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流年半生缘云汐九渊小说_一世流年半生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世流年半生缘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夏雷炮

角色:云汐九渊

简介:《一世流年半生缘》(主人公是云汐九渊)是来自夏雷炮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百年前,他娶她,是为结魄灯,救他心上人一命。百年后,她与他断离,三魂六魄消散世间,结魄灯灭。灰飞烟灭前,她告诉他,愿君长守九州,孤独万年,不生不死,不老不灭。云苍大陆,再无她踪影……上穷碧落下黄泉,吾寻九州,无你一人。

书评专区:

流波将月去:一个人物都有存在的意义,都是关键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二刷,三刷,每看完一遍 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和不一样的收获。

淡烟:思维清晰,布局合理,内容连贯流畅不遗漏,实属强悍!叙述事物纠葛细心,营造角色延续后文章节动了很多心思,不值得何年何月才能欣赏完美文。

![4.63.jpg][1]

《一世流年半生缘》免费阅读

第2章 断离,一刀两断

藐藐山。
这地方位于北荒,她父君一年前领命来此查探突现异样时,与同往的母君被一蛟龙斩杀于七杀戬下。
蛟龙逃逸不知归处。
而她的夫君九渊,那一日,在素宁的坟前,醉酒连连,根本不知当日,她父君母君往生之事。
回想此,“扑通”一声,云汐直接跪倒在她父君母君的衣冠冢前,发出悲戚的一声绝喊,“父君,母君,是女儿不孝……”
她当自己嫁给九渊,这九州的神尊会幸福,哪怕他不爱她,陪在他身边,他总会每天爱她一点点。
可是她错了,他不爱的心,始终也不会改变。
就像万年寒冰,永远都化不开。
“父君,母君,是女儿没有用,女儿到现在也没能寻的那恶龙为你们报仇雪恨。女儿这些年,真的好累,也好疼。”
“我消散了,也不会再有人记得我。父君母君,若你们还在,必不会让汐儿这般累……”
云汐回想到昔日承欢于父母膝下,那时还情窦未开的她,是多么的天真无邪。
可是现在,爱而不得会痛。
生离死别会苦。
“父君,母君,女儿就来了,你们还会在吗?”
云汐靠在坟头,仿佛还如小时候般靠在父君母君的怀里般,她回想到这样的场景,便心里一阵温暖。
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她便从掏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对准自己的真元内丹处,直接就刺了下去……
……
九渊现在最不想回的,便是自己的府邸,神尊殿。
因为殿内有那个一直在等他的女人,日复一日,不厌其烦。
可他没有她这般的耐性。
一瞧见她,他便想起他们的婚姻,他爱的人从来都只有素宁,那个一颦一笑,都清晰地刻在他心尖上的女子。
云汐是好,是美。
可每每瞧见她,他会想起,他是如何的为结魄灯妥协而娶她。
所以,每每都是深夜才回。
这日回来,大殿内不再有云汐等待的身影,走进来,空空无人的大殿,还让他愣了一下。
可不过片刻,就有神尊殿的仙娥朝着他行礼而来,“神尊,这是尊后让我交给你的。”
九渊薄唇一抿,没接话,但面色却是一冷,更是不耐。
她又在耍什么把戏!
“放那吧。”
九渊负手要走,但被仙娥给叫住,“神尊,你还是瞧瞧吧,尊后说,一定要你过目才行。”
这话一出,九渊心头便直接生起一团浮躁。
他一挥手,仙娥手上端着,被盖住的那团红布便被一阵风吹,落了地。
九渊呼吸一窒,是万万没想到。
云汐给他的,居然是他们大婚当日,为证明夫妻同心,琴瑟和鸣所一起取血凝力的所化的同心锁。
不过,不再是当日的完整。
两半,两半。
云汐要和他一刀两断?
九渊拧了拧眉,薄唇欲掀,可是他又猛地凝神。
他从没爱过她,两半又有何妨?
“拿去毁了。”九渊冷漠地掀唇,转身离开,不再看那两半的同心锁一眼。
他回了房间,可没多久,房门外就响起一阵敲门声。
“还需要本神尊亲自过来给你开门?”想到是云汐,九渊的话语里便多了几分不耐。
下一刻,只见一身藕绿色纱裙的女子,推门从外面走进。
