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皇上 燕昱昇小说《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键盘不好用
角色:谢皇上 燕昱昇
简介:江昭安高考结束后意外穿越到一个皇后身上,现实逼着她一点一点学习如何成为一国之母,可她灵机一动,不把后宫的事全部包揽在自己头上。她向宫里嫔妃宣布,咱们实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制度。
下江南南巡、微服私访;人人平等,没有阶级之分;男女平等,拒绝性别歧视;实行义务教育、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解决百姓温饱、阶级制度改革、推行义务教育、推迟嫁娶年龄、科举考试改革、支持女子为官、推行一夫一妻

书评专区


谢皇上 燕昱昇小说《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第5章 方姜免费阅读


入夏清楚她的标准:年龄不能太小、心地不能坏、性子不能太臭。

这年龄还好说,心地和脾气哪是扒个窗户瞅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她又不会看面像。

入夏腹诽自家娘娘平时光顾着自己玩,宫中事务一概不管,现在知道急了。

可还任劳任怨与她一道,记下每个人的特征。

直到只剩最后一扇窗户,江昭安松了口气,想着看完就回宫睡觉,为明天早起殿选做准备,没想到里面的人警觉异常,她一口气没出完,一个女声就凌厉地喊道:“谁?”

江昭安立马捂住嘴巴,大气不敢出。

屋子不太隔音,她隐隐约约听到里面女生跟另一个人轻声说了些什么,便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打开窗户。

出口被入夏挡住,她倒抽一口凉气,跑出去了,江昭安来不及走,矮身,试图掩耳盗铃,默念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那女生探头出来,道:“咦?是个宫女?”随即凶巴巴地道,“你是何人?哪个宫的?为何在我屋偷看?”

江昭安只好细声细气地福了一福说:“奴才是启祥宫伺候淳妃的,淳妃让奴才来探查这届秀女的情况,奴才就来了。”

女生“哦”了声,转身对与她同住的另一女生说:“没事,是个宫女。”

江昭安站起来,隐隐约约看到另一人好似很紧张,在软榻上缩成一团,便问:“你怎么了?”

那女生抬头看了一眼她,确认她是个宫女,小心翼翼地道:“这两天总有一个太监在我们屋子周围转悠,我们有点害怕......”

太监??

江昭安皱眉。

她扒窗户勉强算是情有可原,太监扒窗户那就是纯纯猥琐了。

她安慰道:“我一定回禀皇后娘娘,让她加强守卫,找到在这里偷鸡摸狗之人。”

先前那人奇道:“你不是淳妃宫里的?怎么去回禀皇后?”

“......”江昭安使用万能转移话题大法:“你们叫什么名字?”

先前那人说:“我叫方姜,她叫袁雪兰。”

江昭安点点头:“那你们休息吧,我去让人来加强守卫,今晚不必担心。”

她转身走了,那俩人摸不着头脑:“这人好生奇怪,居然能调动守卫。”

“大概是淳妃身边的管事宫女吧。”方姜说。

江昭安回到宫中,让入夏拿了自己的令牌,去告诉值夜班的守卫加强体元殿的巡逻。

入夏答应一声,去了。

她又叫了红香姑姑过来,问她秀女的情况。

红香姑姑便一一汇报给她听,又说:“现留了秀女四十余人,大多数都是京官亲眷,也有几个家离得远些,不过这是第一次选秀,您要得急,规模不大,您看皇上的心意,挑几个顺眼的就是。过三年还能再选,皇上年轻,子嗣不甚着急。”

江昭安说:“本宫不是着急这事,您说说,这秀女里面可有不想入宫的,跟本宫提前说一声,省的本宫强人所难了不是。”

红香姑姑笑着“哎呦”了声:“这天下哪有女子不想进宫的,娘娘心慈,连这也考虑。”

这可是人家的终身大事,马虎不得,她可不忍心看那么多漂漂亮亮的女孩子一辈子困在宫里,靠数自己的不动产度过漫漫长夜。

她央道:“好姑姑,你就告诉我吧。哪些秀女不想入宫,哪些秀女已有心仪的儿郎?”

红香姑姑被她缠得没法,只得关了门掩了窗,小声与她道:“您悄悄记下,上州司马的妹妹、太学博士的庶女......”

