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君揽我阅九州免费阅读全文_楚君揽我阅九州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神医小毒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姑苏小七

角色:上官流月 楚非离

简介:又名《楚君揽我阅九州》(主人公是上官流月 楚非离)是来自姑苏小七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她是医术世家人人唾弃的废物草包,却被未婚夫陷害,而后,神秘狂傲的男人丢下一枚戒指给她:“这是定情信物,放心,本王会娶你为妻。”谁知她左等右等,竟没等来他。她顶着个废物的身份遭受世人的鄙夷,本以为她将陷入泥潭,却绽放风华,变身为天才神医。就在众人都以为她嫁不出去时,那天潢贵胄的男人突然带着金山银山上门提亲:“本王说到做到,前来娶你为妻。”谁知她却冷冷摇头:“不嫁!”

书评专区

青山独归远:没有华丽的语言修饰,却以真情实感打动读者。语句流畅,一气呵成,心理刻画和细节描写都很成功,给人回味之感。

明河在天:选材很是新颖,角度清晰可见,语言平实而不失风采,简介而富有深意,堪称小说中的典范。字字珠玑,句句经典。

楚君揽我阅九州免费阅读全文_楚君揽我阅九州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神医小毒妃》免费阅读

第二章 老虎不发威把我当病猫

流月漆黑的眸子攸地冷睁,她陡地坐起身,看了眼自己的右臂,的确雪白一片,什么也没有。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床底下传来“砰”的一声,紧急着,一声咒骂从床底传来:“是谁把老子打晕了塞在床下!”

流月一愣,眼神瞬间骤冷,这床下竟然有人,她冷静的穿好衣裳,观察四周有没有趁手的武器。

在那男人爬出来之际,流月已经冷冷的握紧床头的花瓶,暗中作好埋伏。

“你醒了?小丫头倒是长得挺美的,这样的绝色天仙,就算她们不给钱,老子也心甘情愿的上你,春霄一刻值千金,小丫头我们来吧......”

就在满脸痤疮的王二麻子要扑向流月时,流月已经凌厉的将手中的花瓶砸向王二麻子,正砸中他的头顶。

倾刻之间,一大片鲜血从王二麻子的头顶流下来,他痛得目眦欲裂,伸手往头上一抹,就抹下了满手的鲜血,“竟然敢砸我,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就在王二麻子要动手之际,又是“砰”的一声,那门被人重重的踢开了,紧急着,一堆身着华美衣裳的男男女女走了进来。

众人一走进来,看到里面的场景,纷纷发出愤恨的指责声。

“上官流月,你居然和琉璃园的脚夫私通,你有没有把太子殿下放在眼里,本小姐这就替殿下教训你,打死你!”人群中一个叫沐颜丹的少女抡着鞭子冲进来,对着流月就是一顿乱打。

只听“啪啪啪”几鞭,沐颜丹的鞭子已经狠狠的抽在流月身上,抽得流月手上腿上皮开肉绽,顿时,她手臂上起了几条红印子,隐隐有生肉翻出来。

沐颜丹一边打,她的狗腿子们就在一旁气愤的叫。

“打!打死这个不守妇道、勾三搭四的贱人,不要脸的追着太子殿下到琉璃园来,居然和脚夫私通,她可是殿下的未婚妻,这种行为简直是藐视太子殿下!”

“殿下,你亲眼所见,这上官流月还勾引了一个长相如此丑陋的麻子,根本是故意打你的脸。她仗着父亲是大将军,霸着太子妃位置不放也就算了,今天居然给你带绿帽子,必须拉她去浸猪笼!”

“对,连麻子都下得去嘴,这种女人必须浸猪笼,不浸猪笼难消我们的心头之恨!沐颜丹,你给我们狠狠的打,最好打死她!”

