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水煮沫沫宋以沫翟慕杨_宋以沫翟慕杨抖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沫沫情深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空留

角色:宋以沫翟慕杨

简介:《沫沫情深》又名《温水煮沫沫》(主人公是宋以沫翟慕杨)是来自空留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宋以沫自认平凡,所以哪怕人生重来一次她也没觉得自己能过怎样不平凡的一生,对她来说能让姥姥活下来就是她重活一次所有的意义,她没想着要成为名作家,没想着能进外交部,没想着有朝一日会成为高翻,没想着会遇到那样一个优秀的人,她只是一天天认真的活着,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踏实的走着,不知不觉间在那个男人的陪伴支持下走了很远很远,回头看时,才发现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书评专区

云朵有点甜:是作者宠文中水平较高的一部小说,情节不狗血,无大喜大悲,叙事看似平实,实则人物更富有张力,故事也更有味道。作者有在看似简单的讲述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小幽默,小嘲弄,小玩味的才华,让阅读者在愉悦的情绪中微笑着看下去。

彩虹里有糖:喜欢这种精湛的文笔,不拖沓的剧情,也喜欢女主这种三观正,有格局且心地善良的品格。希望能遇到更多类似的小说,五星赞!

温水煮沫沫宋以沫翟慕杨_宋以沫翟慕杨抖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沫沫情深》免费阅读

第二章 相见不识

洗漱好出来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水煮蛋和白粥再配一碟自制的小菜,宋以沫看着眼眶又开始泛红,姥姥做的腌菜最好吃了,虽然她后来也在姥姥的指导下学会了,吃过的人也都说好吃,可她吃过更好吃的,一比较就知道还差了些味道。

“看着就能饱了?”老人洗了手过来,正待坐下就听得外面有人敲门。

“宋奶奶早上好,我来找沫沫。”

“快进来,吃早饭了吗?”

进来的是个个子高挑的女孩,晒得有些黑,还剪了个短头发,看起来充满活力,全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劲,和宋以沫完全相反的类型。

宋以沫忍住冲上前的冲动,站起身来朝她张开手,“一个暑假没见你都快变成黑炭了,快来抱抱。”

“哈哈,我妈说我现在就牙齿是白的,恨不得用漂白粉把我漂白。”说着话,女孩小跑过来用力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捏捏她的脸道:“这脸嫩得都能掐出水来了,听我妈说这个暑假你都没出门?”

“我不是橡皮泥。”宋以沫拍掉她的手,扯着人在身边坐下,拿了个鸡蛋塞到她手里,三两下又剥了一个递给姥姥,这个过程当中她也将这个暑假的事想起来了。

她中考顺利考进了一中,两个月的假期没有作业,她本来打算试着去找份事做,一直是姥姥的退休金养着祖孙两人,虽然日子能过,却也着实不算宽裕,她想着能分担一点是一点。

可姥姥却给了她一个地址让她去找妈妈,亲自告诉她她考上了一中。

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母亲,心里有怨,但是对妈妈天生的眷恋还是让她抱着美好的期待去了,她想硬气的告诉等同于抛弃她的妈妈,没有她,她也过得很好,并且考上了一中,她不需要她。

可两天后她就脸色灰败的回来了,不是没找到地方,也不是没见到人,她见到了,那人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并没有老去多少,因为会收拾打扮更显得好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可那笑容不是对着她的。

她手边牵着一个大概七八岁的男孩子,长得很像她,她听到他喊她妈妈。

而她们错身而过时,她看过来的眼神淡淡的,如同对待身边每一个陌生人,来的路上一切幻想的场景都没有出现,那个她该喊妈妈的人竟然面对面的也没有认出她来。

在那之前她一直以为妈妈在她的生命中缺席是有苦衷的,姥姥也总是说妈妈的好话,可这一幕却证明了那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从头至尾,她才是那个真正不被需要,甚至连存在都是多余的人。

回来后她好几天没有和姥姥说话,姥姥只是叹气,却没有多说一句,宋以沫记得,也是从那以后,姥姥再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那个人,她一整个暑假都纠结在这件事里,哪里还有心思出门。

宋姥姥此时咀嚼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抬头担心的看向孙女,只觉得嘴里满口蛋黄越加吞不下去了,她那个作孽的女儿啊!

