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通途丁长安郑秀兰》丁长安 郑秀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傲世通途

作者:钓人的鱼

主角:丁长安,郑秀兰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抖音丁长安郑秀兰《傲世通途》小说改编自《丁二狗的传奇人生》(原主角丁长生 田鄂茹 丁二狗)又名《非凡传奇小说全集》《非凡传奇丁长安》的都市爽文,来自于”钓人的鱼”作者大大的倾心力作。没有灌水的文字,也没有龙傲天的故事,也没有无脑的反派。有的只是一个小人物丁长安的故事。故事很长….你可以慢慢看。

书评专区:

槐序十七:字句之间,剖析人性。情节更是跌宕起伏,同时细腻的写出了人物内心的真善与贱恶。贴合当下社会的生活万象,不可多得的一本好书。

山野秋日:充分展示了作者不凡的文学功底。优秀的作品值得推敲,严谨的剧情才会精彩。本书是我迄今为止看到最好的一本都市小说,剧情紧凑,人物形象生动,代入感很强。

![4.82.jpg][1]

《傲世通途》免费阅读

第七章

看着丁长生手忙脚乱的样子,田鄂茹心里不由得一阵得意,到底是个嫩芽子,几句话就被吓到了。

“田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所长还等着我去芦家岭呢”。说完丁长生拿起衣服拔腿就想跑。

“回来”。田鄂茹端着碗看着蓄势待发的丁长生。

“田姐,你,还有事啊?”丁长生讪讪道。

“我让你走了吗,回来坐下,我还没有说完呢”。田鄂茹的表情不容置疑,丁长生实在是有点恼火,就因为我知道了你和寇大鹏的事情,我们做了个交易,这还没完没了了,逼急了,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我走总可以吧,他心里这样想着,但是步子却始终没有迈开,他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机会实在是不容易。

就在丁长生郁闷不已的时候,田鄂茹拿了一块洁白的毛巾来到丁长生身边。

“你看看你,出的这一身汗”。说着,帮丁长生擦起额头的汗。

“田姐,这不合适,我自己来吧”。丁长生想接过毛巾自己擦拭,但是田鄂茹并没有答应他,丁长生整个身子一僵,低头看了一眼田鄂茹,立马将头昂起来,再也不敢看她,而田鄂茹的身高正好到丁长生的下巴,只要丁长生一低头,就可能碰到田鄂茹的头,这个时候丁长生整个人都有点发抖。

“你抖什么,怕我吃了你?”田鄂茹笑吟吟的问道。

“没有,我是紧张,我长这么大,只有我妈帮我擦拭,我,我很紧张”。

“你怎么了?”田鄂茹问道。

“没事,田姐,就是有点肚子疼”。

“啊,是不是吃坏了东西了,那边是厕所,快去”。

“不了,我到街上的公厕就行,我先,走了”。于是就在田鄂茹惊愕的眼神中夹着双腿,落荒而逃。

“你说的就是他?”指导员陈兵坐在办公室里,隔着窗户看着外面走进来的丁长生问道。

“是啊,就是他,这是寇老西塞进来的,正好呢,我们这里也缺人手,先干着吧,说不定还能教育过来,这要是在社会上混几年,早晚是我们临山镇一大祸害,我们这也算是积德行善了”。霍吕茂无可奈何的说道。

“行,不过,你可看紧了,这小子以前名声太坏,不要让他打着警察的旗号到处做坏事,这样会成了我们警察里面的害群之马”。

“放心吧,不会,我亲自盯着的”。

霍吕茂等着丁长生和张强收拾好,三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去了芦家岭,芦家岭是个很大的村子,在整个临山镇也算是一个大村了,就是治安不好,一年到头出好几十起案子,这不,昨晚,李老栓家的牛又丢了。

“二狗,你给我分析分析,你说这小偷将牛偷走之后,会藏在哪里呢?”张强开车,丁长生坐在副驾驶上,而霍吕茂则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所长,我不知道,我以前没有偷过这么大的东西”。丁长生很忐忑的说道。

