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秦烟谢景渊小说-秦烟谢景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作者:橙子糖

主角:秦烟,谢景渊

类型:奇幻玄幻

简介:《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主人公是秦烟,谢景渊)是来自橙子糖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女强男强+多重马甲+扮猪吃虎+打脸虐渣+独家宠爱】幽州城,那面容丑陋的秦家嫡女秦烟替嫁不良于行的疯逼九王爷,全城百姓直言,这太惊悚了!纷纷看好戏,议论秦烟活不过新婚之夜,更是坐等秦烟当寡妇。可谁知道,秦烟不仅熬过了新婚之夜,而且还和疯逼九王爷恩爱异常。等等,秦烟后知后觉:王爷,你要点脸!你到底有几个马甲?九王爷眯了眯眼,将秦烟扑倒:王妃,彼此彼此!

书评专区:

山头斜照却相迎:特别喜欢作者大大写的这本书,文笔斐然,幽默风趣,让人不自觉地笑出声来,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看的书了,谢谢!期待你更多的精彩好书!

也无风雨也无晴:作者文笔太好了,人物塑造的很有特点,文风幽默又道出人生哲理,特别好!特别喜欢小说的文采,真的很好看!男女主以及她们的朋友都描写的很有趣,有些情绪也很真实, 是一部让人看了就会很开心的小说!

《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秦烟谢景渊小说-秦烟谢景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免费阅读

第二章

才进院,绕了一个长廊,便到了方厅。
红木长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
刘氏及其女秦湘湘格外热络,问了她很多话。
秦烟皆是一一作答。
她将一个乡下长大的少女,应该有的羞涩笨拙以及寡言,演得淋漓尽致,毫无破绽。
刘氏对秦烟的表现格外满意,暗道:不过是一只小白兔而已,倒是足够她拿捏妥当。
饭后,秦烟回了住处,她所住的院落,是她母亲柳氏还活着时常住的芙蓉园。
许是提前打扫过,所以院子内外都格外干净。
简单整理了一番衣物,秦烟思及自己进秦家的目的,便准备去到处转转。
她要找一样东西,是她母亲留给她的。蔡嬷嬷说过,当年母亲将东西藏在了秦家的藏书楼。至于到底在藏书楼的哪个位置,就连蔡嬷嬷也不清楚。
走过长廊,绕过石桥,眼看着前端不远处的围墙后面就是一栋两层高的屋子,秦烟隐隐约约瞧见了牌楼上的名字,藏书楼三字倒是显目。
她欲要提步而去,却在经过一处假山时,听见了秦湘湘与旁人对话的声音。
“真想不明白,阿娘为什么要把秦烟这样的丑丫头请回来,你应该也看到了吧,她长得多丑啊,满脸的红疹还有那个黑点,也不知道是不是痣,吃饭的时候,我和她坐在一起,看得格外仔细,我要不是顾忌着阿娘在场,我已经吐出来了。太恶心了,想想我都不想再吃东西了。”秦湘湘甚至发出呕吐的声音来。
不过隔着一处假山,秦烟眉头微微皱着,紧接着双手环抱胸前,也不出声,她听着。
“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只能说什么样的娘生出什么样的女儿。”
一道男声响起。
秦烟冷笑,倒没想到刘氏的好儿子秦随竟然也是个好嚼舌根之人。
秦湘湘笑,“是啊,没想到柳氏那个短命鬼,竟然生了个这么怂而且还这么丑的女儿。正好,这次换她嫁给那疯王爷,说不定嫁过去不出三日,就要被那疯王爷给折磨死。丑八怪配残疾眼瞎的疯王爷,完全就是绝配!”
话落,秦湘湘和秦随一同笑起来。
二人聊着,从假山后走出来,秦湘湘一抬头,便瞧见了站在台阶上的秦烟,她先是一愣,脸上一僵,但只一瞬,她便讥笑出声,“怎么?不服气啊?你本来就是丑八怪,你娘也是短命鬼,我不过是说事实而已,难道还不能说吗?”
