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_(杨素魏惠王)重生战国之魏惠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 战国之武

角色:杨素,魏惠王

简介:《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主人公是杨素,魏惠王)是来自战国之武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一个21世纪的宅男穿越到战国时期成为魏国魏惠王的儿子公子郝,拥有一个神奇的系统可以获得强大的兵种。  这时的魏国四面皆敌。  齐国齐威王一鸣惊人用孙膑围魏救赵大败魏国。  秦国商鞅在秦国已完成变法,准备对魏国发动进攻收复故土。  魏国即将被齐国所败走向衰落。  有着神奇系统的宅男能否在这个激荡的战国站稳脚跟,和商鞅、孙膑等人杰一争雌雄。...

书评专区

清霜:人物形象丰满,情节曲折,描写细腻,语言简练,并富有深度,超级好的一部作品!作者功力深厚,写的出彩,看的过瘾,好长时间没看过这么清新脱俗又接地气的作品了

浮云能蔽日:真的带给了许多,书中有的不仅仅是引人入胜的故事,还有为人处世的道理,做人的原则以及正确的价值观。整个故事架构很好,因为故事中不仅有男主和女主的感情线的主线意外,还有许许多多穿插在整个故事中的暗线,所以整个故事显得很真实。

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_(杨素魏惠王)重生战国之魏惠王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免费阅读

第二章 系统初现

杨素出了魏王宫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虽然他有心救魏,但魏国君臣狂妄自大,而且见识浅薄,这个魏国恐怕难救了,也罢,这魏国虽然会在魏惠王后期被诸国削弱国力,但好歹还有很长时间的国运,杨素虽然懂得一些历史,但毕竟是一个宅男,能力有限,至少有生之年魏国还不会亡,不如好好做个富家翁。

正当杨素打定主意时,脑海中一个声音响起:宿主在蓝星战国时期魏国朝堂献策,系统激活,获得新手礼包5000禁卫骑兵,获得1名禁卫军统领,获得1名铁血护卫。现在开始对周围材料进行扫描,……,扫描完成,拱卫魏都的5000魏武卒骑兵符合禁卫骑兵晋级条件,拱卫魏都的魏武卒将军魏晨符合禁卫将军晋级条件,流民牛大力符合铁血护卫晋级条件,进行晋级,晋级成功,魏武卒骑兵晋级为禁卫骑兵,魏武卒将军魏晨晋级为禁卫军统领,牛大力晋级为铁血护卫,禁卫骑兵、魏晨、牛大力对宿主忠诚度提高,目前忠诚度为死忠。

“谁,给我出来”对于突然出现的声音杨素吓了一跳。

怎么声音没了,杨素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不由大为惊恐,再次大吼:谁,给我滚出来。

这时一队巡逻魏武卒出现,听到杨素的声音后小跑过来:“公子有何吩咐。”

杨素看了眼巡逻的魏武卒,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幻听。

魏武卒向杨素行礼后道:公子没有吩咐我们就去巡逻了。

“去吧”对于突然出现的声音杨素认为自己是这段时间想事情想多了造成幻听,突然转念一想,又向魏武卒喊“等等”。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你们向谁效忠。”

魏武卒听后神色肃穆“我等誓死效忠公子”。

杨素听后心中一动:“你们听谁号令。”

魏武卒躬身行礼:“自然听公子号令”

莫非刚才真的不是幻听,作为21世纪宅男不可能不看小说,小说中的猪脚穿越后都会有金手指,难道我也有?

杨素脸色一变:“现在我叫你们去死,你们听否?”

魏武卒依然一脸肃穆:“公子叫我们去死,我们自当遵命”说完拔出身旁宝剑就要自尽。

杨素吓了一跳,忙道:“可以了,你们回去巡逻吧。”

魏武卒再次对杨素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开。

本来杨素已经放弃救魏国了,但现在有了金手指,杨素的心又活了,毕竟谁也不想碌碌无为,只是以前没有这个条件罢了,现在有了金手指,杨素决定一定要救魏国。

“不,这不是救魏国,我是要借助魏国争霸天下。”杨素暗忖。

魏国王宫。

魏惠王扫了一眼庞涓道:“你这个大将军还是说说你的中策和下策吧。”

庞涓见魏惠王没有理会他的建议也不生气,侃侃道:“中策以先灭赵韩为要。十余年来,赵国与北胡及中山国纠缠不休,国力业已大损。目下又逢赵成侯新丧,太子继位,主少国疑,人心不稳,完全可一击而下。灭赵之后,兵锋南下,直指韩国,一战灭之。韩赵本三晋之国,民情熟悉,最易化入大魏一体治理,无飞地难治之忧。若得三晋统一于大魏,我国力将增强数倍,可为扫灭天下奠定根基。是为中策。”

