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庆泉陈晓蕊】活色巅峰叶庆泉_活色巅峰叶庆泉陈晓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作者:全市虾蟹

角色:叶庆泉陈晓蕊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又名《活色巅峰》(主人公是叶庆泉陈晓蕊)是来自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活色巅峰》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我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我是一个奋发向上的青年才俊,带领家乡人致富,这就是我毕生的追求!

书评专区:

抹茶小汤圆:这本书像品茶,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因为很多对话和侧面描写值得反复品味方能理解妙处,很多旁白反话和故意留白需要读者脑补获得爽点。不喜欢的会觉得是一口寡淡乃至于苦涩的水,半杯都喝不下去。非常极端的双向选择。

云朵里有糖:字句之间,剖析人性。情节更是跌宕起伏,同时细腻的写出了人物内心的真善与贱恶。贴合当下社会的生活万象,不可多得的一本好书。

【叶庆泉陈晓蕊】活色巅峰叶庆泉_活色巅峰叶庆泉陈晓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极品小农民》免费阅读

第2章 初遇

青阳市是江州省辖下的一个县级市,人口规模四十万左右,虽然有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过,但是对于这座没有什么重工业基础,也缺少旅游资源的县级城市来说,改革所带来的成效,并不明显。

资源管理局在青阳市算是一个不错的单位,离家也不远,坐公交车的话,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到了。

今天是第一天报到,我打扮的较为正式,特意换下T恤,找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白衬衣,配了一条藏青色的西裤。

谁知刚走出公交车站,一辆奥迪a6从身边飞驰而过,水洼里的泥水溅了一身。
我低头瞅了一眼,干净的白衬衣上被溅的满身泥点,气得我骂道:“怎么开的车,不长眼睛啊!”

奥迪a6停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驾驶员是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浑身散发出一种动人气质。

“怎么了?”

她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上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

我虽然也见过美女,但还是经不住这女人的眼神,凝视她片刻,刚才的火气居然一股脑就消失了,我苦笑着一摆手,道:“算了,没……没什么,待会我用水随便擦一下就行了。

她嘴角浮起一丝笑容,道:“谢谢了,那我先走啦。

说完,她轻笑了声,踩了脚油门,奥迪a6一溜烟的开走了。

我站在原地,望着衬衣上的泥点,摇了摇头,想到刚才那女人,不免还是咂了咂嘴。

这女人说话时那神情,那眼睛,真是美极了,这样的女人真是不知便宜了谁。

沿着下过雨的街道走了一百多米,来到了青阳市资源管理局,进到大楼里,我先去人事部报了到,交了体检证、派遣证之类的归档资料。
人事部让我直接去高副局长的办公室报到。

经过办公走廊的时候,我站在主要领导干部的宣传栏上找到了高启荣副局长的名字,照片上的高副局长圆脸背头,颇有领导派头。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见高副局长从另一端楼梯口出来了,满脸通红,走路有点摇摇晃晃,估计是刚喝过酒,手里握着电话,满脸堆笑和电话那头的人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毕竟对方以后就是我的领导了,见状,我过去扶住了高副局长的胳膊,笑着道:“高局,您慢点,小心。

高启荣喝的一脸通红,脸色油光泛亮,正讲着电话,笑呵呵的也没管扶他的人是谁。

我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高局走到他办公室门前,他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道:“那就这么说,待会来我办公室啊,我等你。

高启荣挂了电话,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我,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有点醉呼呼的问:“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门的呀?”

我满脸堆笑,恭敬地道:“高局,我是叶庆泉,今天刚来局里工作。

高启荣扬起脑袋摇了摇,闭了下眼睛,想了一下,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噢,是小叶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江州大学分来的高材生,欢迎啊,呵呵,今天来上班了啊。

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道:“是的,高局。

高启荣拧开门,说道:“那好,进来吧。

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
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

靠在椅子上喘了几口气,高启荣道:“小叶啊,前几天,我们几个局领导在你来之前商议了一下,你暂时就为我服务一段时间,你看如何啊?”

