微笑酒窝,总是给人一种亲切感,她是一个绝对的自然美人,没有任何人工修饰。

就连眼睫毛和眉毛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缺,在林锋权的眼里,那就是一位绝代佳人,天仙下凡的美人!

就在林锋权低头写东西的时候,秦志华和迟冬梅却站在了林锋权的办公桌前,他们那种奸笑和侮辱性的表情绝对是彻彻底底来羞辱林锋权的。

林锋权一抬头,却看到了这对男女,他那种脸部的变化,世界级的巨星也无法比拟!

林锋权放下了手中的碳素笔,离开了办公桌,拉住了窗帘,反锁了门,那一双眼睛里冒出了两道寒光。

他顺手拿起花脸盆,就是洗脸时能看到两条金鱼的花脸盆,狠狠地砸在了秦志华那得意洋洋的脸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路逆途》<<<<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