“嗯哼。下策呢?”魏惠王依旧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下策灭楚。楚国与魏国接壤最长,东西横贯数百里。吞灭楚国,地土增加十倍,民众增加两倍,魏国当成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大国。楚王芈良夫志大才疏,耽于梦想,数十年国事荒疏,国内一片松懈混乱。我大军所指,必当所向披靡。然楚国广袤蛮荒,臣恐难以在短期内化为有效国力,故此列为下策。”

“大将军你还是坚持你的上策吗?”魏惠王罕见的认真。

庞涓在军国大计上从来不会对谁让步,更何况公子卬这种饭袋。但要驳斥这个酒囊饭袋,就不能回避天象,因为这正是魏国君臣振奋的根源。庞涓平静的说:“天象示兆,亦在人为。人为不力,天象可改。秦国正在蒸蒸日上,如何便能不攻自破?世间从来没有过永恒不变的天象。臣再次提醒我王,这是我消灭秦国的最后一次机会,愿我王深思。”

魏惠王沉吟思忖,竟是良久沉默。在他看来,打仗是要靠庞涓无疑的,但在事关国运的大计上,庞涓总是古板固执得永远咬住一条道,未免太缺乏机变了。公子卬虽则不善军旅,但在国运谋划上却颇有眼光,譬如迁都大梁,譬如筹划钱财,此人都是个贵相之人,按他的主张办事,魏国往往会兴旺起来。人无天命,谋划再好也不会成功;人有天命,纵然谋划有差,往往也会歪打正着。而在魏惠王心中太子卬是有福命之人,而庞涓终究福缘浅薄。

“丞相以为,究竟如何开战为好?”魏惠王终于看着公子卬说话了。

“臣以为,太子眼光远大,所提先统三晋乃用兵良谋。”公子卬大是兴奋,心中也非常清楚,放弃自己“兵分四路”的主张一点儿不打紧。要紧的是,不能让太子的主张被庞涓的主张取代。虽然庞涓的“中策”也主张灭赵,但他必须申明,先灭韩赵是太子的主张,必须支持太子。

魏惠王心里已经同意了太子魏申的主张,可还是觉得应该照例听听龙贾老将军的意见,不想龙贾也一力主张攻打秦国,心中不悦,但也对龙贾好生安慰,

太子魏申见魏惠王还有疑虑,决定再下一记猛料,“父王,儿臣以为秦国有三大弱点,不足以构成魏国威胁。其一,变法峻急,民心不稳,财力匮乏。其二,军制落后,车步骑混杂,战力极差。新军纵然开始训练,二十年内也无法与我抗争。其三,秦国没有统军名将,公子虔那样的车战将领根本不堪一击。有此三条,我军在荡平中原后,再回师灭秦,定能迫使秦国不战而降,强如今日用牛刀杀鸡。”

从来没有领过兵,更没有上过战场的太子申,却有如此振振华辞,庞涓终于是忍不住了,他冷冷一笑,“太子切勿轻言兵事。秦人本牧马部族,训练骑兵比中原快捷得多。秦献公正是以旧式骑兵,两次大胜魏军,使我无法越过华山、洛水,何况今日?”

庞涓冷冰冰几句,竟噎得太子申回不过话来。公子卬岂容此等机会失去,戢指庞涓赳赳高声道:“大将军恐秦症莫非又发作也?身为大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莫非是大将军的师门兵法?”

“丞相,”魏惠王正色呵斥,“大战在即,将相当如一人,何能如此讲话!”

公子卬心思何等灵动,立即向庞涓深深一躬,“在下失言,大将军幸勿介怀。”

庞涓哼的冷笑一声,没有理睬。

魏惠王沉吟有顷道:“大将军,若先行灭赵,危险何在?”

庞涓不假思索,“赵、韩皆地处中原冲要,他国容易救援,我军有陷入两面作战之可能。此为最大危险。此外,也须提防秦军从背后突袭河西。”

“救援?哪个国家救援?”太子申见父王有意采纳自己主张,精神大振,“燕国?楚国?还是韩国?方才驿馆来报,楚国特使匆匆来到,显见是有求于我。燕国让东胡缠得自顾不暇,韩国只有幸灾乐祸,谁来救赵国?”

“太子不要忘了,还有一个齐国。”龙贾突然插了一句。

“齐国?更不可能!”公子卬大笑,“老将军差矣!齐国非但不会救赵韩,反而会帮我灭赵韩,而求分一杯羹也。我王思之,齐国素来远离中原是非,当年分秦,齐国还不是置之度外?齐王目下又忙着整肃吏治,救赵国开罪魏国,对齐国有何好处?齐国愿意与我强大的魏国为敌么?田因齐可是狡猾得很哪。”

庞涓实在想起而驳斥,思忖再三,还是咬紧牙关忍住了。

太子申突然站起,声泪俱下,“父王,赵韩不灭,魏氏祖宗在天之灵难安哪!统一三晋,威震天下!灭一秦国,无声无息,徒引列国耻笑啊!”

