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古代做悍妻石锦华钱似水_穿到古代做悍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穿到古代做悍妻

作者:倾本贤淑

主角:石锦华钱似水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穿到古代做悍妻》(主人公是石锦华钱似水)是来自倾本贤淑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书生扣出了五文钱买了一个婆娘,婆娘是死是活全凭天意。 书生穿着补丁长衫,闲庭漫步的走在小路上,回家能不能吃上饭,全凭运气! 一文当十文花的抠书生无意拥有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婆娘,日子过得分外妖娆。 讲述古代穷书生与现代魂穿而来的顶尖女特工的故事。...

书评专区

山月不知心里事:我看过语言组织最好的一步古言小说,情节生动有趣,人物描写鲜明有特点,让我一直保持阅读的兴趣。强烈推荐!

潭影空人心:虚构的小说却隐喻着现实,文中描写的故事不禁让人浮现连篇。不可说,不能语,其中韵味需自己慢慢品尝。

穿到古代做悍妻石锦华钱似水_穿到古代做悍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穿到古代做悍妻》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兔子婆媳大战

 围观的人也看着,虽然闹的凶,但是那毕竟是石锦华的二姐,这下被弟媳妇给丢出去了,石锦华能不生气嘛?

  钱似水也是这样想的,把人家姐姐当着人家弟弟的面给丢出去了。

  钱似水:冲动了……

  刚想解释点什么

  “你手才好,你提什么重物?”刚有点钱就不知道自己曾经是谁了?

  说着拿起钱似水的手,反复检查才放下心来!

  围观群众:哟……挺心疼婆娘的啊!

  钱似水:呵呵……钱是这狗男人的命根子!

  石锦华:好险,钱保住了!

  石娇娇…………

  “我们留两只,剩下一只你们谁要?”石锦华问道。

  众人反正过来,靠近石锦华的人一把抓住“我要,你称一下。”

  石娇娇眼里的光能杀人的话,钱似水都不够死。

  在家等兔子下锅柳青春望眼欲穿,见石娇娇空手回来,还一身狼狈。

  “兔子呢?”

  倒三角的眉眼盯着石娇娇看,一副随时手撕对方的准备。

  “没钱。”

  石娇娇一肚子的气,说了一句,转身进自己房间,门关的震声响。

  柳青春叉腰在院子里叫骂“没用的骚货!除了会勾搭男人会做什么?什么都不会做!”

  想想当初,自己就没看上这个儿媳妇。

  这倒好,架不住人家不要脸,直接勾引自己老二往玉米地去了!还被人当场撞破。

  进门了,好吃懒做,就生了一个赔钱货,但是架不住老二那没出息的样。

  只要石娇娇脱着裤子哄哄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奶奶吃饭,饿了,奶奶!”四岁孩子拉着柳青春手不挺摇晃。

  “吃吃吃!吃什么吃?你长大跟你娘一样,都是不要脸的骚货!”

  石娇娇本来不想搭理的,但是这婆婆说话实在难听,说自己就当听不见,说自己闺女怎么行?

  一把把房间门推开“娘,孩子才四岁,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她以后名声还要不要了?”

  柳青春不屑的笑了“名声?你也知道名声?难得啊!有你这样的骚货娘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名声!呸!”

  “她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娘你太过分了!”眼睛都气红了。

  柳青春本来就看不上石娇娇,再加上没拿兔子回来更觉得这个女人没什么用“我过分?你进门有三年半了吧?孩子四岁,是不是我们老张家的种都不一定,这就不说了,丫头片子随便给口吃的,养着就养着,你这么骚,怎么,没给我老张家生个带把的出来?”说着还隐晦的看了一遍石娇娇身体。

  “带把的?没有带把的怎么了?你不是你娘生的?”

  在石锦华家里就被人说自己是女人的事,到婆家了,婆婆也说,彻底爆发了。

  “你还敢顶嘴?你还生不出,你怪谁?孩子也没多见一个!”

  李园园把自家儿子耳朵捂住,拉进房间里,听着院子里的吵骂。

  李园园:能分家就好了。

  石娇娇被自己无下限的婆婆给气的发疯了“我让你嘴贱!你这个老不死的!你不下贱,你不勾引男人,你不骚货!”直接抓着柳青春的头发用力拉扯!

  吵闹引起了周围的邻居来围观,一个一个的,听的眼睛都发光了。

  这婆媳真是世间罕见!

  有孩子,赶紧把孩子赶走,赶不走的,直接连拖带拽的逃离现场。

  “自己也不看看自己,身上的肉都能夹死老鼠了,还好意思露出,脸跟猪脸一样,”占着年轻的优势,把柳青春按压式殴打“孙子都几个的老骚货,

  李园园听着,心里又愤怒又无可奈何,自己可以这样过下去,看着怀里无知的儿子,眼泪汪汪的流。

  有跟柳婆子好的,早跑去村里把柳青春的汉子张德昌喊回来。

  “德昌大哥,你快回去吧,你家要翻天了,再不回去……”说不出口……

  “我家怎么了?”老婆子有作妖了?