流月前世是医术界的天才,精通中西医,被人尊称为女神医,就连各国的政要首脑为了请她治病都要上门求她,哪个同行见了她不是毕恭毕敬,她走在哪都是千人崇拜、万人敬仰,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人那么鄙视,还被人用鞭子抽打。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老虎不发威被她们当病猫。

她不会武功,但是因为常年拿手术刀眼疾手快,在那犀利的鞭子再抽上来时,她便一步上前,冷冷的拽紧了那鞭尾。

同时,她眼里燃烧起两簇浓浓的火苗,简直欺人太甚!这些人也太过分了!

见流月居然敢拽自己的鞭子,沐颜丹脸上浮起惊讶的表情,“你居然敢拽我的鞭子,你是不是活腻了?”

沐颜丹一脸疑惑,这小贱人一向胆小如鼠,任人欺凌,今天怎么敢还手,而且还用那种冷静的眼神盯着她,谁给她的胆子!

流月冷冷的拽紧长鞭,乌黑的瞳孔透着森冷的寒意,好像能吞噬人心,看得沐颜丹心里抖了两抖,这丫头怎么变得如此沉稳不迫。

此时,流月倨傲的扬起下巴,冷冷的站在那里,一副永不屈服的模样,让人不敢轻视。

“你居然敢瞪我,谁给你的勇气?我打你你不服是不是?不服气那我继续打,打到你向我跪下求饶为止!”沐颜丹说完,猛地一扯鞭子。

可她扯了一下,发现扯不动,因为鞭子的另一头被流月冷冷的拽住。

见扯不动鞭子,沐颜丹突然一咬牙,用尽百倍的力气狠狠的用力一扯,就在这时,流月突然松手了!

她一松手,沐颜丹就因为强大的惯性和后挫力猛地摔到在地上。

同时,那鞭子也猛地往后一弹,重重的弹到她脸上。

登时,她脸上被狠狠的弹了一鞭,那如花似玉的小脸顿时被弹了一条血痕,伤口看起来鲜血淋漓,十分渗人。

众人被这一变故吓得大惊失色,纷纷愤怒的指责流月,这个胆小鬼居然敢跟沐颜丹动手。

“上官流月,你居然敢打刑部尚书的女儿,你就不怕死?”

流月乌黑的美眸冷酷的扫过众人,眼里充满慧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她了?我不过是放手,把鞭子还她而已。”

大家一听,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流月的确没有动手,是沐颜丹打她在先,她只不过放了鞭子,这沐颜丹是自己倒霉,怪不得流月。

“上官流月,在本宫面前你也敢放肆,来人,把她给本宫抓起来,本宫要治她个私通之罪!”说话的是早在门外看了半天的太子殿下楚弈。

太子一走进来,流月就朝他看过去,面前的太子一身华服锦袍,一头乌黑的黑发用发冠束起,腰上系着青锃玉带,长得是一副人模狗样的模样,可惜做的事情太不像人,眼神也阴险至极,深沉而阴鸷。

而他身边,站着一名身穿白衣貌似仙女般的美人,那美人此时正冷冷的盯着自己,不用说,这就是记忆里那个一向看不起流月的上官雨晴。

太子一发话,当即有狗腿子想上前抓流月,流月一个侧身闪开,双眼晶莹明亮,冷冷的睨向众人:“慢着!我又没犯罪,太子殿下凭什么抓我?”

楚弈没想到这个一向胆小懦弱的少女敢回嘴,还敢对他怒目而视,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的火气蹭蹭蹭的冒了上来,眼神阴毒得像毒蛇:“你背叛本宫,与人私通,还敢质问本宫?”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与人私通了?说我与人私通,敢问你可有证据?”流月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走向楚弈,倨傲的扬起头颅,给人一种沉稳不迫的气度,她身上也有一层压迫人的逼人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小毒妃》<<<<


第三章 见招拆招

“难道你身上的痕迹不是证据?我们亲眼所见不是证据?”这时,摔在地上的沐颜丹已经带着一腔仇恨爬了起来,她摸了把脸上的血痕,上官流月居然敢阴她,害她差点毁容,她一定要以牙还牙狠狠的把她踩在脚下。

