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战婿林天赐林轻雪》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小说:龙神战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江傲天

角色:林天赐林轻雪

简介:《龙神战婿》(主人公是林天赐林轻雪)是来自江傲天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十年前,他是豪门弃子,一个善良的小女孩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 十年后,他是威震边境的战神,权势滔天,荣耀归来! 婚礼现场,他牵起当年那个小女孩的手,向全世界宣布:“从今往后,有我,你就拥有全世界!”

书评专区:

挽风走:该书的内容很好,可以看出作者学习了各方面的很多知识,才能在书中传达给读者,从这本书了解你不知道的小知识以及做人的道理。

月亮邮递:首先的承认作者下了很大的功夫在人物刻画这一方面,所以书中的每个角色,无论主角还是配角,都有灵魂!

《龙神战婿林天赐林轻雪》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龙神战婿》免费阅读
第2章

林天赐怎么也想不到,母亲的病竟然已经危急到了这样的生死关头!

“轻雪你别着急,我已经到中州了,告诉我你的位置,我马上过去!”

问清了地点,林天赐立即上车,心急如焚的赶往医院。

半小时后。

中心人民医院。

林天赐下了车,急匆匆的跑进医院大门。

而同一时间,一名长发披肩的年轻女人,同样神色焦虑的跑了进去。

“护士小姐,请问林彩微的病房在哪?”

“护士小姐,请问苏长青的病房在哪?”

两人来到医院前台,几乎同时开口询问。

“林彩微女士在五楼508号病房,苏长青先生在六楼612号病房。”

“谢谢!”

得知病房地址,林天赐和女人跑向电梯。

进入电梯,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微微一怔,谁也没说话,表情沉重,显然都藏着心事。

片刻后,电梯到了五楼。

林天赐走出电梯,一路奔向病房,很快便见到了林彩微和林轻雪。

“妈,雪儿!”

他走到病床前,看着林彩微虚弱苍白的脸色,心脏狠狠的抽搐起来。

“哥……”

林轻雪扑入林天赐怀中,痛哭失声。

“没事了,别怕!哥回来了,一切都过去了!”

林天赐轻轻拍着林轻雪的后背安慰着,心情却是变得更加沉重。

好不容易才安抚好林轻雪,林天赐坐到床边,紧握着林彩微的手,眼眶逐渐泛红。

“妈,儿子回来了,你…你睁开眼看看儿子啊!”

他悲痛的几乎要哭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纵然他林天赐身居高位,杀伐无数,但此情此景,又有哪个当儿子的,能忍得住悲伤?

“咳咳…天,天赐,是你么?”

渐渐地,林彩微睁开眼,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费力的抬起手,轻抚着林天赐消瘦的脸庞。

“孩子,你瘦了,这些年在外是不是很辛苦?对不起啊,是妈没用,没能照顾好你们……”

听到这话,林天赐低下头,泪水终究溢出了眼眶。

他深吸一口气,偷偷擦掉眼泪,挤出一丝笑容,“妈你放心,儿子过得很好,不辛苦!”

“是儿子不孝,这些年没能回家照顾你和妹妹,是儿子对不起你们!”

林天赐自责不已。

“轻雪,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是怎么说的?”

林轻雪一愣,正犹豫该怎么开口,林彩微却急忙说道,“妈没事,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行。”

说完,她握着林天赐的手,虚弱的笑道,“天赐,妈已经替你存够了买房的钱,你可以安心娶个媳妇过日子了。”

“妈,那些钱到底……”

“钱的事你不用管,这是妈唯一能补偿你和雪儿的,你一定要收下。”

林彩微依旧笑着,“孩子,你这些年在外,有没有遇到喜欢的女孩?”

林天赐一愣,心中苦涩。

身为军统部至高无上的统帅,他这些年除了执行任务就是征战沙场,哪有闲工夫谈这些儿女情长?

然而母亲病成这样,林天赐也不好说实话让母亲忧心,只能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妈你放心,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真的?”

林彩微一脸欣喜,气色都好了不少,埋怨道,“你这孩子,都谈对象了怎么也不和妈提前打个招呼?”