  “哎呀别问了,你先回去吧!”

  张德昌就一瘦弱的老头,听人这么一说,着急走往家走。

  来喊人的婆子见张德昌走远,看着张德昌的身板,脑子里出现一些……

  等张德昌回到自己门前的时候就听见围观的人一阵一阵的的大笑。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德昌大爷回来啦!”

  围观的人自动给让出路来,笑声也停止了,有些大胆的都明目张胆的看着张德昌某处。

  张德昌进院子里就见婆媳扭打在一起,气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听见婆媳嘴里的话,天雷滚滚……

  真真的活见久,脑子好像被五雷轰顶过一般!

  李园园见公公回来哭着说“爹,你快让她们两别闹了!她们不做人,你得为你孙子想想啊!”

  有这样的人在,以后那家好人家的闺女能嫁进来?

  张德昌气的全身颤抖,见屋檐下放着扁担,抄起扁担就往扭打在一起的婆媳身上招呼去。

  “祖宗的脸都给你们丢干净了!”挥舞着扁担,一点力气都没舍得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到古代做悍妻》<<<<


第十二章:兔子引发的战绩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眼看要打死人了。

  围观的人赶紧拉住,婆媳两被打的抱头乱窜。

  “老张,消消气,消消气。”拉着的是同年老头拍着张德昌胸口。

  柳青春见人被拉住了,心里一下子就落下了,一屁股坐地上,拍着大腿“我不活了,丢死人了!那家有这样的儿媳妇,婆婆说两句就上手!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呜呜~”披头散发眼泪鼻涕横飞。

  石娇娇站着不说话,但是眼神死死的看着婆婆柳青春。

  李园园拉着儿子张干农跪在张德昌面前“爹,求你给我们一家一条活路吧!你大孙子今年十四了,再过两年就相看人家了。”

  张德昌颓废的坐在门槛上,失望的看着院子里的一切“那你说怎么办?”

  李园园“爹,分家吧,爹!求你了!”说着用力磕头!

  磕头声那是实打实的用力在磕头,柳青春一听!

  “分家?你想都不要想,老娘我还没死,想分家!除非老娘我死了!”

  笑话,分家?家里事谁做?靠石娇娇吗?呵……

  张德昌生了三个儿子,老大一家住镇里,老大家的婆娘那是强势的,一般人压不住!

  老二石娇娇汉子,那就是一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只有老三,好拿捏!老实巴交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婆婆这是逼我去死吗?”李园园想到自家汉子,突然失去了抗争的勇气。

  “那就去死好了,你死了我立马给老三再找一个黄花大闺女!”儿媳妇都是外人!

  张德昌气的直接把鞋脱了丢柳青春脸上。

  “闭嘴!”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她做主了?

  柳青春害怕的把嘴闭上,但是眼睛却在不停转。

  石娇娇一听分家,立马来精神了,拉着闺女那也不去,想了一会把闺女拉靠近自己“快去叫你爹回来,就说家里要分家。”

  看着自己闺女跑出去,石娇娇直接坐凳子上看着。

  “分吧。”

  张德昌无力道。

  “爹,分什么?我们家怎么围着这么多人?娘,你怎么了?”张德昌大儿子带着一家正好有事回来。

  巧了!这事赶上了。

  “我的儿啊!你不在家,你娘这是给欺负的死死的,你要不及时回来,怕是看不见我了啊!”柳青春看见大儿子立马活过来了。

  李园园已经绝望了,两眼空洞无神的看着远处。

  “这些不要脸的说要分家啊!这是要我的命啊!”

  老大媳妇一听“分家?”绝对不能分家,分家两个老的可是要跟自己住的!自己可不愿意。

  “娘,分什么家,爹娘都在,分家了人家怎么说我们家啊?这一大家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多好啊。”

  “还是你明事理。”

  这话听着就舒服,柳青春拍着大儿媳妇说道。

  “噗呲哈哈哈……”石娇娇没忍住笑道“大嫂这么明事理?那你一家搬回家住吧,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多好!”最看不惯就是她!“呸!说的好听,家里地不种,每次回来都是来拿粮食,每次来都是空手,一回来就哭穷!穿的比谁都光鲜!你不想分家,因为分家了好处哪里要去?”

  石娇娇一说,围观的人就看老大两口子穿的,都是八成新的衣服,每次见都是不一样的颜色款式。

  “你不就不想跟两个老的生活在一起嘛!虚伪!”

  石娇娇可是想分家的!公婆偏爱老大,压榨老三,无视老二!

  “二弟妹,这话说的,我们在镇上住,总不能穿的太磕碜。”说着转身对着婆婆说“娘,我没有不想跟你们住一起,跟你住一起我还轻松了呢。”

  这时候张德昌二儿子回到“分家嘛?我听见我们家要分家,立马就回来了,爹?真分啊?”

