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情无处寄相思云瑶傅启川》云瑶傅启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孤情无处寄相思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樱桃小丸子

角色:云瑶,傅启川

简介:《孤情无处寄相思》(主人公是云瑶,傅启川)是来自樱桃小丸子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直到他亲手将她送给别人,她才明白,他从未把她放进过心里……

书评专区:

海边浪漫幻象:放纵欲望是本能,能控制欲望才是本事。很多东西,并非要拥有足够多才算好,而是要让自己知道到底能承受多少。丢掉过多的欲望,让一切变得刚刚好,才会尤其到好处的得到。

私藏人间:你是我摆脱不了的多巴胺,也是我追逐的内啡肽。多巴胺是瞬间的心动,内啡肽是长久的持续。前者欢愉,后者上瘾。我喜欢你,心动着,却又上瘾。

《孤情无处寄相思云瑶傅启川》云瑶傅启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孤情无处寄相思》免费阅读
第2章 订婚

就在他马上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她开口,“你觉得江家知道我们的关系,他们还会让我进门吗?”
男人猛地转头,厌恶的开口,“云瑶,我以为你该有自知之明!”
什么叫她该有自知之明!
难道是她强迫他的吗?
“别妄想我能娶你,云瑶你知道的,我心里没有你的位置。

她惨白的勾起唇角,“没有我的位置?有宋慧心的吧。

她渐渐靠近,扯过他的领带,攀上他道:“你说宋慧心要是知道我们的关系,她还会接受你的示好吗?”
他面色阴沉,大掌毫不犹豫的扣住她的脖颈,渐渐收紧,“云瑶,你敢对慧心说出去一个字,我让你生不如死!”
她呼吸困难,眸中渐露绝望之色,宋慧心是他傅启川的白月光,亦是他傅启川的死穴,只要一触,便是让她遍体鳞伤。
“宋慧心有什么好!傅启川她到底给你灌了多少迷魂药,要你如此对她心心念念!”在他身边默默守护他的人一直都是她,凭什么宋慧心得了他的心,她不甘心啊。
“你不配提慧心的名字!她善良热情,更是救过我的命,这样的女人才是我傅启川爱的女人!”他冷哼一声,像丢垃圾一样的把她丢开。
“云瑶,你这种泥地里爬出来的人是永远不会知道太阳有多耀眼的。
”傅启川说完之后砰的一声,关门走掉。
云瑶跌坐在冰冷的地上,心口的位置好似炸裂一般的疼痛。
眼泪如决堤的泉水一般。
傅启川,是我救的你啊,明明是我……
他说她是从泥地里爬出来的,宋慧心才是那个太阳般照耀进他心底的人。
……
上流聚会的酒局。
很可笑,她像一件物品一样被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任由那帮人肆意的观看。
傅启川与江氏家主就像买方与卖方一样的寒暄着。
“傅先生见谅,我儿抒怀体弱,不便前来。
”江鹤笑呵呵的开口。
傅启川早就知晓江抒怀是个药罐子,从小便是体弱多病,所以便也不介意的开口,“哪里哪里,订婚一事,江老全权做主便是。

“甚好,甚好。
”江鹤像只老狐狸一样的笑着。
云瑶觉得这间屋里的空气格外的烦闷,便找了个由头,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这场交易,只能任凭傅启川填称加码的把她卖出去。
而她没有任何话语权。
推开酒店门。
凉气袭来,昏黄的街道下起了雪。
她穿着呢子大衣徒步走在街上,不由得想起八岁那年,也是这样的雪天。
她与年少的傅启川相遇了。
那时她正拿着一把掉齿的菜刀与那帮小乞丐拼命,高削的少年突兀的出现救下了一身狼狈不堪的她。
“大哥哥,谢谢你。
”她感激的开口,小脸冻得通红。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云瑶。

“云瑶,以后你便是我妹妹了。
”少年呲着一口白牙说道。
那时她以为她终于从深渊之中爬出来了,却没想到那正是她噩梦的开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孤情无处寄相思》<<<<