“哈哈,我没说你,我这是让你分析分析这起案子,你现在是警察了,你要学会分析案子,这样才能破案嘛,我们所有四个联防队员,三个民警,这么大一个镇谁能管得过来,所以你要学会分析案子,这样有一天你才能独自办案子”。

“哦,这样啊,分析,我分析,分析……”丁长生嘟嘟嚷嚷,半晌没说出话来,张强边开车边笑。

“所长,我分析出来了,这牛肯定被宰了吃了”。十几分钟后,这是丁长生最后的结论。

霍吕茂和张强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谁也不信那么大一头牛,居然能悄默声的被宰了吃了,都当丁长生的话是废话。

但是丁长生一脸认真的表情,“所长,我去过芦家岭,那村子很是邪乎,只有一条进村的路,四周都是很高的陡坡,根本不可能走牛,而村头每晚都有打更的人,要么是打更的人偷得,要么就是村里的人偷了牛杀了分成块运下去的,反正这村里肯定有内鬼”。丁长生说的有理有据。

张强回头看了一眼霍吕茂,发现所长也是一脸的凝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傲世通途》<<<<][2]----------第八章芦家岭村虽然人多,但是却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村级组织,这个村里有好几个家族,各自为政,一到选举的时候是最乱的时候,杀人放火到不至于,但是发生偷鸡摸狗的事情那是常事。而李老栓家的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偷的,因为又到了选举村委会的时候了。“所长,我们就这样在村里转悠,估计也转不出什么来啊”。张强对霍吕茂说道。“是啊,要是在街上能找到牛,还要我们来干什么,人家自己就找到了,我看这芦家岭是风雨欲来啊”。“怎么了所长,有大事要发生吗?”丁长生凑上来问道。“这样吧,我们分开来,各自到村里的人家走走看看,也算是调查吧,找不找得到说不准,但是至少能敲山震虎,说明我们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了,即便是这头牛找不到,短时间内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了”。霍吕茂没有理会丁长生的话,而是直接分派了任务。于是三人分开来,各自散去,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霍吕茂在临山镇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岂能没有几个暗桩,但是这样的事是见不得光的,这也是对暗桩的保护,所以,即便是像张强这样的警察,都不能让他知道,更何况是丁长生这个刚入行的新丁呢。丁长生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张强心里清楚的很,知道这是所长在撇开自己办案,也不说什么,直接走了,而丁长生显然对这个村还是很熟悉的,以前白天来踩点晚上来动手,所里这里大部分情况他都很熟悉。“开门,开门”。以前是偷,所以要小心再小心,但是现在自己是官了,走了几步路,丁长生就开始砸门。“他妈的,你谁啊,丁长生,你小子是不是欠削,大白天的你干什么,想抢劫啊”。不一会一个穿着短裤的家伙骂骂咧咧的出来了。“吆呵,原来是陈标子啊,开门,老子有事要检查”。“丁长生,给脸不要脸是不是,你对谁称老子呢”。陈标子说着话打开了门。“陈标子,睁开你的眼看看,老子现在是警察,你动我一个指头试试,看过电视吗?学过法律吗?那叫袭警,抓你进去待几年你就老实了”。陈标子狐疑的看着丁长生,一身衣服倒是看不出假的来,再看到丁长生得意洋洋的样子,心里不禁有点信了。“我说丁长生,你什么时候当得警察啊,前几天你来这里偷鸡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我妈养几只鸡容易吗,你小子给她一窝端了”。“证据,陈标子,你说我偷你们家的鸡,拿证据来,我说你偷了李老栓家的牛了,你怎么说?”“你,好,你小子等着,我会找到你的证据的,到时候你的警察也别当了”。“好了,你慢慢找,我怀疑你偷了李老栓家的牛,我得进去看看”。“好,进去可以,拿证据来”。陈标子倚在门框上,挡住了丁长生不让步。“那好吧,反正我师父就在村里,待会我让他亲自来找你,看看你是不是把李老栓家的牛给宰了”。