“行了,你快去带你女朋友过来,让妈好好看看。”

林彩微轻叹道,“妈现在也没别的念头,只要能看见你和雪儿幸福,妈就满足了。”

林天赐微微皱眉,心情越发沉重。

“哥,你就别不好意思了,我和妈又不是外人,迟早要和嫂子见面的。”

林轻雪笑着道,“我也想见见嫂子呢。”

看着林彩微和林轻雪那充满期盼的眼神,林天赐也不好说出实话,只能点头道,“那好吧,我出去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哎呀,还打什么电话,你直接去接她过来,我和雪儿在这里等着,快去吧。”

“好。”

林天赐硬着头皮点头。

离开病房,林天赐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他心里自然不想欺瞒母亲,可事到如今,哪怕是欺骗,他也不能再让母亲失望了!

就在这时。

一个年轻女人擦肩而过,表情沉重,眼眶红红的,显然之前哭过。

她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妈,我已经在医院了,医生说爸的手术费需要两百万,我已经凑了三十万,你看看家里还有多少存款……”

“什么,没钱了?怎么会这样……”

“妈你别哭,我会想办法的!”

挂了电话,女人深吸一口气,身体靠在墙壁,无力的蹲下,止不住落泪。

两百万手术费啊!

这让她短时间去哪里凑?

林天赐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看着。

虽然不认识,但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女人正在为钱犯愁。

也是个苦命人啊。

“苏婉柔,你到底考虑清楚了没有?”

就在这时,一道轻浮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林天赐便看见一名油头粉面的青年走了过来。

“我已经问过医生了,你爸的手术费要两百万是吧?”

青年淡淡的说道,“老爷子说了,钱不是问题,只要你答应嫁入江家,一切都好商量。”

“苏晨,你给我住口!”

被称作苏婉柔的年轻女人怒声嘶喊,“你滚!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入江家!”

“哼,不知好歹!”

苏晨冷哼一声,“江家可是资产百亿的豪门,能看得上你是你的福分!况且你现在还有的选么?如果没钱,你就等着给你爸收尸吧!”

“你!你给我滚!滚啊!”

苏婉柔撕心裂肺的哭喊。

苏晨冷笑一声,转身离去,他丝毫不急,因为他知道苏婉柔肯定会妥协的。

而事实证明。

苏婉柔的确没得选择了。

她虽然是苏家的子女,但因为女儿身,一直不受重视,如今老爷子逼婚,她一个弱女子除了认命还能怎样?

这就是现实。

在钱权面前,任你心气再高,也不得不低头!

“你需要钱么?”

就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林天赐,突然上前问道。

苏婉柔一愣,抬头警惕的看着林天赐,“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

林天赐平静道,“你如果愿意帮我一个忙,钱的事,我可以帮你解决。”

苏婉柔黛眉紧蹙,依旧警惕,“我凭什么相信你?”

若放在平时,这种陌生人搭话,苏婉柔肯定不会搭理。

但事到如今,她就像是病急乱投医,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要紧紧的抓住!

面对苏婉柔的质疑,林天赐没有废话,直接拿出一张黑卡交给她。

“这是全球各大银行联通的黑龙卡。”

林天赐说道,“你若不相信我,可以去医院前台付款试试,密码是六个0。”

他一生行事,不喜欢浪费口舌,能用行动解决的事,就绝不会浪费时间。

苏婉柔警惕的看着林天赐,没有说话。

理智告诉她,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看起来并不像什么有钱人,这张卡也肯定刷不出钱,这一定是个骗局!

但事到如今,哪怕是骗局,她也不得不咬牙去尝试。

毕竟,她父亲此刻就躺在手术台上,等钱救命!

最终,苏婉柔还是咬牙接过银行卡,心情忐忑的走向前台,尝试付款。

前台的收银员接过银行卡操作了一番,将一张单子递给了苏婉柔。

“你好小姐,您的手术费已经缴纳完成,这是账单,请您查收。”

苏婉柔愣住了。

居然…真的刷出来了?

那个男人没骗自己!

他真的帮自己付了手术费!

苏婉柔深吸一口气,激动又惊喜的接过账单,连忙跑回到了林天赐面前。

“谢谢!谢谢你!”

她深深的低头鞠躬,满是感激!

林天赐摆了摆手,区区两百万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只要能让母亲安心,别说是两百万,便是两千万两个亿,他都不会皱下眉头!

“对了先生,你刚才想让我帮什么忙?”

