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宠妃太嚣张夏如卿赵君尧小说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惊世宠妃太嚣张

作者:半枝雪

角色:夏如卿赵君尧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又名《重生后我成为帝王的心尖宠》《锦绣深宫》《重生后,娘娘她宠冠六宫》。现代吃货穿越深宫,底层挣扎小透明一枚,好在宫里的伙食不错,凑合凑合也能过。谁料想,那帮女人戏真多,没事儿就喜欢瞎蹦哒,那就不客气了,不争宠难道蒸馒头?!入宫第一年,她不受宠! 备受欺负!入宫第N年,她宠冠六宫! 却成了众人的眼中钉!不想当皇后的宠妃不是好厨子!既然皇帝总要有大老婆,那为什么不能是她!谁说帝王最无情,她偏要成为帝王的心尖...

书评专区:

月出惊山鸟:作者的文笔很细腻!怎么说呢,就是整篇文章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像夏季的微风,冬日的暖阳,沁人心脾。

那我关月亮了哦:这本书像品茶,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因为很多对话和侧面描写值得反复品味方能理解妙处,很多旁白反话和故意留白需要读者脑补获得爽点。不喜欢的会觉得是一口寡淡乃至于苦涩的水,半杯都喝不下去。非常极端的双向选择。

惊世宠妃太嚣张夏如卿赵君尧小说 全文免费阅读

《惊世宠妃太嚣张》免费阅读

第10章 教你写字可好

于是乎……

第二天的早上,夏如卿几乎是被架着出去的,某人却心满意足。

“该死的,怜香惜玉一下会死吗?”夏如卿浑身酸痛,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整整一夜,他怎么就生龙活虎,把她揉来搓去,差点儿晕过去,郁闷!

“主子,离请安还有半个时辰!”紫月提醒着,一脸担忧。

“不去了,你就说我病了,让秋桐去椒房殿磕个头!”夏如卿咬牙切齿。

规矩哪有自己身体重要,就是想去请安,她也爬不起来啊。

因为这个原因不能去请安,两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

消息传到皇后这里,大家明着嘲笑,暗地里却嫉妒的要死。

想找茬也没办法,接下来的几天,夏如卿一直装病,窝在昭华阁不肯出门。

总不能上门找茬!

这日下朝,御书房批了会儿折子,赵君尧忽然问。

“夏氏还病着?”

这小妖精,生气了?

李盛安低头,心说:皇上您心里真没点儿数吗?

那夜足足到四更天,皇上才让人灭了灯,五更天的时候,皇上精神抖擞上朝,夏贵人却“一病不起”

跟了皇上这么些年,从未见皇上这般失了分寸,看来,夏贵人是有些不同的。

“奴才并未听见昭华阁叫太医!”李盛安老实答道。

“嗯!”赵君尧埋头继续批折子。

用过午膳,又批了会儿折子,赵君尧去了御花园,逛了一会儿觉得无趣。

“去看看夏氏在做什么!”

“哎!”

李盛安心想:皇上果然厚待夏贵人,直接去太惹眼,“顺便”就好得多。

见圣驾到来,小喜子吓得魂飞魄散,手足无措。

终于反应过来要高声通报,却被皇帝制止。

赵君尧推门静步走了进去。

看见夏如卿正趴在桌子上,一脸苦大仇深地写着什么。

走近一看,赵君尧愣住了,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这是你写的字?”

夏如卿吓了一跳,手一抖,一个硕大的墨滴落在纸上,正想发火,抬头一看是皇上,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赶紧把笔放下,跪了下来。

“奴婢给皇上请安!奴婢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请皇上恕罪!”

“起来吧!”赵君尧大手一挥。

看她憋气的模样,赵君尧心情大好。

转身落座,宫人奉茶。

拿起她写得另外一篇字,赵君尧饶有兴致:“你写的什么?”

“女训!”夏如卿咬牙答道。

写坏了好几页纸,好不容易写出一页像样的,就这么毁了。

心里又气又委屈,还不敢表现出来,脸生生地憋得通红。

看了看她写得狗爬字,又看了看她憋得通红的小脸,赵君尧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李盛安心里一惊:自成年以后,皇上从来没这么高兴过,夏贵人好本事啊。

夏如卿气得想跺脚。

这也不能怨她,上辈子她字还挺好看的,可这毛笔,她实在是拿不稳,于是就写成这样了。

笑了一会,赵君尧问她:“你家里像是读书的,你不会写字?”

