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浅浅两依依免费阅读全文_(楚颜周苏城)情深浅浅两依依完整版小说

小说:情深浅浅两依依

作者:煎茶

主角:楚颜周苏城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情深浅浅两依依》(主人公是楚颜周苏城)是来自煎茶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男朋友的换心手术,让她不得不签订不平等条约。每个月一号,是她履行合约的日子。她从来没见过男人的笑容,只想着拿钱走人。有一天男人忽然对她说:“嫁给我,我救你男朋友。”她深吸一口气:“我们只是条约关系。”

书评专区

抹茶小汤圆:书中的每一个人都写的栩栩如生,满篇文章充满了正能量!男主和女主充满了生命力,性格鲜明生动!他们的爱情故事让人感动!难以忘怀,是一篇值得阅读的好小说。

少女贩卖机:是一本高质量的网络小说,让人看的欲罢不能!文笔朴实无华,文风轻松自然!像与家人叙述故事一样,娓娓道来!足见作者的文学功底不浅~

情深浅浅两依依免费阅读全文_(楚颜周苏城)情深浅浅两依依完整版小说

《情深浅浅两依依》免费阅读

第2章 我不想再看到你

周苏城车子的发动机声很好听。

虽然我不懂车,但我知道越好听就越贵。

今晚和平时有点点不一样,因为平时来了做完了我该做的就会走。

但今晚我留在这里。

这儿的床很软,比我出租屋的床舒服千百倍。

况且,不用大半夜的自己打车走,省钱的同时也省命。

万一哪天晚上遇到采花贼,我这条小命就香消玉殒了。

我死了不要紧,文然和我妹...

如果在这世上我了无牵挂,也不会每个月都来出卖自己一次。

一夜无话,在周苏城偌大的房间里,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是周嫂敲门把我弄醒的,她站在门口小声对我说:“楚小姐,江小姐来了,你现在就得走了。”

我看看表,已经九点了。

昨晚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觉就睡到现在。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换好衣服,灰溜溜地跟着周嫂出门,下楼。

刚走到大门口,周嫂忽然站住了。

我看着前方刚从一辆豪车上走下来的女孩子,我也呆住了。

她叫江蓠,周苏城的正牌女朋友。

出身名门,设计专业出身,有自己的设计公司和品牌。

漂亮,高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站在她面前,我灰溜溜的像一只无处可躲的小老鼠。

她看见我愣了一下,快步向我走过来:“楚颜,你怎么在这里?”

她就多此一问,我扯了扯嘴唇不知道如何回答。

其实我和周苏城的关系她应该知道,在整个周家都不是秘密。

她的目光停留在我的领口,我下意识地捂住脖子。

那上面都是昨晚周苏城留下来的痕迹。

江蓠脸上的表情急速变幻着,我看到了她捏住了拳头的手。

她始终是气不过,拉下了自己名媛的面子,抬起手重重地给了我一耳光。

“你真不要脸!”

她用了全力,我觉得我的脑袋都要被抽掉了。

其实我想反击,但是拿人手软,钱对我来说比尊严比面子重要多了。

我深吸一口气,头一低从江蓠的面前走过去。

她暴怒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楚颜,下次我不想在周家,在苏城的身边再见到你!”

我加快了脚步,仓皇而去。

周家的司机在不远处等我,我拉开车门正要上车的时候,觉得有一束目光正笼罩在我身上。

我抬起头看过去,在周家四层楼的大宅的某一个窗口,我看到了周苏城正站在那儿,手指上夹着一支香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们四目相接,他跟我点了点头,吐出一团烟雾,彻底遮住了他的脸。

“楚小姐。”司机在车上催我:“该走了。”

我坐上了车,五分钟后我接到了周苏城的短信。

他说:“江蓠这个耳光值十万,你去何秘书那拿钱。”

我握着手机想了半天回了几个字:“不用了。”

我出卖身体就够了,不能再出卖我的脸。

我的身体可能不值十万,但我的脸一定不止十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浅浅两依依》<<<<


第3章 我欠他一条命

到医院之前,电话就一个接着一个响个不停。

每月月初医院的催缴电话就像是催命符一样。

到了医院第一件事就是去缴费处缴费,交了费之后,刚刚入账的钱就少了大半。

剩下的钱我要攒着,文然的换心手术迫在眉睫,住院费和手术费与术后抗排异费用比起来,压根就不算什么。

这么一大笔钱,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一边想着一边往文然的病房走,他的主治医生叫住了我:“楚颜,你去劝劝文然吧,他要出院。”

“你跟他提换心手术的费用了?”

