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最新章节,白玲 张雨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
分类:都市脑洞
作者:枫桦
角色:白玲 张雨潇
简介:1.【此书悲剧,谨慎选择观看】2【接受对作者的一切谩骂,但不接受对作者家人的谩骂】3【作者是人,有极度憎恨人或者物,无法以完全客观的态度去写作,内容若是让你不开心,骂就是了,别骂家人。】4【本文为披着现实世界的幻想世界,文中出现的一切均属于虚构,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名、地名、网络名、国家名以及各种事件等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书评专区


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最新章节,白玲 张雨潇全文免费阅读

《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第5章 005免费阅读


本想随意在外面找个烧烤摊吃饭,谁知天公不作美,忽然下起了雨。好在张雨潇有车,载着两人在外面找了一家普通的中餐店。随意点了几个菜,白启开始借机聊起来:

“你爸妈好像挺重男轻女的啊?”

白玲面对陌生人时有些拘谨,无论是夹菜还是吃饭都小心翼翼的,仿佛在害怕着什么。

闻言,她摇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重男轻女,反正村里大多数家庭其实都这样。”

“我刚听你爸说房子是怎么回事啊?”白启问。

“那其实是我的房子。”白玲露出无奈的笑容,“我存了十年钱买的房子!”

“你都存了十年钱了!”白启惊呆了,他本以为自己20岁的孤儿存下三万块是新时代青年的楷模,可没想到这还有一个更狠的!

存了十年钱!好家伙!白玲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吧?

“十二岁的时候,我爸给我说女孩读书没用,就让我出去打工了。”白玲看出他的疑惑解释道。

女子无才便是德,经典的封建思想,白启点头,又问:“那你现在?”

“27岁了,前面五年挣的钱拿给母亲看病了。”白玲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吹了吹,小酌一口。

“母亲生下弟弟的时候落下了病根,在我17岁的复发了,我将自己的积蓄拿出来给母亲治病了。”

白启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再打量白玲,全身上下朴素得不得了,这条素白的裙子白启都怀疑是不是洗的次数太多,导致掉色成纯白的。

“你这不是挺孝顺的吗?光凭这件事,你妈就不该偏心你弟弟!”

“或许吧!”白领苦笑,神情悲凉,“其实这些我都不在乎,只希望他们在做决定的时候能问一下我的意见。”

“他们做了什么令你不能接受的事吗?”白启注意到了白玲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仿佛是对人生的一种后悔。

白玲张嘴,话卡在嘴边半天没说出来,她苦笑着摇头:“其实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他们,我自己也有责任。”

“到底啥事啊?”白启问。

“18岁,我刚成年的时候我爸做主以三万块的价格把我卖给了邻村一个单身老头做媳妇。”白玲表情平淡,仿佛一个外人,“你或许无法体会那种生在这种家庭的痛苦,我在家做什么都是错的,挨打是家常便饭,可弟弟做什么都对的,哪怕是惹祸了连骂一句都舍不得。从小被捧在手里像宝一样,奶奶更是说‘男孩子小时候不惹事长大后就是傻子’这样的话。”

“你没有反对?”白启惊呼了出来,他从白玲平淡的语气里就听出了结果。

“为什么不反对?”张雨潇也忍不住皱眉,她本不关心这些家长里短的事,但无奈白玲的事太令人惊讶了。

看着面前惊讶的二人,白玲索性也放开了去述说:“嗯,你们觉得我在家里和卖给别人当媳妇有什么区别吗?都是受苦?”

张雨潇张嘴想要反驳,可她又找不到话来反驳,如果换成她,也许一样会同意,毕竟嫁给别人也意味可以离开那个噩梦般的家。

“不对!你这话不对!”白启忽然一拍桌子,眉宇之间充满了不解,他语气忍不住提高了几分:“你受苦是因为你家人的问题,但你是一个人啊!怎么能被交易呢?这与你是否受苦完全没有关系啊?完全是两码事!”