“这是高中之前最后一个没压力的假期,我当然得在家睡够了,高中三年你以为还能幸福的睡到自然醒啊。”

苗芷若煞有其事的点头,“怪不得捂得这么白,比这剥了壳的鸡蛋还白还嫩。”

“芷若……”

“打住打住。”苗芷若狠狠的翻了个白眼,“我一定要推翻恶势力,去把这名字改了来。”

苗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个金庸迷,和其他人追捧倚天屠龙记里敢爱敢恨的赵敏不一样,她最爱的角色是周芷若,并且在结婚生女后给女儿起了个名字叫芷若,她一度还很遗憾自己的老公不姓周……

受害者苗芷若同学因为这名字从小被人笑到大,她也从小和人打架打到大,越来越偏离苗妈妈的期望,倒是和赵敏的性格越来越接近了,苗妈妈每每说起这事就和女儿被人叫芷若同一个表情,母女两人因这事耍嘴皮子更是常事。

“行了你们两个,快点吃。”宋老太太无奈的看着两人,看到孙女重新笑得爽朗心里的石头也终于放下来了。

把蛋白吃了,蛋黄搅进粥里是宋以沫多年来的习惯,她不喜欢吃蛋黄,可她从不会因为不喜欢就不吃,家里条件就这样,每天一个鸡蛋是姥姥坚持要给她补充的营养。

“苗苗,一会一起去报名吗?苗妈妈送你还是苗爸爸送?”

苗芷若一拍额头,“我都忘了过来是干啥的了,我爸说他先去趟公司,一会就回来带我们去报名,宋奶奶,您就在家休息吧,今儿这天一早就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沫沫情深》<<<<


第三章 重进高中

老太太也不在这方面要强,她身体再好年纪也摆在那,磕着碰着都不好,一大把年纪了,不能成为沫沫的负担。

宋以沫感激的看了好友一眼,又得了她一个火热的白眼,“我俩谁跟谁啊。”

可不是,她俩谁跟谁呢?姥姥手术,她最大的债主就是苗家,她们不但不催她还钱,后来还帮她找门路申请助学贷款,她四年大学才得已顺利读完,钱也是先还清了其他人的最后才还的她们家。

苗家的情况虽然现在算是不错,后来因为苗爸爸的工作出了问题另外换了公司,情况渐渐就不那么好了,可就算是那样,他们也尽最大的努力帮她。

真要算起来,苗爸苗妈对她比她的亲生父母强。

这恩情,她记着的。

可惜她不知道苗爸爸的工作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话不多,苦难从来都自己撑着,再难都不会在她们面前说起。

“沫沫,这是学费,收好。”

钱用一个红包装着,鼓鼓囊囊的,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被钱奴役多年,宋以沫对钱有很大执念,一想到这么多钱要拿去交给学校就舍不得,她想拿这钱去给姥姥做体检,她不明白,之前从未听姥姥说过胃痛,为什么一发现就是胃癌二期了呢?

虽然手术成功,她还竭尽所能,不惜背上一身债给姥姥用进口药物也不过是给姥姥延长了三年寿命,在复发后不过短短两月人就没了。

后来她总是想,要是她多关心姥姥,知道姥姥有胃病就带她去就医,是不是就能治好了?不,不对,要是能好好养着,说不定姥姥根本不会得那要人命的胃癌。

算算还有差不多两年时间,一定要尽快带姥姥去做个检查。

“沫沫?沫沫?想什么呢?”伸手在她面前晃都没反应,苗芷若挨过去推了她一下。

“没,就是觉得高中的学费好贵啊,这一包钱都能让我读两年初中了。”

“大学更贵。”想到宋家的情况,苗芷若后知后觉的闭了嘴,没话找话道:“我爸怎么还不来。”

