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晴晴岳建东张莹全文在线阅读-岳晴晴岳建东张莹免费小说

小说: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张莹

角色:岳晴晴岳建东张莹

简介:《萌萌福宝财运亨通》(主人公是岳晴晴岳建东张莹)是来自数几只蘑菇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自带财运的修真咸鱼重生为被骂赔钱货的小可怜,惨! 刚出生惨遭家族抛弃,被乡下贫户带回收养,实惨! 岳晴晴本以为这一世结束咸鱼生涯,不能再躺平乱杀 谁知几位师兄也一起跟来 声名赫赫的律届阎王:听说过《动我小师妹必遭天谴基本法》吗?我写的。 富可敌国的跨国总裁:看到这座不夜城了吗?是我为小师妹打下的江山。 被称为和死神抢人的医界天才亮了亮手术刀,众人不禁捂住后颈。 影视歌三栖发展的流量天...

书评专区:

白茶与风:这么接近于完美的爱情和婚姻是令人羡慕的,在当下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希望大家不要在声色犬马中沉沦迷失自己。

尾短的浣熊:即使我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爱情,我还是希望这样的爱情是真实存在的,是能够被别人得到的。

岳晴晴岳建东张莹全文在线阅读-岳晴晴岳建东张莹免费小说

《萌萌福宝财运亨通》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是个好孩子

  出事了?

  从章家老大的声音就能听出来,这次出的事恐怕不小。

  不然哪能挨家挨户来问,肯定波及到的不是一两个人。

  张莹和王晓妮对视一眼,满脸都是后怕。

  二狗媳妇嗷地喊了一嗓子,冲上去死死拽住章家老大。

  “咋回事?你说清楚,我家男人出啥事了。

  章家老大被绊住,差点摔倒。

  “挖沟渠的时候地塌了,好多人都掉进去了,洞可深呢,听说有人摔得起都起不来。

  众人听着都觉得可怕,二狗媳妇更是眼睛一翻,差点晕过去。

  “先别晕,快去看看你家男人,说不定没掉进去呢。

  听了章家老大的安慰,二狗媳妇深吸一口气。

  “就是,我家男人福大命大,不像某些短命鬼,我……我现在就去。

  她踉踉跄跄地跑远了。

  被指桑骂槐的岳家懒得和她计较,心中满是震惊。

  林春菊得到消息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岳建南急忙给递了杯水,“娘您别后怕了,大哥和二哥不是都没去嘛。

  林春菊囫囵吞一口,含在嘴巴里却咽不下去。

  她哪里是后怕,她是……

  岳建东倒完水缸里的脏水,回家就听到这个消息。

  张莹把岳晴晴紧紧抱在怀里,声音都在打颤,“今天幸亏晴晴了,你要是去了……”

  章家老大带来的消息只有个大概,如果岳建东去了,全家人都要为他担惊受怕,张莹更是难以想象自己的心情。

  幸亏,幸亏没去。

  林春菊听到声音,突然朝张莹伸手。

  “让我抱抱。

  张莹一愣,本能地把孩子递到婆婆手里。

  岳晴晴的心提到嗓子眼,小嘴巴紧紧抿着。

  她以前就听岳建东和张莹私底下说过,他娘是正儿八经的大户人家千金。

  跟随家人读过好些年的书。

  后来因为某个缘由蒙遭大难,只得匆匆下嫁给村里无父无母的赤贫岳大山。

  生活虽然把林春菊的外表磨砺的和村里人没什么差别,内在的胆识与见识却不可同日而语。

  岳晴晴能肯定,林春菊看出了她的不同。

  接下来会遭遇什么?被抛弃还算好的,若是把自己当成妖孽烧死才算倒霉。

  她的眼睛咕噜噜转动,最后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将哭不哭的,看起来又乖又招人疼。