第3章 名义上的哥哥

不知不觉走远。
不远处。
三五个男子在追赶一名男子,那男子跑步气喘,阵阵咳嗽看起来非常虚弱,而逃跑的方向正是她这里。
路过她的时候,他求救似的看向她,那种眼神,让她想起曾经的自己。
男人体力不支的倒在她身前。
追上来的几人停下脚步,邪佞的看了看她,“小姑娘,识相的赶紧走,今天这事当你眼瞎耳聋,若是宣扬出去,爷要你的命!”
“老大,与这娘们费什么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旁边的胖子比了一个杀的手势。
“姑娘,你快走,都怪我连累了你。
”男人没想到这帮亡命之徒竟这般心狠手辣。
她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几人,看来这帮亡命之徒连她也想杀了!
她走到男人的面前,脚下直接踢掉自己的一只高跟鞋,右手拿起另一只高跟鞋当做武器,二话不说,狠厉出手。
她在傅启川身边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打架的功夫倒是一流。
男人怔怔的看着瞬间变得耀眼无比的女人,那一刻心底好似有什么东西流淌出来一般。
她挨了一闷棍,额头上流出血来,却更刺激了她内心的狠劲,越打越拼命。
“大哥,这娘们有点邪性!”胖子开口,他还从未见过一个女人能有这么骨子狠劲的。
领头男人还未说话,另一个男人开口,“老大,快撤,那边来人了!”
领头男人一听,二话不说快速离开。
她内心一松,正要扶起倒在地上的男人。
“抒怀!”不远处江鹤着急的大喊,人已经跑到近前,拉起倒地男子在一旁嘘寒问暖。
她一怔,这雾城还真是小,她竟误打误撞的救了自己即将要嫁的男人。
“爹,我没事,多亏这位姑娘出手相救。
”江抒怀看向云瑶的目光有些不一样,江鹤明显的看出来了。
“抒怀,这位就是傅先生的妹妹。

江抒怀一听,先是一愣,随即脸上挂满惊喜的笑意。
这一幕刚巧落进了晚来一步的傅启川的眼中,他走到她身边,低声道:“云瑶。

话音落下,一件大氅已经盖在了云瑶的身上。
她抬眸,糯糯道:“哥……”
他下意识的就看到了她额头上潸潸的血迹,伸手要从口袋里掏出手绢。
还未来得及,江抒怀的手帕已经递给了云瑶,“先止额头上的血吧。

她接了过去,抵在额头上。
他不满的直接打横抱起她,对着江氏父子说道:“今日小妹有伤在身,索性江公子无碍,改日便带小妹登门拜访,告辞。

也不等江氏父子回话,说完抱着她上了车。
瘦猴早已等候多时,二人一上车,便驱车返回傅公馆。
傅启川一路抱着她回到卧室,一甩手,她掉进沙发中。
嘶!
坚硬的沙发角刚好撞击上她的心脏,她不由的捂住心口,面色一瞬间的惨白。
“现在知道疼了?刚刚看你还挺能逞英雄的,你倒是长进不少,还没嫁过去就懂得讨好自己的丈夫了。

傅启川的话很刺耳的传进她的耳膜里,她顾不得心口的疼痛,抬眸,“我不讨好他,难道还要讨好你吗?哥哥!”最后两个字她近乎是咬牙说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孤情无处寄相思》<<<<


第4章 访客

他倏地眸光微眯起来,欺身而上的打横抱起她,“云瑶,你又不听话了,还要哥哥教你吗?”
她本能恐惧的瑟缩一下,整个人便被他压在大床上。
看着男人冰冷的近乎无情的俊颜。
她不由的想起,就在她成人礼的那天晚上,傅启川给她上的终身难忘的一课。
她本以为他们的关系将会变得不一样,本以为他也是爱她的。
可惜她错了,大错特错!
他说:“云瑶,养了你这么久,是该收利息的时候了。

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
半晌,男人衣冠整洁的坐在沙发上,修长的骨节夹着一根烟,“云瑶,你怎么讨江抒怀欢心?男人可不喜欢呆板无趣的女人。

傅启川低沉的声音仿佛响在耳侧,云瑶心中一痛,迈开修长美腿走到傅启川身旁娇笑,“那哥哥教我应该怎么样?”
“是这样吗……”她悄悄的附在他的耳际,声音极细。
傅启川听完眸光急速染上暗沉,一把抱过她,嗓音沙哑:“云瑶,你可真有潜质。