白玲哑然,她说:“你就当我是为了逃避吧!嫁过去才发现和家里的确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受苦而已。后来怀了孩子,但被我偷偷打掉了,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孩子,也担心是个女孩,生下来就得受苦。

三年过去,丈夫发现我怀不上,就离婚了,之后我又继续出门打工,期间一直没怎么回家,直接到今年用存款在三水市买了套房。”

“然后被你父母发现了?”白启问,后者点了点头,“然后爸妈找上门来要房子,说是给弟弟留着结婚用。”

“那你给了吗?”白启又问。

白玲点了点头:“给了,他们是生我养我的父母,我没办法不给。”

全程几乎都是白启和白玲在对话,张雨潇就安安静静的吃饭,很少插话。

如果白峰的依仗真是他的父母,那张雨潇不认为白启可以改变白家重男轻女的思想,这是上千年遗留的思想毒瘤,白启想要在五天时间内解决简直吃人说梦,一点也不现实。

此时,张雨潇忍不住说道:“你的思想被禁锢了。我查过,你弟弟不仅贩毒,高中还与别人约架致别人残废,其他的罪也不少!真不明白你父母怎么想的,这种人渣还保他干嘛?”

“我知道。”白玲说,“我出了两万块,爸妈把棺材本拿出来才摆平的。可我爸妈说男孩子就应该这样,长大后才是男子汉。”

“我他妈也是服了!”

白启一头撞在桌子上,真不知道白玲父母到底什么奇葩思想。你说家里有钱护犊子也就罢了,家境又不好还这么纵容孩子,真是巴不得早点升天是吧?

“那你呢?”白启看向白玲,后者一怔,疑惑的问道:“我怎么?”

白启从桌边抽出一根牙签在白玲手上扎了一下,后者立刻将手抽回,奇怪的看着白启:“你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白启反问,语气高昂,理直气壮。

他的举动给白玲和张雨潇都搞懵了,白玲讪笑着问道:“我刚哪里说话得罪你了吗?”

“没有,”白启摇头,双眼直直盯着白玲问道:“你为什么要把手收回去?”

白玲看着张雨潇眨了眨眼,又看着白启十分不解的说:“因为疼啊!”

“对!因为疼,所以你收手。那你在家受委屈为何不反抗呢?”

白玲的瞳孔猛然一颤,仿佛被逼入绝境,身心都感受到了绝大的绝望。

白启不理会她的绝望与无助,拉起她的手走出饭店,一掌将她推入雨幕中,倾盆大雨很快湿透白玲的素白长裙和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雨帘从她脸上滑落,带走肉体的温度,寒冷侵袭,她忍不住颤抖起来。

白玲站在雨里,看着白启很是不解,不知道为何对方要如此对待自己。

也许自己生来就不被喜欢,也许自己注定被欺负吧!

如此想着,白玲绕过白启,默默走向另一边屋檐下。这个时候白启跑上前伸手阻拦了白玲走到屋檐下避雨,直直盯着她问:“为什么要走上来躲雨?”

这!

躲雨还需要为什么吗?这不是世界的基础理论吗?

如同人们需要遵循天理,不能背叛一般,刻入DNA里的真理吗?

“白启!你过分了!”张雨潇跟着出来看见了这一幕,她正打算上前揍白启一顿,却忽然听见他说:

“身份、性别、家庭等等,这世间的一切都不是压迫与不公的理由。淋雨要躲,疼了会退缩,冷了会寻找温暖的地方,这一切都是人的本能?可受到压迫与不公时你为何不反抗呢?”

白玲站在雨中呆如木鸡,她揣摩着白启话,试图理解由本能到反抗的衍化,可从未有过人对她说过这种话,她已经被固化了,适应不了新的思想,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白启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屋檐下避雨,找老板娘要了一张纸,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塞在她手里说:“你弟弟涉嫌重大贩毒案,告诉你父母,只有我能救他!”


>>>点此阅读《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