夏如卿赶紧从脑海里扒拉出来前主的记忆。

神色一黯,低声道:“家母早逝,父亲繁忙,无暇顾及……”

女儿家一般是母亲教导的,母亲早逝的女孩儿,连说亲都吃亏,会被人说教养不好。

见她神色落寞,赵君尧敛住笑意,不再提,又问。

“谁叫你写的?”

“贵……贵妃娘娘”夏如卿低头老实回答,脸色通红、带着几分委屈。

被人这么嘲笑,好丢人呐。

不过……这可不是她主动告状的,皇上问了,她总不能欺君。

赵君尧见她低着头,拽着自己的帕子,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白兔,娇憨可爱,心里就多了几分怜惜。

将她揽到身边,赵君尧温声道:“朕来教你写字可好?”

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夏如卿想了想,然后高兴点头。

和帅哥一起写字?她喜欢!毕竟他长得好看!

布着老茧的粗糙大手包住白皙柔软的小手,握着毛笔,在洁白的纸上落下一笔又一笔。

不多时,纸上落下几行字,笔墨生姿,苍劲有力,极有风骨。

夏如卿痴痴看着,心里暗叹:流传千古的书法大家,也不过如此了。

人长得这么好看,字也这么好……

夏如卿一边犯花痴,一边紧张地握着笔杆,生怕把字给写坏。

她吭哧吭哧憋地脸蛋儿通红,鼻尖冒汗。

赵君尧低头一看,嘴角高高翘了起来,心情大好,握着柔荑的手又紧了紧。

低声道:“手别抖,下笔要有力”

说着,笔尖一转,又一个字跃然纸上,力透纸背。

就在这时,李盛安战战兢兢走了进来。

“皇上?”他轻唤一声。

“什么事”

赵君尧没有停笔,也没有抬头。

“贵妃娘娘叫人传话,说亲手给皇上煲了汤,请皇上过去用晚膳!”

赵君尧沉默了片刻:“知道了!”

夏如卿听得心头一颤,心说:这是截胡呢。

施贵妃也就只敢拿着这些虾兵蟹将出气了,这不是自降身价么。

虽说皇后也不是什么善茬,但总比施贵妃这样的好得多,两厢一比,高下立见!

赵君尧放下了笔,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温声道。

“不用写这个了,朕明日给你找几本好贴,你可要好好练!”

“多谢皇上!”夏如卿心里一高兴,忙谢恩。

这狗爬字,怪丢人的,正好练字打发时间。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真不想再抄女训了。

“李盛安,回头打发人把这些给贵妃送过去,就说朕晚上过去用膳!”

赵君尧指着桌子上,夏如卿抄好的那一沓《女训》,连带着自己下午写的几页。

“是!”李盛安麻溜地答。

……

好生送了皇上出门,天也渐渐暗了。

夏如卿心情很好地喝着茶,紫月立在一旁,有些不明白。

“主子,贵妃娘娘这般,您怎么还高兴呢?”

“我不高兴,难道要我哭?”

“可是……?”

“别可是了!”夏如卿说着,放下茶盏,将紫月拉到身边。
低声道。

“你想想,皇上最讨厌什么?”

紫月想了片刻,试探道:“欺君、争风吃醋?”

夏如卿点头:“不错,但还有一件,就是被跟踪!”

皇上来她这儿前前后后不过一个时辰,贵妃就巴巴地来抢人,这不是明目张胆的跟踪么。

窥探圣驾,这可是不小的罪过。

“贵妃这吃相,也忒难看了些”,夏如卿轻哼。

紫月恍然大悟:“奴婢愚笨”

夏如卿笑:“你还小呢,过两年你就明白了!”

紫月机灵,就是年龄小,资历浅,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只要忠心,她会好好调教。

“好了,不说这个了!”

“今天晚上我想喝羊肉汤,再弄些葱油烙饼,剩下的要些清淡的小菜!再要个雪梨汤!”

“哎,奴婢这就让小喜子去提膳!”紫月笑着出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惊世宠妃太嚣张》<<<<


第11章 低调

小喜子得了指示,三步并作两步去了御膳房。

守着御膳房的小太监们一见,立刻满脸堆笑围了上来。

“喜公公,夏贵人可是要传膳?”