魏惠王不耐烦的挥挥手,太子申悻悻坐回。

魏惠王站起来缓缓踱步到庞涓案前,“大将军,军国大事,还是要靠你来谋划,没有你与龙贾老将军这般名将统兵,再说也是落空。本王以为,秦国和齐国两面都要防备,方可放手在中原大战,大将军以为如何?”

“但凭我王号令,庞涓虽肝脑涂地,亦当报效国家。”庞涓心下稍有舒展,觉得自己也只能这样了。

“好!”魏惠王慷慨激昂,“本王决意展开中原大战,完成大魏一统大业。自今日起,我魏国大军兵分三路:西路由龙贾老将军率河西守军,加强对华山、桃林、洛水诸要塞之防守,秦军妄动,立即痛歼。东路由太子申和公子卬率军八万,抵御齐国援兵。中路大军二十万,由大将军统帅,半月后对赵国大举进攻,务求一战灭赵!”

“谨遵王命!”四人轰然应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


第三章 步履艰难

杨素回到寝宫后就躺在自己床上看着天花板,努力回忆战国魏惠王时期的历史,按照历史走向,这次魏国朝堂会决定攻打韩国,现在的韩国通过申不害变法后,实力已经不是之前的弱韩了,韩国虽然没有名将,但是要灭韩付出的代价会不小,然后是齐国,齐国一定会救韩,而且会在关键时候给魏国重重的一击,历史上著名的马陵之战给了魏国沉重的一击,让魏国走下霸主神坛,最终给了秦国机会。

现在我只有5000禁卫骑兵,我也知道齐国会在马陵设伏,我能不能凭借这5000禁卫骑兵打败齐国的伏兵,救出被灭的魏国军队,按照现在齐魏两国的战力对比,魏国魏武卒战力为齐国两倍以上,也就是说1个魏武卒可以战胜2个齐兵,禁卫骑兵在魏武卒的基础上进行了强化,但能强化多少,杨素心里也没底,不行,太冒险了,我不能把宝全部压在禁卫骑兵的战斗力上,我得提醒庞涓小心埋伏。

“公子,陛下请您过去。”内侍在门外轻声道。

朝会结束了吗?不知道我这个便宜父亲会做什么决定。杨素边想边走出房间。

杨素被内侍带到了魏王寝宫,魏王寝宫十分奢华,其奢华程度可称得上当时战国第一,毕竟对魏国而言有商贾之利,奢华品获得并不困难,这远远不是秦国可以比拟的。

杨素低眉竖目站立在魏王床前,等待魏惠王的教诲,他知道魏惠王叫他过来绝对不是和他聊家常,必然是朝会的事对他有所意见。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魏王抬头望着杨素。

“儿臣不知。”这个时候杨素只能装傻充楞。

魏惠王瞪了杨素一眼:“说,今天朝会那些话谁教你说的,是不是庞涓,是不是,是不是?”

“父王息怒,庞涓没有教儿臣,这些是儿臣自己想的。”还以为魏惠王是要教训杨素在朝会上没给他魏王面子,原来是以为今天的这番话是庞涓教的,杨素暗自好笑,以庞涓的性格,怎么会教他在朝会上怎么说,就算是太子他都不会教,何况是他一个公子哥。

“混账”魏惠王猛地一拍床板,厉声道“就凭你那两下子能说出今天朝会上的话来,你当本王是傻子,今天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给我滚出大梁。”

“父王,今天的事情确实是儿臣心中所想,父王可还记得公孙痤老将军,他随着父亲征战沙场多年,老将军的能力和眼光父王是见识过的,但老将军在临死前却建议父王杀了卫鞅,可见卫鞅之能不可小觑,现在朝堂上到父王,下到群臣都把秦国想的过于弱小,这很危险,而且我听龙贾老将军说他曾派人到秦国刺探,秦国西部陈仓山大峡谷封闭多年,常有隐隐喊杀之声与战马嘶鸣,夜间还发现有车辆秘密进入,近年来尤为频繁。秦国与韩国不同。韩国大军在新郑城外训练,尽人皆知。秦国却象隐藏在河底的大石,令人不安。所以儿臣认为秦国对我魏国威胁颇大,故建议父王攻秦。”

“郝儿,这事既是你自己所想我就放心了,但你记住了,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和父王说出来,但切记不能勾结大臣霍乱朝纲,否则本王饶不了你,至于公孙老将军,本王真是想他了,他那人真是不错,我有今天也离不开老将军的帮助,可惜人老了后做事有些畏首畏尾,不提也罢。”魏惠王听到杨素的说辞顿时松了口气,“这样你也长大了,平时上朝好好的听,有什么主意私下可以和父王说,切不要自作主张,好了,你先下去吧。”