宋以沫笑笑,她并非真的只有十五岁,作为一个成年人把家撑起来是责任,再让姥姥为她操劳她坐享其成,干脆从北门桥上跳下去算了,那么不要脸,活着做什么。

同时心里也有些无奈,被钱磨了那么多年不算,现在又要为钱折腾了,不过这回她折腾得心甘情愿,姥姥还在,这就是她最大的动力。

“嘀嘀。”

“我爸来了。”边说着苗芷若边跑到窗口往下看,冲着楼下猛挥手。

老太太听到动静忙催着两人出门,“有什么事就和苗军商量,让他给你拿主意。”

“我知道姥姥,您在家歇着,别出门了。”

老太太笑着赶人,“啰嗦,快去。”

把钱放进书包里,两人飞快的从二楼下去,一起挤进了桑塔纳的后车座。

“苗爸爸。”

苗军应了,从后视镜里看了两人一眼,眼神温和。

“对了沫沫,你住校吗?”

“不住。”宋以沫想也不想的否决,“姥姥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她今年都六十三了,身边不能没个人。”

“有我爸我妈呢,我奶还常往你家窜门,有什么不放心的。”

宋以沫摇头,“我知道苗爸苗妈还有苗奶奶肯定都会特别上心,可不自己看着我不安心。”

两家并没有住在一起,她家住的还是姥爷单位当年分的老房子,苗家当年也是住在这里,现在已经搬到离这不远的另一个小区了。

想到房子,宋以沫的脸色不太好看,姥姥过世后不久这里就拆迁,她那个常年忙得整年都难得见上一面,姥姥生病就来看过一回,给了一千块钱的舅舅那时候就出现了,带着在教育系统工作的舅妈一起,摆明了要那套房子。

她当时在外地读大学,接到苗妈妈气愤不已的电话后也只是沉默了几分钟就说算了,他们要就给他们,她自己又不是赚不到钱。

她不想在姥姥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因为钱的事扯皮,让她死了都不得安宁,更何况她当时又要上学又要打工,也抽不出时间去扯这些事。

一个人的时候她也偶尔也会想,姥爷姥姥都是那么本分老实的人,教养子女上面也尽心尽力,怎么一双子女就都成了那么无情的人呢?

她也是姥爷姥姥教出来的,就没长成那样,说到底是他们自己变坏了,和姥姥姥爷没有关系。

一中现在还是老校区,宋以沫曾经在这里过了四年,住校两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沫沫情深》<<<<


第四章 赚钱门路

当年姥姥生病她请了很多假,精神也差,老师担心她会发挥不好,和苗爸爸以及姥姥商量后让她重读了一个高二,那几年,她真的承了许多人的情,不只是金钱上的,更多的是感情上的关心。

除了亲缘,她很幸运的并没有感受到太多来自社会上的冷漠,便是一直被人诟病的医院也给她行了很多方便。

苗军带着两人报了名,领了书本练习册之类的东西就让两人先去车上等着,他去找了老师,以沫的考量很有道理,宋婶年纪大了,身边得有个亲人,难得以沫能想到这些,他怎么都得成全。

“我和我爸说我也不住校,本来就不想住校,女人太麻烦了,一个个小肚鸡肠的,为了一点小事都能计较个没完,住到一起多痛苦,能住家里最好了,嘿嘿,要是我独自提出来肯定被无视,我说要陪你一起我爸就什么都不说了,沫沫,你干脆给我爸妈做女儿算了,他们对你都比对我好。”

“本来我也有这个打算,想想还是算了,我要是做了苗爸苗妈的女儿,你就更没地位了,看我对你多好。”

苗芷若完全错了重点,还以为她说真的,手舞足蹈的在一边兴奋,“我经打经摔,我妈需要在我身上找存在感,不怕没地位,你赶紧来和我做姐妹。”

宋以沫转头看向窗外,她们来得早,车子就停在学校对面,校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看得真切。

三三两两的人以家为单位走在一起,满身大汗提着大包小包的家长身边跟着的青春期男女也有双手不空的,可大多数都只是背着自己的包四处张望。

父母带着去学校报名,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待遇。

回过头来,宋以沫浅笑,“苗苗,姥姥只有我。”

苗芷若虽然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可她不蠢,听得明白好友话里的意思,顿时有些讪讪的,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直往自己头上招呼。

“不做苗爸苗妈的女儿我们就不是姐妹了?这可真让我伤心,我还想着要和你做一辈子的姐妹呢!”