  林春菊不错神地看着,将一切收归眼底。

  岳家人莫名屏息,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半晌之后,林春菊兀然露出一个笑脸。

  “好孩子,晴晴是个好孩子。

  张莹紧紧提着的心终于落定,岳建东也松了口气。

  林春菊用掌心轻轻抚摸着岳晴晴的脸颊,小心地避开了指头上的茧子。

  婴儿细嫩的肌肤太过柔软,让人碰着都不敢用力。

  林春菊又笑了笑,把孩子还给张莹。

  “莹子,你要好好待她,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

  张莹坚定地点头,把岳晴晴贴在心口。

  林春菊一瞬间也想开了,不管这孩子有什么异样,既然被张莹捡到,那就注定是老岳家的孩子。

  能不顾风险提醒岳家避祸,说明这孩子终究心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第十二章太邪门了

  一直到傍晚,赶去坝上的人纷纷回来,岳家人才知道准确情况。

  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章村长给每个人划了任务量,大家都在埋头苦干。

  虽然已经到了秋天,热辣的日头还是把人晒得几乎要融化。

  等中午大家吃完自带的干粮后,不由自主开始犯困,干活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事就在这个时候出的。

  不知道谁先喊了声地裂了,才有人发现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蜿蜒的缝隙。

  还没来得及跑,缝隙猛地裂开。

  像一张凶猛的大口,把周围的人恶狠狠地吞进去。

  坑足有三四米,不算很深,可猝不及防间掉下去,不少人都摔得眼冒金星,浑身像散架似的爬不起来。

  章村长心急如焚,一边让大儿子挨家挨户去通知,一边组织剩下的人救援。

  还要注意脚下有没有“新长”的缝隙。

  虽然后面没出现什么塌方事件,但今天的活肯定是干不了了。

  一点人数,总共有十来个村民掉入坑里。

  好在之前有人出声预警,大部分落下去的人有点准备,能护住身上的主要部件,救上来后发现只是擦伤,没什么大碍。

  但也有特别倒霉的,一屁股摔了个骨折。

  周二狗和王大明就是那两个倒霉鬼。

  据说出事的时候周二狗正在和王大明闲聊,嘲笑岳建东这个有工钱不赚的傻蛋。

  王大明是王金顺的儿子,对岳家的怨念可想而知。

  周二狗摔断了胳膊,医务室那边做了简单处理后,让二狗媳妇带着他去城里大医院再看看。

  虽然章村长承诺受伤的人都会有补偿,二狗媳妇还是舍不得花钱,带着男人回来了。

  岳建东恰好在门口和这两人撞见。

  周二狗满身是灰,右侧胳膊被两根削平的树枝夹住,用白纱布吊在脖子上。

  二狗媳妇一手搀着他,另一只手紧紧捂着衣兜,这里面装着村长发下来的条子,到时候可以去兑换补偿款呢。

  “岳家老大,你给我站住!”

  见岳建东转身要回屋,二狗媳妇恶声恶气地叫住他。

  岳建东皱眉,“干啥?”

  “今天二狗是替了你的位置才遭的难,你合该给二狗赔偿。

  岳建东被气笑了,“关我屁事,是我让他去的?”

  “不管,你要是不赔钱,我就坐在你家门口哭丧,让大家看看岳家是怎么把衰气传给我家的。

  岳建东知道和这种无赖讲不着道理,“那你哭吧,看有没有人理你一句。

  说着转身就要回屋,二狗媳妇脸色一变,追上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当真张嘴要嚎。

  林春菊冷冷的话语从房内传来。

  “敢出声试试看,也不想想今天怎么就你家和王金顺家倒霉?”

  二狗媳妇刚张开的嘴骤然合上,差点咬了舌头。

  仔细一想,今天伤最重的就是自家男人和王金顺的大儿子。

  二狗手断了,至少要修养好一阵。

  王大明更倒霉,掉下去的时候是趴着的,下面好死不死压到一块尖锐的大石头。

  据医务室的人说,好像伤到了那话,他现在还没个孩子呢。

  王金顺之前在河边骂岳建东绝后,可现在……

  二狗媳妇越想越觉得背后冒冷汗,这几天得罪岳家的怎么都没个好下场。

  王金顺腿断了,自己的儿子也出了事,自家男人又……

  林春菊阴恻恻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荡,二狗媳妇猛地捂住嘴,拽着二狗就往屋内跑。