看来这个魏惠王还真没把秦国放在眼里,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这个魏惠王靠不住“父王,那儿臣先告退了。”

杨素离开魏惠王寝宫后直奔大将军府邸,他知道这样做可能被魏惠王发现引起他的怀疑,但他不能不这么做,因为这次大战干系重大,马陵之战魏国损失10多万强大的魏武卒,经过这次大战的魏国被大大削弱,杨素既然已经做好准备利用魏国来争霸天下,就不能让魏国蒙受这么大的损失。

大将军府。

杨素望着庞涓这位威名赫赫的大将军,不可否认,庞涓嫉贤妒能,缺乏战略眼光,而且作战往往照搬兵书,缺乏灵活应变的能力,但在如今的战国能与他一战的恐怕也只有孙膑这个孙子兵法的传人,或许商鞅也算得上一个吧,况且庞涓擅长练兵,庞涓所练的魏武卒在当时的战国可谓无一国可与之争锋。

“不知公子到我府邸,所谓何事?”庞涓直来直去,倒像是一个典型的武夫。

杨素一拱手道:“大将军,这次本公子过来就是想问将军出兵一事?”

庞涓跪坐在席位上翻开案桌上的竹简“朝会已有结论,自是领兵直击韩国。”

“若齐国再次围我大梁呢?”杨素问。

“回师大梁,趁机败齐。这些朝会早有结论。”庞涓语气平淡。

“可对手是孙膑?”

庞涓冷冷一笑:“孙膑又如何,莫非你认为孙膑能够让我再败一次。”

杨素知道庞涓出仕魏国屡战屡胜已生出骄傲之心,不觉大是担心“我若为孙膑,当先围大梁,再在大将军必经之路埋伏,而后引大将军入伏。”

“够了,公子这次来可是来讥讽庞涓,公子所言乃上次孙膑败庞涓之计,莫非公子认为庞涓还会上第二次当。”

这个庞涓,只要说到孙膑就会控制不住情绪,这可是兵家大忌,一个控制不住情绪的统帅在战场上是极为危险的,不知道我说的话这个庞涓有没听进去,如果没听进去就麻烦了。

“好了,公子还有什么事吗?”很明显,庞涓这是下逐客令了。

杨素叹了口气,只能祈祷庞涓能听进去他说的话,不要重蹈覆辙“大将军,孙膑乃兵法大家,孙膑若正面对战,齐国断断不是魏国敌手,必然以奇计取胜,望将军小心。”

庞涓看着手中书简不做回应,杨素知再说无益,微微拱手“将军保重,告辞。”

庞涓依然低头望着书简,一声不出,杨素只能转身离开。

走出大将军府邸,望着碧蓝色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庞涓啊庞涓,希望你能保住魏国这十余万魏武卒,若十余万魏武卒没了,魏国真没希望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


第四章 魏国灭韩

一个月后,大军整顿完毕,魏军以太子魏申为主帅,公子卬和庞涓辅佐发动灭韩之战,庞涓座在战马上,望着十多万魏武卒,这次大军出征,耗费了大量的财货,但能得到多少收获,庞涓也无法保证,而且对手还是孙膑,他对孙膑的战法有一丝莫测高深的隐忧,对能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并没有多大把握。

一身黄色服饰的杨素望着出征的大军幽幽叹了口气。

这支大军是魏国的元气,不知道一场大仗打下来,还能剩下多少,他这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感慨。

庞涓他真的能够带着这支大军回来吗,即使此刻庞涓冷若冰霜,一身军装像是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举手投足间散发着炫目的光彩,可杨素还是这么没有信心,昨天的话庞涓听进去了吗?

鼓声震天,望着这支精锐的魏武卒大军,杨素确实觉得热血沸腾,但更多的事对这支精锐大军的担心,他仿佛看到千军万马在厮杀,而魏武卒精锐大军在敌人的埋伏下损兵折将。

大军在庞涓的率领下缓缓前行,他们还是跟着历史的脚步踏上了征途。

“公子是在担心庞涓这次会败?”不知何时,魏晨到了杨素身边。

望着这名禁卫骑兵统领“魏晨,禁卫统领和魏国精锐骑兵的战力比较如何?”