我这新来的小兵哪敢有啥意见,还不是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我赶忙满脸微笑,点着头道:“好的,高局长,我个人没什么意见,听领导的。

听我这么说,高启荣笑着点点头,揉了揉鬓角,说道:“小叶,我今天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儿,你在外面先熟悉一下局里的环境,没我允许,不要让其他人来敲我的房门。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高局,我知道了。

说完,我把高启荣扶到了套间门口,拧开了门,关心的说道:“高局,您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您吩咐我就是了。

高局进了套间,关了上门。
我站在外面宽大的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儿,心里乐滋滋的,领导在休息,我不敢弄出声响,随手拿了茶几上的报纸翻阅起来。

翻了会报纸,我觉得有点无聊起来,犹豫了一下,刚想掏出手机,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我怕吵着高副局长,忙轻手轻脚走过去拉开门,在走廊里迎面撞见了一个女人,定神一看,竟然是刚才那个开车溅了我一身泥点的女人。

我们俩都有点惊讶,面面相觑的盯着对方看了几秒。

她愣怔了片刻,轻声问道:“怎么是你?你在高副局长办公室干什么呢?”

我笑了笑,说道:“我在这里上班啊。

女人讶异的看了我一眼,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哦!高局在没?”

我轻声说道:“高局正在休息,你找高局有什么事情?等他睡醒了我转告他吧。

她瞄了我一眼,拉开门居然就径直走了进去,我愣了一下,赶忙跟在身后想去拦她,但她已经走到高副局的休息室门口,拉开了门。

我心想这下糟糕了,上班第一天就没办好局领导交代的事情,事后少不得要被批评。

谁知她拉开高副局长的门进去以后,高副局长并没有发火,反而从里面传来了两人的说话声。

片刻后,门打开了,高副局长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我说:“小叶,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就先不用上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开始正式工作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第3章 爱好

我察言观色之下,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即点头说道:“好的,高局,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我就直接回家了。

穆婉兰站在高副局长的休息室窗口,看着我消失的身影,问道:“高局,这个小伙子是你们局里新来的?”

“是啊,江州大学的高材生,今天刚来我们局上班。

高启荣色迷迷的看着她,满脸堆着笑,调戏道:“怎么?穆总,莫非看上这小帅哥啦?”

三十多岁的穆婉兰有着成熟的韵味,在整个青阳市是出了名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所折服。
短短十来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穆婉兰从当初一介小职员,迅速成为手握上亿资产的美女富婆。

穆婉兰没接他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走过去坐在高启荣床边,关心的道:“高局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难怪都不记得我为什么来了呢。

“当然记得,高哥叫你来肯定是有事对你说的嘛。

高启荣笑着道:“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穆总,我想你肯定对这件事感兴趣。

高启荣嘴角带着笑,故弄玄虚的卖着关子。

穆婉兰见对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高启荣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就是贪财好色,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而穆婉兰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怎么抓住高启荣的弱点,从中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

欲擒故纵的把高启荣伸过来的手拨开,穆婉兰不动声色地说道:“高局,听说你今天和林老板一起吃饭了啊。

高启荣愣怔了一下,随即满脸堆笑的说道:“穆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你和老林都想争这开采权,王哥今天叫你来,就是想给你透露一下这事情嘛。
”说着,他一张肥手又伸了出去……

……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那个女人和高副局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要不然怎么敢不经高启荣的同意,连门都不敲,一声不响的就拉开局长休息室的门,进去了呢?

“或许,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应该认识一下她。
”回家的路上,我仍在思索着这女人,看上去多少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一个声音叫了我好几次,这才反应过来。

“小泉,在想什么呢,叫了你这么久,都没有听到。
”方正源追到我身边,笑着打招呼道。

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可能是第一天工作,有点不习惯吧,注意力有些不太集中。

方正源一听,倒有些紧张了,赶忙劝道:“小泉,工作是很重要,可是也要注意保重身体,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本钱要没了,以后就没机会翻身了。

“谢谢方哥关心。

我笑着点头,好奇地道:“方哥,你在这儿有什么事?”

“这个嘛,不太好说。

方正源左顾右盼,见附近往来的行人很多,讲话不太方便,随即改口道:“小泉啊,我出来之后,发现身上没带钱,你身上有钱没?我去买包烟。

我点了点头,将身上的几块零钱递过去,微笑道:“就只有这些了,够不?”

“够了,够了。

方正源接过零钱,朝着旁边的小卖部走去,嘴里轻声嘀咕着:“真是见鬼了,今天的手气怎么会这样差。

我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去,转头道:“方哥,你是不是又去赌了?”

方正源黯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轻描淡写地道:“小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这么点爱好了。

“赌博害人害己,方哥,你还是早点戒了吧!”

