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黑夜缠绵唐旭江夏小说 与你黑夜缠绵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

小说:与你黑夜缠绵

小说:言情

作者:平原夜

角色:唐旭江夏

简介:《与你黑夜缠绵》(主人公是唐旭江夏)是来自平原夜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新婚夜,与她缠绵的并非丈夫,她沉迷其中,天未明,一声“嫂子”却将她从天堂带入地狱……

书评专区:

山橘月:这本书中每个人物都很精彩,小人物也在闪闪发光。故事慢慢叙述,欢笑眼泪一样不缺。

温室雏菊:即使我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爱情,我还是希望这样的爱情是真实存在的,是能够被别人得到的。

与你黑夜缠绵唐旭江夏小说 与你黑夜缠绵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

《与你黑夜缠绵》免费阅读

第2章:深入豪门

“江夏,你既然嫁到我们家来,不管什么原因,以后希望你可以遵守我们唐家的规矩,就吃饭这么小的事情,都要我们全家人等你一个。”周湘云视线冷冷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对着江夏发号施令的时候,好似封建时期的婆婆。

江夏垂下眼帘:“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

“这是你第一天来,不懂规矩就不计较了,以后记得。”

“好的,婆婆。”

“还有,小越身体不好,昨天半夜去医院了,看在你累了一天的份上,都没喊你起来,以后记得好好照顾他。”

“啊?”

江夏惊讶的看过去,正对上唐越冷淡的眼神,他喝了一口汤,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这个长相阴柔,称得上英俊的男人,心思真让人难懂。

“别用这种眼神打量我儿子,那一千万不是白给的。”

江夏一下子被这句话打落地狱,那笔钱,会让她在唐家永远都抬不起头来,更可怕的是,这个婆婆似乎非常厌恶她。

“妈,吃饭吧。”

“二哥居然不来,妈,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他昨晚就走了,不知道干什么去。”

江夏听着唐初跟周湘云的对话,惊得后背满身冷汗。

唐初口中的二哥,应该就是唐旭吧,他是唐家二公子,神出鬼没,风评让人不敢恭维,江夏甚至不知道,她哪里惹了这个男人不痛快,以至于他要用那样的方法来报复她。

“我吃完了。”

唐越突然放下筷子,碗里的米饭一口没动。

江夏也被这样的气氛吓得全无胃口,她转动了一下脖子,僵硬的看着身旁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瞬间被他的眼神吓退。

“还愣着干什么,送他回房间。”

“好。”

江夏连忙放下筷子,走到唐越身后,推着他离开了。

一路上,她心神不宁,几次欲言又止,昨晚的事情,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唐家比她想象中要难应付多了,除了这几个人,还有一些叔伯今天并未出现,唐旭跟她这个老公的关系,看来并不和谐。

“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那……你有什么事再叫我吧。”

唐越没有多看她一眼,自己推着轮椅转过身去,江夏在财经杂志上看到过他曾经的模样,那个时候他的腿还是完好的,现在……

江夏刚走出去,迎面就碰上了唐初,她双手环胸,姿态高高在上,眼神十分诡异。

“嫂子,昨晚睡得好吗?”

江夏心一沉,抬起有些僵硬的脸。

唐初突然露出笑容,那笑容下,藏着意味不明的光:“看来是睡得很好,不然怎么会连我哥去医院都不知道呢?”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是来提醒你,到唐家来,就该有个样子,记住自己的身份,在这个家里,别动不动就站错队。”

江夏没有回答,无论她是因为什么嫁给唐越,现在她都是唐初的嫂子,她是没有立场资格指着她鼻子教训她怎么做人的。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与你黑夜缠绵》<<<<<


第3章:心寒

江夏回到房间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拨通了母亲的电话,想问问他们到底知不知道唐家什么底细,为什么非要逼着她嫁过来。

“嘟嘟嘟!”

电话一直没接通,她又换了江汉阳的,同样是忙音。

江夏不死心,最后才拨通了江珊的号,江珊接了,江夏第一句话就问爸妈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江珊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起飞的航班,得意的说:“忘记告诉你,爸妈现在应该在飞机上,电话当然打不通了。”

“飞机上?他们去哪里了?”