“当然是姐妹,谁说不是了。”苗芷若立刻被哄开心了,一头短发被她揉得像个鸟窝。

苗军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两张签了字的表格,一坐定就拿了上面那张递给宋以沫,“以沫,老师批准了,只是她也有要求,你的成绩不能太差,不然就还是得住校。”

“我不会松懈的,谢谢苗爸爸。”这点自信她有,之前便已经学过一回了,再怎么样忘记记忆还是有,重复学一遍不会太吃力,更何况在学习上她向来就不是特别吃力。

发动车子,苗军看了眼兴奋不已的女儿,“苗芷若,要是成绩你不能跟上以沫就给我住校去。”

“不,我要和沫沫作伴。”

“不用你,我会每天接送她。”

“爸……”

宋以沫握住苗芷若的手,“苗爸爸,我会看着她的。”

如果说苗军对女儿是千百个不放心,对宋以沫就是千百个放心,他们两口子很清楚,要是没有以沫帮着女儿抓学习,女儿不可能考上一中。

更何况……

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宋以沫,苗军觉得只是过了个暑假,以沫就更沉得住气了,女儿那个跳脱性子,有个这样的朋友挺好。

后天才正式上课,下午过了太阳最烈的时候,宋以沫借着去买学习用品的理由出了门。

星湖县是个人口大县,目前经济却算不上好,在外务工者众,但是因为靠近省会城市,该有的东西也都有,只是比不得大城市里的先进。

宋以沫去了电脑城。

说是城,其实就是一排门面,但都是做这一行的,她想买台电脑,好的买不起,买个组装机用着就行。

家里需要钱,而且要快钱,以她现在的年纪,有一个门路很合适。

曾经为了赚钱,除了正经工作当老师外,她还在一个工作室兼职了几年,那时候互联网发达,电子文泛滥,是个人都敢去注册个ID写他们脑中的故事,可真正能红起来的太少了。

于是就有了这一类的工作室,帮你列大纲,顺剧情,更甚者书名简介都包圆了,她兼职的那个工作室就很是捧了一些小神出来,在圈子里小有名气。

这些她都参与过,更当过一些还算有名气的作者的枪手,而且是个相当抢手的枪手,她赚的钱一直是他们工作室里除老板外最多的。

要不是莫名其妙一觉睡得返老还童,在还清了所有债身心轻松后,她本来是打算自己也去注册个ID试试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沫沫情深》<<<<


第五章 相遇求助

她经验足够,可以说比现在的绝大多数人都有经验,更重要的是,比起多年后的群魔乱舞,现在,是进入这个行业的最好时机。

除去钱的原因,她也打心底里喜欢写写画画。

可要进入这一行,首先得有电脑和网络,对一般的家庭来说,这不算小钱。

不过只要她开了口,姥姥一定会满足她。

对她想要的东西姥姥从来不会拒绝,也正因为知道这点,她很少主动提及要什么东西,姥姥想补偿妈妈对她的伤害,她懂,可她不需要,姥姥从不曾亏欠她什么,这一点她从小就分得清。

店里人来人往,老板只以为她是跟着哪个大人来的,随她看,没人上前理会。

这正合了宋以沫的心意,她今天本就只是来看看价钱,真要买会叫上苗爸爸一起来。

一圈看下来宋以沫就皱起了眉,盘算下来至少得五千块,要求还不能太高,对宋家来说这可真不是一笔小钱。

姥姥的退休金一个月还不到一千块,两人要吃喝住用,还得养她一个学生,再省吃俭用手里余钱也不会很多,五千块会是其中很大一部分。

高中课业重,她能用来写小说的时间不会很多,前前后后加起来可能需要半年才能看到钱,这还是顺利的情况下。

要是这条路走不通……

不会,她熟悉网文的一切形式,也看过许多书,知道怎么写会让读者买账,一个月只要能赚到姥姥退休金的钱也够了,她没想着一口吃成个胖子,目前来说她只想有让姥姥看病以及急用的钱。