她低着头,头上朱钗挽发。
不是云汐。
“神尊,我没处可去了,我能否在你的神尊殿住一段时间?”女子抬起头,一双杏眼,盈盈水态,我见犹怜。
这一眼,九渊的心口狠狠一震。
他仿佛看到了素宁站在他的面前,可他也清楚,眼前的女子,不过是和素宁有着七八分相似,她一母同胞的妹妹罢了。
“你要住,就住吧。”九渊敛神,薄唇缓缓而掀。
“真的呀!神尊你真好!”
一听到九渊这么说,女子这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着如星星般璀璨的光,她高兴地跑过来。
可是,九渊下意识地避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世流年半生缘》<<<<][2]----------第3章 怕你追悔已晚可是,九渊下意识地避开了……------------------云汐的鼻子相当的灵敏,他也不愿自己身上沾上别的女人气息。女子瞧见九渊这样疏离的动作,低头瘪嘴道:“神尊,青鸾自幼和姐姐生长在竹林,相依为命,你与姐姐当时如神仙眷侣般,虽然姐姐已死,可是我却将神尊你当成姐夫,家人来看待。神尊,是青鸾不好吗?”说话间,那如扇子般的睫毛轻轻的,上下掀动。下一刻,泪珠簌簌。“姐夫”二字让九渊皱了眉,九渊负手而立,“本尊与你姐姐素宁未行婚嫁大礼,你这声‘姐夫’让众多仙家如何瞧本尊?”青鸾吸了一口气,抽泣哽咽道:“神尊,青鸾都知道。这次只是这样一提,以后会格外注意。可是……”犹豫了一下,青鸾还是急的出口,“要不是云汐,你和姐姐早就已经成婚了。”听言,九渊敛眸,眸色晦暗不明。一瞧九渊这般寡沉脸色,青鸾便低头认错,“神尊,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尊后。”“无事,本尊已和她断离。”“啊?神尊,这是怎么一回事?”青鸾震惊万分,可心里面却无比的得意和窃喜。九渊和云汐断离,那么,她便有机会了。“本尊忽然想起,这种节骨眼上你住在神尊殿不太合适,去下界的竹林小屋吧,有事你可召唤本尊。”九渊言语淡淡,自素宁死后,再无任何人可以激起他心中半点波澜。“好。”青鸾虽然嘴上说着乐意,但心里却是极其不愿。她才从下界上来,而且,明明前面他已同意。可她却什么都不敢再说?……九渊施法,准备带青鸾去下界时,却被青鸾给打断:“神尊,今日初灵上神在布雨施法,会有彩虹,我想瞧一瞧,能不能腾云去?”于是,九渊便带着她腾云而行,青鸾望着周围,内心雀跃。只需要一会儿,初灵便会看到她和九渊同行,那么这一幕,必然就会传到云汐的耳里去。甚至是众仙家。届时……刚想着,一道强力的凌波就朝着九渊劈了过来,九渊一挥手,凌波便在瞬间消失不见。“没想到堂堂的九渊神尊,竟如此的三心二意,下流不堪!”一道冷漠的讥嘲响彻而来,不过顷刻,一个绝美,身着白色纱裙的女子便飞身在他们的面前。“初灵,你怎么能对我家神尊大不敬呢!”青鸾拧眉,挺身维护,刻意咬重“我家”二字。闻言,初灵瞥了旁边的九渊,只见他薄唇紧抿,并无否认之意。“我竟不知,九渊神尊居然还如凡尘俗世般,纳了侧妃。”初灵冷冷勾唇,鄙夷讽刺。云汐为他付出那么多,他半点不顾,可他却能出现在旁人身边,一同腾云而行,相互依偎。“走吧。”九渊欲要施法,现在遇上初灵,初灵针对他们,已经看不上彩虹了。“怎么?被我抓个正着,你连句解释都没有?”初灵冷冷一嗤,拦在了他的面前。“初灵上神,本尊不想与你为难,让开。”九渊眸色已冷。可初灵刚要开腔说话之时,青鸾却抢先在前,“神尊要同你解释什么?你不过是一个布雨的小神,我家神尊做什么还要事事向你报备吗?而且,神尊和云汐已经断离,他难道就不能有新的选择?”青鸾嗤了嗤,故意地挑眉,挑衅而得意。初灵却震惊无比,久久不能反应。爱九渊如命的云汐,怎么可能会同九渊断离?而且,云汐怎么都没和她提?而一旁的九渊就已经带着青鸾施法,瞬间就在初灵的面前消失,初灵看着眼前的空空无人。皱眉不快,当即伸手念诀,追音而去:“九渊,云汐爱你成痴,如今同你断离,必定事出有因。若云汐有什么事情,怕你追悔已晚!”九渊听到了,不过嘴角一抹嗤嘲。她乃堂堂云汐上神,天族云氏唯一的后人,能有什么事?[>>>>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世流年半生缘》<<<<][2]----------第4章 当年是她不过瞬间,九渊已将青鸾给送到了竹林小屋。“你就安心在这里修行,若有需要,可以来神尊殿找本尊,但天族规矩多,你莫要再莽撞。”