流月挑眉冷笑,这沐颜丹和上官雨晴一向同穿一条裤子,她受上官雨晴指使,仗着是刑部尚书的女儿,经常虐待她、抽打她,和她仇深似海。

如今这副身体换了个主人,就由不得别人欺凌凌虐了,她的身体她做主。

经沐颜丹一提点,所有公子小姐的目光都往流月身上瞄。

此时流月和王二麻子站得很近,流月身上的衣裳被撕扯成了布条,堪堪能挡住身上的肌肤。她露出来的脸上、脖颈上和手上到处是青紫的吻痕。

那床上她的鞋子外套发饰散落一地,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坐实她和王二麻子私通。

而那王二麻子在看到太子殿下进来时,已经吓得面无血色,扑通一声跪到地上。

看到这副场景,所有人都鄙夷的盯着流月,而流月脸上却没有半点惧怕的神色,她流月不是胆小如鼠、任人欺凌的人,更不是会被世俗眼神杀死的人。

这时,上官雨晴突然走向流月,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然后看向太子殿下:“请殿下息怒,姐姐肯定不是故意的,此事定有误会,或许她是被人强迫,希望殿下饶她一命。”

流月冷笑的看一眼上官雨晴,这个和她同父异母的二妹妹,还真是“善良”。

轻轻一句话,就给她定了死罪。

上官雨晴和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是人人唾弃的废物,而上官雨晴是大晋朝的第一美人,上官家的医术天才,上门提亲的队伍能排到京城五环之外。

“雨晴,你也太善良了,再善良也不能为这种人说话,这可不是普通的小罪,这是私通之罪。”沐颜丹摸着脸上的血迹,直到现在还觉得头晕晕的,更是愤恨的盯着流月,“就算她是你姐姐,你也不能袒护她。她干出如此丑陋的事,败坏的是你家的门风,到时候会连累你们几个姐妹,这种人不值得你帮忙。”

流月扫了沐颜丹和上官雨晴一眼,眼里迸射出一道寒芒:“好一出一唱一和,你就这么确定是我与人私通?你看清楚,这不是吻痕,是他猥亵我不成,我反抗时留下的抓痕。这个歹徒受人指使,企图奸污我,还好我临死不惧,奋力反抗才免遭毒手。”

流月本来无意与她们辩解,可她这副身体实在太羸弱,现在又没什么靠山,所以只有暂时隐忍、韬光养晦。

这是封建社会,等级森严,皇权就是天,男人是主宰,女人是附庸,女人一旦沾上私通二字,这辈子就别想过上好日子,一般都是浸猪笼沉塘的下场,所以她绝不会让太子等人得逞,她要坚决否认这样的指控。

她这个未婚夫好狠毒,居然联合沐颜丹她们陷害她,给她栽赃要毁了她的罪名,恨不得对她辱之而后快。不过现在她占据了这个身子,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她可不是好惹的主,他们今天怎么对她,她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流月四两拨千金的一席话,听得众人砸舌。

她这意思,她竟从私通变成了誓死反抗歹徒的烈女子,太子不仅不能怪她,还得给她歌功颂德?也真够不要脸的。

这时,王二麻子已经吓得浑身一抖,跪在地上的双腿开始打颤,绿萝说他奸污的是个老和她作对的丫鬟,只要他帮她办了这丫鬟,她就给他一百两银子。

可是听这意思,面前的小姐并不是什么丫鬟,而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当今大将军的嫡女上官流月。

这下遭了,要是知道这是上官流月,打死他他也不敢做这种事。

如今一旦坐实他奸污未来太子妃的罪名,他全家必遭必族。

想到这里,他只能把错往上官流月身上引,于是他对着太子扑通扑通的磕起头来:“请殿下息怒,是上官流月勾引小的,是她对小的抛媚眼,叫小的来此幽会,一切都是她主动的,小的是被迫的。”

他本来想说他根本没奸污到流月,但流月身上的痕迹太真实,没人会信他,这种废话还是先别说的好,得利用有说话的机会赶紧把罪责推到流月身上,好奢望自己能脱罪。

流月凤眸微眯,这丑八怪居然想把罪责推到她身上,真当她是吃素的?