“不知道夏贵人今儿想吃些什么?”

“喜公公快坐!”

小喜子并不奇怪,宫里各处消息灵通,贵人得了宠爱,他们自然乐得巴结。

想着贵人嘱咐,得了势也不能胡乱耍威风,他忙客气道:“各位公公客气了!”

说着,他把贵人的吩咐说了一遍,几个小太监立刻奉承道。

“好说好说!”

“喜公公放心,待会儿做好了咱就给送过去,喜公公不必再跑一趟了!”

小喜子很高兴,但主子入口的东西,他不敢大意,只不好意思地笑道。

“各位公公繁忙,再叨扰就是我的不是了,待会儿做好了放着就成!”

那几个小太监听他这么说,也不再坚持。

都是人精,宫里的门道哪能不懂。

一个小太监突然凑近:“夏贵人可还要别的?眼下螃蟹正肥,我师傅做了蟹粉酥!”

另一个也忙堆笑上前:“昨儿新进的鲈鱼,现在养在后院的池子里,活蹦乱跳,又肥又嫩,清蒸起来最是好吃,夏贵人要不要尝尝?”

旁边儿一个见他们如此,也不甘示弱:“我师傅熬了红豆沙,掺了核桃面粉和牛乳进去,红豆馅儿的蒸酥酪,口感绵软香甜……”

被他们闹哄哄围着,小喜子一阵头大。

“多谢各位的好意,我们贵人若想吃什么,头一个告诉你们!”

“喜公公客气客气!”众人嬉笑。

“贵人那儿还等着伺候,我先回去了!”小喜子说完,躲过众人的拉扯离开了。

回去之后,小喜子把御膳房的事儿说了一遍。

夏如卿听完,并没有高兴,只叮嘱他别忘了待会儿过去提膳。

“主子为何忧心,您得宠了他们才这样!”

小喜子有些不解,宫里头的主子们,谁不想得宠呢?

紫月瞪了他一眼:“别胡说!”

“哦!”小喜子自觉说错话,忙捂住嘴。

“好了,你们两个都下去吧,我歪一会儿,摆膳了叫我!”夏如卿挥手。

“是!”

两人齐应,伺候了主子上榻,便轻手轻脚退下。

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沉了下来,两场秋雨过后,夜里头越发凉了。

夏如卿盘算了一下自己的人生目标和处境。

她的终极目标是:过上滋滋润润的生活,吃遍天下美食,如果可以出去逛逛那就更好。

她眼下的处境是:

第一、皇上对她有印象,并且不讨厌。

第二、皇后贵妃虎视眈眈,其他的小老婆们也不是善茬。

第三、她出身低,一时半会儿晋位无望。

楚朝祖上的规矩,妃嫔的品级一般不超过父兄,她爹不过是个七品县令,她这个六品贵人,已经是得了恩宠。

无功劳无子嗣,再晋位就有违祖制了。

她哥哥是庶出,是个混世魔王,整日里就知道打打杀杀,是地痞流氓里的头儿。

功名?那是什么玩意儿?能当拳头使吗?

崇尚读书的父亲对这个庶长子,简直厌恶得无与伦比。

她弟弟倒是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也够聪明,就是身体不太好,病怏怏的,最重要的是,他今年才十岁。

他是早产,母亲生下他就去了,所以父亲见到这个嫡次子总觉得晦气,因此也不喜欢。

母亲死后,四年前父亲又娶了继母姚氏,这个女人极有心机……把父亲迷的团团转。

生下一对龙凤胎后,父亲对她更是言听计从,从此亲爹变后爹……

等等,打住打住,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家里反正都指望不上。

所以!

她根据自己的处境,总结出两个后宫生存之道:

第一:不能太得宠!

第二:要想办法搭上皇上这条船!

出身低地位低,太得宠了就等于作死。

得想个法子先把这股劲头压下去,保住性命,再从长计议,想法子搭上皇上这条船。

反正路还长呢,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只要皇上肯护她,她就不用每天挣扎,提心吊胆,担心被折磨陷害了。

想好了出路,夏如卿心神略定,晚膳喝了羊肉汤,又吃了些可口的饭菜,满足地洗洗漱漱睡觉去了。

……

施贵妃这里,就有些迷茫了。

皇上来用晚膳,她和往常一样迎了出去,一样的说说笑笑,一样的亲手服侍。

但她还是觉得,皇上身上,总有些冷飕飕的感觉。

她试探地问:“表哥,是不是这些菜不好吃?”

