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曦玥朱颜执手红尘破万势小说-云曦玥重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执手红尘破万势

作者:纳兰灵灵

主角:云曦玥朱颜墨儿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执手红尘破万势》(主人公是云曦玥朱颜墨儿)是来自纳兰灵灵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前世,云曦玥二十三岁踏入皇宫,从此,她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人,除了她的娘亲,她的那些所谓的亲人,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手脚被砍断,生不如死,自己的儿子也被她牵连,不得善终。云曦玥临死之前发誓,若是人生可以重来一次,她一定选择完全不一样的道路。再睁眼,她重生回到幼年时期,未进宫之时,这一世,她必让前世害死自己的人,血债血偿!

书评专区

曲终人不见:作者的文笔让我觉得很舒服,没有太多浮夸的词藻,就是娓娓道来的感觉。代入感很强,细节到位。一路哭一路笑的跟着女主走完了一段精彩的故事,真是意犹未尽!

江上数峰青:这本书像品茶,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因为很多对话和侧面描写值得反复品味方能理解妙处,很多旁白反话和故意留白需要读者脑补获得爽点。不喜欢的会觉得是一口寡淡乃至于苦涩的水,半杯都喝不下去。非常极端的双向选择。

![5.15.jpg][1]

《执手红尘破万势》免费阅读

第0016章,罚跪

 看着明柳带着四个粗使婆子的时候,云曦玥很淡定的站起身。

  两个粗使婆子就要上前架住云曦玥,云曦玥脸顿时冷了下来,厉声,

  “我自己会走,谁敢碰我,我要谁死无葬身之地!”

  她云家嫡女,就算是落魄无为,也是有尊严的。

  两个婆子吓的退了几步。

  明柳也吓住。

  而云曦玥却一步一步朝慈心院走,身边跟着丫鬟如月,如月依旧低眉顺眼,大气不出。

  明柳立即跟上。

  云曦玥带着如月到了慈心院,如月就被拦住不许进去,“小姐!”如月低唤。

  云曦玥停下脚步,看向如月。

  才伺候几天,根本说不上有什么感情,而如月也没近身伺候过,彼此间也不了解。

  “如月,如果我出不来了,你就同奶娘去山庄寻我娘吧!”云曦玥说完,坚决的迈步进了慈心院。

  如月仔细寻思,顿时领悟过来,快速的朝外院跑去。

  希望,希望能够见到管家,让管家去请二老爷回来!

  还未埋进房门,一个茶杯就砸了过来,云曦玥是可以躲开的,却硬生生的忍着,让那茶杯砸在自己额头上,

  滚烫的茶水沿着了眼角流下,茶杯落在地上,碎成了几片,血也一下子流了出来,云曦玥心冷一片,却依旧挺直腰杆进了小厅。

  老夫人坐在主位,许心莬坐在她身边哭泣,云慕思、云慕岚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跪下!”老夫人怒喝。

  云曦玥抬眸,直直的看着老夫人,“不知道曦玥做错了什么?让祖母二话不说就要罚曦玥!”

  “还敢顶嘴!”老夫人怒喝一声,又抄起了一个茶杯砸向云曦玥。

  这次没砸向云曦玥的额头,而是砸在了她肩膀上。

  云曦玥闷哼一声,依旧笔直的站着。

  “来人!”老夫人低喝。

  明杨、明柳立即进了小厅。

  “把她拖去外面院子跪着,跪到天黑!”

  老夫人说完,就有些后悔。

  这若是被云谶知道了,母子之间怕是又要起龌蹉。

  明杨、明柳有些犹豫。

  云曦玥却淡淡开了口,

  “祖母,都是您的晚辈,骨子里都流着你的血,为什么您偏心偏的如此厉害?

  为什么不停曦玥辩解一句,就判了曦玥的罪?”

  从此这祖母,在她心中,也只是一个词,两个字而已了。

  老夫人张嘴,说不出一个字来。

  许心莬怕老夫人心软,顿时大哭起来,“所以,我就活该被表姐你欺负吗?”

  云曦玥闻言看向许心莬,乌黑黑的眸子里,全是讥讽,“呵,呵!”

  转身出了小厅,到了院子跪下。

  老夫人想说什么,已经迟了。

  明柳、明杨追出小厅,就见云曦玥跪在院子里,身子笔直笔直的,小脸惨白着,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全是哀伤、委屈,让人瞧着都心疼。

  明杨捂唇,扭开了头,眼眶红红的。

  云家嫡出小姐,活得还不如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谁信?