“去度假啊,你不知道吗?欧洲。”

“咱们家现在哪里来的钱去欧洲度假?银行的贷款还了吗?公司员工的工资发了吗?”

江珊说:“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嫁给唐家之后,这点钱他们是不会计较的,而且我都听爸妈说了,这一次他们出去玩,钱唐家全部报销,姐啊,我真羡慕你嫁入豪门,这待遇爸妈也跟着水涨船高了。”

江夏听完,心不断往下沉:“是爸妈主动提出来的吧?”

如果不是爸妈以死相逼,她不会选择为了一千万嫁给唐越,哪怕他的腿没有因车祸而残废,而现在,唐家一千万到账后,他们立马用卖她得来的好处,到国外逍遥,人心易冷,亲情也不过如此。

“姐,你应该感谢爸妈,没有他们,你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吗?我听说唐家不但在国内呼风唤雨,在国外也有许多产业,就算姐夫是个残废,靠着股份的分红,你们也是一辈子吃喝不愁,人家奋斗几辈子都到不了这样的高度。”

江夏咬着牙,冷声质问:“既然这么好,那为什么你不嫁呢?”

江珊在电话那端笑:“姐姐,我这是为了成全你啊。”

“这么说,我还要多谢你的成全对吗?”

“咱们是姐妹,说这些就见外了,对了,忘记告诉你,我也在机场,爸妈去欧洲,我也准备去日本了,一个月后才会回来,这段时间里,你就别太想我们了。”

江夏挂了电话,气得浑身颤抖。

他们将她送到这个龙潭虎穴,然后各自去国外逍遥,可曾想过她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样的日子,为了一千万万,她这一生,都给毁了。

“江夏,你在干什么,大哥要出门,你还不出来帮忙?”

“我马上就来。”江夏擦干眼泪,打开门走了出去。

唐越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他坐在轮椅上,一副谁也不想搭理的模样,唐初站在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一身名牌,五官精致,身材高挑,称得上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待江夏走过去她才介绍说:“赵意舒,我学姐,也是哥哥的朋友。”

“你好,我是赵意舒。”

“你好,我是江夏。”

江夏明显感觉到,赵意舒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寻味,像是挑衅,又像是打量,她只能在心底默默感叹,这些权贵的圈子,怕是一辈子也融入不进去,因为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还不走?”

唐越等得不耐烦,冷着脸开了口。

江夏不敢忤逆这个男人的意思,走过去想要伸手扶着轮椅,哪知道赵意舒居然比她抢先一步:“唐越,让我来吧。”

她这般强势的抢夺,江夏顿时尴尬的站在原地,好似她才是女主人一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与你黑夜缠绵》<<<<<


第4章:意外

“嫂子,愣着干什么呢?”唐初提醒她,随即冷笑一声。

江夏深吸一口气,提着包包跟在后面,也罢,她这个买来的新娘,有什么资格计较,如果说刚才是自己的错觉,现在她可以肯定,赵意舒跟唐越之间,肯定有什么故事。

“好了,我去开车,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吧。”唐初说完,转身走了。

她刚发动车子,还没来得及开过来,赵意舒的电话响了,她朝江夏看了一眼,说:“麻烦你先过来一下好吗?我接个电话。”

江夏不得已,推着唐越的轮椅,她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那一个。

他们今天要去的地方是医院,因为江夏不会开车,而家里的司机又全部派了出去,所以让唐初负责送他们到医院,可不知道怎么多了一个赵意舒。

江夏有些紧张,抓着轮椅的双手突出青筋,唐越从头到尾都没再说过半个字,江夏已经习惯他的冰冷。

就在此时,下斜坡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轮椅重重一滑,接着仿佛失去重力,整个轮椅朝前坠落,无论她怎么用力挽救,还是避免不了一场事故。

唐越摔倒了,整个人从轮椅上翻了出去,她自己因为想阻挡这一切,用了身体去挡,翻滚落下的时候被轮椅压住,动掸不得。

耳边,赵意舒的尖叫声传来:“唐越,唐越你怎么样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接电话,你就不会摔倒了。”她流着眼泪,用力将唐越扶起来,让他靠在怀里。