九渊将她安置后,又叮嘱了她一句,这才离开。青鸾望着眼前消失的九渊,心下沉重。明明姐姐已死,云汐也已经同他断离,她还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可他始终不曾正眼瞧她!……九渊从下界回来后,便去了他师弟扶桑的聚星殿。“今个是什么风将你给吹来了?”他一进聚星殿,扶桑歪头朝着他看了过来。“本尊若不来,如何见得着你这桃花酿?”九渊低声一嗤。下一瞬,一瓶桃花酿便被扶桑施法送了过来,见九渊席地而坐,姿态随性而慵懒的饮着桃花酿。扶桑低低调侃出声:“瞧你今日这架势,是要同我不醉不归,就不怕你家云汐找来?”“我与云汐已经断离。”九渊一挥手,面前便多了一沉香木的案桌,桃花酿置放于上,他的那双黑眸静然所望,思绪不明。“你说什么,云汐同你断离了?”扶桑震惊万分,手中的桃花酿险些落地。闻声,九渊拧眉,十分不耐。人人都知他们乃夫妻同体,一说断离,谁都不信。原想找个清净处,但还是提起了她,想起了她。见九渊不曾搭腔,只是将桃花酿送到自己的嘴中,扶桑静默片刻,便勾唇笑道:“那么,恭喜师兄,终于得偿所愿。”可是,九渊还是不作答。转眼间,就已喝掉了他两瓶桃花酿。“师兄,为何你还如此闷闷不乐?”听言,九渊直接嗤出声:“本尊这几百年来,从未有过如此开心的时刻。”“是么?”扶桑薄唇一抿,下一刻,九渊一记眼刀就扫了过来。扶桑噤声,两人对月畅饮。酣畅淋漓,大快人心。扶桑嘴角掠开明显的笑容,“师兄,我记得你喝醉还是百年前。”“是吗?”九渊拧了拧眉,已没什么影响。“百年前,也就是素宁忌日时,你在素宁的墓前喝晕,那可是云汐拖着你,将你下界竹林带到我这聚星殿的。要不是她及时将你送到,你体内已经喝下的那些忘川河水,早就已经侵蚀你的五脏六腑!”“云汐?”九渊皱眉,不可置信。“那不然呢?你九渊战神在这四海八荒可是树敌不少,如此机会,谁还不趁虚而入?只是我无法想象,那日满是伤痕的她是如何将你带上这九重天。”九渊眸色一暗,他也无法想象,百年前居然是云汐将他给带回的。他一直认为,把他带上九重天的人,是他的师弟扶桑。真是云汐?仔细回想,他忽然忆起,醒来时,他直接抬手打翻了她送来的药膳……“那不是云汐还能是我?我那日可是被师傅给罚闭关,这世界上啊,也就只有云汐掏心掏肺对你了。”扶桑手撑着自己的头,晕晕沉沉已酒醉的扶桑,直接就睡在了案桌上。九渊看着扶桑,薄唇紧抿,脸色僵沉。就在这时,一道疾风袭来——“九渊,你拿命来!”[>>>>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世流年半生缘》<<<<][2]----------第5章 一根断裂的肋骨七杀戬散发的紫光迅速冲来。九渊手压案桌,飞身而起,那案桌便在七杀戬下,硬生生地被劈成了两半,扶桑闻声,一个激灵,迅速幻化出长剑,朝着蛟龙攻来。“好你个臭蛟龙,居然还有胆子闯进我聚星殿,看爷爷我今日不灭了你!”“灭我?连云杀都不是我的对手,扶桑,你这小小的星君,口气也太猖狂了些!”“那本尊呢!本尊今日就叫你为云杀上神偿命!”九渊敛眸,破云剑凌厉地朝着蛟龙攻来,蛟龙双手一摊,巨大的光波飞升而出,瞬间就将他给包围其中。七杀戬和破云剑相撞,火树银花,不分上下。几十个回合下来,蛟龙幻化成原形,张开獠牙,怒吼着朝着九渊扑来。九渊竖手念诀,一条巨大的白龙直接腾空而起。一爪就将蛟龙给抓出一道巨大的口子来,蛟龙和白龙纠缠而斗,扶桑被强大的光波给弹出了数丈远。足足斗法约莫一炷香的时间,白龙发出一声怒吼,直接咬下蛟龙一只爪子。迷雾阵阵,蛟龙趁势而逃。“砰——”白龙直接从空中摔在殿上,发出一声巨响,不过片刻,白龙就已经幻化成人形,浑身伤痕累累的九渊便躺在了地上。“师兄!”扶桑冲了进来,但九渊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来,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凝心调息。“不过短短百年,他的道行长了不少!”九渊重重地喘息着。刚刚和蛟龙斗法时,蛟龙居然能使出云家术法!“但你刚刚招招都要将他置于死地。师兄,说到底,你还是为了云汐。”因为云杀是云汐的父君。“不是,云杀上神乃我天族之人,被蛟龙斩杀,若不除掉这蛟龙,难以扬我天族神威,也坏我九渊名誉。”九渊起身,迅速地就收了破云剑。扶桑望着,不禁问声道:“就真只是因为这些?这几百年来,你就没有对云汐有过半点的动心吗?”