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小说《穿越之勤妃传》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穿越之勤妃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梁夜白

角色: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

简介:《穿越之勤妃传》(主人公是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是来自梁夜白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女主穿成小秀女,宫斗类型的宠文,性格懒散好吃,却被康熙封为了勤妃,女主表示:我内心是崩溃的。而且康熙这九个儿子居然都是问题儿童?于是女主走上了纠正问题儿童的养儿之路。

书评专区:

风雨杳如年:在他的书中往往能见识到一些极浪漫的风景,又隐含着几分对人世的思考,颇具仙韵。

山月不知心里事:我看过语言组织最好的一步古言小说,情节生动有趣,人物描写鲜明有特点,让我一直保持阅读的兴趣。强烈推荐!

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小说《穿越之勤妃传》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免费阅读全文

《穿越之勤妃传》免费阅读

第11章 小厨房

“今儿上午可是捏了一把汗,生怕那边儿斥责主子。

白露说那边儿的时候,往永和宫正殿方向努努嘴。
陈文心就知道她说的是没有一早起来,就去给德嫔请安的事故。
德嫔真是吃饱了没事干,昨天就派人来打探她这边的情况。
据白霏说,她早晨在院子里倒水的时候,也有两个陌生的小太监在墙根底下晃悠。
宫里的女人缺乏娱乐,皇上要是不来,连夜生活都没有。
怪不得有空盯着她的事儿。
提到这儿,陈文心干脆把自己的决定公开宣布:
“打从明儿起,我早晨要八点起床。

陈文心掏出怀表,对着屋里四个丫头指了指八点的位置。
白雪身量高,正踩在椅子上挂那幅字,听到陈文心的话差点把框儿掉下来。
白霏站在冰山边儿上,把冰山的凉气往陈文心那扇,闻言打扇的手一滞。
白露白霜站着陪她说话,二人皆瞳孔微张。
……
“是还嫌太晚吗?”
陈文心对自己四个丫头的反应并不满意,她愿意早些起就是进步,难道进步不应该得到鼓励嘛?
“主子,不晚……”
“可是,谁来负责八点叫主子起床呢?”
白露清楚地记得,陈文心刚来储秀宫的第二天早晨。
按西洋钟点的六点,她见其他姑娘屋里都开始洗漱了,只有陈文心屋里半点动静也没有。
敢是刚进宫害臊,不好意思传人伺候么?
她又等了一会儿,当时还叫雁儿的白霜,过来准备给陈文心梳头。
却见伺候洗漱的白露还站在门口。
“还没起呐?”
白霜压低声音,往屋里一指。
“我也不知道。

白露皱着眉,犹豫要不要叫一声试试。
“哪有姑娘睡到这么晚的,我就不信了。

白霜直接拍门,口角清脆喊道:
“姑娘醒了吗?奴婢们来伺候姑娘。

她想着陈文心要是真睡到现在还没起,一定又羞又愧,不会怪责她莽撞的。
屋里没有动静。
白露白霜面面相觑,只好直接进了屋。
陈文心穿着抹胸和亵裤,丝被掉在床下,整个人躺成大字在睡。
白霜上去推她胳膊,想要把她叫醒,怎么也叫不醒。
最后被推得不得不起的陈文心,眉头紧皱,从睡梦中怒目而起……
“然后呢?”
白露给白雪白霏这两个新人讲过这个故事,她们两津津有味地追问。
“然后啊……”白露看了看一脸窘迫的白霜,噗嗤一笑:
“然后主子一睁眼,就给她来了一脚。
白霜不防,一个屁股墩就坐到地上了。

这是陈文心睡梦迷糊中无意之举,其实踢得很轻。
是白霜的小腿被她踢到,才重心不稳坐到地上而已。
况且事后,陈文心十分诚恳地给她道歉。
还给她放了一天假,加上一袋银角子安慰她。
所以白露白霜都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从此当真不敢再叫她起床了。
听过这个故事的白雪白霏,自然也不敢。
“论理,白露白霜二位姐姐,才是伺候主子近身的。
这差事啊,还得二位姐姐担着。

白霏年纪小,说话活泼又直接。
“瞧我不撕你的嘴。

白霜恶狠狠瞪她一眼,白霏装作害怕往陈文心边上躲。
“别闹,我有个主意。

陈文心把白霏顺手一捞,让她跟白露白霜二人站成一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点兵点将。

“什么叫点兵点将?”白雪从椅子上跳下来,这幅字她总算挂好了。
“点、兵、点、将。
”她按从左往右顺序在四人身上点过去,每说一个字就点一下:“点、到、谁,就、是……”
“谁!”
最后的谁字落在了白露身上。
除了白露,其他三人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陈文心厚道地安慰白露道:
“以后一个月多给你一两银子的月例,从我的例银里扣。