她美眸冷挑,冷冷的看向王二麻子,平静的眼里有着不容违逆的威严,声音没有半点温度:“你说我勾引你,是我主动的,为何我还会拿花瓶砸你?”

王二麻子脸色很慌,赶紧捂住自己的头,心里吓得直打鼓,怎么这小姐的眼神那么可怕,让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不是你砸的,是小的太兴奋不小心摔倒了,正好摔到花瓶上面。”

“摔得真巧,居然可以摔到头顶。”流月砸的是王二麻子的头顶,这再怎么摔都只能摔前面和后面,是绝不可能摔到头顶的,他有没有说谎已经一目了然。

这下,有些不懂真相的小姐们开始怀疑的看向王二麻子,王二麻子顿时感到头皮发麻,神经错乱。

“还有,你不是说我勾引你么,说明你对我有一定的了解。那你告诉大家,我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印记或标志?你别说你不记得。”

“小的......当时屋里太暗,小的没看清。”

“我的脚上有三颗黑痣,你说,这黑痣到底是在左脚还是右脚?”

“左......不对,右......不,左右都有。”

“那好,我就让你们看看真相。”流月嘴角讽刺的勾起,然后往地上冷冷的一坐,朝众人亮出一双雪白的脚丫,那脚上哪有什么黑痣,一片雪白。

“你们看清楚了,我脚上根本没有黑痣,到底是谁在撒谎,到底我有没有勾引他,我相信只有脑袋正常的人都看得到。”

相反,脑子不正常的人才会怀疑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小毒妃》<<<<


第四章 打赌

众目睽睽之下,流月居然不知羞耻的向大家亮出一双脚丫,实在太不守妇道,不过现在大家的关注点不在这里,大家都在看她的脚。

她脚上的确什么都没有,此时,她很有骨气的站在那里,身上有浓浓的光华在绽放,给人一种不容置喙的强者之气,大家看得一头雾水,这上官流月该不会换了个人。

看了她的脚,大家顿时觉得是王二麻子在说谎,难道她是清白的?

流月收回脚穿上鞋的时候,从楚弈眼里看到一抹浓浓的厌恶,她知道他厌恶她,厌恶就厌恶吧。

她又不是为他而活,一点也不在意他的眼神,她现在为自己而活,她就是自己的主宰,这里的谁也别想再欺负她。

想到这一切的陷害和阴谋都是拜太子所赐,流月很为以前的原主感到悲哀,原主是真的无怨无悔的爱慕太子,是为了他可以去死的人,就因为是废物,就得到这样的下场。

这时候,王二麻子吓得嘴巴一哆嗦,流月则是底气十足的质问他:“太子殿下在这里,你还不快说实话,到底是哪个指使你陷害我,哪个给我点的穴道,哪个给你的银子?你给我一一的指出来,为我洗刷冤屈!”

她极度厌恶太子,提都不想提起他,无奈只有这样才对自己有利,她只能在心里嫌恶一番了。

一听到流月追问,太子、上官雨晴和沐颜丹三人的脸色突变,沐颜丹还心虚的敛了敛眸。

这女人,居然敢利用太子威胁王二麻子。

以前她看到她们躲都来不及,常吓得瑟瑟发抖,今天居然那么厉害,而且她们不敢接话,生怕一接话就是不打自招,被当成陷害她的人。

王二麻子的证言被流月推翻,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害怕流月,更害怕手段毒辣的沐颜丹,想到沐颜丹的狼鞭,他心中的天平倾向了她:“上官小姐,你别再逼小的了,就是殿下在,小的才敢说实话,是你勾引小的强迫小的,你就别威胁小的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敢抵赖,流月是不怕他的诬陷,她凤眸微微转了转,对大家说,“我再不济,好歹也是大将军之女,你们说,他配得上我吗?说我勾引他,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就他这猪头样,给我提鞋都不配。我流月要勾引,也是勾引天底下最优秀最完美的男人,他算哪根葱?”