只见秦烟缓步朝秦湘湘靠近,她“平淡无奇”的脸上尽是无尽压迫感,逼得秦湘湘竟是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
“秦湘湘,就算我再丑又如何?我仍然是秦家的大小姐,而你永远只能是庶女。噢,对了,以后我还是九王妃,你见到我可是要跪下行礼的。”秦烟手心里躺着一只小虫子,小虫子正在爬行。
她趁着秦湘湘不注意时,将手伸到了秦湘湘的背后,手心摊开,那黑色小虫子立马飞上了秦湘湘的后背,以格外快的速度钻进了秦湘湘的脖颈。
“嘶。”秦湘湘只觉脖颈一痛,她伸手死劲挠着,“秦烟,你可真有意思,嫁给九王爷,你怕不是连一晚都活不过!我就等着看你的尸体好了。”
说完,秦湘湘便根本站不住了,她疯狂地挠痒,从脸至脖颈,又是胳膊,没有一处放过。
秦随见状,立马开口,“湘湘,你这是怎么了?”
秦湘湘痒得都快哭了,头发被抓得松乱不堪,脸上也逐渐起了红疹。
甚至手背都被自己抓破了。
“快,我马上去找大夫,你等等。”秦随动作迅速地跑远。
秦湘湘怒恨斥道,“是你搞得鬼是不是?”
冷笑一声,秦烟很淡定地开口,“我可没有,我连碰都没碰你一下。”
呵,不过是被她的爱宠给咬了一口而已。
许是这端动静过大,不远处已经响起了陆陆续续的脚步声。
秦烟侧耳听见,立马出声道,“秦湘湘,现在你可觉得浑身长红疹,就是丑八怪?”
本就难受至极的秦湘湘,听完秦烟说的话,更是嫉恨无比,她扬手便朝秦烟脸上扇去。
秦烟偏头,那巴掌并未落在她的脸上,只是堪堪擦过而已。
可她眼尖,已经瞧见了刘氏以及她那名义上的父亲秦正明。
“妹妹,你怎么能够打我呢?”秦烟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委屈出声。
她捂着脸,十足被秦湘湘欺负了的模样。
刘氏顿觉尴尬。
“湘湘,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要好好陪陪你姐姐吗?怎么能动手?你这也太没有规矩了!给我去宗祠面壁思过。”刘氏担心替嫁的事情出什么差错,赶忙开口教训自己的女儿。
秦湘湘不可置信地高声喊道,“娘,我根本就没有打她,你怎么能够帮她?你从来都不会对着我大声吼的,你现在竟然因为秦烟,叫我去面壁思过!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了?”
秦正明皱了皱眉道,“吵什么吵?还有没有点小姐的仪态了!我看你就是被宠坏了!”
喧喧闹闹中,秦烟低着头,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阿烟,你快些回去休息吧,今日这事,是你妹妹做得不对,我同你说声抱歉。”刘氏担心替嫁的事情会有所变动,连忙讨好似的开口。
秦烟故作娇弱道,“好,阿烟退下了。”
转身,秦烟脸上哪有半分柔弱之意,眼底集聚厌恶和寒意。
深夜,四下万籁俱寂。
端坐在梳妆镜前,秦烟往脸上涂抹药水,紧接着用手帕擦拭。
只见原本丑陋的脸颊,全然再无一点脏污,那白皙的脸蛋,恍若新生。
她看了眼镜中的自己,嘴角微扬。
自从年幼时被秦湘湘推进院中水池中,差点毙命之后,她便再
不以真面目示人。
习得一身医术,更擅长易容。
这世间,恐怕没有几人知道,那江湖上人人都想见上一面的鬼医便是她。
一把银针,一粒丹药,能医白骨,活死人。
砰的一声响。
秦烟抬眸望去,只见窗楞上停着一只信鸽。
她淡定走去,伸手将信鸽抓在手中,动作熟练地将信鸽脚下绑着的小竹筒取下。
“老大,血蝉已找到,速来狼烟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第三章

血蝉,长于西域的一种珍奇虫子,是一种极为难得且珍贵的药材。秦烟最近一直在找,只为了炼制丹药,救蔡嬷嬷。