见林天赐沉默寡言,苏婉柔主动开了口,认真道,“你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

林天赐迟疑稍许,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如果只是假扮你女朋友让你家人安心,我可以帮你。”

苏婉柔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但除此之外,你如果提出其他过分的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

“你放心,我不会提别的要求。”

见苏婉柔答应,林天赐终于是松了口气。

当即,两人加了电话和微信,一起回到了林彩微的病房。

“妈,雪儿,给你们介绍一下。”

林天赐笑着说道,“她叫苏婉柔,是我的女朋友!”

林彩微母女眼睛一亮。

“咳咳,天赐,快,快带她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林彩微激动的咳嗽起来,林天赐连忙带着苏婉柔过去。

“伯,伯母你好…”

苏婉柔红着脸打了声招呼。

虽然只是演戏,但毕竟这种事还是第一次体验,难免会羞涩。

“挨!孩子,伯母可算是等到你了!”

林彩微高兴的握着林婉柔的手,越看越是欣喜,“天赐,你过来。”

林天赐连忙上前。

林彩微欣慰的看着两人,笑问道,“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谈了多久了?”

林天赐一愣,不知该怎么开口。

“我和天赐很早就认识了,大概快三年了吧。”

苏婉柔却平静的说道,“我平时工作一直挺忙的,所以也没时间来看望伯母,还望伯母不要怪罪。”

“不会不会,伯母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责怪你。”

见苏婉柔如此有礼貌,林彩微越发喜爱,笑着道,“孩子,既然你和天赐谈了这么久,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

林天赐和苏婉柔都是一惊。

“哥,嫂子,妈其实一直在等着你们的婚礼,既然你们谈了那么久,也差不多该结婚了。”

林轻雪笑着道。

林天赐和苏婉柔对视一眼,表情尴尬。

他们从见面到现在才不到几分钟而已,这就直接谈到结婚了?

“妈,其实我们……”

林天赐话还没说完,苏婉柔突然开口道,“我们下个月就结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神战婿》<<<<


第3章

林天赐猛地一惊!

苏婉柔看了林天赐一眼,用眼神示意林天赐,既然是演戏,那就演到底。

林天赐顿时沉默了。

“真的么?好!太好了!咳咳咳……”

林彩微激动的连连咳喘,显然病情很严重。

“妈,你别说了,快躺下好好休息,等你身体养好了再谈婚礼的事。”

林天赐连忙说道。

“妈没事,妈只是太高兴了。”

林彩微笑着流泪,“妈这一生亏欠你和雪儿太多,现在能看见你们过得幸福,妈就算是死也满足了。”

闻言,林天赐脸色默然,心情沉重。

“雪儿,你过来。”

林天赐带着林轻雪走出病房,沉声问道,“你实话告诉我,妈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闻言,林轻雪脸色暗淡下来,哽咽道,“医生说了,是肺癌晚期,只剩下不到两个月时间了……”

轰——林天赐只觉脑海轰然炸响。

他的脸色顿时白了下来,怎么也想不到,林彩微竟然患上了肺癌!

还是晚期!

直到现在,林天赐才终于明白,为何林彩微如此急切的催他结婚了。

显然是想在临死之前,见证自己儿子的婚礼!

想到这,林天赐不由痛心万分,一拳又一拳的砸在墙壁上,痛苦不已。

他自责!他痛心!

“哥,你别这样。”

见林天赐如此,林轻雪也是悲痛不已,哽咽道,“妈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见证你和嫂子的婚礼,只要你和嫂子结婚,妈肯定会很开心的…”

林天赐深吸一口气,心情异常沉重。

他本打算让苏婉柔帮忙演场戏让林彩微安心就差不多了,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完成超出了他的预料。

人都快没了,林天赐身为人子,又岂能让母亲带着遗憾离世?

“轻雪你放心,我和天赐已经商量好了,下个月一号就结婚。”

就在这时,苏婉柔的声音突然响起。

林天赐惊讶的看向苏婉柔。

“轻雪,你先进去陪伯母吧。”

苏婉柔笑了笑,支开林轻雪后,走到林天赐面前说道,“你们刚才的谈话,我已经听见了,你别太难过。”

林天赐低头沉默。

“你放心,我既然答应帮你,我一定会帮到底。”

苏婉柔一脸认真,“我毕竟收了你的钱,这是我应该做的。”

“钱是小事,你不怕被人说闲话么?”