魏晨笑了笑“禁卫骑兵对付魏国精锐骑兵可以一敌三。”

以一敌三,够了,马陵道地形外内险曲而外圆缓,如果庞涓被埋伏,只要把外围堵截的骑兵给杀退,即使不能救下所有魏武卒也能救一半。

“魏晨。”既然已经做好打算,杨素不再迟疑。

“属下在。”

“你派人随时注意庞涓动向,如果庞涓攻韩回返,立即来报,同时你要立即派人去马陵道查看,我要马陵道详细的地形图,孙膑应该就会在马陵道埋伏。”

“是”

望着魏晨离开,杨素再次陷入沉思,马陵道是庞涓的死地,这次有我的帮助不知道他能不能逃过这一劫。

历史还是按着正常的轨迹运行,庞涓率领大军进入韩地一路上势如破竹,直抵韩都新郑。

再说韩国已经变法十六年,国力军力皆大有增长,攻灭别国虽力不能及,然要固守自保,还是显得游刃有余。这正是申不害的信心所在。

韩都新郑本来是春秋时期郑国的都城,城池不大,却有两个极为突出的特点:一是城墙宽阔高峻,而且全部用石条和特制大青砖砌成,女墙箭楼更是全部用石料筑成。二是城外有一条宽约三丈的护城河,水源引自城外流过的洧水,滚滚滔滔,与寻常护城沟河的小水细流相比,的确是难以逾越。从春秋时代起,新郑就享有“深沟高垒,金城汤池”的威名,除了围困,从来没有被真正攻克过。

申不害在变法期间强行取缔了旧贵族的私家武装,纳入国府统辖,将全国军队整编训练为八万新军,四万分布在周边要塞,三万驻扎在新郑城外,一万驻扎在新郑城内。申不害自认“法家为主,杂学深广”,对兵事颇为通达。韩国新军的整编训练,申不害始终是事必躬亲,严格督导,将一支新军确实训练得有了“劲韩”气象。

按照申不害的想法,韩国先联合齐赵两国,全力抵御魏国。战胜之后,韩国挟战胜之威西进灭周,南下灭陈,只要韩国要顶住魏国攻势,新郑不陷落,韩国的霸业大计,就功成一半。

何况申不害为了抵御魏国,先与赵国结盟,而后又与齐国联合,在协约达成后申不害立即向韩国臣民公布了“与齐赵结盟抗魏”的大好消息。韩国人心里有了底,抵抗魏国的斗志更加高昂起来,新郑城弥漫出大战将临的紧张气息。

至于庞涓也有他的自信,虽然他明白这是一场硬仗,但只要对手不是孙膑,他有足够的信心,庞涓对各国地形要塞及军力部署,历来非常清楚,那国稍有变更,他便在那副秘密地图上作出记号。对于韩国这样土地狭小的国家,他更是了如指掌。他的攻击方略是:

第一步,派出一万精锐步卒秘密堵截洧水上游,使新郑的护城河变成一条干沟。

第二步,派出五万骑兵,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衔枚疾进,突然插进新郑城外的三万韩军于新郑之间,发动猛攻,将三万城外韩军一举击溃!

第三步,派出六万重甲武卒扼守新郑城外的三条要道,狙击从韩国周边要塞赶回来救援的四万步骑大军。

最后一步,自己亲自统率十万主力大军从东北两面泰山压顶般猛攻新郑!

三天之内,庞涓的外围作战全部顺利完成,做好了对新郑的攻城准备。魏军的强大战力在这个时候得到了充分体现,申不害在城外驻扎三万大军,被魏军精锐骑兵一夜之间分割击溃。

经过几个昼夜的进攻,新郑城头的女墙,已经被一层又一层鲜血糊成了酱红色,血流象淙淙小溪般顺着城墙流淌,三丈多高的城墙,在五月的阳光下竟是猩红发亮。新郑城内也是全民皆兵,抵御魏军的猛烈进攻。

韩国抵抗一直在继续,可齐赵两国却一直不发救兵,申不害变法累计的国力终被消耗一空,韩国国君韩昭侯来到新郑城头,看着这血染的城墙,再也支撑不住,猛的喷了一口鲜血,滚倒在地,申不害知道自己败了,他的变法失败了,他想起来商鞅,当时他和商鞅约定变法,二十年后看双方的变法成效,但是现在,十多年的努力化为乌有,他的心在滴血,望着韩国国君韩昭侯临死前那惊恐的双眼,他轻轻的将韩昭侯的双眼抚平,士为知己者死,自他申不害来到韩国,韩昭侯对他信任有加,韩昭侯这位韩国国君不缺能力,也不缺变法的决心,他缺的是时运,至少申不害是这么认为的,申不害长叹了一口气,安详的倒转长剑,猛的刺入了自己腹中!

韩国终于被破了,和历史所说一样,韩国变法是那么壮烈,但魏国破韩并不是大战的结局,而是大战的开始,是庞涓与孙膑较量的开始,孙膑是兵法大家,这不可否认,况且庞涓仕魏这么长时间,各国对庞涓的战法多有研究,这给了孙膑知己知彼的机会。

孙子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知己而不知彼,一胜一负;既不知己也不知彼,每战必败。

庞涓或许知己,但却不了解孙膑,或许这场大战还未开始就已经可以猜到结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


第五章 马陵之战

魏国还没来的及庆祝攻破韩国都城的喜悦,一阵急骤的马蹄声,撕碎了原野军营的寂静。庞涓霍然警觉,仗剑冲出大帐。

战马人立嘶鸣,骤然停顿间骑士已经滚下马来扑倒在地,“大将军,大梁危机!王命急救……”特使从怀中摸出已经被汗水浸湿的一卷竹简,昏倒在地。

庞涓怒喝:“三军拔营!回师大梁。”

正在拔营之际,又接快马急报,赵国八万精锐骑兵,由上党渡少水直扑安邑!

