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月慕霆】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_天澜国皇后苏眠月慕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云染

角色:苏眠月慕霆

简介: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又名《冷宫废后要逆天》(主人公是苏眠月,慕霆)是来自云染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穿越成一国弃后,皇上视她如蔽履不说,还高调迎娶白莲花,日日夜夜秀很爱。   雾草,辣眼睛!   打架撩妹泡美男,君既无心我爬墙~~~史上最纨绔皇后已点亮,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皇上来了?不见。”   她微微一笑,媚眼如丝,捧着美男的脸印下柔情蜜意的一吻,幸灾乐祸道:“没看到本宫很忙?””

书评专区

浮生一夢 ​:这本书非常棒!慢慢过渡给刚开始接触这一类小说的人一种比较舒服的感觉!而且也很吸引胃口,人物描写也很生动,每个人物都非常传神!也常有令人开怀大笑的情节。

城上风光莺语乱:一个人物都有存在的意义,都是关键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二刷,三刷,每看完一遍 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和不一样的收获。

【苏眠月慕霆】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_天澜国皇后苏眠月慕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免费阅读

第11章 透过现象看本质

只见大厅之中圆形的舞台之上,一贯舞女披着薄纱鱼贯而出,苏眠月瞥了一眼,不过是一个含蓄版的大腿舞,就把大厅之下的一众男人搞得血脉贲张。

  “啧啧啧,真是没见过世面的。”苏眠月双手搭在栏杆上边吃瓜子便说道,碧芜在一旁乖巧的把瓜子一粒粒剥好,将瓜子仁放在小碟子上供苏眠月食用。

  火爆暧昧的开场舞一下子把气氛给调动起来,舞女离开后,一个满面油光的老鸨一扭一扭地登了台:“各位公子老爷,晚上好,今儿个是我们怡红院一年一度的花魁大选,各位爷有相好的,一定要多多帮衬啊。”

  老鸨这句说完,全场大笑起来。

  “当然了,除了选花魁之外,按照咱们怡红院的惯例,我们还得选出个京城第一郎君,所以各位爷们,千万别把自己的才华掖着藏着,若是被我们的冰霜姑娘和雪竹姑娘看中,那你们以后可就成她们的入幕之宾了!”

  冰霜和雪竹这二人正是今晚花魁大选的主角。

  第一位上台的姑娘是一个脸蛋圆圆的女孩,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看起来像邻家姑娘那么可爱,她抱着一面琵琶,坐定后就嘈嘈切切地弹起来。

  苏眠月看看那个弹琵琶的姑娘,又看看身边给她尽心尽力剥瓜子仁的碧芜,感叹道:“也不过如此,这弹曲的姑娘还没阿碧你好看。”

  碧芜横了她一眼:“公子说笑,阿碧可不会弹琵琶。”

  一曲终了,大厅掌声稀稀拉拉地响起来,苏眠月看这架势,心知这个姑娘争花魁是没戏了。

  随后登台了几位姑娘,环肥燕瘦,各有特点,越往后靠的姑娘,人气越旺。

  待碧芜剥满了一整盘瓜子仁后,冰霜姑娘终于登场。

  她全身雪白,头戴一顶花冠,双手挽着两条洁白的缎带从空中缓缓而下,无数花瓣随着她一起落下,乍一眼看去,就像是九天仙女下凡尘一般。

  苏眠月不断咋舌,一把揽过身边的碧芜,啧啧称赞道:“看看,这阵仗!”