“不曾。”九渊漠然决然地甩下这一句话,便已丧失在聚星殿中。他赶回神尊殿,现身在他与云汐的房间,可是房间内,空空如也,桌上摆放着的,是她那日给他做的饭菜。饭菜已经腐败发臭。她不是一向最爱干净吗?就算她不收拾,难道仙娥也没有收拾?想到刚刚蛟龙使出云家术法和云汐不见踪影,九渊急的推开房门,床榻上,鲜血遍布,触目惊心,但是四周却空无一人!九渊念诀,传音四周,但整个神尊殿内,都不见有人回应他。他开始搜寻着神尊殿内上上下下的角落,最终,在桃树下面看到了一那碎裂成了两半的同心锁。同心锁上有人施咒。九渊拧眉,掐诀一破——这哪里是什么同心锁,分明就是一根断裂的肋骨,肋骨上面缠绕着的,是一缕青丝。“九渊,结魄灯我可以给你,不过,你要赠我你的一缕青丝。”青丝,情丝。他给了青丝,在大婚当日还曾给她一滴心头血,不是心头血所幻化的同心锁吗?怎会是肋骨?九渊的脸色在瞬间苍白,整个人身形一颤,不稳,竟直直地摔倒在地。“神尊!”[>>>>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世流年半生缘》<<<<][2]----------第6章 她已元神俱灭九渊没有回应。他现在整个脑海里所浮现的,都是云汐往日的身影。还有她曾说过的那些话。她曾说:“你若是想要结魄灯我给你便是,你不一定要娶我。”“我九渊从不白拿他人之物,这是你族的规定,拿结魄灯必须要娶你为妻,九渊愿娶你为妻!”就在这时,初灵不顾天兵阻拦,怒火攻心的冲进了神尊殿。一道闪电朝着九渊劈了过来。“神尊!”天兵大呼,但九渊连避都没有避。他的身上已经被火苗吞噬,头发和脸被烧的乌黑,可九渊依旧是无动于衷,直到天兵引水灭火。避免初灵再做什么以下犯上的事情,便将初灵给拦在一边。在火被扑灭后,初灵瞧见了九渊手中攥住的,青丝和肋骨,她想到了往日云汐问她的话——【我听说有一种术法,夫妻大婚当日,取对方身上一物,再加心头血,可幻化成你想要之物,意欲夫妻同心,琴瑟和鸣的见证。我不想要什么,我只想要一个同心锁,我想要和他长长久久。】“九渊,你知道云汐有多爱你吗?为了和你长相厮守,白头到老,她取了自己的肋骨来做见证物!”“你知道吗?云汐取肋骨的时候有多么的痛,她被云杀上神宠在掌心,可是她却因为你,受尽了所有的苦难,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她在哪里!”这一刻,九渊终于回神过来,他颤颤发问,黑眸黯淡。初灵只是哭,不愿说。天兵见状,回禀道:“回神尊,北荒土地呈报,在北荒的冰湖下……发现了云汐上神的仙体。”轰隆——九渊仿佛听到什么在一刻轰然倒塌的声音。他迅速地起身,捏住碎成两半的肋骨,飞身而行。“你有什么资格去见她?若不是你,她不会身死!我要杀了你!”初灵说着,便念诀施咒,不过被天兵天将给拦了下来。“初灵上神,你布雨未成,已被天君降罪,你现在还要罪加一等吗?”“我就是魂飞魄散,也要杀了他替云汐报仇!”初灵不管不顾,但是下一刻就被天兵用捆仙锁给锁住……天兵们朝着神尊追了过去。他们是奉天君之命,前来通知九渊神尊,更是要将云汐上神的仙体从北荒带回。可他们的法力远在神尊之下,天兵还在半途,九渊早早就已经现身于北荒。北荒的土地一瞧见他,便朝着他作揖前来。但被九渊施法,土地便被一阵风给送到了远处。他迅速地飞身于冰湖,只见冰湖之下,云汐闭着眼睛,一把锋利的灭灵刀直中她的心口真元内丹处。而她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素白的纱裙被鲜血铺满,真元已破,但瘦骨嶙峋的尸形,触目惊心……[>>>>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世流年半生缘》<<<<][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3966583681.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uishuyun&bookname=%E4%B8%80%E4%B8%96%E6%B5%81%E5%B9%B4%E5%8D%8A%E7%94%9F%E7%BC%98

上一篇 2022-01-11 上午7:31
下一篇 2022-01-11 上午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