庞涓没有片刻犹豫,立即“命令”太子申与公子卬分兵三万,北上截杀赵军。已经大乱方寸的两员“名将”立即高兴的接受了。他们很清楚,安邑本来就有一万守军,再加上龙贾的几万河西守军可以随时策应,救援安邑当然是有惊无险。若要去打连庞涓都不是对手的孙膑,那可是九死一生。庞涓也乐得支走这两个大权在握却又酒囊饭袋的累赘,利利索索的与孙膑大战一场。

一个时辰后,训练有素的魏军兵分两路。庞涓自领十万大军全速疾进,直扑大梁。

正在庞涓回返大梁之际,一支五千人的骑兵队伍已悄无声息抵达马陵道外一处山谷隐蔽,这支军队人数虽少,但一个个浑身散发着彪悍之气,这正是杨素的五千禁卫骑兵。

相对十多万人的大战场,这支骑兵起到的作用或许有限,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在战场作战,他们只要在齐国伏击庞涓之时伏击谷口骑兵就可,按照这段时间的不停打探,杨素已经摸清了齐国军队的伏击数。

这次对攻击大梁,孙膑做了不同于上次的安排:五万骑兵,两万步兵,旗号营寨却打出十五万大军的声势;同时在新郑大梁之间,遍布装束成庶民模样的斥候,随时回报魏军动静;魏军回援的前一天,两万步兵已经撤离,另外两万二流骑兵也提前两个时辰撤离;三万精骑由田忌亲自率领,诱敌深入。沿途路径与各种细节,孙膑都做了精细部署。部署妥当,孙膑便坐镇伏击山地,秘密调集齐国境内没有出动的步骑大军,专门在夜间向这片山地运动,做好充分的伏击准备。

现在孙膑已经命人将北面的出口堵住,而南面的出口,孙膑在十多里外安排了三万精骑,孙膑是兵法大家没错,但他忽略了杨素,杨素虽然只有五千禁卫骑兵,但是他和熟知骑兵战斗的魏晨谈过,五千禁卫骑兵可以在正面战场战胜三万齐国的精骑,何况齐国并不知晓魏国还有杨素这一支奇兵,等到齐国骑兵想要堵截南面出口之时,禁卫骑兵突然杀出绝对可以让齐国骑兵措手不及。

大梁城下的齐国兵马竟然没有撤退,继续着猛烈的攻城战。直到看见铺天盖地的火把,齐军才突然从大梁城下消失。大梁人的欢呼声浪还没有沉寂,庞涓自领的前军马队就暴风骤雨般卷到了。登高一望,庞涓遥遥可见齐军遍野北去,火把旗帜散乱无序,断然下令:“全力追击!一举击溃!”

庞涓所领的大军在追击之时,杨素派人去提醒庞涓小心埋伏,可庞涓却无动于衷,以庞涓对孙膑的执念,以庞涓的高傲自大,他根本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杨素派去的人连庞涓的人都没见到就被人赶出营帐。

历史再次走进原本的轨道,庞涓中孙膑增兵减灶之计,追逐齐国的三万精骑进入了马陵道。

一阵山风呼啸而过,庞涓却油然生出一片迷朦,一丝恐惧。

突然,仿佛晴空惊雷,战鼓遍山轰隆,喊杀声从两面山头如潮水般压来!

庞涓未及下令,箭簇便如漫天激雨般啸叫飞来!

瞬息之间,无数卫士便象刺猬般满身带箭,倒在路边!

山谷中顿时大乱,魏军被山洪般涌下的齐军分割成无数小段,厮杀在一起!

庞涓大吼:“后队变前队,全军突围。”

正在谷内大战之时,谷外三万齐国精骑已完成准备,向还没进入谷口魏国军队杀去,齐国领军将领满脸狰狞,手中长剑发出可怕的寒光,失去指挥的魏国军队一阵慌乱,脸上满是绝望。