江昭安一边听一边记,心中暗暗赞叹红香姑姑的记忆力超群。

“奴才还得提醒娘娘一句,”红香姑姑忽然正了神色,“娘娘心善,现在宫里的三个娘娘也都是好相处之人,可这批新秀您得多留心。虽然奴才跟其他几个嬷嬷细心探查过,把野心大的剔除了,可毕竟时间短,不像先帝那样十来岁就接到宫里教养,养个五六年,你是什么样人没有看不出来的。”

江昭安明白她的意思,心中感激:“多谢姑姑,我晓得的。”

孺子可教也,红香姑姑微微一笑:“时辰不早了,奴才就先告退了,娘娘早点歇息。”

次日,江昭安跟燕昱昇早早到了东华门内坐着。

江昭安挺紧张激动,燕昱昇倒是懒懒的,提不起兴趣。

江昭安说:“皇上你不是吧,干什么这么懒洋洋?这是在给你选妃。”

燕昱昇看上去恨不得抛下所有人回乾清宫批奏折,漫不经心地说,“你看着来就行,朕要的那三个人记得留下。”

江昭安怒其不争,索性不理他。

吉时一到,宦官便尖着嗓子喊开始,秀女们纷纷坐着轿子入场,到西华门下轿,大日头下走600米,走到东华门,站到皇帝皇后面前。

旁边有人报名字:“都转运盐使司副使乐陇楠之女乐如蓉觐见。”

那小小的人儿便俯下身行跪拜大礼:“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燕昱昇倚在榻上不说话,江昭安只好道:“起来吧,抬起头来。”

乐如蓉半是忐忑半是激动地抬起头。

江昭安一看就明白,这人想进宫。她还是偷偷翻开小抄看了眼,确认上面没有她的名字,就开口问皇上:“皇上觉得此女如何?”

燕昱昇眯起眼睛往外面看了一眼,乐如蓉顿时挺胸抬头收腹,露出最美丽婉约的笑容。

燕昱昇说:“好大的太阳。”

江昭安:“......”

她现在恨不得扑上去揪住燕昱昇的衣领,拼命晃他的脖子!赐花就是赐花,留牌子就是留牌子,你说个太阳好大是几个意思?

燕昱昇好似感受到她的愤怒,叹了口气,“皇后做主。”

好,好,好,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后悔。

江昭安憋着火,吩咐,“留牌子。”

乐如蓉欣喜若狂,忙跪下磕头:“谢皇上,谢皇后娘娘!”

“御史中丞石孝之女石桃觐见。”

江昭安眯起眼睛一看,好一个知书达理顾盼生姿的婉约美女,翻翻小抄,没有这人名字。

“留牌子。”

“谢皇上,谢皇后娘娘!”

“尚书右丞贾于则之女贾秀敏觐见。”

江昭安眯起眼睛一看,好一个活泼可爱聪明跳脱的少女,翻翻小抄,没有这人名字。

“留牌子。”

“谢皇上,谢皇后娘娘!”

一连留了七八个,躺塌上装死的燕昱昇终于坐不住了,伸出尔康手:“皇后......”

江昭安故作无知状:“皇上,喊臣妾做什么?”

“......够了,把我要的那三个人选进来就结束吧,莫要再选了......”

“皇上,”江昭安语重心长的劝解,嗓音中带着悲切,“臣妾身子不好,这么多年一直无所出,臣妾心中一直很是愧疚,想多选几个妹妹来为天家开枝散叶,求皇上......成全!”

闻者无不动容。

皇后如此胸怀,真不愧为一国之母,天下女子的表率!

感人,太感人了!

内官登时唰唰动笔,写在皇帝的内起居注上。

燕昱昇:“......”

说着话,下一位秀女也长途跋涉赶来了,宦官喊道:“上州司马贝弘深之妹贝元茜觐见。”

江昭安心头一动,感觉名字有点耳熟,摸了小纸条一看,果然上面有她的名字。

燕昱昇眼疾手快抢过那张纸条:“这是何物?”