所谓医者难自医,蔡嬷嬷虽医术高明,可却因为年少时被其师傅下了蛊毒,备受痛苦和折磨,如今更是身体每况愈下。秦烟最是惦记蔡嬷嬷,又怎么可能置其于不顾。虽是嬷嬷,却同她阿娘一般。
秦烟收好了纸条,动作迅速地换上了夜行衣。
门开,又关。
一道黑色身影,以极快的轻功穿梭在刺史府中。
已快子时,街上除了打更的更夫之外,并未有其他人影。
秦烟朝狼烟阁方向飞去。
耳旁是呼呼风响。
等等。
有杀气。
秦烟瞧见有五六个持着长剑的黑衣人,正在追着另外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
她藏身于转角处,并未出声。
今日是怎么回事?出个门也能碰上杀人。
很显然,秦烟不是一个多管闲事之人。
那端,几个黑衣人已经扭打起来,长剑相碰撞发出铿锵声。
秦烟没想到那个身形修长的蒙面人,竟然武功这么高强,才两三招的功夫,竟然就将那五六个黑衣人全都刺伤倒地了。
不过,这个蒙面人,似乎身上带了伤,所以他准备跑走时,脚步虚浮,颤颤悠悠的样子。
啧啧,又是一个短命鬼。
秦烟不想再看,想着寻个别的近路。
“别动。”
秦烟正准备离开,谁知身后突然出现了人影,正是那蒙面人。
蒙面人从身后拽住了她,长剑横亘在她的脖颈间。
秦烟简直想翻白眼,这都什么事?她真不是和那群人一伙的。
“那个大哥,我就是一过路的,刀剑无眼,要不你先放开?”秦烟的耳后是男人的气息,她不禁脊背一僵。
等等,刚刚这声音,为何如此耳熟?
不就是在驿站那晚的男人吗?
秦烟顿时火大起来。
没想到又见面了。
星辰阁的人,这么倒霉,被人一直追杀,还说什么要回报她,现在倒好,拿着剑准备杀了她,就是回报?星辰阁的待客之道,可真是厉害得紧。
“你中毒了。”秦烟平静出声,“我可以救你。”
身后的男子,眼眸微微一滞。
“是你,蔡姝。”
男子肯定地开口,随即松开了剑。
秦烟倒没有想到自己裹成这样了,这个男人竟然也认出来了她。
不过她眼下的样子与她平日里当秦家小姐的模样完全不同,就算这男子认出了她,又有何用?
秦烟淡定道,“真是孽缘,没想到又见到你了。你已经欠了我一次。”
话落,原本站在秦烟跟前的男子,竟然轰然倒下。
好巧不巧,砸在秦烟怀中。
“......”
要命!
秦烟咬牙,好在她天生神力,不然岂不是要被这和山一样重的男人给压扁。
咬了咬牙,秦烟一把将男子扛在了肩上。
要不是看在星辰阁的份上,她现在就会将这人丢进护城河里去喂鱼。
半刻钟后,秦烟扛着男子出现在了狼烟阁。
穿着紫色衣裙的晚娘,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这,这什么情况?老大,我是叫你来商量血蝉的事情,没有要你带男人来啊。你新收的手下?那萧宴不是失宠了?”
“木晚晚,你能不能闭嘴。”抱着剑,站在石桌前的萧宴,嫌弃出声。
秦烟无语开口,“你们能不能帮忙?没看到我汗都累出来了吗?”
一听,萧宴和木晚晚立马帮着将秦烟肩上扛着的男子搀扶下来。
“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木晚晚一把将男子脸上的黑纱布扯掉,见其长得这般俊朗,犹如谪仙,她不禁感慨道,“你不会觉得他好看,所以带回来吧?”
秦烟正在给男子把脉,听见木晚晚说的话,嫌弃得很,“他星辰阁的,救他,无非是想与星辰阁扯上关系而已。”
木晚晚愣了愣,“所以就是那个无所不知的星辰阁?一直以来,将我们狼烟阁压得死死的星辰阁?他可是我们的对家,我们怎么能救他!就应该把他丢湖里去,虽然长得挺好的。”
“星辰阁阁主谢景渊,如果能够和他搭上线,你觉得我的计划会实现不了吗?”秦烟幽幽出声。
木晚晚恍然大悟过来,“还是老大你聪明。但是你要想将秦正明扳倒,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何须多此一举?”