正当齐国将领对这支魏军志在必得之时,一支骑兵突然从旁杀出,正是杨素率领的禁卫骑兵。

这支骑兵速度之迅猛,兵戈之锋利远超齐国精骑,这是怎样一支骑兵。齐国将领满脸惊恐。

“我乃魏国公子郝,魏武卒听令,后队变前队退出谷口整军,剿灭谷外齐军。”望着没有进入马陵道谷内,不知所措的魏武卒,杨素大吼。

魏武卒从惊慌中醒来,终于发挥出精兵优势,迅速找到各自的长官,有序后退,已经整好队伍的魏武卒在长官的指挥下对被禁卫骑兵冲散的齐军进行角杀。

齐国精骑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一支精骑埋伏,这支齐国精骑的将领也不是领军能手,毕竟齐国虽然在齐威王的治理下国力大增,但也有很长时间没有打过大仗,打下顺风战还可以,但对付魏武卒和禁卫骑兵这种精锐能力却是明显不足,齐国大军一片慌乱。

禁卫骑兵将领魏晨屡经大仗,通过系统强化后能力得到很大提升,带领的禁卫军又是精锐中的精锐,禁卫军犹如虎入羊群,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左突右冲,所向披靡。

很快,齐国精骑在禁卫骑兵和魏武卒的冲击下被杀得大败。

这时,魏晨发现齐军领军将领不由大喜“随我杀。”

魏晨一声大吼,领着禁卫骑兵直冲齐军统帅,齐军统帅不由露出胆怯,但他知道他不能后退,他若退了,这支齐国的精锐骑兵必然土崩瓦解,他只能带着身旁不多的骑兵朝魏晨冲杀过去。

“铛”两把宝剑发生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齐军统帅没想到这名魏国力量会这么大,双方第一次交锋,他握着宝剑的手颤抖着,几乎再也握不动手中的宝剑,此时魏晨掉转马头,再次冲杀过来,齐军统帅一拨马头就要逃走,魏晨哪里能够让他如愿,手中宝剑一掷,一道寒光闪过,齐国这支骑兵的将领被宝剑从后背穿过,刺进前膛,魏晨冲了过去用宝剑割下这名齐国统帅的头颅。

“齐军统帅已死,大军随我杀”魏晨大吼。

“杀,杀,杀”禁卫骑兵和魏武卒发出复仇的咆哮。

很快,战斗结束了,三万齐国精锐骑兵被魏军斩杀。

杨素望着谷口陆续退出的魏军士兵大声道:“所有退出的魏军将士到谷外整队,其余军队守好谷口,放出谷中的大魏将士。”

“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


第六章 救出庞涓

此时马陵道山谷中顿时大乱,魏军被山洪般涌下的齐军分割成无数小段,厮杀在一起!

庞涓身上已身中两箭,好在不是要害部位,庞涓看着山谷中被打懵了的魏军将士各自为战的搏杀,一丝泪水涌出了眼眶。十多年精心训练的这支铁军,将全军覆没,他自己也将带着永远的仇恨和无尽遗憾离开人世,建功立业出将入相的勃勃雄心,就这样顷刻间随风而去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一道闪电从脑海掠过,他瞬息间洞察了孙膑的全部谋划,连最后置他于死地的计谋也计算得如此精到——引诱他到山坡孤立处,集中强弓硬弩向火把圈子齐射!孙膑啊孙膑,你可谓用心良苦,做得干净彻底!庞涓要有你如此铁石心肠,岂能让你活到今日?你,终于成名了,你是踩着我庞涓的尸骨成名的……

庞涓抽出甲带上的短剑,准备插向自己的腹中!

突然听到远处喊声震天:“谷外齐军已败,大将军速速出谷。谷外齐军已败,大将军速速出谷。……”

庞涓大喜:“到底是何人指挥,既然连孙膑都被他算计,难道是太子申和公孙卬,不可能那两个蠢货,怎么可能是他们。”

身旁卫士道:“大将军,速速出谷。”

庞涓呵呵一笑:“孙膑处心积虑想置我于死地,不想天不亡我,孙膑,这个仇我一定会报,传令下去,盾牌手护卫两旁,其余士兵有序侧退出谷,不得混乱,违令者斩。”

听到庞涓的将令后,魏国大军向后撤退,如果是其他国家的将士遇到这种情况,就算指挥人员再出色也会混乱,但魏武卒不会,这是一支身经百战的军队,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们明白怎样才能更好的保存自己,他们明白军队混乱,自相践踏,他们死的更快,只有听从长官指挥,有序撤退才有可能生存。

命令一下,所有魏国盾牌手冲至道旁阻挡礌石、滚木和冷箭,而其余军队列队向谷口撤退,谷口被魏军占领后点上火把,火光通明,也为谷内的将士指明了方向,大军迅速前行撤出山谷。

马陵道山顶。

孙膑望着山谷下方的魏国大军被齐国大军分割斩杀,心中没有任何波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变的这么冷血,或许是作为一名优秀军事家天生的素质,或许是因为被庞涓害的失去双腿后才变得这么冷漠了吧,不管怎么样,我终究还是胜利了,我战胜了庞涓,我打破了庞涓和魏武卒不可战胜的神话,在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一笔,后世必将记住我的名字,我没有辱没先祖孙武。

