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沐以筠 华满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
分类:医术
作者:唯子木
角色:沐以筠 华满
简介:【团宠+细水长流】
沐以筠当了几年医妃被一杯毒酒害死。
重生到边境的小村子才记起自己是个穿越者,本想着可以丢掉上一世身份的宿命逍遥江湖。
没想到京城的战场被拉到村子里,让她不得不再次踏进宿命。
三个哥哥要造反?青梅竹马的世子爷喜欢她?不可能的。
但是为什么哥哥们召集有军队,青梅竹马的世子爷还问她:“你还想坐母仪天下的位置吗?”
沐以筠只觉这宿命真是太强了些……

书评专区

唯子木:咦,还得评分才可以评论啊。
就是想说看了好多小说,最喜欢的还是一种默契和信任!就算发生什么事,多大的事两个人的感情从来不会有问题。
这前期沐以筠和季间好像只有默契欸,信任还差点,等后期再熟悉点才有。
不过又好像有点,不然沐以筠也不会认定第二天同床共枕的季间不会再掐她了。


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沐以筠 华满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第5章 季间&程言殊免费阅读


望舒村与世隔绝许久,在圣华皇朝建立三十五年村里人才逐渐开始往外走。

但也是极少极少的,从外面进来的人同样极少,在两个月前同时来了四个外人更是第一次出现,这都是因为有村长的点头。

这个村长是由上一任村长点名的,姓华,名满,三十岁出头,华满在任时间有五年,除了点头同意以上外并没有做出什么很大的功绩,但由于是被点名又是村长的名头加身,让村里人都有种莫名的信服。

‘沐以筠’父母是第一批外出的人员,本应该是迎合了华满的策略才是,不知为何‘沐以筠’的父亲和华满吵的不可开交,让村里人都知道了两人的龌龊,之后‘沐以筠’父母再次出门被抓去充军,才发生后来的这些事。

沐以筠往另一边走去,一边理顺着脑中的记忆。

望舒村里有很多从老一辈,一直传下来没有被打破的规矩,特别是每逢喜事、丧事都要有德高望重的人镇场。

华满作为村长在村子里自然当得起德高望重的人,不管什么大事小事他也都会去,因为每一次孝敬的东西都很多。

“给,多谢村长。”

剩余的银钱就藏在重山的一处石头下,因为这是出去外面的必经之路。

‘沐以筠’回村时就分了一半埋在这里,凭借着记忆沐以筠将翻找出来的剩余银钱都给了华满,又一次道谢。

不管他之前做的是好是坏,就凭他待到沐以筠将父母埋葬完才走,就受得这个谢。

沐以筠甚至觉得当年的争吵一定有内幕才是,而里边的问题只有华满才知道了。

华满没有回答她的任何道谢,揣着银钱袋子转身就走了,沐以筠在看着他喜悦的小步伐又突然觉得,她是不是谢错了?

华满走了,沐以筠独自留下来坐在石碑前静静的吃着东西。

从早上到现在午时她都没有吃喝过任何东西,这一顿饭也是为原主在这陪着父母吃的最后一顿。身体像是有所感应一般,泪水就在不受控制地流着,滴落在手中的鸡腿上逐渐花了眼。

沐以筠感受到了害怕的情绪,那是原主失去父母后要独自一人面对时间的恐惧。

该怎么办?一个人还活着,要怎么去面对没有父母的生活?

‘沐以筠’身子在发抖,她哭得撕心裂肺,却又怕父母听到会担忧而捂紧的嘴巴,偶尔传出的抽泣声是难以掩盖的苦痛。

沐以筠有记忆,她是能够理解一个小姑娘听到父母双亡后,执意要出去将父母带回家乡的坚强,她从不敢懈怠,从不敢哭泣,她怕不能够带着父母回家,这些沐以筠都懂得。

“哭过后,就去和你的父母相聚吧。”沐以筠低低地说着。

她其实对于父母爱意的印象并不深。

出生不久母亲就死了,跟随父亲的记忆开始是甜的,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被逼着学医术,学习各种生存的计谋。

她进皇宫嫁给了那个喜爱战争的皇帝,之后就很少再见到父亲,逐渐没了深刻的记忆。

那些都已经是过眼云烟。

从这里下山后,她就不是原主也不是医妃,是一个全新的沐以筠。

情绪好转些,沐以筠开始低着头收拾东西,碗筷碰撞的声音中夹杂着一道脚步声,有人踩着晒干的泥土石子和野草走来了。

沐以筠伸手摸到腰间的那包银针,心中才定下不动声色等着。

难不成是张大娘去而复返,真就想来刨了这坟不成!她要是真的敢来,沐以筠可以保证用手里这包针扎她个半身不遂。

几乎在那人靠近后开口的瞬间,沐以筠就猛地抬头准备将针甩出去。

“你,没事吧。”

“程...”

沐以筠有些愣,他的话语依旧平淡着,没有安慰和可怜的意思。

不是张大娘,是昨日两次路过房屋被叫‘季间兄’的青年。

他穿着玄衣长袍,一条金线底绣的腰带衬的他身形修长,眉下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盯着她仿佛察觉到了什么。

这个人她认识且极熟。

京城里最具名望世家的继承人,沐太傅嫡女沐以筠的青梅竹马——程言殊

沐以筠意识到自己差点暴露,急忙止住话头,问道:“你要做什么?”

程言殊既然在外用季间的名字,应该就是不想要身份暴露,沐以筠也不想跟他相认,认了干嘛呢。

程家的世子无论如何都必须回到那个旋涡中心的,他躲不掉。

沐以筠及笄入宫那年他离家闯荡江湖,此后五年两人未曾见过一面,如今第六年却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上,村里人说两个月前来的人员怕就是他一伙人。

老天倒是会玩,他游历至此两个月,沐以筠就重生在望舒村。

但没关系,她就算是直接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这种事吧。

所以说季间昨日干了什么,如今又要过重山是要干什么都不关她的事。

“在下就是来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情难自禁与父母告别而已。”

沐以筠有些冷漠,她要掩饰自己刚刚暴露的小尾巴,更要尽快远离季间,当年的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她不想引起季间的注意。

说罢,将一些剩余的东西都打包带走了。

季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眼看着她从自己身边走过,太瘦了,真的是瘦到皮包骨的模样,与他对比起来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今日想要出去办点事和她相遇,并不在季间的计划中。

从这里出发到前线的战场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再回来又是一个月。实际上那时他刚来,什么都还很正常,身材纤细又白皙美貌的少女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但那时的少女并没有这样敏锐的警惕性,他在江湖中行走一双眼睛练的极为犀利,小姑娘防卫和想要攻击的意思他都看得出来。

少女的警惕性或许是路途中学会的保命条件。

但她发了一个程字发音,这个发音有很多字,这么恰巧在他面前开口就让季间不得不重视,就算道听途说也不会一眼就能认出他来吧。

两个月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少女被教唆来监视是最好的掩护。


>>>点此阅读《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