  老二心里想,分不分都无所谓,反正压榨不到二房。

  “老二你想分家?”老大问道,一副长兄如父的模样。

  “我分不……”看了一眼石娇娇后“想分就分吧!”

  “把老三喊回来,请村长来,一会就把家分了吧。”

  张德昌看明白了,老大奸诈,老二滑,老三实!不分家,难不成要一直吸老三的血不成?儿子孙子都是老爷子的命根子!

  活着赶紧分好,死了估计老三就一无所有了!

  “我不同意分!”

  柳青春大声吼出来!

  张德昌眼角都不给她“不同意就拿了休书回你娘家去!”

  柳青春立马不敢说话,她娘家爹娘这会骨头都怕化没了,娘家哥嫂根本不可能接受自己!

  老大两口子急的直擦汗“爹,这家怎么能分呢?”

  张德昌平静了的看了一眼自己大儿子,一句话都没说。

  被看的人立马心虚起来,众目睽睽下也不敢造次。

  就这样,村里张德昌家因为钱似水抓的兔子闹分家了。

  石锦华还是在晚大娘来串门的时候听说的。

  不过石锦华:无感……

  钱似水:现在的娘们都这么强悍了吗?

  “要我说,分了才好!你说婆媳怎么能嘴跟没把门一样,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孙子们还要不要做人了?”晚大娘激动的继续发表言论“石娇娇也是,一个媳妇怎么能跟婆婆动手呢?本来这婚就成的不光彩……”说着想到了什么“哎哟,你看我这说的是什么,你两就当没听见!”石娇娇再怎么样都是华仔的二姐。

  石锦华“没事,大娘,我没有这样的二姐。”

  钱似水更是无感,心里想着再去山里转一趟,看看有没有野猪打。

  晚大娘自觉说错了话,待了一会就走了,倒是钱似水提着镰刀出门。

  等石锦华从后院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钱似水不在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到古代做悍妻》<<<<


第十三章:毒蛇在手,吓死娇娇狗

 石锦华如今已不紧张了,见天色还行,去地里转一趟。

  钱似水用布条包着手,手里提着镰刀,路过晚大娘家的时候。

  “似水啊,你去山里啊?怎么不被背篓啊?”

  钱似水站着想了一下,石家有没有背篓?

  “等着,我给你拿。”

  不一会就把背篓给了钱似水,钱似水背着背篓,身体挺拔的从晚大娘面前走过。

  “哎,有些人背着背篓也不像个农妇啊。”那通身的气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世外高手呢。

  钱似水今天换了一座山走,离的远,很少人去。

  这这山里倒是有不少止血的药材,钱似水由于职业原因,只认识止血的,解蛇毒的,治疗感冒的药材,其他人,不懂!

  走了半天也没遇见野猪,想了一会,那就把随手看见的药材丢背篓里吧。

  一路走,一路看。来到一条河边,河水清澈见底,有不少鲫鱼。

  转身砍了树枝,削尖一头,对着河里游来游去的鱼扎去。

  抓了三四条就不抓了,吃不完。要是石锦华知道此刻钱似水的想法一定会痛心疾首的说:败家婆娘啊!这鱼就是钱啊!

  但是钱似水无论是这辈子还是前辈子对钱都没有概念啊!

  原主家庭复杂,但是钱似水根本不可能去继承原主的生活,就想简单活着。

  六月的山里,中午过后,遇见蛇十分正常。

  钱似水没注意脚下,在路边石头上晒太阳的蛇却是感知到人类的靠近。

  仰着舌头,吐着信子,扭动着腰肢。

  见人类靠近自己领土,闪电出击!

  哟嚯!

  没咬住!

  钱似水提着手里的蛇,盯着蛇眼睛看。

  胆子不小,敢偷袭姑奶奶我!眼镜蛇!

  有成年人手臂粗,这蛇应该不少年头了。

  蛇缠着人类的手臂,大有:我咬不到你,我夹死你的气势!

  钱似水感受到眼镜蛇的力气,轻蔑的一看。

  直接扭断脖子!

  眼镜蛇:……

  提着就往山下走,一路走来,到了山脚下太阳正好挂在了山头。

  正好农忙的人陆续往家里走,村里到处都是打闹的孩童。

  婆娘们也三三两两的在菜地里准备自家晚上的菜。

  当钱似水提着眼镜蛇回到村口时,把孩子吓的哇哇直哭。

  正好父母听见了赶紧出来,有胆子小的姑娘,吓的一屁股坐地上。

  有胆子大的问了一句“石家的,这蛇有毒,你在哪里捡到的?”

  钱似水提着蛇摔了一下“我抓的。”

  正好蛇尾巴好死不死甩到了问话婆娘的脸上,冰冷的触感!

  “啊……”

  太恐怖了!