  不能惹啊,岳家太邪门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第十三章快过年了

  距离塌方已经过了一个月。

  政府找人探查一番,终于弄清楚原委。

  几十年前因为战争,很多村子里都有人挖地道或防空洞。

  经过几十年的风化和地质变迁,从外表看不出来,内部的结构却早已酥脆。

  这次挖沟渠的时候刚好松了个口,周围的人就算倒了霉。

  把这些情况摸查明白后,章村长重新组织了人挖沟渠。

  兜兜转转,第二次岳建东也跟着一起上工了,自然顺利拿到了工钱。

  村子里被压下的流言又开始四处飞扬。

  尤其在王大明去镇上医院看过,发现真的失去生育能力后,流言的散播到了高峰。

  大家都有一个相同的想法——

  岳家,千万不能招惹,不然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说到这里人们总会拿王金顺一家举例。

  王金顺腿接好了,走路却不利索,几乎成了半个瘸子。

  他的儿子就更不用说,虽然政府赔了一大笔钱,可既然都绝后了,日子还能有什么盼头?

  岳家以前是村里贫困户,被暗地里奚落,现在没什么人敢嚼舌根,说他们不好。

  要说岳家唯一的变化,就是每一次出门时,林春菊都会抱着岳晴晴让看一眼。

  岳晴晴有种自己是工具人的感觉。

  岳家人都得来这打卡才能顺利出门。

  一开始大家还觉得莫名其妙,但久而久之也习惯了。

  岳晴晴生得很漂亮,一双大大的眼睛像被清泉洗过,透彻有明亮。

  皮肤很白,衬得嘴唇粉嫩嫩的,像花瓣。

  出门前能看到这个小家伙,大家的心情都会变得很好。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岳家的生活恢复往常的宁静,村里那些乱七八糟的闲话也听不到影子了。

  随着冬日到来,大叶村覆上了一层白白的雪被。

  这是一年中农闲的时候,家家户户留在屋里的时间越来越多。

  因着今年收成不错,加上人参和挖沟渠的工钱,岳家难得能过一个好冬。

  岳家找村里的老猎人买了些硝制好的皮毛,张莹给三个孩子都做了帽子,平常出门也不会冻着耳朵。

  岳晴晴顶着小熊形状的帽子,被林春菊惯例抱着站在院子里。

  林春菊脸上带着化不开的笑容。

  “快过年了。

  岳晴晴怀念地看着天空。

  以前她虽然是修道之人,但每当过年时,师傅都会把她和四个师兄召集到一起,像凡人一样热热闹闹地一起过年。

  窗子上贴着红色的窗花,最闹腾的小师兄总会用法术指挥院子里的雪飘来荡去,组成各种形状。

  想到这里,岳晴晴莫名难过。

  她一个人来到异世,也不知道师傅和几位师兄境况如何。

  她被雷劈死后,他们应当很难过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第十四章 大年三十敲门声

  接下来几天是赶集的好日子,岳建东抱着岳晴晴一起去了集市。

  这两年买东西比以往自由许多,用到票据的地方也越来越少,买卖的热情陡然增长。

  等把该买的各类用品买完后,岳家人都满载而归。

  岳建东最后又从门口的摊子上买了些鞭炮和单双筒的炮仗。

  这都是年三十要放的,据说声音越响,越是能扫除晦气,来年越顺利。

  到了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岳家人围坐在桌边。

  三个男人已经理好了发,看起来格外精神。

  女人的辫子也难得用鲜艳的头绳绑了,在屋中亮堂堂的炉火映衬下多了几分娇艳。

  桌上比往年多了几盘肉菜,显得丰盛极了。

  岳建南从下午灶台上飘出香味后就一直在吞口水。

  “吃饺子咯。
”林春菊用大漏勺把饺子从锅里捞出来。

  饺子馅很足,鼓着肚子像一个个小元宝。

  “好了,吃吧。

  林春菊象征性地夹了一筷子菜,众人这才开动。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声音很轻,屋里人却立刻听到了。

  岳建南皱着眉,小声嘀咕一句,“大过年的,谁会来啊?”