美人柔弱,我见犹怜。

江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句话,她暗笑自己居然还有闲工夫想这个。

唐越是被她弄得摔倒的,出了事情她这条命搭进去都赔不起,只是她也动不了,被轮椅压着,手上也是一阵钻心的疼,还有膝盖上的灼痛,她咬着牙,拼尽全力从轮椅下爬了出来。

“天啊,哥,哥你没事吧。”

唐初已经倒好车,她慌慌张张跑过来,一把扶起唐越,检查他身上的伤痕,脸上的焦急倒不像假装。

唐越脸色苍白,大概是磕到了脚上的伤,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唐初气得转过身指着江夏鼻子骂:“你到底在干什么?一件小事都做不好,存心让我哥出事吗?我告诉你,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对不起!”

江夏垂着头,忍着身体上的疼痛,无论唐初骂什么,她都是不小心导致唐越摔倒的罪魁祸首。

“还愣着干什么?快想办法抬我哥到车上。”

“唐越,怎么办,都是我不好,你一定很疼吧?”

赵意舒还在哭,唐初说:“学姐,不管你的事,都是她的错。”

三人合力将唐越弄到车上,看得出来他已经体力不支,江夏心里没底,就怕他出了什么事情,车子开走的时候,她透过车窗,看了一眼刚才轮椅滑落的位置,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好像被重力拉了下去。

唐越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昏了过去。

这下子整个唐家都被惊动了,周湘云匆匆赶来,唐正义也推了工作,到医院探望儿子。

一时间,高级病房里,都显得拥挤。

唐初在电话里已经跟周湘云说过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从进门开始,就没给过江夏好脸色,看着床上昏迷的儿子,她问了一句什么时候醒。

病房里鸦雀无声,没人敢回答这个问题。

“江夏,你过来。”周湘云凌厉的视线直视过来。

江夏大气不敢喘一下,提着一颗心走到周湘云面前,眸子一对上她的眼神,便下意识收回,略低着头,战战兢兢喊了一声:“妈。”

“我没你这样的儿媳妇。”周湘云突然发作,冷冷的眼神扫过来,抬起胳膊“啪”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与你黑夜缠绵》<<<<<


第5章:巴掌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落下,江夏也跟着踉跄几下摔倒在地上,她捂着半张脸,脑袋嗡嗡作响,磕碰到刚才被轮椅弄伤的地方,更是钻心的疼。

虽然旁边有这么多人在,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江夏说话,她披头散发,狼狈的垂下头,周湘云的刻薄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我问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儿子?让你推个轮椅,至于将他弄成这样吗?”

“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你相信我。”江夏咬着唇,忍着身体上的疼痛,低声说。

“是不是故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儿子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周湘云眼里都是怒火,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我告诉你,我儿子真要出什么事,你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对不起!”

江夏不敢再解释,只是按着手臂,那上面的血迹已经点点染透了白色的棉麻衬衫。

“够了,等儿子醒来再说吧,现在怪她也晚了。”唐正义揽着周湘云,拍了拍她的肩膀。

“哼,当初就不该听你们的,给他找了这么个女人。”

“湘云,差不多就行了。”

唐正义一句话,终结了周湘云喋喋不休的纠缠。

“二哥,你什么时候来了?”

唐初发出惊呼,病房里众人齐齐看向门口的位置,只见唐旭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西装搭在手腕上,领口随意开了两颗扣子,慵懒的靠在门框上,似乎已经来了不短的时间。

“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周湘云问。

“怕打扰你们了。”他走进来,身形笔直,隐隐带着压迫的气息,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所站的位置,刚好就是江夏跟前,她狼狈的姿态,只要一抬头,就会被他尽收眼底。

江夏从他出现那一刻,内心已经警龄大作,这个男人,从那天晚上发生关系后,就没再出现过,在唐家只是听到他们提起,这也是江夏第一次以清醒的脑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这个夺走了她清白的男人。

唐旭属于唐家一个另类,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人物,不是因为他的家世,而是单纯因为他这个人。

投行的顶尖人物,性格多变,说白了,就是正常人眼中的变态。

他的名字轰动金融圈,在那个行业里,他风生水起,无人不知。

但这样一个人,谁能想到,他竟然是披着羊皮的魔鬼,在黑暗中才会露出那狰狞的面目,别人眼中的豪门,之于江夏而言,不过是一处豪华的人间炼狱。

“小旭,你工作忙可以理解,可现在躺在医院的人是你哥,别太过分了。”周湘云说。

“我这不是来了?”唐旭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般清冷。

“你这样的态度,真心希望你大哥好起来吗?”