  钱似水赶紧把手收回来“我不是故意的。”

  就想让她看看蛇,可是好像吓到人家了。

  正巧石娇娇提着菜篮子路过,钱似水故意提着蛇从她面前秀了一下。

  把石娇娇吓的菜篮子都掉地上了,惊恐的看着钱似水。

  眼看着钱似水准备从自己身边走过,大气都不敢出。

  钱似水自然记得石娇娇是石锦华的二姐,被自己丢出家门过。

  准备擦肩而过的时候,手里的眼镜蛇好似手滑了一般,准确的掉在了石娇娇的脚背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个村里都听见了石娇娇凄惨的叫声。

  钱似水“手滑了。”然后弯腰捡起来。

  “你拿走,你快拿走!”

  石娇娇眼里有泪,但是没敢流!

  钱似水十分听话的拿走,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手里的眼镜蛇。

  等钱似水到家的时候,开门出来的石锦华被吓的一屁股坐地上!

  石锦华:……

  面子都没有了!

  “你还是女人吗?啊!”崩溃了都!

  石锦华想着,从钱似水彻底好了以后,自己每天都活在惊喜跟惊吓中!

  “弱鸡……”

  钱似水见一条蛇都能被吓的坐地上的石锦华,十分鄙视。

  “是是是,我弱,你强!你能不能把手里的东西收起来?别明晃晃的拿着?这是毒蛇!你知道什么叫毒……蛇吗?”

  要是有外人在一定能听见石锦华咬牙切齿的声音!

  “嗯。”

  说着把蛇随手一丢,把背篓放下。

  “你背一背草回来做什么?”

  石锦华离地上的蛇远远的,虽然说死了,但是这么大的蛇实在害怕的很!心里慌的一批……

  “锦华在吗?”

  门口响起了王大夫的声音。

  石锦华转身看,好家伙,这王叔走路都带喘的!

  “王叔,你怎么了?”跑的一头的汗?

  “听说钱丫头抓到眼镜蛇了?”一听说丢下手里的事就跑来了。

  “嗯呐,呐!”说着伸手一指!

  你需要赶紧拿走!

  “哎哟,死了多久了?我看看。”心疼的哟!

  石锦华见王大夫心疼的跟死了爹娘一样。

  “王叔,这蛇有什么用?”

  “要蛇胆,这么大的蛇,蛇胆可不好找。”看的两眼放光。

  王大夫转身对钱似水说“你之前解毒的钱我不要了,我再给你五两怎么样?”

  钱似水知道蛇胆可以做药,但是不知道蛇胆值多少钱,一时看着王大夫皱着眉头。

  “你嫌弃少?再加一两,多了没有,你到镇上去也是这个价,你到镇里这蛇胆不新鲜了,价格还没我给的高。”

  王大夫眼巴巴的解释,但是身体却很诚实,抓着蛇不放手。

  “行。”

  说着把蛇接过手里来,把蛇头固定,开了一道口子,直接当着两个男人的面把蛇皮扒拉下来。

  “哎哟,祖宗,蛇皮别丢,给我,给我,你下次看病我不收你费用。”说着赶紧接过蛇皮,怕慢了,给某人丢了。

  石锦华额头都是冷汗,这女人太剽悍了。

  “别别,蛇胆我自己取,你别给老夫弄坏哦!”这姑娘面不改色的做着一般女人不做的事。

  钱似水让开站一边,见蛇胆被取走,一刀把蛇头砍一下。

  “那个,钱丫头啊!”有点不好意思“那个钱丫头啊!这蛇肉你……能不能送点给老夫?”实在是钱都给买蛇胆了。

  “嗯。”

  一刀下去,给了一节给王大夫。

  王大夫心满意足的提着东西离开,钱似水又砍了一节包起来,放背篓里,准备给晚大娘送去。

  “我去吧。”接过背篓转身走到门槛“以后别去抓毒蛇,太危险。”现在想起来心里都一阵后怕。

  这女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一点危险概念都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到古代做悍妻》<<<<


第十四章:有姑娘的地方就有争议

 晚上钱似水吃到了蛇肉,喝了蛇汤。

  石锦华是碰都不敢碰,还是钱似水处理好丢给他,他不得已才动手煮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见石锦华扛着锄头下地干活。

  “你不去读书?”天天种地?

  为什么不给请人种?哼,就这弱鸡样,弄到什么时候才整理好?

  “那天除的草我昨天看了,应该可以做你说的火烧土了。”

  “你找人帮你。”一个人做到什么时候去?

  “行。”

  还要准备考试,咬咬牙同意了。

  石锦华走了一会,晚大娘提着一篮子菜就来了。

  “似水啊,华仔让我来帮你们煮饭,他跟你大叔还有我家老大老二去地里了。”

  石锦华原话“大娘,似水不会煮饭,今天就麻烦您了!”说着还弯腰鞠躬呢!