  碧芜瞟了一眼,不屑地说道:“不过是用来勾引男人罢了。”

  “你竟然能透过现象看出她的本质!不错不错!”苏眠月赞叹的看着碧芜,小妮子和她天天在一起,连说话都越发一针见血起来。

  碧芜边嗑瓜子边说:“那当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奴婢都是跟少爷您学的。”

  冰霜姑娘刚一落地,乐师就开始奏乐,冰霜随乐起舞,好似一直白羽蝴蝶,飞舞在鲜花丛中。

  “不错,这个不错!”苏眠月饶有兴致地看着冰霜跳舞,满眼欣赏:“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真是妙!”说着又抓了一把瓜子放在嘴里嚼起来。

  冰霜舞毕,向众人鞠了一躬,全场一片寂静,片刻之后,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还有不少下台的男子呼喊着冰霜的名字,整个花魁的表演一下子被推到了最高潮。

  苏眠月看着众人,又笑起来,按照这冰霜受欢迎的程度,放在21世纪,可是众人追捧的女明星啊。不过此女的确要身段有身段,要脸蛋有脸蛋,要才艺有才艺,不红天理难容。

  冰霜在众人的呼喊声中施施然下台,她的目光短暂地停留在二楼包厢的某一个位置后,便转身离开。

  接下来上场的就是雪竹姑娘,苏眠月依着前十一名姑娘的才艺和打扮,心中默默勾画着这雪竹姑娘的形象。

  须臾,舞台上走上一名女子,苏眠月惊讶的眼睛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台上的姑娘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劲装,手上戴着铠甲护腕,满头青丝像男子一般被高高束起,这么一个另类的打扮却更加衬得她肌肤赛雪,娇俏可人。

  与其他姑娘不同的是,雪竹从一上台开始,就一直冷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少爷,您看看她那张扑克脸,这是来选花魁的还是来讨债的?”碧芜看着台下的雪竹,不禁撇撇嘴。

  苏眠月嘿嘿一笑:“见惯了温香软玉,偶尔换换口味,更受欢迎。阿碧,你还小,男人的口味你不懂。”

  碧芜翻了她一个白眼:“说的像少爷您多懂似的。”

  雪竹上场后,台下一片寂静。

  只见她素手执着一把长剑起舞,身姿灵活如兔,剑光如虹,红衣翻飞,真真是别具风情。

  苏眠月不禁连连称赞,青楼女子起剑舞,再配上这一张寒若冰霜的脸孔,真正是酷帅狂拽叼霸天。

  苏眠月看着,只觉得有些可惜,若是此时配个背景音乐,那么雪竹姑娘的给大众的印象分起码要更上一层楼。

  台上的雪竹反手收剑入鞘,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台下寻欢作乐的老爷们看到这个表演一个个目瞪口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啪啪啪——”苏眠月在二楼鼓起了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第12章 有人和她抢美女!

众人听闻她的掌声后方才如梦初醒,跟着掌声雷动起来。

  虽然看起来场面很热烈,但是苏眠月心里很清楚,刚才冰霜姑娘的那种调调才是男人的心头好。

  十二钗全部表演完后,老鸨撅着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上台:“各位爷,你们觉得方才我们的姑娘们怎么样啊?”

  “等什么啊!快点吧!”一个尖嘴猴腮的锦衣男子尖声说道,他独自坐了一桌,身边围着三四个美女,但还是色迷迷地看着台上,叫嚣道:“那个冰霜姑娘我要了!”

  “哎哟,我当是谁这么大嗓门,原来是王少爷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轻蔑地看着这个王少爷,“你家那俩铜板估计连冰霜姑娘的面都见不上,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王少爷被老者鄙视,心中很不爽,讥笑道:“吴员外啊,您的确家财万贯,但是您这一把年纪了,还行不行啊!别到时候花了钱,有心无力啊。”王少爷这句话一出口,众人皆笑。

  吴员外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侧身对身边的小厮耳语了几句,看了眼王少爷,露出了志在必得地微笑。

  老鸨在台上看着台下气氛热烈,喜笑颜开;“各位爷稍安勿躁,我们怡红院的规矩呢,大家都懂,十两银子一朵金花。各位爷喜欢哪位姑娘,就多多送金花给我们的姑娘,金花最多的姑娘便是今晚的花魁,每位姑娘所投金花票数最高的那一位,将是那位姑娘今晚的入幕之宾,各位抓紧机会了!”

  老鸨话音刚落,就见台下一个报花人看着手中的单子,高声报喊:“王少爷十朵金花投给冰霜姑娘。”

  “姜少爷七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吴员外五十朵金花投给冰霜姑娘。”报花人刚念完,台下一片哗然,五十朵金花,五百两银子啊,真是舍得!