“哥哥夸奖,哥哥也不遑多让。

云瑶嘴上丝毫不让,可心底早已经滴血。
一夜,浮浮沉沉。
天边破晓,他才肯起身离去,云瑶几乎被他折腾散架。
疲惫不堪的睡去。
她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叫她,睁开眼睛,才发现江抒怀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她的床边。
她吃了一惊,想要起身,却害怕江抒怀看到昨夜傅启川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又连忙的躺了回去。
“你怎么来了?”她问道,这才一夜未见,江抒怀就来找她了。
“小姐,江公子担心您的伤势,今天一早就过来送药了,还执意守在您的床边。
”一旁的佣人说道。
“我是不是有些冒昧了?”江抒怀一身得体的英式西装,面色腼腆的开口。
她能清楚的看出他对她的兴趣,暗叹一声,“稍等我一会,我穿衣服……”
他神情尴尬,连忙走出房间。
她稍加穿戴打扮,来到客厅的时候江抒怀手里捧着一双女鞋。
她认得那双鞋,正是昨晚她脱掉的那双,她接过,“谢谢。

二人的手不经意间触碰,江抒怀英俊苍白的面容隐隐有些泛红,“该说谢谢的是我,昨夜若是没有你挺身相助,我恐怕在劫难逃。

她微笑摇了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二人坐下,江抒怀拿起早就准备好的药膏,取一指腹轻轻的擦在云瑶光洁的额头上,可能他是第一次为女孩子上药,显得有些笨拙。
她微微皱眉。
“可是疼了?”他连忙对着她额头轻轻吹着,动作亲昵细心温柔。
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已经有多久没感受过这么被人温柔以待了。
“抒怀哥。

一声娇俏的声音,打破了原本静谧的空间。
二人同时向声音方向看去。
一道美丽的身影走上前来,旁边还站着高大英俊的男人。
女孩头带黑礼帽,妆容精致,穿着最新款英式雾霾蓝大衣,手上带蕾丝白手套,食指上套着一枚鸽血蛋戒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孤情无处寄相思》<<<<


第5章 勾搭自己哥哥

那枚戒指她认得,正是傅启川花高价从国外购得,在书房中她看过一眼,便被他收起来了。
当时她瞧见便喜欢,央求过他几次,他都没舍得给。
原来是送给宋慧心的……
傅启川明显感觉出她看见他回来,那暗淡下去的脸色。
刚刚不是还挺享受?
是在怪他回来的太早了吗!
“慧心。
”江抒怀点点头。
“抒怀哥,原来你在这里呀,幸好刚刚在来的路上遇见了启川,否则我再去江家可就要跑空了。
”宋慧心有些埋怨的嘟起小嘴。
启川?
叫的可真亲密。
傅启川从来不允许她这么唤他,原来他所有的好都只给了眼前这个女人。
十八.九岁的年纪,明媚耀眼,怪不得能赢得傅启川的心。
江抒怀下意识的看向云瑶,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慧心,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宋慧心心底有些不满,但面色不动,“金玉堂新出了一道甜品,我正想邀请你与启川一同品尝呢。

“云瑶受伤了,我便不去了。
”江抒怀说道。
宋慧心这才把目光扫向云瑶,眸中有着一闪而逝的嫌弃,这就是要跟抒怀哥订婚的女人,她不会把抒怀哥让给别人的!
“启川,怎么办?我好想与你们吃那家的蛋糕啊。
”她求救似的看向傅启川语气撒娇。
“云瑶,一同去。
”傅启川看向她。
宋慧心不经意间勾起得意的唇角,傅启川迷恋她,只要她说的话,他无不应允。
云瑶一股火上头,凭什么宋慧心想去,她就要跟着去,她低沉道:“我不去,我不舒服!”
“云瑶,你是额头受伤,不是嘴巴受伤!”他不由的冷喝出声,这女人越来越放肆,竟敢在众人面前给他耍脾气。
她明显看出他眼底的怒意,最终只得妥协的跟着他们去了金玉堂。
金玉堂是雾城最高端的西餐厅。
四人两两入座。
两个大男人去了前台点餐。
此刻只剩下二人。
宋慧心摘掉手套,面色阴沉,“云瑶,识相点就不要跟抒怀哥订婚,否则有你受的!”
云瑶微微挑眉,不是听不出她言语间的威胁之意,“宋小姐,夹在两个男人之间你很享受吧,你应该知道,他有多喜欢你。