流月此话一出,围观群众倒是觉得说得在理,她再懦弱胆小,身份也很尊贵,怎么会看上王二麻子这样的人。

流月必须为自己的名誉据理力争,如果今天不洗清“冤屈”,她会被人送上断头台,就算人不死,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她才十八岁,可不想被人浸猪笼。

见双方僵持不下,上官雨晴眼里突然闪过一抹精芒,看向流月:“姐姐,我相信你,但是别人不信。不过我有办法证明你的清白,我们家族的女孩从一出身就会在手臂上点一个守宫砂,只要没成亲,这守宫砂一辈子都在。要不,你把袖子掀开给大家看看,向他们证明你的清白。”

听上官雨晴的话,流月还在想这守宫砂的伏笔什么时候来,没想到就来了。

原来她们检查她的守宫砂,就为了这一刻。

还好她刚才临危不乱,急中生智,在她们闯进来之前已经打开床头的梳妆盒,从里面拿了胭脂在手臂上涂了一个小红点。

不管有没有用,先试试,大不了唬唬她们。

这时她看到绿萝正向沐颜丹得意的邀功,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而沐颜丹则向上官雨晴邀功,做出一脸谄媚讨好的样子。

看来也们很得意很笃定,认为自己必胜无疑。

见流月不说话,沐颜丹以为她心虚了,便兴奋的冷笑起来:“你还愣着干什么?不赶紧掀开手臂,是不是心虚了?有本事,就向我们大家伙展示一下你的守宫砂。如果你已经失身,我看你就配不上太子殿下,趁早滚蛋,别碍殿下的眼。”

配不上太子殿下?

流月可不答应,如果她今天因为失身被这阴毒太子退婚,那她将会跌入泥潭,永远爬不起来。

她一定会和太子退婚,但不能是这种理由,至少,也要是太子不举之类的理由,失身这种损害她名誉的理由,她看比较适合沐颜丹这种真正的废物。

其他沐颜丹的狗腿们也跟着附和,“是啊,只是看一下手臂,又不会吃了你。蠢货,你到底敢不敢让我们看。”

看到沐颜丹她们得意的样子,流月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假装心虚的低着头,“你们真的要看?”

“当然。”大家坚定的点头,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她们巴不得这废物出丑,以前她们的娱乐就是靠玩弄这个废物,逗这个废物可有意思了。

她们还真不想这废物就这样被定罪浸猪笼,就这样死了多无趣,要一直活着供大家凌虐、调戏才有趣。

“好,是你们要看的。但我堂堂大将军的嫡女,岂是你们随便看的,要看也可以,我们打个赌,我有守宫砂如何,没有守宫砂又如何?”流月看向众人,眼里闪过一缕算计。

沐颜丹身边的绿萝亲眼检查了流月的手臂,所以一听此言,顿时歹毒的说:“打赌就打赌,如果你没有守宫砂,让我家小姐鞭你一百鞭,再拉你去浸猪笼。”

流月冷笑,一百鞭,可真狠,这得活活打死她吧。

“如果我有守宫砂,叫你家小姐沐颜丹喝茅厕里的粪水如何?”

流月此话一出,上官雨晴觉得有些奇怪,面前的流月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蠢,她好像变了,变得聪明睿智,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绝代风华的味道来。

她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身后,如闪着光的缎子,眉目如画,那乌黑的双眼像一汪星月,闪着潋滟的芳华,她好像瞬间变得光芒万丈,看得人移不开眼。这样看过去,倒真像个绝世无双的美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小毒妃》<<<<


第五章 利用狠毒太子

流月提的这个赌约太奇怪,她隐隐觉得不对劲,这像是个套,她得提醒沐颜丹别上当。

就连太子楚弈也发现,流月变了。

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美的样子,以前她要不是蹲在墙角就是缩着脖子,导致他从来没看过她真正的样子。

今天冷冷扬头,姿容无双的站在那里,那风华那气质,看起来竟然比第一美人上官雨晴还美。

这难道是一颗蒙尘的明珠?