  可把晚大娘哄的乐呵呵的,这不菜都没用石锦华操心。

  “似水啊,你知道姑娘家家的,以后遇见蛇离远远的,太危险了。”

  “嗯。”

  钱似水见晚大娘忙里忙外的,自己在这站着有点尴尬。

  “大娘,我去山里走走。”

  抓几条鱼回来,正好感谢晚大娘一家的帮忙。

  王晓玲跟一群村里的姐妹淘背着背篓去山角下找野菜或者砍柴火。

  见钱似水背着一个新背篓,背篓上用布包好的背绳。

  这是石锦华特意从镇上买回来后自己绑上的。

  就怕把钱似水的肩膀压红了,谁叫她皮肤嫩?出毛病还得花钱!

  钱似水当时看见的时候心里还感动了一下!但是听石锦华说是怕花钱才这样弄的!

  气的直接转身就走!

  王晓玲见钱似水上山还带着围帽,表情都是一脸的不屑!

  钱似水就这样从这群姑娘们面前走过去!

  毫无压力!

  “喂!见到我们都不知道叫人吗?”

  王晓玲不爽,口气自然不那么好。

  其他姑娘也是听过石锦华家的婆娘,但是都没接触过,有的也远远见过一两次。

  这会看王晓玲想找钱似水的麻烦,都闭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钱似水没有享受过王晓玲这样年纪里有小姐妹有暗恋对象的经历。

  自然不懂怎么跟这些同龄人相处,尤其还是对自己有敌意的人。

  王晓玲见钱似水跟没听见一样,不由的跺脚生气“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锦华哥哥,你早死了!不识好歹!”

  回答她的只有钱似水的背影!

  气的王晓玲踩坏了不少花草树木。

  “晓玲,你跟她生什么气,人家根本不看你,没准她都不记得你是谁了!”

  钱似水:姑娘!你真相了!

  “就看不惯她那一副清高的样子!”

  王晓玲对着钱似水消失的方向瞪了一眼。

  “哎呀,我们都知道你心思,可是他现在已经成亲了,你再想也没有用啊。”

  另一个女孩陈楠楠拉着王晓玲说道,当初王大夫不让王晓玲跟石锦华,理由是:无双亲的人,亲缘不好,不合适成亲。

  “就是啊,你总不能让人家合离吧?你做小就更不可能了!我看石锦华养一个都忙的脚不沾地了。”两个够呛!

  石锦华:我谢谢你全家!!

  说这话的姑娘叫李佳佳,为人比较实在。

  “你们说什么呢?我那有!”说着转身推开小姐妹“我回家了。”没心情找野菜。

  “哎!我们才到,你怎么回去了?”李佳佳对着王晓玲的背后喊道。

  王晓玲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跑,心里想,总有一天要让钱似水好看。

  钱似水再次从山里下来的时候依然是满满背篓的“草”手里提着几只鱼。

  好巧!

  又遇见上山时遇见的那群姑娘,不过没看见看自己不爽的那个女孩。

  “哎呀,你怎么打了一背的草啊?这草家里鸡鸭猪牛都不吃的。”李佳佳见钱似水背着一背篓的草。

  “你管她做什么?”

  冯玉婷拉了一把李佳佳,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钱似水。

  钱似水见李佳佳目光清正,圆圆的脸,十分有肉感。

  “这是药草。”

  难得回答了一句,但是也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李佳佳“哇!你好厉害!竟然认识药草。”满眼都是小星星。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再厉害还不是有罪之人?”冯玉婷语气不平的看着走远的钱似水。

  家里好不容易被自己说通了,让自己嫁给石锦华,呵!好厉害!隔天就听见石锦华有婆娘了。

  害的自己偷偷的哭了三天三夜。虽然自己也知道王晓玲也中意石锦华,但是那又怎么样?到谁手里就是谁的。

  “那你也背一背篓药草回去?”李佳佳脑子直,第一反应就是:你不觉得厉害,那你做给我看看!

  冯玉婷一把摔开李佳佳“你跟谁一头的?”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跟我顶嘴!

  “我说实话,我做错什么了?什么一头不一头的?”别以为自己傻,自己就不知道,都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

  “你跟她顶嘴做什么,你看一个两个都气跑了。”

  剩下最后一个女孩张彩云看着离开的冯玉婷道。

  “我什么也没说啊?这人真奇怪,我就觉得像石家嫂子好厉害,能抓兔子,敢抓蛇,现在还会找药草,问题是你看看她提着的鱼没有?还有抓鱼,真厉害!”一脸的崇拜“不说别的,你敢抓蛇嘛?那蛇这么大。”说着还用手比划。

  “不敢,你快别说,说蛇我汗毛都立起来了。赶紧走,一会遇见蛇怎么办?”

  不是每一个女孩都是钱似水,赶紧回家去。

  到家的时候晚大娘已经开始准备把菜下锅了。

  “似水回来啦,哟,还弄了鱼?”把手在围腰上擦了一下,帮着接过鱼,转身又帮着把背篓放下来。

  “一会你带两条回去。”

  钱似水跟晚大娘说道。

  “行,我也不跟你客气,这鱼死了,这天气放不了,我现在就给家里儿媳妇送去,给孙子们换换口味,托你的福哦!”说着把其中两条小的提上“我一把年纪了,都没吃过蛇肉,那群小子,这么小就吃过了,前几日还哭闹着跟你学本事去。”说起家里孙子,那话怎么说都说不完。

  大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

  “就那跟米大点孩子,还学本事,笑死我啦!”