私下里,她总是这么叫他,他也默许,这是情分呢,别人都没有!

赵君尧笑的一如往常。

“爱妃的手艺,和以前一样!”

他漆黑的眸子里,没有半点波澜,看不出任何情绪。

“那就好!”

施贵妃松了口气,是自己多想了吧。

夜里就寝,施贵妃褪去衣衫,满脸娇羞,赵君尧却淡淡一笑。

“今天朕有些乏了”

说完,也不顾其他,翻了个身就睡了。

施贵妃羞得满脸紫胀,隔了好一会儿才黯然道:“是!”

他为什么不碰她?

自己做错什么了吗?施贵妃暗暗想了一大圈。

没有顶撞皇后,没有飞扬跋扈,没有欺辱低位妃嫔!

她听表哥的话,守着规矩呢,为什么……

睡不着又不敢翻身,她僵着身体,几乎一夜未眠,五更时她起来服侍皇上上朝。

赵君尧见她眼圈青黑,幽幽一笑也没说什么,直接离去。

后宫妃嫔犯错,自有皇后训诫惩罚,哪里轮得到她一个贵妃!

再者,她窥探圣驾,这是大忌讳!

夏氏何曾有错,该抄写女训的是她。

古人云:过犹不及,自己以前太宠她了。

做菜的手艺是没变,但是人……变了!

……

“主子,皇上昨儿在熙福宫过的夜!”

紫月一边摆膳一边低声说,说完又道:

“贵妃娘娘还真是得宠!青梅竹马的情谊,到底不一样!”

在人前不敢胡乱说话,私底下,紫月还是能说上几句的。

“可不是,贵妃娘娘那么得宠,不过是……”小喜子也凑了过来。

宫女不够,太监来凑,秋桐和秋红被她赶在院子里伺候了,平时身边就只有这两个!

小喜子的话还没说完,夏如卿就打断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惊世宠妃太嚣张》<<<<


第12章 惹不起躲得起

“不过是仗着家族罢了!”

范皇后是功臣之后,她爹范将军,是先帝亲封的一品将军,手握重兵镇守边关,范家在朝中的实力和威望可谓首屈一指。

老爹镇守边关,女儿入宫为后,先帝这一招实在高明!

你女儿在宫里,你敢不轨?

至于施贵妃……

庙堂之上,最忌讳一家独大,皇上当然要培养起另一个家族与之匹敌。

只有两厢制衡,他才能坐收渔翁之利。

施贵妃的父亲施太师是太后的亲弟弟,施贵妃又和皇上是自小的情分,本来后位是板上钉钉,奈何先帝赐婚,范家女为太子妃。

到嘴边儿的鸭子都能飞了,施家上下忿忿不平。

赵君尧大手一挥,封施家女为贵妃,千恩百宠,施家心头大定,重新燃起斗志。

一个是武官的头儿,一个是文官的头儿,两两相看,互不顺眼,两厢制衡!正合帝心!

这手腕,这城府,真是让夏如卿好生佩服!

“紫月,明儿让敬事房把我的牌子撤了,就说我病了,半个月后再挂上去!”

夏如卿吩咐完,捏了一块儿精致的糕点放进嘴里。

不管是皇后还是贵妃,一时半会儿的,皇上都不会动,惹不起,她躲得起嘛!

“主子?”

“主子您哪里不舒服?”

紫月和小喜子大眼瞪小眼。

“没有不舒服”夏如卿淡定地说道。

二人楞了一下,也就聪明地不再问。

……

熙福宫

一大早,施贵妃的心情就很差。

皇上不肯碰她,一定有原因,直到李盛安手下的小太监,送来一沓写好的字,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夏氏暗地里给我使绊子!这个该死的贱人!”

施贵妃怒不可遏,心头只觉得万般羞辱。

“娘娘,您喝口茶顺顺气!”映月忙递了茶过去。

施贵妃恨恨接过,下一秒,茶盏落地,粉身碎骨!