不,不可能,这就是那个蠢货加废材,她现在展现的冷静睿智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过不了多久她又会变成以前那个无能的蠢货,他看都懒得看一眼。

这时,思虑清楚的上官雨晴正想阻止沐颜丹,哪知沐颜丹已经阴狠的点头:“好,赌就赌。如果你手上有守宫砂,我马上去喝粪水。反之,如果你没有,你知道你的下场!”

反正她胸有成竹,刚才绿萝已经亲手检查过她的手臂,十分确定她没有守宫砂,绿萝的一家老小都在她手里,是不可能骗她的。

流月在心底冷哼一声,这沐颜丹比她想象中的蠢,这才是真正的蠢货,居然就这样上套了。

等下沐颜丹输了,被逼在心仪的太子面前喝粪水,这一幕应该很解气。不过,由于她的守宫砂是假的,她也不敢太大意。

想到这里,她慢慢的扬起手臂:“本来有些人不配看我的手臂,但为了我的清白,今天就容你们放肆了!我这就让你们看!”

虽然她嘴里这么说,可并没有掀袖子。

一干围观群众同时凑上前,见她没掀袖子,同时切了一声,“根本不敢,装什么大尾巴狼,废物,别再故弄玄虚。”

分明就是心虚,还敢遮遮掩掩,奸夫和身上的罪证都在,还敢装清白,只不过想拖延浸猪笼的时间罢了。

“放肆!”突然,流月沉声一喝,眼里寒光万丈,说完就朝众人掀起了袖子,露出她比雪还白的玉臂。

“这......”众人在看到她的右臂时,顿时一阵迟疑,有人惊得眼珠子都掉到了地上。

太子一看,毒蛇般的眼睛狠狠瞪了瞪,心头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拳,震惊得差点吐血,怎么会这样?

上官雨晴一看,轻轻呼了一声,脸色顿时凝重起来。怎么会是这个结果,沐颜丹不是打包票说绿萝搞定了吗?

她有些害怕的看向太子阴沉的脸,事情被绿萝办砸了,盛怒的太子会不会拿她出气!

而沐颜丹先是大惊失色,接着脸色开始发僵:“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你手上怎么还有守宫砂?刚才绿萝明明亲眼看到没有了,她不会撒谎的,怎么又有了。上官流月,这守宫砂怎么又出来了,我不相信,这是假的对不对?”

“绿萝?”流月冷酷的眯起眼睛,像发现真相似的,“大家都听到了,她刚才这话,意思是绿萝事先知道这件事。也就是说,这是她们事先布置好的,怪不得她们来得那样及时。我堂堂大将军的女儿,要私通也不会找个满脸麻子的丑八怪,她们故意找个丑八怪来恶心我,是想狠狠的羞辱我,毁我的名节,让别人以为我是个连麻子都不放过的女人,她们这是侮辱大将军还是侮辱太子殿下?”

这下,其他不知道内情的围观群众似乎明白了,敢情是沐颜丹和绿萝买通王二麻子陷害流月,这么毒的手段,要不是流月冷静聪明,早就被抓去浸猪笼了。

有些本就中立的人,在看清那守宫砂之后,选择相信流月,毕竟她们也不讨厌流月,只是迫于沐颜丹的威慑屈服于她。

她们害怕沐颜丹她们欺负自己,不得不假意臣服她,与她虚与委蛇,如今沐颜丹被揭怕让他,她们倒真想看看她的下场。

只是她们永远也想不到,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太子殿下。要是知道她们崇拜仰慕的太子是如此狠毒无情的男人,她们想必也不会再崇拜他,更不会对这种储君心悦臣服。

这下,一些人看沐颜丹的脸色怪异起来,有人开始怀疑她,鄙视她,有人则赶紧疏远她,生怕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将来哪一天也会被她陷害。

见事情被揭穿,太子的脸色陡地变得深黑,这事要是再揭下去,他怕揭到他头上,到时候他好不容易建立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