“还有难度。”

我拔脚就往文然的房间跑,他正坐在窗边眺望着窗外。

大风吹乱了他细软的头发,

这里是十七楼,外面除了一片灰白的天空没什么好看的。

我时时刻刻都担心他会从这个窗口跳下去。

我跑过去关上窗户,蹲在他面前的时候脚都软了。

因为心脏供血不足,他的嘴唇总是青紫色的。

“文然,你别听褚医生的,你知道医生总喜欢夸大其词。”

他枯瘦冰凉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颜颜,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我拖累你太久了。”

我不怕辛苦,就怕他丧失斗志。

我紧紧握着他的手:“你答应我要坚持下去的。”

他沉默良久,低垂着眼眸,睫毛被阳光染成了金棕色。

苍白的皮肤下,几乎能看到青色的毛细血管。

过了好一会,他才问我:“颜颜,你这样救我,是因为爱还是责任?”

我的心颤了颤,不假思索地回答:“你忘了,我们说好的,等你康复了我就做你女朋友,我们结婚,生很多孩子...”

这是我的终极必杀技,每当文然意志消沉的时候我都会给他画饼。

这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他将我搂入怀里,搂得很紧。

其实我还没回答他的问题。

我骗了他,在我心里恩情大于爱情。

文然是我的亲人,和妹妹等同的亲人。

他好比我的哥哥,或者是爸爸。

如果没有文然,我和妹妹在爸妈抛弃我们的时候,早就饿死了。

还有,我欠文然一条命。

文然下午还有检查,我出去找钱。

褚医生说了,心源的问题不是有钱能解决的。

我身边有钱有权有人脉的人,只有一个人符合这样的条件。

我从口袋里掏出电话。

和他认识的第一天,他就留给我他的电话。

但当我输进去的时候,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没事不要打。”

所以,整整八个月了,我见过他八次,但从来没有打过。

我站在医院大门口的一棵梧桐树下,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细细碎碎地落在我的脸上。

五月初夏的天气,阳光有了些热度。

犹豫再三,我坐在洋槐树下的花坛上,给周苏城打去了电话。

在等待接通的漫长时间里,我的心在胸膛里剧烈地跳动着。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我以为不会有人接的时候,忽然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低沉暗哑的声音。

“喂。”

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周先生,不知道你...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浅浅两依依》<<<<


第4章 专心点

第一次和周苏城通电话,我很紧张。

我语无伦次,整理不好我的语言。

他似乎很忙,那边的声音很嘈杂。

他简短地跟我说了一句:“有事?来我公司。”

然后他就挂掉了电话。

我握着电话长长舒了口气,也不知道是更紧张了还是放松了一点。

我打车去鼎盛,在接待处结结巴巴地跟前台小姐说:“我,我找周先生。”

“你是楚颜?”

“是。”

“那边电梯上十六楼,出门左转总裁办公室。”前台给了我一张电梯卡,我谢过她走进了鼎盛大门。

我和周苏城认识八个月,这是我第一次到他的公司来。

事实上,我和他上过床两个月后才知道他是大人物。

他的秘书在电梯口等我,我见过几次。

前几个月我和周苏城见面是在酒店,他秘书亲自把房卡给我送过来的。

后来被狗仔拍到过几次,他就让我去他家里。

秘书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指了指里面对我说:“楚小姐要喝茶吗?”