白露这厢谢恩,众人说笑一回,又看墙上挂好的字,赞皇上的恩德。
倒把午倦打发过去了。
一时小桌子进来,打了个千儿对她道:
“主子,小厨房的孙太监来给您请安。

“小厨房?哪里的小厨房。
”陈文心不解。
“回主子,嫔位以上的娘娘宫里都有小厨房,这孙太监就是永和宫小厨房的厨子。

哦,那就是德嫔的厨子。
德嫔的厨子来给她请安干嘛?
“主子有所不知,虽然整个小厨房是为德嫔娘娘设的,但永和宫里住的主子,都能使。

小桌子见她面带疑惑,忙解释道。
“主子若是吃些份例没有的菜,可以嘱咐这孙公公。
奴婢在储秀宫就听说过,这位孙公公做菜也是极好的。

白露在一旁适时提醒。
她相信有关于吃这方面,陈文心是不会拒绝的。
果然,陈文心对小桌子道:
“快请进来吧。

孙太监年约四十,生的白白胖胖,一张脸胖得面团儿似的,非常符合陈文心对厨子的想象。
他虽然只是个太监,好歹也是永和宫小厨房的管事。
陈文心便命白雪端了个绣墩来。
孙太监满面带笑,连道了好几声谢,这才在绣墩子上坐下。
绣墩小巧,看起来不及孙太监半个屁股大,犹如泰山压蚂蚁。
陈文心隐隐担心,要是一会儿他在自己面前摔倒了……
自己能憋住笑吗?
“奴才昨儿个就知道永和宫来了新贵,只怕昨儿个常在主子忙碌,不敢来叨扰。
所以今儿个特特来请安,还请常在主子勿怪。

外人称她,是陈常在。
她自己的奴才,才称她主子。
孙太监称她常在主子,有很大的讨好意味。
——除了自己的四个丫头并两个太监,永和宫其他宫人,都是德嫔的奴才。
“公公辛苦了,早晨我便听说公公来了,只是拜见完德嫔娘娘,皇上又召我去乾清宫用膳,实在不得空。

陈文心说的客气。
其实早上孙太监来拜见她是真的,只是当时小桌子没有来得及回她。
是孙太监进来之前,小桌子才说的。
一天内来拜见了两次,可见这孙太监是有意巴结她,而不是只为了全个礼数。
孙太监确实有意巴结她,他在永和宫是十分不得志的。
他早些年在御膳房待过,后来拨到后宫里给娘娘们做菜。
谁知道这德嫔娘娘并不好吃喝这上头,倒叫他一身厨艺无法施展,受了冷落。
他听闻宫里西配殿要搬来一个常在,还颇受皇上喜爱,特特派人去储秀宫打听了一番。
储秀宫的桂嬷嬷和他有些交情,把她给陈氏送冰镇瓜果和酸梅汤的事情,都告诉了孙太监。
原来这位陈常在跟德嫔相反,是最好吃喝的!
他觉得日子一下子有了奔头。
“常在主子能和皇上共进御膳,真是了不得的福分。
不瞒您说,奴才早年也在御膳房当过差。

御膳房三个字一下子触到了陈文心的神经,她忙问:
“那你会做油焖凤尾虾么?奶酪鲤鱼呢?还有那道……”陈文心想到午间,皇上唯一吃了两次的那道菜:“拔丝雪梨糕呢?”
孙太监一听这几个菜名,就猜到这位主子大约中午用过御膳,爱吃又不得尽心,所以想在他这找补。
“这奶酪鲤鱼是老菜了,太祖年间御膳就有这道菜。
夏天吃起来,最是冰凉爽滑的。

“拔丝雪梨糕奴才也能做,用料不是什么稀罕物。
就是这油焖凤尾虾……”孙太监露出一些为难的神色:
“常在主子若和我细说说,是个什么滋味。
奴才也有办法做出九成像。
只是活虾难得,咱们这小厨房里没有这东西。

没有虾啊……
陈文心失望地撇撇嘴,细看孙太监的神色,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小桌子在后头悄悄给她使了个眼色,她恍然大悟。
孙太监这是故意的呢,嘴上说难,他再想办法弄了来,陈文心才会感激他。
若是他一开始就交代了底,能弄到这凤尾虾,陈文心哪里还记得他的好。
“孙公公是宫里的老人儿了,这点事哪里能难倒你呢。
”她很含蓄地说:“自然,我可不能叫公公倒亏了。

白露及时地捧上一个装着银子的荷包,交到孙太监手里。
陈文心只瞄了一眼,就知道这个荷包里的银子数量,是陈文心给白露安排的上等荷包。
要吃好的就不能省钱啊,陈文心略有些肉痛。
那一袋子的银角子,足足有二两,够陈文心家里生活一个月了。
孙太监见坡就下,把荷包袖了,便道:“奴才在御膳房还有几个相熟的,既然常在主子想吃,奴才一定尽力做好。

“那劳烦孙公公晚膳时候送来。

陈文心笑面如花,想到晚上就能把那几道没吃够的菜吃个痛快,她就高兴地不得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越之勤妃传》<<<<