自从方正源身上缺少了作为男人那方面的机能之后,就将兴趣转移到了赌博上面,我知道劝他也是对牛弹琴,就有些无奈,只得暗自叹了口气。

我还在纠结心事,刚刚走到楼梯口,差点与人撞个满怀,抬头望去,那人却是嘉琪姐,她身穿浅蓝色吊带长裙,红色高跟鞋,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雪白的胳膊上,挎着一个黑色小包。

她脸上画了淡妆,唇上涂着口红,白皙的脸蛋上,带着迷人的笑意,更加显得好看。

宋嘉琪停下脚步,倚在门边,疑惑地问道:“小泉,怎么了,看你好像是有心事?”

“没什么,嘉琪姐。
”我笑着回道,想起那天在门外偷听到的争吵内容,竟觉得有些不自在,也不敢去望那张俏脸。

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在心底酝酿着,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让我在面对嘉琪姐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坦然。

宋嘉琪却是神态自若,仿佛早就忘记了那件事一般,咯咯一笑,道:“小屁孩,我可是被你吓了一大跳,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呢。

我轻吁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微微一笑,望着那张俏脸,轻声道:“嘉琪姐,这是要出门吗?”

“嗯,出去买些东西。

宋嘉琪嫣然一笑,再次提醒道:“小泉,你刚才的气色不太好,刚参加工作,这样的状态可不行,要多吃点好的,保证自己的营养,把身体养得棒棒的。

这番话本来很平常,放在以往,并不会引发歧义,可此时听到,就多出了些耐人寻味的意味,不禁让我怦然心动。

“把身体养得棒棒的?”

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有些吃惊地盯着宋嘉琪,见她眉宇间满是关切之意,不像是在暗示什么,就点了点头,快步向前行去。

走出几米远,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发现一路跟来的方正源站在不远处,正在跟宋嘉琪说话,夫妻俩的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到谈话内容。

一会儿的功夫,只见宋嘉琪满面怒容,一手推开方正源,愤然离去,婀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看来还是没谈拢!”我皱起眉头,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第4章 烦心事

嘉琪姐不在家,我也懒得做饭,就回到文英阿姨家里,正巧饭菜已经上桌,宋叔叔也在家,他文化程度不高,做的是技术活,平时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就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也是简单直接。

见我进了屋子,宋建国把手一抬,招呼我坐下,满脸慈祥地问道:“小泉啊,最近怎么样,工作没什么压力吧?”

我夹了一口菜,笑呵呵的道:“还行,刚上班,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

宋建国脸上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就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就比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

“好的,我记住了。
”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

相反,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对于我来说,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没有理由不珍惜。

吃饭时,文英阿姨发了通牢搔,对象是方正源,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但根子上依然是赌博引起的。

对于周围邻居那些靠死工资吃饭的家庭而言,老是向别人借钱,还拖着不还,会导致人家极大的反感,毕竟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按文英阿姨的说法,方正源最近找人借钱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有的时候身上没钱,十块八块也要,这不免让文英阿姨极为气愤。

我摇了摇头,方正源好赌,刚结婚时还懂得收敛,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但近期赌瘾却越来越大,脾气也愈发地暴躁起来,平日里极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在赌场里面。

而宋嘉琪又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无法狠心抛却方正源,两人这样一拖再拖,这日子最终估计是有点玄。

从文英阿姨家出来天色也晚了,我就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出门去上班,却在下楼的时候恰巧碰见了病恹恹的宋嘉琪。

宋嘉琪是文英阿姨的女儿,文英阿姨的老公叫宋建国。

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似乎昨晚没有休息好。

“嘉琪姐。
”我停下脚步,轻声打着招呼。

宋嘉琪勉强一笑,温柔地道:“小泉,去上班吧,别迟到了。

我摇了摇头,轻声道:“嘉琪姐,上班的事情不急,我是想问问,你上次说去珠城进货,打算什么时候去?”