我摇摇头:“不用了,谢谢。”

“周总在开会,估计要半个小时。”

“谢谢。”

我走进了办公室,阳光从落地窗外洒进来,这里明亮宽敞的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我在沙发上坐下来,忐忑不安地等着。

和周苏城认识了这么久,我从来没有一个月见过他两次,而且还是连着见,早上我才见过他。

墙上的挂钟很吵,时间流逝的每一秒钟我都数着。

仿佛文然流逝的生命,每过一秒钟,他就离危险更近一步。

忽然,门响了,我立刻站起来向门口看过去。

周苏城从外面走进来,一边往里面走一边松着脖子上的领带。

他看到我微微怔了怔,估计他忙的把我来公司找他的事情给忘了。

他轻轻推上门,站在办公室的中央垂下了手,朝我点了点头。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赶紧小跑过去帮他解开领带。

就在我准备抽下他的领带的时候,他的手掌住了我的后腰。

周苏城喜欢咬人。

每次做的时候,他都会细细密密地咬我的耳垂,我的颈脖,我的锁骨,甚至...

我从来没试过在办公室里,我被他压在办公桌上,身下好像还有一个订书机,硌的我整个后背都生疼。

但我不敢挣扎,还得做出享受愉悦的表情来积极地迎合他。

我知道,只有让他开心了,我才能跟他提过分的要求。

而且我也不能闭眼睛,我得把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他。

因为周苏城不喜欢我闭着眼睛。

此刻,阳光从没拉严的窗帘缝隙中透进来,照在了他的额角上。

斑驳的亮亮的一块,像是一只蝴蝶的影子。

我不明白这样一个有钱又好看的男人,身边也从来不乏优秀的女人。

女明星,女强人,艺术家,林林总总。

可为何我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生,在他身边有一席之地。

忽然,一阵刺痛,我皱了皱眉头,重新对视上他的眼睛。

他似有不满的淡淡吐槽:“专心点。”

“对不起...”我的道歉声被他更用力的动作掩盖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浅浅两依依》<<<<


第5章 你打破了平衡

今天他体力似乎更好,我没看时间,但比平时的时间更长。

完事之后,我去洗手间清理。

他办公室里有浴室,我简单洗了一下就从里面走出来。

周苏城已经衣冠楚楚地坐在电脑后面,他的身后窗帘大开,阳光猛烈地照进来,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挡住眼睛。

等我的眼睛适应了光亮后,短信也来了。

我低头看了看上面的数字,比往常多了一倍。

他解释:“包括早上江蓠打你的一巴掌。”

我可能,比他想象的更要贪心。

我张了张嘴还没开口,他就起身拿起衣架上的外套。

“我要出去了,这个电话。”他顿了顿:“希望你不要再打第二次。”

“周先生。”我在他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鼓足勇气开了口:“有点事情我想求你。”

他背对着我没有转身,我看着他浓密黑发的后脑勺。

我想,他应该不会给我太长的时间。

不管要不要脸,我也得开口。

“周先生,我男朋友要做换心手术,可是我们找不到心源也没那么多钱,我知道周先生神通广大有能力,所以我想求...”

我还没絮絮叨叨地说完,他忽然转过身注视着我。

他太高了,我又穿着平底鞋。

他咄咄的目光让我情不自禁地心尖发颤。

他足足凝视了我半分钟,墙上的挂钟吵得我脑子纷乱。

“周先生,我求您...”

“我们一个月见一次,固定的时间,固定的价码,今天已经是破例了。”他悠悠地打断了我的话:“如果维持这样的话,可能我们之间能更长久一点,但是你打破了这种平衡。”

他转过身去拉开了门走出去,又轻轻关上。

他的话卷进了门缝里。

“楚颜,下个月一号你不用来了。”

门合上,周苏城的脚步声在门外渐渐远去。

我的腿一软,靠着门慢慢地滑坐下来。

有一个词很能形容现在的我,叫做弄巧成拙。

如果我不是狮子大开口,这样的钱我还能挣一段时间。

周苏城的秘书礼貌地把我送出去,我手里攥着手机。

我知道这是我在周苏城这里赚到的最后的一笔钱。

我失去了我唯一的金主。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原来周苏城是我的救命稻草。

现在这根稻草也不存在了。

混乱间,我给褚医生打电话,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找到心源。

他犹豫了半天告诉我:“除了正常渠道,那就是买高价心源,不过不提倡。”

“大概多少钱?”