第12章 吃个痛快

晚膳时间还没到,陈文心端坐桌前,招呼小桌子小椅子来劈瓜。
——劈的自然是西瓜。
名义上,白露白霜是她从储秀宫带来的宫女,做的是她贴身的活计。
像是洗漱梳头,用膳,还有出门伺候。
白雪白霏二人就次一等,做的是些如针线、浇花、烧水的活计。
小桌子小椅子二人自不必说,除了做些杂活,就是守门和对外联系。
比如每天的膳食都是他们去御膳房领的,像领月例银子这些也是。
但她的活计不多,伺候的人也不算少,左不过大家都无事可做。
所以她更喜欢把人都召集在自己屋子里,反正屋子宽敞,又有人能够说说笑笑。
最重要的是,天气太热了,西配殿里只有她屋里有冰山。
倒不如让大家都在这里凉快着,有活儿了再去干。
晚膳前这个点最是无事可做了,陈文心就把人都叫来劈瓜玩。
一共两个在冰山里滚过的西瓜,分给小桌子小椅子一人一个。
谁能先徒手劈开西瓜,谁就能多吃一块。
——这游戏可不是她想出来的,是小桌子和小椅子两人都在她面前吹嘘,说是自己能徒手劈瓜。
陈文心特意要他们选了两颗小点的西瓜,太大了怕他们劈不开。
白露她们四人围在边儿上看,叽里呱啦地要给他们俩下注。
“我押小桌子赢。

白霏先下注。
她亲眼看见小桌子抬起过库房的大箱子,那箱子她和白雪两个人都抬不动。
“我也押小桌子。

白雪一脸赞同。
接着白霜也跟风押了小桌子。
“好姐姐们,怎么都瞧不上我小椅子?”小椅子未战先输,只好把目光投向白露:“白露姐姐就押我吧,好姐姐。

白露见他可怜,心不甘情不愿地道:
“那好吧。

“我也押……”
陈文心开口,小椅子满眼期待地看着她。
“小桌子。

她丝毫不顾小椅子无声的请求。
劈瓜比赛正式开始。
两颗大小差不离的西瓜摆在几案两端,白露一声令下,小桌子小椅子同时发力。
啪叽!
小椅子一掌竖劈,他的西瓜应声裂开,一半大一半小,裂痕状如犬牙。
——没长齐的那种。
小桌子还没下手,便见小椅子一招毙瓜。
陈文心拍额,对小桌子十分怒其不争:
“罚小桌子今儿个不许吃瓜。

主子都发话了,押小桌子赢的白霜三人更是不客气,对着小桌子一顿粉拳。
“姐姐们饶命,饶命!”
小桌子假装吃痛,抱头蹲在地上,引得众人嬉笑不止。
“就罚你把瓜都切了。

被劈开的那颗西瓜瓜瓤鲜红,陈文心迫不及待。
小桌子快手快脚把西瓜都切成块,盛在红玛瑙果盘里给她。
又切了一些带皮的大块,这才是他们吃的。
主子待他们可算是没话说了,有什么好都想着他们,连西瓜都让他们在跟前,吃最冰爽新鲜的。
他才跟了主子两天而已。
这两天晚上,小桌子常常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进宫以来没跟过什么正经主子,头回进了永和宫这样的地方,处处都华丽精致得叫他挪不开眼。
虽然伺候的只是配殿的一个常在,却是颇得圣宠的。
他觉着自己福泽深厚,跟了一个有宠的主子,第一天来就见到了万岁爷,还因为自己的新名字博得万岁爷一笑。
这两日下来,他却觉得……
主子有没有宠倒是次要,拿他们奴才当人看,这才是他的福分。
——他最大的福分,就是有陈文心这么个主子。
边吃瓜边听小桌子小椅子插科打诨,一会儿是小桌子说小椅子劈瓜耍赖,那瓜一定事先做过手脚。
一会儿又是小椅子嘲笑小桌子,说他自夸大力士是有名无实。
几个丫头也跟着凑趣,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小椅子吃得囫囵吞枣,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吃完了,又趁着小桌子不注意,把他的拿了一块来吃。
“你……”
小桌子刚想骂他,小椅子用袖子抹了一把嘴,对陈文心道:
“主子,咱们都在里头,外面没个人可不成。
要是万岁爷突然来了,那可怎么好。

昨儿个万岁爷就是悄没声进来的,可把他吓了一跳。
陈文心想想也是,见他吃完了西瓜,便叫他去外头守着。
谁知小椅子前脚才出去,马上又跑回来了,气喘吁吁地指着外头,好像有人来的样子。
“是孙公公送菜来了?”
陈文心双眼发亮。
“是皇上来了!”小椅子喘直了气,急道:“快些收拾了吧!”
几案上还流着西瓜汁,白霏还捧着西瓜没吃完。
乍一听皇上来了,众人唬得连忙收拾了起来。
等皇上踏进来,见到的也就是陈文心面前的玛瑙盘,盘子里还装着许多切成块儿的西瓜。
“快要用晚膳了,怎么还吃这个?”
皇上抹着脑门上的汗,大步而行坐到陈文心身边。
他皱着眉看着屋里的四个宫女,把目光落在白露身上:
“也不知道劝劝你们主子。