这场大战之后我该做什么,呵呵,我一个瘸腿的还能做什么,难道让我一个瘸腿的做齐国大将军,大将军是一个国家军队的灵魂,让一个瘸子做大将军,还是算了吧,庞涓啊庞涓,这都是你害的啊,当年我在师傅那学成下山,你介绍我到魏国为官,可最后为什么你要这么害我,就因为先祖的《孙子兵法》吗?还是怕我的才能影响你在魏国君王身前的地位?或许两者都有。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和你在魏王面前争宠吗,我们两个可是一起长大的师兄弟,你忍心这么对我,庞涓啊庞涓,你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孙膑的脸色铁青,他无法原谅庞涓,庞涓毁了他的一生,这场大战之后,恐怕我也会归隐山林,罢了,你庞涓死定了,我没必要再和你计较,用我的双腿换你的辉煌,换你的性命,足够了。

“报……”一名士兵冲上山顶“大将军,军师,谷外伏击骑兵被魏军所败,谷内魏军向谷口撤退。”

齐国大将军田忌脸色一变“这不可能,谷外埋伏三万齐国精骑,而魏军未进入山谷的仅三万步兵,而且前军被伏击,后军必然惊慌失措,谷外骑兵突袭之下怎么会败。”

“情报属实”士卒跪在地上看不清脸色“逃亡回来的士卒称谷外大军本来打算冲击未进谷的魏军,不料突然出现一支精良的骑兵,那支骑兵人虽然不多,但实力太强,一翻冲杀后就把我军骑兵拦腰截断,后来有一个自称公子郝的魏人组织谷外的魏武卒对我骑兵进行剿杀,后来我军骑兵统帅被魏军骑兵统帅击杀,我谷外精骑全军覆没。”

“混账,什么公子郝,听都没听说过,他是哪里来的。”田忌已失了方寸。

孙膑满脸疑惑:“不对,魏国公子郝我在魏国也听说过,就是一个纨绔,他怎么可能指挥军队作战,而且恰逢其时地攻击我谷外精骑。”

田忌忧虑重重:“好不容易设下这个天衣无缝的埋伏,不想被这个公子郝破坏,这如何是好?”

“如果谷外骑兵真的全军覆没,那这支魏武卒就不能完全留下了。”孙膑感慨“也不知道庞涓是否还活着,庞涓啊庞涓,经过这次战役,你不死将会再次成长,不知道下次我们还有没有机会争锋。”

“魏国大军退到哪里了?”孙膑问士卒。

“魏国大军两面盾牌守护,大军有序撤退,魏军残存的一半大军现已退出谷内。”

“命令大军全力对谷内魏军进行清剿,但不得追出谷外。”孙膑下令。

田忌奇道:“军师这是为何,我大军今已战胜魏军,何不趁胜追击?”

“万万不可”孙膑沉思“谷外那支骑兵既然能够这么准时的出现在战场,而且凭借五千骑兵战胜我齐国三万精锐骑兵,统帅必然不简单,现在谷口的那名统帅应该已收拢退出谷外的魏军了,谷外的魏军应该正严阵以待,谷口狭小,魏武卒虽然是败军,但其实力远胜我齐军,与之正面作战对我齐军不利。”

田忌不甘心就取得这点战果:“军师不是说公子郝是一纨绔吗,他未必会想到在谷口埋伏。”

孙膑笑了笑:“将军因欲而兴兵,兵家之大忌,再说谷外指挥未必是公子郝,魏国多人杰,出现一个没有冒头的将才也不稀奇,况且人是会变的,公子郝以前纨绔未必以后纨绔,这场大战看来我们齐国没占到多大便宜,那个谷外的统帅看来我们以后还有一战。”

田忌狠狠地剁了下脚,哼了两声:“就是便宜了庞涓那狗贼,把军师还成这样,希望他在乱箭中被射死。”

“庞涓,哎,庞涓,这样一个死局虽然是我设计的,但我心里或许并不希望他就这样战死把。”

“军师,庞涓把你害成这样,你就不恨他吗?”

“恨,我怎么能不恨呢,但庞涓终究是我师兄,我两同门时候的情谊我都还记着,庞涓是嫉贤妒能,但他最后终究没有杀我不是吗,他当时要是杀了我也不会有今日之败。”

“好吧,就你是好人,我说不过你,现在庞涓大军已经退出去了,军师你说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回师齐国。”孙膑说完就叫士卒推车离开。

见孙膑离开,田忌又喊“军师,我们是不是等魏军退走的时候来个突然袭击,或许有所斩获。”

孙膑向后摇了摇手:“不说谷外的那名统帅,就是庞涓他也不会再给你这样的机会去追击他,到时候反而徒损兵力,我们还是撤退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战国之魏武大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