  人都走没了,声音还传回来,钱似水听着晚大娘说话,觉得舒服。

  把药草收拾完后,石锦华才扛着锄头回来。

  进家见钱似水摆弄药材,也没说什么,自己打水自己清洗干净。

  你说为什么钱似水不跟其他女人一样贤惠?呵,这女人脑子里根本没有贤妻良母的意识!

  石锦华也不期待自己这个娘子能伺候照顾自己了!只要不出事,爱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火烧土按你说的都弄完了,得烧多久?”

  “七天或者更久。”反正不知道!

  “今天大叔还说他也要这样做,他家人多,地不少,家里那点肥料也不顶事。”

  石锦华帮着把晒好的药草跟着钱似水一起分类绑好。

  晚大娘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篮子,篮子里装着桃子。

  “这是放地窖里的桃子,可新鲜了。”说着把篮子放进厨房里。

  “晚大娘家的桃子在我们村里是最甜的,一年难得吃一回。”

  钱似水听石锦华这么一说“为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到古代做悍妻》<<<<


第十五章:提钱就谨慎的书生

 村里不少人家都种桃树,晚大娘家甜,嫁接过去不就行?

  “整个村就晚大娘家一颗桃树最甜。”

  “用晚大娘家的桃种不就行了?”不会嫁接,用种子种呗。

  “又不是专门种果园,谁去种。”

  “我就想种。”最好屋前屋后都种。

  “家里后院不是有一颗嘛,还种什么?没地。”开荒很累,没钱!

  “果园好。”果园漂亮。

  石锦华不说话了,但是心里就在嘀咕:这女人没有消停过。

  自己什么都不会做,想要的还挺多!头疼!

  “什么果园?”晚大娘出来听见钱似水说果园。

  “我说大娘家的桃在村里最好吃,整个村就你家有,她说她想要果园。”

  石锦华解释一下,心里想着附近哪里有荒地能给她种果园。

  “嘿!果园怎么啦?我们镇这么大,就没几个果园,种了也不怕卖不出去,我还想让我家老头多种几颗呢。”

  “那有那么好种的?种了不得找人管啊?”那不得花钱啊?自己多穷,心里没数吗?

  “也是,家里人口多的,种种也无所谓,你们家,就你两个人,还是算了吧,一个什么都不会,一个什么都不懂。”晚大娘越说越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除了让人觉得模样好看以外,其他的啥也不是!

  “哎!我大哥在家就好了。”石锦华无比羡慕别人家人口多。

  “我发誓,以后我一定要多生孩子多种树!”我就不信,石家人口能单薄!

  “生孩子是个正事,过来人一眼就看见你们没有同房,还生孩子呢!怎么着?动动嘴,孩子就蹦的一声就能出来了?”年轻人,真是天真。

  石锦华刹那间,红色上头,嘴都有点结巴“大大大娘娘,我我……我吃饭吧!”

  赶紧逃离现场,看都不看钱似水一眼。

  见石锦华逃离了,目光就转向钱似水。

  “似水啊,这人啊,过日子就是一起陪着到老,你一句,他一句,你看我跟你大叔,面都没见过,一见面就洞房,大娘是过来人,这人说什么情啊爱的,都没用!还不如你难受的时候为你担忧奔波来的实在。”

  想了想“你看,花好看,但是不顶饱啊!馒头虽然没有味道,也不好看,但是馒头能让你活着,活着比什么事都重要。”

  “知道,大娘。”尤其体会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华仔也不小了,跟他一个年纪的孩子都两个了,你们可得抓紧,趁着大娘我年轻,还能做主,给你搭把手的时候别人不敢说一句不行话时,赶紧生。”

  吃了饭,石锦华送走了晚大娘家几个,关门上门栓,准备洗漱睡觉。

  “晚大娘为什么这么关心你?”钱似水问道。

  “大娘跟我娘是发小,从小感情好,我娘走的时候还是大娘帮着一起操办的,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大哥不在家,两个姐姐都嫁出去了,一个管不了事,一个压根没想回来。

  就剩他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灵堂,如果不是晚大娘让家里两个儿子过来帮忙,自己可能都得累死。

  “我看山脚下那地方有水,种桃树梨树苹果树各种能种的果树都可以种。”

  钱似水难得有说这么多的话的时候,只是见不得这个男人低落而已。

  “那不行!得花多少钱啊!不行!”

  一说到跟钱有关的事,立马谨慎起来!

  钱似水转身就走开,关上房门,盖被子,闭上眼睛,睡觉!