林天赐轻叹道,“而且,刚才那个叫苏晨的,好像说过有人要娶你……”

“我不会嫁的!”

苏婉柔突然激动起来,咬牙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江涛那样的畜生!”

林天赐挑了挑眉。

他不知道江涛是谁,也不知道苏婉柔为什么如此厌恶那个人。

不过苏婉柔既然愿意和自己结婚,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好吧,既然你愿意,那我们就把这场戏演到底。”

林天赐说道,“你放心,等婚礼结束,我会送我妈去京城治疗,到时候我们就离婚。”

苏婉柔一愣,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但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只是演戏而已,离婚是理所当然的事。

继续聊了一会儿,苏婉柔便离去了。

林天赐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叶峰,替我安排一下,下个月一号我要结婚,我要让整个中州市见证这场婚礼!”

林天赐已经想好了。

就算是演戏,也要办得轰轰烈烈,让林彩微彻底安心。

这十年他已经亏欠母亲太多,这一次,绝不能让母亲再留下任何遗憾!

随着林天赐这道命令发出。

整个中州市都轰动了!

几乎同一时间,中州的上流权贵都收到了消息,一个神秘的大人物将要在下个月一号举办婚礼!

“听说此人是来自军统部的大佬,身居高位,权势滔天!”

“没想到这等大人物居然会选择在中州举办婚礼,实在是我中州之福啊。”

“这场婚礼,必将轰动中州,载入史册!”

“唉,也不知是哪个女人如此幸运,居然被这等大人物看上。”

一时间,上流圈子议论纷纷,消息很快传遍了中州各个角落,让人震惊。

而此刻,对婚礼一无所知的苏婉柔,回到了苏家。

她站在大厅里,面对众多苏家长辈的怒视,心情忐忑,表情却满是坚定。

“爷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们准备下个月一号结婚!”

“你说什么!”

苏老爷子苏震,当场大怒。

他好不容易才谈下苏婉柔和江家的婚事,而此刻,苏婉柔竟然敢这样说?

“爷爷,我求你了!”

苏婉柔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根本不喜欢江涛,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嫁给他?”

“住口!逆子!你这个逆子!”

苏震气的怒吼,“这是我和江家定下的婚事,岂能由你乱来!”

“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已经替你收了江家的彩礼,三天后便举办婚礼!”

苏震怒道,“你若敢忤逆,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他早就想好了。

江家要的只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女人而已,只要苏婉柔还能生育,即便断手断脚,也无所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神战婿》<<<<


第4章

当苏震的话音落下,苏婉柔的心都凉了。

她岂能想得到,自己的爷爷,会如此冷血,如此无情?

明知道江家的少爷,是个性情残暴的精神病患者,不知道折磨死了多少任妻子,而如今,却要把她往火坑里推!

这一刻,苏婉柔的心彻底被伤透了!

“来人,给我把苏婉柔带下去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离开苏家半步!”

苏震直接下了命令。

在苏家,他就是天!

绝不允许任何人忤逆!

与此同时。

林天赐离开了医院,坐进车内。

“去林家!”

他冷冷道。

前排的司机身体一哆嗦,明显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杀气。

显然,林天赐怒了。

不能不怒!

他离开这十年,每年都会定期向林家暗中送一笔钱,数额庞大,至少上亿!

其目的,是为了报答外公林老爷子当年的收留,也用于补贴林彩微和林轻雪的生活费。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家才能在短短十年内迅速崛起,挤进中州的上流圈子。

林天赐本以为,自己为林家带来荣华富贵,哪怕那些林家亲戚冷血自私了一点,也至少会照顾好母亲和妹妹。

但结果万万没想到。

自林老爷子意外去世后,林家几个子女,为了防止林彩微分走家产,竟然直接将林彩微和林轻雪赶出了林家!

甚至,连林老爷子生前留给林彩微的房子,林家也要抢走!

冷血!

无情!

林家的做法,如何让林天赐不怒?

“林帅,区区林家,何须您亲自下场。”

前排的司机忍不住说道,“只要您下令,我现在就带人去灭了林家!”

“外公当年对我有恩,无论林家人如何,机会还是要给的。”

林天赐冷声道。

他想的很明白。

林家之所以敢这样做,估计是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毕竟自己身份特殊,除了林老爷子之外,估计也没第二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念在林老爷子的份上,机会,林天赐自然要给。

但林家那群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他们的选择了!