“本宫罚她,她竟敢在皇上面前告状!好大的胆子!”施贵妃气得胸口一起一伏。

眼神又落在最上面的那几页透着风骨的字,那是皇上的笔迹,他们从小一起读书,她当然认得。

施贵妃立刻脑补,皇上和夏贵人依偎在一起写字的画面,心头顿时一阵钝痛!

“她无德无才,这样的狗爬字也敢和皇上一起写!简直不要脸!”

“本宫统共罚了她一回,她又是装病又是告状,让本宫生生栽了两个跟头!”施贵妃咬牙切齿。

“这回要是不收拾她,本宫岂不是要叫一个贵人看笑话!”

“娘娘,您冷静冷静!”映月急劝。

“使不得!”

“怎么,我堂堂贵妃,收拾一个贵人都不行吗?”施贵妃眯眼。

“娘娘,区区一个贵人,咱们何至于为了她,叫皇上不痛快!”

映月一句话,施贵妃愣住了。

映月见主子有所动,又接着劝。

“皇上眼下还新鲜着呢,咱们先不动,等皇上把她撂开了,您就是叫她去死,又有什么难呢!”

施贵妃眯着眼,好大一会才冷冷地咬牙。

“本宫可以不弄死她,但这口气,本宫咽不下!”

“放心……本宫不会亲自动手的!”

“娘娘英明!”映月稍稍松了口气。

……

次日一早,夏如卿就“一病不起”。

皇后大度,免了她的请安,又赏了药材叫她好生养病。

赵君尧是下午准备翻牌子的时候才发现的!

“夏氏的牌子呢?”

他有些想念那小妖精了!别的女人侍寝的时候,只会一个劲儿的顺从!顺从!再顺从!

小妖精就不这样!

弄疼了,她会咬他,拿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

兴奋了就眯着杏眼,一脸享受,唇齿轻吟!

她青涩又大胆地回应他,丝毫没有矫揉造作。

他头一回觉得,自己总算没有白白耕耘。

“皇上,夏氏病了!敬事房按着规矩撤了她的牌子!”

“病了?”赵君尧皱眉。

“叫个太医去看看!”

“是!奴才这就去!”

……

夏如卿用完晚膳,正抱着一本书《楚朝疆域志》,艰难地啃着。

紫月忽然从外头匆匆进来。

“主子,小柱子公公领了太医过来!要给主子把脉!”

小柱子是李盛安的徒弟,主要负责日常跑腿儿。

“叫进来吧!”夏如卿放下书。

紫月有些迟疑:“主子?您……要不要……假装……”

这可是皇上请来的太医,主子脸色挺好的,不像生病,要是被发现,这可是欺君。

“不必!”夏如卿干脆利落。

和皇上玩心眼?那不是作死吗?不如大大方方叫他知道,自己是装病,自己现在还禁不起盛宠!

皇上是九五至尊,胸怀天下,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女人计较,何况还是……向他求救示弱的小女人!

他若肯护着自己一两分,还愁没有以后吗?

“只有兵行险招!才能出奇制胜!”

夏如卿给了紫月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回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太医,姓秦。

“微臣给贵人请安!”

“秦太医有礼了!”夏如卿脸色红润,穿戴整齐,言笑晏晏。

秦太医诊脉十分仔细,一刻钟后,才收了手。

“贵人有些着凉,不过也无大碍,微臣开个方子,贵人想用便用两剂,不想用便不用,注意保暖饮食即可!”秦太医说话很是客气。

“有劳太医了!”夏如卿也笑道。

“贵人客气,若无事,微臣告退!”

“紫月,送秦太医和小柱子公公出门!”夏如卿笑着叮嘱。

紫月应是,拿了两个大荷包,好生将二人送了出去。

小柱子接过沉甸甸的荷包,一时有些不明白。

“紫月姑娘,贵人不是病了吗?这叫奴才如何回话!”

紫月抿唇一笑:“自然是看到什么,便说什么!”

……

赵君尧听了李盛安和秦太医的汇报,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李盛安吓得大气不敢出,心说:这夏贵人也太大胆了,哪有不想侍寝,自己装病撤牌子的。

原以为是个有福气的,不想竟糊涂至此!

不料想,过了一会儿,皇上突然吩咐。

“把这几本字帖给她送过去!再赏些补品,叫膳房好生伺候!”