  众人一静,门外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竟然是断断续续的哭声。

  岳建南端着筷子不敢动,胳膊上密密麻麻都是浮起的鸡皮疙瘩。

  娘哎,怎么想都觉得诡异。

  林春菊看了眼被张莹抱着的岳晴晴,确保孙女没什么异样后大着胆子道。

  “我去开门,看看啥情况。

  岳建东先一步起身,“娘,我去。

  门被打开,屋外干燥的冷风猛地灌到房间里,红肿着双眼的年轻女人站在门外。

  “哥!”

  女人像得了主心骨,踉跄着摔到门内。

  岳建东急忙接住,“晓芳,你……你怎么大年三十回家。

  林春菊猛地站起身。

  来人正是她已经嫁出去的女儿。

  岳建西急忙去关门,岳建南冲上去用袖子给岳晓芳擦泪。

  “姐,发生啥事了?你一个人回来的?”

  此言一出,岳晓芳的眼泪又要顺着流下。

  但她仰起头,胡乱用手背把脸颊抹干净。

  “没事,我就是太想家了。

  谁都知道岳晓芳回家的理由不可能像她说的那样,但众人对视一眼,默契地不再追问。

  王晓妮去灶台边拿了一副碗筷,张莹搬了个凳子放到林春菊身边。

  “一路过来冷坏了吧,你这孩子咋不多穿点?棉裤穿没穿?”

  岳晓芳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有泪崩之势。

  她急忙转移话题,“娘,这就是晴晴吧,长得真好看,小虎也长大了,和刚出生那会真不一样了。

  虽说岳晓芳只嫁到了邻村,但按照规矩轻易不能回家。

  上次回来还是王晓妮刚生完孩子,岳晓芳带着红封过来,只看了一刻钟就被丈夫催着离开。

  正式收养岳晴晴后,岳建东找顺路的人带去口信,小半年间人却没见过。

  岳晴晴仰起脸看着岳晓芳,像一颗雪白的糯米团子。

  不知为何,岳晓芳感觉自己满腹心酸和羞愤都慢慢平息下来。

  岳晴晴看得真切,岳晓芳周身的气是灰色的,显然伤心到了极点,但在上空却飘着淡淡的乳白色,这是……

  “好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晓芳年三十回来也好,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林春菊端着碗给女儿盛了饺子。

  岳家人尽量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般和和乐乐地吃着饭,岳建南在一旁插科打诨,逗得众人时不时发笑。

  见女儿渐渐放松下来,林春菊给大儿子使了个眼色。

  岳建东会意,“妹,我给你倒碗水。

  说着就拿起桌边的水碗,似是一不小心,水荡出来倒在袖子上。

  “多大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

  林春菊假意斥责,挽起女儿袖子就要给她擦拭。

  岳晓芳想要阻止却没来及,袖子往上推,只见上面布满密密麻的青紫伤痕。

  有些是旧伤,有些却明显能看出是新添的。

  一眼望去,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第十五章遍体伤痕

  伤藏不住了。

  这下不需要多问,众人都明白岳晓芳为啥会大年三十晚上回来。

  外面的雪这么大,要不是被打的狠了,谁会在这种天气回娘家。

  最老实的岳建西都气得发抖,“马金宝这个畜生,竟然动手打你。

  妹妹这个丈夫是她自己选的。

  村里人找媳妇一般不说找个娘家有家底的,至少也要找个不拖累的。

  岳家有三个儿子,谁都怕林春菊狮子大开口,彩礼钱要三倍,给儿子们娶媳妇。

  又担心岳家条件差,岳晓芳以后会挖了婆家补贴娘家。

  因此就算岳晓芳长得漂亮又能干,也一直没有媒婆上门。

  直到邻村的马金宝偶然来村里走亲戚的时候见了岳晓芳,自称一眼就喜欢上她,巴巴地找了人来问。

  林春菊不喜欢马金宝。

  她感觉这人说话看似好听,但那双眼睛总是瞄着岳家里里外外,透着股算计。

  岳晓芳却点头了。

  她觉得自己是女娃,到了年纪就该成了泼出去的水,给未来的嫂子们腾地方。

  岳家没有要多少彩礼,林春菊担心女儿嫁到外村,怕婆家看不起,咬牙添了两倍的嫁妆。

  嫁娶那年,岳家的人几乎饿了大半年的肚子。

  岳晓芳的婆婆笑得脸都要烂了,到处说自己儿子有本事。

  嫁过去以后林春菊为了防止马家疑心女儿补贴娘家,一直叮嘱她没事不用回来,家里一切都好。

  久而久之,岳晓芳和家里的联系就少了,但林春菊怎么没听说过,自己好好的女儿嫁过去被打得遍体鳞伤啊!