“你师父?”陈标子脸色一变,虽然丁长生在社会上混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察言观色那是学的贼好,所以一看到陈标子的脸色一变,就知道这小子心里肯定有鬼。“我师父就是所长霍吕茂,他现在什么事也不干,就单独盯着芦家岭这伙偷牛贼,我觉得还是让他来看看比较合适,毕竟,我刚入行没多久,所以你在家等着吧,我去叫他”。“哎哎哎,兄弟,你看你,不就是几只鸡吗,我不要了,来来,屋里喝水,随便查,我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来来,进来吧”。“陈标子,这可是你叫我进来的”。“那是那是,来,兄弟,今天别走了,为了祝贺你高升,我们喝几杯怎么样”。陈标子殷勤的说道。事情反常必为妖,看陈标子这前倨后恭的样子,没问题才怪呢,所以心里暗暗留心,从进屋开始,就不断的观察着。但是一进屋,丁长生就吓了一跳,屋里的板凳上正坐着一个女人,虽然很憔悴,但是丁长生发誓,那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可惜的是,她目光呆滞,没有一点神采,更为触目惊心的是,她的脚上居然拴着一条铁链,而铁链的另一端锁在了床腿上。手里抱着一个婴儿,正在奶孩子,看到有人进来也不知道躲避一下。“陈标子,这是?”“唉,这是你嫂子,有神经病,经常出去伤人,我又没钱给她看病,不得已,才把锁起来了,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水”。说罢,陈标子出去了。可是就在陈标子出去的一瞬间,那个女人仿佛复活一样,定定的看着丁长生,两只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而眼睛里却是急切的神色,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呆滞。[>>>>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傲世通途》<<<<][2]----------第九章女人的嘴巴一直在说话,丁长生瞪大了眼睛,看到他探寻的目光,女人显得更加的急躁,不停的重复着一个口型,丁长生虽然不懂口型,但是这么简单的口型他还是看的懂的,那就是“救我,救我”。这个时候,陈标子的脚步声渐渐近了,这个女人又恢复了那样呆滞的样子,这一刻丁长生断定,这个女人绝不是什么神经病,这里面肯定有事。“来,兄弟,喝水”。“陈标子,嫂子还是个美人啊,你老兄真是有艳福了”。“咳,什么艳福不艳福的,都是生孩子过日子,你看看她,因为有神经病,怕出去惹祸,不得已锁在家里,里里外外都是我一个人在忙活,日子不好过啊”。“可惜了,陈标子,你真不知道李老栓的牛是怎么回事?”“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这一头牛少说也能卖个三四千了,这要是被逮住是要判刑坐牢的,再说了,这几天我都在王老虎家打麻将,昨晚又打了一晚上,哦,我们没有赌钱,就是打着玩的,所以这事我真不知道,你要是不信,你去问问王老虎,我说的都是真的”。“标哥,我也就是问问,行了,估计那牛现在已经被吃了,说不定化成屎拉出来了,上哪儿找去,不过这些日子有点紧,你可小心点,现在各个村选举村委会马上就开始了,我师父怕是要钉在芦家岭了,你们小心点吧”。丁长生阴测测的透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霍所长在,那我们就可以安心睡觉了,放心吧,兄弟,这是哥们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以后有什么好事,想着哥哥点就行”。陈标子将丁长生送到院门里面,一只手伸进了丁长生的口袋里,不知道放了什么。“标哥,这是干什么,你我兄弟还用得着这些?你弄这仨核桃俩枣的容易吗?”“没什么,没什么,这都是我昨晚赢的……”还没说完,陈标子一巴掌打在自己嘴上,刚刚说了没赌钱,现在又说这是自己赢的,好在是丁长生根本没有说什么,笑笑走了。拐过一个胡同口,丁长生将手伸进裤兜里,赫然是钱,一张,两张,居然是五张,这个陈标子真是大方啊,看他家破破烂烂的,不像是有钱的主,但是这钱是哪里来的呢。