很快,林天赐抵达林家。

相比记忆中十年前的林家,此刻的林家可谓是富丽堂皇,变化极大,无愧于豪门二字。

“你留下,我自己去。”

林天赐说完,推开车门,一脸冷酷的走进林家大门。

而此刻,林家众人正欢聚一堂吃饭,气氛相当热闹。

“大哥,恭喜你上任家主,我敬你一杯。”

林有德举起酒杯,满脸谄媚。

别看他之前对林彩微母女那么嚣张霸道。

在他大哥林有文面前,他始终是个弟弟。

林老爷子生前共有两子三女。

大儿子林有文,二儿子林有德,其他三个女儿都出嫁了。

老爷子死后,林有文顺理成章的上位,是如今林家的家主。

“家主,听说林天赐那小子回来了,刚才有人在医院看见他了。”

“哼,他还有脸回来?当年要不是因为他们一家,我林家也不会让人嘲笑。”

“就是,当年林彩微被赶出韩家,让我林家丢尽脸面,在外人面前头都抬不起来,真是被他们一家给害惨了!”

“家主,这小子突然回来,该不是想争夺家产吧?”

“我呸,就林天赐这小贱种也有资格来争夺家产?他是什么东西啊!”

“还好家主英明,把林彩微一家趁早赶出林家,这小子就是想抢也没机会了,哈哈哈。”

一众林家亲戚议论纷纷,气氛倒是不错,只是所说的话,让人心寒!

坐在主位的林有文,保持着淡淡的笑意,开口道,“不管怎么说,林天赐毕竟也有我林家一半的血脉,若他真要回来分家产,多少还是要给他一点的。”

给当然要给。

但至于给多少,就得看他的心情了。

“是么?那你林家打算给我多少?”

突然,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场中顿时安静下来。

所有人齐齐转头看向门外,顿时脸色齐变。

“林天赐!”

“居然是你!”

“哼,你这小贱种还有脸进我林家?”

“赶紧滚,你没资格进我林家大门!”

一群人纷纷怒斥,仿佛见到的不是他们林家的人,而是一堆臭狗屎般,厌恶至极。

林天赐一一看向众人,最终目光停留在林有德身上,眼神逐渐变冷。

他走到林有德面前,冷声道,“听我妹妹说,你之前为了抢房产证,动手打了她们?”

林有德一愣,怒极而笑道,“怎么,你这小贱种还敢来威胁我?”

“哼,老子就是打了你又能把我怎样?那房子本该是我的,要不是……啊!!”

话还没说完,林天赐猛地一巴掌甩出去,直接将林有德打飞,鲜血狂飙!

嘶——众人震惊不已。

怎么也想不到,相隔十年,当初那个任人欺辱的穷小子,竟然变得如此凶悍了!

“林天赐,你放肆!”

林有文震惊的好片刻才回过神,当即大怒。

居然敢在他这位家主面前动手,当他是死人么!

然而林天赐却丝毫不理,走到林有德面前,一把抓起林有德,一巴掌拍了下去。

啪!

“这一巴掌,替我妹妹还给你!”

啪!

“这一巴掌,替我妈还给你!”

啪!

“这一巴掌,替外公教训你!”

林天赐松开手,林有德早已是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像条死狗般惨叫痛哭。

“大,大哥救命!大哥救我啊!”

他跪着爬到林有文脚下,浑身都在颤抖。

林有文脸色铁青!

他愤怒的一拍桌子,牙呲欲裂,“反了!反了天了!”

“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当即,门外几名林家保镖立即冲了进来。

但结果……

砰砰——林天赐三拳两脚,直接将那几个保镖放倒,毫发无损。

见此一幕,林家众人彻底震惊了!

这真的是林天赐么?

真的是他们记忆中,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韩家弃子?

“你,你……”

林有文瞪着眼,死死盯着林天赐,却怎么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显然,他害怕了。

怕林天赐突然发狂,对他出手!

“看在外公的份上,我给你们一次机会。”

林天赐冰冷的目光一一扫过林家众人,一字一句,冷冷道,“下个月是外公的忌日,我给你们一个月时间,去外公的坟前下跪忏悔,否则,我要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神战婿》<<<<


第5章

林天赐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对这种冷血无情的家族,多留一秒都让他感到恶心!