“不只是秦正明,我的外祖父母,柳家满门忠烈无辜惨死,我怎么可能忘记?”
秦烟并无多言,她持着自己的银针往男子身上扎去。
又取出丹药,塞进了男子的口中。
“好了,你们可以将他扔外面去了,随便找个地方扔了。反正半柱香后,他就能够完全康复过来。”秦烟站起身,拍了拍手,很淡定地开口。
萧宴和木晚晚不由抽了抽嘴角。
这果然是他们老大的作风,丝毫不拖泥带水。
正当萧宴背着男子要离开时,秦烟却又出声,“等等,我怎么能够白白救他,待我从他身上哪一件信物。”
“老大,何不等这人醒来,到时候问他要报酬?或者将他说服,为我们所用?”木晚晚疑惑道。
秦烟从男子身上摸索着,当找到一枚翠色玉戒,她浅笑道,“不行,狼烟阁不能引旁人而来,更何况我们不知道他的底细。有了物件,联系就有了。”
拍了拍男子的脸,秦烟淡声道,“走吧,扔了!”
......
秦烟侧卧在贵妃椅上,手里把玩着方才从男子手中取下的玉戒。
她的手指摩挲着戒指,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老大,你笑什么?”
木晚晚正在斟茶,瞧见自己老大笑得这般诡异,以为又是有什么大单子来了,忍不住出声问。
秦烟收回了视线,将目光投向木晚晚,她清冷开口,“这玉戒质地非同一般,是上等的古玉,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整个燕北,能用得古玉之人,屈指可数。去查,这人究竟是谁!”
这玉戒对于那人而言,定然是珍贵之物。如今玉戒在她手中,她怎么可能会担心那人不来寻她。
高级的猎人,往往将自己伪装成猎物,而她从不屑于如此过早暴露自己的野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第四章

“是,老大。”木晚晚接过玉戒,躬身道,“属下这就散播消息,全体姐妹出动,势必查出此人来历。”
秦烟平静地起身,“言贺那边可有消息?”
言贺是秦烟的另一暗卫。
“暂且没有准确信息,和之前一样,只说我们想要的东西有可能在九王爷手上。”
秦烟沉默。
此次回幽州,她还有个目的,便是成功进入九王爷府,因为她想要藏宝图有可能在九王爷手上。所以,对于替嫁,她并不排斥。
因为九王爷的生母容妃,是古兰国的圣女,古兰国虽已灭,容妃虽已故,但传言古兰国有着一个极为隐秘的宝库,从前皆是由圣女掌管钥匙。那钥匙又怎么可能落入旁人之手。
她的目的是成功打开宝库,从宝库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可是她在鬼谷时,先师交代她的。她一身医术,皆是由先师所教,自是不会忘记先师所托。
“没事,我先去一探究竟。”
“可九王爷是个疯子,而且还是个丑八怪残废,老大你为了藏宝图牺牲自己不太好吧?要不要从长计议?”