他看得出白露是四人之首。
四人听了这话纷纷跪地,陈文心知道宫里的规矩,主子错了都是奴才的不好。
连忙向皇上讨饶:
“臣妾只吃了两块,真的只有两块。
您瞧,这不都在盘子里么?”
陈文心说着,用小银耙插起一块送到皇上嘴边:
“皇上尝一口,可甜着呢。

皇上果然就着她的手吃了。
甘甜入口,冰凉沁体。
他一身的热汗也缓解了许多。
但他还是不忘教育陈文心道:“虽然解暑,也不可贪多。
女子食凉过多,对身体有大害。

皇上的口气简直像陈文心的妈。
“是,谨遵皇上教诲。
”陈文心装正经地答着。
这个道理她是懂的,女孩子对冰冻的食物应该少吃,吃多了容易导致体内寒气淤积。
造成痛经事小,影响生育事大。
古代的医疗条件又这么差,她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所以她吃冰镇食物,纯粹是因为天气太热,每次只吃两三口便歇了。
“朕想早些来和你一起用膳,也瞧瞧你平素吃的是什么。
没想到抓到你跟奴才们在这吃西瓜,还说说笑笑的。

皇上用指头点点她的额心,一脸宠溺。
皇上是千里眼顺风耳不成,明明小椅子事先看见了他才来通报,皇上怎么知道呢?
她瞬间有些心虚,觉得在这宫里,她们的一举一动恐怕都瞒不过皇上。
——皇上是最大的主子,所有人都有可能是他的眼线。
看来宫斗剧都是假的,那些妃子们到底谁把谁推到水里,谁给谁下药打胎,皇上应该门儿清才对。
——当然,前提是那个皇上得像康熙这样聪明。
“皇上来得巧了,今儿有好东西吃。

她听到皇上要在这用晚膳,正合了心思。
那道拔丝雪梨糕,本来就是为皇上预备的。
“什么好东西?”
皇上忽然想到,永和宫里还有个小厨房,陈文心定是要了些私菜。
正殿那边,德嫔是不爱动用小厨房的。
她对奇巧食物没什么兴趣,又怕人说她耽于享乐。
恐怕是小厨房的人不受重用,所以巴结上了陈文心这个新贵。
“一会子送来皇上就知道了。

陈文心故意卖关子。
这里正说着话,小桌子已经去御膳房把她的份例菜提来。
皇上看着白露白霜摆盘,不过是一碟蒜拌茄子,一碟炸排骨。
一盘粉蒸肉丸,一盅乌鸡汤。
外有一大海碗的清汤葱油面。
“说了不要乌鸡了,还是乌鸡。

白霜一掀开那个紫砂炖盅的盖子,陈文心就不乐意了。
乌鸡这东西瞧着太丑了,肉都是乌黑的,哪有胃口吃得下去。
“好生挑嘴。

皇上不轻不重地斥了一句,看着她小嘴撅得能挂油瓶,暗自好笑。
果然还是孩子心性。
只要不被这宫里的那些假端庄,那些贪图名利,污染了就好。
这当口小厨房的食盒也送来了。
先是一道虾喷香油亮的虾,和御膳里那道油焖凤尾虾看着一模一样。
皇上恍然大悟,原来她还是惦记这道菜,巴巴得又让小厨房做了出来。
——饶是这样,午膳时她也没吃第三口。
皇上忽然发现,陈文心还是会体贴人意的,她并不是真的不懂规矩。
而后是奶酪鲤鱼。
这并不是真的鲤鱼,只是把奶酪放到鲤鱼形状的模子里,冻成形了再倒扣到盘子里。
皇上记得,午膳时,这道菜她也吃了两口。
最后是一道拔丝雪梨糕。
薄薄的糯米皮子裹上碎雪梨肉,口感既香软又脆甜。
再裹上热腾腾的红糖液,能拔出一尺长的细丝。
——这是皇上唯一一道吃了两口的菜。
陈文心也尝了一口,倒觉得太甜了些。
这道菜她特意要孙太监做了,想留着晚上皇上来的时候当点心吃。
拔丝的糖液,就算冷了也好吃,像糖葫芦的外壳糖皮一样。
皇上有些感动,她居然还细心地发现了自己喜欢吃的菜。
“皇上,快尝尝,和您的御膳味道像不像。

虽然看起来是一样的,不知道吃起来会不会有差距。
陈文心自己急着想吃,碍于皇上在她不能自己先吃,便先夹了一块拔丝雪梨糕到皇上碟子里。
皇上用银箸夹起雪梨糕,转了两个角度看外观。
外观看起来,倒没什么区别。
他送入口中,斯文地咬下半个,咀嚼了一番,随即将剩下半个也直接送入口中。
对着一脸期待的陈文心道:
“像。