丁长生很犹豫这件事要不要告诉霍吕茂,想到田鄂茹的话,心里不由得一个机灵,想到,自己虽然能在霍吕茂面前扮演的老老实实,可是决不能走的太近,太近的话田鄂茹和寇大鹏绝不会放过自己,看来有时候掌握了别人的秘密也不是好事。可是那个被拴住的美丽女人是谁呢,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女人绝不是像陈标子说的那样是个神经病。“有什么发现吗?”一个小时之后,三人在村委会会合了。霍吕茂问道。“什么也没发现,时间过去十几个小时了,村里人来人往的,一点痕迹也找不到了”。张强说道,他是科班出身,正儿八经的警察,所以破案第一想到的就是现场还有多少痕迹。“二狗,你呢,有发现吗?”“嗯,没有,没发现什么”。丁长生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来,张强没注意,但是丁长生的犹豫落在了霍吕茂眼里。“那走吧,回去再说”。霍吕茂说道。“霍所长,吃了饭再走呗”。村委会里跑出来一个老头,正是芦家岭现在的支部书记李建设,李老栓是他哥哥。“李书记,所里还有一大堆事呢,改天吧,丢牛的事我还会再来的,再见”。霍吕茂和李建设打了招呼之后就上车走了。回到派出所,张强去洗车了,而丁长生被霍吕茂叫到了办公室。“二狗,坐,我看你小子今天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有什么发现?”霍吕茂开门见山的说道。“所长,偷牛的事没有发现,但是我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事情,那就是偷人的”。“偷人的,哈哈,看见通奸的了,这事你可不要瞎管,你情我愿,民不告官不究”。“所长,我说的偷人不是这件事,我说的是陈标子家用铁链锁着一个女人,那女人长得可漂亮了……”听着丁长生的说,霍吕茂渐渐的没有了喜色,只是一颗烟接着一颗烟的抽。“说完了吗?”霍吕茂问道。“说完了,所长,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得去救她呀,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给陈标子糟蹋可惜了”。“二狗,这件事到此为止,不准出去说,谁也不要告诉,不然的话,会有大麻烦,你明白吧”。“噢,是,所长,我明白”。霍吕茂的态度使得丁长生很是失望,他不明白作为一个警察为什么不去救那个女人,可是他不敢说,他只有将这些不明白的事情在夜里倒出来慢慢想。[>>>>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傲世通途》<<<<][2]----------第十章田鄂茹办完最后一个户籍管理的事之后,一下子瘫在了椅子后背上,这几天感觉特别的累,可是这种累又说不清道不明,又有心累,身体也累,更让她心烦的是,月事过去一个星期了还没有来,这才是她最担心的问题。看了看户籍大厅里已经没有人了,于是悄悄起身关上门,伸手拨通了寇大鹏的电话。“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不是想我了,他不在家?”“去你的,我感觉这几天很不好,让你注意点你不注意,我怀疑是不是怀上了,那个东西还没有来呢,这都过了一个星期了,我以前可是很准的”。“不会这么巧吧,你是说上个月在山里的时候”。“就是那次,这下要是怀上就麻烦了”。田鄂茹忧心忡忡的说道。“呵呵,没事,要是怀上就生下来呗,让老霍替我养着,我给你钱”。寇大鹏赶紧许愿。“生什么生啊,他都快两个月没碰我了,我要是怀孕了,他还不得疯了”。田鄂茹压低了声音说道。“是吗,那这件事就麻烦了,你想怎么办?”寇大鹏有点拿不准了。“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不是问你的吗?”“要不先去医院查查,先看情况再说吧,我们不要先吓唬自己好不好,去医院查一下,确定了再说”。“那也只能这样了,另外,丁长生那小子现在就像是老霍的尾巴一样,我担心那事会不会漏出去,老是这样提心吊胆的也不是个办法啊”。“是吗,这件事你好好想想,一个小年轻而已,多给他点恩惠,让他成为你的人,你不就没事了吗,放心,要是要钱的话找我,为了这点事总不能杀人灭口吧”。“你,都怪你,弄到现在骑虎难下,好了,这件事我想办法吧”。