“啊……啊?”李盛安没反应过来,惊讶。

赵君尧把笔一丢,不耐烦:“啊什么,还不快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惊世宠妃太嚣张》<<<<


第13章 首战告捷

“是!奴才这就去!”李盛安慌忙退出去。

“回来!”赵君尧又叫住了他。

“皇上?”李盛安忙又转回来。

“这件事若传了出去,朕拿你是问!”赵君尧不轻不重地来了这么一句。

李盛安却心头大骇:“是!奴才知道了!”

“奴才告退!”

出来的时候,李盛安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不懂皇上了。

欺君这样的罪,也能叫皇上心甘情愿地护着,看来这个夏贵人真是不简单!

这么一想,李盛安连忙叫过自己的小徒弟。

“夏贵人这些时候身子不好,你去给御膳房传个话,叫好生伺候着,记住,这件事要保密!”

李盛安一脸慎重,吓得小徒弟也变了脸色。

小柱子应了一声,一溜烟儿往御膳房赶去,生怕耽搁了!

李盛安则亲自去库房挑了些补品,连带着皇上赏的字帖,亲自送去了昭华阁。

……

夏如卿看着眼前一堆名贵的补品和闺阁名帖,眼圈微红!

“奴婢多谢皇上厚爱!”她跪下来磕头。

首战告捷!

皇上肯护着她一两分,比巴结皇后和贵妃管用多了。

她穿越来这么久,伏低做小,战战兢兢,总算暂时脱离了死亡线,不至于叫人轻易踩死!

这才是熬出头了啊!

起码没有性命之忧了不是吗?皇上肯护着她,就不会叫她轻易丢了性命。

毕竟这后宫的主人,终究还是皇上。

想到这儿,她只想哭!

“夏贵人快起来吧!”李盛安被惊着了。

他当然不明白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只当是夏贵人感激皇上呢。

“贵人保重身子,奴才就先告退了!”李盛安又客气了几分。

果真是个懂得感激的,怪不得皇上偏疼她。

“李公公慢走!”

夏如卿起身,亲自奉上荷包,好生送了李公公出门。

小喜子和紫月两人知道了缘由,高兴地差点儿抱头痛哭!

夏如卿抹了把眼泪,拿出了一块儿挺大的银两:“送去御膳房,咱们晚上吃些好的!”

“是,主子!”小喜子一脸激动!

“再过两日就是重阳节了,主子您得了恩典,宴会是不必去了,不如咱们一起过节?”

“好啊!不知道都有什么风俗?有什么好吃的?”夏如卿的眼睛亮晶晶的,饱含希望。

“您以前在家的时候不过节吗?”紫月有些奇怪。

“额……不怎么过,我……母亲去的早,父亲又忙,所以……”夏如卿东拉西凑。

二十一世纪的人,谁过重阳节啊!

紫月脸色猛地收住,一脸愧疚:“奴婢的不是,提起主子的伤心事儿了!”

对女子来讲,没有比母亲早逝更伤心的事了,她这张破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无碍!你也是无心的!”夏如卿有些心虚。

幸亏前主没有带贴身丫鬟进宫,不然她非穿帮不可!单单是她的字体就糊弄不过去。

看来老天还是待她不薄的。

……

椒房殿

皇后早早儿地安排了重阳宴,吃的喝的,还有戏班子,一应俱全。

“到时候宴会就摆在御花园,那儿宽敞!这两日天气也好!”

“还是娘娘想的周全!”玉兰笑道。

皇后笑着点了点头,又问:“夏氏的病如何了?怎么好好儿地,突然病了!”

好不容易找着一个能给施贵妃添堵的人,还没怎么用就病了,真是晦气!

“听说敬事房连牌子都撤了,像是病得挺重!”玉兰也皱眉。

“罢了!你回头叫太医过去看看,赏些补品过去!要是还不中用就别管了!”皇后摆了摆手,也有些不耐。

她是贤惠,可她不是菩萨,她们苦,她也苦!她自己还顾不得自己呢,何况别人!

“是!”玉兰面不改色。

入宫这么多年,她学会一个道理,没有用的东西就扔,没有用的人,就不必管她的死活!

不然拖着一大堆累赘,飞不高的!

……

九月初七,紫宸殿,下午。

敬事房总管冯安福捧着银盘,小心翼翼端到圣驾前。

“皇上,该翻牌子了!”