“家主,这简直太过分了!”

“居然上门打人,他这分明是没有把我们林家放在眼里!”

“哼,当初他们一家被赶出韩家大门,若不是我们林家好心收留,他们早就饿死了,真是狼心狗肺的畜生!”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

直到林天赐离去,之前不敢吭声的林家众人,这才纷纷开口痛骂。

林有文一言不发,脸色十分阴沉难看。

“大哥,你看看我的脸,都被打烂了!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做主啊!”

见林天赐离去,林有德这才敢爬起来,满脸怨毒的哭诉。

“闭嘴!连个丧家之犬都怕,你这废物真是丢光了我林家的脸!”

林有文恨铁不成钢的怒斥。

比起林有德被打,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脸面。

居然当着他这位家主的面动手,分明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哼,好你个林彩微,居然敢跟我来这一套,看来我倒是小看了你啊。”

林有文冷哼一声,冷笑道,“真以为林天赐能打一点,我林家就会怕了你?就会把家产分给你们?真是可笑!”

到了他这种身份地位,想事情自然要往深处想。

在他想来,林天赐消失十年,这次突然出现,其中必有蹊跷。

说不定就是林彩微为了抢夺家产,所以把林天赐叫回来对付他们。

“家主,你的意思是林彩微在背后教唆林天赐闹事的?”

“好哇,这个狼心狗肺的林彩微,真是太过分了!”

“何止是过分,我看她简直猪狗不如!”

“老爷子生前对她多好?现在老爷子才刚走了一年不到,她为了抢家产,居然做出这种事!”

“畜生!她林彩微一家都是畜生!”

林家众人纷纷怒骂,仿佛恨不得弄死林彩微一家。

然而他们却没想过,如今在林家作威享福的并不是林彩微一家,而是他们!

自一年前老爷子意外去世,林彩微母女便被他们逼出家门,甚至断了她们的生活费,让她们母女无依无靠,生活何其艰难。

“大家放心,只要有我林有文在林家一天,她林彩微就休想从我林家拿走一分钱!”

林有文信誓坦坦的说道,“不过今天这件事大家暂时不要传出去,免得让外人笑话,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处理,哼,林天赐这不知死活的小畜生,居然敢当着我的面打人,我绝不会放过他!”

“大哥,你可千万不能再心软了,一定要狠狠的收拾那个小畜生,最好把他的狗腿打断,让他一辈子当废物!”

林有德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止是林天赐,林彩微和林轻雪也不能放过!”

“说得对,这一家都是白眼狼,不给点教训,他们肯定不会安分。”

“哼,不安分?他们要是还敢来闹事,我就打死他们!”

一群人叫嚣着,仿佛林天赐一家根本不是林家的人,丑陋的嘴脸让人心寒!

另一边。

林天赐离开林家之后,回到了医院。

林彩微已经睡下休息了,林天赐带上林轻雪去医院附近吃饭。

“轻雪,哥问你件事,你要实话回答我。”

林天赐一边说,一边拿筷子夹红烧肉放在林轻雪的碗里。

“嗯嗯,哥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林轻雪大口吃着饭,含糊不清的说道,丝毫不顾形象。

倒不是因为太饿了,而是因为她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

林天赐见此一幕,心中不禁有些刺痛,更加愧疚了。

他放下筷子,沉声说道,“你为什么要辍学?妈知道这件事么?”

啪啦——林轻雪身子一颤,手中的筷子都掉在地上,一脸惊慌的看着林天赐。

“哥,你,你都知道了?”

“你能瞒得住妈,还能瞒得住我?”

林天赐有些生气,“我要是不说,你难道还打算一直瞒下去?”

林轻雪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般不敢说话。

“轻雪,你知不知道妈把我们养大有多不容易?妈那么辛苦赚钱让你上学,你却瞒着她私自辍学,你这样做对得起妈么!”

林天赐训斥道,情绪有些激动。

他是真的很生气。

林轻雪今年才刚满十八岁,正是努力学习的年纪,不读书未来哪里有出路?

虽然林天赐并不缺钱,完全可以给她提供奢侈富裕的生活,但这样做只会害了她。

一夜暴富这种事,最容易摧毁一个人的心态和斗志,尤其是林轻雪这样的年轻女孩。

“对不起哥,我知道错了……”

林轻雪始终低着头,肩膀颤抖,止不住的落泪。

林天赐叹了口气。

他本想在训斥几句,让这丫头长点记性,但林轻雪哭成这样,他这个当哥的哪里还舍得再说下去?