  最近几日钱似水那也没去,因为天气太热了,懒得动。

  买回来的布按着原主记忆裁剪,缝制。还给自己裙子上绣了碟恋花。

  栩栩如生,穿身上随着走路迎风招展时十分打眼。

  晚大娘因为时不时来石家串门,每次都拿着衣服惊叹连连。

  “我要有闺女,我打死她也得求着你教她一二。”

  有这本事在哪都饿不死,女人的女红是顶顶重要的。

  “孙女也一样的。”钱似水道。

  “那不一样,孙女跟母女不同,茅草年年盖,一代不管一代,我们这些老的,只能帮着,却不能去管着。”强势的婆婆什么的,在自己家是不存在的。

  又按着石锦华的身高给他做了一身长衫。

  在衣服上秀了竹子,创新什么,在钱似水脑子里就没有。

  就想安安静静自由自在的活着,石锦华手里拿到衣服的时候,浑身僵直。

  两眼痴呆,没想过,有一天还有人为自己做衣服,曾经都是娘为自己做,自从娘死后,衣服烂了都是晚大娘帮着补。

  成衣太贵,多少几年没新衣服了,就只有一身洗的发白的衣服是没有补丁的。

  平时都舍不得穿,深怕弄坏了,如今也有人为自己做衣服。

  “谢谢。”

  为了不让钱似水看见自己眼里的泪,低着脑袋,转身就进门,关门后看着手里的衣服。

  摸着上面的竹子,放那好像都怕弄脏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明天就去镇上明德书院上课,我办的是走读生,早上去下午回,中午在书院吃。”说着看了一眼钱似水。

  “嗯。”

  石锦华也不期待钱似水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了。

  “明天中午我跟晚大娘说。让她帮你煮饭。”怕这女人饿死!

  “不用!我已经会生火了。”上次是这个时代的火太难把握。

  不小心火星子烫到手时掉柴火堆上了。

  “你可别又把厨房给点着了啊!”

  在钱似水心里,石锦华目前就是自家人。

  听石锦华这一说,看了一眼这个不会聊天的自家人。

  “我说的不对?你再点一次火,那厨房还能进去?黑的跟锅底一样。”想想都心痛!

  “我会注意的。”放下碗筷转身坐在摇椅上面。

  石锦华赶紧把艾草条放到钱似水身边。

  “这蚊子怎么就只管追着你咬?”很是少见。

  钱似水闭目养神道“细皮嫩肉!”

  好吧!

  石锦华彻底被说服了!相对于自己,他是蚊子,他也会选择追着钱似水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到古代做悍妻》<<<<


第十六章:收徒弟?不存在的!

 钱似水是希望石锦华住书院去的,这书生什么都好,就是扣门,让自由支配自己习惯了,有点束手束脚的。

  这日,钱似水一个人在家,想着怎么赚点钱才行,起码得生活有保障吧?于是就去镇里转转,看看有什么是能赚钱的。

  巧了,这走着走着,走到了衙门口,一群人围着公告栏在议论,人太多,钱似水根本进不去,只能在外围听着。

  “听我县里回来的大舅哥家的小姨子的儿子的媳妇娘家人的小舅子家的大儿子回来说,这个采花贼在县里祸害了好几个姑娘,都是如花似玉的,可怜见的,有几个性子烈的,当场就自杀了。”一个挑着箩筐的汉子说道。

  身边的人一听“衙门呢?就没抓到?这没抓到,以后家里有姑娘的,还不得整天提心吊胆的?这采花贼实在可恶,还不如直接杀了来的痛快。”

  “谁说不是呢,这不到处发布了采花贼的画像,赏钱从最初的一百五十两增到了三百两,人没抓到过,但是却不停有姑娘被祸害。”

  “哎,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围观的人都散去了,钱似水才得以靠近公布栏,就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好看的,继续逛街,看看有什么商机成本小有能回报大的。

  钱似水好不容易活到了平静的日子,可不想跟打架动手沾边,就想跟普通人一样,过着日出日落。

  逛了一天了,也没看出什么来,目标也只能刺绣赚钱了,想着这会石锦华应该下课了,就一路打听书院位置。

  到书院的时候,正好赶上放学,见石锦华抱着书本走出书院大门,但是没走几步就被几个男同学给围起来了。

  “听说你家很穷?”其中一个小胖子傲娇的看着石锦华。

  “切,不用听说,你看他平时用的就知道了,那不是一般的穷。”另一个人嬉笑的说道。

  这时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穷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还学有钱人读书?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

  自从这小子来书院后,风头大出,书院的夫子们都喜欢这个穷鬼书生。“这么会读书,不如把我们的课业也给做了?

  小胖子觉得自己朋友说这话有点过分,但是也就觉得而已,正好自己不想写作业,让这个学业好的人做。

  “能者多劳,你写不写?”

  小胖子逼着石锦华问道。

  石锦华看了一眼这些地主家的孩子,脸色平静的回答道“各凭本事罢了。”你有钱是你的事,我会读书也是我本事。

  “那你回家路上小心一点。”阴沉的家伙威胁道,看了一眼石锦华“哼,我们走!”