  “吴员外,您这这么挥霍,小心到时候都打水漂了。”王少爷揶揄道。

  吴员外慢悠悠的笑着:“王少爷多虑了,我吴某人别的不多,就是钱多。”

  报花人不断报着金花,一张大大的白布上写着十二位姑娘的花名,对应的下面便是金花的数目,远远看去,冰霜和雪竹遥遥领先其他的姑娘。

  苏眠月手肘撞了撞碧芜:“阿碧,想听曲还是想看舞剑?”

  碧芜撇撇嘴,说:“曲听腻了,舞剑倒是稀奇得紧。”

  苏眠月微微一笑:“行,本少就一掷千金哄我们家阿碧开心。”

  她招呼身边的小厮,递了一张银票过去。

  小厮一溜小跑下楼,报花人一看,脸红的跟鸡血似的:“苏公子五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报花人念完,整个大厅一片哗然。

  五百朵!五千两!这个苏公子是何方神圣?

  不少人的目光纷纷望向了二楼,只有在二楼的达官贵人才能这般一掷千金。

  “少爷,您真舍得!”碧芜跺脚,心疼死了。

  “还不是为了讨你开心,我这可是千金买你一笑啊。”苏眠月笑道。

  碧芜才不信:“想让奴婢开心,您斗地主的时候多输奴婢一点是一样的。”

  苏眠月摇摇头:“不可不可!赌场无主仆,这句话可是你亲口说的。”

  碧芜欲哭无泪,这句话她能不能收回。

  报花人一路高歌,洁白布上瞬间就写满了一大半。

  “白公子五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报花人高喊道。

  大厅内再一次沸腾起来,又是五百朵!

  “白公子?”苏眠月不开心,有人和她抢美女!

  她脸很黑地对身边的小厮说:“那个白公子谁啊?”

  小厮很为难,说:“这个,小的也不清楚,怡红院的规矩,客人的情况不能乱……”小厮还没说完,苏眠月就掏出了一锭银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小厮一看,一把夺过银子,顿时不知节操为何物:“白公子是这条街最出名的风月客,富可敌国,挥金如土,他看上的姑娘,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美女,而且白公子模样俊俏……当然了,比不上苏公子您!”

  银子的魅力是无穷的,小二这个时候还不忘拍马屁,随后又补充道:“而且白公子还是连续好几年上京的风月郎君第一人呢!”

  苏眠月嗤笑:“这种败家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雪竹姑娘冰清玉洁的人,怎么能让这样的败家子夺了头彩!不行不行!本少爷不能让他得逞!”

  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去,今晚本少爷非要了那个雪竹不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第13章 夺魁

  小厮一看银票,嘴巴张的老大,他飞跑下楼,报花人一看,激动地都劈了声:“苏公子一千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台下立刻响起了掌声,众人纷纷抬头看着二楼,猜测哪个包厢坐的是神秘的苏公子。

  “白公子一千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苏公子一千二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白公子一千二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苏公子一千三百多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白公子一千三百多金花投给雪竹姑娘!”

  报花人的声音越来越嘶哑,渐渐无人投金花给其他的姑娘,今晚的花魁是雪竹无疑,但是具体谁才是雪竹的入幕之宾,这个还没有揭晓。

  所有人看着这一阵高过一阵的金花,脸上由惊讶变为震惊。

  混迹风月场所的人都知道白公子的名声,可是这个新杀出来的苏公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所有人都对这个挥金如土的苏公子极为好奇,很想见一见庐山真面目。

  “苏公子两千三百朵金花投给雪竹姑娘。”报花人再一次高喊着。

  “少爷,您花了太多钱了。”碧芜忍不住出声,“您要想买奴婢一笑,奴婢可以天天笑给您看,花这么多钱,不值得。”

  苏眠月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事,你家少爷多的就是钱——反正是慕霆的,不花白不花。”苏眠月看向与她包厢相对的另一个包厢窗口,冷哼道:“小爷我今天难得出来快活一下,谁都不能跟我抢!”