“珠城我没去过呢,正源也不同意陪我去,一个人去,好像不太方便。
”宋嘉琪咬着嘴唇,苦恼地道,漂亮女人也有很多烦恼,孤身一人去外地,很难保证安全。

我清楚她的顾虑,笑着道:“那就再等等吧,等我有了假期,陪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宋嘉琪点点头,眼波里满是温柔,笑盈盈地感慨道:“时间过的可真快,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居然一下子就长大了,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

我笑了笑,语气诚恳地道:“嘉琪姐,以后若是遇到烦心事,尽可以跟我说,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

“我……”

宋嘉琪嘴唇翕动,只说出一个字,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眼角也随之湿润了,美眸之中,闪动着一片晶莹,可是她仍粲然一笑,伸出手,抹去眼角的泪痕,扬起俏脸道:“你这小屁孩,倒会安慰人,经你这样一说,心里舒坦多了。

我凝视着她,低声道:“舒坦了就好。

宋嘉琪轻抚秀发,迟疑着问道:“小泉,去珠城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为了经营这家小服装店,宋嘉琪将所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进去,加上现在做的人多了,竞争压力逐渐变大,前途可谓黯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望。

她此时正面临着一个重要选择,是继续经营下去,还是关门转让,这是一个极难的命题,之所以和我商量想去珠城试试,也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心里其实还是没底。

我笑了笑,道,“嘉琪姐,乐观一些,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轻言放弃。

宋嘉琪被我的情绪感染,展颜一笑,道:“好的,我决不放弃。

我竖起拇指,笑着道:“不错,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女强人,没有自信,哪能成功?”

宋嘉琪双颊绯红,妩媚地白了我一眼,催促道:“小泉,快去上班吧,不要迟到,你以后要是当了大官,姐姐可就有依靠了。

我笑了笑,凑趣的道:“嘉琪姐,对我有点信心嘛,区区大官,不过尔尔,何足挂齿哉!”

宋嘉琪‘扑哧’一声笑了,随即板起面孔,嗔怪地道:“你啊,还是那个小屁孩,就喜欢说大话。

我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哪有,这可是事实!”

宋嘉琪撇了撇嘴,轻笑道:“好吧,瞧把你能的。
”我听了就哈哈一笑,迈着轻快的脚步,转身向小区外走去。

宋嘉琪单手托腮,站在楼下,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秀眉紧蹙,俏脸上又泛起了愁云。

昨天晚上,方正源仍在做她的工作,软磨硬泡,哄她就范,这让宋嘉琪极为苦恼,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会想出那样荒唐的办法,来维系香火。

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对于这样的事情,本身就极为抵触,甚至,连想一下,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更何况,在她眼里,一直把我当作弟弟,我们两人之间就算再怎样亲密,也绝不可能发生关系,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方正源的纠缠,让她不堪其扰,一整夜都没有休息好,也没有心情打理店面,幸好,经过我的一番开导,她的心情才稍稍好转。

“这个小屁孩……”宋嘉琪幽幽地叹了口气,收拾好心情,又开始琢磨起服装店的生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第5章 差点撞到

大清早来到资源管理局时,院子里有人在打扫卫生,我进到办公楼里,里面还静悄悄的。

我来到高副局长的办公室门前,拧了一下把手,门开着。
外面一间办公室的这片空间稍显凌乱,毕竟我来之前高启荣以前的秘书已经走了一段时间,桌上有点烟灰,几张报纸随便摊开在茶几上。

趁着高副局长来上班前,我先把卫生给搞一遍,让高副局长觉得耳目一新,对他也的印象也会增分不少。

想到就干,我挽了挽袖子,找来了扫把,开始从一头的角落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
又去水房浸了抹布,回去把桌子和茶几细心的擦了一遍,靠墙的玻璃窗我也没忘记。

等到快九点多,高启荣才一脸倦容的走进办公室,我已经把外面这空间打扫的窗明几净,让他登时觉得耳目一新,笑着表扬起我来:“小叶啊,真是挺勤快的,不错,帮我把里面屋子也打扫一下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只得握着扫把和抹布推门进去。
打眼就看到床头的垃圾篓里堆着几团卫生纸,一想就知道昨天那个女人在这间屋子里没干啥好事。

但我只是盯着垃圾篓随意瞄了一眼,就赶忙认真打扫起卫生来。
我明白,领导们最不喜欢身边人知道自己那些隐私的事情,就算知道了也要守口如瓶,要不然,就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

等我倒完垃圾回来,高副局长已经进了里间的办公室,门半开着,听见我回来,他在里面喊我进去。

我走到门口,满脸堆笑的问道:“高局,您有什么吩咐?”