等想好从店里出来天已经快黑了,眼睁睁的看着最后一辆公交车从眼前呼啸而过,怕姥姥担心,宋以沫小跑着往家赶,跑得急了,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人,对方往后退了好几步。

“对不起对不起。”宋以沫忙上前道歉,离得近了,血腥味扑鼻而来。

无论在何时,血代表的都是麻烦,宋以沫再次道歉一声就打算离开,手却被人紧紧抓住了,“放心,我不是坏人,只是受了些伤,不知道小姑娘身上有没有钱,我需要一张车票和一张火车票的钱。”

一提到钱,宋以沫反倒没那么怕了,“我可以借钱给你打电话。”

打电话不用买火车票那么多钱。

“等不及,小妹妹,我有人命关天的事必须尽快赶回去,今日借你的,改天一定十倍还你。”

借一百还一千?有这样的事她当然愿意,正愁买电脑的钱呢,可是这人萍水相逢,怎么信!

若不理会……

这人受了伤,这么浓的血腥味,怕是伤得还不轻,要是坏人,不给钱可能她会有危险,要是真的有急事……

当年姥姥生病,除去学校认识不认识的人的捐款,大部分钱还是来自社会,班主任为了帮她找了电台的朋友帮忙,那个电台DJ有一把煽动人的沙哑嗓子,几言几语就勾起了很多人的恻隐之心,通过电台给她捐了款,虽然后来她通过那个DJ帮忙找到人把钱都还回去了,可在当时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忙,姥姥只能在家等死。

好人不是时时能当,当得不好可能还会被人反咬一口,可当对了救的不止是一条命,更可能是一个家,一个人的信念,以及决定一个人感恩还是凉薄的心。

宋以沫想到了那时绝望的自己,感同身受之下心就软了下来,算了,不管他是真需要还是假需要,就当是破财吧。

虽然灵魂已经二十有六,可宋以沫却并没有学会社会人该有的复杂心思,这也得益于她的工作。

从师范大学毕业,她很顺利的在一所学校当上了老师,她耐心好脾气好长得好,教学方法也不错,在学校里很受学生爱戴,再加上她不爱事事争先的性子,同事和她处得都好,几年下来竟从没有经历过体制内那些倾轧。

兼职就更不用说了,一台电脑一条网线就够,连人的面都不用见,她只要在电脑前按照顾客提出来的要求写就可以了,更加远离了那些是是非非和人与人间的矛盾。

工作四年多,她的心态和在学校时比起来根本没有多大变化,要是她不说,没人相信她已经在社会这个泥潭里打滚了四年,只以为她还是象牙塔里不解世事家庭幸福的学生。

知道她事的人都说她命苦,可宋以沫自己从不这么看,姥姥给了她亲人能给的一切,苗爸苗妈把她当成女儿看待,她还有苗苗这个事事冲在她前头的挚友,拥有过来自那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的关心。

所以哪怕她被舅舅抢了房子,失了最后的亲人只剩她一个人背着一身债,她也认认真真的过每一天,甚至因为姥姥说方便面不营养,她会天天在家自己做饭吃,实在赶不及了就下把面条,她一直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大概是她活得太认真,把老天爷都感动了,给了她重头再来的机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沫沫情深》<<<<


第六章 借一还十

把背包扯到前边,宋以沫将里面的钱全找了出来数了数,有些肉疼的抖着手递过去,“还能多一个吃盒饭的钱,都给你了。”

男人讶异的同时大大松了口气,他现在的情况不能找精明的成年人,只能找提防心低的老人或者小孩求助,原本以为一个肯定不够,哪个小孩身上会放好几百块钱,没想到他运气不错,第一个找的人就有足够他回去的钱。

“我给你留个电话,如果你家人问起你钱的去向你就让他打这个电话,我来向你的家人解释,我也会尽快让人把钱送来,或者你给我一个银行帐号也行。”

“十倍?”