皇上有两日没翻牌子了,上一回,还是去了贵妃娘娘那里,不知道这回哪个主子有福气。

赵君尧一排排看过去。

贵人那一栏里,空空如也,胡贵人禁足,夏贵人病了,夏贵人……夏氏……

他的心里痒痒的。

“不翻了!”赵君尧无趣地挥挥手,冯安福应声退了出去。

夜里,赵君尧有些睡不着,想到夏氏,他唇角微勾。

这小妖精,还真是聪明又大胆!

后宫里,皇后和贵妃两头独大,她夹在中间,稍稍一冒尖儿,日子就难过了。

依靠皇后,贵妃就作践她,反之,皇后下手只会更狠!

这样的情况,她居然能看清局势,找到自己!识趣!聪明!

赵君尧很高兴,男人,不论地位高低,都喜欢做救美人于水火的英雄,他也不例外。

那种被人打心眼儿里依仗的感觉,是对一个男人最高的褒奖和认可!

他本不喜掺和后宫的事,但小妖精选了他这棵大树,他又怎么舍得叫她落空呢?

虽然深宫险恶,但他想护着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

御膳房得了圣上的嘱咐,夏如卿又使了银子,所以晚膳很是丰盛,足足有六菜两汤,都是好的。

除了贵人份例里的菜之外,还多了好几样!

有人就看不惯了,芸妃身边的大宫女采蝶阴阳怪气地道。

“一个贵人而已,领这么多菜?”。

小喜子一边装食盒一边赔笑:“我们贵人身子不好,使了银子做的,太医说要进补,有几样是药膳!”

采蝶听了,没再说什么,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一扭身子走了。

“我们娘娘的膳呢?”

“哎,这就来!”

小魏子歉意地看了小喜子一眼,匆匆忙忙去了。

都是金贵的主儿,他一个也得罪不起。

芸妃的父亲官任户部,是施太师的门下,所以,施贵妃看不惯的人,她芸妃也必须看不惯。

若把后宫的主子们分做两派,那芸妃就是施贵妃的铁杆儿追随者。

施贵妃收到那一沓《女训》的当天夜里,就把芸妃叫了过去,二人秘密商议了许久。

自那天起,芸妃的人就处处找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惊世宠妃太嚣张》<<<<


第14章 重阳节 1

主子一早吩咐过,不必理会,施贵妃心里憋着气呢,总要找地方撒出来。

小喜子麻利地装好食盒,提着膳匆匆离去。

浓郁的鸡汤豆腐肉丸、绿油油的炒青菜、椒盐小羊排、清炖鹿肉、白菜炖小排骨还有油汪汪的红烧肉,都是她爱吃的。

她爱吃肉,很爱吃!

十六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是要多吃。

“你们也别光站着,坐下来吃啊!”夏如卿吩咐。

小喜子和紫月二人有些犹豫。

“哎呀别犹豫了,这里偏僻,没有别人,今儿高兴,咱就不讲究那么多了!”夏如卿高兴地道。

找到靠山了,能不高兴吗?吃独食多没劲,大家一起高高兴兴的才有滋味儿。

再说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恩威并施才可收拢人心。

她要叫手下的人知道,他们的主子是看重自己的,是有情谊的,好好做事是不会被亏待的。

果然,小喜子和紫月感激地跪了下来:“奴才多谢主子恩典!”

“快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的”,夏如卿笑道。

“是!”

她对他们好,偶尔也敲打敲打,所以二人待主子有情谊也有敬畏,这是最好的状态。

当晚,主仆三人破例同坐一桌。

夏如卿吃的很开心,御厨手艺果真精妙,每一道菜都可口入味,尤其是鹿肉,软烂鲜嫩。

她舀了几勺汤拌在晶莹剔透的米饭上,又夹了几块鹿肉,小巧精致的汝窑三彩碗被各种美食堆得冒了尖儿。

光看一眼,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啧啧,这要是在现代,吃鹿肉可是犯法的,她总算觉得,老天爷也许不是在坑她。

毕竟在古代,吃什么都不犯法!