  而与苏眠月相对的另一个包厢里,两个男子慢慢品着桌上的美酒。

  “那个苏公子已经出到两千三了,公子加不加。”一个面容木然的男人对身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说道。

  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敲了敲栏杆,淡淡的说了一句:“罢了。”

  投花结束,老鸨扭上了台,脸都快要笑烂了:“多谢各位爷赏脸,本届花魁大选的花魁是雪竹姑娘!”

  台下有人欢喜有人失落,但是更多的是看好戏的,所有的人都在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苏公子是谁,竟然能够一次拿出这么多的钱来。

  花魁评选结束,风月郎君的评选刚刚开始。

  郎君的评选由花魁前三甲出题,每人一道题,答题多者获胜。

  首先上来的是第三名的水玉姑娘,长得眉清目秀,粉面含春,未语先笑,实为讨喜。

  水玉看了台下众人一眼,樱唇轻启,说道:“我有一物生的巧,半边麟甲半边毛。半边离水难活命,半边入水命难保。诸位请猜一猜这是何物。”

  苏眠月听完简直要笑出声,拜托,这么简单的题,小学生都会好么!

  她倚在阳台上,看着台下众人纷纷思索的样子,找小厮要来纸笔,刷刷一写,让小厮下楼交给了台下的水玉姑娘。

  苏眠月算了一下,五分钟内有十来人将答案递交给了水玉姑娘。

  水玉姑娘将答案一一看后,特地朝苏眠月的包厢望了一眼,苏眠月很配合地回了一个飞吻给她,惹得水玉小脸通红。

  “水玉姑娘,快说说!谁答对了?”台下众人起哄。

  水玉抿嘴一笑:“奴家手上拿的这些答案都是对的,但是只有苏公子一人答得最巧妙。”

  “切,不就一个谜语么,还能怎么个巧法!”台下有人不屑道。

  水玉捻出苏眠月的那张纸,灵动的双眼扫视了一圈台下,细细念到:“苏公子的答案是:我有一物分两旁,一边好吃一边香,一旁眉山去吃草,一旁岷江把身藏。”

  “好!”台下那些猜出答案的男子心服口服的拍手称好。

  台下众人不由得再次看向二楼,个个心中感叹,这个苏公子果然有才。

  水玉下台后,冰霜施施然地走上台,两个小厮将一块夹着白纸的板子抬上来,冰霜执起毛笔在白纸上写了三个没有下联的对子。

  第一幅是:月圆月缺,月缺月圆,年年岁岁,朝朝暮暮,黑夜尽头方见日。

  第二幅是: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第三幅:红娘子,插金簪,带银花,比牡丹芍药胜五倍,苁蓉出阁,宛如云母天仙。

  众人一看,纷纷傻了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第14章 绝对

  台下有人叫嚣:“冰霜姑娘,别说是你出题了,这可是我们天澜国的三幅绝对啊,至今无人能解!我们可是来选郎君的,不是来考状元的!”说完,周围的人大笑起来。

  冰霜显然见过大风大浪,她看着台下的客人,温声细语地说道:“各位皆是风流才子,才华皆出类拔萃,小女子若是不给各位一点难度,如何选得如意郎君?”

  “哎哟喂,你还当你是选婿呐!”另一个人哄笑。

  大厅之上,大老粗们权当看戏,肚子里有点墨水的人则苦思冥想。

  二楼包厢里,面容呆板的男子问:“公子可是有了答案。”

  月白长袍男子微微一笑,轻声道:“有,但不甚佳。”