男人一愣,旋即笑了,“对,十倍。”

“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到时给你银行帐号,这钱大部分是我自己攒的,还有一点是今天交了学费剩的,你一定要记得还我,我家很穷的。”

边说话宋以沫边抬起头来,意外的看到一张气宇轩昂,没有半点戾气的脸,这样的人不应该是好勇斗狠的人,也不像是缺钱需要诈骗的,于是心里又多了一点把钱拿回来的信心。

男人意外于她的坦率,国人好面子,就算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也不会摊开了告诉别人,担心被别人瞧不起,难得小姑娘能心态这么好。

其实就算她不说他也看得出来她家境不怎么好,她背包的带子上有好几处针线缝过的痕迹,衣服已经很旧了,颜色褪得厉害,脚上的白鞋子虽然看着很干净,却已经洗薄了许多,两边也都开胶了,再就是可能有点不合脚,脚尖那个地方有点破线,不用多久大脚指怕是就会破布而出。

可面前的姑娘背挺得笔直,神情坦荡,半点没有羞窘之意,难得。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姓宋。”想到自己没有身份证,户头只能是姥姥的,于是又加了一句,“我姥姥叫宋春香,不要记错了。”

“我叫翟慕杨,今天承你情了,以后再好好谢你。”

宋以沫到家时已经快八点了,宋姥姥虽然时不时在门口张望,可心里也知道孙女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倒也没有多着急,只是见到人了还是忍不住多念叨了几句。

宋以沫就恩恩啊啊的应着,边麻利的将饭菜从锅里端出来,不用看菜的份量她也知道姥姥肯定也还没吃。

吃过饭,祖孙两人挤在不大的厨房里,宋以沫洗碗,老人则在一堆袋子里找装着绿豆的那个,天热,熬点绿豆汤败败火。

“姥姥,你帮我去办个折子吧。”

“怎么突然想要办这个?手里攒了点零钱吧?”宋姥姥笑着抬头,“高中负担重压力大,不用想着替姥姥省钱,到时营养跟不上才要去掉多的,你读书要用的钱姥姥都存好了,要买什么只管和姥姥说,不用担心,啊?”

宋以沫心里酸涨得厉害,缓了缓才道:“姥姥,我有点打算,等以后有了成果再告诉你,你帮我办个折子就好了。”

抹了下额头,宋姥姥提着绿豆袋子站起来,“不会影响学习?”

“不会,我保证,姥姥你放心,我一定考个好大学的。”

“那好,姥姥明天去给你办。”

宋以沫一点不意外姥姥会这么轻易就同意了,可能是她一贯来表现得太好,姥姥从不担心她会学坏,事实上她也真的半点没长歪,到她死都没有。

不过买电脑的事她暂时没提,她就盼着那人能有好人品,说话算话的还她十倍的钱,那样就能让姥姥少出三分之一的钱了。

等几天要是没动静她再和姥姥说,不管怎么样,电脑她是一定要买的。

第二天宋姥姥一早就去办了个新折子回来,手里还提着双鞋子,“听说这鞋子经穿,还好看,你脚上这双穿到学校去要让人笑话了。”

宋以沫知道这波鞋什么价,要八十多块,苗苗脚上就穿着,以现在的物价来说真的不便宜,她脚上这双才十块钱。

“姥姥,你在哪买的,我去退了,买双白鞋子就行。”

将鞋子塞到她手里,宋姥姥眯着眼睛笑,她从来都是以孙女为傲的,“都是高中生了,不能让人瞧不起,姥姥拿得出这个钱,本来打算再给你买两身衣服的,你刘婶子说一中有规定要穿校服,也没多少机会穿自己的衣服,等天气冷了再给你买件好点的羽绒服穿外面就行。”

拒绝的话在嘴里打了几个转宋以沫又吞了回去,用力亲了姥姥一口,一脸喜滋滋的模样坐到一边去穿上,站起来走了几步道:“姥姥,大小正好。”

“当然正好,你穿什么码姥姥还能不知道。”东西贵有贵的道理,宋姥姥觉得自家孙女穿上这鞋立刻不一样了,比以前还要好看,就是身上这衣服有点配不上,她都有点后悔怎么没坚持买上一件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沫沫情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