田鄂茹挂断了电话,呆呆的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芦家岭的村委会选举已经是白热化了,继李老栓家的牛被偷了之后,支部书记家养的几只羊全被毒死了,牛被偷了还好说,这是有小偷图财,但是支部书记的羊被毒死这件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是有人在报复,所以霍吕茂真的急了,一连三天都在芦家岭过的夜,当然,还带着丁长生。“二狗,你既然号称丁长生,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闻出点味道来,我们今晚不回去了,我在村委会,你在村委会外面,你在暗,我在明,看看咱两个人能不能将这件事的主谋挖出来”。“所长,我是叫丁长生不错,但是我也不是警犬啊”。丁长生有点犯难的说道。“少废话,动动脑子”。霍吕茂的嘴上都起了泡了,农村选举,说是选举,其实就是村里各个家族的较量,这个时候最容易出事,而且一出事还是大事,群体性事件。于是丁长生又干起了老本行,在夜里,在芦家岭的胡同里转悠起来,不过这次不怕被人逮着,所以他想待会找个地方睡觉去,虽然不是很热了,但是还是有许多的蚊虫不好对付。走着走着到了陈标子的家门口,正想敲门时,突然看见大门是从外面锁住的,难道陈标子不在家,这是有可能的,他又想到了陈标子家里那个被锁住的女人,心里的好奇心一下子又被吊了起来,陈标子肯定又去赌了,为了稳妥起见,他专门去了王老虎家。屋里明亮的灯光下,麻将声呼啦呼啦的响个不停,透过窗户玻璃,正好看到陈标子正在凝神静气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牌。看到陈标子在这里打麻将,丁长生就放心了,于是又悄悄回到了陈标子的家,大门不能进,于是丁长生翻墙而入,到了房子门口,还是被从外面锁上的,这一点都难不倒曾经是贼的丁长生,嘴里吐出一个曲别针,三下五除二就将房屋门上的锁打开了。进屋之后,正好看到那个被锁住的女人惊慌的坐起来,用一床被单盖住了她的身体,黑夜里,看不清她具体的摸样,但是和黑暗界限分明的躯体还是令丁长生咽了一口口水。“你是谁?”女人的声音有点沙哑,这是丁长生第一次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你别怕,我是前段时间来的那个警察,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求求你,救救我,救我出去吧,你要多少钱都行,只要放我出去,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我家里很有钱,我一定会给你钱的,放我出去吧”。女人一听是那天见到的那个警察,不顾身上有没有穿衣服,急忙从床上下来跪倒在丁长生身边,夜里,这锁链的声音哗哗啦啦的,煞是瘆人。“快起来,慢慢说”。丁长生伸手去扶这个女人,又急忙松手,好在是黑夜里,都看不清对方的脸色,否则,丁长生还是觉得很尴尬的。“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到这里来了”。[>>>>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傲世通途》<<<<][2]----------第十一章“求求你,只要能救我出去,离开这个地方,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叫杨凤栖,是一个大四的学生,一年前和一伙背包客出来旅游时,掉队了。后来遇到一个人贩子,把我卖到这了,求求你,救我出去吧,你是警察,你帮帮我”。“你先起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肯定会帮你。但是你现在这样子恐怕走不了多远就会被逮回来的。你从现在开始要好好吃饭,好好养好身体。我就在临山镇派出所,我还会来找你的,这件事我也要回去准备一下”。“准备什么?我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待了,求求你,报警来救我”。“报警,根本不可能的。我那天从这里走了之后,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领导,他们根本不信,所以报警没用。我发誓,我一定会救你出去,但是这孩子怎么办?”