  “啊!谁。”

  “你让谁小心点?嗯?”

  钱似水本来不想搭理的,但是见这几个穿的不错,应该是家庭不错人家的孩子,就石锦华,要钱没有,要人,呵呵,家里除了自己,一个能帮的都没有。

  “你放手!信不信小爷我把你卖到勾栏子里?”

  钱似水把人直接拖到小道里,一群人都跟着去,在背后夹杂着嚣张的话语威胁着钱似水,石锦华护着钱似水,书都不要了,直接推开想上前来的几个人。

  见石锦华被单方面的群殴,钱似水一脸黑线,这傻子不会跑自己背后来吗?

  看了被拖进来的男子,直接把对方下巴给卸了,然后顺便把腿给扭脱节“你跑不了。”拍了拍男子脸蛋。

  男子早被吓的一双眼睛惊恐的看着钱似水,见这个恐怖的女人走向被群殴的方向,手法干净利落把其他三个下巴跟腿都卸了。

  石锦华才爬起来,鼻青脸肿的,看着钱似水,一时百感交集。瘸着腿就找自己丢下的书,钱似水就看了一眼石锦华。

  把小胖子下巴按上“别吵。”眼神冰冷,大有你吵一下,我直接扭断你脖子的架势。

  小胖子“嗯嗯嗯~~~”我不吵,你别动手。

  “女侠,你别动手,我们没有恶意。”小胖子以为钱似水没听见他们围堵石锦华说的话。

  钱似水跟看尸体一样看着小胖子“名字。”又不能杀人,手有点痒,职业毛病!

  “我叫王家训,他叫张明,你后面那个叫章家才,你刚才抓着的那个叫赵奇民。”小胖子王家训赶紧回答。

  “为什么找石锦华麻烦?”

  钱似水没正常上过学,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基地,人数只有十个人,有时候也十分好奇,普通人上学是怎么样子的。

  “他家里没钱,读书还好,夫子们都喜欢他。”

  张明不服气道,关键是长的还人模狗样的,走到哪里都是姑娘们追逐的焦点,这让花蝴蝶张明瘦不了。

  “这就是你们欺负他的理由?”普通人上学都这么幼稚?

  “他长的好,大家都喜欢他,包括女人。”相对前面两个说的话章家才就比较直白了。

  大家都是小青年,对异性都有点小激动的,这石锦华一来,完犊子了。小激动什么的,都没有了。

  反而赵奇民冷静下来后,看着钱似水,一脸的桃花色,心跳的自己都能听见了,但是掩饰的很好,没有人发现。

  “不要再有下次。”下次可管杀不管埋。

  说着几个脚跟下巴在钱似水的手里咔嚓咔嚓的声音下就恢复原位了,几个人惊奇的动动脚,动动嘴,不痛了!

  其他人都走了,只有小胖子王家训跟着钱似水屁股后面“女侠,你做我师傅吧?我一月给你五十两,我跟你学功夫。”眼里看着钱似水都是星星。

  “没兴趣。”

  钱似水懒得搭理。

  小胖子想到什么,在书包里摸了半天“这个给你,我们不该动手的,我给你出医药费,我给你赔罪,其实我们也就想为难一下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保证今天的事不会再发生。”说着对着石锦华鞠躬拱手道。

  石锦华把钱拿过来,一点也没客气,自己这模样,回去找王大夫也得花钱,正当来的钱,为什么不要?

  小胖子王家训又转身跟着钱似水“师傅,你放心,以后我罩着石锦华,师傅,你就收我做徒弟吧?”自己就不是读书的料,家里可不这么认为。

  小胖子能拜师吗?看着走远的三个人,其他几个躲在拐角的人脑子里道,刚才还想着怎么给石锦华好看呢,这小胖子一说,几个也不敢轻易动人了。

  谁叫王家是大家族,王家训是嫡传的一代,又得家里宠爱,才让王家训从帝都来到镇上教养呢,就怕在帝都给人祸害了。

  最终在钱似水离开后也没同意收小胖子王家训做徒弟。

  “师傅,我不会放弃的,你瞧着吧。”

  反正师傅都喊上了,看你往哪里跑。

  钱似水就看了一眼已经瘸腿的某人,这点伤,在她眼里,那都不是事,但是此刻的石锦华疼的直冒汗。

  “坐村里牛车回去吧。”

  钱似水提议道,这瘸腿走到什么时候去?镇上有大夫,可是架不住某个扣门男说“王叔家的药便宜,效果还好。”硬生生的熬着。

  再说了自己被群殴的鼻青脸肿的,做牛车回去,岂不是相当于宣告自己上学被揍了?多丢脸?这是绝对不行。

  摸了一下,这几个人是真狠,都往脸上招呼,嫉妒太可怕了。

  这天夜里,钱似水起夜,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黑影从自家屋檐跑过去,本能反应,瞬间清醒追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到古代做悍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