都怪这个上官流月,如此牙尖嘴利,早知道他直接派人杀了她就好,不需要搞这么多事情出来。

听到流月的话,看到她冰冷的眼神,沐颜丹赶紧摇头,同时脑门开始冒冷汗:“不可能,我不相信,绿萝明明亲眼所见,你明明就和王二麻子有私情。那守宫砂一定是假的,我不信你个蠢货能变出来,不行,我必须亲自检查,你让我看看,我要拿水洗一遍。”

看沐颜丹要冲上来扯自己的袖子,流月冷冷往后退,她这守宫砂本就是假的,这胭脂并不牢靠,轻轻一蹭就会掉,更何况拿水洗。

想到这里,她凤眸一转,心中立即有了主意:“你站住,本小姐可没有作假,证据都在手上,你应该想是不是有人背叛了你,欺骗了你,而不是眼瞎的怀疑我。”

听到流月的话,沐颜丹有些怀疑的看向绿萝,这一看,绿萝吓得脸色惨白,小姐居然怀疑她?

沐颜丹见绿萝脸色惨白,不看还好,越看越怀疑,她顿时放松了对流月的警惕,也暂时不想去看她的手臂,转而瞪起绿萝来。

看到沐颜丹这么蠢,流月决定再加一把火,利用利用这个狠毒太子。

她看向太子楚弈,满眼讽刺的冷哼一声,楚弈立即阴沉的瞪着她,“你在讽刺本宫?”

流月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十分鄙夷的甩了甩袖子:“不是我瞧不起太子殿下,而是殿下太没种了。有人恶意刁难你的未婚妻,联合丫鬟、脚夫毁我的名誉,你一点态度都没有!都证据确凿自己的未婚妻被诬陷,你还不敢治她们的罪。说实话,这真不像一国太子的气度,你作为一个男人一点血性都没有,不会维护自己的未婚妻。我已经给她们看了证据,她们还敢以下犯上。作为未婚夫,既然你没本事给我一个公道,那我自己处置,我这就抓她们到我爹爹面前,治她们一个诬陷之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小毒妃》<<<<


第六章 洗刷冤屈

居然敢说太子没种,太子没血性,太子没本事,人群里一片哗然,这上官流月胆子也太大了。

不过,她似乎说的是事实,从头到尾大家都只看到太子联合别人刁难她,的确是对她一句维护都没有。

可要知道,自己的未婚妻与人私通,太子也会脸上无光,会被天下人耻笑他头戴绿帽,一般的男人巴不得越少人知道越好,而太子似乎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难道这事与他有关?他是希望大家都知道,他好找借口甩掉上官流月?

这下,大家看太子的眼神怪怪的,表面上不敢怀疑,心里已经把他鄙视透了。

太子一听,冷脸已经沉如黑炭,比他身上的黑色锦袍还黑,上官流月居然敢鄙视他,说他没种!

作为男人,尤其是大晋朝的太子殿下,被人说没种,这也太侮辱他了。

偏偏上官流月说得十分认真,那口气和态度,一下子把他打成了这种人,他发现众人看他的眼神不再仰慕,而是有些质疑。

当然,那种质疑只是转瞬即逝,他们哪敢表现出来,不过肯定会在心里质疑。

他堂堂一国太子,这脸面往哪搁?

他厌恶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维护她。可她这么理直气壮,他如果再不替她说两句,别人倒真以为他是毫无血性的软弱男人。

而且,现在绿萝已经露陷,他也不能让上官流月再追查下去,如果绿萝受不住把他供出来,那他这忧国忧民的名声就别要了,百姓会怎么看他,皇上又会怎么想他,他苦心经营的一切好名声也会毁于一旦。

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他早就杀了上官流月,哪会让她活到今天。他陷害上官流月私通,也是为自己博一个吃亏才退婚的好名声,结果被这女人搅黄了。

想及此,他看流月的眼睛能射出毒针来,然后转眼瞪向沐颜丹,凌厉的雷霆一怒:“大胆沐颜丹!你给本宫说清楚,绿萝和这脚夫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说实话,本宫立马宰了你!”