“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孩子也不是我想要的,只要能救我出去就行,你一定要帮我,我现在想死的心都有,求求你了”。“好,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就按我说的做,我回去准备一下就会来救你的”。丁长生知道,自己现在必须离开,倒不是害怕陈标子会回来,主要是这个叫做杨凤栖的女人已经是频临崩溃的边缘。丁长生一头大汗的出了陈标子的家门,看着被锁住的门,杨凤栖一下子坐在冰凉的地上。她不知道这个警察是否可信,这次离自由如此之近,而现在又遥遥无期了“他不会突然回来吧”。寇大鹏看着外面的夜色,心里很担心的说道。“看把你吓得,以前干坏事的那些本事去哪里了,现在知道害怕了,你说怎么办吧”。“要不,要不去做了吧”。黑暗里,寇大鹏搂着田鄂茹,小声的很没有底气的说道。“你舍得?”田鄂茹猛地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看着寇大鹏,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田鄂茹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狼一样,闪着幽光。说实话,这些年田鄂茹想孩子都想疯了,可是真的确定已经怀孕了时,她感觉她的天都要塌了。关键的关键就是这孩子不是自己老公的,可是她是多么希望寇大鹏能说一句回去离婚后娶她,尽管这样的话只是骗骗她而已。而现在,寇大鹏的胆子被吓破了,不可能说这样的话,她猜想,寇大鹏现在一定想赶紧甩了自己。“我当然不舍的,可是那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离了婚娶你吧”。“为什么不能,你回去离婚,我也离婚,我们结婚”。田鄂茹斩钉截铁的说道。“田鄂茹,别说傻话了,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那样的话,我这一辈子就完了,我现在是乡长,恐怕后半辈子就老死在这临山镇了”。“你不答应,那你就滚”。说着田鄂茹挣脱了寇大鹏的怀抱,使劲一踢,将寇大鹏踢到了地上。寇大鹏自知理亏,一声不敢吭,站起来收拾了自己的衣服,开开门,慢慢出去了,他知道,他们没有以后了。“怎么办,怎么办……”田鄂茹没有时间思考寇大鹏的无情了,现在的关键是将肚子里的孩子作何处理。她想生下来,她太想享受做母亲的滋味了,可是这个孩子真的来到时,她反而是不想要了。几天之后,霍吕茂和丁长生无功而返,不过在两人在芦家岭待着的那段时间,芦家岭倒是很安静。而丁长生又偷着去了陈标子家几次,这倒使得杨凤栖有了逃脱的信心,所以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尽力的配合着丁长生的要求。“你们慢慢吃,我先去所里了。二狗,我看我们两个都待在那里不行,还是替换一下吧。我今天白天去,你晚上去。好在是还有十几天就选举了,等选完后出什么事再说吧”。霍吕茂对低头喝粥的丁长生说道。“所长,那我白天可就睡觉了”。“行,别耽误事”。说完霍吕茂就走了,丁长生也是呼噜呼噜的猛吃。他一刻也不想待在田鄂茹面前,他总感觉这个女人会对他不利,所以想躲得远远的。田鄂茹看了看门口,听着霍吕茂远去的脚步声,她回头对丁长生说道:“丁长生,待会吃完给我老实呆着,我有话问你”“什,什么事?”丁长生心里一惊,奶奶的,又犯到她手里了。田鄂茹没有答话,而是端着碗顺着墙角的楼梯,登上了屋顶。远处,一辆面包车呼啸着尘土向芦家岭方向开去,田鄂茹心里一松,嘴角有了弯弯的弧度。[>>>>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傲世通途》<<<<][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2566455894.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ending&bookname=%E5%82%B2%E4%B8%96%E9%80%9A%E9%80%94/%E5%82%B2%E4%B8%96%E9%80%9A%E9%80%94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