这就是好吃的意思了。
陈文心忙夹了一块虾肉,外酥里嫩,熟悉的味道和中午吃的御膳一模一样。
“皇上,这个也好吃。

她忙夹了一块虾肉到皇上碟子里,豪迈道:
“皇上别客气,吃个痛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越之勤妃传》<<<<


第13章 见客

在她看来,皇上每顿饭面对着自己喜欢吃的菜,还最多只能吃两口,这实在太痛苦了。
现在是在她这用膳,一定要让皇上吃痛快了。
“好……”
皇上很配合地又夹了一块拔丝雪梨糕,又用银制小勺给陈文心舀了一勺奶酪鲤鱼,放在她面前的小碗里。
边儿上伺候的李德全心中腹诽,皇上客气?皇上用得着客气吗?这满宫里,什么东西不是皇上的啊?
天下都是皇上的。
皇上吃到六七分饱了,速度就慢下来了,但是没有停。
他惯于吃七分饱养生,但陈文心显然还没有吃够。
他若是停了筷子,陈文心也不好意思再吃,岂不是饿着了她。
皇上觉着陈文心一顿饭吃得实在太多了些。
可她才十四岁,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些应该也无妨。
等她年岁再大些,自己再教她少食以养生。
他想起昨儿晚上,云雨之后他要告诉太监不留。
并非吝啬恩宠,只是怕她年纪太小,若是生子,难保寿数。
可是陈文心怕疼,求着他不要刷洗。
皇上怜惜道:“那你想现在就给朕生皇子吗?”
陈文心当然不想。
她还没有做好生孩子的准备,要生也不能用十四岁的身体生。
脑子一转,想到这几日还属于“安全期”,便拉着皇上咬耳朵,把安全期危险期的算法告诉他。
皇上哭笑不得,问她是哪里听来的歪理。
“在家里时听一个广东来的亲戚说的,洋人都是这样算的。

陈文心当时是这样回答的。
她们家确实来过一个广东的亲戚,不过是来打秋风的。
以为她爹陈希亥在宫里当差必然富裕,没想到她家里,也只是勉强饿不死人的境况。
皇上将信将疑,打算找个机会把宫里的洋人画师叫来,问问这劳什子的安全期是不是真的。
“皇上不吃了么,怎么一直盯着臣妾看?”
陈文心把衣襟上的绢帕拆下,在唇边印了印,并没有痕迹留在上头。
皇上也愣了愣,他好像确实盯着陈文心看了很久。
“秀色可餐,看你就是吃饭了。

皇上说起甜言蜜语,边儿上伺候的李德全和白露他们都低头,假装没听见。
一定是地上有金子,他们在找金子。
陈文心闹了个红脸,知道皇上是吃饱了,便把筷子放下了。
反正她也吃得差不多了。
——真是痛快啊。
份例菜里,除了那锅黑乎乎的乌鸡汤,其他的菜都是按着陈文心的口味点的。
尤其是那道蒜拌茄子,陈文心最喜欢吃。
皇上尝了一口也道好,又嘱咐李德全道:
“赏小厨房。
再跟御膳房的人说,以后陈常在的份例都按贵人的制送来。
不许再送乌鸡汤了,送些好看的汤水来。

先前给陈常在的赏赐,皇上就吩咐按的贵人的例。
李德全倒是不奇怪,但,好看的汤是什么汤?
李德全想了想,乌鸡就是黑了点,但对女子体质是极好的。
既然陈常在嫌难看,那就让御膳房送白鸡汤?
好像没有白鸡。
于是后来的每一日,陈文心用膳时都会发现汤是不重样的。
老母鸡枸杞汤,玉米牛腩汤,红枣野山猪汤……
嗯。
确实都挺好看的。
皇上又一次在永和宫西配殿留宿之后,陈文心这处热闹非凡。
——她搬来永和宫这几天,就没有消停过。
白露冒险在八点准时把陈文心叫醒,陈文心在床上扭得像一条泥鳅,躲避白露的魔音入耳。
“主子,可该起了,一会子宜贵人要来了。

宜贵人方才使人递了帖子来,说要和马常在一起来看望陈文心。
“宜贵人?”
陈文心迷迷糊糊地重复了一遍,虽然这个名字她没听过,但是贵人她知道。
——比她大一级嘛。
官大一级压死人,陈文心觉得应该引起重视。
白露一边伺候她梳洗,一边跟她说宜贵人和马常在的情况。
这两位都居住在佟贵妃的承乾宫东配殿,宜贵人郭络罗氏,年方十八。
章常在章佳氏,年方十六。
两人都是满洲女子,且膝下无子。
“她们,来看望我?”
按理说,宜贵人的品级高于她,应该她去请安的。
只不过陈文心自己不殷勤,连佟贵妃惠妃那些人她都没去请安,更不会把一个贵人放在心上了。
拜见过永和宫主位娘娘德嫔,也就算全了规矩了。
从德嫔的态度里,大致就能猜出这些娘娘们,是不喜欢她这个新贵的。
——谁又会喜欢自己的丈夫宠爱别的女人?
陈文心实在不想热脸贴冷屁股,把自己的脸送上去,让皇帝的女人一个个来打。
况且若是有人怪罪起来,只消说这几日皇上时时召见,不敢违圣命,实在不得空去给众位娘娘请安便是。
但宜贵人主动上门来,总不是来打她脸的吧?
白露见她若有所思,以为她心中担忧,便劝解道:
“主子也不用怕。
说到底呀,没够得上嫔位,称不上一句娘娘,您和她也差不离。