  可它却实实在在是真的。

  “明柳,去求求老夫人吧,天这么冷,四小姐这么跪着,会伤了身子的!”

  “明杨,你确定?”明柳淡淡问。

  去给一个不受宠的小姐求情,得罪一个受宠的小姐,她又不是傻了。

  明杨深深吸了口气,“你不去,我去!”

  说完,便进了小厅,跪在老夫人面前,“老夫人,外面天冷,您让四小姐起来吧!”

  老夫人闻言,眼睛一亮。

  准备顺着这台阶下,让云曦玥回去。

  许心莬却忽然大哭起来,“呜呜,我要回许家去,呜呜,外祖母不疼我了,呜呜,我要回许家去!”

  被许心莬哭的心烦意乱,又心疼,又责备她不懂事。

  可到底是心肝宝贝,宠着疼着捧在手心的人儿。

  “明杨将为二等丫鬟,下去吧!”

  明杨失望万分,用力的磕了个头,起身出了屋子.

  看着明柳那得意的眼神,又看了看院子中仰头望天的云曦玥,明杨心口涩的难受。

  屋子里,许心莬依旧哭闹着要回许家,老夫人柔声细语的哄着。

  “好了,好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不回许家去?’

  “我讨厌明杨,她帮着云曦玥欺负我,我不要她继续留在慈心院,祖母,你把她赶出去,呜呜……”

  “好好,赶出去,一会就让人牙子把她卖出去!”

  “卖出去便宜她了,要让她去洗衣房浆洗,不,先让她也去院子跪着!”

  “好好好,明杨,还不去跪着!”

  小厅外,明杨心越来越冷。

  冷入骨髓,痛彻心扉。

  她一心一意伺候的老夫人,为了一个无理取闹的外孙女。

  看向明柳,只见明柳眸中皆是怜悯,明杨一步一步走到云曦玥身边跪下。

  云曦玥看了明杨一眼,没有说话,继续看着天空。

  “要下雪了呢!”云曦玥淡淡说。

  这场雪一直下,一直下,下到了十二月半,虽说瑞雪兆丰年,可这场雪,却让大楚国来年闹了灾。

  雪太多,融化成水,跟下多了雨闹水灾是一样的。

  明杨错愕,抬头天空果真下起了雪。

  一开始不大,后来便大了起来。

  两个人跪在院子里,身上很快就铺了一层薄薄的雪。

  屋子里,传出欢声笑语,云慕思、云慕岚逗着老夫人,也逗着许心莬。

  明柳看着跪在院子里的明杨,只那么瞬间,她觉得她失去了很多很多……

  管家见到如阳的时候,很错愕,“你说找谁?”

  “找二老爷,四小姐与表小姐在闺学里起了些蹉语,表小姐找老夫人告状了,四小姐怕是要被老夫人重罚!”

  管家有些紧张,深吸一口气才说道,“二老爷已经半年没回过府了!”

  二老爷,也就是云曦玥的亲爹云麒当年可是探花郎,深的皇上看重,

  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就辞官做了商人,而二夫人韩氏也被送去了庄子上。

  三老爷云弼亦是探花郎,却在二老爷辞官,二夫人被送去庄子后,请求外调,

  这些年一次都没回来过,只是偶尔送一封书信回来,至今未娶!

  “管家,求你了,快派人去请二老爷回来吧,不行大老爷也好,不然四小姐……”