见秦烟要走,木晚晚有些着急地脱口而出。
秦烟睥睨一眼木晚晚,“我是去找藏宝图和宝库钥匙,我又不是去献身的。更何况那位九王爷病入膏肓,你还用担心我?等我找到钥匙,他大概就死了。”
“……”木晚晚一听,尴尬地笑了笑。
老大果然幽默,这还没有嫁进九王爷府,倒是已经做好了当寡妇的准备。
秦烟再无多言,身影消失在黑夜中。
她眼下要去捉血蝉。
方才萧宴提及血蝉在幽州城外的锡山出现。
漆黑的夜中,秦烟身影快如闪电,转眼功夫便出了幽州城。
一炷香后,秦烟出现在了锡山。
她从衣兜中掏出一颗夜明珠,将眼前的路照亮。
四周皆是草木,许是很少有人会来这山中,那树格外高,枝杈横生,外加上有虫鸣鸟叫,伴随着风声,听起来,倒还真是有些骇人。
血蝉,顾名思义喜好饮血。血腥之气,可将其引出,但必须是纯阴之血,而恰巧秦烟便是此种血,所以,她才会亲自来抓血蝉。
秦烟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净瓶,沉着脸将药粉洒在周围,而她自己则是静坐在一棵树下。遂又取出一根极小的玉笛,放在唇边,开始吹奏。
静谧的山间,霎时响起玉笛声,笛声悠扬而又动人心,仿若只要沉浸于此曲中,便会被迷惑住。
秦烟睁着眼看向四周,吹笛的动作未停。
她就不信,能够引千百种虫子的《引魂曲》,会招不来血蝉。
山中已经起了雾,没一会儿,除了风声之外,逐渐在秦烟耳旁响起的是此起彼伏的虫鸣。
上百种虫子已然出现,只是不敢靠近秦烟,老老实实地待在撒了粉末之外的地方。就像是人一般,被秦烟吹起的低声给蛊惑住了。
她将笛子放下,山间仍旧有笛声回荡。秦烟嘴角勾起一丝笑,持刀直接将自己的手掌划了一刀。霎时间,鲜红的血珠便从秦烟的手掌汩汩而出,滴滴滴落在地。
秦烟沉着眼,紧盯着地上掉落的血珠。
一滴,两滴……逐渐变得越来越多。
还未有血蝉出现,秦烟眉头微微皱起,她不由暗道:莫不是萧宴的消息有误?可定然是不会的,萧宴本就一直在追查血蝉的消息,自是在这锡山撞见了血蝉,才会告知于她。
再等等。
吱吱。
秦烟耳尖,她听见了血蝉的声音,心下正喜,眼看着就要抓住血蝉。谁知,忽然一道身影从高处飞来,不等秦烟反应过来,她腰身已经被人掐住,整个人都飞上了高处。
“喂!”秦烟怒火中烧,欲要持银针扎进男子的后脖颈,可当瞧见这人是自己在两炷香之前救下的男子,她收回了针,但是仍旧火冒三丈。
这人怕不是有病?也对,这人的确有病。可问题是,为什么她三番两次碰上这厮?难道就是来破坏她干活的?
还是说这人发现她拿了他的玉戒?
立于空地。
“蔡姝,你救我两次,眼下瞧见你被那么多虫子围住,而且还受了伤,我自然不会不管你。我说过的,我会报答你。”黑暗中,男子清冷出声。
秦烟不想搭理这人,她得赶去抓血蝉,于是她往旁边挪了挪身,与跟前的男子拉开了距离。
咚。
静谧的夜里,忽然发出一声击响。
秦烟被男子一把拽住,而偏偏是这一扯动,原本握在秦烟手中的夜明珠,居然滑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极细的闷响。
“松开!”秦烟抿直了唇,诚然就算这人是星辰阁的,但如若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她的好事,她既然能够救他两次,也可令其命丧于此!
可下一瞬,秦烟只觉自己手心处有一丝清凉,她低首望着,发现原本有划伤的地方已经被男子上了药,且还包扎了。她嘴角不由抽了抽。
“我知道你的名字是假的。”男子淡漠道。
秦烟怔忪,她抬头,看着跟前这个长得格外俊朗的男子。虽然知道这人是星辰阁的,早晚都会知道她用的假冒名字,可倒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给识破了。不过看这人的神情,似乎当真只将她当成了一个普通人。
“你又如何?不过半斤半两而已。一个连名字都不肯透露之人,何来报答我一说?”秦烟冷嗤一声。
男子俯身将夜明珠拾在手中,他看清了她的模样。
跟前的女子眉如远黛,明眸皓齿,娇艳欲滴。他甚至有一瞬间愣神。
男子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夜明珠的光晃在他的脸上,将他刀刻的容颜变得柔下来,他轻启道,“谢行之,我的名字。”
谢景渊,字号行之。自然,他告诉她自己的字,也不算欺骗。
思及此,谢景渊嘴角勾起一丝笑,只是他不懂深更半夜,她为何会出现于锡山,莫不是也是为了血蝉而来?
“念卿,秦念卿,我的名字。”
秦烟很是大方地回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第五章

只不过念卿这个名字,不过是她的小名而已,毕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她可是有十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的名字,就算暴露一个又何妨?