按照大清祖制,皇后之下皇贵妃设一人,贵妃设二人,妃位设四人,嫔位设六人。
余下的贵人、常在、答应,要多少有多少。
——都算不上有牌名的人。
所以白露说,她和宜贵人差不离。
还有一层原因是,皇上恩宠,给予她的都是贵人的份例,说明迟早是要晋她为贵人的。
“你说这宜贵人母家姓郭络罗,那这宜字是皇上赐的封号了?”
章佳氏称章常在,一听就知道是以姓为称,没有封号。
她脑子里把宫里众位妃嫔的名号转了一圈,发现只有宜贵人一个低位妃嫔有称号。
位分高的妃嫔都有称号,只除了……
位分最高的佟贵妃。
佟贵妃母家姓佟佳,也是以姓为称。
陈文心觉得自己嗅到了一点权谋的味道。
皇上要是真的看重佟贵妃,为何连封号都不赐一个?
若是不看重,为何又让她居于六宫之首?
陈文心想不明白,但她猜对了一点。
——宜贵人确实颇具圣宠。
她想起昨儿个皇上和她说闲话,问她怎么老喜欢把宫女太监,聚在屋子里说笑。
她老实回答,觉得自己一个人享受冰山太浪费了,不如让大家都凉快凉快。
正好可以说说笑笑,解解午倦。
皇上听她前半句,只觉得这姑娘心肠太好了些。
待听到后半句,以为她是初来宫中感到寂寞,便道:
“你平日闷了,也可以和宫中姐妹走动走动。
德妃虽然离你近,只怕她的脾性和你不投。
除了储秀宫,这边的答应常在贵人,也有好几个可说话的。

她怎么好意思说,跟白露她们聊天挺好的,不想跟宫里其他主子多来往?
没的叫皇上以为她就喜欢混在奴才堆里。
既然宜贵人和马常在主动来了,那她就好好招待吧。
陈文心一边用早膳,一边嘱咐白露她们备什么果子,等下沏什么茶。
小桌子报说:
“主子,一大早小厨房的孙太监就来了,说要给主子磕头。
那时主子还没起呢,我就打发了他。
他倒实心,对着主子的寝殿端端正正磕了个头才走的。

磕头?陈文心突然想到,恐怕是昨晚皇上赏了他,他把这好记在陈文心账上了。
其实孙太监还不止是给陈文心磕头,昨儿晚上一接到赏赐,他就去皇上的乾清宫门口磕头了。
——昨儿晚上皇上是在西配殿这,孙太监当然知道。
只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那个时候来叨扰。
春宵一刻值千金呐。
“既是这样,再交他做些点心来。
只捡些凉爽可口的,不要那些干巴巴的糕儿饼儿。

她觉得孙太监昨儿晚上那三道模仿御膳的菜,做的十分好,所以有意接受他的巴结。
小桌子把这话带去小厨房,果然孙太监喜不自胜,直管小桌子叫桌公公。
又要请他喝茶吃果子。
陈文心跟前没有管事的公公,只有小桌子小椅子两个太监。
所以他们俩也被外人当做陈文心的管事公公来对待。
小桌子忙摆手,道:
“公公不用理我,还是快些做点心吧,我们主子等着呐。
再说一会儿宜贵人和章常在还要来,迟了就不好了。

孙太监闻言,道:“这也罢了。

就洗了手开始做点心。
陈文心用过早膳后,宜贵人和章常在就来了。
她站在自己寝殿外头相迎,见四个宫女儿两个嬷嬷,一大群人簇拥着两个衣着鲜艳的女子远远走来。
陈文心略打量了二人一番,身量苗条穿桃红色衣裳的应该是宜贵人,她的钗环装饰得格外华丽,显得一边秋香色衣裳的章常在有些暗淡。
“哎呦,这就是陈妹妹吧?”
宜贵人上前便拉住她的手,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啧啧有声道:
“真真是个冰雪冻的美人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越之勤妃传》<<<<


第14章 吃货联盟盟友

这是夸她白呢。
宜贵人一双凤眼斜挑,也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人儿。
行事话语中又带着一股泼辣劲儿,这样有特色的美人儿,不禁让陈文心想到一个经典的文学形象——
王熙凤。
只是,陈文心还是看见了她眼底的一丝落寞。
一个自觉艳冠后宫的女子,年方十八,青春正好。
乍一看到比她更美的女子,哪里会不落寞?
她只是惯于用大胆泼辣,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章佳氏上来规规矩矩行了个万福礼。
她生的一张圆润的脸,较之十四岁的陈文心,竟然还显得矮一些。
陈文心一见她,便觉得亲切友善,忙侧身避过这一礼。
而后又给宜贵人行了礼,给章常在行了半礼。
宜贵人受了礼,章常在又回了半礼。
“快请屋里说话。