高启荣弹了弹烟灰,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小叶啊,我马上要出去开个会,你今天就正式上班了,这样吧,你去找一下后勤处罗主任,给自己领一台电脑回来用吧。

我恭敬的一点头,感激的道:“好的,谢谢高局,那我去了啊。

按照高启荣的吩咐,我去后面办公楼找到了后勤处罗主任,说明了来意。

罗主任看上去一脸精明的模样,在资源管理局工作也有些年头了。
他看着我,心里在琢磨,这个毛头小子刚进局里就能给高副局长做秘书,估计是有一点关系的,整个管理局有多少人挤破了头想争这个位子呢。

这样一想,罗主任脸色就显得热情起来,和我客气了一番,亲自带着我去了后面后勤处的仓库。

走进库房,里面两个女人正闲聊着,看见我们进来,两人赶忙站起了身。

罗主任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两个女人都是局里后勤处的临时工。
刚介绍完毕,罗主任身上的电话响了,他笑呵呵说:“小叶啊,你需要什么东西,挑好了让她们给你送过去就行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过去了。

我点了点头,笑着客气道:“罗主任您忙吧,谢谢你啊。

罗主任走后,我打量了这两个女人一眼。

那个胖胖姓刘的女人一看就是中年妇女的标准体态,另一个张晓芬则体型苗条,显得有点可人有型,看上去也比那个胖女人年轻的多,确切的说,是那种花信少妇类型的。

初来乍到,为了给单位里的同事留下好印象,我万事都得表现出谦逊的样子,哪怕对方是个临时工,就微笑着寒暄道:“两位大姐是啥时候开始在管理局工作的啊?”

胖女人心直口快,她憨厚的笑着说道:“王领导,我们两都是才来一个多月,干临时工,在后勤处打打杂,小芬是咱们局张局长的堂妹。

我一听,这个身姿绰约的张晓芬居然还是一把手局长的堂妹,立刻谦虚的笑道:“刘大姐,千万别叫我领导,我就是一新分来的大学生,真担不起你这称呼,你们以后叫我小叶就行。

“那行,以后我们就叫你小叶啦。

胖胖的刘大姐笑呵呵的说道:“小叶啊,你需要哪些办公用品?填一下单子,我们马上就给你送到办公室去。

我笑着说道:“只是要一台电脑。

胖女人笑呵呵点头说道:“好的好的,那小叶,我们马上就给您送到办公室去。

填了领用办公用品的登记单,我从仓库回来时,高局长已经去开会了,高局暂时也没给我安排具体的工作,我坐在那里,就显得有点百无聊赖。

过了会儿,库房那两个女人将电脑搬进来了,放到桌上,没想到张晓芬竟然还会装电脑,帮我把几条线熟练的连接上之后,拍了拍手说道:“好了。

我对她笑着说:“张姐,谢谢你啊。

张晓芬虽然穿着普通,但身材却很好。

在她装机时,我忍不住偷偷打量了她几眼,这个女人外表看着冷冰冰的、话也不多,但眉宇之间却颇有点成熟的风情。

张晓芬貌似知道我偷偷在打量她,俏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那小模样,看的我心里不禁直痒痒。

我暂时没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两个女人走后,我干脆琢磨起怎样为嘉琪姐经商铺路的事情,让她将服装店的生意盘活,继而顺利地发展壮大。

服装店要想发展起来,首先需要转换经营模式,珠城之行也势在必行。

并且,此行之前,还需要提前准备出一份详细周密的计划书,否则,以宋嘉琪现在的状况,就算是要做委托加工,基于成本和盈利两方面考虑,只怕也没人愿意接单子。

一边思考着其中的细节,我一边迅速在本子上勾勒着自己的构思,我正在大肆书写着策划案时,办公室的门不经敲响就嘎吱一声被推开了。

我以为是高副局长开完会回来了,要不然谁有这么大权力,进来连门都不敲一声。
赶忙站起身,一脸笑意的准备上前迎接。

抬头一看,竟然是昨天下午来的那个女人,对方穿着一件玫红色上衣,紧身牛仔裤,黑色高跟鞋,烫发扎成一把,看起来漂亮极了。

我们俩同时看着对方,少妇笑了笑,瞥了我一眼,径直朝里间高启荣的办公室走去。

我忙喊道:“高局长没在。

她这才停下脚步,斜过身子,微微挑着柳眉,问道:“哦,他去哪里了?”