“好了,桥归桥,路归路,我有要事,还请你别跟着我,还有,我不用你帮忙,更不用你报答,如若你非要报答我,等日后有需要了,我自是会问你讨回。”言毕,秦烟从谢景渊的手中一把抓过夜明珠,飞身而下,往方才的林中飞去。
一身黑衣的谢景渊,深眸幽转,紧跟秦烟之后。
秦烟回到方才撒过药粉的地方,哪里还有什么虫,更别提血蝉了。她心瞬间沉到谷底,脸上尽是冷意。
簌簌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秦烟从腰间抽出软剑,猛然刺去。
却在瞧清楚谢景渊脸时,硬生生止住了。秦烟磨了磨后牙槽,“谢行之,你莫不是病坏了脑壳?”
她气恼的瞪着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
“你不用找了,血蝉已经走了。”谢景渊平静开口,“你以纯阴之血引血蝉,的确是好法子,但是你忘记了一件事情,一旦没有立刻抓住血蝉,那么血蝉逃脱后便不会再出现于此。所以,偌大的锡山,怕是都不会有血蝉的影子。”
秦烟顿了顿,果然,这个谢行之也是为了血蝉而来。
“你不是说要回报我吗?很简单,我只想要血蝉,三日后我在幽州城外的十里亭等你,你将血蝉带来给我,便算是还了我对你的两次救命之恩。”
秦烟思虑片刻,缓缓开口。既然这个谢行之总是念叨着报恩,那好啊,她就将捉血蝉这事交予这厮,她且看看这人究竟有多大的能耐,星辰阁之人,总不该连一只血蝉都捉不到。
谢景渊微微蹙眉,但仍旧接话,“三日后,十里亭,我必将血蝉奉上,姑娘不见不散!”
秦烟嘴角溢出一丝浅笑,“一言为定!”
言落,秦烟轻点脚尖,飞身而走,身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谢景渊,立于原地,抬头看着皓月,沉思良久。
“禀报阁主。”
身后出现了一个穿着玄色衣袍的男子,他单手持着剑,躬身开口唤道。
谢景渊转身,看向来人,微微眯起了眼,“李澈,何事?”
“顾宗主来信说,今日有人前往星辰阁求取锦囊,是七皇子之人。”李澈言毕,从怀中取出信件,递至谢景渊跟前。
信件展开,摊于手心。
【今日午时三刻,七皇子傅焱乔装入星辰山,往信箱柜中放入纸条,上书,求问九皇子傅景衡究竟是否当真无法根治病症,并问道傅景衡命丧何时。】
谢景渊一脸冷意。
他轻哂,“幽州城的风,看来刮得还不够大。李澈,在幽州城中传播九王爷府的谣言,就说九王爷病重,命在旦夕,怕是熬不过这个冬日。”
一听,李萧呆了呆,但仍旧抱拳道,“是,阁主。”
......
秦家后院。
匆忙换上干净衣裳的秦烟,欲要躺在床榻上,却突然闻到了异味,还听见了有异响。
她站在床榻边,手持着长剑将被子的一角挑开。
平整的床榻上,有数十条吸血虫在蠕动,它们似乎很饿,正在疯狂扭动着身子,指望着喝上一口人血,满足口腹之欲。
秦烟脸上的平静皲裂,她倒没有想到有人竟如此之狠毒,如若她没有发现异样,直接躺上床榻,岂不是要被这些吸血虫给活生生咬死?
手一扬,毒粉直接将床榻上的几十条吸血虫顷刻间毒死。
秦烟讥笑,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做的。
既然秦湘湘非要作死,送她一份大礼,那么她自然是要回一份的?
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竹子编织的盒子,秦烟将半死不活的吸血虫全都撞进了盒子里,盖上盖子,她抱着盒子穿行至秦府,直至到了秦湘湘的院落。
众人皆睡,更何况秦湘湘的院落里并未有巡夜家丁。
以最轻的速度进入秦湘湘的屋中,秦烟将竹盒放置在梳妆桌上,她瞥了眼睡熟的秦湘湘,计上心来,便又从案台上取了一根毛笔,她蘸了蘸自己用来摁手印的红色印泥,直接走到床榻边。
随手点了秦湘湘的睡穴,秦烟持笔在秦湘湘脸上画动。
没一会儿,秦湘湘脸上便多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王八。
噗嗤笑出声来,秦湘湘转身离开。
翌日,晨光熹微,秦府后院传来尖叫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众人皆前往,秦烟故意也随着大家一起赶往秦湘湘的院落。
果然,秦湘湘已经戴上了面罩。
“阿娘,你看!”秦湘湘将竹盒丢掷在地上,砰地一声,盒开,物落。
几十条吸血虫堂而皇之地躺在地上。
丫鬟们尖叫声,此起彼伏响起。
秦烟也作势捂着唇,往后躲了躲。
“到底是谁干的!”