“妈,您还想我怎么做呢?”

“妈,二哥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他计较那么多干嘛。”唐初走过去,挽着周湘云的胳膊:“何况投行那么忙,整天到处飞,他能回来就不错了。”

唐旭没有再说话,只是淡淡的站在一旁。

江夏缓缓抬起头,朝唐旭看过去,眼里还带着散不去的雾气,不巧的是,唐旭也刚朝她看过来,四目相对,她下意识颤抖了一下,那天晚上光线太暗,她来不及看清楚这个男人长什么模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与你黑夜缠绵》<<<<<


第6章:羞辱

这一刻,才惊叹他比财经杂志上还要耀眼。

清俊淡漠的脸,墨玉一般的深眸,充满凌厉,那一身与生俱来的气势,都彰显着他不凡的地位,江夏几乎落荒而逃的收回视线,不敢再去看他。

而那一晚上的记忆,又是如此清晰,他以强势不可抗拒的姿态,夺走了她的身体。

无论她怎么在他身下反抗,都无济于事,他那恶魔一般的声音,此刻还在脑中回荡,江夏恨得咬牙,只能垂着头默默咬着唇,将这一切咽下肚子。

“嫂子,这是怎么了?”江夏没打算招惹他,唐旭却突然开口:“流血了,这里没有医生了吗?”

他话音一落,众人才纷纷看向她手臂上的伤口,周湘云说:“还愣着干什么?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欺负你,既然在医院,就不懂得自己去找医生吗?”

“我知道了,妈,我这就去。”江夏转过身,又听见唐旭说:“嫂子,还是我陪你去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江夏颤声拒绝,她惧怕唐旭,这个男人像一条毒蛇,她怕被缠上,至于那一晚上的记忆,就当是被狗咬。

“嫂子别跟我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他重重咬着话音,人已经不由分说走到她身旁,手肘几乎贴着她背后:“走吧,我带你去看医生。”

江夏觉得整个头皮都在发麻,她想推开唐旭,想大声质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但是在唐家人面前,她什么都不能做。

“二哥,你对她那么好干什么?她刚害得大哥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呢。”

唐旭转过头:“嫂子不是故意的。”

轻飘飘的一句话,唐初却不敢反驳,只是抬起下巴冷冷“哼”了一声。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里最冷漠的二哥居然会替她说话,难道就因为她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好脸蛋?

江夏一走出病房,浑身的力气都仿佛用光了,半张脸还在火辣辣的疼,上面有清晰的手指印,唐旭抓着她手臂,走了几步她拼命挣扎才松开。

“你到底想干什么?”江夏退到墙角边,一脸防备盯着这个虽然有过亲密关系,却完全陌生的男人:“你已经毁了我,还不够吗?”她怎么都想不通,什么时候招惹过他,以至于让他一个站在顶尖位置呼风唤雨的男人处处针对她。

“当然不够。”唐旭勾起唇角,邪魅狂傲的模样,令她更加羞愤。

“你到底想怎样?”

“太无聊,想在家里找点乐子。”

江夏怒意难消:“我是你嫂子,是你哥哥的妻子。”

“我知道,你不必提醒。”

“那你为什么还要对我做出这种事?”江夏无法理解。

“我喜欢。”他狂妄道。

这副模样,落在江夏眼里,实实在在是难以容忍的羞辱:“卑鄙,无耻!”她举起手,想要将这个男人虚伪的面具摘下来,但巴掌尚未挥出,手腕已被他抓住,一个旋身用力,唐旭贴着她耳朵,低声咬着每一个字:“一夜夫妻百日恩,咱们才刚刚做完,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与你黑夜缠绵》<<<<<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