  “这本就是绝对,能对的上已然不错,想对的好,怕是整个天澜国也没有一个人。”面容呆板的男子实事求是的说道。

  月白长袍的男子微微一笑,看向他对面的包厢。

  从他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苏眠月,他嘴角微勾,眼中闪过一道玩味的笑意。

  “无人能对上小女子的对子吗?若是这样,小女子便下台了。”冰霜说着,眼睛看向月白长袍男子的包厢里,她目如秋水,眼波中隐隐含着些许期待之意。

  “不过三个对子而已,这有何难!”一个剔透清澈的声音传来,大厅之上,所有人被这个自信满满地声音吸引住,众人纷纷望向二楼。

  只见二楼之上,一个锦衣公子倚在栏杆旁,他眉目秀丽如画,手中折扇轻摇,嘴角含笑,双目如星,比台上的冰霜姑娘还要美上五分。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呆了,就连出题的冰霜姑娘都愣住了,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男子,简直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冰霜姑娘所出皆是佳对,在下不才,堪堪能对个大概。”苏眠月摇着折扇说道。

  “得了吧,这可是天澜国三大绝对,就凭你能对的上?你若是对的上,都能考状元了!”台下一些人看见苏眠月容貌过美,不相信她有锦绣之才。

  “就是,这小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怕是连举人都没考上吧。”其中有人附和道。

  “别这么说,他都说了,能对个大概,这个大概是什么意思,你我都懂吧!”一个老头说完,所有人都笑起来。

  有人甚至起哄到:“小子,出来喝花酒又不是考状元,别逞强啊!”

  台下立马一片哄笑。

  苏眠月挑挑眉,也不生气:“第一幅,姑娘的上联是:月缺月圆,月圆月缺,年年岁岁,朝朝暮暮,黑夜尽头方见日。在下想到一个: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夏夏秋秋,暑暑凉凉,严冬过后始逢春。”

  众人惊讶不已,有些文人骚客,闭眼晃脑的回味着刚刚苏眠月所说的下联,越念越觉得妙,不由得纷纷称好!

  冰霜姑娘没想到苏眠月这么快就答上来了,有些讶异,她取笔,在第一幅的上联旁写下了苏眠月对出的下联。

  “第一个尚且较为容易,本大爷刚刚也想到了,不过是还不太工整罢了。下面两个对子才是真靠实力的,小白脸,这不是长得模样俏就能对出来的。”刚刚不看好她的那个肥头大耳男子继续揶揄道。

  “哟,富大龙,你还会对对子啊,我咋不知道,你别不是猫猫狗狗地乱对一气吧!”旁人玩笑道。

  富大龙怒道:“去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苏眠月看着富大龙的模样,不禁失笑,这种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足为虑。

  她下了楼,信步走到舞台之下,慢声说道:“冰月姑娘的第二幅上联是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她清了清嗓子,摇着扇子,眼波中满是华彩,台上的冰霜姑娘不由得看迷了眼。

  “下联在下对的是双木为林,林下示禁,禁曰:斧斤以时入山林。”

  “好!”

  “绝对!真是绝对!!”

  苏眠月刚刚说完,周围一片叫好之声不绝于耳,二楼之上月白长袍男子微微点头,表示赞许。

  苏眠月看向富大龙,挑眉说道:“这位兄台不好意思,在下再对出一联,着实叫兄台你失望了。”

  富大龙被苏眠月一阵抢白,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至极。他身边那些看他笑话的人纷纷嘲笑:“看吧看吧,人公子模样比你好,才情也比你高!”

  富大龙不甘心,呛声道:“还、还有最后一个你还没对出来!你若是能对出来且对仗工整,今晚你的花销全部包在我富大龙身上!”

  “说话算话?”苏眠月听他这么一说,差点笑出声。

  富大龙拍着胸脯道:“我富大龙说话一言九鼎,从不食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第15章 弟一郎君

  “好!”苏眠月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对冰霜姑娘说:“姑娘的第三幅上联:红娘子,插金簪,带银花,比牡丹芍药胜五倍,苁蓉出阁,宛如云母天仙。在下的下的下联是白头翁,持大戟,跨海马,与木贼草寇战百合,旋复回朝,不愧将军国老。”

  二楼之上月白长袍男子微微有些错愕,他看着台下苏眠月那张自信满满地笑脸,心中一动。

  面容呆板的男子却道:“这位公子的确很有才情,只可惜是个留恋风尘之人。”