  屋子里回荡着呜呜的声音,岳晓芳恨不得将所有的委屈都倾倒出来。

  岳家三个大男人胸膛起伏,对马金宝恨到极点。

  当初上门保证对晓芳好的人是他,大年三十把她揍得遍体鳞伤还是他。

  真是畜生!

  林春菊等女儿哭够了,接过帕子细细给她擦了脸,把她带回房间。

  张莹和王晓妮也跟着一起去了。

  岳晓芳咬着下唇把衣服脱下来,女人们这才看清,各种伤痕遍布全身,就连大腿和腰腹间都是可怕的印子。

  张莹的心肠最软不过,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

  “马金宝咋能这样对你。

  岳晓芳低垂着头,“不仅是他,我婆婆和小姑子都动过手。

  其实马家在村里口碑不好,马金宝的娘——李招娣是村里有名的长舌妇,总喜欢在邻里间挑拨是非。

  马金宝的爹性格木讷,家里几乎是李招娣的一言堂,马金宝向来是由他娘安排,说一不二。

  当初娶岳晓芳,一半也是他娘安排的。

  看重的就是岳晓芳性格温和,不是村里敢顶撞婆婆的泼辣儿媳。

  等马家用岳晓芳嫁过来的嫁妆承包果林后,岳晓芳更是尽职尽责,经常从天不亮熬到披星戴月才回去。

  可马家渐渐有了起色,李招娣又看岳晓芳不顺眼。

  时常在马金宝耳边说岳晓芳娘家穷,得不了什么帮助,又觉得马金宝对媳妇太好,以后说不定要被骑到头上。

  为了侍弄果林,岳晓芳风吹日晒,渐渐没了以前的丽色、

  加上婆婆的挑唆,马金宝对她自然越来越冷淡。

  后面喝醉了,竟然以她生不出孩子为由动手。

  岳晓芳不愿回娘家告状,默默忍了下来,可这样的忍让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欺辱。

  马家把她当成出气筒般,谁的气不顺都来掐两把,踹一脚。

  就连马金宝才十七岁的妹妹也学会了欺软怕硬,有次嫌岳晓芳熬的粥不好喝,直接泼在岳晓芳身上,把胳膊几乎烫掉一层皮。

  婆婆不但没阻止,还在旁边笑呵呵骂她活该。

  这样的日子,岳晓芳不知忍了多久。

  直到今年过年,她烧好一桌菜,却被赶到墙角不让动筷。

  岳晓芳咬牙受着,可李招娣吃着吃着,非说家里少了块肉,骂岳晓芳是偷肉的贼。

  狠狠掐了她几把后,竟然要从厨房接一碗滚烫的油,要给她从嘴里灌下去。

  岳晓芳吓得魂飞魄散,推开门就往外逃。

  跑到半路发现自己无路可去,只能穿着单薄的衣衫,冒着风雪走了两个多小时回娘家。

  岳晴晴被张莹抱在怀里,一张小脸满是震惊。

  张莹和王晓妮哭成泪人。

  林春菊恨铁不成钢,“你怎么不早说啊,每次你来的时候都穿得严严实实,就算夏天也是一样,我早就觉着不对劲了!”

  林春菊拍了板,“咱们明天就去马家,娘帮你离婚!”

  岳晓芳大惊失色,“离婚?”

  她不敢对家里吐露实情,就是害怕马家把她休回娘家。

  岳家本来就穷,再多她这一张口就更难了。

  何况……何况被婆家不要的女人,又有几个能有好下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