秦湘湘一大早在梳妆台前,不小心打开了这个竹盒,吓得浑身发颤,直至现下都未缓过神来。
“是你,对不对?秦烟,你就这般嫉妒我?觉得阿爹和阿娘疼我,你就故意针对我是不是?”秦湘湘泫然欲泣,楚楚可怜质问出声。
刘氏脸色难看地看向秦烟,“阿烟,她可是你妹妹,这吸血虫是会死人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秦烟早就猜到了会是这般,她连忙摆手,摇头,“不是阿烟,我从昨日回来后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连幽州城都不熟了,又怎么会突然找得到这些吸血虫。如若夫人不信的话,可以去市集上问问,看看究竟是何人去找药贩子买了吸血虫。”
话落,刘氏怔愣,她欲要开口,却未料,秦湘湘激动打断,“不用了,阿娘,这件事我自己查吧!”
秦湘湘话落,众人皆诧异的看向她。
“湘湘,既如此,那便按照你说的去做。”刘氏眸光一转,平静开口。
秦烟暗自冷笑:呵,自己查,可真是好主意!
“都散了!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
刘氏开口,众人应声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第六章

秦烟正准备转身离去,刘氏却突然唤住她,“阿烟,你等等,我有事情寻你。”
一听,秦烟原本已经变得冷漠的脸,在转身的那一刻,恢复成无辜的模样。
“可是阿烟犯了错?可阿烟当真没有做过这件事的。”秦烟启唇。
秦湘湘嫌恶地盯着秦烟,她就不相信秦烟每一次都能够侥幸!
“我自然是信你的,你妹妹也相信你。我寻你,是想和你说,明日便是我们幽州城的簪花大会,你如今既然已经回了幽州城,当然要去参加,更何况你还是未来的九王妃。”刘氏嘴角衔着一丝笑,温柔道。
簪花会?秦烟暗道,她可不知这刘氏有这般好心,毕竟能够去参加簪花会的姑娘们,都是幽州城中有名的贵女还有宫中的郡主等人。眼下刘氏刻意讨好于她,无非是担心她会拒绝替嫁,所以想着让她这未来的九王妃之名能够让更多人知晓,试图用舆论的枷锁将她套牢。
啧,真不知道该说刘氏聪明,还是该叹刘氏一句愚蠢。
不过刘氏此举正中她的下怀。
“我,我去参加不大好吧。妹妹比我长得好看,而且才艺双全,是幽州城有名的才女。”秦烟连忙摆手推却,“我不行的,还是不去了,您陪妹妹去就好了。”
刘氏闻言,浅笑,“湘湘自然也是参加的,早在一个月前,老爷便已经将湘湘的名字上报了,阿烟你的名字也是老爷后来递交的。所以这一次,我们秦家有两位小姐参加簪花会。”
秦湘湘被纱幔挡住的脸,已经一阵青一阵白,她缓步靠近自己的阿娘,伸手扯着刘氏的衣角,示意刘氏不要再说了。
可刘氏根本不知秦湘湘脸上的情况,还有些疑惑地看向秦湘湘,柔声道,“怎么了?好了,你和你姐姐一块参加。”
一听,秦湘湘气得只能磨牙。
秦烟暗自垂眸,勾唇道,“是,阿烟会和妹妹参加的。如若没有其他事情,阿烟便先行告退了。”
刘氏装作善解人意般地朝着秦烟挥了挥手,示意秦烟可以先走。
待秦烟离开,院子里只剩下刘氏和秦湘湘时,秦湘湘立马拔高了音量质问道,“阿娘,你完全没有瞧见我对你使眼色是不是?我现在这样,怎么参加簪花会?”