  管家也知道事关重大,拖延不得,“你先回去,我这就派人去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执手红尘破万势》<<<<][2]----------第0017章,警告 只是能不能找到,就难说了。  天空的雪越下越大,院子里的两个人都成了雪人,小厅里的人似乎不知道,或许知道了,佯装不知道。  暖心苑  大夫人何氏看着方夫子,“夫子的意思是?”  “我才疏学浅,教不了府中各位小姐,来请辞离去!”  方夫子淡淡说着,端了茶水慢慢抿着。  何氏错愕,心中却笑了开来。  看吧,这才第一天去闺学,就把夫子给气走了。  方夫子又放下了茶杯,“夫人打理府中中馈想来很忙,所以忘记了几位小姐的教导,只是以后还望夫人悉心些才是,免得传出什么不好的坏了几位小姐的闺誉!”  何氏听着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呢?  “夫人,这些扎记都是我素年积累,还请夫人交给今日前去闺学的那位小姐,  她说的很对,没有人生下来就是会认字的,她以前没机会,但愿她以后有机会后好好学习!  不要将别人的嘲笑放在眼里!”  方夫子说着,从方瑶手中接过一个包袱,放在桌几上。  何氏彻底懵了。  “麻烦夫人了,告辞!”  方夫子说完,起身,带着方瑶离开。  何氏回过神来,“蜜桃,你快去问问今日在闺学都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何氏有些心慌。  总觉得会发生一些事情。  而此刻  皇宫之中。  一本奏折放在了皇帝的龙案上。  皇帝打开看了几眼,就重重的合上了奏折。  “宣云谶进来!”  “是!”  云谶忐忑不安的进了御书房,皇帝把奏折丢在他面前,“自己看看吧!”  云谶连忙跪下,捡起了奏折看了之后,吓得汗流浃背。  “身为御史言官,却让自己家发生这样子的事情,  修身、治家、齐国、平天下,连后院都管不好的人,让朕如何敢用?”  “臣该死!”  云谶第一次怨恨上老夫人。  都说了,不许再为难云曦玥,却不想,转个眼睛,就罚云曦玥跪在院子里。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若有下次,前兵部尚书府的下场就是你们云家的明天,下去吧,别再这里碍眼!”  皇帝冷着脸,摆摆手。  云谶拿着奏折失魂落魄的出了宫,回云家。  何氏已经得知闺学的事情。  原来把方夫子气走的,不是云曦玥,而是府中其他人。  而她的一双女儿也是其中之一。  亏她先前洋洋自得。  “甜蜜!”  “奴婢在!”  “慈心院那边什么情况了?”  何氏问,心里有些发慌。  甜蜜犹豫了片刻,才说道,“四小姐已经被罚跪有一个半时辰了,而明杨因为帮四小姐求情,也被罚跪了,还有可能会被发卖出去!”  “糊涂,糊涂!”何氏连忙起身,  “快把披风拿来,去慈心院!”  何氏真怕这事情闹起来。  两个女儿被云谶重罚。  许心莬是表小姐,云谶不太会管,可云慕思、云慕岚却是云谶的女儿,依云谶的性子,太生气会直接送庄子去。  何氏急急忙忙到慈心院,雪已经盖住了云曦玥的头,只露出一张惨白的脸。  屋子里还传出尖锐又刺耳的笑声。  肆无忌惮,又幸灾乐祸。  “年姐儿……”  何氏连忙上前,要扶云曦玥起来,“年姐儿,地上凉,先起来再说好吗?”[>>>>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执手红尘破万势》<<<<][2]----------第0018章,父亲 云曦玥抬头,看着何氏,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不说话。  大眼睛里带着她的委屈,她的不甘,她的恨。  是的,恨。  这一刻,云曦玥的眼中有恨,虽然淡淡的,却把何氏吓了一跳。  刚刚那一眼,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恨,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般。  仔细看去,云曦玥眸中依然有恨,但却不一样了。  何氏深吸一口气,又“年姐儿,听大伯娘的话,先起来好吗?”  云曦玥抬眸,依旧淡淡的看着何氏,“大伯娘确定能做主让我起来?”  何氏闻言,脸色顿时难看的很。  她确实不能做主,但此刻事急从权,先让云曦玥起来再说。  “年姐儿……”  “大伯娘在怕什么?因为表妹和两个妹妹的话,祖母连问一句都不曾,就让我出来跪着,  既然祖母认定我错了,那就一定是我错了!”  云曦玥说着,再次垂下了头。  何氏咬了咬唇,手心全是汗,屋子里偏偏笑声不断,她真是要气死了。  连忙迈步进了小厅,“你们够了!”  何氏声音不大,却威吓力十足。  笑声戛然而止,老夫人不悦的看向何氏,“你做什么?”  “娘,你就由着她们三个胡闹?今日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儿,你问清楚了吗?  