三人进屋分宾主坐下,陈文心原要让宜贵人上座,宜贵人却说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不必客气。
于是陈文心和宜贵人在上首对坐,章常在坐在下首。
“宫里许久没有添姊妹了,听说妹妹搬到永和宫来,我急着就要拉她来看呢。

——储秀宫里的是不算姊妹的,不得皇上心意的秀女,她们看不到眼里。
宜贵人说的她自然是章常在了,急着来看不假,倒不是为了姊妹和气,而是为了看看陈文心究竟生的什么模样……
能让皇上一连数日都围着她打转。
见提到此,陈文心忙把事先想好的词儿背出来,左不过是说皇上拘着她了,让她没时间去给各宫的姐姐们请安,希望海涵云云。
章常在忙客气道:“这是哪里话,怎会怪妹妹?侍奉皇上才是第一要事。

宜贵人哈哈大笑,笑得头上那根金光闪闪的步摇金珠乱晃,边笑边道:“正是这话。

孙太监送来的是奶酪碗。
奶酪盛在白瓷圆碗里,又撒上葡萄干、花生碎、蜜豆等物,乍一看倒叫陈文心以为是双皮奶。
“哟,冰得很呢,这是小厨房新鲜做出来的吧?”
宜贵人早就看见了边上摆着的一座冰山,已经化了小半,想来是很早就摆上了。
就连佟贵妃屋子里,也得将近午时才有冰山送去吧?
宜贵人忽然觉得笑不出口了。
章常在倒像是很喜欢这奶酪碗,一连吃了好几口,羡艳地对陈文心道:
“妹妹这处真是好。
永和宫虽然不及承乾宫大,妹妹却能独住在配殿。
承乾宫也有小厨房,只是我和宜贵人也不敢多用。
妹妹这样也和主位娘娘不差什么了。

章常在说的是实话。
哪怕宜贵人这样得宠了一二年的,也没有陈文心这样的待遇。
——她们两可是一起住在承乾宫东配殿的,两个人一分,地方越发窄小。
不过皇上十天半个月想起她一回,召去乾清宫临幸,次次还是吩咐的不留。
只是皇上从前对其他女人更没兴趣,比如说章常在吧,一两个月能见着皇上一回就是好的了。
所以她以为自己是得宠的。
其实她那算是什么得宠呢,跟陈文心一比……
什么也不算。
陈文心默默舀着碗里的奶酪,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没有多说什么。
说些谦虚话吧,她的荣宠摆在眼前,再谦虚难免让人觉得虚伪。
要是说些嘚瑟的话,那是火上浇油,更加招人恨。
她想起前世自己的大学宿舍里,那就是一台比宫斗更精彩的好戏啊。
她一直小心地想躲是非,却一开始就失败了。
她长得好看,就是最招人恨的事情。
这是她最大的错误,无论如何讨好都弥补不了的错误。
来到大清朝,她的美貌直接升上了天。
后宫这些女人不恨死了她才怪呢!
反正说什么都招恨,多说多错,不如闭嘴吃东西。
陈文心招呼道:
“二位姐姐吃这个。

那是一碟用冰山融化的冰水湃过的葡萄,紫色晶莹剔透。
“真甜。

章常在很给面子地吃了一粒,眉开眼笑地又对第二粒上了手。
“瞧瞧章常在,没得叫陈妹妹看笑话。

陈文心隐约觉得,在吃货这条道路上,她似乎找到了盟友。
宜贵人刺了章常在一句,还是捧着白瓷圆碗,小口小口地舀着奶酪。
从她吃东西的模样来看,陈文心倾向于她的泼辣大胆是假象。
本质上,她应该还是一个受闺秀教养极深的女子。
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假装呢?
装温柔装小白兔的她见多了,装泼辣的倒是少见。
唯一一种解释就是——
皇上喜欢泼辣的女子?
不不不,陈文心可不泼辣。
也许皇上口味独特,宜贵人的泼辣去,她的好吃懒做,这些不合时宜的性情反而合皇上心意。
“过几日八月初一,是贵妃娘娘的生辰。
后宫姊妹都要去给娘娘请安的,皇上说不准也会去。
陈妹妹可要早些预备着。

章常在边吃着葡萄,边提醒陈文心道。
对她而言,能有机会见到皇上当然要早早预备。
但她忘了,陈文心是天天能见到皇上的。
宜贵人果然没放过她这句话,又刺她道:“陈妹妹还怕见不着皇上吗?还需要你提醒她预备?”
大约宜贵人这句话口气有些过分了,章常在不再吃葡萄,低头诺诺道:
“是我糊涂了。