直接当场宰人,这够有血性,够男人了吧?

太子此时有一种被流月架在火上炙烤的感觉,他明明被她当枪使,他还得照办,不然他就是无情无义不维护未婚妻的渣男。

太子殿下要宰人,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他的确有这个权利,并且经常行使。

见太子突然调转枪头对向自己,沐颜丹心里一紧,才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难道太子准备推她出去受死,她是万不敢指认太子的,只得担下这个罪名。

想及此,她的身体开始发抖,手心发汗,她从来没觉得这么害怕,这么头皮发麻过,也没有这么忌惮流月过。

攸地,她狠狠瞪了绿萝一眼。她本来极度信任绿萝,可现在,她越来越怀疑她是上官流月的人。

上官流月的守宫砂的确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做假,她那个脑子也想不出这种办法,这只能说明绿萝在撒谎,在欺骗她!

想到这里,她瞪绿萝的眼神更愤恨。

绿萝被冤枉,真是有苦难言,她知道小姐瞪她是什么意思,要她站出来顶罪。

她艰难的咬了咬唇,眼一闭,心一横,突然跪下来说:“殿下,是奴婢的错,这一切与我们小姐无关。但是我们并没有陷害上官小姐,奴婢之所以提守宫砂的事,是因为刚才刚好经过这里。”

“奴婢刚才经过这里时,发现这脚夫把上官小姐打晕了抱回厢房,奴婢十分担心,就在房间外面偷听了一会儿。开始听到有小姐的叫声,后面突然没有了,奴婢就十分紧张,赶紧冲进去救她,结果发现里面没有脚夫,他应该是听到我的声音翻窗逃跑了。这时上官小姐也晕了过去,奴婢就顺便看了下她的手臂,发现没了守宫砂,这才出来告诉了我们小姐。我们小姐也是心急的维护殿下,才对上官小姐动了手。”

这话说得前言不搭后语,听得有人开始冷笑,流月自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种拙劣的谎言,想必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

她不屑的轻哼一声,冷冰冰的反驳,“你若真想救我,为何不一开始就冲进来?你说脚夫翻窗逃跑,他为何还在屋里?你说脚夫打晕我,我之前明明被沐颜丹点了穴道,你们要真为我好,为何一口咬定我已失身?恨不得将我浸猪笼,分明是你们主仆联合陷害我,我想给你们天大的胆子都不敢陷害将军之女,你们幕后一定有主谋,你还不从实招来!”

她现在更清楚的记得刚才的事,原主在一个时辰前被沐颜丹点了穴道,那时候原主正怯生生的站在花园里偷看太子,被沐颜丹发现,沐颜丹就带人过来嘲笑了她一顿,然后叫婆子们把她掳到僻静的厢房门口,沐颜丹亲手点了她的穴道,她才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等沐颜丹走后,和绿萝约好的王二麻子就来抱她进屋,企图奸污她,谁知还没奸污到就把原主吓死了。

就在这时那个自称“本王”的面具男人进来了,他把王二麻子打晕扔到床底,接下来就是她失身的事情。

听到流月要揪出主谋,太子眉心隐隐抖动,如果再让她查下去,势必对自己不利,绿萝这种小角色让她替自己顶罪是她三辈子修来的福气。

想到这里,他胸腔愤懑起一腔怒气,阴冷的眸子像暗夜的修罗,警告的看向绿萝:“大胆奴才,竟敢砌词狡辩,一定是你与脚夫联手陷害上官流月。来人,把她和脚夫一起拉下去宰了!”

王二麻子一听要被宰掉,脸色唰地惨白,双腿猛地软了下来。

突然,他感觉下腹一热,裤裆瞬间湿了一片,一股尿腥味迅速传来。

众人立即捂起鼻子,原来王二麻子被吓尿裤子了。

太子极为盛怒,王二麻子以为太子要逼出真话,所以他再也不敢说假话,恨不得把真相一鼓脑的捣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小毒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