就将年姐儿罚外面去跪着,你可知道,外面下雪了,年姐儿都快成了一个雪人,  这样子的事情传出去,外人怎么看咱们云家?”  何氏几乎是吼出来的。  也狠狠的看了两个女儿一眼。  至于许心莬,那是老夫人的心肝,她根本懒得理会,也懒得去管。  云慕思、云慕岚吓得一瑟缩。  许心莬吓得就要哭。  老夫人却忽然站起身,几步走到何氏面前,扬手就要给何氏一巴掌,  却见小厅外,果然下了大雪,而云曦玥和明杨都快被大雪覆盖住。  老夫人眼眶微微发红,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手慢慢落下。  深深吸了几口气,才说道,“让她回年年苑去吧,让明杨拿了卖身契跟着过去伺候!”  何氏忽然瞪大了眼睛。  因为年年苑那些人,除了奶娘,卖身契全部都在她手里捏着,并没有给云曦玥。  老夫人慢吞吞转身,许心莬连忙上前,扶住老夫人,“外祖母!”  老夫人揉揉许心莬的头顶,“外祖母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可是……”  “乖,回去吧!”  老夫人说着,缩回手朝寝房走去。  许心莬抿紧嘴唇,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  何氏立即转身走出小厅,“来人,送四小姐回年年苑!”  两个粗使婆子立即上前,扶起浑身僵硬的云曦玥,慢吞吞的朝慈心院外走去。  走出慈心院,云曦玥就看见了父亲云麒。  三十多岁的云麒一身青衣,面容冷峻的看着云曦玥,眸子内没有多少情绪,也没有丝毫怜惜。  云曦玥看着他,慢慢的落下泪来。  若他疼她一二分,老太太也不会这般待她,姐妹们也不敢这般欺她、辱她。  第一眼见到云麒的时候,云曦玥的眸子是亮晶晶的,只是渐渐的,亮光消失,变得越来越暗淡,  最后是浓浓的失望和厌恶,垂下头,轻轻的迈步,从云麒身边离开。  没有唤他一声![>>>>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执手红尘破万势》<<<<][2]----------第0019章,狠绝 云麒站在原地。  就那么站着。  雪下的很大。  脑子里想着他看见的云曦玥。  那孩子个子不高,身子瘦弱,和小时候的白白胖胖、粉粉嫩嫩完全不一样。  此刻她一身积雪,额角还有伤,半边脸全是冻僵的血迹,半边脸惨白一片。  看着他的时候,一开始眼睛亮晶晶的,渐渐落下了眼泪,眸子也开始暗淡无光,最后失望、绝望、无所求的离去。  眼角眉梢像她娘,性子也像她娘。  绝情的很。  云麒站在慈心院前,何氏带着两个女儿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跳。  这个家,云谶不是最可怕的,二爷和三爷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他们舍得。  如云麒,谁不想在朝堂上有一番作为,可他却能够舍了朝堂,去做一个低贱的商人,  而这些年,他赚了多少银子,没人知道,因为他没拿回来过一文钱。  “二叔回来了!”  何氏干巴巴低唤。  云慕思、云慕岚也纷纷行礼,“见过二叔!”  云麒看着何氏,看着云慕思、云慕岚,  “大嫂把孩子教的真好,仗势欺人也做的很好!”  迈步离去。  何氏震在原地。  这不是在夸她,是在讥讽她。  他不是不在乎,他只是懒得管。  如今他回来了……  何氏只觉得完了。  云麒要是和云谶说,云谶不会轻饶了她。  “娘?”云慕思、云慕岚低问,  何氏看着两个女儿,红着眼眶,将她们拉走。  云麒进了慈心院,丫鬟、婆子没人敢拦,许心莬被代代扶着出来,  “二、二,二舅舅!”许心莬心虚低唤。  没来由的怕。  云麒看着许心莬,“你和你娘一点都不一样!”  “可是外祖母说我和我娘最像啊!”  “呵呵!”云麒冷笑,  “你娘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从不招惹是非,也不会欺辱他人,你说,你哪里像她?”  云麒说完,进了小厅。  这简直就是一巴掌,打得许心莬面红耳赤。  二舅是责骂她恶毒,欺负云曦玥吗?  可,可她……  许心莬哭都不敢哭,因为她看见个云麒出手,那鞭子一下子甩出去,直接把人打飞出去,皮开肉绽。  “走,走,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  许心莬心急的说着,她害怕。  她害怕云麒一会也把鞭子甩过来。  代代不敢犹豫,扶着她快速离开慈心院。  云麒进了小厅,看着小厅内的摆设,眸子一缩,随手就砸了好几样东西,  乒乒乓乓的让得知云麒回来的老夫人害怕。  又来了。  当年就是这样子,一个不顺心、容易就砸东西,不管任何场合。  老夫人紧紧捂住自己的心口。  他是回来问罪的吗?  还是回来责备她苛待了他的嫡女?  可那真是他的女儿吗?  但……  老夫人看着云麒砸的那些东西,眸子又闪了闪,吭都不敢吭一声了。  “既然那么厌恶她,为什么把她的嫁妆摆到慈心院来?  你用着她的东西,苛待着她的女儿,晚上能睡得安稳?”  云麒的声音很冷很无情。  像一把利剑直刺老夫人的心脏,刺的她血肉模糊,痛彻心扉。  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我……”[>>>>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执手红尘破万势》<<<<][2]----------第0020章,恐慌老夫人顿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当初她要和离,带着孩子走,  是你说,这孩子在云家是云家正儿八经的主子,将来更是高高在上,  真真是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云麒简直是毫不留情面的指责了。  今日见到云曦玥,他就开始想念那狠心的女人。  对他狠心,对她的女儿也狠心。  曦玥是她捧在手心的宝啊,她怎么能够不管不顾,一去这么多年,连丝毫信息都不给他,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他一直在等,等她微微服软,哪怕是一点点的服软,他就把她接回来,或者带着曦玥去外面住。  可她就是那么狠心,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不见他,不见女儿,就那么待在庄子里,也不出来。  心里的怨啊、恨啊,一时间一股脑涌了上来。  云麒只觉得难过、失望、愤怒,绝望,疯狂的开始砸小厅里的东西,什么都砸,老夫人立在一边只能心痛的哭。  直到小厅没有东西可以再砸,云麒才冷着脸,扬长而去。  老夫人身子一软,瘫坐在地。  看着一室狼藉,痛苦万分。  她那个温润如玉、贴心暖肺的儿子到底去哪里了?  云麒出了小厅,就看见一身官袍的云谶站在院子里,雪落了很多在他头上,肩膀上。  两兄弟一个站在高处,一个站在矮处。  相视片刻后,云麒下了台阶,朝外面走。  云谶伸手拉住云麒的手臂,“这是你的家!”  “早已经不是了,从六年前就不是了!”  云麒说着,道不尽的愁,诉不完的怨。  “想她,就去把人接回来!”  “接回来,让你们像虐待曦玥那般磋磨她吗?”  云谶顿时无话可说。  云麒看着云谶,摔袖快步离去。  云谶在院子里站了许久,才迈步上了台阶,进了小厅,看着一地狼藉以及瘫坐在地上哭泣的老夫人。  丫鬟、婆子们早在云麒出现的时候就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慈心院,心里都是惧怕这个二爷的。  云谶瞧着,竟不知道要用什么语言来说老夫人的作。  只是走上前,扶老夫人起来,然后抱起她进了寝房,把她放在寝房内的贵妃椅子上,把奏折放在老夫人面前,  “皇上今日说了,这样子的事情,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如是再犯,前兵部尚书府的下场就是云家的下场,也只会更严重!”  老夫人怔怔的。  她以为云谶会安慰她的,结果却一句话都没有安慰。  云谶离开之后,老夫人痛哭出声,好久之后才拿起奏折看了起来。  上面记载着今日发生的一切事情,  许心莬、云慕思、云慕岚明目张胆又放肆的嘲笑云曦玥,后来陷害云曦玥,  她不问青红皂白罚了云曦玥,奏折上把她们所说的话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老夫人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心中恐慌。  也明白,以后再不能随意折辱曦玥了。  两个儿子的态度已经很明显,皇上的态度也很明显。  “呜呜……”  为了一个外孙女,失去了儿子的敬重,也失去了媳妇的敬重,  孙女们都觉得她好糊弄,一个个肆无忌惮的骗她。  而曦玥怕是也怨恨她的吧!  她众叛亲离了!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云曦玥……[>>>>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执手红尘破万势》<<<<][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2718525244.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uewenqidian&bookname=%E6%89%A7%E6%89%8B%E7%BA%A2%E5%B0%98%E7%A0%B4%E4%B8%87%E5%8A%BF

上一篇 2022-01-18 上午3:44
下一篇 2022-01-18 上午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