“开会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我说着话,从办公桌前绕出来,跟在她身后。

她转过身来,垂了一下眼睑,想了下,说道:“那好,我先走了,高局回来后你替我给他打声招呼,就说我来找过他了。

我知道,这女人能这样三番五次来高局办公室连门都不敲,对方和高启荣的关系肯定很亲密,我可不敢得罪。

于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那请问怎么称呼您?”

“我叫穆婉兰,你就说我来找他了。

她说完,就径直朝外走去,我恭敬的紧跟在她身后相送,刚走到门口,她突然又转过身来了,我由于跟的太紧,准备将她送出去就关上办公室门,双手举在半空中。

手掌差点就碰到对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第6章相逢

我吓得一跳,心慌意乱的连忙解释说:“穆、呃,兰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穆婉兰看着我脸上惊慌的神色,她先是愣了愣,之后却被我的举动和话语逗的心情开朗起来,竟然展颜一笑。

我有点摸不清楚对方笑什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三十多岁的人了,笑起来竟宛若一个少女。

“我,那个……我是准备……我想关门,不是想那个……”

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心里有点担忧,毕竟不知道她脾气如何,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

“哎呀,你想哪个呀?”

穆婉兰娇俏地盯着我问道,我现在呆愣的模样让穆婉兰觉得挺逗、挺好玩的,不免就在门口多停留了片刻,像是在逗我开心。

“呃……我没……没想哪个。

我见穆婉兰直勾勾的凝视着自己,嘴角挂着笑意,让人看了很是受用。

靠,干吗这样看着我啊!

我额头上浸出了汗水,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
心里想着眼前这么个美女竟是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人的朋友,我是真觉得不值。

穆婉兰看着我,仿佛突然间看见了十多年前的初恋男友,在她怀孕后,却狠心甩了她的吴佳祥。

我看穆婉兰的眼神好像不对,怎么凝了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靠,看的老子真是有点心慌意乱了。

我慌忙在她面前晃了晃手指。

手这一晃,打破了穆婉兰的回忆,她眨了一下那双带电的眼睛,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大方的一把抓住我的手,拍在我手心,浅浅一笑,说道:“小叶,这是姐的名片,昨天开车溅了你一身泥水,不好意思噢,以后要有什么事需要姐帮忙的,就打名片上的电话,改天有空,兰姐约你一起吃个饭。

我被她的举动搞懵了,呆若木鸡的愣怔了一下,低头看向手心里的名片-鑫茂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执行总裁:穆婉兰。

我这才知道眼前这位美女原来竟还是位集团的老总,不免有点佩服起她来,用敬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满脸堆笑的夸赞说:“没想到穆总这么年轻竟已是集团老总,真是太厉害了。

穆婉兰收敛了神情,微微一笑,谦虚的说道:“厉害什么呀,也就运气好一点,以后认识了,你别叫我穆总了,太俗,就叫我兰姐吧,我爱听。

我腼腆的笑了笑,和兰姐就这么算是认识了。

等兰姐走后,我在办公室里将资源局的各种材料找了出来,翻看学习了一天,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离开单位,这时正是下班高峰,我挤上了公交车。

刚一上车,就被汹涌的人潮挤得脚不沾地的往前走,之后死死握住扶手,才勉强站稳。

公交车一个颠簸,我突然被人撞了一下,皱着眉撇了一眼,发现居然是局后勤处管仓库的张晓芬。

张晓芬起初也没注意到是我,看我回头,她也感觉挺意外的。

“晓芬姐,你也才下班啊?”?我打着招呼。

“是呀,小叶,你也这么晚才回去呀?”

没想到在单位里冷冷的张晓芬居然微笑着回话,嘴角还扬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这让我感觉暖洋洋的。

“嗯,晓芬姐在哪里住呀?”

我笑呵呵的问她,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她。

“我住在城郊。

张晓芬略尴尬的笑了笑,垂下了头,不敢直视眼前这帅气小伙的眼神。

过了一会儿,我不由自主的悄悄扭过头去看她,张晓芬似乎有点察觉,但只是脸色微红,到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还是和我站在一起。

这张晓芬啥意思,难道她是故意的?

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就起了促狭的念头,于是我冲她笑了笑,微微侧过身子,假装换个扶手,却更加靠近了。

让我心里喜悦的是,张晓芬她并没有躲闪,只不过是把脸扭向了窗外去,在她扭头的霎那,我分明看到了张晓芬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安的神色。

有戏!嘿嘿!绝对是有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品小农民/极品富农》<<<<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