“好了,别哭了,哥也不是故意要说你,只是为了让你长点记性。”

林天赐起身拿出纸巾替林轻雪擦干眼泪,继续问道,“说说看吧,你为什么要辍学?”

林轻雪咬着红唇,似乎不太想说。

林天赐顿时看出了什么,沉声道,“不要怕,有什么事都告诉哥,哥替你做主!”

林轻雪苦涩道,“其实…其实是因为我不喜欢读书,所以……”

“少骗我,你年年都拿奖学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读书?轻雪,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林天赐直接打断了林轻雪的谎言。

林轻雪咬着贝齿,突然眼眶红了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无声落泪,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见林轻雪如此,林天赐眼神冰冷,心中已经怒火燃烧了!

“是不是和林家有关?”

林天赐冷声问道。

林轻雪擦着眼泪,轻轻点头,哽咽道,“外公去世前,留给我一笔学费,后来二姨来找我,让我把钱交给她保管,说我一个女孩读书没用,以后去她家当保姆就行了……”

咔嚓!

林天赐瞬间情绪失控,一巴掌拍碎了身旁的木椅!

林轻雪和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哥,你,你怎么了?”

林天赐没说话,深深的吸了口气。

此刻的他,愤怒的足以杀人!

先是把林彩微和林轻雪赶出家门,断了她们的生活费和学费,还让林轻雪去当保姆,当他们的佣人?

这是人能做出来的事?

“轻雪,吃饭。”

林天赐怒极而笑,“吃饭完,带哥去你二姨家!”

他倒要看看,那二姨一家到底有多么恶毒狠心,敢这样欺负他林天赐的妹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神战婿》<<<<


第6章

即便没有林轻雪这件事,在林天赐的记忆中,那二姨一家就相当刻薄冷漠。

二姨家一共三口人,二姨林彩云,二姨夫刘庆,以及他们的儿子刘浩。

林彩云是林家公司的中层高管,年薪百万,丈夫刘庆是小区副主任,人脉广泛,夫妻二人平时为人相当傲气,无论在家在外,总是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

林天赐还记得,小时候林彩微带他和林轻雪去林彩云家拜年,被林彩云一家各种嫌弃羞辱,根本没有半点亲情可言。

而如今,林彩微病成这样,他们不但没有雪中送炭,反而雪上加霜,如此对待林轻雪。

这让林天赐如何能忍?

“哥,我…我不想进去,我害怕。”

来到林彩云家的门口,林轻雪神色紧张,显然是被欺负怕了,不敢去见林彩云一家。

“别怕,有哥在,没人能欺负你。”

林天赐沉着脸,抬手用力的敲门。

“谁啊谁啊,敲那么大声干什么!”

屋内传出一道尖锐的女高音,紧接着房门打开,一名满身名牌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正是林彩云。

“二,二姨你好。”

见到林彩云那张满是刻薄的冷漠脸庞,林轻雪顿时紧张起来,习惯性的低头打了声招呼。

林天赐眼神冰冷。

从林轻雪这样的动作便足以看出,自己不在的时候,林彩云一家是怎样对待林轻雪的。

“呵,原来是你啊。”

林彩云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瞥了林天赐一眼,微微一惊,“你是…林天赐?”

“没错。”

林天赐淡淡道,“听我妹妹说,二姨你们一家平时对她很关照,所以我今天特意来拜访一下。”

林彩云一愣,假模假样的笑道,“哎呀,都是自家人,关照是应该的,你不用那么客气。”

说完,她不动声色打量了林天赐几眼,见林天赐穿的似乎挺普通,表情顿时没那么热情了。

“老婆,外面是谁来了啊。”

屋内传出一道声音。

“是我妹妹的孩子,他们说来拜访我们。”

林彩云回了一句,随即不冷不热的对林天赐说道,“你们进来吧,把鞋子换了,别弄脏地板。”

林天赐没说话,一脸平静的带着林轻雪走进了屋子。

来到大厅,只见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报,正是林彩云的丈夫刘庆。

“二姨夫你好。”

林轻雪紧张的低头鞠躬。

“嗯。”

刘庆敷衍的应了一声,头也不抬,架势十足。

“老公,这是林天赐,我妹妹那个儿子。”

林彩云小声提醒道。

刘庆这才抬起头,看了林天赐几眼,淡淡道,“原来是你啊,坐吧。”

“等等。”

林彩云拿出几张报纸,铺在沙发上,假笑道,“这沙发已经很老了,容易脱皮,铺张纸坐着舒服点。”

林天赐冷笑不语。

“天赐啊,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怎么这么多年也不回趟家?”