江昭安急了。

秀女不愿入宫,外面有情郎可是大罪,给燕昱昇看到了还不完蛋,连忙跨到他的软榻上去抢:“女儿家的东西,还给我。”

燕昱昇非不给她,拿起纸条要看上面的内容。

江昭安伸手去挡他的眼睛:“不许看,还给我。”

燕昱昇笑道:“你还有秘密?我偏要看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江昭安气得直嚷:“快给我,不准你看,我要恼了。”

燕昱昇便拉下她在他眼睛上的手,回头笑眯眯地看她。

两人在一张榻上,榻不大,两人距离极近,江昭安的腿没地方放,还搭在燕昱昇的腿上。

目睹这一切的宫女太监:目瞪口呆。

贝元茜:哇哦,皇上皇后感情好好啊。

四周安静的要命,江昭安脸慢慢涨的通红,起身要下去,燕昱昇才不管,当所有人不存在,紧握住她的手,调笑道:“你若是要恼,我便不看了,只是你跟我说说上面写的是什么。”

江昭安骑虎难下,只得说:“那你听了可不许罚人。”

燕昱昇答应的很愉快。

“其实啊,也没什么大事,”江昭安说,“就是这宫里实在无聊,你知道吧,我闲不住,也看不得人家跟我一样困在宫里一辈子,就悄悄问了问,这上面是不想进宫的人,我听到了就赐个花,打发她们出宫去,省得在这里活坐牢。”

燕昱昇渐渐收了笑,过了片刻才道:“朕知道了。”他把纸条塞回江昭安手里,下了榻,“你在这里看吧,朕的奏折还没批完。”

这人脾气真怪。

江昭安感觉莫名其妙,只当是他觉得自己魅力受挫,气不过所以走了。

她看向贝元茜:“赐花。”

贝元茜猛地松了一口气。

她前面的都入选了,她以为自己也会被选进去,已经自暴自弃了,没想到居然被放出宫了。

什么运气。

她真心实意地笑起来,给江昭安磕头:“谢皇上,谢皇后娘娘。”

霜降在后面轻轻给她打着扇子,江昭安一连看了十几个,有些乏味,便转头与她聊天:“未选入宫的女子回了家,会不会被笑话?”

霜降说:“应该不会,既有资格入殿选,资质一定不差,就是回了家也能许一桩好姻缘的。”

江昭安撇撇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连丈夫的面都没见过,哪能算是好姻缘呢。”

霜降无奈道:“娘娘,您又说这种话。”

江昭安挤眉弄眼:“放心,你若是有了心仪的,我肯定同意,送你风风光光出嫁。”

霜降让她说得面红耳赤:“奴才不嫁给别人,娘娘在哪里霜降在哪里。”

江昭安摇摇手指:“不是‘嫁给'别人,是你俩成亲。你俩自己的家庭,可莫要住到他家里去。”

敏锐如霜降都没搞明白她的意思,江昭安只好解释:“‘给'这个字用得不对,就算成了亲,你也是坤宁宫的掌事宫女,不是就‘给'了男人,懂了吗?”

霜降说:“可奴才若嫁了人,就不能再在坤宁宫当差了。”

江昭安蹙眉,“这是偏见,为何不能再上班?不能职场性别歧视。”

霜降只当自家娘娘又在胡说了,没放在心上,“又有秀女来了,娘娘快看吧。”

江昭安泄了气,自觉给古代女子灌输自立自强的概念比数学大题还难。

这次来的人是方姜,宦官报道“左参政方必匡之女方姜觐见”,江昭安闻声望去,发现是个熟人。

方姜抬头看到上面坐着的人是昨晚见到的宫女时,眼睛都快瞪了出来,江昭安忍着笑说:“方姜,收收你的下巴。”

方姜忙不迭站直身体,恭恭敬敬行礼。

左参政,是个三品大官啊。

江昭安摸着下巴盘算。

方姜,她手里的两张纸条上都有她的名字。

也就是说,燕昱昇要她,她本人不愿入宫。

挺难办。给她赐花,燕昱昇那边说不过去;留牌子,她于心不忍。

思量半天,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便使用了拖延大法:“本宫累了,休息一炷香时间。”说完,就往内殿走去。

方姜:喂喂,那我呢?能不能给我赐个花再休息?

谁知,片刻不到,刚才站在上面的一个宫女便过来请她进去,说是皇后娘娘点名要见她。

方姜有些踌躇不安的跟在宫女后面,进了内殿。

内殿里准备了冰块,一进去就感到凉风习习,好不惬意。

江昭安站在冰块前,捧着茶杯喝茶,见她来了便“嗯嗯”两声,示意她随便坐。

方姜没敢坐。

江昭安咽掉嘴里冰镇过的茶,自己拿着扇子径自扇着:“你可知本宫为何要喊你来。”


>>>点此阅读《穿越后,咸鱼皇后她日常拒绝宫斗》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