  月白长袍男子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台下一片叫好之声,冰霜姑娘震慑于苏眠月的才华,加之对上苏眠月那张美到极致的容颜,一向见多识广处变不惊地她也饶是红了脸。

  “公子才华横溢,小女子佩服,敢问公子大名。”

  苏眠月轻轻做了一揖,对冰霜飞了一个媚眼道:“在下姓苏。”

  “苏公子好才情,冰霜钦佩。”毋庸置疑,这一轮,苏眠月独占鳌头。

  最后上台的是今天的花魁——雪竹。

  此时的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刚刚红色的劲装,换成了一袭纯白色的长裙,她神情倨傲,穿上白色的长裙比冰霜更多了一些仙人之姿。

  “所谓曲高而和寡,小女子献艺一番,希望有人能与小女子切磋一番,文武皆可。”

  这是一道活题,人若舞剑,你要么和人一起舞的双宿双飞,要么在一旁吟诗唱曲为她锦上添花,看似没要求,其实不好做。

  雪竹说完,抽出一把碧绿色的长剑,飞身起舞,这一次她的剑法比之前的更加凌厉,步伐更快,而且神情更加冷漠。

  台下无一人敢应,只能看着雪竹如寒冰仙子一般在台上身影如魅地翻转起舞。

  苏眠月看着她,脑中默然出现一支琵琶曲。

  好在她曾经在21世纪擅长乐器,其中以琵琶古筝最为凸出,她走到大厅一角坐着歇息的乐师身旁,言道:“师傅,请借琵琶一用。”

  苏眠月坐定,手在琵琶上一挥,顿时所有看雪竹舞剑的人纷纷转头看向她。

  苏眠月的手指上下纷飞,灵巧如丝,琵琶声节奏忽而快,忽而慢,忽而强,忽而弱。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被苏眠月所弹奏的琵琶声给震撼住,怡红院里弹奏了十几年琵琶的老乐师激动的不能自己,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浑身血气上涌。

  苏眠月纤长的手指灵巧之极,一扣一抹一弹一抹,每一个节奏都紧紧扣着在场所有人的心弦。

  琵琶声嘈嘈切切错杂弹,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动听而热烈,紧张而激荡。

  舞台上舞剑的雪竹因为有乐曲的加入,舞剑姿势更是优美迅速,就像是流光彩霞一般让人无法准确地捕捉到她的身影。

  一曲终了,全场寂静之极,落针可闻,所有人的脸上都显出了一片潮红之色,有人还沉浸在刚刚激荡复杂的琵琶声中不能自拔。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率先回过神来,感叹道。

  片刻之后,大厅之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掌声和叫好声并不是给舞剑的雪竹,而是给弹琵琶的苏眠月。

  雪竹震惊于苏眠月高超的琵琶技艺以及乐曲上的才华,原本倨傲的神情全部被叹服所替代。

  “公子才情过人,雪竹心服口服。”能让怡红院的雪竹姑娘说一句“心服口服”那可是莫大的荣耀,别说雪竹心服口服,在场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苏眠月站起身,言笑晏晏:“如果没有雪竹姑娘一舞,在下也无法弹奏出此曲,说起来还要感谢雪竹姑娘的配合。”

  雪竹寒冰般似有融化,粉白的面孔微微一红:“公子过谦了。”

  “我可是为你花了十多万两银子,怎么着也要好好配合雪竹你。”苏眠月看着雪竹雪白的脖颈,浅笑戏谑。

  雪竹不可思议地抬头,眼前这个美男子自称姓苏,而刚刚拍得她价位最高的男子也是姓苏。

  向来不喜形于色的雪竹,面色有些动容。她一向直视清高,一般男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但是眼前这个男子,莫说皮相一等一,就连才华都是其他人望其项背无法企及的。雪竹一颗冰冷的心,瞬间有了温度。

  相对于雪竹平静的表现来说,台下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众人一下子又沸腾了起来!

  原来眼前这个俊俏男子就是那个为雪竹姑娘一掷千金的苏公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