吃饱喝足后,夏如卿摸着圆滚的肚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紫月心里有个疑问。

“主子,您怎么知道皇上不会生气的!主子装病,可是明目张胆地……”欺君啊·。

“我又没骗他!都老老实实交代了”夏如卿想了想说道。

“朝堂上的各种阴谋算计、争权夺势,皇上已经够头疼了,后宫里,他当然就喜欢简单直接一些”

夏如卿想了想:“我这也算投其所好了”

先装病,拒了宠爱,再向皇上投诚,主动告诉他自己是装病,不是故意拒宠而是想活命,皇上见她大方承认,也不会过于难为她。

这一步棋虽然惊险,却收获颇丰,结果让夏如卿很是满意。

“还是主子想的周全!”紫月和小喜子十分佩服。

想要在后宫里好好活下来,必须得到皇上认可!不然,一句话就能让你分分钟消失。

……

重阳节,天气甚好,秋高气爽

太后、皇上、皇后以及后宫众妃嫔,齐聚御花园,一片莺莺燕燕,其乐融融。

太后今儿穿了一件枣红色金丝绣着凤凰的暗纹宫装,头上戴着日常的紫金凤冠,轻巧精致又尊贵,加上保养得当,明明四十多了,却还像个三十出头的妇人。

皇上和皇后两边儿扶着,领着大家登高、插茱萸。

众人沿着石阶,一步一步攀爬御花园最高的观景山,站在上面足可以望见半个京城。

“哀家老了,不中用了,走几步就累得慌!”太后拉着皇帝的手,笑得一脸慈爱。

另一边的皇后却有些尴尬,一上午,就对着太后的后脑勺了。

皇后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施贵妃却抢先道。

“母后说笑呢,您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岁,年轻着呢!”

赵君尧也笑道:“贵妃说的没错,母后您年轻着呢!”

太后听了就呵呵直笑,看向施贵妃:“你这张嘴今个是八成是抹了蜜,这么会说话!”

“你们两个啊,就会哄哀家开心!”

太后不着痕迹地放开皇后的搀扶,转过身拍了拍皇帝的肩膀。

“儿子怎么敢!”赵君尧忙双手扶着。

“母后,臣妾说的可都是真心话!”施贵妃半撒娇半嗔。

“对了母后,听说您那儿有几坛子菊花酒,回头臣妾想讨些尝尝……”

“菊花酒?”赵君尧来了兴致。

贵妃忙道:“是庆嬷嬷的手艺,好久没喝了,不知道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样不一样?!”

“的确好久没喝了!”赵君尧点头。

三人一边说笑,一边慢慢往上走,施贵妃早已经抢了皇后的位置,和皇上一起扶着太后。

而皇后则被丢在一边,她也不敢抢道,只得忍恨跟在后头。

前头时不时传来的说笑声,像是一把刀子,一刀刀割着她的心。

‘母后’这个词是她施贵妃叫的吗?一口一个母后,真当自己是正室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皇后垂下眼眸,隐去眸子里寒冰冷意。

她空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眼里透着渴望,孩子,若是能有个孩子,一切都会不一样。

“娘娘?走吧”惠嫔上前搀扶。

“娘娘您别放在心上,她就是尾巴翘到天上,也不过是和我们一样!”都是妾室罢了,宁妃也赶忙上前巴结道。

宁妃和惠嫔搀着皇后往前走。

这二人是皇后一派的,在东宫的时候,没少受施贵妃的欺辱。

如今,宁妃生了大公主,惠嫔生了二公主,皇上膝下只有这两位公主。

所以对二人也挺看重,时不时还专门去看看公主。

公主们的婚事向来是皇后掌管,所以宁妃和惠嫔也卯足了劲儿往中宫靠拢。

“你们二人有心了!”皇后有些疲惫,强笑道。

“咱们快走吧!”

“是!”二人扶着皇后往前赶。

太后上了年纪,众人走走停停,足足一个时辰才登顶,每个人佩着茱萸,众人赏着景说笑。

“皇上,那里是东秉阁上书房吧,小时候我们一起读书,赵钧其那家伙总爱欺负我,我又爱哭鼻子,每次都是皇上护着我!”

施贵妃指着一处地方欢快地回忆,连称呼都忘了一半。

头上佩戴的赤金红宝石步摇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丹凤眼里满是孩童般的兴奋。

赵君尧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走了两步,负手抬首望向远方。

赵钧其是九叔燕王的嫡子,他的堂弟,小时候,他们经常在一处读书,如今他们早已去了封地,相隔千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惊世宠妃太嚣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