刘庆放下报纸,一副领导人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林天赐,语气平淡。

林天赐平静道,“我去参军了。”

“当兵啊?不错,当兵也算是条出路。”

刘庆微微点头,“那你现在在部队里是什么职位?一个月有多少工资?上面有没有认识的人?”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军人,工资一般,认识的人不多。”

林天赐随口说道。

刘庆眉头一皱,表情顿时没那么热情了。

他和林彩云对视一眼,皆是看出对方眼中的不耐烦。

你一个普通的大头兵还有脸上门拜访啊?

“天赐啊,你别嫌姨夫说话难听,像你这样的年纪和情况,可不太乐观啊。”

刘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年纪和你相差不大,但人家现在可是军统部的参谋长,将级干部,位高权重。”

“你说你,都当了十年兵,连个职位都混不上,以后该怎么办?”

“你认识军统部的人?”

林天赐一愣,倒是有些意外。

身为军统部至高无上的统帅,将级干部的资料信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别说是将级干部了,就算是尉级干部,林家都没资格接触!

刘庆区区一个副主任,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惭的说认识将级干部?

“二姨夫,你认识的是哪位将级干部?叫什么名字?”

林天赐直接问道。

刘庆楞了一下,表情有些尴尬。

他刚才只是习惯性的吹嘘一下罢了,哪里有可能认识那样的大人物?

不过林天赐都这样问了,他自然不能露馅,装腔作势的哼声道,“你问这个干什么?人家堂堂参谋长,也是你这种大头兵有资格打听的?”

林天赐冷笑一声,平静道,“据我所知,军统部常驻中州市的部队有两个将级干部,一个是参谋长钟毅,一个是司令员魏建国。”

“钟毅是从军统部边境总部调派下来监督工作的,明年准备调职,如果你真认识参谋长,那想必应该就是钟毅了吧?”

刘庆心中一惊,脸色顿时僵硬住了。

他岂会料到林天赐会如此熟悉军统部?

“哼,什么狗屁的钟毅,你少给我胡说八道!”

见自己老公脸面挂不住,林彩云脸色也难看下来,冷哼道,“林天赐,你今晚来我家到底想干什么?没事的话赶紧走,别打扰我们休息!”

“二姨,你这么急赶我们走做什么?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见我们?”

林天赐冷笑道。

林彩云脸色微变,怒道,“你什么意思啊!老娘做什么亏心事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外公去世前留给我妹妹的学费,是不是你们拿走了?”

林天赐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你们拿了我妹妹的学费,还逼她辍学,来你们家当保姆,有没有这件事!”

闻言,林彩云和刘庆皆是脸色一变。

“好哇,林轻雪,原来是你这个小贱人在背后搞鬼!”

林彩云瞪着林轻雪,破口大骂,“你这个没良心的小贱人,老娘好心帮你保管钱照顾你,你不感恩也就算了,还带你哥来我家闹事?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林轻雪低着头,委屈的落泪。

明明是林彩云把她的钱都拿走了,现在却反过来说她没良心,这还是人说出来的话?

“林彩云,念在我妈的份上,我最后问你们一次,我妹妹的学费,你们到底还还是不还。”

林天赐冷声说道。

“呵,我们还什么钱?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拿了你妹妹的学费?你有证据吗?”

林彩云不屑的冷笑,显然准备赖账了。

“林天赐,你太过分了,怎么和我们这些长辈说话的!”

刘庆怒斥道,“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参谋长,让他把你开除!”

“把我开除?”

林天赐怒极而笑,“行,我就在这等着,你打电话吧!”

“你!”

刘庆脸色僵硬,他连人都不认识,打个毛的电话?

“怎么,打不了电话么?”

林天赐冷笑道,“你打不了,我帮你打!”

拿出手机,林天赐当着刘庆和林彩云的面,直接拨通了电话。

“给你十分钟时间,来南城小区见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神战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