“前前后后三百万。”

我仰起头,青天白日照的我头晕眼花。

三百万,就算我和周苏城的合约没有终止的话,也要历经很长的一段时间。

但现在我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住处,上楼的时候和几个邻居擦肩而过。

我照例跟她们点头打招呼,但是这次她们没有回应,而是捂着嘴巴互相窃窃私语着。

我走上楼之后,她们还在我身后指指点点。

走到我家门口,我知道了答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浅浅两依依》<<<<


第6章 我要赚钱

我家的门上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纸,上面印着我的照片:“援交妹楚颜,只要你给钱,包你满意!”

“有意者拨打以下电话...”

下面贴着我的电话号码。

我差不多能猜到是谁干的,我得罪过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周苏城的女朋友江蓠。

我拼命撕掉那些纸,撕的稀烂丢进垃圾桶里。

做完了这些,我颓然地进了屋坐在地上发呆。

然后我的电话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响起来。

我知道是什么人打来的,我把电话放在桌上任由它不停地颤动嘶吼。

但我不能关机,因为医院会随时打电话找我。

我和周苏城在一起的时候,他很不喜欢我的手机铃声,所以我都是关机的。

有一次文然忽然病危,差点没抢救过来,医院找不到我,幸好褚医生跟我们比较熟,就帮我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

我给手机充着电,响了大半夜。

到了后半夜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做了一个晚上噩梦,都在想一个问题。

该怎么挣钱,最快速地挣钱?

第二天一早,我又被电话铃声惊醒,陌生的电话没完没了地打过来。

我心一横就接了,从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玩一次多少钱”

我对着镜子捋平我凌乱的头发,淡淡答道:“三百万。”

对方愣了愣,随即嘲讽道:“你疯了?你值三百万,你以为你是谁?”

我也冷笑着挂掉电话。

如果真有人出三百万,那我就卖了。

毕竟我陪周苏城睡一次也远远没有那么多。

总是有人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可问题是,钱从哪来?

我坐在床边把脑袋都要抓秃了也没想到办法。

我后悔了,如果我不惹恼周苏城,可能还有一线希望。

现在我想再见他都不可能。

电话又响了,我忍无可忍地接通,歇斯底里地咆哮:“我说了,给我三百万,我就卖!”

“卖什么?”电话里是一个诧异的女声。

“你谁?”

“我霏霏啊。”

是曾经跟我一起学舞蹈的女生,我软软地倒在了床上。

她说:“你是不是缺钱啊,要不来会所跳舞吧,不是你想的那种脱衣舞钢管舞,虽然说不上高雅,但好歹跳给有钱人看,他们一高兴就会给小费的。”

“一次多少钱?”我立刻从床上直起身来。

“跳舞两千,小费不一定,我们的会所里的客人非富即贵,起底就是一万块的,上不封顶。”

我这个见钱眼开的,立刻就心动了。

虽然我的舞蹈老师告诉我,如果以后要走舞蹈这条路,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羽毛。

千万不要去外面跳舞,会成为我的黑历史。

可眼下,
以后我能不能飞起来都难说,还谈何珍惜羽毛?

我没怎么纠结就答应了。

我去的那家会所是整个桦城最高档的,进出其中的人都是有钱人。

霏霏兴奋地告诉我,她帮我争取到十分钟的solo时间,可我还没想好我跳什么。

“天鹅湖呗,那些有钱人就喜欢纯纯的天鹅扮相,你长得漂亮跳的又好,保证会有客人给你小费的。”

我换上衣服走上舞台的时候,想起老师跟我说的话。

如果舞蹈用来赚钱的话,那我就完了。

我想,自从我为了钱躺在周苏城的身下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完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深浅浅两依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