章常在本就不受宠,如今又被宜贵人这么直接地说出来,面上难看了起来。
陈文心替她解围道:“章姐姐提醒得正好。
我总要预备一二针线,给贵妃娘娘做寿礼的。

她可不能轻易抛弃,一个潜在的吃货联盟盟友。
章常在面色缓和了些,宜贵人也没再说什么。
方才她是气糊涂了,见着陈文心这里处处都好,心中嫉妒。
碍于皇上的面子又不敢对她如何,只好对章常在撒气。
撒完了气又有些懊悔,章常在和她是一个宫里的。
她虽然不屑无宠的章常在,但也有意拉拢她为羽翼。
如今在外人面前给她没脸,倒把从前拉拢的工夫都白费了。
“二位姐姐吃这个。

陈文心又祭出了化解尴尬的必杀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越之勤妃传》<<<<


第15章 吃货联盟盟友(2)

好容易打发走了这二位,陈文心觉得自己的脸都笑得要僵了。
她不知道,在宜贵人看来,她那浅浅的笑容甚是冷淡。
到了晚间,皇上没有亲自来,却派了小李子来接她去乾清宫用膳。
又要吃那个一道菜不能超过两口的御膳吗……
陈文心觉得那简直就是折磨。
皇上对她一点儿也不好,她宁愿在自己屋里吃孙太监做的“假御膳”!
又是一抬撵轿把她送去乾清宫,下了轿,李德全亲自出来迎接,悄声对陈文心道:
“皇上今儿在南书房,待了整整一日。
内廷供奉们出来的时候,一个个脸色都难看得紧。
一会儿常在可要小心些伺候。

内廷供奉,并不是一种实指的官职。
指的是所有有资格进入康熙的南书房的大臣,这些大臣里除了文学大家,就是军机大臣。
皇上的紧急军务都在这里商讨,当然,有时也会单纯评议些诗词书画。
这相当于一个内阁机关, 是后世雍正的军机处原型。
大臣们脸色难看,那肯定不是谈论诗词书画了。
陈文心听了李德全的叮嘱,硬着头皮点点头,进了皇上用膳的西间。
等了好一会儿,皇上姗姗来迟。
见着她倒没有想象中的怒容,而是一脸笑意。
——看来困扰了皇上一日的政务,应该是解决了。
陈文心松了一口气。
倘若皇上真的心里憋着什么劲,她可不知道要怎么开解。
“传膳!”
皇上大手一挥,又拉着陈文心的衣袖,凑在她耳边说悄悄话。
只见皇上献宝似的呱唧呱唧一番,陈常在那张脸笑出了花来。
小李子看得愣住了,被他师父李德全狠狠一踢,踢在小腿肚儿上,这才回过神。
李德全也纳闷得很,皇上到底跟陈常在呱唧了什么?
他只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喜欢吃的菜”。
看着皇上那献宝似的表情,他打心眼里不服气。
这陈常在不就是长得漂亮些,皇上竟然待她这么好。
那表情,那表情……
李德全想也不敢多想,自己冒出来的这个念头。
他竟然觉得,皇上在讨好这个陈常在……
反了天了还,皇上怎么会讨好一个小小的常在呢!
这顿饭李德全伺候得心不在焉,说是伺候,反正有侍膳太监,他也不过是在旁边站着罢了。
倒是小李子发现了,皇上今儿个用膳,有些不对劲……
不止是皇上,陈常在也很不对劲。
两人好像约好了似的,按着顺序一道菜吃一口。
皇上的顺序是从上到下,陈常在是反着的。
侍膳太监似乎也发现了这个规律,两人对视一眼,谁也没敢出声。
皇上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他们当奴才的哪里敢管。
待两个把桌上的菜肴各尝过一半后,齐齐歇了筷子。
李德全这才注意过来,陈常在怎么可能只吃这么一点?这不可能啊。
皇上也吃得比平时少了很多。
皇上用帕子抹了抹嘴,也没接茶来漱口,牵着陈文心往内室走,还不忘回头嘱咐道:
“先别撤下去。

然后两个人坐在榻边,头碰头地说些什么,还看见陈文心时不时用手比划着什么。
小李子悄悄往里面探头看,他师父站在皇上边儿上,看见小李子偷看瞪了他一眼。
小李子连忙低头垂眼。
不一会儿,李德全出来,面色古怪地对侍膳太监道:
“皇上有旨,把油焖凤尾虾、奶酪鲤鱼、拔丝雪梨糕、片鸭、西湖醋鱼、酒酿圆子……”
李德全一口气报了十个菜名,缓了口气道:
“这些留下,其他的都撤下去吧。

这就是皇上刚才在她耳边说的主意。
他们一人尝一半的菜,把喜欢的都记下来,留着继续吃。
侍膳太监定是不敢阻拦的,除非他们不要命了。
反正祖宗的规矩他们伺候完了,万岁爷也用完膳了,用膳完毕后那些菜万岁爷要怎么处置,那就不归他们管了。
——虽然现在明显是皇上要留着继续吃,只是不想打破老规矩。
皇上真是机智啊。
陈文心觉得,皇上是可拉拢的第二个盟友。
吃货盟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越之勤妃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