情绪有些激动,秦湘湘猛地将脸上的纱幔扯掉。
白皙的脸蛋上赫然起了红色的疹子,而且那红色疹子构成的形状就像是一只活生生的王八一样。
刘氏诧异开口,“这,这是怎么回事?”
秦湘湘怒极,“一定是秦烟干的!阿娘,这些吸血虫是我买来放秦烟那个贱人的房中的,可没想到一觉醒来,我的房中不仅多了这些死去的吸血虫,更重要的是我脸上还被人画了王八。这些颜料都是阿娘你给我的,是不易清洗掉的,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褪尽。你要我如何去参加簪花会?我这样出去,只会被人嘲笑,我从前可是可以与那位锦阳殿下相媲美的!”
越想越气,秦湘湘一脚朝旁边的花瓶踢去。
砰地一声,花瓶应声而碎。
刘氏吓了一跳,但仍然耐着性子安慰自己的女儿,“湘湘,快先将脸挡住。我们现在还不能与秦烟撕破脸,不然嫁进九王爷府的就是你了。而且秦烟看着像是唯唯诺诺的样子,委实不是个厉害角色。”
“知人知面不知心!阿娘,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算了,说什么都没有用。”秦湘湘哽咽出声,“我现在怎么办啊,我的脸要怎么治?”
偌大的院落,不断回响着秦湘湘的抽噎声。
“阿娘,明日你就以我身体不适告假好了。”秦湘湘委实不想去簪花会丢人现眼。
刘氏有些着急地应道,“那怎么行呢?名单都是提前上报的,是根本不能取消的。这样好了,找陆大夫给你看看,他可是我们幽州城医术了得的大夫,定然能够恢复你的脸。”
陆大夫?陆怀瑾?那不是传言中诊金格外贵,别的大夫只需要十两银子,这位陆大夫可是要至少三十枚金叶子,不仅如此,还有可能给诊金都不愿意治,那脾气是格外奇怪的。
“阿娘,陆大夫可是很贵的诊金。”秦湘湘停止了哭泣,抽噎出声。
刘氏暗自算了算,她启唇道,“没事,我存了些银钱,三十枚金叶子还是拿得出来的。这样,我将诊金给你,你去城中的宝安坊找陆大夫,阿娘今日不能与你一同出门,我得陪你阿爹。”
秦湘湘蹙了蹙眉,将纱幔重新遮掩着自己的脸。
......
幽州城的冬季多雨,淅淅沥沥,绵绵密密的。
身穿青烟薄纱袄裙的秦烟,手撑着油纸伞,走在长街上。
她面容姣好,明眸皓齿,行人从她身边路过时,都不由侧目看一眼。
秦烟才走到狼烟阁门口的一处台阶上,身后便传来了萧宴的声音,“老大,星辰阁的人在查我们狼烟阁。”
“知道了,进去再说。”秦烟微微蹙眉,收了伞,进了狼烟阁。
今日狼烟阁闭门休息,谢绝外客。
秦烟跟着萧宴进了店内。
“晚晚人呢?”屋子里空无一人,秦烟懒洋洋的,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平静问道。
萧宴知道秦烟会问,熟练地接话,“晚晚她去宝安坊了买药材了。”
“宝安坊?”秦烟之前没有关注过宝安坊,倒是有些疑惑,“幽州城的医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一家宝安坊?新开的?那不是与我们的同知堂为对家。晚晚不去同知堂自家药坊主要,却是去对家,这是何心态?”
萧宴摇头,“不知,大抵是想着深入敌人内部,了解详情。反正我听说这宝安坊的大夫,是一个见钱眼开脾气古怪之人,每次看病只收金叶子,而且如若你没有银钱,诊金不符合他的要求,就算你病死在他医坊门口,他也是不会救的。”
啧啧。
一听,秦烟暗自腹诽:她怎么觉得这位大夫,和她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呢?只不过她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和那位联系过了,只知道那人浪迹天涯去了,难道是入了幽州城?
不行,她得去一探究竟,看看是何人,竟然能够威胁到同知堂的生意。
“老大,你要去哪?”
“宝安坊。”
还没等萧宴开口说什么,秦烟已经甩袖出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