宋慧心当然知道傅启川对她的企图。
可那又如何,她就喜欢被男人追捧的感觉,尤其还是像傅启川那样的男人。
“至于我跟江公子的订婚,只要你有本事,我完全同意不订婚!”她无所谓的耸肩。
宋慧心恨得牙根痒痒的,她要是能破坏这场联姻,她也就不用威胁她了!
“云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破事!”宋慧心使劲扯开她旗袍的领子,露出里边大片青紫的痕迹,“都能勾搭上自己哥哥了,也配让抒怀哥娶你?”
她有一瞬间的懵,被宋慧心当场揭穿自己最肮脏的一面,她止不住的浑身颤抖,“你是怎么知道的……”
宋慧心用力推她。
碰的一声,自己跌坐在碎裂的瓷碗上,手臂划开一道鲜血。
“慧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孤情无处寄相思》<<<<


第6章 你发什么疯!

傅启川正走了回来,连忙扶起宋慧心,冰冷的眸子看向云瑶,“怎么回事,解释!”
“启川,你不要怪云瑶,是我自己不小心……”宋慧心痛得再次跌到傅启川的怀里。
云瑶冷冷的看向二人,“解释什么,解释有用吗?你会信吗!”
她只不过是从泥地里爬出来最肮脏不过的人,宋慧心才是他心底的白月光,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不是吗!
“云瑶,你没事吧?”江抒怀匆匆赶过来,目光不小心瞥见了她脖颈上的红痕。
她苍白着脸连忙伸手遮掩,摇摇头,“我没事。

宋慧心见江抒怀关心云瑶,气不打一处来,“抒怀哥,我也受伤了,你都不知道关心我吗?”
“慧心,让傅先生送你去江氏医院,那里有江家最好的大夫。

傅启川点头,抱起宋慧心,大步往餐厅外走去。
“哥……”
望向他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她苍白的手指颤抖的伸出,那手指上沾染着鲜血,此刻正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原来在刚才的一瞬间她也被瓷杯刮伤。
傅启川身子一顿,终是没有理会她的呼唤,大步离开。
她双眸泛着泪,紧抿嘴唇,心口的位置仿佛不能呼吸一般。
她也受伤了啊,她也需要人疼啊,难道他都看不见吗……
心口疼的越来越严重,让她仿佛窒息一般。
“云瑶!你醒醒云瑶!”
……
伴有呛鼻的消毒水的房间,云瑶醒来一看,她竟然在医院。
“你终于醒了,伤口已经包扎好,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一旁的江抒怀瞧见她醒过来,激动的说完,向屋外跑出去。
她下意识的看向那包扎的伤口。
一道纤细身影穿着病号服从屋外走了进来。
“云瑶,瞧见了吗,傅启川在乎的只有我,你现在是不是很伤心很难过啊?”宋慧心嘲讽的开口。
云瑶默不作声,她不得不承认,宋慧心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
“只要你答应放弃抒怀哥,我可以把傅启川让给你。
”宋慧心继续说道。
她手下意识的握紧,宋慧心的这句话听起来着实的诱人。
可她自嘲的一笑,开口说道:“他,不需要别人来让。

宋慧心都瞧见云瑶动心了,不成想她竟然没答应,眸光陡然的阴沉,“云瑶,我好说好商量,你是不答应非要跟我抢抒怀哥了!”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有手段,我完全同意不订婚。

“你可别后悔!”宋慧心气怒的上前抓扯,“看我不撕碎你的衣服让抒怀哥看看你是什么样的女人!”
云瑶惊慌的阻拦。
“你们在做什么!”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宋慧心泪眼垂眸的扯好自己露开的领子,整个人梨花带雨一般,“启川,听说云瑶受伤了,我只是想来给云瑶道歉的…….”
傅启川立即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宋慧心穿上,顺手把她抱进怀里,怒厄不止的看向云瑶,“云瑶,你发什么疯,快给慧心道歉。

她凭什么要道歉?
她冷漠的目光扫向他,“哥哥,你若是眼瞎,眼下就在医院,还是及早治疗的好。

“你!”傅启川内心窝火,可宋慧心在,他又无法发作。
他若是不眼瞎,看不出来她此刻已经遍体鳞伤了吗?
傅启川,我都要死了啊,你睁大眼睛看看我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孤情无处寄相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